云微(1 / 2)

华生愿 沈司祭 1217 字 2020-09-09

啪嗒、啪嗒、清脆又极富韵律的木屐声在楼梯上缓缓响起,来人气质温和,面容清秀平凡,着了一袭深蓝色衣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书卷气,仿佛一个教书育人的教书先生。

只见他行至楼上一处门前,抬起白皙的手腕轻敲那门,

不过一会儿,门便是从里面被人打开了,开门的女子如纤柳清风,只着了一袭单薄的衣裳,玉骨清姿而淡立,此时开门瞧见了门外那位先生,不由得淡笑,轻声道:

“先生还请进来罢…”

“嗯。”那先生神色温和应道。

进了门,女子转身几步走至不远处的席间,轻撩衣袍款款坐下。皓腕轻抬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先生也不客气,亦是淡淡撩起衣袍坐于那女子的对面。

“若是让外面那群人知道堂堂国师竟易容扮作男子进了我这怡情苑头牌的房门,只怕不知要引起多大轰动”那女子辅一开口便是调笑了这么一句。

国师也就是羌纪易容的男子闻言看了那女子一眼,声线温和:“柳姑娘亦不遑多让,一袭女儿身扮得竟比世间大多女子还要好些”

柳如言轻笑,略微清妩的双眸看着羌纪,纤细手指微勾了胸前一缕秀发淡淡把玩“可先生不也未对如言多舍两眼,如言还以为先生看不上如言这番打扮呢”柳如言似轻嗔,因偏身而坐,本就单薄的衣裳更是滑落了些许,隐约可见锁骨,

对面那人面容绝美,又刻意作了这一番姿态来,羌纪始终抬眸仔细打量了她几眼,开口道:“柳姑娘极美,是吾偏淡风月,素来未曾太在意这些”

“果真如此?先生倒是好定力……”柳如言言辞慢慢转而又状似略微遗憾的道“如言还以为是自身魅力不足,让先生无法停留目光许久呢。”

“若无停留,今日我便也不会出现在此了。”羌纪有些淡漠的眸轻敛。

来了来了正题来了

柳如言闻言便是微微坐直身来,神色之间也带上了些认真“我前些日子收到一条消息,有人曾在云微森林那边看见过几个打扮古怪的神秘人出没,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顿了顿,柳如言又继续道:“而且他们的身法术式也极为怪异罕见,似乎不属于这方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