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1 / 2)

华生愿 沈司祭 1427 字 2020-09-09

羌纪挥了挥袖,荡开飘至面前的灰尘,抬脚走了进去。

整个室内只有一个石台,上面摆着一本书和几枚古玉币,还有一个刻着古文的壳子。

上面还落着许多灰尘,一看便知是放置许久了,羌纪也不管那些灰尘,直接拿起了其中那本书翻看,那书的皮质特殊,入手温凉。

好一会儿,羌纪才将它放下,又看了眼那几枚古玉币,没动,忽然走到墙边摸索了几下,然后伸出手直接扣下了墙壁上的一块砖。

……

扣下后拿着它的手淡淡一拢,砖块便是直接消失不见了。连着那壳子一起。

古有一术,名为袖里乾坤。

然后羌纪也没再管那台上的古书跟玉币,转身走了。出去的时候顺便还把那石门也给重新关上了。

————

这厢回到房间里的羌纪目光幽幽的盯着手中这块自己刚才扣下来的砖头,另一边指尖直接弹起一道青芒点在那砖块上,起初那砖块毫无反应,过了好一会儿那砖块才渐渐泛起了淡淡的柔和光辉,砖身也开始慢慢变得越来越通透起来,直至最后变化成了一块印章的样子,通体莹白,泛着柔和圣洁的光芒,一看便知其乃非凡之物。

这直接牵引了羌纪脑海里某些十分久远的记忆。

——

此章名为印华,听闻其是上古时期泷帝的随身印章,乃泷帝取自天地灵气精华融合自身一缕本真气息而成。反正嘛是个宝贝,而且是个对羌纪而言不一般的宝贝。(至于怎么不一般,后期会说明)

把显露出半个本体的印华章收起,目前还没有必要让它全部显露出原本的样子来,而且以她现在的能力也不足以支撑它完全显露整个本体。

羌纪想到了白芷离,那丫头前段时间对她说她要去大陆中心的学院进修,想起来自己在这晋元待的也有些时日了,又想到了某些小尾巴,索性直接交给元帝一样东西,然后安排好了一些事情,再看了几天这京里新出的画本子,便是直接离开了这个自己停留了两年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