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47 你以为,这一次,我会放过你?

347 你以为,这一次,我会放过你?

作品: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作者:战西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凤长悦不知道自己花费了多少力气,才抑制住自己奔向那个人的冲动。

    她的手在这一刻紧握成拳,周身都似乎消失了所有的力气,唯有心脏在疯狂的跳跃!

    是他!真的是他!

    这天下,再也不会有一个人,有这样澄澈的凤眸,也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即便是万千人之中,他也依旧皎如明月,一眼映入眼帘,照进心中。

    她心里设想过万千种再次见面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过,竟是这般毫无征兆,她一回头,他竟然就已经在那里。

    她的心头忽然涨满了难以描述的欣悦,所有的情绪唯有在这个人的面前,才会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这不过短短一瞬,一眼,却已万年。

    “你怎么了?”

    一旁的凌朗和容枫都是发现了她的异常,见她似乎目光定定的看向某处,忽然停下了脚步,都是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她深深的看了阿夜一眼,闻言忽而璀然一笑。

    “没什么,走吧。”

    说着,朝着一旁继续走去。

    在看台的最前面,坐着的都是从各个地方的家族里面选拔出来的天才,只等着今天发挥全力,能够得到七郡以及凌家的青睐。

    凌朗的地位却是比较特殊,三人一路过去,倒是也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不过眼下在这个地方,却是没有人敢找凌朗的事儿。

    毕竟他好歹也还是凌家的人。

    而凌朗在最前面走着,身后的凤长悦和容枫两人自然也就没有多少人注意。

    然而凤长悦却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一股灼灼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却是脚步不停,貌似无意的回头看了一眼。

    等我。

    她的眼神,再清楚不过的表达着这个意思。

    凌震天分明感觉到,身边的人周身的气息,忽然变了。

    似乎一瞬间变得清寒,却奇怪的并不让人觉得惊惧,反而是…。

    他谨慎的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年轻的男人,目光刚刚触及到那人委落在地似乎敛尽风华的黑袍,就忽然觉察到一旁林远的目光淡淡的扫了过来,顿时后背一寒,收回了视线。

    心里却是暗暗叫苦在,这位怎么就忽然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了,而且居然提出要看凌家家族大会的比赛,以至于连他都不得不亲自陪同。

    他心里忐忑,却是并不敢随便问什么,只得一路寒暄一些客套话,让场面不要那么冷清。

    但是那位自从来了之后便似乎对什么都十分冷淡,仅仅是这么坐在这里,周身的气场也强大的让人坐立难安。

    凌震天甚至也在心里觉得自己未免也太过谨慎,对方虽然神秘而强大,但是按理说,他们四大家族和他们也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彼此之间的位置,应当算是平等的。

    尤其是,他在凌家家主的位置上这么久了,辈分自然是更大一些。

    可是不知为何,在面对这年轻的男人的时候,却总是胆战心惊,忍不住整个人都变的谨慎甚至恭谨起来。

    他甚至只记得前一天他忽然来到的时候的那匆匆一眼,只是那样一瞥,那人的眉目甚至都没有看清,却是已经无比清楚的觉察到那人周身无比清贵的气息。

    就连他也不得不感慨,这个男人,是天生的王者。

    而因为他的出现,让他也不得不紧张了起来,随后一同赶往这里。

    原本这样的比赛,是从来不需要他亲自前来的,凌家只需要随便派出几个长老即可。

    但是这一次,却是非同小可。

    而他的到来,也让下面不少人都十分震惊,不过也都不敢多问,只是连忙安排,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其实直到现在,他来到的消息,也只有几个人知道。

    至于对面这男人的到来,则更是只有他以及身边的心腹知晓。

    他们现在在的位置,是在看台最上面的包厢里面,这里一共有好几个,所以也没什么人注意。

    两人在这里已经坐了好一会儿,分明没有什么动静,他却忽然发觉旁边的男人似乎周身的气息骤然一变。

    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在那一刻冻结。

    他心有忐忑的看去,虽然没有敢看到那人的容色,却也是忍不住问道:“…。您怎么了?”

    轩辕夜静默片刻,直到凌震天都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才忽然轻声道:

    “胆子真是越发的大了。”

    凌震天闻言一惊,下意识的担忧是自己这边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好,但是下一刻,他就骤然发现,那人虽然貌似在说着责备的话,但是语气分明带着几分…。不易觉察的温柔。

    他垂眸,为自己心中的猜测感到震惊。

    若是让四大家族的人知道,传说中的这位,居然也有这样温柔说话的时候,只怕都会方寸大乱了吧?

    凌震天聪明的闭嘴了。

    他随即也看向外面,心里明白这位动用手下最精英的力量,不惜惊动四大家族,只为快速找寻的那个人,只怕此时就已经在外面了。

    只是…。

    凌震天看着外面数十万人喧嚣不已的场面,着实是想不明白这位到底是怎么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的。

    他在这根本连具体的人都辨认不出来,数十万人,他到底是怎么一眼看到的?

    “扣扣。”

    忽然传来敲门声,凌震天将思绪收回:“什么事?”

    “家主,大会即将开始,您要现在就出去吗?下面的人若是知道您的到来,必定会沸腾起来的。您的到来,是他们无上的荣耀。”

    凌震天眼角跳了跳,立刻道:“行了,我这就出去,让外面的人都做好自己的事儿就行。”

    “是!”

    凌震天暗暗喘了口气,若是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他可是不敢担保这位会不会生气啊。

    他来到这里,原本的确是那些人求也求不来的。

    可是,万千人之中,偏偏今天外面有一个人,让那位如此在意。

    他自然不敢托大。

    随后,他询问道:“您看…您现在要出去吗?”

    轩辕夜站起身,黑色的长袍委落在地,划出一抹无声的弧度,流动之间,上面似乎有暗光划过,像是敛尽了清透的月光。

    而这一切,却都不及他冷清仿若玉石相击的声音。

    凌震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竟是忽然觉得那人一声轻笑——

    “再不出去,可真是要翻了天去了。”

    这么久了,两人好不容易见到,她居然让他等着。

    他如何能等的下去?

    方才他不知靠着多大的毅力,才克制住自己立刻飞出去,将那人儿死死抱在怀中的冲动。

    她分明易了容,一言一行都完全和以前的模样全然的不同,但是他依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从她进来的那一刻,他就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的抬头看去。

    那么多人,他却是依然一眼看到了她。

    眼里,心里,在那一刻,通通只有她。

    对他而言,那人就像是带着所有的光辉,无论是什么样子,无论在什么样的地方,他都可以一下子认出来。

    他站起身,目光却始终在那人的身上,而在某一刻,她忽然转过身来,嘴角笑意璀然。

    他双手负于身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一步步,缓慢而坚定。

    小东西真是长大了,不过,她好像还是不太知道,让他等待,她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

    凌朗几人一路畅通无阻,别人都是三五一群,但是都是参加比赛的人,唯独他,身后跟着凤长悦和容枫也就算了,还跟着十几个随从,个个面容剽悍,气势惊人。

    一路走过去,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换做任何一个人,只怕都是不敢在这样的场合,随便带着自己的属下走来走去,能这样毫无忌惮的,只怕也只有凌朗了。

    即便是凌家的人看到,也大多是面色一变,显得有些尴尬,不过终归还是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于是,一行人就这么走到了最宽敞的位置,一落座,周围更是没有人靠近了。

    看台上的不少人都看到这一幕,距离远的看不清楚,但是凌朗来了的消息,依然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会场。

    不少人在知道凌朗居然前来的时候,都是吃了一惊,面色之上都是不可置信。

    凤长悦目光随意的从看台上扫过,挑眉:“看不出,你人气还是挺高的。”

    凌朗原本越是走到这里面,心里的情绪就越是不稳定,但是猛的一听到凤长悦这么说,顿时就泄了气。

    转眼看了她一眼:“这么说,我还应该高兴?”

    他抬了抬下巴,目光嘲讽:“你看看那些人的嘴脸,此时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扑上来,看看我是怎么还有脸面来到这里的。而那些凌家的人,此时也不过是当着众人的面,所以不好意思直把我轰出去罢了。我可是先说好了,等会儿,要是闹起来,你们俩可是不要怪被我牵连啊。”

    容枫听说过关于凌朗的一些传言,自然知道凌朗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说实话,这么多人在这里,很多人的视线也随之看了过来,纵然他已经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却是依然难免有些紧张。

    不过在他心中,和凌朗的这几天的接触,让他感觉凌朗并非是传闻中的那个嚣张跋扈的样子,自从三人一起从红崖逃出来,他在心里就已经将凌朗当做了自己的朋友,此时听到凌朗这么说,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道:“你放心。我们肯定和你共进退的。”

    凌朗有些意外的看了容枫一眼,倒是没想到这看似沉默寡言的少年,居然会率先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嘴角一勾:“你说这话,有没有想过凤墨这小子可不一定这么想呢。”

    容枫一愣,却是摇了摇头:“他不是那样的人。”

    他虽然和凤墨认识的时间也不长,甚至也算不上了解,他甚至到现在,连凤墨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但是他却莫名的相信他。

    如果凤墨是贪生怕死之辈,也不会跟着凌朗来这里了。

    凌朗看向凤长悦:“喂,今天你可是要做好准备,因为我,你可能会遭受不少麻烦。”

    凤长悦的手缓缓拂过手上的黑色戒指,沉默片刻,却是笑了。

    “那正好。”

    她正想让他看看,如今的她,已经成长成了怎样的模样。

    那就,不得不下手狠一些了。

    想起方才那人看到她转身离开时凤眸里几乎燃起的火焰,凤长悦唇角笑意微深。

    今天谁找谁的麻烦,可还不一定呢。

    凌朗奇怪的看着凤长悦,和容枫交换了一个眼神。

    怎么看,都觉得这小子今天好像有点不太正常啊…。

    “放心。之前红崖的情分,足够让我今天站在你这边的。”

    他们之前趁乱离开,最后临走的时候,更是将白霖的晶石都抢了过来。

    出去之后,他们便将那空间戒指和空间玉带里面的东西都平分了,里面竟然一共有六块紫晶石,原本打算的是平分,但是凌朗却是只拿走了一块,剩下的一块当做了让凤长悦帮他清理身体里面狂暴能量的酬金。

    而容枫说什么也不肯要,因为他觉得那东西终归还是他们两个人出力抢回来的,最后在凤长悦的坚持下,才拿了一块。

    凤长悦手上,就一共多了四块紫晶石。

    放在手镯里面,倒是让娃娃和小彩很是高兴了一阵。

    若是给别人知道,她拿这个东西,不过是为了给这两个小东西,别人一辈子可能也没有办法得到的东西,她就这样毫不在意的让那两只去啃了,只怕会一口老血喷出来。

    之所以说是给了这两只,是因为…。

    那彩蛋依然瞧不上紫晶石。

    连她都可以感受到那紫晶石里面蕴含的强大能量,并且极为精纯,而彩蛋却依然没什么动静,似乎并不在意。

    而当凤长悦将东西放在那里的时候,彩蛋也始终没有动那晶石。

    这一次,娃娃和小彩也无语了,干脆不再理会,自顾自的去啃了。

    凤长悦除了一开始有些吃惊,倒也没有十分在意。

    彩晶石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所以还是慢慢来吧。

    而且那一块吸附上去的彩晶石,凤长悦估计也是可以撑一段时间的,所以也就没有再理会。

    但是凌朗和容枫的这份人情,终归还是要还的。

    她原本打算,想要借此机会被凌家的人看中,从而进入凌家,再好好的查查当年的事情,看看是否有机会为杨溯做点什么。

    可是,没想到,他来了。

    凤长悦微微蹙眉,似是有点顾虑,眼中却泛起微波,那份欣喜,终究还是难以掩饰。

    而她也不愿掩饰。

    纵然坐在这里,两人相隔万千人海,她也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一股始终凝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我说凌兄怎么最近不见踪影,原来是来到这里了啊。凌兄,你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让下面的人安排好,也给你接接风啊。”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让凌朗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转头看去,站在不远处的那男人,不正是白霖?

    他似乎刚来,身后却是跟着几个人,很显然是凌家的人,态度极为恭谨,俨然是当做了正经主子。

    凌朗上下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我说是说呢,居然能够让在场的凌家的人亲自接待,原来是你。不过,我来去自由,想去哪里关你什么事?难道我的一切行动,都还要给你报告?”

    白霖微微一笑,似乎没听出来这嘲讽,也仿佛将之前的那些事情都忘了个干净,脸上温和的笑容,不知道的人,几乎以为这是在和自己的亲兄弟说话呢。

    谁能想到,其实俩人之间早已经形同水火。

    凤长悦饶有兴致的看着,也不得不感慨,男人若是不要脸起来,也着实是让人叹为观止。

    他们抢了他的戒指和玉带不说,还将他搞得那么狼狈,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这才过去十天,再次见面,居然还能笑脸相迎。

    这人的心思,真不是一般的深呢。

    凌朗看了一眼站在白霖身后面色尴尬的几人,笑道:“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还是姓白呢。这里好像还轮不到你做主吧?接风洗尘?你有资格吗?”

    这话换做任何一个人听了,就算当场不和凌朗翻脸,只怕也维持不下去这表面功夫了,唯独这白霖,当真奇葩,依然面色不变,似是有些歉疚的说道:“凌兄,你实在是误会了,我只是因为比你早今天来,也没想到你今天也来了。不管家主怎么看你,凌家怎么对你,我都依然将你当兄弟的。你若是不喜,那我之后肯定不会再来随意打扰你了。”

    说着竟然就真的打算转身离开,而在刚刚转过身之后,却又忽然回头,无比恳切的说道:“凌兄,至于之前的事情,你也不必在意。你若是想要我戒指里的东西,我可以全部给你,只是那戒指,是姑姑给我的,我十分看重,你能不能…还给我?”

    周围顿时一静。

    就连跟在白霖身后,因为猛的见到凌朗而有些尴尬的几人,闻言也都是脸色一变。

    凌朗这也太过分了吧?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居然还不知悔改,他们方才见到他,还为自己居然当着他的面伺候白少爷而尴尬,没想到…。他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

    不过,那样的事情他都做过,这又算什么?

    倒是可怜白少爷…。

    一时间,不少人看向凌朗的目光都变得更加不屑甚至厌恶。

    凤长悦双手抱臂,忍不住赞叹:“真是——好一朵盛世白莲花!”

    白霖当然知道这是在说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心里厌恶痛恨至极,面上却是不显。

    其实他心里,一开始也就对凌朗抱有最深的敌意,但是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心里已经对凤长悦也深恶痛绝。

    他后来想了想,当时的场景虽然混乱,但是仔细理顺清楚,一切也都明了了。

    他想起当时就是凤长悦的一声呼喊,才让所有人都惊醒过来,而后疯狂的扑上去开始抢夺的,加上后来东西丢失,他如何还猜不出事情的起因?

    “几日不见,凌兄你身边这位公子,依然是伶牙俐齿啊。”

    白霖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随即不等凌朗说话,忽然凑近了一步,低声道——

    “希望,能看到凌兄你好好表现,毕竟…今天家主也来了呢。”

    说完,白霖转身离开。

    最后一句白霖声音极轻,除了他们几个人,远处看着的众人都没有听清,于是在其他人的眼中,白霖在说了让凌朗好好加油之后,凌朗的脸色就猛地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一时间,自然又是各种心思杂乱,流言四起。

    凤长悦听得清楚,却是并不惊讶。

    他都在这里了,凌家家主在此,也是预料之中。

    “嗡!”

    两人交锋不久,上方便忽然传来了一声清脆悠长的钟声。

    这声音听着分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很奇异的在耳边环绕,似乎就在耳边一样,而且声音庄严沉肃,让人顿觉严肃,不自觉的看向那声音的来源之处。

    这一看,却是微微一愣。

    因为那钟声,是从擂台正上方传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起,那个地方竟是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青铜大钟,悬浮在半空之上,上面雕刻着各种图案,看起来十分神秘,整体也透漏出一股庄重严肃的气势。

    凤长悦扭头看去,果然见到在看台之上,那几个贵宾席旁边,正有一个人,神色庄重,站的笔直,右手刚刚收回,显然方才的钟声,是他用灵力撞出来的。

    而这一声,也让现场的数万人同时心头一震,纷纷安静了下来。

    纵然凤长悦对凌家没什么好感,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仅仅从这一手,就可以看出凌家绝对的主宰地位以及旁人难以逾越的实力。

    偌大的赛场之上,因为这一道钟声,迅速变得安静。

    所有人都知道——大会,即将开始!

    那个人见场中已经安静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朗声道——

    “今天,是凌家家族大会的预赛!在这里,聚集了从整个西凌域各个地方挑选出来的天才!”

    他的目光从下面等待比赛的众人身上扫过,道:“他们——是各个家族的佼佼者!是最有可能成为绝世强者的修炼者!而他们,从广阔无垠的西凌域的各处赶来,只是为了今天,这一场能够证明自己的盛世大赛!”

    短短两句话,已经将不少人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很多人脸色都因为激动和兴奋而涨得通红,而看台上的众人,闻言也都是无比热切。

    这是个追求强者的世界,胜者为王,所以众人对于这样的事情是最为热衷的。

    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一场比赛之上,若是表现的好了,便可以进入七郡,更甚至可以被凌家选中!成为凌家主家的人!

    那样,才是真正让人羡慕的所在!

    “大家也都知道,通过今天的比赛,我们会选拔出最优秀的人,进入七郡!其中更有甚者,可以进入凌家,成为凌家的一份子!这将会是毕生的荣耀!而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为了这个目标而拼尽全力!所以——拿出你们全部的实力吧!在这里,向世人证明——你是最强的!”

    “啊!万岁!”

    “太好了!终于等到今天了!这下可以看个痛快淋漓了!”

    “也不知今年到底谁会成为最大的赢家?听闻今年有好几个都是超级天才,只怕今年的争斗,会格外的激烈啊!”

    “谁知道呢?不过,咱们就算参与不了,也可以打赌看看。运气好了,还可以大赚一把啊!”

    “哈哈没错!我听说那几个天才都来了,早就买过了。倒是不知道,今年凌家到底是派的哪几个长老?”

    “我看,会不会是白虎长老?听闻他之前又突破了,现如今的实力已经是长老们之中极为出色的了。”

    “我看倒是有可能是朱雀长老啊…。不过也有可能都来…。毕竟今年的规格,可是前所未有!”

    看台上早已经沸腾起来,众人都神情激动,显然已经急不可耐,并且充满了期望。

    相比看台上的人,在下面坐着的众人,则是安静了许多。

    他们都明白,今日不成功,便成仁,心里纵然战意凛然,却也都在压制着,等着上台的那一刻爆发!

    甚至有不少人都在偷偷的观察一边的人,算计着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地方,自然大多都是不太认识的。

    即便是从一个地方来的,彼此之间,也未必关系多好,各自分离开的大有人在。

    凤长悦的视线,也从那些人的身上快速扫过。

    看到她安静的模样,凌朗忍不住揶揄:“怎么?吓傻了?”

    其实就连他都微微吃了一惊,方才粗略的一看,就已经发觉了好几个实力很强的人。

    还有几个,甚至连他都无法觉察到底是什么水平。

    虽然凤墨似乎一直在隐藏实力,但是终归只是初期三星灵宗,面对真正的强者的时候,依然是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的。

    再多的手段,在真正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也都是虚无!

    虽然凤墨这个年纪这个水平,绝对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和另外几个比起来,倒不算是最好的了。

    凤长悦却是不语,唯有那双墨瞳,冷静沉凝。

    凌朗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小看了这小子。随即嘴角勾了勾,也不再说什么,不知想起了什么,眉目之间隐隐沉郁。

    而当众人都兴奋起来的时候,紧接着的一句话,却是立刻让现场彻底陷入了震惊之中。

    “而今天,也将会成为在座的每个人最深刻的记忆!承载无限荣光!”

    那人一句话说完,随后便是忽然转身,单膝跪地——

    “恭迎家主!”

    这声音远远的传递开去,无形的声波打击在那钟上,发出深沉辽远的声音!而后在圆形的赛场之内,不断的回荡开来!

    “恭迎家主——”

    所有人都呆在原地。

    片刻之后,才有人猛然惊醒——家主?难道是…。

    唰!

    场内所有凌家和七郡的人,顿时齐刷刷的跪倒在地——

    “恭迎家主!”

    这一次,所有人都终于确认,的确是凌家的家主——凌震天来了!

    无数人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几乎怀疑自己幻听,如果不是眼前这已经跪下的人,甚至不会有人相信,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凌家家主!

    那是何等的存在!

    整个西凌域,最高的统治者!

    拥有顶尖的实力和绝对的权利,是西凌域万千人仰望的神一般的存在!

    许多人甚至都只是偶尔听说过一星半点的他的传闻,见过的人则是少之又少。

    毕竟,凌震天已经很多年未曾出过凌家主家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今天,在这样的地方,亲眼见到凌震天!

    不少人都看向那看台之上,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凤长悦也抬眼看去,心里再度快速的跳跃起来。

    他…也会出来的吧?

    方才匆匆一眼,她便已经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思念,若非方才她快速转身,只怕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即将溢出来的情绪。

    而现在…。

    万籁无声之中,那一片看台之上,终于出现了淡淡的波纹。

    而后,一道人影,缓步走了出来。

    那是一道略显苍老的身影,发须皆白,第一眼看过去,竟觉得像是一个寻常老者一般平凡,而并不像是传言中的顶级强者。

    而当他抬起眼睛看来的时候,众人才忽然发觉,那双透着沧桑的眼睛,竟仿佛看透了一切,蕴含了无数变幻风云,最终都化为平静。

    这一刻,众人才发觉,这的确是绝世强者,才有的模样!

    不少人纷纷转移开目光,竟是不敢和那双眼睛对视。

    而当众人还没有缓过神的时候,却被接下来的一幕再次震惊。

    凌震天走出来之后,竟是没有直接走到中间的位置上,而是向着身后看去——

    而后,众人便看到,一道颀长的人影,缓步走出。

    凤长悦眼中,唯独映出那人的身影。

    他依然是一身黑袍,袖边滚着银色的暗纹,腰间束着黑色的玉带,除此之外身上再无一点多余的佩饰。

    但是这一切,却都依然不掩他绝世的风华。

    他黑发垂落下来,容色白皙,线条精致,一笔一划皆是上苍最精心的手笔,剑眉飞云入鬓,鼻梁挺直,唇微微抿着,形状完美,下巴白皙如刻,凤眸之中一片澄澈冷清,仿似高岭之花清贵绝伦。

    他只是站在那里,便已经是人间盛景。

    然而他周身萦绕着冷清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似乎多看一眼,也是亵渎。

    凤长悦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两人相识相知相恋,也曾夜夜相拥入眠,很多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容颜,而在分离了这么久的时间里,她也不少次的在脑海里想过他的模样。

    但是即便如此,却依然会忍不住为他容色所摄,她向来心性坚韧,杀伐果决,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然而唯独在对上这人的时候,似乎总是会无法控制的有那么一刻的沉迷。

    这是很危险的,她却总是甘之如饴。

    看着看着,她忽然就觉得有点后悔。

    这么秀色可餐的男人,她方才怎么就忍得住了?

    此时感觉到周围的人的视线都在他身上,虽然不至于嫉妒,却是忽然有了一种自己的珍宝被人窥探的感觉。

    她轻轻叹了口气,找了个这么清隽的男人,这些好像也是不可避免的。

    她抬头,对上那一双看过来的凤眸,抬了抬下巴,眼睛里似乎有灼灼的火焰在燃烧。

    轩辕夜任何不知她此时心思,看到那张小脸上难得出现的神色,心中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软软的触碰了一下,而后就有无限的欢欣涌了上来。

    他嘴角似乎笑了笑。

    凤长悦顿时想扭过头去不看他,但是心里却又舍不得,只好磨了磨牙,继续看着。

    轩辕夜看着她这样子,嘴角笑意微深,心里却是疼惜不已。

    两人的视线交流也不过片刻,众人却是都没有注意到,因为,此时,更加让他们震惊的是,这年轻的男人走出来之后,凌震天居然一伸手,请他落座!

    “请——”

    嘶——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

    这是在干什么?

    凌震天——凌家家主,居然在请这男人坐!?

    一片死寂之中,轩辕夜淡道:“凌家主,这里终归是凌家的地盘,你也请吧。”

    凌震天不知怎么,就觉得心头一颤,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先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轩辕夜随后坐在了旁边。

    等两人落座,旁边才又有几个人上来。

    当先的,赫然是凌木,而后面则是跟着朱雀和青龙两位长老。

    只是,他们几人却是没有上看台,只是站在了比较下面的位置,看样子,是要亲自监督这比赛。

    众人无言。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几个人不上去,是因为根本没有资格上去!

    那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坐在那里,虽然不是主位,却也让其他除了凌家家主的人统统只能站在远处!

    不少人心里开始猜测,或许是其他家族的人来了?

    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彼此之间虽然不大经常攻击,但是一般也不会过于亲密。

    毕竟任何一个家族的人前往另一个家族的地盘,都是一件大事。

    “今天家主大驾光临,也有贵客远道而来,所以,今天是你们最好的机会!若是能够被看中,飞黄腾达,只在今天一战!”

    嗡!

    “大赛——正式开始!”

    哗——

    这一句话,顿时再度让现场陷入了一片沸腾之中。

    下面的人更是目光灼灼:凌家家主都来了!这一次,势必要拿下!

    若是能够被凌震天看中,那才是最大的赢家!

    一时间,众人皆是摩拳擦掌,只等着奋力一战!

    “第一场:伯林城陆家陆风,对阵龙山城容家凤墨!”

    在场的人听到这名字,都是一愣。

    龙山城?容家?

    倒是没怎么听说过啊…。应该是个小地方吧?

    凤墨又是谁?

    在众人喧闹的时候,一个人忽然走上了擂台。

    在场的众人都是静了一静。

    “陆风!陆风!”

    “那就是陆风?十五岁就晋级四星灵宗的那个变态?”

    “我的天啊!第一场就摊上了陆风,这凤墨到底是谁啊,未免也太倒霉了吧!”

    “管他呢!反正陆风在这,那人肯定是输定了。只是不知道,能在陆风手下走几招?我猜若是陆风主动出击,那人只怕三招都过不去哈哈!”

    “我也觉得,陆风可是近些年风头最盛的几人之一了,这第一场,肯定是要打的漂亮的啊!”

    无数人都在热烈的讨论着,还没有看到凤长悦,似乎就已经认定她打不过那人了。

    她站起身。

    凌朗却是一把拉住了她。

    凤长悦立刻觉得,那道目光变得更加灼热了,当即手上一个轻转,就脱离了凌朗的手。

    凌朗也没有在意,皱着眉头道:“你真的要上去?”

    凤长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不上去,难道要直接认输吗?那我来这里干什么?”

    凌朗一噎,面色却是有些为难,眉间死紧:“你可知道,那陆风是什么人?”

    “他十五岁就已经是四星灵宗了,现如今他十八岁,三年过去,更是不知已经到了哪一个地步。况且那人…性格极为狠辣,你…你还是再考虑考虑…。毕竟,后面还有挑战赛。到时候你选一个好打的不就行了?”

    凤长悦默了默,眉目之间无比坚定:“我必须上去。”

    不仅仅是为了这一场战斗,更是为了那个人。

    她要让他知道,她真的已经靠着自己的力量,走到了今天,走到了这里。

    他已经找了过来,她若是连这一步都跨不出去,又如何克服未来的千万阻拦,最终和他并肩?

    这一场,她必须上,而且,必须赢!

    看到她眼底的坚定,凌朗喉间的话顿时堵住。

    他忽然低声道:“白霖那个家伙,这笔账,我记住了!”

    那么多人,偏偏凤墨被抽中第一个,而且对手是这几年在整个西凌域都声名渐起的陆风,说不是白霖来搞的鬼,他打死都不信!

    旁边的容枫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是满目担忧。

    而周围的观众台上,众人也已经议论纷纷。

    “凤墨在哪儿?怎么还不上来?”

    “该不会是害怕了吧?我看也是,哪个人活腻歪了,要和陆风打啊?除了那几个,其他人上去,不都是找死?”

    “难道真的临阵脱逃了?”

    两人的脸色都是十分难看。

    凤长悦轻笑:“放心。”

    随即,一步步朝着擂台而去。

    “快看!那人出来了!”

    顿时,在场的数万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看到居然是个长相俊美的少年,不少人都面色一变,纷纷摇头。

    这样子,肯定是死定了啊!

    倒是可惜了那容貌…。

    然而,随着那少年一步步的走过去,容色沉静,姿态洒脱,竟也逐渐让人心生安定,好像拥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让人莫名的相信他。

    周围逐渐的安静下来。

    凤长悦一步步走上去,站在陆风面前,两人遥遥而立。

    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人。

    “在这场上,点到为止,懂吗?”

    一个长老站在半空,严肃说道。

    “现在,比赛——”

    “等等。”

    忽然一声清冷若玉石的声音传来。

    凤长悦心头一跳。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过去,竟是…那位“贵客”开口了?

    却见高踞看台之上的一身黑袍的男人,淡淡开口——

    “这一次,出来玩儿够了吗?”

    众人哗然,继而无比震惊的看向凤长悦。

    这、这是几个意思?

    就连原本已经打算出手的陆风,也是面色一变。

    远处的白霖,更是脸色一沉,同时心里生起一股不安。

    这凤墨,难道真的有什么背景?

    一片死寂。

    凤长悦却是转身,歪着头看了他一眼。

    “我要是说,没有呢?”

    轩辕夜的右手覆上左手,那一道几乎浅淡的看不见的戒痕,声音略微低沉而优雅,却又带着一丝不可名状的清贵,而后,缓缓抬头,看向那人。

    “你以为,这一次,我会放过你?”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