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137 我要打谁,关你屁事!
    上官元死命的挣扎着,最终不断的呜咽着,似乎很想说出来,眼睛也不停的到处扫荡,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不远处的苏德厚虽然瘫倒在地,却也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情况,见此更是低下了头,似乎怕被认出来一般。

    只是在低下头的一瞬间,眼睛似是不经意的看了那白衣男人一眼。后者微微一笑。

    凤长悦紧紧盯着上官元。

    就连周围的人,也都屏息以待,等着他说出来。

    然而就在此刻!那白衣男人忽然出手!

    “呃!”

    上官元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忽然遭遇了袭击!

    凉风突至!凤长悦即刻反应!

    然而还是晚了!

    上官元的额头上,赫然一柄飞刀!有嫣红的血液,缓缓流出,蔓延过他仍然睁着的眼睛,看着分外凄厉!

    死不瞑目!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凤长悦即刻转身,浑身的杀意几乎凝为实质,冲着那白衣男人而去!

    “你为何突然出手杀了他!”

    没错,那飞刀,正是白衣男人当着众人的面出手的!而且偏偏是在上官元即将说出同谋的时候!

    这样的举动,未免太过招摇。

    当下,无数怀疑的目光都看向那白衣男人。

    然而那男人却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十分悠闲的样子。

    听闻凤长悦的厉声质问,也只是淡淡一笑,不紧不慢的收回手,抬眼笑道:“我这可是为了救你啊。”

    凤长悦眼睛眯起:“你说什么?”

    那白衣男人懒散的笑笑,指着已经没了声息的上官元:“你看,他现在脸上的颜色,可是不太正常呢。”

    凤长悦转眼看去,果然看到上官元的脸上,不过是瞬间的功夫,竟然就变为了紫色,里面甚至透出一股黑色,看着十分诡异。

    “他中毒了!?”

    当即有人惊叫。

    上官元这显然是中毒而死的,否则是不会眨眼间就变成这样的。

    可是刚才分明还是好好地啊。

    凤长悦看着上官元开始变得紫黑色的脸颊,心中更加警惕,面上却是不显。

    “这是什么意思?”说着,她就往前走了一步,想要看个仔细。

    “长悦丫头,别碰!”

    苍离忽然一声惊叫,从后面拉住了她。

    凤长悦愕然回头,就看到苍离脸上,竟是少见的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师父?”

    苍离拉着她往后走了几步,而后才面色沉沉道:“他中了‘紫烟’。“

    紫烟。

    凤长悦心中一跳。

    这名号,别人不知,凤长悦却是知道的。

    紫烟,是一种极其阴毒的毒物,炼制极其困难,需要的东西也都是阴寒之物,而且炼制极为困难,稍有不慎就会反噬,所以这东西极为罕有。

    但是危害却也不可小觑。

    因为它可以无声无息的渗入人的身体之内,只需要沾染上一点点,就可以从里面慢慢的腐烂人的内脏,还会吞噬人的精神力。

    精神力越强的人,遭受的痛苦越是深重。

    所以纵然其他人不知道,身为炼药师的凤长悦却是有所了解的。

    而且在《万丹图》之中,也曾经提起过此物。

    只是千流云对于这种东西十分鄙夷,所以也只是简单的提了一下,并没有详细的叙述。

    一开始凤长悦并没有注意,此时经由苍离提醒,才猛然发现,他身上的毒竟然是紫烟。

    这种毒,就算上官元已经死了,但是他尸身上,也仍然有着毒性,稍有不慎,便会沾染到自己身上。

    苍离盯着上官元很快开始肿胀,并且开始从里面溃烂的尸体,面色难看之极。

    若非刚才他被那个人的出现惊扰了心智,以至于让愤怒占据了大脑,怎么会没有注意到这东西?

    若是长悦丫头真的……

    那他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凤长悦被他紧紧的拉着,也能感觉到苍离手心的冷汗,当下心中一软,安抚道:“师父放心。我没事。“

    其实在看到上官元那样子之后,她就已经有了警惕,身体之内,天堂火已经运转起来了,就算她真的碰了,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的。

    毕竟是万火至尊,这种下三滥的毒物,还不至于让她惹上麻烦。

    倒是让苍离担心了一场,

    她这么一说,苍离才猛然想起她是有天堂火在身的,当下心放下了一半。原先被那个人的出现搞得有些失态的心情,也终于恢复。

    而这一系列的变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周围人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上官元已经死了,并且死状凄惨,而凤长悦和苍离等人,也都是一副慎重的模样。

    凤长悦安慰了一下苍离,转身看向那个白衣男人。

    “是吗?既然如此,还真是要‘多谢’你了。毕竟这东西,还不知道是给谁预备的。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只有阁下一个人看到了,也真是巧。”

    她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仔细琢磨,则会听出她的深意。

    若不是早早知道,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做出反应,而且一击得手?

    除非……他是早就准备要了上官元的命!

    而如果真是如此,那他的一言一行,都值得深究了!

    当下,有些人的目光,就变得莫测。

    那白衣男人当然也听出来了凤长悦的话外音,不过他显然没有放在心上。

    “过奖。只是在下习惯了谨慎一些。方才觉察出上官元的精神力有些波动,便一直注意着他,想不到果然暗藏祸根。凤小姐既然是师兄的弟子,那我这个做师叔的,自然也要上心一些了。”

    简单几句,就将凤长悦给反驳了,并且为自己的行动找了理由,还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这样的人,必定不好对付。

    凤长悦当下也不深究,转头看了上官元一眼。

    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且尸身已经开始溃烂,什么证据都难以找到了。

    并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保护她的名义,正大光明的杀了他。让人无法追究他的行为。

    真是好心机。

    她和苍离先前那么久才出来,就是因为去找上官元了,而且凭着赤心之炎的拷问,终于问出了一些事情。

    但是没想到,事情还没有结束,竟然就死了。

    上官元和苏德厚等人勾结,她就算是知道,此时也没有了证据。

    这个人,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专程而来。

    上官元之前被他们抓来,一直到刚才,都在他们的控制中,怎么会有机会拥有紫烟这种毒物?

    必定是那个男人故意将东西弄到他身上,并且将罪名全部推给了他,表面上看来,他不过是为了帮她才出手,事实上,他是在出手的同时,将罪名栽赃给了上官元!

    可是此时他们没有证据,自然什么也没办法说清楚。

    虽然现场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也正是因为人太多,他们不能当面揭穿。

    他有太多办法和理由否认了。

    说不定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

    只是…这“师叔“二字,未免太过恶心!

    她扬起下巴,直直的看向那白衣男人:“不知阁下姓甚名谁?我师父孤家寡人,身边除了我,其他人都已经死绝了。不知你这一声‘师叔‘,又是从何而来?”

    凤长悦唇边甚至带着几分笑意,只是这话,实在是让人笑不出来。

    死绝了……

    这是个人听了,都不会高兴的吧?

    可是那个人果然深沉,听了这话,居然也没有生气,只是看了一眼苍离,笑道:“看来这么多年,师兄仍然对以前的事情念念不忘啊。”

    苍离长吸一口气,不去理会他。

    “长悦丫头,先把今天的事情解决了。”

    凤长悦点头。

    是的,虽然上官元死了,无法指控苏德厚,可是也不能让他就这么蒙混过关!

    凤长悦看向羽千宴:“殿下。您也看到了。是上官元联合其他人共同意图谋害于我,并且将污名扣在我身上,甚至还想要借此机会,将学院的名声毁于一旦。我一个人自然没什么关系,但是这么多人,只是凭借着几句谣言,就追到我伽陵学院门口,并且各种要挟。这样的行径,恐怕并不合适吧?”

    她转眼看了一圈,很多人都默默的低下了头,不敢和她亮如星子的眼睛对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看穿了自己的龌龊心思。

    “照壁阁之中,死伤惨重,可是这关我何事?今日之事,若没有一个满意的答复,恐怕这灵州,还会乌烟瘴气!”

    她这话,显然是准备追究这些人的责任了。

    当下有人慌忙反驳。

    “可是我们、我们也是被骗的啊……我们也不知道这其中竟然有这么多的事端啊!“

    “是啊!若非是苏大人说,一定是凤小姐你做的,我们也不会因为一时情急,就跟着来了啊!”

    “伽陵学院立足千年,我们又怎么敢这么放肆?其实我们的本意,也只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个解释。想不到竟然闹成了这般样子……凤小姐,您可要明察啊!我们绝对不是针对你来的啊!更不是针对伽陵学院啊!我们就是再生气,再恼怒,也不会这么不自量力啊!“

    一群人慌忙的解释着,生怕晚一步就让凤长悦生气,然后将他们全部都交出去。

    他们的所作所为,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全在凤长悦一念之间。

    现在三殿下在此,显然是站在她那一边的,自然要求她,才能得以保全啊!

    凤长悦看了一眼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的苏德厚。

    ‘这么说……今天的事情,都是苏大人一手策划的了?“

    苏德厚立刻抬头,身体抖如糠筛:“不是的!不是的!不是我!真的不是啊!我只是、只是因为烟儿受伤,心中气恼,才想要来讨一个说法,谁知竟然、竟然是这般缘故……我也不想闹成这样的啊!”

    苏德厚一边说着,一边着急的看向羽千宴,希望能够看出一点端倪。不过后者面色淡漠,连眼神都没有多给一个,更是让他心中一寒。

    凤长悦尾音拉的长长的:“哦?”

    那声音清清淡淡,只是此时在苏德厚耳中,无疑是魔音穿耳。

    眼角余光瞄到上官元的尸体,此时已经全身发黑,从里面逐渐溃烂,周围的人都如避毒蝎一般远远退开,他心中更是害怕。

    虽然上官元死了,可是、可是……

    他忽然心中一定,豁出去般的猛的挺直了身体。

    “今天的事情,确实是老夫考虑不周做错了。我愿意接受殿下的一切惩罚!”

    反正今天他已经和他们撕破脸皮,那也就没什么豁不出去的。

    大不了先忍耐一时,等以后有机会了,再一一讨回!

    此时的忍辱负重,总有全部讨回来的一天!

    他忽然转身,跪坐着朝着苍离的方向弯身:“请苍离院长见谅。也请凤小姐谅解。我们不过是一片父母心啊!今天的事情,我愿意一力承担!还望能够获得诸位的原谅!从此以后,绝不会再犯!”

    他低着头,语气很是诚恳,甚至算是哀求。

    毕竟是位高权重的人物,见到他这模样,在场的围观的人,也都纷纷面面相觑。

    若是这般姿态,倒也算是诚恳了……

    毕竟凤长悦也没有真的受到什么伤害,他如此认错,倒也……

    凤长悦看着他,却是不发一言。深沉的眸光看着他,似乎要刺穿他的灵魂,看到那一章苍老的面容下,藏着的龌龊心思。

    苍离在一旁拍拍她的肩膀:“这终究是你的事情。怎么处理,看你的决定。学院这边,你不用担心。我始终都是你的老师,学院,也始终在这里。”

    苍离的声音虽然不重,但是却清晰无比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以及整个伽陵学院,都会是凤长悦的支撑。

    旁人若是想要招惹她,就等于惹了他,以及伽陵学院!

    当下,现场更静。

    他转头看向羽千宴:“千……殿下,你看呢?”

    羽千宴狭长的眸子之中,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又好像有一丝的微光。

    只是那光,很快消失。

    “既然这事情,主要是关与你的,那就你做主吧。今天的事情,究竟怎么处理,本王都会听从你的选择。”

    这话显然是对凤长悦说的。

    凤长悦感激的看了一眼羽千宴。

    纵然此时,她确实有证据,也有着师父等人的支持,面对的终究是诸多权贵,是跺一跺脚,就可以让整个帝都颤动的人物。虽然今天的事情,是他们的错,可是终究还不是她现在可以对抗的。

    他是在给她退路。

    她转眼看去,果然看到一众暗含期待忐忑的目光。

    此时他们虽然弱势,但是终究势力强大,如果她此时放他们一马,自然是减少树敌,为自己挣得几分赢面。

    她略微思忖了片刻,道:“既然是误会一场,并且是因为有人暗中操纵,煽动,才造成了这番局面。那也就没有追究他们的必要。毕竟他们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况且,罪魁祸首上官元都已经死了,那也就算是有了交代。”

    跪倒在地的各大世家的人物,听到这话都是眼前一亮。

    “再说,我也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情,暂且了了。殿下以为如何?”

    这句话,对下面这些人来说,简直是天籁之音。

    苍离自然也是明白的,闻言也并没有意外。

    果然,下一瞬间,很多人就立刻换了神情,满面感激的看向凤长悦。

    “凤小姐,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真是宅心仁厚啊!”

    “是啊!我们一时糊涂,听信谣言,给你造成了这么多的麻烦,想不到你竟然能够不计前嫌,为我们求情并且饶恕我们。你真是太好了!这份恩情,我赵家记得了!日后若有差遣,必定万死不辞!“”没错!凤小姐果真宽厚。不仅能够查明真相,而且还能为我们说话,原谅我们这般荒唐作为,真是女中豪杰!别的人我不管,以后凤小姐的话,我们连家必定遵从!“

    “能和凤小姐化干戈为玉帛,真是我等幸运!以后有什么困难,尽可以找我们!“”人家凤小姐是伽陵学院的天才,怎么会有困难?先前就听闻凤小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更是苍离院长亲自收的徒弟,想必有更多的过人之处!倒是咱们,可算是高攀了!“

    “是啊!“

    各种奉承的话,讨好的话,以及攀交情的话,都纷至沓来。

    一时之间,倒是热闹了许多。

    虽然这样做,显得很是势力,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确实有些没面子。但是现在这些人哪里还顾得上?

    现在不表现表现,等以后凤长悦想起来有这份仇怨,想要报复回来,可是晚了!

    现在借着机会,和她搞好关系,最是明智!

    不过是转瞬之间,这些人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从一开始是愤怒痛恨恨不得凤长悦立刻死在他们面前,到现在满面笑容言笑晏晏期待她能够网开一面,局势一下子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而凤长悦的脸上,无惊无喜,十分淡定,似乎并没有觉得一下子获得这么多权贵的青睐和承诺,是多么高兴的一件事情。

    苍离赞许的暗中点头。

    这丫头,沉得住气,天赋也好,假以时日,必定能成大器。

    而羽千宴神色淡漠,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神色。

    他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做,也没什么可担忧的了。

    今天的事情,终究会转变成她的契机。

    而在一旁,卡西尔一双桃花眼闪啊闪,看着凤长悦的眼神越发的炽热。

    一开始,还真是没有看出来,这丫头心思竟然这么深。居然懂得以退为进。

    现在她看似吃亏,没有追究这些人。但是这一次的机会,算是为她赢得了一个很大的人情。日后这些人若是想要继续对付她,就得思量一番了。而如果再有什么人想要联合这些人针对她,恐怕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看着不过十四五岁,而且平时总是冷酷无情的样子,想不到其实是个玲珑心思呢。

    卡西尔摇摇扇子,挡住自己几乎裂开到耳朵的笑容。

    怪不得那位能看上她。

    也不亏他专门回来,帮她一把了!

    蒂亚在一旁,只是看到卡西尔肩膀的抖动,就知道他笑的多么风骚了,当下嘴一撇,嫌弃不已的往旁边挪了挪。

    这种人,还是远一点好。

    看到他一双桃花源像是女人一样波光潋滟,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过,在她心中,自然也是赞同凤长悦的做法的。

    她虽然粗线条,却也知道此时,这是最好的做法。

    可惜,没那么解气!

    蒂亚冷哼一声,以后有的是机会!

    卡西尔闻声,转身妖娆一笑:“怎么?不解气?哎,也是,不能指望你这种糙汉子理解这么明智的做法……啊!“

    蒂亚面无表情的狠狠碾压过他的脚,朝着凤长悦走去。

    “有这点力气,还是留着吧!省的下一次,英雄救美不成,反而被鄙视!“

    卡西尔:”……“

    他虽然没有起到什么重要的作用,最后的局面还是靠着凤长悦等人扭转的,可是他好歹一片丹心啊喂!

    卡西尔龇牙咧嘴,等有人看过来的时候,又是一副风度翩翩的佳公子模样。

    蒂亚走到凤长悦身边,一一鄙视的看过那些人。

    “长悦,你可不要心软。这些人虽然不是主谋,可是好歹也算是同谋了。你吃了这么大的亏,差点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从学院里面逼出来。就这么算了?你甘心,我可是不甘心啊!”

    蒂亚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走动着,沿着跪着的人群一点点的看去。

    每落下一步,她脚边的人就浑身一颤。

    这位可是不比凤长悦,可是有名的霸王花!背景比起这些人,只高不低,若是真的想要做什么,这些人也是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凤长悦心中一笑,面上却是淡淡:“不然还能怎么样?”

    蒂亚忽然一笑,俏丽的容颜上,满是兴奋。

    “其实我也不想怎么样。毕竟殿下是让你做决定。本来吧,我觉得既然你是我的朋友,自然要听从你的意见。可惜,你就是心太软了。你能忍,我却是不能忍!不如,我帮你出气如何?”

    凤长悦双手负于身后,脊背挺直,面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点为难,一点好奇:“哦?“

    蒂亚忽然手一抖:”啪!

    一声嘹亮清脆的鞭打声,瞬间响起!

    一道红色的皮鞭,瞬间划破长空,狠狠的打在地面上,荡起一线烟尘!迷了众人的眼!

    她兴奋的摸摸自己的皮鞭,笑道:“不如,就选出一个人,代为受罚?今天的事情,也就了了,如何?”

    凤长悦看她眼中的狡黠,就知道绝对想要做什么了。不过她并没阻止,只是点头,道:“有道理。我没意见。只是这人选……”

    蒂亚再次一甩皮鞭,正巧落在了已经面如死灰的苏德厚面前,惊得他一个寒战。

    “自然是‘德高望重’,愿意为这件事情承担责任的苏大人了!”

    苏德厚脸色越发灰白。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落在身前的鞭子,暗光隐隐,强韧有力,显然是一把好鞭。

    最少也是高级玄阶灵宝!

    这样的一鞭下来,只怕他老命都得去半条!

    他不自觉的身体一抖。

    蒂亚却好像没有看见他的反应,转头饶有兴致问道:“殿下觉得如何?”

    苏德厚连忙看向羽千宴,他好歹是重臣,三王子殿下一定不会让他当面遭受这种折辱……他一定会拒绝的吧!?

    就在苏德厚期盼的目光中,以及其他人变幻的神色里,清淡的声响起。

    羽千宴神色淡淡:“甚好。”

    甚好。

    苏德厚几乎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想要开口,却发现羽千宴已经转身离开。

    “这事情,就交给你了。本王还有要事,先行离开。”

    苏德厚皱纹似乎都深了几分,满面愁容。殿下,殿下怎么能这么走了啊?

    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求饶的时候,羽千宴又转身。

    他满怀期望的看着他。

    殿下还是…

    “惩戒完之后,别忘了去禀告本王。毕竟,父王那边,还是要有个交代的。”

    蒂亚兴奋的点头:“是!”

    苏德厚彻底瘫倒在地。

    旁边的沈剑平没什么表情。

    佘宁倒是同情的看了一眼,只是这里面究竟几分真意,倒还不知。

    其他的人,更是不发一言。

    苏德厚一下子如同被破了一盆冷水。,蔫了。

    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话的!

    “你。你们!“先前跟着他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才多长时间,他们居然全都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苏德厚气的浑身颤抖。

    却不知其他人眼中,此时的他,已经如同废物。

    虽然他身份资历高,而且苏家权势大,可是他们也都不差。若是真的论起来,他们合起来,绝对能够拿下一个苏家啊!

    现在他们这么狼狈,不也都是苏德厚害的!

    他竟然还有脸指责他们?!

    真是好笑!

    见羽千宴离开,很多人也都纷纷站起身来,偶尔看向苏德厚的眼神,也带着几分嫌恶。

    三殿下的态度再明显不过。

    苏家的好日子,恐怕是到头了。

    苏德厚浑身瘫软,倒在地上。

    蒂亚看着他,很有规律的拍打着手中的鞭子,目光扫来扫去,似乎在考虑从那里下手更好。

    苏德厚心中恨极,可是此时的境况已经无法控制,终于还是难以掩饰心中惶恐,浑浊苍老的眼睛里面都是惊惧。

    “啪!“

    鞭子狠狠落下,却只是打在了他身边的一块石板上。

    然而这一下,却仍然让他惊吓的不行,浑身猛的一颤,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

    蒂亚忽然无声笑出声。

    “苏大人,你向来不是昂首挺胸的的吗?来赌学院大门的时候,让交出长悦的时候,你可不是现在这样子啊!“

    苏德厚颤抖着抬起头,才发现那鞭子没有落在自己身上,然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就听到蒂亚的嘲笑,加上周围人的各色目光,苏德厚简直觉得自己的老脸都丢尽了!恨不得立刻逃窜!

    凤长悦若有若无的看着他,一双湛黑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苏德厚此时才惊觉:凤长悦真的不好惹!

    这样的年纪,竟然就能够做到不喜形于色,遇到危险的时候没有惊慌,冤屈得到澄清的时候也没有惊喜,看到自己的仇敌被教训,竟然也没有一丝痛快的神色流露出来……

    苏德厚心中越发的冰凉,简直不敢直视那双眼睛。

    凤长悦城府实在是太深了!

    他为何先前没有打听清楚就这般草率的决定了!

    而且闹得这么大!

    现在收场都收不了了!

    苏德厚心中后悔,然而已经晚了。

    面对蒂亚的鞭子,纵然还没有落下,他已经觉得快要受不了了。

    他一生叱咤风云,何曾遭遇这样的境况?

    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苏德厚双拳紧握,几乎咬碎一口铁牙。

    他看向一旁的沈剑平和佘宁,在场的人,只有他俩能够阻拦!

    可是沈剑平站的笔直,神色肃穆,却是没有一丝动摇的迹象。

    佘宁更是避开了他的眼神,显然是不想搀和到这里!

    果然一个个都是狡猾的狐狸!

    苏德厚心中的愤怒几乎燎原,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沈剑平向来和他没有什么好脸色,此次来,也大半只是为了查个清楚,现在什么都明白了,他自然是什么都不愿说了!

    而佘宁……更没有指望!

    这个财政大臣,显然是最圆滑的一个!先前看着似乎有些窝囊,可是现在看来,都只是他明哲保身罢了!

    之前他没有阻挡他,现在自然也不会帮他!

    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纵然不说话,那些目光,也能将他的皮刮下来一层!

    苏德厚无可奈何的闭上了眼睛。

    总有一天,他会讨回来!

    然而这样子,看在别人的眼中,却是懦弱的表现。

    而苏烟看到他这样子,已经气恼的不行。

    心中的愤怒和恨意几乎将她淹没,她睁开眼闭上眼,全都是凤长悦的样子,全都是她笃定而淡定的模样,似乎总是胜券在握,总是什么都在掌控之中一般!

    她最讨厌她那个样子!

    季明城就是喜欢她那个样子的吧!

    真是贱人!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地,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凄凄惨惨的跪在这里,丑陋的容貌也被这么多人看到,以后整个灵州,甚至整个奥斯帝国都知道她苏烟现在究竟是一副什么鬼样子!

    可是这个凤长悦,却依然能够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光鲜亮丽的站在那里!

    甚至连她的父亲,都要这般卑微的求她!

    她不甘心!

    她绝对不甘心!

    苏烟忽然松开了苏德厚的胳膊,猛的站了起来。

    身上还没有痊愈,这样的动作让她的身上伤口再次裂开,浑身都疼,可是她根本已经顾不上了。

    “凤长悦!“

    她忽然尖声大叫,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而后满面愤怒的指控道:“现在你满意了吧!看到我们这样子,你是不是很得意!很兴奋!?我告诉你!这些痛苦,我早晚都会还给你的!你给我记着!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凤长悦看着她,眨了眨眼睛,缓缓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一开始,就是你们在找我的麻烦吧?”

    苏烟一噎。

    凤长悦笑了笑,眼角沾染了几分料峭寒意。

    “是你们煽动,并且筹谋了今天的一切,想要把我逼出来,让学院把我叫出来,接受你们的盘问,接受你们的指责,甚至还要接受你们的一切打算好的惩罚。这一切,不都是你们计划好的吗?怎么现在,都变成了我的错?”

    苏烟眼里的怒意还没有消散,就迅速的蜕变成了慌乱。

    ‘这些,你都装作不知道吗?现在这里的人,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呢。“

    苏烟强自撑着,道:“那、那只是…你不也没有受伤吗!你什么损失都没有啊!”

    凤长悦点头:“没错。我没有受伤。可是若是我没有交出上官元,若是三殿下没有来,若是今天的局面不是这样,那么恐怕,现在我比你们的处境还要惨吧。你是不是很乐意看到那场景?嗯?”

    苏烟下意识回答:“当然!”

    凤长悦眸色忽然一厉:“可惜,我不乐意!”

    她的命可是宝贝的很,还要留着去找某人呢,怎么能在这个地方,因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而折损?

    凤长悦的声音,像是惊雷炸响。

    人们惊愕的看着场中的女子,她神色坚决,眉目如霜,浑身气势凛然,似乎战意决绝。

    她说:她不乐意!

    这般的理直气壮,这般的理所当然!

    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折服!

    这样的人,仿佛天生就是上位者,说的任何话,都让人无法反驳!

    她忽然扬手,将蒂亚的鞭子拿来,随即狠狠一挥!

    “啪!“

    就在那鞭子即将打在苏德厚的身上的时候,忽然伸出一只手,挡在了她面前。

    却是那个白衣男人。

    他淡定的站在她身前,正好挡住了凤长悦的长鞭,若无其事的捏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凤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既然苏大人已经受到了三殿下的责罚,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虽然只是伸出两指,却像是有着千钧之力,牢牢的钳制住凤长悦的鞭子,动弹不得。

    甚至凤长悦能够感受到一股隐隐的威压!

    这个人,显然是灵宗强者!

    虽然是笑着,但是他的意思很明显了。

    就是让凤长悦住手。

    凤长悦眸色一定,而后停住,上下的扫视他一遍,似乎在探究什么。

    一旁的苍离早已胸膛起伏,浑身灵力暴涨,似乎下一瞬就会扑过来!

    凤长悦转眼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用担心,而后才转头,垂眸一瞬,而后唇边缓缓挑起一抹动人的弧度。

    “凭什么?“

    那男人一愣,似乎是没想到凤长悦竟是这般反应,而后沉稳笑道:“在下云渺然。不知可是够了?”

    “云渺然!他竟然是云渺然!是那个拿了炼丹大会冠军的云渺然吗?“”天啊!难道真的是他?“

    “我居然能够见到这般人物!”

    ……

    惊呼声此起彼伏,云渺然笑的淡然,似乎不以为意,早已经习惯这样的惊叹。

    凤长悦拉长了尾音:“云渺然……炼丹大会冠军,难得一见的炼药宗师,不过三十八岁,就已经是八品炼药师……是吗?”

    云渺然笑着点头:“正是在下。”

    果然啊,听到他的身份,都是这般的反应。

    终究没见过什么世面。

    他唇边笑意加深。等着凤长悦松手,惊慌道歉。

    然而下一瞬,他的眼中,忽然映出少女矫健的身影,横踢而来!

    凤长悦黛眉扬起,冷冽的眸光像是匕首割裂长空,瞬间袭去!鞭子牵制住他,而后竟是身体一转,迅速绕过他的阻拦,一脚横踢而出,将他逼迫至一旁,随即另一只手散发着浓郁灵力,挥刀斩下!

    苏德厚惨叫传来!

    云渺然的脸色瞬间难看。

    凤长悦还拉着那鞭子的一端,见状忽然抖了抖手,看着他不甚在意道。

    “你是谁,关我屁事?!”

    ------题外话------

    咳咳,不小心手抖,磕了很久的瓜子儿,偶去面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