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87 可是,她愿意
    c_t;凤长悦在另一个地方好好的活着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速的传遍了整个伽陵学院!

    将长老们聚集起来之后,五长老才将这个消息慎重而激动的公布。

    一开始自然是有人不相信,但是有卡西尔作担保,他们自然是不再怀疑。

    而后,他们便是迅速的命人将这个消息散布了出去,整个学院都迅速的陷入了疯狂的喜悦之中!

    凤长悦失踪已经将近两个月,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儿的时候,却是忽然传来了这样的消息,如何不让人高兴!

    凤长悦毕竟是伽陵学院的院长了,这失踪的两个月时间,伽陵学院虽然平静许多,但是总归算是群龙无首,大家的心总是悬着。

    而现在终于确定她还好好的活着,他们自然是安心了许多。

    而下面的不少学生,更是对凤长悦十分崇拜仰慕,当初学院遭受危机,凤长悦几次三番的力挽狂澜,在众人心中,她就是最厉害的,也是最应该受到敬重的。

    谣言四起的时候,不少人一边辟谣,一边寻找,心里其实已经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了。

    所以此时终于确定凤长悦安全无虞之后,整个学院都沸腾了起来!

    从学院之中缓步走过,纵然是已经猜到,但是真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卡西尔还是心中有些震惊虫皇主宰。

    看着那些苍老或者年轻的脸容上真诚的笑容,满脸的激动,他才忽然感觉到——凤长悦在这些人的心中,彻底的留下了自己的深深的烙印。

    对于整个伽陵学院的人而言,凤长悦不仅仅是临危受命的院长,更是力挽狂澜将他们解救于水火之中的人!

    看到这些人的这样子,卡西尔也是有些明白,为何蒂亚会是那样的反应了reads;。

    这些人尚且如何,何况将凤长悦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蒂亚。

    她向来性子大大咧咧,甚至高兴的时候,也未曾露出过类似娇羞的表情反而是直接冲上来将他抱在怀中庆祝——实际上,他知道对于蒂亚而言,那个拥抱,实在是没什么其他的意思。

    她就是太高兴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依然还有点疼。

    “卡西尔,这一次,还要多谢你了。”

    正想着,五长老忽然率领了几个人出现在他的眼前。而在五长老身前半步的距离,正是二长老。他也是拱手,面容肃然的冲着卡西尔道谢。

    卡西尔其实早就已经觉察到他们的靠近,下意识的将骨扇展开,遮住自己的下巴——

    这么一磕,下巴可能都红肿了!

    他眨了眨眼睛,虽然只能看到半张脸,但是那桃花眼之中的笑意,却是让人心神放松——

    “哪里哪里,其实这些都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过因为我也不知道她的具体位置,所以并没有前去找她,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她眼下肯定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这就好…。这就好…。”

    身后的几个长老闻言,终于是彻底放心,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笑容来。

    二长老却是轻轻摇了摇头:“这对于你或许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我们,却是意义非凡。我们整个伽陵学院,都承了你的情,万分感激。”

    卡西尔眼中笑意盈盈:“您言过其实了。我是小悦儿的朋友,这点事情,也算是分内之事啊!你们也不必放在心上的。”

    二长老问道:“既然她安全无恙,我们便是能够彻底的放心了。只是不知,为何她平安,却是……。”

    见他面有难色,卡西尔了然:“你是想要问问她为何一直没有传回消息?”

    二长老神色一定,点点头。

    实际上,五长老他们也是十分疑惑。

    按照他们对凤长悦的了解,若是她安全的话,应当是第一时间就会将消息传回来的,而不会任由他们一直这样漫无目的甚至逐渐绝望的找下去。

    除非,她那里还是有什么事情没解决好。

    这也是他们比较隐秘的担忧。

    卡西尔摇摇骨扇,眉目流转,尽是妖娆。

    “这个…。”

    卡西尔心中一动。

    其实他之前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毕竟凤长悦不是那种会让别人担心的人,若是有机会,她肯定会将消息传回。

    但是在西凌域,她一个人,想要做到这一点,却还是有些困难仙途遗祸全文阅读。

    毕竟,凌家的那些人,可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对付。

    而且他也不清楚,凤长悦到底是怎么去的那里,更加不知道她在那里曾经遭遇过什么,所以此时也是不好解释。

    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既然轩辕夜已经将人找到,那么就肯定没什么事儿了。

    “放心吧,她之前或许有她自己的理由也说不定,不过眼下是没什么问题,你们放心就可以。毕竟…。那人在她身边。”

    当着这么多长老的面,卡西尔话说的比较隐晦,并不想过多的提到轩辕夜的名字。但是相信这话,该知道的人,总会知道。

    果然,二长老神色微微一变,而后眼中便是浮现几分安心之色。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轩辕夜的身份,但是也猜到肯定不一般,此时听到卡西尔这样说,也就没想那么多。

    “既然如此,我们就放心了reads;。”

    二长老点点头,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之前五长老找到他们,却是没有提到这一点。

    想必也是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关于轩辕夜的事情,毕竟他的身份实在是过于贵重。

    “只是…不知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后面的一个长老迟疑再三,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众人都是带着期待的看向卡西尔。

    是啊,既然人活着,而且那人在身边保护,那么肯定是快要回来了吧?

    学院这边,也还需要她呢。

    卡西尔嘴角的笑微微一顿,其实这个问题,他还真是不好回答啊…。

    凤长悦此时和轩辕夜在一起,按照轩辕夜的性子,只怕短期之内,是不会将人放回来的。

    要知道,轩辕夜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凤长悦原本就不是属于这里的人,她天赋惊人,实力飞速上涨,即便是他,每一次看到她,都会惊叹她的飞快成长。

    这样的人,天生注定,是不可能只安于一隅的。

    她应当有更加宽广的天地,而伽陵学院,绝对不是她最后的落地点。

    她到了西凌域之后,肯定会无比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实力,在那地方,其实根本还算不得什么。这世上,天才太多,强者更多,她若是想要站在轩辕夜的身边,还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程。

    所以,卡西尔心里还是觉得,短期之内,凤长悦是不太可能回来的。

    就算仅仅是出于兄弟的角度,他私心也是希望,凤长悦这一次去,两人可以安稳的在一起。

    轩辕夜这一路,为了两人在一起,实在是有些苦reads;。

    听到有人问这个问题,他迟疑片刻,心里已经是闪过了诸多想法,脸上的神色却是未变。

    “这个嘛…我也说不准。所以你们还是先安心的等待吧。若是有什么消息,相信之后她会想办法和你们联系的。”

    几位长老的脸上都是闪过几分失望之色,但是既然人已经有了消息,对他们而言,就已经足够高兴,所以短暂的失落之后,便是再度高兴了起来带着女徒去西游全文阅读。

    二长老和五长老更是因为知道凤长悦现在是在那个地方,心里虽然挂念,但是却无比的期待。

    等她回来,想必已经成长为了另一个惊人的样子了吧?

    二长老吐出一口气,似乎要将这段时间,盘踞在心头的郁郁之气都散去。

    而正当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似乎是下面的学生在欢聚庆祝。

    二长老等人一愣,而后神色都是有些感慨。

    卡西尔此时也是才知道凤长悦对于伽陵学院的意义,桃花眼之中,更是波光潋滟。

    一笑,又扯动了下巴,略疼。

    他暗暗咬牙,这笔账,一定要讨回来!

    然而正想着呢,却是正好看到几个人朝着这边而来。

    在最前面,一脸灿烂笑容的,不是蒂亚又是谁?

    蒂亚一路飞奔,尚未到达长老们的面前,便扬声道——

    “长老!我已经让他们将消息都散出去了!这一会儿,只怕整个帝都,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

    二长老点点头,脸色微微一凝:“也是时候,让那些人闭嘴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

    自从那惊天一战之后,整个帝都,甚至连带着整个奥斯帝国,都变得平静了许多reads;。

    四大学院在这一场争斗之中,都是损失惨重,但是最后凤长悦的那一击,不仅将那些神秘的黑衣人尽数解决,更是波及不少其他敌人。

    失去了最有利的援助,海涅学院以及北星学院都是迅速落败。

    而之后,羽千宴更是直接下令,将这两个学院解散。

    传承千年的两大学院,就此彻底陨落。

    而因为最后的力挽狂澜,伽陵学院之后就备受帝国的青睐,几番惩处下来,也不再有人试图挑衅伽陵学院。

    所以,虽然那时候凤长悦不在,可是伽陵学院的情况,还算是不错。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很多都已经修缮完毕,而学生和长老们,也都是已经尽力恢复身体。

    而新月学院,在这一次之后,又是再度安静下来。

    伽陵学院的地位,一时无两。

    但是即便如此,凤长悦失踪的消息,还是迅速传开。

    时间流逝,各种谣言四起。

    伽陵学院眼下虽然有二长老等人撑着,但是始终还是需要一个主心骨的。

    也不少人都在冷眼旁观,早已经认定凤长悦已经死了。伽陵学院现在不过是死撑不承认罢了。

    而学院之中也是有些人心涣散。

    所以这个时候,卡西尔送来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

    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也应该会暂时压下弑天封神。

    伽陵学院暂时不回击,不过是因为想要尽快恢复,并且将所有的力量都用来寻找凤长悦而已。

    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好欺负了。

    蒂亚让人将这个消息散出去,不管那些人信不信,但是格局肯定会再度发生微妙的变化。

    卡西尔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蒂亚脸上痛快欢畅的表情,忽然觉得下巴似乎也没那么疼了,心底好像也跟着变得通透了起来。

    看着她笑,好像也就变得高兴了。

    后面跟着的几个少年少女,见那个风姿妖娆的男人半面骨扇遮脸,唯余一双眼睛,却似乎带着光,格外的醉人,一时都是愣怔。

    几个少女见他目光投射过来,更是纷纷红了脸,根本没注意到那眼神根本不是在看自己。

    蒂亚却是丝毫未觉,事实上,现在她满心满脑子都是凤长悦还活着的事情,一点其他的东西都看不见了。

    等她走近了一些,才惊讶的看了旁边的卡西尔一眼,问道:

    “哎,你还在这儿?”

    “…。”

    卡西尔顿时觉得心口一堵——什么叫我还在这儿!难道你以为我刚才已经走了吗!那我算是啥?就来报个信就走人?

    卡西尔心里郁郁,笑容却是更加妖娆璀璨,风流多情。

    “怎么,你有意见?小爷风流倜傥,学院之中可是不少人都对小爷念念不忘呢,这一次来,怎么也得见见她们,是不是?”

    听到这句话,后面的几个少女的脸色更红。

    卡西尔虽然看似不正经,但是的确容貌一流,风姿卓佳。那双桃花眼,不知醉倒多少人。

    这些人对他,还真是没什么抵御能力。

    其实他这话也只是开开玩笑,他原本不打算说这些的,实际上,他的身份毕竟十分贵重,一般不会说这些话,但是不知为何,看到蒂亚在这里,听到她那句话,他的心情就变得不是太好,好像他是赖在这里不走一样reads;。

    于是,那话也就不自觉的说出口了。

    说完,他心里就莫名的有些忐忑,神色虽然洒脱,然而眼神却是不自觉的看向蒂亚。

    然而蒂亚却是看了他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后恍然——

    “怎么,你看上学院里的哪个了?”

    卡西尔一下子被噎住,对上那一双星眸,竟是不知如何应对。

    “我…”

    “不对不对,按照你的性子应该是看上了好几个啊…。”蒂亚托腮,嘴角微勾,“看在这一次你送来了长悦的消息,就暂且随你吧!毕竟一副好皮囊,还真是容易啊…。”

    几句话,其实谁都听得出来是调侃,但是卡西尔却是笑不出来。

    蒂亚回头,看了身后的几个少女一眼:“他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实力还是很好的,等事情结束,你们找他切磋一番也可以。如果能够得到指点,想必也不错。”

    所谓切磋,谁都知道是给那些少女机会接触卡西尔。

    那几个人顿时脸颊绯红,一派羞涩,却是无人反太古狂神。

    卡西尔眸色微凉,嘴角的笑容终于散去。

    蒂亚却是没注意到他的异常,走进两步,拍了拍卡西尔的肩膀:“这几个都是学院之中天赋比较好的,要是有机会,你也指导她们…。”

    啪。

    卡西尔骨扇一收,将她搭在他肩膀的手打落,轻笑一声,直直的看着蒂亚:

    “你把我当什么?”

    蒂亚愣住。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想要做什么是我的事,你就不必费心了。”

    虽然是笑着,然而说出的话,却是有些冰冷。

    蒂亚很少看到卡西尔是这样的表情。

    记忆中,他总是笑吟吟的样子,虽然风流不羁,却也不会生气,好像什么事情到了他那里,都算不上是事情。

    虽然嘴上调侃,但是实际上,她心里是将他当做自己朋友的,不然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其实她也不过是调侃,另一方面,也的确是希望卡西尔能够真的指点一下这些人。

    这几个都是学院之中天赋十分出色的学生,进步的空间很大,现在学院遭受了这样的磨难,损失严重,急需要一群人成长起来。

    所以,除了对自己严格要去,下面的不少人,她也一直在关注,想要将整个学院的水平再度提上去。

    凤长悦不在的时候,这是她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事情。

    所以,见到卡西尔,她脑子里就想着让他指导这些人一二,毕竟方才她也看的出来,卡西尔的水平,比长老还要强上一筹。

    却没想到,卡西尔竟然这般不给她面子。

    她脸上的笑容也是逐渐褪去。

    几位长老见此,都是一头雾水。

    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子了?

    毕竟卡西尔是客人,而且这一次来,的确是为了他们好,并且带来了凤长悦的消息,他们心里终究是感激他的,并不希望闹僵。

    二长老看了一眼蒂亚:“蒂亚,不可胡闹。卡西尔是贵客,怎么能听你随便指挥?”

    蒂亚心里也是有些不服气,但是二长老的话也很对。

    她反省了一下,的确发现自己是做的不太对了。

    但是卡西尔也不是完全没错reads;。

    她冷哼一声,转头直直的看着卡西尔,道:

    “我承认我做的不太对,不应该这样随便干涉你,更加没什么立场来让你做这些。不过我也并没有什么恶意,你也犯不着这样生气。我先给你道歉,但是,你也必须跟我道歉!”

    场中气氛再度僵冷。

    几个长老也是没想到,蒂亚竟是会这样直接,而且这算什么?服软?可是她还要卡西尔道歉!没服软?可是她也道歉了…。

    而后面的几个少年少女,见此也都是有些惊吓,不敢说话深海提督。

    上次见到卡西尔的时候,分明记得是脾气很好的啊…。怎么现在…。似乎变得比较暴躁了?

    卡西尔看着蒂亚,她神情坦荡,眉宇之间一片舒朗,执着的看着他,道歉了之后,显然是在等他的道歉。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是狼狈。

    这种感觉出现的莫名其妙,他分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可是对着她的眼睛,他却是忽然觉得有些慌乱,想要逃避。

    可是这也不是害怕。

    他别开视线,往日总是想要不自觉多看两眼的眼睛,此时却是不想再对视。

    “我…。”

    话还没说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蒂亚的手上,喉咙一下子堵住。

    她的右手方才被他打落,此时正垂落在侧身,手背连同手指却是已经肿了起来。

    他心忽然一疼,想起来很久之前,那曾经断裂血肉模糊的手指。

    他一时没注意,骨扇就敲了上去,蒂亚也没有防备,就直接肿了起来。

    但是她脸上的神色坦然,却丝毫没有追究这件事的打算。

    卡西尔心情忽然更加糟糕——

    她难道就不能好好的关心自己吗?自己受伤了,她难道就一点都不在意吗!?

    还是说,这些对于她而言,都是再正常不过以至于可以忽略的伤!

    看到他眸色忽然变得沉郁,蒂亚一愣。

    她不过是要他道歉,而且她已经道歉了,给他台阶了,他怎么还是这样心情不好的样子?

    旁边的几个长老面面相觑。

    卡西尔顿了顿,转身离开。

    场间无人说话。

    走了两步,他又停了下来,咬牙,又转身,一把拉住蒂亚的手腕,一同离开。

    “你跟我来。”

    蒂亚下意识的要挣脱:“喂!你想做什么?”

    这家伙看起来不太正常的样子,最好还是不要跟他一起呆着吧?

    但是她那点力道,在卡西尔眼前自然不算什么,卡西尔抓的很紧,根本不容她挣脱,直接将人拽走了。

    留下一群人呆愣当场。

    “这…。蒂亚没事儿吧?”

    有长老略微有些担忧,看卡西尔的样子,似乎很是生气啊…。他万一发火,蒂亚可真不是他的对手啊!

    五长老神色微妙,半晌,忽然一笑。

    二长老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都散了吧!这里的事情不用担心。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将长悦已经找到的消息传出去。”

    “是!”

    说到这个,众人的注意力就立刻被转移了,纷纷应下,而后各自散开美女圣约书全文阅读。

    想必接下来,又要应付一些场面了reads;。

    只是一个消息散出去,不会所有人都相信的,何况凤长悦此时的确是回不来,肯定会有人怀疑他们是制造的假消息。

    正好,可以将一些人钓出来了!

    那几个少年少女临走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回头,似乎有些担心蒂亚。

    五长老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高深莫测。

    原来如此啊……

    那小子竟是一直藏着这样的心思,他居然才看出来…。

    真可怜。

    蒂亚那丫头,要是不明说,只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偏偏俩人这性格,只怕有的一番折腾了…

    二长老表情稍霁,但是却并不像五长老那般乐观。

    五长老笑道:“卡西尔居然…。就蒂亚那单纯的一根筋,只怕他要好好的费一番心思了。”

    二长老却是摇了摇头:“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他们两人若是能够一起,自然是最好的,但是…。”

    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些。

    “只怕就算是明了了这心意,两人也少不了麻烦啊…。”

    蒂亚是他们看着成长起来的,尤其是学院遭受了那些事情之后,蒂亚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算是学院的中流砥柱了,他们自然也是十分看重她,一段时间下来,都是十分喜欢这个爽朗的丫头。

    尤其是这段时间以来,她修炼的十分辛苦,他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自然更加疼惜。

    所以能够预料到的有些事情,他们也就考虑的更多。

    看到二长老的神情,五长老也是微微一滞,脸上的笑意微敛。

    的确,他们两个人,想要在一起,只怕也很是艰难reads;。

    卡西尔的身份…。

    两人随即不语,二长老随即摇摇头,转身离开。

    五长老叹气。

    他们两个就算艰难,又如何比得过长悦他们两人呢?

    那才是真正的天差地别,万里相隔。

    虽然凤长悦在轩辕夜那里,他们都十分放心。

    然而,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两个人就会顺利的在一起。

    长悦既然已经到达了那边,只怕面临的困难,不会比这里少,而只会更多吧…。

    ……

    卡西尔脑子一热,就直接将蒂亚拉走了,蒂亚一开始还尝试挣扎,但是试了几次之后,就知道两人的实力差距太大,也就干脆放弃。

    反正他肯定不会将她杀了的,又有什么好怕的?

    砰。

    卡西尔直接走到了一个房间,而后将蒂亚也带到了里面,随即才松开手荒古崛起全文阅读。而后,他转身,一只手就朝着蒂亚伸了过来。

    蒂亚就下意识的挥出一拳,却不想卡西尔面无表情的将她的手腕再度抓住。

    “老实点,不然等会儿有你疼的。”

    难得看到卡西尔这样的神情,蒂亚心里也是微微有些发憷,但是还是有些犟:“你想要做什么?”

    想吵架的话,在外面也可以啊,打架,外面不远处就是练武场,更方便!

    卡西尔看了她一眼。

    蒂亚就下意识的将这句话咽了回去。

    不过,她心里却还并不怕。

    虽然打不过卡西尔,但是她这段时间进步不少,若真是要打一场,说不定也可以有很大的提高呢!

    仿佛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卡西尔一声冷笑:“你那点实力不够看的,歇歇吧。”虽然境界提高了,但是这一身的伤势,却也容不得她折腾。

    蒂亚冷哼一声:“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不过将来可不一定!总有一天,我会变成和长悦一样厉害的人的!就算没她那么厉害,也起码要有几分实力,才能成为她的朋友,好好保护她!”

    卡西尔像是看个傻子一样的看着她:

    “你怎么想的?凤长悦用得着你来保护?你自己不给她添麻烦就已经是好的了吧?”

    蒂亚一下子噎住,但是也知道卡西尔说的是事实。

    凤长悦的天赋,实力,都是百年难遇的,加上她自己也努力,蒂亚不怎么想都知道,将来凤长悦肯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她这辈子,估计是没什么希望赶上了。

    而且,凤长悦身边,还有轩辕夜呢。

    那人在,怎么可能让凤长悦出事?

    她撇撇嘴,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长悦是她最看重的朋友,她自然要努力。

    “你不懂。”

    卡西尔没理会她,将她的手腕握住,仔细看了看,手臂上一道淤痕,一路蔓延到指头上,一起肿了起来,还有些淤血,显然这一下,打得不轻。

    他心情越发的沉郁,那骨扇表面上看上去,只是一个用来扇风的扇子,实际上,却是高等地阶灵宝,本身威力非同一般,即便只是轻轻一拍,却也威力不小。

    他那时候心情不好,就下意识的动作了,其实在打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后悔了,最后强行收回了力道,但是还是落了伤。

    “虽然我和长悦没得比,但是我们是朋友reads;。朋友,自然是要两肋插刀,出手帮忙的!我要是再厉害一点,她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啊。”

    蒂亚却是没发现他的异常,只是径自说着。

    实际上也是因为的确将卡西尔当做自己人,她才会说这些。也才会任由他将自己带过来。

    不然,换做别人,敢这么对她,这暴脾气,早就直接开打了好么?

    卡西尔没理会她,拿出一个玉瓶。

    “虽然那个谁是很厉害,不过,他也不能保证,能够时时刻刻保护长悦的安全啊!其实我知道,他的那些手下,其实对长悦也一直抱着反对的态度最后一个道士2最新章节。长悦若是有强悍的背景,或者是厉害的朋友,岂不是会好很多?”

    蒂亚说着,撇撇嘴,她平时虽然大条,但是这些事情,却也是知道的。

    “这样,将来就不会有人敢随便欺负她了。”

    卡西尔动作一顿,片刻之后才道:

    “你想多了。”

    轩辕夜那个人,已经是将凤长悦放在了心尖儿上,几次三番的用性命相博,那份感情,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他有时候甚至有些担忧,轩辕夜对凤长悦这般执着,不知道是好是坏。

    轩辕夜素来寡情,此生的温柔和衷情,都给了凤长悦一人。他可以肯定,轩辕夜就算是死,也会让凤长悦活下去。

    至于他的那些属下…。

    哼,等凤长悦成长起来,那些人后悔只怕都来不及。

    何况,轩辕夜若是想做一件事情,这世界上,没有人拦得住。

    虽然蒂亚说的,的确也有道理。

    但是她想要变强到那个地步,只怕会承受不少的痛苦折磨。

    他心里有点堵,看着那淤血,不再说话,心里却是有些后悔reads;。

    他不该出手的。

    蒂亚皱眉:“不管怎样,我都觉得应该…。哎,你干什么?”

    正说着呢,忽然看到卡西尔竟是拿出了一个玉瓶,而后开始往她的手上擦药,蒂亚顿时惊呆了。

    手指上一阵冰凉,她下意识的要抽回手,卡西尔捏着她的手腕,很是坚定。

    “别动。马上就完了。”

    看着他低头给她擦药的样子,蒂亚心里忽然涌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想要说点什么,却又发现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这个场景,貌似有点…。尴尬…。

    手上的触感很是冰凉,但是见效也很快,先前还不觉得,现在却是发现手上竟是肿起来那么一块儿,而且有了淤血。

    她挑挑眉,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被卡西尔抓着的手腕,也好像有点发热。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我自己来就…。”

    卡西尔抬眼看了她一眼,蒂亚顿时闭嘴。

    不知道为什么,卡西尔今天好像一直有点不对劲…。

    那眼神看的她慎得慌…。直觉不要招惹他。

    不过,她素来性格舒朗,见卡西尔执意如此,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理由——

    她这伤,原本就是拜他所赐啊!

    怪不得他要这样,想必是良心发现了?

    这么一想,蒂亚顿时觉得心情畅快了许多。

    这小子,倒还算朋友,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了?不过就是嘴硬,一直不肯道歉。

    不过看在他都这样了,她就宽宏大量,原谅他好了超品相师!

    蒂亚心情好了,也就不觉得尴尬,反而是饶有兴致的低头看去。

    看了一会儿,忽然发觉有点不对劲。

    “卡西尔。”她神色有点奇怪的开口。

    “嗯?”卡西尔低头,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

    “你好像…。很熟练啊…。”

    她方才还没发现,这么一看,才发觉有点不对劲。

    她的手背连带着手指都肿了起来,上面也有淤血,指缝间甚至也有一些伤,但是他的动作却很轻,但是却将每一个地方都擦到了,而且一点都没有弄疼她,动作堪称娴熟。

    看这样子,倒不像是第一次给人的手擦药…。

    卡西尔顿时脊背一僵。

    “你这动作也太熟了吧…。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啊,你…。”

    卡西尔浑身都几乎僵硬,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手中的动作也是停了下来,不知是该继续还是该停下来。

    她…发现了?

    可是,她当时分明应该没什么印象,应该也不会感觉出来吧…。

    但是心里虽然紧张,可是却又充斥着一种奇怪的期待和兴奋。

    这种感觉七上八下,搞得他的心跳都略微加快了些。

    一片寂静。

    蒂亚迟疑片刻,才道——

    “你不会是,之前手指也受过伤吧?”

    “…。”

    卡西尔的心猛地一松,声音也有点冷淡。

    “没有reads;。”

    说着,快速的将最后的药擦完了。而后就立刻送开了蒂亚的手。

    蒂亚怀疑的看着他:“那你怎么可能这么熟练?”

    卡西尔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小爷向来聪慧,这些事情不用练习,也能做到最好,不像某些人,成天打打杀杀,比男人都粗糙。”

    蒂亚顿时反唇相讥:“那也比某些人好,比女人还讲究!”

    这么细致的动作,说他不是娘娘腔都不行!

    卡西尔却是不生气,看着她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却是中气十足,显然是已经恢复了不少,心里放心了一些。

    他挑挑眉,转身走过去。

    “你知足吧,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长得好看还有耐心的。以后别人要是直接将你的手剁了,可是没有机会再挽救了。”

    说完,直接长腿一迈离开。

    蒂亚愤愤,伸出手指着他:“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挫!你等着,老娘肯定会让你知道厉害的!”

    人已经走远,远远飘来一声——

    “随时恭候重生炼气士。”

    蒂亚眼神一偏,看到自己手上的药,挑眉,笑了笑。

    这小子,虽然嘴欠,但是人还是不错的。

    不过,刚才看到他擦药的时候,其实她心里总是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过没说出来。

    到底为什么呢…。

    想了想,脑海中略过一个想法,她眸子微微睁大,却又立刻觉得不可能,连连摇头。

    那位大少爷,怎么可能做过那样的事儿?

    一定是她想多了!

    …。

    “陛下,伽陵学院传出消息,凤长悦已经找到,只是近期内,似乎不会回来。”

    空旷的大殿之内,一个人恭敬的站在一面墙壁的旁边,微微躬身。

    说完这句话,他便是沉默了下来,等待着里面的回应。

    然而里面却是一片沉寂。

    “…。陛下?”

    那人不太确定的又喊了一次。

    “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人略微有些奇怪,陛下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寻找那人,显然是十分看重那人的,现在终于有消息了,反而是没什么反应?

    但是他也不敢违背,立刻躬身后退:“是。”

    说完,又想了想,道:“陛下,那派出的那些人…。”

    “撤。”

    一声简短的回答。

    “是。”

    那人不敢再停留,立刻退下。

    大殿内又恢复一片平静。

    谁也看不到,那面墙之后的场景。

    羽千宴盘腿坐着,双眼紧闭,旁边巨大的浴池之中,白色的雾气几乎将他的身影完全遮住。印业只可以看到他身体的轮廓。

    仔细看去,则是勉强可以看到他紧骤的眉头,以及浑身紧绷的肌肉。

    可以看出,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而身上微微颤抖的肌肉,更是显示他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这也是为什么,方才他的回答那么简短reads;。

    只是两句话,已经花费了他全身的力气。

    一股磅礴浩淼的气息,在他身上逐渐聚拢起来!

    他的眉心,忽然浮现一抹淡淡的黑色!

    他身体剧烈一颤,而后猛地倒在地上!口中骤然吐出一口血来!

    “你还要坚持多久?”

    一道沧桑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那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然而落在耳中的时候,却是让人心神一颤,几乎迷失神智无尽仙河。

    羽千宴没说话,眉心的那一抹黑色,似乎在微微的颤抖。

    “你坚持不了多久的。”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这是你的宿命。”

    羽千宴咬牙,身上的肌肤忽然破裂开来!

    又来了!

    他双拳紧握,剧烈的疼痛顷刻间传遍全身!

    “你若是不肯,这一生,都无法变强。你永远无法胜过那个男人,也更加不可能得到你心里的那个人。这是你愿意的吗?”

    羽千宴原本一言不发,听到这句话,陡然睁开眼睛,狭长的眼眸之中,往日总是一片淡漠如雪,而今却是似乎有凛冽杀意闪过!

    “这是我自己的事”

    “我只要你回答我,这是你愿意的吗?”

    那个声音似乎带上了几分恶劣的笑意。

    轩辕夜不语,身上不断的淌血,而后不断的愈合,地面上很快一片狼藉,又很快被涌上来的水冲洗干净。看上去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看他不语,那声音似乎诡谲阴沉了一些,笑意之中,似乎带着窥探人内心最黑暗地方的得意。

    “你不愿意。”

    轩辕夜闭上眼睛。

    “你怎么会愿意,让另一个男人将她抱在怀中?又怎么能愿意,让另一个男人,得到她的所有?你为她做了那么多,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你怎么会愿意?”

    “你不愿意,只要你选择同意,那么——就可以将她抢回来。如何?”

    那声音,像是鬼魅,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一片沉寂。

    许久,他睁开眼睛,淡漠,冰冷,眼底却像是有火。

    身体之上,血肉裂开,似乎有森森白骨出现,而后快速愈合。一遍遍,一次次。

    痛彻心扉。

    “可是,她愿意。”

    ------题外话------

    今天回家,大姨妈敲门,整个人都颓废了。更新晚了。

    另外,也的确情绪略低沉。

    这一章没有写到悦儿和阿夜,写了很多其他人。

    但是这些人,都是我想要写的。其实蒂亚有很大一部分,像我自己的写照,蠢到无可就药,偏偏也没有一个卡西尔给我。

    其实我想说,这个世界上,有轻易得到的爱情,比如阿夜和小悦儿,但是更多的是不那么容易明了的爱情,比如蒂亚和卡西尔。能够一眼看中,成为彼此的挚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最艰难,几率最小的事情。更多人,碰撞,迷茫,走了很多地方,撞了很多次南墙,也未必有这个幸运。

    至于羽千宴。有的人,做了很多,可是终究,有的东西,不会属于你。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付出,可以得到回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