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157 缱绻
    他的唇带着特有的微凉温度,在她的唇上温柔辗转,慢慢厮磨。其中偶尔会咬一下她的唇,带来微微的刺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讲心中即将爆发出来的情绪,前部发泄出来,似乎只有这样,那些无数难以入眠的黑夜,才会突然破除微光,照亮他的心底。

    此时,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那些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感,尽数倾诉。

    他一手紧紧的揽着她纤细的腰身,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高大的身躯将她完全笼罩在自己怀里,像是呵护着此生至宝。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容颜,看着他如玉的容颜,以及眼下那淡淡的黑影,看着他微颤的睫毛,似乎都在叙说这他的不易,他的思念,他的缱绻。

    她心中顿时如同堤坝决堤,那些被她好好的隐藏着的感情,瞬间像是洪水爆发了一般,汹涌而出。

    她眼角微涩,心中又疼又暖,满心的情绪,似乎都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告诉他。

    她闭上眼睛,隐去那微闪的光,忽然启唇。

    眼前的这个男人,排除万难,历尽艰辛,跨过万里河山,都不过是为了来到她身边,给她一个拥抱,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此番深情,让她如何承受?她从看到他的那一刻,直到现在,整个人都如处梦中,唯有现在和他紧紧相偎依,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才终于感到一丝真实。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对他如此依赖,那些思念在彼此终于靠近的时候,才终于像是火山一样爆发开来,几乎将她的整个人都淹没。

    既然如此,她甘愿为他。

    凤长悦的主动,让他的脑海里,似乎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而后,便是疯狂涌出的巨大喜悦。

    他立刻将那小鱼收归,想要引领着它随着自己而动,但是那小东西却一点都不听话,反而不断的在他的城池肆虐,虽然明显还带着几分青涩,他却为此无可救药的沉沦。

    这般靠近,于他已是最大的奖赏,而现在,她不过轻轻试探,便让他丢盔弃甲。

    甚至在心中,他渴望着这样的亲密,渴望着她难得的热切,于是任由她掌控自己,任由她在自己的领土称王。

    他,甘愿俯首。

    这样的微妙的心思,凤长悦却是不知,她现在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她想要狠狠的亲吻,霸占!

    既然一定会是她的,那么为什么不充分享受?

    前世的记忆已经太过渺远,那种孤决一人的感受,此生她从未再体会过。

    因为从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便看到了他。

    从此后万般艰险,都是因为有了他的陪伴和保护,才这般坚定永不退缩不是吗?她已经记不清那些自己一人执行任务,一个人默默承受的时光,脑子里,只剩下他。

    他的声音,他的容颜,他的味道,他的霸道,他的固执,他的……珍爱。

    她虽然紧紧闭着眼睛,但是脑子里却不断回想着两人相识以来的各种画面,而最后,是他们最后一次分离时,一片暗黑中,彼此紧握的手,和那个带着浓郁血腥气息的吻。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如何到达了这里,又是如何换了身份,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为她遮风挡雨,也不知他之前受了怎样的苦楚,才终于这般完好无损,甚至依旧一身清贵雍容的站在她眼前。

    他不说,她不问。

    可是她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些好,那些刻骨铭心,那些独一无二,那些暗潮汹涌,一点点的积攒下来,等到此刻,终于爆发。

    她性子向来冷清,然而此时,她却只想给他自己最热切的回应。

    两人紧紧相拥,呼吸交错,早已经将自己融入彼此,尽心感受。

    感受着凤长悦虽然青涩但是尽力甚至有点急切的动作,轩辕夜终于觉察她的心思,不由得心中微动,动作愈发温柔。

    若是说,之前看到她吃醋,他心有喜悦,而此时,看到她珍重他回应他甚至有点急切的想要拥有他,他则是心疼而完满。

    她这样纯粹,干净,所有的感情,都倾尽全力给予。

    这样的她,让他如何不爱?

    他想要告诉她,他足够强大,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他的感情足够纯粹,可以毫无顾忌的做任何事,而且这一切……

    他心甘情愿。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彼此的容颜上,似乎连空气的温度,都有些升高。

    凤长悦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好在轩辕夜及时松开了她。

    她连忙呼吸,平复自己的气息。

    然而不过片刻,那人低沉优雅的声音之中,带了一丝黯哑。

    “再来。”而后,又是一个绵长深情的吻。

    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男人在某些事情上,确实总是无师自通。

    不过几个回合下来,凤长悦就已经落下阵来。

    然而这个男人像是上瘾了一样,松开她之后,等她稍微休息一下,又低头——“再来。”……

    两个人消失之后,众人也不敢深究他们的去向,想着已经分配了三个帝国参赛者的住所,他们最终应当也是会回去的,便也都不去追究了。毕竟若是私自行动,惹了那位怎么办?

    当结束之后,无数观众都还满脸兴奋和激动的讨论着这一天的战斗。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轩辕夜的出现,以及异常精彩的战斗。

    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自然就是凤长悦等人的那几场,以及桑煦凝最后的自取其辱。

    虽然桑煦凝实力很强额,而且身份尊贵,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最后被羞辱的那场景,才会显得那般难看。

    巨大的喧嚣声,不断的充斥耳中。

    “今天出现的那位,可真是不一般啊!那些地方的人,果真都是这般厉害吗?就连三大帝国的国王都唯命是从啊!而且那男人,虽然看不见容貌,可是那通身气质,已经是人间少有啊!我看,这世上,可是没有女子可以配得上他!”

    “可不是!这样尊贵的身份,这样强大的实力,什么样的女子,只怕都是入不了眼啊!”

    “话说回来,我开始瞧着那大公主不错。谁知竟然这般没有脑子,人家摆明了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她居然还想试图吸引人家的注意!哈哈真是好笑!”

    “可不是,之前看她还有什么神火,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是现在看来,人也不过如此啊!人家凤长悦是靠着之前有过恩情才能得到这般待遇,她以为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吗?我看啊,自取其辱!今年就算她第一,我看那位也不会买账!哈哈哈……”

    桑煦凝站在原地,脸色苍白,然而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却逐渐青白相加,越发的难看起来。

    毕竟这些人,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他们才不会在意桑煦凝听了这话会有多么不中听,反而个个讨论的热火朝天。

    有一些话实在是不堪入耳,桑煦凝难以忍受的闭上了眼睛,浑身都微微发抖。

    而此时,她父王也终于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转头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怪不得旁边两人各色的眼神,他沉声开口。“煦凝,你过来。”桑煦凝睁开眼,便看到自己父王一脸严肃的看着她,眼神之中,闪烁着不明的光泽。

    她从未看到他对她露出这般表情,心中惊讶而委屈。

    但是这些情绪被她瞬间掩盖,垂下眼睛,轻声应了一声,便跟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罗亚国王和奥斯国王眼神各异,相互一笑,各自离开。

    而三大帝国的参赛者,也都回到了自己的专门住所,也是专门为各国强者的宫殿。

    很快,第一日的盛况,便传遍了整个帝国,并且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人们热烈的讨论着那个神秘强者,也开始预测这一次的排名,总之,全体陷入了狂欢之中。

    而此时的三大帝国住处,则都是异常安静。

    为保公平,三大帝国的人,住处都在一个区域之内,但是彼此之间都相隔了一段距离。所以众人既可以清净的修炼或者养伤,也可以注意着别人的动静。

    纳克兰宫殿。

    良久的沉默之后,纳克兰国王终于沉声开口。“父王知道你向来心思玲珑,只是这男人,绝不是你可以招惹的。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教训。你以后,不要再在这上面动心思了。只要安心比赛,拿到第一便可。”桑煦凝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父王,脸上迅速闪过一丝委屈,随即被她收起,恭声道。

    “女儿知道了。”

    纳克兰国王转过身来,看着桑煦凝微微垂下的脸,忽然叹了一口气。

    他向来对这个女儿最是宠爱,如何不知道她的性子?只怕今日之事,她必定心有芥蒂。

    他也心疼啊!可是他有什么办法?那个男人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今日好歹算是抱住了性命,若是再不收敛,只怕真的会搭上自己!

    他脸色严肃了几分,肃声道:“凝儿,你不要不以为然。这个男人,你莫要靠近。否则,后果绝对不是我们承担的起的。”

    桑煦凝忽然抬头,脸色有些冷。

    “那难道我今日受的这些,都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吗?这份屈辱,我也要吞下去吗?”纳克兰国王脸色顿时僵了一下,有些难看。

    “你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存在,自然大胆无畏,甚至敢于冒险去接近他。但是若是你对他们有所了解,你就知道,你的这些小小心思,在他们面前,是多么不值一提!”

    说着他的情绪也有些激动,眉头紧锁:“再说,这点委屈,和你的性命,和我们整个王室的兴衰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桑煦凝不语,但是眼神之中,分明还带着几分恨意。

    “原本我还想着试图和那位套套关系,现在……还是好好呆着吧!只要九天,我们就立刻离开这里!这期间,你绝对不要再轻举妄动了!”

    桑煦凝却是一顿,而后缓缓道:“您的意思是,这九天,我们还要继续忍受?而我,还要继续看那个凤长悦的脸色?!”

    听出她的语气不对,纳克兰国王顿时疑惑,紧紧的盯着她:“这又关凤长悦什么事?难道……你和她也已经结了仇?”

    桑煦凝冷笑:“我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可是她就是针对我,我有什么办法?您也看到了,今天她是怎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的!”

    那么多人的目光之下,她被那个男人无情拒绝本身就已经成了众人的谈资,而当凤长悦说出那些话,那个男人宠溺的说“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笑料!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凤长悦推波助澜!

    不过是一个丑女,她凭什么?!

    听到桑煦凝这般说,他还以为是凤长悦之前做了什么事情,当下便安慰道:“忍一时风平浪静。此时那个男人在一天,她就得势一天,我们就忍一天。你放心,他不可能永远陪在她的身边,等大会结束,你想做什么,父王也不会阻拦的。”

    桑煦凝这才出了一口气,点头应了。

    ……

    奥斯帝国行宫。

    很多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而唯有一个房间,此时站了不少人。

    宽大的床上,脸色苍白的宗云之昏迷着,身上满是凌乱的血迹,而左手臂也呈现不正常的弯曲,显然已经骨折。

    而其他的几只虽然不明显,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经历了那样的虐打,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完好的了。

    甚至他的熊坦个,都微微有些塌陷。

    此时的他,再没了以前的淡淡孤傲,脸色苍白如鬼,连呼吸都微弱的几乎听不到。

    房内无声等待着的人,除了沈剑平之外,便是伽陵学院的几人。

    而苍离,正站在床前,查看着他的伤势。

    片刻之后,苍离脸色肃然的收回手,喂了他一颗丹药。

    “苍离院长,宗云之他……怎么样?”沈剑平看着苍离的神色便知事情不简单,开口问道。

    旁边的蒂亚连城几人,也都看着苍离,等他给出答案。

    苍离眉头微皱,一向带着笑的脸上,此时则是全然的严肃,显然这一次,宗云之的伤情,不容乐观。

    “身上多处骨折,内脏也收到了极大的损伤。现在必须好好静养,才有可能快速治愈。只是这一次他陷入昏迷,到不知要到什么时候醒来了。”

    几人都是心中一沉。

    宗云之的情形,果然不容乐观。

    “院长,连您也没有办法吗?”蒂亚问道。

    宗云之向来孤傲,而且来历比较神秘,是学院之中的一位长老早些年带回来的,加上他天赋极高,一直潜心研究炼药,所以在学院里,倒是真的没有什么朋友。

    其他学生,或敬重,或羡慕,或巴结,虽然热闹,却从不交心。

    蒂亚和他不熟,但是出于同窗情谊,倒也有着几分担心。

    而且毕竟宗云之是他们炼药比赛最重要的参赛者,若是他真的有了什么事,不能尽快行醒过来,只怕他们会面临很大压力。

    连城皱着眉头,也是一脸紧张。

    羽千宴在一旁,神色淡淡。

    苍离叹了口气:“我已经喂了他丹药暂时压制疼痛,稍后我会专门为他炼制丹药,若是没有意外的话……”“意外已经发生了。”大门忽然被人推开,冷清的声音,忽然响起。

    几人回头,蒂亚脸上顿时露出喜色:“长悦!你回来了!”凤长悦走进来,将门反锁好,冲着蒂亚点了点头,才看向苍离。

    “师父,您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苍离眉头一皱,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其余人都是疑惑的看着凤长悦,沈剑平立刻决出不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意外已经发生了?

    凤长悦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苍离,缓缓道:“师父,您不打算说?”

    几人都看向苍离。

    苍离定定的看了凤长悦一眼,才终于叹了口气。

    “你这丫头,就是太聪明了。”

    虽然他猜到她会看出来,但是却没有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

    凤长悦眉眼之间闪过一丝犀利:“您以为,您不说,就是为我们好了吗?”

    “那样只会造成更大的麻烦,而且我们无法避免!”

    苍离定了定神,心中其实也认为凤长悦的话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

    他忽然抬头,伸手布下了一个结界,避免说的话被人听到。

    见苍离这般真是,几人这才意识到,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苍离声音沉沉。

    “你们可知,为何先前云之被打的时候,我没有及时出面,反而任由他一直这般被打,直到成了现在的这般模样?”几人都是点头。

    沈剑平道:“而且那时候我要上前去阻拦,您还不让我去。”“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云之被人下了手脚!”他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宗云之,“他上场不久,我便发觉他似乎有丝不对,而之后当他处于下风,甚至被虐打的时候,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被人控制了身体!而且封闭了声音!所以才会始终都没有投降。”

    沈剑平疑惑更深:“既然您早就发现有问题,那么为什么没有当时就揭穿?即使只是简单的阻止也好啊,也免得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也是其他几人疑惑的问题。

    苍离脸色更加沉重,犹豫了一下道。

    “因为……我没有发现做了这件事的人。说了也是白说。”几人一惊。

    “您是说下手的人,不是那个秦菁?”

    蒂亚难以置信的问道。须知这样的比赛,身为他对手的秦菁,是最有可能,也最是方便的啊!

    苍离竟然说不是她?

    苍离遥遥头:“还不确定,我从比赛一开始就在关注着,然而却真的没有发现,秦菁曾经用过什么特殊手段来对付云之。甚至,她太坦荡了,整个过程没有一点破绽。所以我想,应当是有人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若是贸然阻止,只会打草惊蛇。所以我便没有轻举妄动。现在看着云之的伤势……只怕这人,并不好对付。”几人脸上都是露出深思的神情,沈剑平眉头紧锁:“您是说,这里面还有其他人在做手脚?”苍离点了点头。

    “但是显然秦菁也是脱不了关系的。所以我们要更加谨慎。后面九天,你们几个都还要继续比赛,若是遇到她,只怕仍然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我们必须早做准备。”苍离说着,脸上神色严肃了许多,声音也带了一丝沉重。其他人也都点头。

    他说的没错,若是他们无法找出问题所在,那么始终都是要面对这个麻烦的。所以只有赶快解决了,才能免除一切不必要的折腾。

    可是……连苍离都没有看出来这里面究竟是有什么问题,那他们又能怎么办呢?一时间,几人陷入沉默。

    苍离见气氛如此,也不想太多压抑,神情稍微放松了一些,道:“你们也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的。我先将云之的伤势治好,希望能够早一点搞清楚这里面的猫腻。”

    其他几人想想,便也只有这个办法,纷纷点头。

    “师父,我想看看宗云之的伤势。”凤长悦忽然开口,让几人都是一愣

    苍离看着她,淡淡的神情看不出什么,可是他却是忽然灵光一现。

    长悦丫头这意思,难道是她看出了什么?

    苍离顿时想起和凤长悦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顿时懊恼——自己怎么忘了还有那个人!他看不出也就罢了,若是那位还看不出来,那才是不正常!

    他点点头,转身对其他人道:“咱们都暂且出去等着吧。长悦丫头恐怕要好一会儿。”

    蒂亚和羽千宴自然知道这是凤长悦要用神火了,当下没有二话,立刻出去了,连城虽然没有见到过,但是之前已经听学院学生提过一二,虽然想要亲眼目睹一二,可是也知道此时不是合适的时候,当下也跟着走了出去。

    沈剑平看人都出去了,挑了挑眉,眸光微闪,也出去了。

    最后只剩下苍离两人。

    “长悦丫头,你可是有什么想法?看出了什么来没?”苍离有些焦急的问道。

    凤长悦顿了顿才道:“我之前观看的时候,也发觉了不对劲,可是也和您一样,并没看出来什么。那个人隐藏的太深了。但是我怀疑宗云之身上应当还有一些踪迹可寻,所以想要用神火查探一番。”

    苍离点头:“神火乃是天地所孕育,自然威力无穷。说不定真的可以看出什么来。”凤长悦点点头,随即走到了宗云之身边,闭上眼睛,神识探入。身上一瞬间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随即一簇金色的火焰,探入了宗云之的身体。

    她引领天堂火在宗云之体内探查着,顺着经脉不断游走,查看着异样。

    苍离静静的等着,心中虽然焦急,但是总算是有了一丝希望。

    过了好一会儿,凤长悦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苍离连俺那个问道:“怎么样,有没有看出什么来?”凤长悦神色微冷:“他的体内,确实有一股异样的力量。当天堂火在他身体内探查的时候,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当天堂火逐渐蔓延的时候,我便发觉,他体内的灵力,似乎在有意躲闪一般。因为他手上很重,之前也消耗了很多灵力,几乎干涸,所以一开始并不明显,但是后来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的,而且我呆的时间越久,他的灵力便越是不安,似乎……有些惧怕。”

    苍离也皱起眉头:“若是一般人的灵力,虽然也会对神火产生敬畏,但是却似乎不是这样……”

    凤长悦点头:“没错。之前我也曾经将天堂火探入别人的身体,却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天堂火虽然强大,但是我只是用了极少的一点,而且由我的灵力包裹,并不会产生危险,自然也不会像是这样的情形一般诡异。”苍离猛然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他的灵力不正常?”

    “不仅仅是不正常,已经可以算是诡谲。我方才故意逼迫他的灵力都涌到了丹田的位置果然发现了问题所在——他的灵力之中,竟然带着一丝黑色!”

    苍离眉头紧锁:“黑色?”凤长悦眼睛微微眯起,闪过一丝犀利如同刀锋的光。

    “是的,那些黑色的像是雾气一样的东西,完全融入了他的身体,和他的灵力混合在一起,若不是丹田位置灵力充沛,我用神火逼迫并且观察,只怕也是看不出的。”“很显然,这些东西,就是他在比赛的时候,被人下了黑手所致!正是因为这奇怪的力量,他才会从一开始便不能开口讲话,甚至现在陷入深深的昏迷。”苍离的神色愈发浓重:“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

    做的这般神不知鬼不觉,而且难以查看,分明是想要无声无息的杀了云之!

    “他们的确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不过,他们大概没料到,我会看出来,更不会料到……我曾经见过这样的诡异情形。”凤长悦声色冷清,却带上了一丝凛冽杀意。

    这话却是让苍离一惊:“你见过这样的情形?什么时候,在哪里?”她向来都是呆在学院之中,怎么会见过这样的情形?凤长悦眸色如冰:“这事情说起来话长,总之是我曾经救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体内,也是这样的黑色雾气。不过那个孩子的情况,比他还要严重一点,黑色雾气更加浓郁,所以也更好发现问题。但是对宗云之下手的人,显然十分谨慎,只是一点的量,让他说不出话,并且反应迟钝了些,便让宗云之毫无反手之力,狠狠虐打。这样不仅可以赢,还可以让人无法觉察出问题。即使看出有问题,却也查探不出任何的踪迹。”

    苍离怒声道:“真是好周密的计划,好谨慎的行动,好歹毒的心肠!”

    凤长悦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胳膊:“不过你放心,我可以尽快的治疗他,清除他体内的东西。至于背后之人,我们也可以尽快着手调查。”苍离这才放心,有些感慨的看着凤长悦:“丫头,幸亏有你啊。”

    凤长悦微微一笑:“不过,他身体被打伤的太过严重,所以我的担心他无法承受治疗,所以等他的身体养好一些,我再开始不迟。”苍离也笑了:“这个你放心,我回去便炼制丹药,给他服下,治好他的伤。若是能够早一点醒来,对于我们也有帮助。毕竟他对其中事由,最是清楚。”凤长悦点点头。

    苍离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神色微顿,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位……可有说什么?”

    凤长悦一愣,阿夜的身份,果然是骗不过苍离的。

    “他没说什么。”

    阿夜好像……懒得在意这些……

    他就是看到了,恐怕也只会觉得不关他的事,当做笑话看了。

    苍离脸色一垮,自然知道凤长悦的意思,但是现下,若是他能够给出一点线索也是好的啊!

    凤长悦看着苍离,忽然忍不住一笑:“您放心吧,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苗头,那么查出来,只是迟早的事。”苍离只好满脸哀怨的点点头,却仍旧不死心:“要不……你回去说说?给一点帮忙也行啊!”

    看着凤长悦笑而不语的样子,苍离也知道自己是白说了。

    不过想来也是,那位何等身份,怎么会搀和到这种事情里来?况且此时,只怕他全部身心,都在这丫头身上了!

    “哎!年轻真好啊!”

    苍离忽然感慨,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那位都要赶来,可见其心。

    正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二人顿时一顿,看向外面。

    外面传来沈剑平威严的声音。

    “这里是奥斯帝国的住处,你们无权擅闯。况且此时苍离院长和凤长悦都在里面忙着,没有允许谁都不准进去!”“沈将军,您言重了!我们只是想要请凤小姐出来一见啊!凤小姐今日表现,实在是惊艳。如此英才,陛下只会重视,怎么会不尊重她呢?我们先前是不知道凤小姐和苍离院长都在忙,所以才会贸然前来,还请您恕罪啊!”

    凤长悦眉头微蹙。

    苍离看着,便道:“你先出去看看吧。这里有我。”凤长悦应了,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沈剑平几人原本在外厅坐着,也是听到了喧哗声才出来,见是一群人在吵嚷,似乎想要进来。

    问了才知这些人,竟然都是三大帝国国王手下的人,想要来请凤长悦。但是到了之后,这些人才发现自己不是唯一的那个,于是相互竞争,都想要第一请到凤长悦,所以一群人才会这般吵闹。

    听到沈剑平的声音,一群人都是一震,而后心生畏惧,连忙道歉。

    “沈将军,您千万莫要生气啊!我们是真的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形啊!您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打扰的!我们这就出去!但是千万请您在凤小姐面前澄清,我们纳克兰帝国是第一个来的啊!”

    “哈!你们的大公主做了那样的事情,竟然还好意思来这里?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想要道歉只怕也是晚了!沈将军,您一定要让我们罗亚帝国的人,先请到凤小姐啊!我们这就出去!这就出去!”“你们也真是有趣,凤小姐是我们奥斯帝国的人,陛下想要召见,自然是优先。况且这里可是奥斯帝国的住处,何时轮到你们在这里指手画脚了?沈将军,还望您通报一声,陛下在大殿等着呢!”

    一群人在沈剑平的镇压下,虽然暂且都停止了大声的争吵,可是却仍然在相互呛声,分毫不让,生怕凤长悦被别人抢了去。

    沈剑平心中不耐,脸色肃然,通身铁血气息顿时朝着四面扩散而去!强大的我威压顿时降临!

    一群人顿时没了声音,个个脸色涨红,浑身剧痛!

    便是连奥斯帝国的人,也没有免除。

    “我说了,这时候,所有人没有允许,都不准进去!你们若是听不懂,那么就别怪本将军采用强制手段!我的脾气,可是没有那么好!”

    蒂亚等人在屋子里作者,听到这话,蒂亚狠狠挥拳:“没错!这群人真是太嚣张了!居然敢在这里闹事儿,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连城在一旁,脸上噙着几分笑意,摇摇头:“蒂亚,你这性子还真是火爆。毕竟是国王相邀,也不好过于骄矜。”

    蒂亚不屑的眨眨眼:“那又怎样,现在不都是来讨好长悦的?说到底,也都是为了……”

    说道这里,蒂亚转眼便看到了也坐在这里的羽千宴,顿时失了声。

    毕竟是当着人家的面,而且这人自己还很是欣赏,就算是豪放大大咧咧如同蒂亚,也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连城心知肚明,淡淡一笑并不揭穿。

    羽千宴一身青衫,纵然只是普通的衣服,缺也被他传出一身洒然宁静的气息。只是他神色太过淡漠,虽然是极好的容色,却也带着几分让人不敢靠近的气息。

    听到蒂亚戛然而止的话,他的脸上,也没有过多的神情,不生气,也不在意。

    听到外面的求饶声,好像也有奥斯帝国的人,想也知道沈剑平连同他们一起罚了。

    蒂亚看了羽千宴一眼:“三殿下……沈将军好像也罚了我们的人……你……”

    你不会生气吧?

    毕竟是帝国的三王子,自己的父王受到如此阻拦,只怕他心中并不舒服。

    羽千宴眉眼淡淡:“无碍。”这些人,都是奉命而来,也都是为了第一请到凤长悦,目的自然都是一样的。

    父王这么做,本来也是无可厚非,而这些人被惩罚,也是因为在这里公然喧闹,沈剑平罚了他们,本来也是在情理之中。

    他是帝国的将军,自然有这般的权利。

    他并不想搀和其中。

    至于……他们来的目的……

    他狭长的眸中,似有波澜微起,转瞬即逝。

    然而他周身气息,却越发的冷冽。

    流畅的侧脸线条,不知为何,看着竟是有些锋锐。

    蒂亚见此便也没有再说话。

    “吱呀——”大门打开的声音,忽然传来。

    几人顿时侧头看去,却正好看到一道纤细的黑色身影,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蒂亚一惊:“事情都结束了?”

    连城看了看,转身朝着里面走去:“我去看看云之。”羽千宴坐在那里,看着那身影一闪而过,眼神如同暗沉的海,掩去了所有的惊涛骇浪。

    他闭上眼睛,眉头微蹙。

    他以为自己不见,便可以不念。然而看到她对着另一个人的温和相待,看到她任由那个人揉着她的头发,看着那个人给了她最好的保护和宠溺。

    他却忽然不知所措。

    左胸像是被什么拉扯,依然会疼。

    只有闭上眼睛,才能遮住所有。

    感觉到他的异样,蒂亚扭头看去。却见他忽然唇瓣微弯,似是在笑,却不知为何,带着几分苦涩,看的她心中,也是一酸。

    她愣愣的看着,那笑容转瞬即逝,转眼间,又是那个淡漠的羽千宴。

    而另一边,凤长悦的出现,终于让一群人看到了救星。

    此时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纷纷开口请求。“凤小姐!陛下请您一见!”

    “凤小姐!陛下在大殿等着您!”“凤小姐,陛下想要向您道歉!请您……”

    凤长悦声色清朗,眉目淡淡。

    “既然一同来了,那就请他们一起去偏殿吧。我一起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