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43 她来,我万里相迎
    哈哈,今天是战西野君一岁啦!文文也正好二百万啦!这一路真的太漫长,有你们陪伴,也真的是太好了群么么!

    ------题外话------

    “这一次,本君势必万里相迎!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她已经来了。”

    那人冰冷的声音,在远处飘渺响起。

    “君上!您这是要做什么?!”

    片刻之后,他的身影,便是已经消失在大殿之上、

    而后,他骤然起身,黑色长袍划出一抹风扬起的痕迹。

    轩辕夜沉默片刻。闭了闭眼睛,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左手那个浅淡的戒指痕迹。

    “凤小姐她…。消失了!那些人不知怎的,竟是对奥斯帝国发动围攻,凤小姐在那一场惊天大战之中…。失去了踪迹…。您又尚且在恢复之中,属下不敢打扰,便等您醒来。君上,回雪等人已经自行进了黑狱受罚,属下也自知罪该万死,您既然醒来,属下这便也去黑狱领罚!而凤小姐,属下已经派人暗中搜寻,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凤小姐找到!还请君上息怒!”

    轩辕夜眸色顿沉。

    “君上,属下该死!”

    冷清的声音像是珠玉落地,清淡而不可违逆。

    随后,他缓缓道:“最近可有什么事?”

    那一霎,竟仿佛日月轮回,皆在那一双澄澈而深不可测的凤眸之中!

    而当他终于将所有的力量都完全吸收,才缓缓睁开眼睛。

    柔和而清冷的光线从外面洒进来,他的脸容一般沉浸在黑暗,一般沐浴着光辉,看着竟是带着无言的无上尊贵,仿若神祗。

    寂静的大殿之上,轩辕夜正盘腿而坐,周身黑白两色的灵力,正在相互缠绕,最后都逐渐被他吸收,清隽的眉宇之中,却似乎不为这原本相悖的灵力如何融合而苦恼,反而是越发的清冷,宛如微风小雪。

    ……

    顿时一片火光!

    他眉头一皱,灵力倾泻而出!

    像是有一道冰冷的锁链,从心底穿插而过,而后将心脏完全锁住!

    而尚尹,也在这一刻,心里忽然划过了一丝诡异的冷冽。

    看到她那一双黑曜石一般的黑沉眸子,此时竟是没有一丝光亮,带着全然的森冷杀意,原本嘴角带着几分阴狠笑容的云澜,笑容顿时僵住。

    而她一身红衣烈焰,鲜明浓郁!

    她猛然抬头,衣袂翩跹,一头黑发在风中飘扬,几乎像是黑色的蝴蝶,振翅欲飞!

    而她甚至难以在这样的泥沼一般的威压之中行动!

    凤长悦只感觉那一股沉重的压力陡然降临!几乎将她的肺腑挤压碎裂!

    双手成爪!朝着凤长悦猛扑而来!

    而后,他双眼紧紧盯着凤长悦,突然变得猩红!

    他手一扬,一道结界顿时凝聚!竟是瞬间将这片空间完全封锁了起来!

    在这里偷偷杀两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在云大人那里,留下点好印象,未来也好过一些不是吗?

    尚尹点点头。

    云澜话没有说完,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是要将容枫也一起杀了。

    “拜托您了!还有那容枫…。”

    云澜清楚,若是尚尹知道,眼前的凤墨便是那些人嘴里,跟随凌朗并且十分受凌朗看重的红衣少年,那么他肯定是不会动手的。所以——速战速决!

    真是天助我也!

    而且,凌朗居然还没有跟他们俩在一块!

    结果,竟然真的碰上了!

    所以,他干脆隐瞒了一些东西,模糊焦点,和尚尹在这里面不断的寻找。

    他心中惊怒,凌朗他是惹不起,但是若是他不说,谁知道那红衣少年就是凤墨?谁知道那是他下的手?

    而从这些人的描述之中,他才知道凤墨竟是跟着那凌朗进去了。

    他们两个人也是觉察到这边有动静才来到了这边,虽然来的比较晚,但是人依然很多。

    结果,偏巧竟是在这里遇到。

    他便拜托这个人,若是遇到一身红衣的凤墨就下杀手。

    他先前遇到云澜也是偶然,随后便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云澜,云澜自然是无比高兴,但是因为使者大多在外面等候,所以暂时是见不到人了。

    这个尚尹,正是其中一人。

    但是后来,他却是遇到了这个尚尹,才知道原来他们云家五年前被选中的那个人,这一次也是作为使者出来选拔人了,而那些人,实力都十分不错,他便是私下交代了很多人若是遇到云家的人,能帮就帮忙。

    实际上,云澜从一进来就一直想要对凤墨下手,奈何那小子实在是太过敏锐,他也就不敢跟随的太近,最后竟是完全丢了。

    云澜连连点头:“大人说的是!这小子和我们云家结仇,肯定会暗中对我们下手,若是将来任由他成长起来,那可会是个不小的麻烦啊!所以烦请大人,解决了这小子!您是云大人派来的人,我自然相信您!”

    “你放心。再怎么厉害,那也不过是个三星灵宗罢了。在这里,便是死一百个三星灵宗,也是没有人理会的!”

    今天他是必须要帮助云家的,那么这个人…。就势必要除去了!

    看样子年纪十六七,竟是能够将云擎逼到平局…。这小子,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这么一想,态度也严肃了一些,看向凤长悦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审视。

    到时候,哪里还有他说话的份?

    他现在趁机帮他们,就是让他们欠下人情,倒也算是不亏,毕竟将来,说不定他还要看那云擎的脸色行事呢!

    那个云擎才十九岁,就已经突破四星灵宗,还有云大人这样保驾护航,将来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

    那人忍不住感慨了两句,眼中终于浮现了几分认真。

    “果然是云大人交代要照顾的人呢,这般天赋,倒也的确是惊人啊。”

    云澜脸上闪过一丝得意:“是的,几个月前就已经突破四星。”

    此话一出,那人明显态度转变了一点:“云擎?竟是突破四星灵宗了?”

    “哦?”

    云澜连忙道:“大人,您有所不知,这凤墨虽然只是三星灵宗,但是身上诡异的很,实力也比看上去的要强上一些。擎儿已经突破了四星灵宗,那天却是被他生生的拖成了平局!”

    那人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眼,冷哼:“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凤墨?不过才是三星灵宗罢了,实力又能强到哪里去?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杀了他?”

    凤长悦便是对自己再有自信,在不泄露身份,不适用神火的情况下,也是绝无可能胜过这个人的!

    这人分明已经是四星灵宗的顶峰!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身上的威压…。竟是比云擎还要高上一层!

    随后,一个中年男人缓缓走来,面容普通,只是偶尔思虑的时候,眼里闪过精明的光泽,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凤长悦眉间微微皱起,云擎不在,但是能让云澜这般态度的…。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而在他出现之后,却是没有急着第一时间再次出手,反而是看向他身旁,微微弯腰,十分恭谨的道:“尚尹大人,这个人,便是我跟您提过的——凤墨。而他旁边的那人,便是容枫。”

    正是云澜!

    随着这阴鹜的声音,一道人影,忽然从某处晶石后面出现。

    “哈哈,看来几天不见,你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啊。”

    她清朗有力的低喝,立刻回荡起来,显得飘渺而虚幻。

    “滚出来!”

    凤长悦手中灵力顿现,而后在身前狠狠划出!

    而一旁的容枫,也多亏凤长悦的那一拉,险险躲过了那一击。最关键的是,对方的目标,显然是凤长悦,所以全力袭击凤长悦的时候,容枫面临的危险,自然也就小了许多。

    凤长悦眸光一紧,而后立刻布下结界!看向对面!

    一缕黑发,顿时无声坠落!

    那凌厉的气息,顿时从凤长悦的脸颊边闪过!

    一连串的击打声音,也紧随而来!

    咄咄咄!

    凤长悦豁然回头,身形立刻向着一旁闪去!

    利器狠狠刺入晶石的声音,霎时间响在耳边!几乎让耳膜颤动不已!

    咔!

    她忽然觉得身上传来一阵凉意,几乎是立刻出于本能的弯下了腰!同时将容枫狠狠一拉!

    而且,听声音,绝对不止他们两人!

    凤长悦自然不知容枫此时在想什么,她不想和云擎碰上,纯粹是因为不想和他打。

    所以,若是云擎在这,他是不会让凤墨再冒险上去的。

    他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听着其他人回来后激动而感动的描述,也能想象到当天的情形。

    先前凤墨和云擎一战,他也已经听下人说过,虽然两人是平局,但是他知道,那是凤墨拼命的结果。否则,一个三星和一个四星灵宗,怎么可能平局?

    他虽然对云澜恨之入骨,但是云擎的确不容小觑。

    容枫听到这个名字,在觉察到是云澜时候眼里的愤怒顿时消减了许多,换上了冷静的神色。

    凤长悦心中一动,云擎也在!

    “擎儿,这次多亏了你,让他们知道,我们云家不是好惹的!在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难走了,竟是让他们逃走了!否则,说什么也要让他们付出点代价!”

    凤长悦眸光一沉,和容枫对视片刻——云澜!

    “哼,那司徒家想抢,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敢跟我们云家作对,当真以为在这个地方,我们拿他们没办法了吗?”

    很快,凤长悦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容枫也大气都不敢喘,在一旁紧张的盯着她,周身的气息也连忙收敛起来。

    凤长悦立刻停了下来,仔细倾听。

    安静的隧道之中,忽然又想起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那东西最后肯定会被人找出来,她到时候再抢也是一样。

    于是,她时不时的朝着错误的方向走去,始终徘徊在一个大致的距离。

    但是她却不能这样做。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甚至可以确定,自己若是跟着感觉走,肯定可以第一时间找到那黄晶石最多的地方。

    这还是随便裂开的一道裂缝,下面便是这样的光景,不知这片广袤的土地之下,又到底埋藏着多少晶石。

    这些白色晶石虽然不是十分珍贵,但是这样多的量,也的确出乎意料。

    凤长悦越是往里走,就越是震惊。

    想到这里,容枫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但是很快又抿起了薄薄的嘴唇,一言不发的跟在凤长悦身后。

    他还是很相信他的啊。

    否则,凤墨也可以选择自己走,但是他没有。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凤墨将他当做自己人了是吧?

    但是心里,却莫名的觉得有点欢欣。

    容枫心中一震,当即不再开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凤长悦脚步不停,细微的脚步声在安静的隧道里面,显得格外清晰。

    他以为凤墨会想跟着凌朗一起走,这样不仅省力,也更加安全一些。

    这样的人,不像是传闻中…。

    他虽然听闻过凌朗的一些传闻,但是今天看来,却大多是不实的,起码人似乎是可以信得过的,毕竟那么多的黄晶石,他说给,便真的干脆的给了。

    直到俩人走了许久,确认周围没有什么人了,容枫才终于开口询问。

    “我们为什么要单独走?”

    凤长悦自然带着容枫走向了另一个道路。

    这个回答其实在凌朗的预料之中,当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凤长悦思忖片刻,似乎不甚在意:“那我们就分开走吧。”

    凌朗忽然回头看向她:“你是要跟着我走,还是自己走?这里面谁也不知道晶石到底哪里最多,若是我们一起,找到了便平分,若是单独找到的,就各自归为自己所有,如何?”

    她此时已经可以确定,这彩蛋肯定和晶石之类的东西有什么关系了。

    虽然它的动静也就是微微晃了晃,但是还是立刻引起了凤长悦的注意。

    这一次,凤长悦清晰的感觉到彩蛋的动静更大了点。

    走了没多久,面前再度出现许多岔路口。

    而后,凌朗便是率先走入了一个方向。

    不少人的脸色顿时青红交加,却是没有人出言反驳。

    “再往前走,你们最好自己选择方向。万一‘不小心’和我选了一样的,出现什么意外,我可是不会担保。”

    凌朗走到一个大的分叉口,终于停了下来,转身冷笑一声。

    而身后的那些人,也依然紧紧跟随。

    因为那些白色的晶石相当于堆积成了一个迷宫,在这其中,越来越多的分叉,导致越来越多的不同的道路。

    而越是朝着里面走去,面前的路就越是宽广,而路途也越来越多。

    那彩蛋,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隐隐觉得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所以也就万分小心。

    她压下那种感觉,而后不露声色的跟着凌朗身后行走,但是心里却是已经全面警戒起来。

    现在看来,就是那一股强烈的吸引了。

    而且在那一瞬,她清晰的感觉到,彩蛋动了动,似乎十分热切的在表达着什么。

    彩蛋被她放在黄金手镯之中,其实也是和她神思相通的,她很快就觉察到,那股感召的力量,分明就是那彩蛋散发出来的。

    后来,她才惊觉,居然是那彩蛋的问题!

    但是那种感觉,却越发的强烈。

    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什么是和神火有关的。

    因为体内的天堂火,并没有流露出想要吞噬的渴望。

    但是她随后就发觉,并不是神火的问题。

    她在那一瞬间曾经怀疑过是不是这里有神火的踪迹,因为她的身体通常出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都是和神火有关。而且越是靠近,她身体里面的召唤就越是强烈。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似乎跃动的快了一些。

    在她下来的时候,这种感觉还不是十分明显,但是当她靠近,并且双脚落下的时候,那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强烈的吸引着她的感觉,就越发的明显。

    其实方才,她的迟钝,是因为当时她的身体里面,仿佛有了什么感应一般。

    她的手紧握成拳,周身全面警备起来,所有的精力都集中了起来。

    沿着嶙峋的白色晶石一路向前,凤长悦心底的那种感觉越发的强烈。

    但是那些人若真是动了抢他的东西的心思…。只怕凌朗可是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凌朗怎会不知那些人心思?现在没有动静,不过是懒得理会罢了。

    凤长悦冷笑。

    凤长悦也很快觉察到身后的动静,不用回头就知道,那些人还是跟着下来了,并且很显然,是想要跟随在他们身后寻找黄色晶石的。

    但是凌朗的步伐没有半点迟缓,显然没有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

    在那些深深浅浅的沟壑里面,也偶尔有一星半点的黄色光芒闪烁,很显然,那也是黄晶石了。

    凤长悦这才发现,原来那些白晶石的下面,竟然依然是一片沟壑。

    凌朗将这份奇怪压在了心底,随即带着人朝着更深处而去。

    看样子,竟是再也看不出一丝端倪。

    凤长悦眸光微闪,随即跟了上来:“走吧。”

    这里的白晶石虽然多,但是这一片的累积起来,也是没有方才凤墨拿走的那些黄晶石的三分之一珍贵啊!

    那样的凤墨,又怎么可能面对这白晶石震惊?

    况且,方才这凤墨虽然拿走了一半的黄晶石,但是眼底却并没有贪婪之色,眉宇中正清朗,看不出一丝的贪念,可见他心中,是真的没有将那黄晶石放在心上的。

    这样一个来历神秘的少年,年纪轻轻,便已经实力不凡。而且最关键的是,有着那样一双毒辣的眼睛,能够一眼看透这里的秘密,怎么可能会是无名之辈?

    他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感觉。要说凤墨是因为眼前这场景镇住了,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凌朗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听到他的话,凤墨豁然抬头,不知为何,他竟是觉得在那一瞬,凤墨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走了两步,觉察到凤长悦没动,回头看来:“怎么不走?”

    凌朗显然已经见惯了这些场景,落在某块比较大的晶石上面,抬脚就朝着更深处走去。

    难怪,之前凌朗说着下面的能量冲撞,导致地面裂开,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样多的白色晶石……不知蕴含多少能量!

    她倒是没想到,在这下面,居然别有洞天。

    即便是凤长悦,见到这般场景,也是忍不住愣住。

    近处听来,更觉浩荡!

    浓郁的灵力在这其中飘荡,在无数的晶石之上曲折回返,能量相撞发出的声音!

    而那水流一般的声音,是…。

    一眼看去,一片莹白!

    一眼看去,竟像是白色晶石铸就的世界一般!

    那些晶石形状不一,大小不同,相互积累在一起,竟是堆积成了一个极为壮观的场景!

    呈现在她眼前的,忽然是一片宽广狭长的峡谷一般的存在,而在眼前,那一片莹白清透的白色,竟然不是想象中的水流,而是一块块的白色晶石!

    是的!

    白色晶石!

    因为在这裂缝下面,发出一阵阵水流的声音的,并不是真正的河流,而是——

    她瞳孔骤然缩小,看着眼前的情形,竟也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凤长悦仔细看去,果然看到一条……

    过了一段时间,耳边那滔滔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仿佛正有一条河流,在下面流淌。

    这份心思,这般眼力,可不是一般人可有啊…。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少年面前,他似乎总是处于被动的位置,而且对方的一言一行,总是让人忽略他只是个少年的事实,若是不看那张极为俊美的容颜,只怕都会认为这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

    凌朗顿时不说话了。

    “具体问题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测而已。等下去看了,才能了解。”

    他豁然看向凤长悦:“你的意思是…。难道这温度…。”

    他问出最后一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凤墨不会因为这简单的温度变化问他问题,他若是开口,那么是不是证明…。这温度的变化,也是有问题的?

    见问不出什么,凌朗也不再追问,解释道:“所有的地方都是这样的,一旦从上面下来,温度就会变低。不过对于灵宗强者而言,这应该算不上什么吧?”

    凌朗在脑海里仔细的搜寻着这个名字,以及和这个名字有可能相关的一切消息,不过没什么结果,只好做罢。

    容枫点点头。

    凌朗却是并没有生气,只是想了想,看向了容枫:“你是…。容枫?”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周围的那些随从,闻言都是有些不悦的看了凤长悦一眼,眼神警告。

    “你只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以及,我可以帮你,就足够了。”

    凤长悦怎么不知道此时凌朗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她的确没有告知的打算。

    虽然知道问了对方也不会说,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你来自哪里?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历!

    可是他居然就已经知道了这里的秘密!

    凌朗顿时觉得郁闷,第一次来?这说明这家伙是新来的?

    凤长悦面不改色的点点头。

    凌朗看了她一眼,眼神有点怪异:“你是第一次来?”

    凤长悦貌似不在意的问了一句。

    “这里的温度,怎么一直在下降?”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这温度的变化,似乎不太对劲。

    她眉心微蹙。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却依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凤长悦很快发现,周围的温度在逐渐下降。

    很快,外面再度陷入安静,只剩下那巨大的裂缝,横亘在红色的矿地之上,仿佛巨兽长大的嘴巴,等待着将一切都吞噬。

    而外面,却依然源源不断的有人冲过来。

    很快,众人的身影都隐匿在了里面。

    像是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一个人下去之后,剩下的人便纷纷争先恐后的飞下去。

    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晶石,此时好不容易碰见,当然没有放弃的道理!

    不少人咬了咬牙,当即也冲了下去。

    “走!下去看看!看这裂缝,下面的晶石肯定不少,难道那凌朗,还能将东西都拿走吗?!”

    但是…。要就这样放弃,也是不甘心啊…。

    凌朗的实力,他们都是有听过传闻的,甚至有一些人是见识过的,硬拼的话,几乎没有人可以赢了他。

    外面的人见此则是面面相觑。

    凤长悦和容枫等人,也纷纷俯冲而下!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那一片红色之中。

    凌朗说完,身影一闪,便是瞬间朝着下面飞去!

    “走吧!”

    再说,那黄晶石,倒也的确是好东西。

    反正已经做了交易,也不差这一趟。

    看他的样子,明显是有解决的办法的。

    其实这一问他也知道答案,虽然凤墨知道这灵力的秘密,但是却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

    凌朗不出所料的点点头。

    时间只有三天,当然要抓紧,能拿一点是一点。

    凤长悦默默的想起了疯狂开啃的两只。

    “下去啊,有东西为什么不拿?”

    传说中高高在上的凌家的人,竟然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而且周围的这些人,见了他竟然也没有上前讨好的意思,反而都是心有忌讳的样子。

    凌朗的处境,看起来真是诡异。

    那些眼光如芒在背,不过凤长悦并不在意。

    不少原本忽视了凤长悦的人,立刻将视线凝注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他居然在向别人询问意见?这是见鬼了吗?

    那是凌朗吧!?那是凌家的那个凌朗吧?!他刚才在干什么?

    无数人都震惊无言的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话一出,众人死一般的寂静。

    “要下去吗?”

    凌朗却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对那些人完全忽视,等下面的声音逐渐平息的时候,他忽然转头看向了凤长悦。

    很显然,大多数人都在忌讳着凌朗。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所有人都热切的看着那裂缝,听着那隐隐的声音,都恨不得立刻冲下去,但是却不知为何,竟然都没有动静。

    她一眼看去,来的人果然越来越多了,短短时间,竟是已经快有四百人。

    看来凌朗身上的事情,比她想象的闹得更大啊。

    凤长悦听得清楚,大多数人竟然都认识凌朗,而且态度都是带着几分敬畏,几分忌讳。

    “凌朗?是被凌家的那个凌朗吗?听说他手段很厉害啊,今天这…。”

    “那又怎么样,他那一共二十几个人,咱们要是联合起来,怎么可能会输?”

    “那不是凌朗吗?他怎么也在这里?唉,今天这一趟,只怕又是白来了!”

    不少人窃窃私语,目光不断的朝着这边瞟着。

    凌朗一行人在半空之中呆着不动,但是还是很快有人认了出来。

    看着这些人热切的目光,他真是觉得自己蠢得要命!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遇到凤墨,自然也不会知道…。呵。

    不过就是最后被人见缝插针,偷偷抢走了罢了。

    “这可是少的很呢。我前一场,为了抢夺那点东西,可是在一千多个人里面杀出来的。”

    凤长悦不语。

    凌朗点头,眼神意味不明:“看到那些人了吗?这里的所有人,在听到那爆炸声的时候,都会匆忙赶来,继而想尽办法抢夺。你看这里很快就一百多人了,还有人在不断的赶来,多吗?”

    凤长悦了然的点头:“你们之前,也是在这样的裂缝里面寻找的?”

    “这地方,晶石是很难寻找的,有的即使挖地三尺,也未必可以找到。但是有时候,晶石会有规律性的活动,能量碰撞,自然就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所以,哪个地方产生了裂缝,就证明那下面肯定是有着大量的晶石的。”

    凌朗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眼中却如同寒冰一片冷厉,抬手指了指下面的裂缝,饶有兴致的跟凤长悦解释——

    他唯一没想到的,可能就是这东西,比他想象的更加厉害。

    因为凌朗的实力,她根本无法探知,而他的身体情况虽然很严重,但是却依然很是顽强的支撑着,他甚至还可以用灵力压制,可见手段的确非同一般。

    实际上,她猜想凌朗在这里的时间,绝对不短。

    她没有问凌朗身为凌家的人,怎么会在这样的地方,毕竟如果他想要,应该不缺这些东西。她也不知道凌朗在这里多久。

    若是在这里呆上三天,那些人也很难觉察,因为身体里面增添的能量太多了,但是却会在以后的修炼上,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和影响。

    而这些人,包括一开始的凌朗,都那么热切的盼望着寻找着抢夺着晶石。殊不知,是在将自己往死路上送。

    那些灵力里面蕴含狂暴的能量,会让人爆体身亡,那么这些能量的来源——晶石,自然会更加危险。

    而实际上,这里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地下有着太多的晶石,长年累月的挥发着能量。

    这里的灵力浓度很高,蕴含的能量也很强大,其中,最让人心动的,自然是在地下的晶石。

    凌朗很聪明,很快猜到了一些东西。

    凤长悦不语。

    话语之中,带着嘲笑,不知是在笑那些人,还是在笑自己。

    凌朗露出一个带着几分讽刺的笑容:“当然,除了晶石,还能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们这么趋之若鹜。”

    凤长悦容色不变,眸色深沉:“这下面有晶石?”

    “你可知道,这里为什么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

    凌朗却是忽然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而后看向身旁的凤长悦。

    而在外面,还有不少人正在飞快赶来,人越来越多。

    他们神色各异,看似是来自不同势力,但是此时,眼底却都涌动着一份难以掩饰的渴慕的看着那裂缝,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吸引着他们。

    一眼看去,足足有六十多个人。

    短短时间,在这裂缝四周,已经汇聚了很多人。

    凤长悦也觉察到不对劲,看向了四周。

    凌朗微微眯起眼睛,却是率先看向了周围。

    而那一股寒冷的感觉,正是从那裂缝之中蔓延出来!

    而在那裂缝里面,正隐隐传来奔涌的河流的声音!

    那一道裂缝很长,很深,像是一个巨大的伤口,横亘在这片土地之上,无言的沉默着。

    因为在他们脚下,宽阔无垠的土地上,竟是忽然裂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实际上,当她看清眼前的一幕的时候,也忍不住心中一动。

    灵宗强者对于一般的温度变化,都是拥有极强的忍耐力,能让她一下子觉察到迅猛的,可见这温度的确是够低了。

    当冲进去的时候,凤长悦只觉得一股寒潮突然袭来!

    凤长悦犹豫片刻,周身灵力运转,将境界提到了最高,随时都可以出手。

    凌朗却是毫不犹豫,直接冲了下去。

    里面暗影重重,什么都看不清晰。

    她神色一凝,随后仔细看去,却依然只能看到那一团红色氤氲,消之不去。

    一行人的速度很快,凤长悦很快觉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传来。

    她和容枫对视一眼,也立刻跟上!

    凤长悦尚未来得及问是什么出现了,就看到凌朗等人,已经率先飞向那个方向!

    “居然这么快就又出现了。”

    她很快发觉,凌朗等人的神色都变了变。

    凤长悦抬眼看去,便看到远处隐隐一团红色,而那爆炸声,正是从那个地方传来的。

    忽然一道惊天的声响,将众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轰!

    不过,她现在确实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对这晶石都那么热衷,甚至不惜拼劲性命去抢了。

    或者在她看来,这些东西虽然不错,但是没了却也可以再抢。

    但是在凤长悦这里,却根本没有什么概念。

    黄晶石是何等珍贵的东西,即便是凌朗,也为了抢夺这黄晶石这么上心,可见其罕见珍贵程度。

    如果有人知道凤长悦居然这么随意的将黄晶石给魔兽吃了,只怕会大骂她败家。

    想到还有这几只要养活,顿时觉得,这一趟,好像还是来的比较值的。

    凤长悦心口一堵,随即撤离了神识。

    依旧是小小的一坨,气息似有若无,昏沉睡去,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她的视线最后落在不远处的一团白色的身影上。

    毕竟它们身后就是冰焰之子堆积成的雪山,里面也蕴含着极为精纯的力量。但是当看到这黄晶石的时候,这两只居然还是这么兴奋的扑上去了。

    凤长悦觉得,这场景简直犹如饥荒,蔚为壮观。

    因为它是飞上去了,而后,从最顶端开始下嘴……

    小彩比娃娃有出息多了,它没有一下子扑上去。

    凤长悦看着它头顶的那已经开始摇曳的九根翎毛,挥了挥手:“你想吃也去吃吧。”

    虽然它的身体没有动弹,但是…。

    那双彩色的眼睛里,闪耀着无法掩饰的渴望。

    一旁昂着脑袋的小彩,原本还是十分矜持高贵的模样,看到娃娃不顾形象的那么扑上去之后,还给了鄙夷的一眼,然而当听到凤长悦这话之后,却是立刻专注的看向了凤长悦。

    “小彩,你也想要?”

    一旁灼热的视线,实在让她无法忽视。

    当然,随后她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般速度,凤长悦私以为,除了小白,大概没有人可以相比了。

    娃娃一口咬下去,竟然咔嚓咔嚓的很快吃了它拳头那么大的一块晶石。

    凤长悦无语的看着眼前还没听到她说完话,就已经一下子扑了上去,抱着一块比它自己还大的晶石开始啃的娃娃,顿时觉得,自己方才的话,好像说早了…。

    “如果你喜欢,那就吃…。”

    凤长悦看了一下,那黄色晶石的量足足有半个房间那么多,娃娃吃一些,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

    她再次看向娃娃,竟是难得看到娃娃居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她,眼睛竟像是粘在了那晶石上面一般,眼睛里全然的渴慕。

    凤长悦略无语了一下,转眼看了看那淡黄色的晶石。虽然颜色的确很澄澈漂亮,但是…。这毕竟是坚硬的晶石啊!娃娃怎么会想要吃…。

    而后,觉察到凤长悦的到来,娃娃连忙挥了挥小手:“娘亲!你看!这好像真的很好吃的样子啊!娃娃可不可以尝一尝啊?”

    凤长悦分出一缕精神力探入金色手镯,果然看到娃娃正满脸兴奋的看着那黄晶石,水汪汪的眼睛亮晶晶的,几乎都挪不开眼睛了。

    凤长悦将那些淡黄色的晶石放入空间之后,没隔多久就听到娃娃小小的声音。

    “娘亲,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啊!”

    一行人就这样沉默的往前走着。

    在这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样,也就不必担心会有人觉察到他们身上有晶石,进而招来麻烦。

    不过让凤长悦比较放心的是,容枫身上的空间戒指的等级不弱,即便是她,也能够隐约感觉到一股威压,可见容家曾经繁荣的时候,是真的留下了一些好东西的。

    但是在凤长悦的一个眼神的示意下,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了。

    她将那些东西分给了容枫一半,容枫刚开始并不打算要,容色甚至有些惊慌,显然并没有打算要这个东西。毕竟在他看来,这是凤墨自己一人靠着自己的能力得来的,他并没有什么资格拿着。

    那是极为精纯的力量才会产生的波动。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而且是在这样的地方,她当然不会将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看,只是在将那东西放进空间的时候,便是觉得一阵灼热。

    倒是这一次,赚到的晶石让她有些兴趣。

    反正凌朗身体的情况,也容不得他继续拖下去了。

    他不急,她自然更加不急。

    但是她也没开口说话,和容枫两个人就沉默的跟在这些人的身边。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毕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和杨溯他们几个人联系上,而凌家在这二十年的时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也必须了解。

    但是现在既然碰到了,便是个机会。

    若不是因为这人是凌家的,在解决完那件事之后,她也绝对不会和他们一起。

    凤长悦也没有在意,这种看似平静的,爆发起来,才越是惊人。

    凤长悦很明显的感觉到,凌朗在听她说完那些之后,情绪变得低沉了许多,虽然当时他看着极为暴怒的样子,但是那一声嘶吼之后,却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

    凤长悦和容枫便就此和凌朗一行人一起前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