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180 暗中的黑手!
    三个玉盒依次排列,放在身前。

    司徒正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终究已经到了这一步,也便只好继续。

    按着时间,应该是先看桑煦凝的。

    打开玉盒,是一枚红色的丹药。司徒正将之,拿起来,仔细德尔看着。

    其实桑煦凝说的话也有道理,因为丹药的等级,并不是决定一切的标准。因为即便是同样的方子,不同的人炼制,也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甚至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等级。所以虽然这三个人的品级已经鉴定出来,但是真正的药效,倒是不一定是谁更好。

    司徒正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随后将丹药递给了其他几人依次查看。

    几人相互对视,面色都是有些莫名。

    原本成竹在胸的桑煦凝微微蹙眉,不知为何心中竟是忽然有些不安,虽然师父已经说了这方子很是特殊,而且加上神火炼制,必定是能够达到六品的。

    “这丹药…倒是炼制的不错。“

    半晌,司徒正才终于开口。

    桑煦凝松了一口气,却没注意司徒正等人的脸上,并没有了一开始的赞赏,反而是有些复杂。

    柳承修看着,心中一跳。

    司徒正将丹药拿起来,又端详了片刻,终于是摇了摇头。

    “只是这丹药……“”这丹药……怎么了?“桑煦凝一愣,随即开口问道。

    司徒正却没有理会她,径自打开了第二个玉盒,取出了贺秋的丹药。

    桑煦凝见此,心中有些慌乱,却又不敢当面质疑,只好忍住心中的烦躁,等待着,瞥了一眼贺秋,心头嗤笑。

    他的还有什么好看的?一个品级,炼制的时间又久,她是赢定了这人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桑煦凝的眼神,贺秋扭头看了她一眼,二人眼神对上,而贺秋却并没有一丝的担忧,反而微微笑开。

    桑煦凝心头一跳,不知为什么竟觉得贺秋这一笑,似乎在嘲笑她…

    而此时,众人已经看到了贺秋的丹药。

    比较奇特的是,他的丹药外面,竟像是覆盖了一层薄霜一般,看着像是初冬的果子,带着几分凛冽之气。

    司徒正见此,眼中现出几分惊喜。虽说已经猜到了点什么,但是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难掩震惊。

    而其他几人,面面相觑,也都是有些震惊。

    司徒正拿起来,看了好一会儿,竟是转身给了苍离:“你瞧瞧。”

    这几个人里,炼药水平或许相差不大,但是论起资历以及见识,倒还是苍离最厉害。也因此,他转身就把丹药递给了苍离,好让他确定一下。

    其他几人好说,其实也都和苍离关系颇好,唯有柳承修的脸色不是十分好看。这里除了司徒正,就只有苍离和他是八品炼药师,而今竟然直接给了苍离,却对他视若无睹,这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难堪吗?

    其实柳承修倒是真的想岔了,因为在众人心中,他和苍离,还真不是一个水平的。此时见司徒正这般动作,也都是觉得理所当然。

    苍离成名已久,是大陆公认的炼药宗师,而他这些年汲汲营营,好不容易才突破了八品,自然是和苍离没得比。

    只是他自己不自居而已。而且也没有人理会他高兴与否,江流等人也都看向苍离,等他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苍离也不扭捏,直接接过,沉思片刻,才点头:“不错,的确是。”

    几人都是微微一震。

    贺秋嘴角笑容加深,微微抬起了下巴,瞥了桑煦凝一眼。

    司徒正看着贺秋,脸上的神色很是认真:“许久未见,竟不知他的徒弟,竟然如此出色。这样的机缘,可是别人一辈子也求不来的啊!”

    贺秋微微垂下头:“会长大人过奖,不过是仰仗师父罢了。此行师父不能前来,只好给了我此物,才能勉强一搏。”

    “岂止是勉强一搏啊!说是强势来袭,也不为过啊!”白榆在一旁笑道。

    “是啊,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便是咱们几个老家伙,只怕也难以见到啊!”江流感慨。

    柳承修听了这话,哪里还不明白问题所在?只是他终究资历不够,见识也有限,方才的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桑煦凝身上,此时竟是才反应过来,急忙仔细的看了一眼贺秋的丹药,只是却也并未看出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他心情有些烦躁,被人这样忽视,还是第一次!

    这问题,算是问出了其他人的心声。

    还没怎么看清那丹药,便被司徒正等人一系列的动作给搞得迷迷糊糊,听着他们意有所指的说着什么,听得清楚,却怎么也不明白到底在说什么。

    司徒正感慨的看着贺秋:“想不到,今天,竟是能够在这里,见到第三种神火的踪迹。”

    一言出,众人惊!

    第三种神火?什么意思?

    现场除了桑煦凝,凤长悦各自持有神火,难道,这个贺秋……也有?

    可是方才分明没有看到啊!众人喧哗,眼睛在贺秋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想看出他身上到底有没有神火。

    而桑煦凝也满心震惊,看向贺秋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阴霾,转瞬即逝。

    柳承修眼睛睁大:他分明没有看到!怎么会有第三种神火?

    贺秋脸上淡定,只是眼角终究是有了几分上扬的悦意,颇有些得意。

    “会长大人此话并不准确,我用的,并非是神火。那等夺天地造化的奇珍异宝,可不是我这等人可以随便拥有的。“

    司徒正笑着摇摇头:”纵然不是神火,能够有这样的宝贝,也已经是大幸。毕竟,冰焰之子已经千年未曾现世。“

    冰焰之子!

    所有人都迅速抓住了重点,在脑子里疯狂的搜寻相关的记忆,然而大多数人都是满脸茫然:冰焰之子?什么东西?

    然而知道的人,却都是瞬间震惊的看向了贺秋——他竟然有冰焰之子!

    整个会场,顿时沸腾!

    “冰焰之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可是排名第七的神火——白灵冰焰的伴生物!”

    “第七?神火!”

    这个消息顿时像是飓风一般,传遍了整个会场!

    桑煦凝眉头紧蹙——这怎么可能?然而纵然心中不肯相信,可是司徒正那些人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心底像是洪水漫延,恐慌的情绪瞬间起来,而后几乎将她淹没!

    若、若是,那是真的,那么他手中的丹药,就不可小觑!

    神火的威力不可小觑,纵然贺秋没有用神火炼制,但是却也已经和神火扯上了关系,而且——他的神火排名第七,比她不知道高出多少!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贺秋炼药的水平一般,这丹药,只是表面看着不错罢了!

    然而就连她自己,也知道这是多么不可能!

    柳承修瞳孔剧烈收缩,死死地盯着那丹药,恨不得在上面看出来一个洞!

    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一手!

    白灵冰焰!

    这是何等的存在!即便只是冰焰之子,也已经足够了!

    凤长悦延伸淡淡的扫过贺秋,他脸上终于抑制不住的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得到第一的场景。

    他会这样也不奇怪,毕竟冰焰之子的效果,的确非同小可。

    只是……

    “哈哈哈笑死我了!那家伙不过是用了一颗冰焰之子,居然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哈哈哈!我要笑死了!啊哈哈哈……“

    小白在空间里面,笑的眼睛都没有了,满地打滚。

    娃娃在一旁,也是难得的和小白保持一致,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是啊娘亲,那个人好搞笑啊!不就是一颗冰焰之子吗,至于这样么?“它扣扣手指,脸色有些委屈,“娘亲,那些东西是不是很珍贵啊?可是娃娃昨天还在里面打滚呢……娘亲不会怪我吧?”

    娃娃有时候自己无聊,会让凤长悦弄一些灵皇之晶外面如同雪山一样的冰焰之子到金色手镯里,而它也喜欢冰冰凉凉的感觉,就经常在里面玩……

    可是它不知道,那东西,竟然这么宝贵?

    它自己玩了很多啊娘亲不会生气吧?

    娃娃眨巴着眼睛,等着凤长悦说话,小白却笑得更大声:“哈哈哈,可不是特别珍贵!我方才还用来擦了擦毛呢!”

    凤长悦:“没事儿,那没什么珍贵的、”

    真正珍贵的,是白灵冰焰!

    娃娃顿时宽了心:“那就好!只是那人,为什么看起来很得意?”

    不就是在炼药的时候,融合了一颗吗?看看他下巴都要抬到天上去了!

    小白揉了揉笑的发疼的肚子:“哈哈,娃娃你不懂,这世上,有个词,叫——穷!酸!”

    凤长悦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好在没有人注意。

    方才贺秋炼制的时候,那层薄冰覆盖而来她就已经感觉到了熟悉,结果果真是冰焰之子。

    也就是说,当初在金品拍卖会上,给出了那一卷残缺地图的背后之人也就是他。或者,是云渺然!

    她垂下眼睛,寒光一闪。

    看来他们是一早就计划好了,利用那东西拍卖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后再利用在上面留下的印记寻找到拍走东西的人,最终将东西抢回来。

    低劣的手段,这智商真是堪忧。

    他们或许成功了不少次,没有想到最终栽在了她这里,所以才一直没有找来吧?

    冰焰之子拥有绝对的诱惑力,而且他分明说了云渺然没有来,他自己孤身一人,却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出来,除了想要成为冠军,拿到奖励之外,无非就是为了引她出来!

    呵。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她脸上神色未变,贺秋倒是没有注意,一门心思都放在了丹药之上,毕竟能炼制出这样品级的丹药,他心中也很是骄傲。

    而其他人,显然也都是这样想的。

    江流颇为感慨:“咱们真是老了,这些小家伙们,竟是已经这样厉害了!不说别的,单是这机缘,就不是我们可比啊!“

    要知道,他们七个算是大陆顶尖炼药宗师了,可是唯有司徒正有神火,而且是第十位的,比起这白灵冰焰,还是有差距的。

    他们其他人,可都是没有的。然而这一次的三国交流大会,却一下子就出现了三个,纵然其中真正算是完全拥有神火的,只有凤长悦,却也已经超出以往了,令人瞠目。

    叶飞龙看了苍离一眼,却见他并不想他们几人一样震惊,看着神色淡淡,倒像是一点也不在意。

    叶飞龙心中嘟囔,就算苍离见多识广,见到这第七的神火冰焰之子,也没有什么反应未免有点太平静了吧?

    他怎么会知道,见识过凤长悦身上天堂火和赤心之炎的苍离,早已经透支了关于神火的好奇和兴奋?

    此时别说是冰焰之子了,就算是真正的白灵冰焰出现,他也不会有多么吃惊。

    现场仍然是一片沸腾,人们大多还热烈的讨论着,原本对于贺秋最后炼丹时候的那一幕有些惊奇和疑惑的人们,此时也都恍然——原来那时候,他是因为加进去了冰焰之子并且完全融合才会出现那样的场景啊!

    司徒正肯定的点点头:“融合的很好,这六品万冰丹,是有着极好的愈合效果的。只是原本是用的冰骨草,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想到用冰焰之子替代。这样不仅能大大提升效果,也能避免冰骨草因为提炼不纯粹而导致的副作用。虽然判定的结果是低等,但是……”

    他的视线转移到了桑煦凝的丹药上:“却比这颗,更加出色。”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桑煦凝的丹药,已经是输给了贺秋!

    细桑煦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犹自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会长大人,您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分明都是一样的品级!您怎么能就这样判定我输了?您不能这样不公平!“

    司徒正等人的脸色顿时微沉。

    这话,说的实在是过分了。

    说了最后一句,桑煦凝便也觉得自己失态,想要开口认错却完全开不了口。她心中就是这么想的!她为什么要认错!现在她的冠军就要被人抢走了,莫名其妙!她如何忍得下去!?

    这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人,竟然横插一脚!

    两人分明都是一样的,怎么他们就觉得她的低人一等!

    她惶急而愤怒的看向柳承修,希望他能够出声,却没想柳承修的脸色并不比她好多少,甚至转转移开了目光,声音低沉:“煦凝!注意你的言辞!”

    桑煦凝心中猛然一沉!连师父也不肯站在她这边了!

    司徒正的脸色,变得严肃。一身炼药师的黑袍穿在他身上,竟是有了肃穆庄重的感觉,左胸口处的八颗星星,闪烁着粼粼光芒,只是这样站着,便让人觉得无比神圣不客侵犯。

    桑煦凝忽然心生胆怯。

    “丹药的鉴定,是你提出来的,而且方才,是我们七人一同进行的。不知道你是如何认定,我不公平?”司徒正向来中正温和,只是此时却也有些怒意,“难道,但凡你输了的,都是别人不公平?”

    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桑煦凝就算脸皮再厚,也是受不了的,何况上面还有父皇等人看着!若是她今天真的得罪了炼药师公会的人,那么日后也绝对没有好日子!

    她连忙解释道:“会长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奇怪,为何同样的品级,你们就直接判定我输了?难道,是因为他丹药之中有冰焰之子吗?若是这样的话,我这里,也同样由神火啊!”

    司徒正眼神有些冷:“既然你问,那我便告诉你,你输——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丹药之中,有冰焰之子。更因为你的——其实根本算不得六品丹药!”

    桑煦凝脸色一白,然而司徒正却继续道:“你的丹药,虽然被判定为六品,实际上,是没有药灵的。之所以能够被判定为六品,是因为你这丹药实在是特殊,即便没有要领依靠着这方子以及你的所谓神火炼制,也是能够勉强达到标准的。而贺秋的,则是在这一点上,高出于你。他的虽然和你一样的品级,但是却因为这冰焰之子而让丹药多了几分灵性,算得上是半个药灵。虽然无法和拥有真正药灵的丹药相比较,和你比,却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看着桑煦凝苍白的脸,以及她眼中的不甘,司徒正声音冷淡,却字字咋在她心上。

    “如此,你可是服气?”

    死寂。

    司徒正的一番话,不仅反驳了桑煦凝的话,更是为大多数人解答了疑惑。

    原来如此!

    而桑煦凝也瞬间明白,方才贺秋看她的眼神,真的是嘲讽!

    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怪不得他竟是一点也不担心!

    她又看了柳承修一眼,却见他脸上神色也不好看,根本没有顾忌她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究竟是什么感觉!

    那方子还是他给的!可是现在却完全靠不住,连为她说句话都不肯!

    其实这倒是她自己想歪了,柳承修此时也是满心的烦躁,哪里顾得上她?

    桑煦凝觉得,周围的目光,已经从羡慕钦佩变成了嘲讽奚落。她脸色青白交加,却不敢再随意出声,只是狠狠咬牙,等着最后结束。

    不管怎样,还有凤长悦!

    “啧啧,看看她脸上那神情,真是恨不得当场发作吧?哈哈!被人打脸却不敢还手,这感觉恐怕酸爽的很啊!”

    蒂亚在场边看着,津津有味,只觉得今天桑煦凝把脑子忘在了房间没有带出来,居然当面顶撞司徒正,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是活腻歪了!

    司徒正为人中正,最厌恶别人随便说他偏袒不公,如今可真是犯了大忌!

    日后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毕竟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个帝国的公主,得罪炼药师公会!

    看着蒂亚乐不可支的样子,卡西尔就觉得心里痒痒的,潋滟的桃花眼眨了眨,有几丝黑发垂落,被他骨扇的风吹起,看着不但不娘,反而多了几分魅惑。看的周围的少女们都是涨红了脸。

    当然,那些少女的眼神,还有一大半是飘在羽千宴身上的。

    卡西尔吹了声口哨:“喂!你怎么这么高兴?小悦儿还没有赢呢!“

    蒂亚挥挥手:“看见白莲花被打脸,向来是最高兴的!这种心情,你这种娘娘腔难道不懂?“

    说着,她转头瞥了一眼卡西尔,眼神带着调侃。

    卡西尔顿时气结:“小爷可不是那种人!小爷眼里只有小悦儿,只有她赢了才高兴!其他人——管我屁事儿!“

    蒂亚扬起红唇:”这你就不懂了!白莲花——人人得而诛之!“

    说完便仰起脸,阳光在她白皙的脸上跳跃,眼睛晶亮,倒是有了几分平时风风火火不易觉察的动人。卡西尔看的一愣,心中一跳,连忙移开了眼。

    蒂亚却是没有感觉,只是转眼看向了凤长悦:‘再说了,长悦怎么可能会输?“

    是啊,她怎么会输?纵然他不是炼药师,也已经看出来最后出现的那条小金龙,究竟意味着什么了。

    现在,不过是走个过场。

    卡西尔颇有些感慨的看了轩辕夜一眼。当时他还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样的身份,为何会看上那样一个不漂亮甚至可以说是丑陋,出身卑陋的少女。

    而今,不过才过了不到一年时间,她便以这样的速度飞快成长着。让人瞠目结舌。

    他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

    那道挺直纤细的身影,像是青松般永不弯折,即使是在这里,远远看着那沉静的侧颜,忽然也觉得安心。

    她当然——会赢。

    ……

    司徒正终于拿起了那颗泛着淡淡金丝的丹药,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赞叹。

    感受着那几乎冲出来的活跃的生命力,司徒正觉得手指发烫,脸上却是笑的更开心了。

    “这小东西,竟然还这么调皮。“

    说着,他手指忽然变成了淡淡的水蓝色。

    凤长悦分明发觉,那丹药的药灵在一瞬间就缩了回去,不再试探。

    她微微一笑。

    想不到,司徒正的神火,竟然是那个。

    司徒正的手指又很快恢复,又将丹药给其他人看了看。

    几人纵然之前已经知道这丹药绝对非同凡响,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十分感慨惊叹,眼中都是划过惊艳之色。

    连柳承修,都是有些惊异,继而脸色更加难看——药鼎炸裂了,居然还能炼制出这样的丹药!

    唯有苍离的眼中,是全然的骄傲。

    “丫头,干得漂亮!”

    他当然有资格骄傲,有这样的徒弟,简直可以成为毕生的荣耀好吗?

    叶飞龙迫是有些感叹:“怎么人家的徒弟,就这么优秀呢?”

    慕容铁冷着一张脸:“这次看那小子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司徒正一笑:“那几个小子都是不错,已经算是极为出色了。”

    若是放在以往,这些人无一不是可以拔得头筹的,只可惜,这一次,出现了一个凤长悦。

    “虽然只是排名最末的神火,你年龄也小,但是这样熟练的手法,这样敏捷的反应以及精确的掌握,便是很多成名的六品炼药师,也不能比啊!”

    司徒正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这丹药,当得起六品中等。”看向凤长悦,“而那——也当得起今天的冠军!“

    当得起今天的冠军!

    这句话,是最后的结果!

    桑煦凝的脸色煞白,眼眶却诡异的发红,看着凤长悦,恨不得将她立刻杀了!

    而贺秋脸上的笑容,也顿时消失!换上了几分阴鹜,然而眼底,却也有了几分惊慌——

    感觉到这两人的异常,司徒正忽然转头,淡淡的看了他俩一眼。

    “单是这药灵,便已经能够证明一切!”

    似乎响应他的话,那丹药之上的浅浅金丝,忽然像是活了一般游动起来!似是骄傲。

    隐约的,众人又觉得又似乎听到了那震撼人心的龙吟声!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那个脊背挺直,面容沉静的少女。

    司徒正的声音,顿时传开,响彻每一个人的耳边——

    “我宣布!这一次的三国交流大会炼药比赛冠军是——凤长悦!”

    短暂的沉默之后,现场顿时前所未有的欢呼起来!

    而凤长悦的眼睛,则是看向了终于被司徒正拿出来的空间戒指——

    在那里,有她最渴望的东西!

    她随即伸出手——

    忽而一道凉风,从后颈吹过!

    她眸色一厉,顿时停住,全身警戒!

    ------题外话------

    亲们扔票价票最好是五星的哇!要是拉低了要很多五星才能拉回来么么哒!另外快要百万了,大家看是不是开领养榜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