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45 她有君上的戒指
    明天七夕啊…嗯…见面神马的…你们说呢…。对了,读者群的事情,大家去看一下最新公众章节,在江湖群的孩子尽快申请进入v群么么哒

    ------题外话------

    那块晶莹剔透的紫色晶石,忽然开始剥落!一道彩色的辉光,骤然浮现!

    凤长悦将彩蛋拿出来,放在那一片废墟之上。而后取出了那快紫晶石,放在前面。

    她走到那紫晶石最先镶嵌的地方,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一点白色紫色交错的晶石。

    她的确是看到了云擎,却没打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她走了一段时间,速度时快时慢,最终曲折回环,才走到了目的地——就是方才众人待得地方。

    凤长悦也朝着后面走去。

    凌朗不再追问,转身离开。

    凤长悦摇摇头:“这是我的事情。”

    凌朗了然,随即问道:“要我去帮忙吗?”

    凤长悦面色平静:“方才看到了云擎。”

    凌朗奇怪的回头看她:“怎么了?”

    凤长悦却是落后了一步:“你先走。”

    凌朗冷哼一声,继续朝前走去。

    凤长悦和凌朗走了一段距离,才发觉外面的人依然在进来。

    紫晶石很快被分完。众人也纷纷离开,各自分散。

    凤长悦倒是并不在意,随便上前拿了一块就走了。

    谁想要,自然是拼命去抢了!

    在这,众人倒是都守规矩,至于出去….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护住那紫晶石,还不如分开,这样每个人都有,也不会遭受所有人的攻击。

    毕竟,这紫晶石一个人拿着,肯定很危险。

    形状虽然不同,但是看起来倒是都差不多,众人也知道这的确是最好的结果,便一一上前取了。

    那紫晶石很快被分开。

    凌朗挑挑眉,没说话。

    凤长悦知道他方才那话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她说的,也不矫情:“多谢了。”

    “你想要哪个?待会儿只管上去抢,我给你撑腰。”

    凌朗不意外她猜出来,随意的点点头。

    凤长悦抬眼看了一眼:“这个人是先前和你抢晶石的人?“

    白霖往前走了一步,抬举起了一把白剑,朝着那紫晶石之上砍去。

    白霖使得一手好剑法,肯定可以切割的正好,众人自然没有异议。

    白霖似乎没听出来这话的嘲讽,便道:“那么,我将这紫晶石切割了如何?咱们自行分配。谁想要哪一个,便拿哪一个好了。“

    凌朗似笑非笑:“白大少爷的决定,自然最好。”

    白霖皱着眉头想了想:“凌兄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在场中心的人,剩下的也就十几个人,其他人尚未抵达,咱们就平分吧!你看如何?”

    其实,在场谁也不会不给他啊。

    众人脸色一变,倒是没想到凌朗居然这样说。

    凌朗嗤笑:“按着家族分?你们这是欺负谁呢?谁不知道我凌朗单枪匹马,怎么,你们不打算分我的这一份?“

    白霖倒是似乎并不畏惧,只是看着凌朗笑道:“凌兄,你可是有什么意见?“

    这一声,立刻让众人的视线转移了过来,见到是凌朗,不少人暗中皱眉,却也没有人敢出言。

    凌朗冷哼一声:“等等。“

    那个白霖闻言,脸上似乎松了一口气:“如此,便…..“

    “分!咱们按照家族来好了!到时候出去了,各自守不守得住,再说!“

    “没错!这么大的动静,外面的人肯定都陆续赶来了,到时候情况会更加糟糕!不如咱们先分了!”

    “白霖公子说的对!咱们在这忙活这么长时间,可别最后给别人做了嫁衣!这东西,既然是咱们一起看见的,不如,平分了的好!”

    此话一出,现场的气氛明显缓和了一些,在场的一些人显然认识他,也十分给面子。

    他受伤很轻,面容俊朗,姿态尊贵,说话带着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显然是大家族的子弟。

    忽然有人出声,众人闻言都看过去,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咱们这样是不行的,等到最后,咱们因为这东西死完了,外面那些人可以坐享其成了!“

    凤长悦静静的调整呼吸,身体里面的灵力从灵宗之心缓缓流淌而过,而在最中间的紫金色的外面透着一丝银白的火焰,也在烈烈燃烧,而后,逐渐沿着经脉游走。

    但是即便如此,也依然有人双眼灼灼的看着中间那快紫色晶石,显然是还没放弃。

    即便是躲得快的,也难免重伤。

    即便是灵宗强者,在方才的冲击之中,也有不少身亡的。

    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原本是那片沟壑的最下方,而且布满了形态各异甚至组成了迷宫的白色晶石,但是现在,却是完全被击碎完毕,周围早已经被夷为平地,而且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则是横尸遍地,血肉模糊。

    那波动实在是太强大,紫晶石似乎是遭受了太大的冲击,而产生了极大的暴动,释放出了强大的能量,导致周围也在不断的遭到破坏。

    而另一边,凤长悦趁势将容枫推出去之后,就一直在一旁,尽量避开那中间的冲击力量。

    ……

    “她手上,有我家君上的至尊墨戒。”

    林远眸色微深,声轻淡如风,在凌震天的心中,却重于惊雷!

    凌震天傻眼:“这、这怎么找?”

    “凌家主不必担忧,那个人不会默默无闻,所以不会耗费太久时间。至于特征…..那人容貌不一定,年龄不一定,性别不一定,但是,却有一双最为纯粹的墨瞳。”

    凌震天心中惊讶这林远年纪轻轻,居然这般通透,便转了心思,问道:“若是秘密寻找此人,倒也是不难,只是西凌域终究太大,这样找寻,可能会非常慢。也不知,那位到底什么模样?我倒是也好辨认。”

    “此事不宜张扬,还请凌家主保密。那人的身份,凌家主不必要知道,只要找到,我家君上,必定重酬相谢。“

    凌震天忍不住开口询问,心中却是已经联想万千,能让那位亲自下令寻找的人…..

    “什么人?”

    “来此,乃是为了请凌家主帮忙,找一个人。”

    凌震天心头剧烈一跳!

    林远双手负于身后,闻言微微一笑,眸光却是分外犀利:“我来这里,是奉命而来。”

    他眼皮一跳,哈哈一笑,而后问道:“只是不知,林统领忽然到来,所为何事?”

    至于那位…只怕是更…..

    此人的境界,可见一斑啊….

    原本以为林远作为黑刹大统领,必定一身血气,没想到居然这般收敛,完全看不出来…..

    凌震天笑了笑,心中却是依然难掩震惊。

    ”哪里哪里。林统领能来,也是我凌家的荣幸。“

    林远闻声,转过身来,淡淡笑道:”凌家主客气了,我这次是不请自来,倒是希望没有打扰你们。“

    “不知林统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啊!“

    当看到大厅里的那道人影之后,凌震天便不自觉的挺直了胸膛,脚步也放慢了一些,脸上的神色,也迅速调整。

    想到这里,凌震天的脚步走的更快了一点。

    况且,听闻前一段时间,那位才将七部的动乱镇压,手段残酷令人心惊。现在….

    四大家族向来和他们没有什么联系,那位也从来不会插手他们的事情,而如今…..

    前面的两件事倒是都算好事,但是林远的到来,几乎是立刻让他的心忐忑了起来。

    凌震天只觉得所有的事情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在这一天都同时发生了!

    凌砌连忙点头,擦去额头的汗,也一同前往。

    “前面带路。“

    他低声交代了一声,便抬脚往前厅走去。

    “你即刻去通知,让凌木带人前去红崖。“

    况且,那位好像也不缺什么啊?肯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来的。那么到底是….

    那东西只有他们凌家有办法感应下落,对他们也是作用最大,对于那些人可是没什么作用。

    凌震天立刻想到方才碎裂的那块玉石,以及那片绚丽的色彩,而后摇了摇头。

    难道是因为那东西?

    凌家各方面都十分平静,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按理说应当是没什么理由来的啊…..

    凌震天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出来林远到这里的理由。

    那可是那个人的心腹!

    而且,来的居然还是黑刹的统领!林远!

    怎么现在突然就来人了?

    永恒之城,不是向来保持神秘,从来不会轻易涉足四大家族的吗?

    凌震天几乎觉得眼前一黑,简直莫名其妙。

    凌砌几乎要哭出来,艰难道:“永恒之城黑刹统领,林远,已经在前厅等着了!“

    凌震天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个八度,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再说一遍,谁来了!?”

    “你说什么!?”

    “永、永恒之城来人了!”

    凌震天心头一跳:“哪边?”

    “家主,那边来人了!”

    凌砌抬起头,脸上的神色十分复杂,嘴唇蠕动了两下,终于道:

    凌砌身为大管家,向来稳重,怎么现在这样一幅慌张的样子?

    凌震天皱着眉头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拜见家主!”

    来人却是凌家的大管家凌砌,此时正满头大汗,迎面看到原本应当在楼里面的凌震天居然出来了,当即吓了一跳,而后匆忙跪下——

    然而两人刚刚走出几步,又有一道人影匆匆前来。

    但是这也不是他可以问的,当即点头跟在了凌震天的身后。

    虽然彩晶石很珍贵,但是家主不是有其他的事情….

    刚刚准备离开的心腹奇怪的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为何已经在凌家本家待了几十年未曾出去过的家主,会因为彩晶石的出现就打算出去。

    “家主?您….“

    “我亲自去!”

    他沧桑的眼中一片风云变幻,思虑片刻之后,他忽然抬脚就走。

    “等等!“

    凌震天犹豫片刻,脑子里忽然闪现了一道白光。

    ”是!“

    “即刻派青龙白虎长老前去探查!若是有彩晶石,务必即刻带回!“

    若是这次是真的….

    要知道,凌家已经足足上百年未曾找到过彩晶石了!

    这样的存在,即便是掌管着整个西凌域的凌家而言,也是不可忽视的!

    彩晶石!

    “家主,据传回的消息,那里的动静十分巨大,甚至远远胜出几年前曾经发现那最多一次紫晶石!所以,属下怀疑,那里面…..很有可能,出现了彩晶石!“

    凌震天一愣。

    ”什么?“

    “家主!事情并不完全是这样!那里…那里…似乎不仅仅是出现了紫晶石!“

    “你可知道,将这玉符捏碎,除非你有着足够的理由,否则….”

    凌震天脸色微沉。

    “发生暴动,应当是出现了紫晶石,这样的事情,告诉长老会即可,难道你不知道?”

    “里面不知为何,突然爆发出强大的能量!甚至连结界都几乎破碎!在那里驻守的凌云已经带着七郡的人下去了,只是不知到底…..”

    ”家主!下人来报,红崖那边的新的晶石采集点,出事儿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猛然朝前走去,一下子推开门,将结界打开。

    不是万不得已,他手下的人是绝对不会将那玉符打破的!

    在外面守候的心腹手中也有一块相对应的玉符,一旦有事,就会捏碎那玉符,而这门上的玉符也会同时碎裂。

    他在凌天楼的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的,唯有在门上挂着玉符,保持和外面的联系。

    凌震天皱起眉头。

    上面原本悬挂的玉符竟也是碎了。

    忽然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凌震天蓦然一惊,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哗啦——

    “是!属下这就去办!“

    “即刻通知长老会,全力搜寻那东西的下落,务必不能让任何非凌家的人得到那东西。”

    “不错。家族已经近三百年都未曾得到过那东西的消息,此次突然出现,倒也是意外之喜。”

    凌震天闻言,微微一笑。

    “家主圣明,能够获得上苍青睐,重新得到这东西的消息,已然是天大的好消息!”

    他叹气道:“只能大概的判断出,是在西南方向。”

    “只可惜,只是方才那一瞬的波动,虽然感应到了,但是玉石却也随之破裂。倒是无法准确的判断那位置了。”

    那道人影又向前走了两步,回头看向那台子上碎裂的玉石,似是有些可惜。

    ”家主洪福齐天,自然当获得此物!此乃家主之幸,亦是凌家之幸!“

    “老夫等待了这么多年…..原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没想到…..“

    一道人影,正站在那彩色的光彩之中,整个身体都隐藏在浅淡的影子之中,唯能够看到一双沧桑的眼眸,在那一刻,陡然升起了一股光亮,异常耀眼。

    柔和的光线从头顶的七色玉石之上洒下,映在白色的地面之上,显得光怪陆离,却又罕见的呈现着神圣的威严。

    “恭喜家主!贺喜家主!“

    短暂的沉寂之后,不知何处忽然传来了沉闷的跪地声。

    苍老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也仿佛有些感慨万千。

    “那东西….又出现了…..”

    脚步声很是清晰,像是踩在人的心脏之上,一下下的沉重,让人忍不住屏息以待。

    哒。哒。哒。

    那双手闻言一顿,离开了那碎裂的玉石。

    片刻之后,一道恭谨的声音传来。

    “家主,您可是有了什么发现?“

    不过是一双手,一道声音,便是已经有了这般的威压,让人心生臣服。

    而当那道声音沉沉缓缓的响起的时候,周围在一瞬间,变得死寂。仿佛万物都在聆听。

    而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仿佛,这是一双可以翻云覆雨的手。

    他的手苍老如同干枯的树枝,但是轻轻动作间,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难以抵抗的威压。

    “竟然….又有了波动?“

    一双苍老的手,从那一片晶莹的碎裂的玉石之上缓缓拂过,带着震惊和讶异的声音缓缓响起——

    轻轻的一道碎裂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砰。

    …….

    此时,他们才意识到——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爆发!

    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下方,看着那仍然在喷涌的白色晶石乱流,心头越发的惊颤。

    随后,几十个使者分别朝着四周飞去!在半空之上,很快就被来自七郡的使者完全控制,形成一个圆形,遥遥而立。

    仿佛雷声的厉吼立刻让众人心头一惊,从震撼之中回神,连连点头:“是!“

    凌云当机立断,立刻下令:“去!所有人立刻封锁周围五十里!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里面出来的人,也绝对不允许逃脱!若是放过了任何一个人,统统自裁谢罪!”

    这已经足够让主家的人前来了!如果里面还有…只怕是连家族之中的长老们都会惊动!

    凌云几乎可以确定,这里面,肯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大量的紫晶石!

    像是火山喷发一般,那些碎裂的白色晶石被冲出来之后,高高的飞上天空,而后倾然落下,此时周围已经堆积了一片白色,看着竟然像是下了雪一般。

    一眼看去,还可以看到无数道横亘在红色土地之上的裂缝,中间那一道最深的沟壑,此时已经被白色晶石填满!正在不断的飞出!

    这场景….那白色的应该是碎裂的白色晶石被巨大的能量冲击出来导致的吧?

    便是见识过不少大场面的凌云,此时也是忍不住咂了咂舌,满脸惊叹的看着。

    众人停歇住,看着这场景,都是震撼无言。

    那一股寒气,也是扑面而来!

    很快,眼前出现了一片白色的瀑布一般的清澈激流!一眼看去,还以为是从天而降的银色幕帘!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东西,不能让任何人抢到!

    到时候,他便是可以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了!

    无论如何,这一次若是真的找到,那也算是大功一件!

    凌云想到那个可能,眼睛都亮了许多,速度也再次加快!

    甚至….

    不过他没说的是,这动静比那时候还要大的多,所以他甚至不敢确定,到底是有多少紫晶石出现了!

    所以当再次看到这场景,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发现了紫晶石!

    当时的争夺场面,他至今难以忘怀。

    这肯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出现了!他很多年前曾经见识过一次类似的场景,那一次,是发现了一大片的紫晶石!

    凌云越是靠近,越是激动,感觉到那一波波不断冲击到来的能量,以及那隔着那么远,依然可以清楚的感应到的寒冷的属于晶石的气息,他的心脏也是忍不住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个地方是新找到的,所以才会任由这么多的人前来自由挖掘,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大的动静!

    虽然面上都是一派严肃之色,但是众人心里,却也是各有想法。

    看到他的身影迅速消失,众人面面相觑,也是不敢耽搁,立刻一个个的跟了下去。

    凌云一声令下,便率先甩出一个玉符,等结界打开,立刻冲了下去!

    ”走吧!“

    众人只觉身上一寒,立刻齐声道:“凌大人放心!我们肯定保密!等待安排!“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有异宝出世,这些人虽然都附属于凌家,但是也保不齐会被贪婪冲昏了头脑,到时候还要增添不少麻烦。

    这里的动静非同小可,必须立刻让家主知道,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里的几十个人,除了四个他从凌家带来的人,其他都是来自七郡的使者。

    “还有!”凌云忽然回身,眼神凌厉的从那些人身上扫过,“今日的事情,我不希望其他任何人知道,包括…七郡的郡主,懂吗?”

    ”是!“

    ”其他人,跟我下去,控制场面!“

    ”是!“

    “来人啊!即刻回去禀告——说红崖有异动!请求家主立刻派人前来!“

    这一次,结界颤抖的更加厉害!几乎破碎开来!

    嗡!

    但是那难以描述的能量冲击,却是再清楚不过!

    他眉头死死的皱起来,连忙上前两步,仔细观察着,但是这下面其实是一团红色,根本看不清晰。

    那男人一身白袍,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也是凌家派来的人,凌云。

    听到这动静,不少使者都是下意识的看向中间位置的一个男人。

    在旷野边上,是一大片陡峭嶙峋的山崖,而此时,所有的使者,都在这里聚集着。

    可是现在…..

    这里的结界,牢固的难以想象,就连他们,如果不凭借那玉符的力量,联手也是难以破开。

    在上面看守的众人见此,纷纷面色微变。

    “嗯?”

    结界之上,忽然产生了巨大的涟漪!几经晃动,似乎便要破裂一般!

    嗡!

    而这样的巨大动静,自然也是惊动了原本在结界之外的使者们。

    几乎所有感觉到动静的人,都在疯狂的朝着这边赶来!

    无数人纷纷朝着这边快速赶来!天空之上的身影,也飞快的增多!

    巨大的动静,像是惊雷一般,炸响在整个原本寂静的平野之上!

    ”哈哈!想不到老子运气这么好!这里面的宝贝,老子是一定要抢到的!“

    ”看这动静,肯定不仅仅是黄晶石!快!“

    “冲!“

    不用再想,这下面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出现了!

    不少原本正在猜测和犹豫的人,见到这场景,纷纷惊呆。而后便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将气势完全爆发出来!

    一道无法言喻的疯狂的寒流,像是从地底忽然喷薄而出一般!离得近的人,身上甚至迅速结出了一层冰霜!

    一时间,竟仿佛瀑布倒流!映亮半边天空!

    不少人心中纷纷猜测,而后便是看到无数碎裂的白色晶石,猛然喷涌而出!

    “就算是下面正在剧烈的争斗,只怕也不会产生这样的场景吧…..难道,这下面,有什么东西出世了?”

    ”这裂缝…这下面应当是有晶石被发现了!但是…这裂缝怎么还在不断的扩大?“

    “这是怎么回事?“

    广阔无垠的红色矿地之上,很快出现了数道身影。

    巨大的动静,惊动了所有人!

    横亘在地面上的那一道深深的沟壑,陡然间出现了无数的分支,而后朝着四周不断的蔓延开去!

    而实际上,在这一刻,他们所在的巨大峡谷,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凤长悦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个感觉——这一次,只怕会比想象中,更加沸腾!

    凤长悦心中一动,抬头看去,却是见到近一些的晶石,已经完全消失,四周已经完全空出来了一大片空地,而在更远的距离,那些晶石则是全部因为这剧烈的颤动,纷纷产生了无数裂缝!

    而后,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一样,噼里啪啦的声音连续不断的响起!

    一声爆裂声,忽然响起!

    咔嚓!

    周围的空间,也骤然剧烈的颤动起来!

    所到之处,通通夷为平地!

    一道紫色的光芒,陡然从中间横扫而去!

    那强横的力量像是潮水一般猛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周围无数的晶石霎时间全部破碎,甚至完全化为齑粉!

    然而这一击的力量,还是超乎凤长悦的想象!

    同时她也朝着身后不断后退,身前布下结界,将那些狂暴的能量通通阻拦在外!

    容枫的声音十分严肃,让凤长悦也忍不住点了点头,未曾低头,将那东西握在掌心,而后快速的放到了金色手镯之中。

    “若是遇到危险,一定要用!“

    凤长悦手心一凉,却是容枫忽然将什么东西放在了她手心。

    容枫低声嘱托,声音有些沉重而压抑。

    “你小心!“

    容枫被她带动,即刻反应过来,现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晶石上面,而且什么都看不清,正是出去的好时机!

    凤长悦立刻拉了容枫一把:“就现在!“

    来了!

    凤长悦只觉得眼前忽然一阵刺目的光芒,而后一股强大的能量,忽然以紫晶石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巨大的耀眼的光亮,忽然闪现!

    轰!

    凤长悦微不可查的点头,同时看向中间那一瞬间承受了巨大能量的晶石!

    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凤墨添麻烦。

    容枫难掩心头震惊,他以为….但是随即,他就认真的点头:“我知道了。”

    “你这是打算…”

    “这里的战斗很快会变得更加激烈,你等一会儿就出去,不用管我。”

    凤长悦低声嘱咐,容枫一惊,回头看她。

    “等会儿找准机会,你率先出去!“

    能让连紫晶石都看不上的彩蛋产生这样强烈的感应,那里面的东西,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眼下,这紫晶石里面的东西,她是志在必得了!

    凤长悦眸色微沉,周身灵力飞速运转!

    数道磅礴的力量,竟是齐齐朝着那紫晶石而去!

    一道巨大的爆炸声,将凤长悦的思绪收回!她猛然抬头看去,便看到场中的那一块紫晶石竟是忽然落在了最中间的位置!

    轰!

    娃娃狠狠点头:“嗯!爹爹一定也很想念娘亲呢!“

    “这一次,谁也不能阻拦!“

    凤长悦嘴角却是忽然勾起一抹笑,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娃娃这才觉察到凤长悦的安静,嘴巴里还叼着半块晶石,怔怔的看着她:“娘亲…..“

    可是此时,她才发现,那个人的身影早已经印在心底,像是烙印一般,无法抹去,又怎么可能因为她不去想就不会念?

    想要….抱抱他。

    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见到他,才能走到他身边,才能看看上次他的伤到底痊愈了没有,想要知道他这么长久的时日,到底是如何过来的….

    她怕自己一旦去触碰,就会难以抑制的想念。

    以为不去想,不去念,就可以忽略心底疯狂的几乎溢出来的思念。

    她的心口忽然生扯一般的疼痛,耳边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声,都变得清晰可闻。

    然而当娃娃提起,那些记忆便像是忽然打开了闸门的洪水,倾泻而下,将她整个人都淹没。

    她以为自己忙起来,就不会太想念那个人。

    自从来到这里,她一直让自己在不停的奔波,每天都面临着许多的问题和事情。

    听到娃娃的话,便像是一柄利剑,猛然刺破了她原本的屏障,将她的心完全暴露了出来。

    凤长悦嘴角原本的一丝弧度忽然一僵。

    娃娃大口的咬着,满脸愤愤:“哼!等见到爹爹,娃娃一定要告状!让爹爹主持公道!“

    小彩伸出双翅,遮住自己的眼睛,转身不忍看这个画面。

    那彩蛋又挪了挪。

    “到时候,你看娘亲喜欢你还是喜欢我!哼!“

    娃娃气呼呼的说完,便再次一屁股坐了下来,捧起手边的一块晶石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喂!我跟你说!你不要得意!哼,现在你嫌弃,等你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告诉你,娘亲是娃娃的,谁也抢不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你真是太过分了!“娃娃顿时气得脸色通红,它虽然不是真正的人,但是却有着自己的意识,方才它那么开心的啃着黄晶石,而这彩蛋现在却这么一副嫌弃的模样,这这这,这不是在看不起它吗!?

    “…..“

    那彩蛋闻言,竟是一转,朝着一边挪了挪,十分嫌弃的模样

    小彩眸光流转,倒是看不出什么,娃娃就比较随意了,当即站起来,伸出小手一指,奶声奶气的说道:“喂!你干嘛这样!你难道觉得这东西不好吃吗?!可是娃娃觉得很好吃!你为什么不喜欢!?“

    旁边的娃娃和小彩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纷纷看向那彩蛋。

    凤长悦顿觉无语。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看的上!?

    那意思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次的敲击更加剧烈了一点,凤长悦甚至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一股羞恼。

    咚咚!

    “紫晶石你要么?“

    这家伙,该不会…连紫晶石都看不上吧?

    凤长悦想到方才对紫晶石的反应,忍不住眼皮一跳。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小彩暂且不说,就连娃娃都这么喜欢黄晶石,而且旁边沉睡的小白也一直在无声的吸收着黄晶石的精纯的力量,怎么这彩蛋就这么嫌弃?

    它居然在嫌弃黄晶石!?

    这是….在嫌弃?

    凤长悦默。

    咚咚!

    然而随后,凤长悦忽然听到,那彩蛋里面,传出了略微急躁的敲打声。

    彩蛋完全没有一丝反应。

    寂静。

    凤长悦眉心跳了跳,用神识将一块黄晶石扔到了彩蛋的前面:“你要么?“

    它似乎是….懒得?

    但是这彩蛋…..却对这黄晶石,没有什么特别的作为。

    她看向一旁的黄晶石,这么一会儿工夫,娃娃和小彩都啃了不少,可见它们俩都是十分喜欢的。

    而且现在看来,那彩蛋对于晶石,尤其是珍贵的晶石,竟然似乎十分敏感一般….

    她心底的那份吸引力和渴望,其实就是来自于这彩蛋!

    而那个时候,正是她将紫晶石踢出去的时候!

    方才她分明感觉到,彩蛋在没有被她触碰,而只是安静的呆在那里的时候,也晃动了起来!

    她的眸光看向一旁的彩蛋。

    那看起来晶莹神秘的紫晶石,包裹着更加不可思议的东西!

    这种感觉很奇怪,而在她终于飞出一脚,触碰到那一块紫晶石的时候,觉察到心底的陡然一颤,才豁然确定,那份吸引力,的确是来自于那紫晶石里面!

    似乎….并不是冲着那一整块紫晶石一般…

    在那紫晶石朝着她飞来的时候,她分明感觉到,心底的那一份渴望变得更加强烈,但是越是靠近,她心里的那份感觉就越是明晰。

    是的,那紫晶石里面——有着更为神秘而强大的存在!

    凤长悦在心中,更加确定了方才的猜想。

    而一旁的一直默不作声的小彩也是停下了动作,一双彩色的琉璃一般的眼眸里,流光溢彩,意思再明显不过。

    娃娃点点头,水汪汪的眼睛里,露出十分的渴慕和讨好:”娘亲!娃娃想吃….“

    “你也觉察到里面的东西了?“

    凤长悦心神一动,果然娃娃也有感应!

    娃娃不知何时,终于停下了啃晶石的动作,歪着脑袋,一双肉呼呼的小胳膊还抱着面前啃了一半的晶石。

    “娘亲,那里面,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诶!“

    实际上,谁也不知此时她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一旁的凤长悦,则仿佛十分不在意的双手抱臂,如同看一场表演一般随意。

    他的眸色逐渐坚定起来,嘴角也紧紧的抿了起来,虽然身上依然有伤,却似乎已经被他忽略。

    而这一切,却都不及这场激战给他的震撼多。

    他在身前布下结界,而且必须全力维持,才能够抵挡一二外面的能量波及。

    就像凤墨所说,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强者!

    而眼下,看着那么多强悍如斯的人,他才惊觉,自己以前真是鼠目寸光!

    但是那时候,他的眼界终究是太窄了,以为突破灵宗,就是可以证明自己了。

    他以前在龙山城,一直被人批评中庸甚至废柴,但是谁没有梦想自己可以成为绝世强者?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他看着场中的激烈场景,这样程度的打斗,他是没有什么资格参与的,但是仅仅是看着,也觉得一阵热血沸腾!

    其实不少人都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的,毕竟即便是赌博,这彩头也着实值得拼上一拼。

    在场的那么多人,不还是都扑上去了?

    这句话,其实说着简单,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容枫一颤。

    语气极为平淡,瞳孔里面一片漆黑,平静至极。

    凤长悦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想要得到什么东西,也得有命去享才行。”

    他看的清楚,就连凌朗,方才都是有那么一丝想要上前的欲望的啊。

    是啊,真的不心动吗?

    便是他心里知道这人心性极坚韧,也极洒脱随意,此时也忍不住开口询问:“凤墨…那紫晶石,你当真不心动吗?”

    容枫在一旁,感觉到身体似乎好了一些,看向一旁的凤长悦,见她安静的容色,仿佛置身事外,那紫晶石好像对她一点诱惑都没有。

    凤长悦静静的看着,似乎不为所动。

    场面一时间陷入极度的混乱,自从凤长悦将紫晶石踢了回去,众人一哄而上,就始终没有人能够完全将东西掌控住,场上耀眼的灵力四射,众人纷纷施展自己的绝招,爆炸声响个不停,简直混乱至极!

    那么一大块,若是能够完全吸收,只怕就算是灵宗,也可以晋升好几个星级了!

    黄晶石都可以让那么多人拼命的抢夺,更何况,现在是那么罕见的紫晶石?

    这样一个偌大的矿地之上,能待的时间,也只有那么几天,他们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但是现在,那么一大块的紫晶石,就在自己眼前,如何不去争取!?

    实在是——太珍贵了!

    纵然那中间的人的实力,都十分不凡,也依然无法阻挡周围人的冲动。

    而周围看着的人,则都是双眼紧紧的盯着中间的战局,不断的有人加入,尝试也去抢夺一二。

    此时见凤长悦都能够干脆利索的退后,想了想,也就没有立刻扑上去。

    若是之前的他,自然也毫不犹豫的上去,但是自从知道了那些事情,他的兴趣就降低了许多。

    而现在,他们都在施展全力去抢夺那紫晶石。

    此时,大约有十几个人在最中间的位置抢夺,基本上都是各个家族最强悍的存在,粗略一看,他大约也能认出几个大家族的人,而且身份地位都是不低。

    想了一想,他也站在原地未动,只是看向了那场中的占据。

    说实话,虽然是个人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当着众人的面将那紫晶石揽入自己怀中,是十分愚蠢的行为,但是当那紫晶石朝着自己飞来的时候,可真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出这样的决定。

    紫色晶石,便是他也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这小子却能这样干脆利落的在这一刻做出舍弃的决定,一脚踢飞。这心性…绝非普通人可有啊….

    倒是尚未急着去抢的凌朗,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再次刷新了对她的认知。

    她的动作极轻,加上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晶石之上,自然是没有什么人在意。

    凤长悦却是不进反退,朝着后面走了几步,远离了中间争斗的圈子。

    而后,众人便立刻纷纷改变方向,朝着那紫色晶石而去!

    原本想要冲着她来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傻眼!

    这一脚她并没有用全力,所以那一团紫色在她脚尖打了个转,便是再度飞回!

    凤长悦飞身一脚,竟是直接将那足足有人半身大小的紫色晶石,猛然踢开!

    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