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135 绝地反击!
    苏烟。

    凤长悦缓缓的念出这个名字,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冷清。

    还真是没完没了。

    “她是你的亲生孙女,自然是向着你的!”苍离不屑。

    想要随便找出一个人诬陷长悦丫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周围的人听了,也是有些怀疑。

    是啊,苏烟纵然真的看到了,可是这身份也太敏感了。她是苏家人,自然为苏家说话。这样一看,若是苏德厚让她作证,只怕只能听信一半啊。

    苏德厚早就料到苍离会这么说,当下神色一肃。

    若是他这么简单的就让他们破旧脱身,他这么多年早就死在了敌人的明抢暗斗之中!

    “这一点不劳苍离院长体型,我自己也是知道的。不过若是,我以自己的名誉担保呢?若是我以整个苏家的名声作为保证呢?这样的话,不知我们的话,是否足够可信?”

    苏德厚一字一句,语调铿锵。

    众人神色纷纷变换。

    苏德厚居然敢拿出这来做赌注?苏家是百年望族,是几大世家中名望最高的,加上他本人又是帝国数一数二的大臣,这么些年早就积攒了足够的名声。

    若是他肯拿出这来作为担保……只怕此事为真!

    而苏德厚身后的人,听此也纷纷松了一口气。

    要不是苏德厚以此为砝码,他们又怎么肯轻易来趟这趟浑水?

    苏家财大势大,苏德厚本人更是不好惹。

    若是凤长悦真是真凶,那么他们也就不仅能为自己家族死去的孩子讨回公道,还能够趁势和他搭上,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若是凤长悦不是罪魁祸首,那也有苏家,苏德厚在最前面撑着!天塌下来,首当其冲的也不会是他们。

    出于以上诸多原因,苏德厚此次才能调动这么多人一同前来,造成此番情况。

    其实他们也都没有什么证据,都不过是出于苏德厚信誓旦旦的保证才来的。

    先前凤长悦和苍离气势惊人,毫不退让,已经让一些人感觉到了不妙,甚至想要偷偷溜走。甚至当苏德厚说第二个证人是苏烟的时候,他们还有些泄气。

    但是此时,苏德厚做出这般赌注,显然是有着十分的把握!

    整个灵州,谁人不知,苏家,苏德厚最是要面子之人?

    能够让他说出这话,肯定是板上钉钉的证据了!

    也因此,在苏德厚的话出来之后,在场众人都是心神一震,看向凤长悦的目光也有些变化。

    这一次,她会怎么应付?

    就连本来准备说话的沈剑平,也看向了凤长悦。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凤长悦神色没有丝毫的慌乱,根本没有遭受强势人物质问的紧张,反而轻松从容,让人捉摸不透。

    她的静默,让现场有了一瞬间的尴尬。

    众人紧张的看着:这难道是无言以对?还是默认?

    苏德厚唇角掀起一抹冷沉的笑。

    想要和他斗?真是找死!

    他拿这些做赌注,她又能够有什么拿来反击的?

    “怎么?没话说了吗?还是……”

    “不过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你也好意思拿来说?”

    凤长悦一声冷哼,说出的话像是利剑一般狠狠的刺向苏德厚!也好像是一记惊雷,重重的砸在众人耳膜,从而传到心间!

    苏德厚原本淡定而有些阴狠笑意的脸像是面具崩裂开来,眼睛逐渐睁大,嘴巴也微微张开,眼睛里面全是不可思议,显然还没有消化凤长悦究竟说了什么。

    而旁边的人,也都震惊的看向凤长悦。

    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说什么?!

    然而凤长悦还没尽兴。

    “你的名声?值几个钱?你苏家的名望,又有什么价值?”

    “在我眼中,不过是连一级魔核都不如的东西。亏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听起来似乎很是重要,不过……仔细向来,其实你什么都没有损失,反而还趁机往我的身上破了污水。真是好厚的脸皮!”

    凤长悦字字铿锵,像是锋利无比的见识,将站在前面的苏德厚射的连筛子都不如!

    苏德厚站在那里,似乎就已经感受到周围看过来的各色目光,听到各种鄙夷不屑的谩骂!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这样啊……”

    “就是!苏家有什么名望!我看是污名!这些年横行霸道,仗着自己势大,可是没少欺负别人!”

    “虽说苏家只有苏烟这一个嫡女,可是他们旁系的人,听说可是嚣张的狠呢!我姑父当佣兵的时候,就没少被他们苏家的人欺负!”

    “我也是我也是!他们苏家,以为自己背景深厚无人敢惹,在西部可是嚣张的很!虽然在灵州没有那么张扬了,不过听说也有不少龌龊事!”

    “我呸!那苏家不是什么好的,那苏德厚,更是个老狐狸!”

    “嘘!小声点!没看苏德厚脸上的颜色都变了!小心祸从口出!”

    ……

    苏德厚好歹也是七星灵皇,若是听不到这些人的话,只那才是奇了。

    可是现在,他无比希望自己没有听到这些!

    随着一句句的低低的谩骂和嘲笑,苏德厚的脸色无法控制的变幻。

    他出身世家,一声顺遂,常年位居高位,无数人对他俯首帖耳,甚至连陛下都不能忽视他的意见!何曾遭受这般直面的辱骂!

    而且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苏德厚觉得自己半生的怒火都被点燃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嚣张的人!竟然敢当面对他这般羞辱!

    “你!你!你真是好大胆子!”苏德厚气的已经有点结巴了,手指笔直的指向凤长悦,眼光灼灼似乎要将凤长悦钉死!

    凤长悦对他的目光完全无视,眉宇之间逐渐浮现一丝凛冽的锋利。

    “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若是有诚意,那就拿出能让我满意的赌注!”

    凤长悦毫不畏惧的看着苏德厚,目光比他还要冷厉,直让他心生不安。

    苏德厚恼羞成怒:“你在胡说什么!”

    凤长悦唇边缓缓扬起一抹笑意,这一段时间的修养,已经让她基本恢复,因此此时看上去血色很好。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竟是有些晶莹剔透,除却她左边脸颊上的暗紫色淡淡胎记,竟是也让人心神恍惚,觉她不似凡人。

    有些年轻的少年见此,竟都是有些脸红,只觉得那少女竟不知怎么,突然变得这般耀眼。

    惯常的冷清,忽然这般一笑,竟是让人难以挪开目光。

    然而下一秒,凤长悦的声音,就打破了所有人的幻想。

    “我要你拿出苏家兴衰,苏家上下三百七十一人的性命做担保——你没有诬陷我!若是你方才对我的指控,有一丝一毫的虚假,拿出的证据,有一丝一毫的作伪,你找出来的证人,有一丝一毫的谎言,你!连同整个苏家,都会死于非命!不得超生!”

    “这担保,你敢不敢!”

    原本宽阔的伽陵学院门口,此时沾满了人,然而先前的喧嚣,此时俱都不见,只剩下那个少女有力的声音,不断回想!

    这担保,你敢不敢!

    众人被她气势所摄,一时竟是忽略了她的话语。

    而苏德厚则不会!

    他听得分明!

    也因此更加愤怒!

    这、这凤长悦,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是一介平女,竟然敢让他拿整个苏家的生死来做担保!

    她怎么敢!

    她有什么资格!

    苏德厚手指都在颤抖:“你、你有什么……”

    “煽动权贵,威胁我学院,欺凌我同门,并且对我师父多有不敬,更是妄图诬陷于我,将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此番重重,你哪一样没做?我不过是让你做个有力点的担保,你就这么大的反应,该不会是心虚吧!”

    凤长悦懒散的话语将苏德厚步步紧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看着凤长悦的脸,无比想上去将她狠狠虐杀!

    他一只手负在背后,拳头握的死紧,甚至有骨头摩擦的声音穿啦。

    这让他怎么说?!

    若是不说,凤长悦必定死死咬住,说他是心虚!而其他人也必定怀疑,稍有不慎,满盘皆输!今日精心计划的一切,都会毁于一旦!

    而若是说了…。且不说他堂堂苏家家主,被一个十四五的少女钳制,便是这苏家三百余人命,也不是可以随便拿出来作为担保的!

    苏德厚天人交战,对于其他人则是心虚的表现。这短暂的沉默,却足够让其他人怀疑!

    围观的人露出或深思或鄙夷的神色,而原本站在他身后的权贵,也都心生不安,面面相觑。

    便是圆滑的佘宁,此时也有些急了。

    “苏大人,您……”佘宁小心的问出口,虽然什么也没说,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在催促。

    苏德厚脸色更差。

    而一旁始终沉默的沈剑平,也终于开口:“先前苏大人可是信誓旦旦,怎么此时竟然静默不语?还是说,你先前说出的那些所谓证据、证人……都是假的?”

    沈剑平本来就气势逼人,此时沉声开问,更是让人心尖微颤。

    苏德厚狠狠咬牙,猛然抬头:“自然敢!”

    “今日。我就以苏家上下三百余人的性命作为担保,若是对凤长悦有一点诬陷就……”

    “父亲!您何必和这种人计较?与其被她胡搅蛮缠,倒不如把一切都说出来,让大家来评判。这样,也免得有些人死赖着不肯承认自己犯下的错!”

    虽然有些嘶哑,但是显然说话的人,是个女子。众人疑惑间,那人忽然出现。

    一道娉婷的身影,浮现在众人眼帘。

    一身红衣精美至极,腰间系着一根红色的玉带更是衬托腰身纤细,除了腰间坠下的一个小小的锦囊,身上再无其他装饰。行走间,微风拂过,缓缓的步伐,竟是有了几分清新脱俗的韵味。

    等她走进,才看清容貌。

    这一看,只看得众人一惊,眼中纷纷闪过惊艳之色。

    来人是个妙龄少女。

    一头黑色的长发散着,只有一根晶莹剔透的簪子在其上,有一些头发散在脸颊旁,更衬得那双明媚的眸子晶亮,如秋水般动人。

    一双柳叶眉划出最适宜的弧度,勾勒出一份清傲。

    不过是这般看着,便已经决出此人绝对是少有的美人。

    然而可惜的是,她的脸上,覆着一张红色的面纱。眼睛以下的容貌,全部都被挡住,让众人惋惜不已不能得见真容。

    不过饶是如此,这般姿态,也已经让众人惊叹。

    正在猜测此女身份的人,忽然一拍脑门。

    “这不正是苏家大小姐,苏烟吗!?”

    刚才她分明喊了苏德厚“父亲”啊!

    那必定是她没错啊!

    众人纷纷惊醒,看着她的目光,便有些变化。

    原本就听说苏烟容貌极美,天赋极佳,早早便进入海涅学院学习,加上性子有些高傲,见过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此时突见,这般反应也不足为奇了。

    苏德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满面怒容在回过头的一霎间,就已经褪去许多,换做了紧张。

    “烟儿,你怎么来了?”语气中不乏关切和担忧。

    苏烟虽然看似不乏很慢,但是却很快的避开了众人,到了他身旁。

    “女儿来此,自然是要揭穿这个人的龌龊行径!”

    苏烟忽然转身,直直看向凤长悦,语气忽然尖锐。

    “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是个怎样奸诈狡猾,自私卑鄙的人!”

    她的姿态,显然是冲着凤长悦而来!

    众人惊诧:苏烟竟然真的来这里作证了?!

    看来他们真的有把握!

    否则苏烟怎么能情绪这般激烈?言语间毫不掩饰对凤长悦的愤恨?

    凤长悦看着苏烟,眉梢染上了几分冷意。

    送上门来找死,真是再好不过。

    看来,那些教训,还是太轻。

    “哦?这就是……证人?”

    凤长悦眉目不动:“还请来说说,我是怎样的‘奸诈狡猾,自私卑鄙?说实话,我也很好奇呢。”

    苏烟原本以为,父亲请动了这么多人来此,必定会将凤长悦吓破胆,伽陵学院再厉害,也不会想着为了一个区区凤长悦,和这么多世家贵族对抗。

    他们的计划,必定能够顺利进行的。

    也因此,她一直呆在远处,想要看看那个凤长悦惊慌失措的样子。

    然而等了那么久,她竟然分毫不让!就连苍离都为了她和这么多人正面相对!

    而到最后,凤长悦毫不留情的指责苏德厚,并且提出了那样的担保之后,她终于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怒和嫉恨像是草原被点燃,瞬间燎原!

    于是她终于出来。

    她要亲眼送她去地狱!

    笑吧,等下,我看你被千人指责,万人唾骂,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苏烟安抚的拍了拍苏德厚的手背,而后朝前走了一步,神色笃定。

    “我,苏烟。用我苏家嫡女的身份,来控诉你——凤长悦,在照壁阁之中的一切龌龊行为!”

    “因为想要得到里面的珍宝,所以你残杀伤害了无数人!从一开始进去,你想尽一切办法将其他人全部杀到,就是为了一个人得到那里的一切!”

    “因为我们进去不久,所有人就全部散开了,所以更是方面了你行动,让你一切都顺利的进行。和你遇到的人,几乎都被你杀了。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做的事,几乎没有人知道。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只怕你将所有人杀光,都不会有人发现!”

    “不过你没有料到,我会亲眼目睹这一切吧?你先是装作和我们偶遇。然后趁机对我们下手。中间装作泰然自若的样子,危险来临的时候,不仅没有救我们,反而踩上一脚,在最后——对我下了毒手!”

    苏烟的情绪激动起来,声音也越发尖锐,在安静的场中,更加显出几分凄厉。

    “你竟然这般狠毒——将我残害至此!”

    苏烟这般说着,却是让众人有些犯嘀咕。

    “她只是这般说,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啊。看她也没什么损伤啊……”

    “该不会是作假,凭空捏造的吧?”

    就连苍离,也皱眉:“你这么说,可是空口无凭。”

    若是她只是为了单纯来诬赖长悦丫头,他必定不会放过她!

    苏烟忽然诡异一笑。

    虽然遮着脸,但是不知为何,她那笑容,却依然让人觉得一阵心寒,仿佛有什么怪兽,即将从她的眼睛之中挣脱出来,将一切吞噬!

    “我自然……是有证据的!”

    她的声音忽然低沉,因为带着几分嘶哑,而显得有些不同寻常的阴沉。

    凤长悦看着他,忽然心中一动。

    果然,下一秒,苏烟就猛的掀掉了脸上的纱巾,一张沟壑纵横,满面伤疤的脸容,就顿时呈现在众人眼前!

    嘶——

    无数人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怎样一张脸!

    除了眼睛以上的位置,下面的脸颊竟全都是伤痕!而且似乎因为伤口太深,而显得有些凹陷。甚至还可以看出来因为时间不久,刚刚结痂,呈现出一种淡米分色。

    可是这颜色,却让人触目惊心!

    整张脸,竟是没有完好的肌肤!

    惨不忍睹!

    从这场景,就可以想象她先前遭受了怎样的伤害!

    若是这真的是凤长悦做的……那未免也太过心狠手辣!

    凤长悦眼睛微眯。神情未变。

    这番坦荡,众人又是一番迷惘。

    苍离先前是知道苏烟受了伤的,不过也没有料到她会这么严重,而且——是在脸上。

    对于女子来说,尤其是容貌绝美的女子,容颜是她们最重要的东西。若是受了损伤,只怕一丝一毫也不愿让人看到。

    然而此时,苏烟竟然肯将整张脸容暴露在众人眼前,只说明了一件事!

    她是铁了心要将长悦丫头拉下来!让她承担这之后的一切暴风骤雨!

    他看向凤长悦,虽然相信她不会无缘无语做这些,更不相信她会为了得到珍宝而不顾一切,滥杀无辜。可是他一个人相信是没作用的。

    苏烟此举,显然是已经豁出来了!

    长悦……要怎么澄清?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先前她被围剿,众人自然是同情她,现在……

    苍离心中的担忧,终于一层层的抵达。

    凤长悦感觉到他的目光,回头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笑容。

    苍离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一些。

    不顾怎么样,她似乎总是最淡定最无所畏惧的那一个。

    他且先看着吧!若是真的局势难以控制,他这个师父,可不是白当的!

    而苏烟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途径来宣泄,揭下面纱,自然是往她心里插刀,可是若是能够嫁给凤长悦打入地狱,她就在所不惜!

    苏德厚在一旁,也是震惊不已,仿佛是第一次看到。而后感觉到周围的目光,终于反应过来,心疼不已的看着她,连忙将她的面纱遮住。

    “烟儿,你何必如此……”

    苏德厚若是先前对凤长悦的恨有七分,此时则已经有了十分。

    他只是直到,苏烟被凤长悦伤害了,却也不知道,她竟是划花了她的脸!

    此时看到自己一向疼爱不已的女儿竟然遭此劫难,承受这般压力和苦痛,他头脑都有些昏沉。

    这般伤口,恐难恢复!

    日后,她都要这般了吗?

    苏德厚神色因为极度的愤慨,已经有了一丝扭曲,看起来如同恶鬼。

    “烟儿……烟儿……你放心,我今日一定会为你调回说法!让她血债血偿!”

    他猛然转头,死死盯住凤长悦。

    “凤长悦!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女儿虽然没被你害死,但是这般模样,却是比死还要痛苦!她有什么地方招惹你,竟然你下此狠手!真是好歹毒的心!”

    他转而看向苍离:“这就是苍离院长你的‘得意爱徒’?这般行径,还有什么可说!?她若不遭受同等遭遇,经历同等痛苦,还清这帐,老夫绝对不会离开此地一步!也绝对不会忍气吞声,一再让步!”

    不待苍离回答,他再度看向佘宁以及沈剑平。

    “二位大人,可是有什么意见?!你们也看到了,这凤长悦何等歹毒!我烟儿和她无冤无仇,却被她戕害至此,烟儿有什么理由去诬陷她?若是老夫不为她做什么,那就不配为她父亲!你们若是想要退出,现在大可离开!你们被杀害的那些子弟,也权当从没有过,就此了结罢了!”

    “苏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就必定要得到答案才能离开!我们那些孩子,可也不能白白死去!”

    “就是!这伽陵学院,纵然名声再大,也不能藏匿凶手吧!还是个这般

    残忍,犯下此等滔天罪过的凶手!”

    “凤长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场面一下子变得喧嚣,无数人开始谩骂,神色愤怒的看着凤长悦,似乎随时等着将她虐杀!

    苍离一声怒喝:“住口!”

    苍离雄浑的声音,只是震慑了几秒钟的时间,就迅速湮灭。

    “苍离院长!你还要继续庇护这个人吗?他坐下这种事情,你也要不顾一切的袒护吗?”

    “苍离院长!您不要一时糊涂!这个凤长悦,摆明了不是什么好人,您还是将她交出来,免得以后遭受她的毒手!”

    “没错!您若是依然包庇,那就别怪我们了!”

    这些人之中,大多是三大学院学生的亲眷,虽然权势很大,但是也都是普通人。

    简单的煽风点火,便能让他们的朝着某个方向袭去!

    凤长悦心中无比清楚,有一只手,正在这后面,操控着一切!将这把尖刀,直直刺向她!

    想要她命的人,还真不少!

    而从她一出现,就闭嘴不言的那个看门的老者,也终于看了她一眼。

    纵然她再强悍,也不过是个小孩子。苍离再护着她,也不能惹了众怒。

    他忽然身形一动,准备起身。

    却被凤长悦的一句话定在原地。

    “她脸上的伤,不是我做的。”

    凤长悦清朗有力的声音,突然破空而去,抵达每一个人的耳中!

    她携带了灵力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清晰无比的让每个人都听到了。

    众人一愣。原本指责的声音,在看到她微微扬起的下巴,和坚定的神色之后,也忽然消散。

    “你说不是你伤的,可是有证据?”

    苏烟笑的极冷,声音依然有些尖锐。

    “若不是你做的,我何必这般!”

    苏德厚也满脸痛恨:“怎么?现在想着不承认了吗?!”

    凤长悦眸色深深:“我没有做的事情,自然不会承认。”

    “好啊!那你也拿出证据来啊!证明你没有在一开始分散以后就一个个猎杀了那些人,证明你没有趁机杀害我,证明你没有做下那些事!说啊!”

    苏烟步步紧逼,等待着凤长悦的崩溃。

    她脸上的伤,虽然不是凤长悦做的,可是肯定也有关系!

    她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是自己陷入一个深坑,而凤长悦就站在洞口,满脸冷酷的看着她落下,而后——朝她射出箭来!

    那上面隐约的光芒,她还记得!

    等她醒来,她的脸就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

    凤长悦脱不了关系的!

    而且……想到季明城,她心中怨恨更深。

    原本他还不想拿出那玉瓶,是她以自己的容颜为威胁,才得到的。

    他本来就同她是那般关系,现在分道扬镳了,竟然还在想着她!

    这让她情何以堪?

    若是不将这情绪宣泄出来,让凤长悦好好承受一番,她心中这一口气,不知要如何出了!

    “怎么?没有证据吗?”苏烟沉沉问道。

    “谁说没有证据?”

    忽然又传来高声呼喊,接着,一道旋风忽至!

    一道蓝色的影子,忽然出现在凤长悦身旁。

    “老娘就是证据!”

    她一出口,众人当即猜出了她的身份。

    容貌俏丽,虽然穿着蓝衣,可是脾气火爆,走到哪里,就吵闹到哪里。自然是蒂亚。

    这位身份比起苏烟只高不低的霸王,顿时引得一片哀嚎。

    原本气愤不已指责凤长悦的人,见到蒂亚,都是暗暗叫苦。

    她怎么来了!

    这位,可是绝对难缠的人物!

    有着那样的背景偏偏还是个不好惹的,性子火爆至极,最不怕的就是惹麻烦!

    虽然说她也是伽陵学院的人,但是不必要为了一个凤长悦挺身而出吧?

    况且,这些人之中,还有一些是她家族的势力。

    此时见到蒂亚出来为凤长悦说话,都是有些忐忑犹豫。

    蒂亚喘着气,原本学院的老师不让出去,现在这场景,恐怕一个不慎,就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苍离在出来之前,特地吩咐不要人出来的,也是为了学生。

    但是蒂亚知道是凤长悦出事之后,还是不顾一切的跑了出来,期间耗费了不少精力,加上穆克那小子帮忙才得以出来的。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抱怨苍离,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一出来,率先看到的就是两道熟悉的背影,一个是凤长悦,一个自然是苍离。而在他们俩身前,竟是黑压压的一片!

    她大概的扫视了一圈,就已经认出了不少人。

    纵然她性格粗放,也有细腻的一面。家族的事情她并不怎么插手,但是这些人,她还是认识的!

    竟然整个帝国三分之一的世家大族都来了!

    而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拿下凤长悦!

    她心中惊怒叫价,再听闻苏烟尖锐的声音,一下子就忍不住跳了出来。

    “老娘可以证明,苏烟这些话,都是假的!因为当时——我也在场!”

    蒂亚话一出,原本还想反驳的人瞬间住了口。

    若是她真的在场……自然是可以和苏烟对抗的,然而如果她不在……那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啊!

    “苏烟现在这模样,纯粹是自己作的!”

    “进入照壁阁之后不久,我们就各自分开。会遇到也只是偶然,因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当时保命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去管你的死活!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而且,分明是我先遇到你们的,你居然说,是长悦主动找到你的,你是不是把我给‘不小心’忘了?若是她是为了杀人,那为何现在我还在这?”

    “其次,你脸上的伤,也不过是因为你自己在遭遇危险的时候,独自脱离队伍造成的!我们连你一根头发都没动!”

    苏烟尖叫:“你胡说些什么!分明是她想要置我于死地!不仅不帮我,还想要射杀我!我脸上的伤,就是她造成的!”

    凤长悦漠然的看着她:“自己不小心招惹了强敌,还怪罪我们。分明是他人害你毁容,竟也想要推脱给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怎么?这世界是围着你转的吗?”

    噗嗤。

    有人没忍住笑出了声,随后立刻捂住嘴,生怕招惹了麻烦。

    蒂亚赞许的看看凤长悦:“厉害!”

    苏德厚却是不怕蒂亚以及她身后的背景,现在他的女儿受到这般伤害,自然要将那个凤长悦狠狠处置!

    他不理会虽然话少但是句句诛心的凤长悦,转而看着蒂亚:“蒂亚小姐,你虽然平时跳脱,但是老夫一直以为你是重情重义之人,却不想你为了这个凤长悦,竟然说谎!你说你在场,我们就会相信吗?”

    蒂亚翻了个白眼,不屑道:“那苏烟说她在场,你们就信了?”

    “……”苏德厚被噎了一下,随即辩解道,“烟儿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容貌去作为牺牲,陷害凤长悦?她有这个必要吗?”

    “那可不一定。我的腿还受了伤呢,是不是也一定要听我的?”蒂亚冷道。

    “这……这怎么能相提并论!?”苏德厚口不择言,直接喊出声。

    凤长悦立刻眯起眼眸:“你的意思是,蒂亚的命,没有苏烟的珍贵,所以即使她和苏烟一样受伤,却只能听苏烟的,而不能听蒂亚的?”

    凤长悦问话很迅疾,声音也清朗有力,瞬间将苏德厚噎的哑口无言。

    苏烟怨毒的看着蒂亚,后者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想陷害长悦?想得美!

    她欣赏的人,怎么可以承受这样的冤屈?

    而两方的交战也让其他人陷入了迷茫。

    是啊,他们到底应该听谁的?

    现在双方各执一词,而且各自都不是轻言罢休的主,这可怎么办?

    苏烟双手绞紧,指甲陷入肉中,几乎掐出血来,才控制自己没有尖叫。

    她真是,想上去杀了凤长悦!

    苏德厚感觉到她身体在颤抖,心中心疼不已。

    而一旁的佘宁终于回魂,勉强笑着打圆场。

    “呵呵……今天这事情,真是意外了。想不到只是一个简单地询问,也牵扯出这般问题……哈哈,依在下看,今日事情,多半有误会,不如咱们双方各让一步如何?先暂停,各自回去,改日再论?”

    佘宁几乎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眼看今天是没个结论了,还是改日……

    只是佘宁的话轻飘飘的,在一众人之中,几乎毫无影响。

    双方都不动,显然是没有让步的打算了。

    没办法,佘宁只好不断的朝沈剑平使眼色。

    沈将军,您倒是说句话啊!

    要不然今天怎么收场?

    沈剑平浓眉微挑,他其实不是很在意,只是现在看来……

    “苏大人,你可还有其他证据?”

    苏德厚一愣,沈剑平怎么忽然问他?

    可是他却不知,原本沈剑平确实是站在他们这边的,毕竟他侄子那样死了,他也心疼惋惜。可是经过这一轮番的较量,现在沈剑平的心中,已经平衡。

    他只是出于公正,才问了这么一句。

    苏德厚先前那般笃定,应该是有其他砝码的吧?

    苏德厚嘴里一阵发苦,原本看到自己女儿竟是这般已是极为痛苦,再遭受这诸多压力和质问,已经是接近崩溃。

    苏烟却忽然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既然敢来,自然是还有证据的。”

    她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目光,只是抬头看着凤长悦,缓缓问道。

    “其实现场,还有证人。”

    “还有证人?是谁?”

    “那人若是出现,应当就能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忽然有人开口问道:“不知是谁?那人可还活着?可能来此作证?”

    苏烟唇瓣一扯,却没有一丝笑意。

    “这个人……就是……”

    “这个人,就是季明城是吗?”蒂亚忽然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别以为只有你有人,我们这边——还有一个穆克呢!若是i叫来季明城,我们自然可以叫出来穆克!”

    想到现在正在里面应付老师的穆克,蒂亚得意笑笑:“而且,比你那个两面三刀,并且花心不已的季明城,可是好多了!”

    这自然是在说季明城仍然觊觎凤长悦的事情。

    苏烟脸色一白。

    苏德厚见此立刻道:“你说什么!我们苏家怎么……”

    “苏大人何必如此激动?不过是小小伎俩而已,您多年潜心修炼,竟是这般容易就上当了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好欺负,苏家好欺负呢。”

    正在苏德厚讲话的时候,忽然有人不咸不淡的插了话。

    这么一句,让众人都是愣住。

    是谁?说话竟是这般随意?摆明了这里今日是会闹个天翻地覆,怎么还有不怕麻烦的?

    凤长悦心中一动,随即抬头看去。

    苍离也转头看去,想要看看这摆明是要和他们对着干的人是谁。

    一道人影缓缓浮现。

    满头的白发一丝不苟,可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此人的容颜竟是只有三四十的样子,而且看起来气韵十足,原本不过是普通的五官,不知为何,看起来竟是别有魅力。

    一身白色衣袍,看起来更是增添了几分风度。

    缓步行走间,竟是让人不自觉折服。

    来者不善。

    这是凤长悦的第一反应。

    虽然那个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甚至周身都带着几分让人觉得温和的气质,可是她就是觉得,来者不善。

    随即,她就敏锐的发现了苍离有些不对劲。转头看去,原本总是淡定的苍离,此时竟是难掩愤怒的盯着来人!虽然他极力控制,但是凤长悦对他多么了解?一眼之下就看出苍离情绪很是不对劲。

    眼中的愤怒,几乎要冲出身体,直直将来人灼烧殆尽!

    凤长悦蹙眉,难道,老师认识他?

    可是为何从来没听过这般的恩怨?

    而此时,苏烟的声音,也轻飘飘传来。

    “我说的人,自然不是季明城。而是……伴随在你身边的那个神秘的男人!凤长悦!你敢不敢让他出来,和我们对质!”

    凤长悦豁然抬首!

    ------题外话------

    咳咳,感冒似乎好了一些,终于出来了。大家么么,之后会努力更新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