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081 去你的圣母!
    苍离双手挥动,巨大的透明结界便开始荡起波纹一般颤抖起来。其上一道道白色的光芒闪烁,而后像是破碎一般,巨大的结界沿着一道道波纹散去。

    这样的场景看的众学生一片惊叹,这才相信这后山之中,确实有着不同寻常之处。否则又何必大费周章的布下这样大的结界?连开启都需要院长亲自来。

    苍离看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即喊道:“所有老师,立刻离开!”

    唰唰唰!

    苍离一声令下,所有的老师都像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般,立刻腾空而起,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一幕让不少人都有些惊讶,但他们的脸上,都没有恐惧之色,反而跃跃欲试,显然对自己都充满了信心。

    苍离满意的点点头:“去吧!”

    此时结界终于全部消失,露出了连绵群山,远远看去,葱郁而宁静。

    而只有进去过的人,才知道这里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危险!

    人潮从入口处涌进!

    凤长悦和西泽也跟随着人流而去!

    苍离看着迅速消失的众人,手一挥,再次封锁了结界。

    “走,去出口处等着吧。”

    不知道那丫头会花费多长时间,还有千宴……

    似乎这一次很值得期待啊……

    ……

    一踏进后山,凤长悦就感觉到了不同。空气中浓郁的灵力几乎是外界的五倍了,难怪这里面看起来有一种特别宁静舒服的感觉。

    进去之后,所有人都三两成堆分散开来,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

    进入学院也有了一段时间,很多人都已经结成了小团体,很多同一个老师的学生也凑在一起。这样不仅能够增大团体的力量,遇到危险还能增加安全,一起作战总比单打独斗来得好。

    而凤长悦也和西泽一同行动,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没多久,众人就分散开来。周围的人越来越少,视野也越来越广阔。

    茂密的葱郁的树林,地上是厚厚的落叶还有灌木。很多树木粗壮的几乎两人都无法合抱,可以想象这树生长了多久,而这个地方,又存在了多久。

    凤长悦和西泽快速的移动着,凤长悦还在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景象。斑驳的阳光落下来,几乎晃花人的眼睛。

    走了一段距离,眼前还是茂密的几乎没有尽头的树林,甚至连一只魔兽都没有。

    寂静无声。

    凤长悦的脚步逐渐放慢,眸色如刀。

    西泽虽然憨实,却也不傻,立刻感觉到凤长悦放慢了速度,不由也停下脚步,疑惑问道:“长悦,有什么问题吗?”

    凤长悦点点头:“西泽。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提,西泽倒是真的发觉,这里偌大的树林,竟然无比安静。除了他们两个,竟是再也没有其他的人。

    “真的啊!这里居然这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岂止是没有声音。凤长悦仰起头看了一眼错落的枝桠。

    连生命的气息,都没有。

    这太诡异了。

    凤长悦站定,忽然翻手拿出了一把银亮的匕首,紧握在手中,身上的肌肉也无声紧绷起来。

    “西泽。小心。这里不对劲。”

    看到凤长悦的警戒状态,西泽心中也生出了几分紧张感,立刻也警惕的看向四周,做出了最佳的防御姿态,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二人继续朝前走去。

    二人的脚踩在落叶上,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然而在这样安静的几乎诡异的情况下,竟是也生出了几分让人不安的气息。

    阳光似乎更加热烈了一些。眼前的树林似乎永远没有出口一般,一直是那个样子。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声细微的声音!

    凤长悦眸子眯起,立刻腾空而起!避开了从身后袭来的暗风!

    冰凉的风刃刮过脸上,几乎削下一层肉来!

    凤长悦一个腾身,手中匕首立刻回身挥出——“谁!”

    站在不远处的西泽立刻回头:“长悦,怎么了?!”

    他一回头,就看到了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

    只见一只体型硕大而矫健的豹子,伸出尖利的爪子,朝着凤长悦抓去!

    黑影一闪,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灵狐就跳跃到了凤长悦的眼前!

    凤长悦不退反上,手中匕首立刻迎上!银光一闪,二者迅速分开!

    “铿!”

    如同敲打在玉石之上的声音响起。

    凤长悦后退,皱眉看着那灰色身躯上带着黑色点点的豹,一双眼睛是淡淡的黄色,显得狠厉无情。体型比起一般的豹子要大一点,不仅速度没有受到限制,反而更具威力和危险性!

    “七级黑星豹!”

    凤长悦冷冷吐出它的名字。

    西泽一愣,随即睁大了眼睛:“什么?这是黑星豹!?”

    传言中速度极快,攻击力极强的魔兽?!

    据传这种魔兽一出生就是六级魔兽,幼生期就能够达到七级,长成之后,则可以继续晋级,成为八级魔兽!

    眼前这一只,居然就是七级的吗?

    凤长悦冷眼看着,这魔兽她虽然不怕,但是黑星豹是成双活动的,这一只在这里,那么附近肯定还有第二只!

    黑星豹就在凤长悦眼前,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凤长悦。四肢缓慢的挪动,悄无声息,优雅而充满凌厉的杀意。

    二者对峙了一会儿。

    黑星豹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了,随意走到了一个地方,而后猛的朝着凤长悦扑来!

    锋利无比的爪子迅速伸出,带起强烈的罡风!地皮都被掀起!乱石尘土飞扬!

    西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肯后退半步,只是简单的挥开一道灵力,挡住了向他飞来的尘石。眼睛紧紧的盯着凤长悦,生怕她没有应付过来。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凤长悦手起刀落!一手狠狠的扼住黑星豹的脖子,一手握住匕首,狠狠的想着它的头骨刺去!

    忽然一道劲风袭来!一股极为强悍腥烈的气息朝着她的面门而去!

    凤长悦却好像早就有所预料,立刻抓起手中的黑星豹,挡在身前!

    “哧。”

    牙齿咬进血肉的声音!

    凤长悦毫不耽搁,立刻反手刺出!白色的灵力闪动,狠狠的打到来者身上!

    “呜!”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凤长悦眼神一动,这才发现,原来第一只出现的黑星豹,竟然挡在了后来出现的黑星豹身前,身上炸开了不少伤口,眼看就活不成了。而后来出现的那一只,也没有完全避开,身上也有着伤口流着血。

    西泽这才看到,在凤长悦身前,竟然有两只黑星豹!

    就在凤长悦准备退开的时候,那只受伤较轻的黑星豹,竟然再次扑了上来!毫无保留!拼命而去!

    凤长悦全身灵力瞬间涨满,右手成拳,狠狠的轰出!

    黑星豹被狠狠的击落在地!

    西泽连忙上前:“长悦,你没事吧?”

    凤长悦摇摇头:“无碍。”

    西泽连忙转身看去,这才发现,躺在地上的那一只,体型健硕,脖子上一道血肉翻卷的伤口,还在汩汩的冒着血,显然是一开始就出现的那一只。

    而在不远处,那只体型较小的黑星豹显然是刚才被凤长悦打伤了,此时挪动一下都十分困难,付趴在地上,朝着另一只黑星豹努力的爬去。

    但是凤长悦的拳头又怎是一般人可比?只那一拳,只怕那黑星豹的骨头都震碎了一半。此时的一动就显得格外困难。

    但是它好像并没有放弃的意思,拖着软软的身体,不断涌出的血液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最终,它终于爬到了那一只黑星豹的身边,刚刚接触到,它的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它身边。喉间却不断的发出低低的哀鸣。

    西泽惊讶道:“这两只……是一起的?”

    凤长悦淡淡点头:“成年黑星豹一般都是两只共同活动。公豹负责吸引人的注意力,而母豹仗着体型的优势,拥有更加敏捷的速度,就趁机而上。人们往往会因为以为自己制服了公豹而心生得意,从而让母豹得手,进而惨死。”

    西泽恍然大悟的感叹:“想不到,这魔兽竟然如此狡诈,也如此重情。”

    凤长悦看着那依偎在一起的两只黑星豹,地上早已经被它们的血液染红,气数已尽,只是在凄惨的哀鸣着,几乎听不到声音了。

    母豹伏在公豹身上,眼神哀哀。公豹却似乎已经不行了,就那样躺在那里,毫无所动。

    凤长悦顿了顿:“比起人来说,其实他们算不上狡诈。甚至,比很多人都重情重义。”

    西泽却好像也十分感慨:“是啊!起码它们不会抛弃同伴!”

    凤长悦感觉到西泽似乎是在感慨着什么,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上前一步,手中动作灵活至极,一起一落,两只魔兽纷纷殒命。

    “这样也好,”西泽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凤长悦,“早死早超生。”

    凤长悦将匕首擦了擦:“走吧。”

    西泽注意到,她没有取它们的魔核。

    她这个人,根本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冷漠无情吧!

    二人再度朝着远处前进。

    ……

    “唰!”

    “嗤!”

    “噗!”

    匕首刺进血肉的声音在林间响起,而且频率也越加的频繁。

    “嘭!”

    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

    西泽擦擦额头的汗,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魔兽,吐出一口气,看向一旁的凤长悦。

    “长悦,这是第十一只魔兽了吧?”

    凤长悦手掌翻动,将眼前的一人多高的魔兽喉咙割断,取出魔核:“第十二。”

    西泽叹了口气。

    他们这一路走来,别的什么都没有遇到,一直不断的碰到各种魔兽。从一开始还能应付的六级七级魔兽,逐渐变成了八级的魔兽。甚至还遇到了一只已经快要进化成为九级魔兽的金蛇王。若非凤长悦他们二人配合默契,只怕此时已经伤痕累累。

    然而纵然如此,这一路下来,他这么强壮的身体,也已经有些受不住了。肌肉酸疼的要死,恨不得立刻躺下来休息。

    看了一眼凤长悦,她好像不知疲倦一般,出手依然是那么迅速,准确!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凤长悦将魔核收起来,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旁。

    “休息一下吧。”

    西泽立刻眉开眼笑:“谢谢长悦!”

    凤长悦看他笑得灿烂,也笑了:“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西泽挠头:“嘿嘿。我这不是觉得怕拖你后腿嘛!刚想休息,你就这么体谅的休息了!”

    他转眼看着她,她如玉一般的容颜上,竟然没有因为剧烈的打斗而涨红,甚至连呼吸都还是平静如常。看起来根本就不像刚刚和数十只高等魔兽厮杀过的模样。

    “累是正常的。休息好了才能走的更快。凤长悦淡道。

    西泽赞同的点头,看了看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长悦,你不累吗?“

    凤长悦缓缓的擦拭着匕首上残留的血滴,声音平静:”累又如何?不累又如何?“

    西泽叹气:”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么长时间,居然连粗气都不喘一下!就算是我,也已经累成这样了。本来还以为你虽然天赋好,却依旧是个纤弱的小姑娘。现在……嘿嘿……“

    凤长悦唇边迅速划过一丝弧度,几乎看不见:”习惯就好。“

    西泽点点头:”嗯!嗯?“

    习惯就好?

    这么说她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这个纤瘦的身躯,居然早就和众多魔兽厮杀过了?

    凤长悦余光看到西泽崇拜的目光,心中有些好笑,知道他有些理解错误,却也没有出声解释。

    她是和魔兽厮杀过不少次,但是她指的,却不是这件事。

    不过,那也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无须再提。

    二人休息了一会儿,就打算重新上路。”长悦,这森林到底走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咱们走了这么久了,除了魔兽还是魔兽,而且总是出现的悄无声息,防不胜防。要不是你警觉,咱们这时候,说不定还在和它们死战呢。“

    西泽絮絮叨叨,凤长悦却眯起了眼睛。

    是的,这是她最在意的地方。

    魔兽什么的都还好对付,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总是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而后突袭!

    他们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眨眼却已经有魔兽扑到了眼前!

    她先前就觉得不对劲,此时西泽问出,她终于开始思索。

    她停下脚步,再次看向四周。

    依旧是葱郁茂密的树林,斑驳的阳光此时也好像弱了一些,整个树林的风凉凉的,浓郁的灵力就在身边,如果没有那么多潜在的危险,倒不失为一个修炼的好地方……

    等等!灵力!

    凤长悦眼前一亮,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想视四周看去!

    是的!这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充裕的灵力!这里的灵力,足足是伽陵学院的五倍之多!如果学生们在这里修炼,岂不是事半功倍?

    但是学院却没有这样做!

    反而把这个地方用强大的结界封锁起来,只有试炼的时候,才会将新生放进来!

    那些魔兽,肯定是利用这些浓郁的灵力,学着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它们在这里出生,成长,早就沾染了这里浓厚的气息,甚至和这里混为了一体!他们当然就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让它们的偷袭总是得逞!

    这样,这件事就能说通了!

    见凤长悦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西泽心中一动:”长悦,你想到了什么?“

    凤长悦忽然调动身上的灵力,而后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

    果然!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同!”西泽,用灵力隔绝。“

    西泽虽然不知所以,但是仍然照做,这一试,就立刻感觉出了不同。”这……“

    他惊异的看了一眼凤长悦,这样子,居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出周围的气息!

    甚至能够感觉到不远处,还有着隐约的强悍气息——那是还没有现身,伺机而动的魔兽!

    他们用自己的灵力和外界隔绝,就能够感受到这份不同……换言之:这里的灵力,居然和外界的不太一样!

    虽然不知道凤长悦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西泽心中却只对她敬佩更重。

    谁能想到,学院后山的浓郁灵力,竟然和外界的不太一样!

    而那些魔兽,正是凭借着这一点,才能悄无声息的出现!

    西泽想明白之后,真想立刻破口大骂:真是奸诈!

    凤长悦不再停留,继续向前走。西泽连忙紧随其后。

    而在后山之外的某处,两位长老睁开眼睛,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和赞叹。”想不到,今年的试炼大会,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小家伙。“”那个女娃子,看着纤纤弱弱,脑子倒是灵。看来苍离那老家伙没有骗我们。“”现在下结论还太早,还是静观其变吧。希望她能给我们惊喜。伽陵学院,也确实沉寂了太久了……“

    又恢复了一派寂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

    这样一来,二人的效率果然上去了。不用等待着魔兽突袭,他们可以顺着气息寻去,从而先行下手!

    又有不少的魔兽死在他们手上。

    而这一路,西泽总算见识了,凤长悦的身手。

    出手凌厉迅速,准确狠辣,几乎招招致命,每一只魔兽出现,一旦照面,就会迅速被解决。

    然而她清丽的容颜上,却始终平如初。仿佛并不觉得,自己的出手有多么狠辣。

    这是一种让人后背发凉的冷静。

    西泽跟她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心中的敬佩就越重。

    二人就这样,一路厮杀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凤长悦都几乎产生了厌倦。望着眼前的看不到尽头的树林,皱着眉头,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魔兽,几乎能够和魔兽森林媲美了。

    不仅数量多,而且等级都不低。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遇到九级魔兽,但是这么多的七八级魔兽聚集起来,他们应付起来,也并不轻松。”停。“

    凤长悦突然出声,随即闭上眼睛,庞大的精神力蔓延而出——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精神力散发出去,很有可能会招惹来更多的魔兽,但是大致的观测一下,总好过这样盲目的前进。

    无形的精神力朝着四周扩散而去,沿着广袤无垠的森林向着远方摸索。

    西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扰了她。

    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呼打破了平静。”快看!是凤长悦!“

    被这声音打扰的西泽脸色一下子皱起来,顺着声音看去,果不其然,是学院里的人。

    大约有七八个人,原本整洁的衣服此时全是污泥和血迹,还有撕裂的痕迹,似乎刚刚经历过激烈的打斗。

    看到风凤长悦,这些人像是一下子找到了救星,双眼放光的朝着这边跑来。”凤小姐!凤小姐!您快帮帮我们!“

    西泽往前一站,挡在凤长悦身前,皱眉问道:”你们干什么?“

    被挡住的人似乎愣了一下,而后才认出来这好像是跟在凤长悦身边的那个少年,当下立刻喊道:”我们、我们遇到了危险!想、想要请求凤小姐帮帮我们!“

    西泽转眼看了一眼还在闭着眼睛搜索的凤长悦,立刻拒绝:”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况且,我们也没有责任帮你们。你们快走吧!“

    那几个人都愣了,随即脸色难看起来:”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没有时间?没有时间,那她干什么闭着眼睛停在这里?而且,我们是一个学院的学生,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们为什么不能帮我们?!“

    西泽被这不善的语气说的心里也急了,他怎么样无所谓,但是长悦现在正处在极为关键的时刻,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帮这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我们和你们不熟!况且这本来就是试炼,我们凭什么帮你们?你们还是快走吧!“

    西泽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对面的人显然不这么想。

    听到西泽这么说,他们脸上的表情迅速变了,冷而嘲讽。”你是谁?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你凭什么代替凤长悦说话?你不愿意帮我们,她可没说!你快让开!“

    后面一个女声,话很是难听,还带着几分骄傲。显然并没有把西泽放在眼里。

    西泽皱眉看了那少女一眼。

    他不希望给凤长悦惹事,但是这些人也未免太不知进退了。”他说的没错,我们不会帮你们的。你们最好尽快离开。要是被追杀到这里,连累了我们,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风月场忽然睁开眼,朝这边淡淡的看了一眼。语气更淡,像是结了冰。

    那几个人一愣,那个少女似乎还想说什么,被站在最前面也是最早进行交涉的少年瞪了一眼,才闭嘴不语。

    那少年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凤小姐……你看,咱们都是一起……“”我们可没有一起,是你们主动跑到这里的。我说了,我们不熟,我不会帮你们。“”可是,凤小姐你不是这样的人啊……“”我是怎样的人?“凤长悦忽然扬眉。

    那少年脑海里忽然想起那一天,漆黑的夜幕上,被一身金色铠甲包裹着的纤美少女,一头黑发飘扬,眼神凌厉如刀,冷冽却带着让人无法自拔的魅力。

    他脸上忽然显出几分绯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一天,你全力出手,力挽狂澜,不是救了大家吗?“

    凤长悦唇边一抹没有笑意的笑容,眼神淡漠如雪。”那不是为了你们。“

    只是为了一个人,才那样奋不顾身。

    她不是圣母,甚至和好人这两个字都不沾边。她的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命,亲手了结的也不在少数,所谓大义,在她这里,完全不存在。

    她又怎么会为了几个不认识的人,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充满危险的境地?

    她的话说的那少年脸色瞬间白了白,不知说什么好。

    凤长悦转身就打算离开,却忽然神色一厉,看向那一群少年少女:”你们做了什么?!“

    或许是被她忽然凌厉的语气所慑,那少年也结巴了:”没、没做什么……就是小雅看到了一只魔兽幼兽,很是喜欢,就抱了出来…。结果,招惹了麻烦……“”蠢货!“

    凤长悦冰冷训斥,那少年脸色一阵尴尬,而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少女显然就是”小雅“,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反驳,却忽然被凤长悦这一声吓得脸色瞬间白了。

    西泽也觉察到不对:‘长悦,怎么了?”

    凤长悦看着那几个巴巴看着她,似乎还在等她出手的人,心中怒火燃烧。

    这些人,居然敢去招惹“彩冰雀”!

    那是七级魔兽!

    最关键的是,那是群居动物!而且不同于名字的绚丽,它们的性情极为暴戾,攻击性也极强。一旦结仇,不死不休!

    也就是说,招惹了一只,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彩冰雀家族!如果不能将它们尽数消灭,就只能被它们杀死!

    凤长悦想要立刻离开,却已经来不及而了!

    不过瞬息之间,翅膀震动的声音,就从天空中传来!

    连空气都在震动!几乎掀起一股风暴!

    凤长悦死死盯着天空,一片浓重的阴影几乎遮天蔽日,朝着他们而来!

    ------题外话------

    有意见大家一定要多多提出来哦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