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158 你不睡这里,谁睡这里
    凤长悦话音一落,几方人都是一愣。

    这……这让陛下去见她……怎么看都是有些……不合常理啊。可是现在,好像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想要第一请到凤长悦,可是眼下分明是不可能了,与其让他们请到,不如一起!

    凤长悦眉色淡淡。

    “既然如此,那小的这就去禀告陛下!”“我们这就去!”“快!快回去!凤小姐,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一群人连忙撤回,连连告辞。整个庭院迅速变得清净。

    沈剑平看着,一笑。

    这丫头可真是好胆量,好心思。现在是三大帝国争抢着想要她,几位国王自然都想要先见她,而后拉拢。虽然她是奥斯帝国的人,但是还是要争取一番的。

    毕竟那位的身份,实在是太过特殊了。

    而现在,她让这几个国王都去等她,虽然看似不和规矩,但是也是最好的办法。一方面哪一方也不偏袒,谁都不得罪,一方面又因为身后有着那位的存在,这些人也不敢责怪。

    见人都走了,凤长悦敛了眉目,转身对沈剑平道:“沈将军,关于宗云之的事情,我已经和师父商量过了解决办法。等他身体养好一些我会再来。不过这一段时间,还请沈将军多多关照。”

    虽然那些人可能不会猜到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么多,但是保不齐还会暗下黑手,所以这里也要加强警戒,以免让人钻了空子。沈剑平心中明白,眸色如刀:“你放心,这里有我。你去吧。”凤长悦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看到那纤细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沈剑平手一挥,声色沉顿:“来人!立刻加派这里的守卫,没有我和苍离院长的允许,禁止任何人进入!”

    ……

    凤长悦走到偏殿的时候,几位国王已经到了,并且脸上都挂着笑容,相谈甚欢。似乎根本没有觉得此时是在和竞争对手相处。

    凤长悦见此,便知道是那些人在回去禀告的时候,已经说了现在的情况,这几个人也都是做好了准备而来的。

    毕竟是一国之君,这点面子上的功夫,自然还是过得去的。

    见到凤长悦走进来,几人都是一喜。

    凤长悦率先开口:“不知几位陛下,有何贵干?”几人顿了顿,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太大变化,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应付。

    “长悦啊,其实我们来,也没有别的事情。主要是……想要商量一下,越大人的住处问题。”

    罗亚国王率先开口,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眼底还有着几分殷切。

    “你也知道,越大人身份不凡,现在来到这里,自然是要接受最好的接待。所以我们想要叫你来,看看越大人,究竟是住在哪里?”旁边两人也笑着点头,显然走啊已经达成一致,先问这个问题。

    凤长悦扬眉:“这件事情,难道不应该去问他吗?”

    这话一出,几人顿时尴尬,脸色青红交加,说话也有些迟疑。

    “这个……”奥斯国王讪笑,婉转道,“你也知道,越大人脾性。我们先前已经派了人去询问,可是……我们连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越大人行踪神秘,身份尊贵,我们也不敢私自动用大量力量去搜寻,恐惹了他生气。所以便想要问问你,毕竟你和那位,是这里关系最好的了。想要请你帮忙问问,看看越大人究竟住在哪里?”

    说到底,就是找不到轩辕夜,才想曲线救国,问凤长悦来了。

    她神色冷清,带着几分疏离:“三位陛下实在是高看我了,我和那位……也不是很熟。毕竟我们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现在我也不过是蒙他信任,才得以在他面前说上话。正如几位所说,他身份尊崇,行踪向来飘渺,我一个小小人物,他怎么会告诉我呢?”

    几人一听,也觉得有几分道理,脸上露出愁容。

    虽然他们之前也已经商量过,凤长悦虽然和他有点关系,但是这也都是看着那位的意思。他高兴了,自然什么都好,他若是不高兴了,只怕这凤长悦还真的插不上什么话。

    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但是若不是没有办法,他们何至于都巴巴的跑来找她?

    要不是因为他们实在是找不到人,也实在是不敢有一星半点的得罪,或者是一丝一毫的懈怠,所以才找到了这里。

    原本以为靠着她,能够美言几句,让他们的日子也好过点,但是没想到,她也了解不多。

    几人虽然失望,但是想到这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如果是他们,也不会对一个不过一面之缘的人这般照顾,就算曾经出手相助,也不过是几分薄面,绝对不会十分在意,更不会让那人了解自己的一切。

    听了凤长悦的话,几人心中都是有些失望,不过脸上倒是并不明显,反而一个个都还带着笑。

    她虽然不至于十分厉害,可是在那位的面前的地位,可不知比他们高了多少!还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纳克兰国王脸上笑容最浅,也是最心急火燎的一个,自己女儿得罪了那般人物,他已经快要乱了阵脚了。

    可是他现在是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毫无疑问现在最危险的就是他们!

    “凤小姐啊……你看你能不能跟越大人说一下,我们想要正式赔罪道歉,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这个机会?小女在大会之上,实在是僭越了。我们……”凤长悦眸色微冷:“自己做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了的好。我也不敢保证,我说了,他会不会更生气呢。”这话倒是真的,因为如果她真的帮桑煦凝说话,阿夜绝对只会更加生气,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连她都猜不准。

    纳克兰国王顿时不说话了。

    他心中何尝不知?

    可是现在进也是死,退也是死啊!

    见到他这般模样,另外两人都在心中庆幸自己没有教出这样的孩子,找来一堆麻烦。

    奥斯国王心中,凤长悦毕竟是他们的人,所以语气倒是更加亲和一些。

    “长悦啊,不管怎样,你都是越大人在这里最信赖的人了。所以还是希望你,若是有机会能够通传一下,我们已经为他准备了最好的地方……”

    “我住在她的隔壁,你们不用再说。”

    忽然一道优雅低沉的声音传来,几人下意识回头,只看到一袭白色的衣衫飘过,而后便到了眼前。

    依然是一身飘逸的白衣,依然是一张黑玉的面具,薄唇微微上扬,化粗一抹动人的弧度,分明是诱人沉沦的,却偏偏因为通身的气派和尊贵的气息而让人不敢高攀。

    见是他来了,几人连忙站起身来行礼。

    “越大人——”轩辕夜姿态慵懒,坐在最高位,一双凤眸之中光芒微闪。

    几人见此,连忙道:“越大人,我们已经为您准备了最好的行宫,您身份何等尊贵,怎么好呆在这里……”

    轩辕夜语气微冷:“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几人一顿,连昂住口,心中着急,却又不敢多言。

    唯有奥斯国王,心中暗喜。

    原本他们就已经料到彼此会相互争执,所以早就决定专门腾出一个行宫,谁也不用担心这位的去处,也不会偏袒谁。

    可是现在,他居然说要住在凤长悦的隔壁!?

    这不就是明显站在奥斯帝国这一方的吗?

    两人心中急切慌乱,却又不知该怎么办。

    罗亚国王殷切道:“越大人,您虽然和凤小姐缘分匪浅,而且已经是师兄妹的关系,可是毕竟男女有别,这……恐怕还是会有些不方便啊……”

    纳克兰国王立刻接话道:“是啊!您和凤小姐虽然坦荡,但是却挡不住别人的议论啊!若是真的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去,只怕于您,以及凤小姐,都不好啊!”奥斯国王眉头皱了皱:“两位,话可不是这么说。越大人何等人物,怎么会被这等凡俗所累?不过是住处,住在哪里不都是一样嘛?”

    此话说的两人心中暗恨,却不好发作,只得似笑非笑道:“您也说了,越大人身份不凡。越大人此番前来更是我等荣幸,我们当然要做到最好。若是因此有损大人以及凤小姐名声,我们可是担待不起啊!”

    奥斯国王冷哼:“越大人和凤小姐光明磊落,行的端坐得直,又怎么会有什么流言!该不会是两位有什么猜测吧……”

    两人脸色一变:“这话可是说不得!我们可是万万没有这等心思!只是人言可畏,若是住的这般近,只怕传出去,又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谣言……”轩辕夜神色淡淡,唇边一抹淡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是有些冷。“也就是说,你们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吗?”

    二人一顿,有些惊慌的看向轩辕夜,转瞬却又低头不敢细看。

    “所谓一国之君……便是这般毫无作为,连流言这种东西,都无法控制吗?何况,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们便这般肯定,会有谣言出现?”他目光如刀,在二人身上刮过。“若真是如此,可真是值得深究啊……”

    二人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越大人明鉴,我们万万不敢啊!”

    轩辕夜拨弄着手中戒指,目光莫测,静默不语。

    二人顿时就要跪下!

    轩辕夜却忽然起身,声色微冷。

    “我已经做了决定,便不会更改。而且,我最讨厌听到什么所谓谣言……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做的很好。”

    两人一口气堵在胸口,连话都说不完全了。

    奥斯国王连忙笑道:“这是自然,您务必放心!您想要住在哪里,便住在哪里。长悦能够得到您的青睐,也是她的福气!”轩辕夜没有搭话,神色淡淡:“日后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包括她的地方,也绝对不可以随便进入。若是扰了我的清净,我可没什么好耐性。”说完,竟是一转身,便消失了。

    而凤长悦,也看向犹自低着头不敢抬头的两人:“还请几位好自为之。”说完,竟也是缓步走了出去。

    奥斯国王心中自然是欣喜的,虽然在越大人面前,他们都没有什么话语权,但是显然,凤长悦可以!

    那位果然还是顾忌到凤长悦几分的!

    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等凤长悦走了,整个大殿陷入一片死寂。

    两人不敢抬头,仍然心有余悸。

    奥斯国王心中暗笑,随即清了清嗓子,道:“两位,你们可以抬起头了。人都走了。”他一说完,两人才终于抬起头来,看到空旷的大殿,才松了一口气。

    转眼看到奥斯国王的笑脸,两人心中暗恨,却也只得忍了,勉强笑笑,便匆匆离开。

    当凤长悦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果然看到某人已经到了。斜倚在床头,显得很是慵懒。姿态闲适,显然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床。

    凤长悦顿住,抱臂看着他,黛眉微扬。

    “这可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你怎么在这里?”轩辕夜脸上噙着宠溺的笑意:“这里既然是你的地方,那么,自然也就是我的地方。”

    凤长悦心中感慨此人脸皮之厚,上下打量了一圈,道:“这里一共只有一张床,你睡了,我睡哪里?”

    轩辕夜眨眨眼睛,澄澈的凤眸之中有微光一闪而过。

    “自然也是睡这里。”

    说着,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显然是为她留着的。

    凤长悦走到桌子旁,倒了杯茶,呷了一口,神色淡定。

    “我觉得,挤不下。”

    轩辕夜一噎,顿时失笑。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伶牙俐齿?

    “挤不下?嗯……没关系,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

    “那……你睡这里好了。”

    轩辕夜忽然轻声道。

    凤长悦抬眸看去——

    他容色清贵,身材颀长,一身白色滚金边的衣袍穿在身上,带着几分不同以往的洒然,此时斜倚在床上,一腿曲起,意态懒散,更是显出几分难言的慵懒的魅惑,然而他看着她,眸光清澈,如同浮冰碎雪般的容颜上,带着只有在面对她是才会显露的温柔,就那样执着的,专注的看着她,似乎早已经等待了千年时光,经历过漫长的等待,却始终如一。

    他的眼睛里,此时,只有她。

    而他一边说着,一边用骨节分明白皙有力的手,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修长有力的手点在他宽阔柔韧的胸膛,分明无声,却如同在她耳边,落下了振聋发聩的钟声。

    凤长悦看着他,黑如玉石的眼眸定定的望进他的眼中。

    他耳尖忽然泛红,然而神色愈发坚定,就那样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只手还向她伸出,显然是在等她的到来。

    凤长悦眼中,锦光浮动。

    轩辕夜看着她,忽然心生紧张。

    他和她,曾经无比亲密,也曾呼吸交缠,然而他从未如同现在这般,轻轻一个动作,平凡而不平静的期待着她的到来。

    无论多少次,无论什么时候,似乎在她面前,他总是这样,容易失措。

    大约是,因为太过珍惜,所以小心翼翼。

    等了一会儿,凤长悦还没有动,轩辕夜耳尖越发的红了。

    “若是你不想睡在这里,那……”

    声音忽然消失。

    他看着眼前放大了的清美容颜,心跳剧增。唇上传来的触感,也像是梦幻一般柔软和香甜。

    对于她,他似乎永远都充满渴盼。

    不过眨眼时间,她便出现在他的怀里,将他微微压着,一手握着他微微伸出去的手,一手贴在了他的胸膛。

    轻轻一吻之后,她忽然扬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心想果然还是这种办法最有效,而后定定的看着他,用手指点了点他柔韧的胸膛。

    “我早便说过,这里,只属于我——我不睡在这里,睡在哪里?”她的眼睛晶亮,如同最闪耀的星子,带着让人迷醉的光。

    他看着,心便沉沦。

    而后,勾唇一笑,将她按下,仰头吻住。

    心脏忽然一阵温热。

    是的,你不睡在这里,谁睡在这里。

    ……

    交流大会因为轩辕夜的出现,变得更加热烈沸腾。人们兴致满满的讨论着他,还有大会之上出现的黑马,似乎已经预想到了未来几天的精彩。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根据大会的规则,第二天便是第二轮的选拔。

    经过第一天的淘汰,人数一下子减掉了一半,只剩下了六十人。也就是说,每个擂台上,都是十人对十人。一共决出三十人。

    第一天的精彩比赛,吸引了更多人的前来,整个会场之内,也越发的热闹。

    第二轮的比赛,比起第一轮自然是更加激烈,也更加紧张。

    自然,也出现了很多强者。

    不过,作为第一天最受瞩目的凤长悦,再一次出场自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再次看到她强悍的手段,不过这一次,她的对手却没有苏牧厉害,不过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让一众期待看着她大展身手的人大呼失望。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次做到轩辕夜身边,反而是和蒂亚等人呆在了一起。

    蒂亚等人虽然好奇,可是也知道这种事情,即使问,依着凤长悦的性子,也是绝对不会多说什么的,所以干脆不问。

    连城实力强大,自然也是很快取得了胜利。蒂亚倒是遇到了一个难缠的,不过最终也还是险胜。

    见一号擂台上显得有些平淡,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二号擂台。

    二号擂台之上,毕竟有着羽千宴和桑煦凝这样的强者存在。

    桑煦凝虽然前一天遭受折辱,当着众人的面丢了人,但是这一天,又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神色平静的上了台。

    对于周围的窃窃私语,她也好像没有听见。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桑煦凝的确厉害,上去之后,也是轻松解决。

    干净利落的比赛完之后,桑煦凝神色平静的离开了。

    这场景,倒是让一众等着看笑话的人,都有些尴尬。

    似乎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空空的,让人十分难受。

    见她这般没有反应,众人便也逐渐失去了兴趣,不再讨论她。

    但是无人看到,她在转身坐下的时候,眼中刹那间闪现的阴鹜。

    不过很快,还有一件事,重新点燃了大家的热情。

    羽千宴又一次一招制敌。胜了。

    他从上去,到结束,走下来,从来没有超过一分钟的。他也不多言,对待敌人,也都是一招便胜,对手毫无招架之力。

    他的压倒性的胜利,让人们群情激动。

    这般轻松,不知道他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人们猜测着,羽千宴极有可能,会是这一次的第一。

    然而这般的热烈场景,很快便像是遭遇了冷水一般,猛的停住。

    因为三号擂台上,那个秦菁,又一次将自己的对手虐打的不成人形。

    最后是高台上的强者实在是看不过去,强者出言强行制止,才免除了一场死亡。

    不过,看着那人的模样,众人猜测,即使醒来,只怕也是会影响到以后的修炼了。

    看着那纤弱的少女,人们心中,都是突然生出一丝寒意。

    凤长悦看着她,果然看到,她在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向这边。

    她的脸上,再次浮现了那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凤长悦眸色如刀,杀意顿现!

    ------题外话------

    亲们今天凌晨大姨妈疼醒了,一整天都难受,客人来家里也没有时间码字。只能下午拼出来这么多。不好意思让大家等太晚,心情也确实糟糕没有状态,便先发这么多。明天的更新估计要熬夜了,大家明天中午十二点再刷吧群么么。等这两天我把时间调回来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