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077 我要你干干净净等我来
    柔软的唇瓣轻柔辗转,夹杂着淡淡的冷香和浓郁的血腥气息,让她的心也一瞬间被攥紧。

    她一瞬间,忽然就原谅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她,他恐怕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吧。

    她细细的吸吮着他嘴里残留的血液,似乎要和这个男人融为一体,骨血相融。

    只有这样,才能真切的体会到,他的心意。

    轩辕夜被她的举动弄得一愣,下意识的就要推开——嘴里面满是残留的鲜血,他不想她看到他脆弱的样子。

    但是那温热对他来讲,无疑是最大的诱惑,他瞬间缴械投降,放任她的舌头探进来,生涩而笨拙的学着他当时吻她那样亲吻他。

    看着这一幕的赤一和林远等人已经因为过度的震惊陷入了短暂的大脑空白。

    住、主上居然被一个少女给强吻了?!

    而且居然还没有反抗!

    最重要的是好像还很享受!

    林远这群动辄斩杀千人的冷酷将士,看到这样一幕,也纷纷风中凌乱,只觉得自己心脏实在不够强大,否则怎么心跳这么激烈!

    林远先是瞪大了眼睛,而后猛的回过身去:“看什么!都给我出去!”

    一声厉吼,众位年轻的将士纷纷反应过来,面红耳赤的一溜烟的跑出去了。但是脸上则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天啊!主上被一个女人强了!”

    “什么强了!有没有眼色!那只是强——吻!懂吗!?”

    “嘿嘿嘿……你们看当时林统领和赤一大人的样子,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

    “别说他们了,你看你脸上现在这笑容,简直太猥琐了!”

    “哎你们别说,这事情要是传回去,指定惊掉一群人的眼珠子!”

    “想不到主上一世英名,声名显赫,居然这么被动!……”

    ……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林远的脸瞬间黑了。

    扭头一看赤一还站在那里不动,林远立刻拉了他的袖子:“还不走!”

    赤一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但是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林远立刻急了,赤一平时严肃认真,就是这一点,太固执!

    主上的态度难道还不够明显吗?任由那个少女在这么多属下面前强吻,还一点反抗都没有,这分明就是已经承认了她的身份!

    这个少女,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的……

    想到这里,林远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看着赤一坚持的吗样子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快走啊!等着主上宰了你吗?!”

    赤一却忽然跪倒在地:“属下私传黑羽令,早知罪责深重,今日之后,属下会立刻赶回,进入黑狱受罚。赤一所作所为,皆是出于对主上一片赤诚。还望主上三思!”

    听到赤一要去黑狱受罚,林远后背一阵冷汗,随即立刻转身朝着轩辕夜跪下。

    “赤一大人劳苦功高,遣去黑狱只怕惩罚过重,恳请主上从轻发落!”

    二人直挺挺的跪着,垂着头等着发落。

    凤长悦终于将轩辕夜嘴里的血全部解决,就要松开他,但是感觉到嘴唇上似乎沾染了一点血,便伸出舌头舔了舔,不自觉的就蹭到了轩辕夜的唇瓣。

    轩辕夜浑身一僵,下意识的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腰,抬眼看她,而他原本深沉的眼眸看着她,一片澄澈之中带上了几分朦胧的懵懂,看起来分外诱惑。

    妖孽。

    凤长悦心中暗骂,早先怎么没觉得他这么勾魂摄魄?

    命令自己从轩辕夜的美色之中清醒过来,凤长悦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二人,细长的黛眉扬起。

    “我说了,这个男人,是我的,那么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我们,以各种或者有理或者无理的借口。是,我现在一无所有,出身平凡甚至卑陋,或许在你们那里,连见到他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占有他。但是——”

    凤长悦忽然眼神微变,佣兵之王的气势瞬间展露出来,竟是丝毫不弱于她身旁的轩辕夜。二人看起来竟是分外的和谐。

    她盯着赤一,无比认真而严肃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我现在实力微弱,不代表我以后就不会强大。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看,这个男人,我要的起!”

    凤长悦平静而有力的话语竟让林远一下子有些吃惊,对她的印象也有了改观。原本第一面见到她的时候,她昏迷在轩辕夜怀里,看起来娇弱不堪,就像是只能捧在手心的小白花。但是现在看来,却完全不是这样。

    她身上竟然有着完全不输于主上的气势,并且面对着他们的责难毫不退让,强大自信。

    这么一来,林远忽然明白了主上为什么会对这个少女如此纵然,或者说,在意。

    即使是在……也没有一个女子,能够这般大胆的宣布她相信自己有能力占有主上,似乎天生带着绝对的主导能力,她对自己充满信心。

    赤一却不为所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保证自己会一路畅通,顺利成为强者。一个虚无的担保而已,并不能说明什么。主上身边,优秀的女子太多,你有什么资格让主上等你?”

    林远吓得立刻拉了赤一一下,他疯了吗!居然敢当着主上的面对她这么不留情面的说话!

    果然,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意瞬间笼罩了整片空间!林远即使是低着头,都能够感受到轩辕夜那冷冷看过来几乎能够将他们灭杀的眼神!

    “主上息怒!属下这就将赤一带走!”

    赤一却像是铁了心,直直的挺起身,毫不畏惧的看着凤长悦。

    “主上不说,但是终究是要面对着这些问题的。你只需要知道,最后能够站在主上旁边的,只能是这个大陆上,巅峰的存在。”

    而他,并不觉得她能够做到。

    听到这里,一旁的林远也沉默了。

    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任何资源,甚至连进入伽陵学院这样的地方都会觉得自豪,这样的条件,这样的眼界,这样的她,又怎么可能拥有成为大陆最强者的可能?

    她这样的所谓天才,在他们那里,随手都能找到一堆。但是最终能够站在最顶端的,又有几个呢?

    即使是有着强大家族背景支持,有着难以估计的资源做后盾,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有资格和主上并肩而立。

    更何况她一介孤女?

    “我信她,就够了。”

    轩辕夜忽然出声。

    有了凤长悦的帮助她,他体内的伤势暂时得到了缓解,因此面上依旧如常,赤一和林远跪在远处,倒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他眉宇之间的怒意纷纷消失,只留下了一片沉静。

    他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况且,无论她能不能成为强者,都无所谓。本君只说一遍:她是本君认定的人,是你们未来的君后。无论你们是承认还是反对,本君心意已决。”

    林远心中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赤一会冒着生死做出这么多事情——主上这是动真格的!

    一时间,林远也静默不语,整个空间陷入了完全的沉默之中。

    “你们退下吧。”

    轩辕夜闭上眼,淡淡抬手,示意他们离开。

    赤一还想再说什么,林远在一旁立刻接话:“属下这就离开。只是主上……现在那边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还望您能早日回归。“

    说完,林远立刻强行拖着赤一走了出去。

    终于安静。

    凤长悦忽然站起身,离他一米远的距离,抱臂看着他,眼神恢复了一派冷然。

    “说吧。“

    轩辕夜愣了一下:“说什么?”

    凤长悦眸子微微眯起,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说说……你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小孩子,说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魔兽森林,说说,你到底为什么来这里?还有,你真正的身份。”

    轩辕夜清隽的容颜上,现出几分淡淡的笑:“那还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正好撞到你洗澡的时候说起吧。“

    凤长悦:“……“

    轩辕夜调侃两句,眸色渐深。

    “我确实是叫轩辕夜。之所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变成一个小孩,是因为我之前中了禁制,身受重伤,境界大损,所以才会变成小孩子。来这里,是因为有的人希望我死在外面,所以将计就计,来了这里,等着到了合适的时间,就将他们全部解决。但是却没想到,遇到了你。”

    说到这里,他清澈的凤眸忽然变得温柔:“我现在甚至对他们生出了几分感激。如果不是他们,我还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机会碰到你。”

    凤长悦静默不语。

    她虽然早有猜测,但是真正听到他承认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着几分不一样的感觉。

    那些事情,现在在他说来,只是云淡风轻,只言片语。但是曾经贵为佣兵之王的她,却能够想象,身处高位的他,面对着的,又是怎样一番风雨冰霜,刀光剑影。

    是什么事情,能够将他逼到这般地步?

    虽然这个男人强悍无比,运筹帷幄,甚至连受伤出走都可以是将计就计,但是她心中,依然涌出了淡淡的心疼。

    不知道为什么,她脑子里忽然回想起刚才用天堂火帮他疗伤的时候,见到的他满目疮痍的肺腑。

    他不说,她也不问,这里面多少生死为难。

    感觉到凤长悦的沉默,轩辕夜忽然笑了:“不过等我回去,这帐还是要好好算的。其实今天原本是打算引蛇出洞,将他们一网打尽,没想到惊动了你,最后闹得这么大。”

    凤长悦挑眉:“这么说,是我坏了你的计划?”

    轩辕夜点头,嘴角却带上了几分得意:“是啊。你破坏了我的计划,让我不得不暴露身份。但是,我还是很高兴。“

    要不是这样,他怎么知道,原来她的心意,是这样的呢?

    轩辕夜转过头,看着凤长悦,还有着几分苍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悦儿,我之前,可是还不知道,你竟然对我这么……嗯……有想法……”

    凤长悦斜睨着他:“什么想法?我对病秧子没什么想法。”

    轩辕夜咳了一声,耳尖有点泛红,眼睛却十分明亮:“你之前说……想拥有我,是真的吗?”

    凤长悦:“……你听错了。”

    轩辕夜:“没有。我听得清清楚楚。“

    凤长悦:“就是错了!“

    轩辕夜:“好吧,听错了。你说的是占有我。“

    凤长悦:“……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来自哪里?“

    其实这才是她真正要问的最关键的问题,他的来历太神秘。大陆之上,三大帝国三足鼎立,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势力,能够这般强大。

    藐视伽陵学院,让苍离毕恭毕敬,诚惶诚恐,而作为主人的轩辕夜,更是灵宗为仆,神秘莫测。

    她也了解一些类似青阳宗那样的势力,但是却一点线索都没有,他们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听到凤长悦的疑问,轩辕夜抬起头看着她:“悦儿,这个问题,等你成为灵宗了,我会告诉你。“

    灵王,灵皇,灵宗。

    她还有几个阶梯要跳跃。

    凤长悦心中默默算了一下,点头:“好。“

    ……

    刚刚走出藩篱塔,赤一就挣脱了林远的桎梏,回头看去。

    此时已经快要天亮,有温煦的阳光照耀在高大的铁黑色的藩篱塔上,现出几分庄重威严。

    看到赤一这样子,林远就气的胃疼,气咻咻的走到他前面,毫不留情的质问。

    “赤一,你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假传黑羽令!你不知道这事情是反了主上的大忌吗?!”

    主上最厌恶自足聪明擅自做主的人,此时赤一做出这样的事,主上没有要他的命,已然是格外开恩!

    “我知道。“

    赤一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看了林远一眼。

    “但是我必须这么做。”

    “为什么?!”林远皱眉。

    赤一反问:“你知道,这一段时间,主上为了那个女人,已经三次强行恢复本体了吗?”

    林远一怔,随即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什么?“

    “主上自从经历大战,身体遭受严重创伤,但是为了她,仍然选择了强行恢复本体。而现在,主上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如果你们再不来,主上再在这里待下去,只怕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看着林远睁大的双眼,赤一冷邦邦说道:“与其让主上犯险,不如我先行一步。”

    ……

    藩篱塔。

    凤长悦听完,久久沉默。

    “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凤长悦装作不知,开口询问。

    轩辕夜一笑:“都是小伤。用一些丹药就好了。“

    凤长悦眼眸却眯起来:”你……强行恢复本体,会对身体造成危害吧?“

    轩辕夜眨眨眼,神情淡淡:“不会啊。只是会有些消耗精力而已,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凤长悦轻声——哦。

    所以,其实他的身体,果然是因为她,才会那样的是吧。

    她突然上前一步,步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轩辕夜一愣:“悦儿……”

    凤长悦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带着几分莫名:“抱我。”

    ……

    林远狠狠的搓了一把脸:“所以,你的意思是,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主上现在的身体,其实一点好转都没有?还是和遭受禁制之后一样糟糕?“

    赤一眼里终于闪过几分波动:“恐怕,还不止。

    林远静默,看了一眼远处肃然站立的黑刹众人:“所以,你才叫我们来?”

    “必须尽快请主上回去。”

    赤一看着藩篱塔,神色肃然。

    ……

    轩辕夜看着凤长悦,淡淡笑了,凤眸潋滟生波:“这是——投怀送抱?“

    身上的疼痛已经没有之前严重,但是浑身仍旧无力,别说抱她,就是抬起胳膊都困难。

    任由体内的伤痛肆虐,他看着她,却依然笑意冉冉。

    不笑则已,这个男人一旦笑了,真的像是万花盛开一般让人无法抵抗。

    凤长悦也笑了:“是啊。所以,你为什么不要?还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

    “主上喜欢哪个女子,我原本没有资格议论。但是,如果主上为了这个女子做到了这般地步,甚至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体,那么,这个女子的存在,就值得商榷。“

    林远也看向藩篱塔,思考着赤一的话语。

    “主上身处高位,原本就处处危险,那么,就绝对不能出现软肋!而那个女子,恰恰会成为主上唯一的弱点。”

    林远点头。是的,如果那个女子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主上的判断,那么,确实应该尽早除去。

    无论,她是什么身份。

    “既然如此,那么我会尽力劝服主上尽早回归。而那个女人,你放心,现在还没有资格跟我们回去。等她有资格了,恐怕,主上也已经忘了她是谁了。“

    “最好如此。希望她有自知之明。否则……“

    就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他也会选择解决她。

    赤一遥望着藩篱塔,身上的气息一下子肃杀起来。

    ……

    听到凤长悦这么说,轩辕夜心中咯噔一下,却是展眉而笑:“悦儿,你在怀疑我?“

    接着,他的手就落在了她的腰上,用力一揽:“既然这样,那就一直呆在这里好了。“

    凤长悦靠在他的怀里,双手抵着他坚韧的胸膛,鼻息之间全是冷香缠绕。

    但是她却没有笑。

    在熟悉的淡淡冷香里,她忽然闻到了更加熟悉的气味——血的气味。

    她心里忽然一酸,眼中也好像有风吹着,凉凉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他以为她只是十四岁的少女,纵然先前百般历练,终究还是稚嫩的。但是却想不到,对于常年在生死边缘游走的凤长悦来讲,对于血的灵敏感知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

    即使他紧紧咬牙坚持着,将血全部逼下去了,她却依然嗅到了血腥气息。

    那血液里,全部刻着她的名字。

    像是被谁掏出了心脏,狠狠的掷在雪地里,一片冰凉疼痛,又像是被放在火里狠狠灼烧,带着几乎见她淹没的炙热。

    她前世今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想要狠狠的揍一个人,却又心生不舍。

    因为他疼而疼,因为他的隐忍而选择不知。

    她心中像是有着汹涌的潮,不断上涌,拍击着厚厚的堤。

    “悦儿?“

    似乎是感觉到了凤长悦的不对劲,轩辕夜忽然轻声开口。

    虽然肺腑之中,已经像是全部裂开,但是他脸上依旧是一派难得的温和,甚至带着几分调侃。

    “悦儿,想不到你这么热情……“

    “轩辕夜。“

    “嗯?”

    “你回去吧。”

    “好……嗯?什么?“轩辕夜神色微变。

    凤长悦推开他,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

    “我说,你回去吧。回到你的地方。”

    轩辕夜笑意收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凤长悦站起身,神色无比平静:“是的,我知道我在说什么。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即使他不说,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赤一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还有那些赶来的神秘的将士,无一不在说明着他确实需要离开了。

    轩辕夜心里微凉,眼神忽然很淡:“所以,你是在赶我走吗?“

    凤长悦听见自己的声音坚定的响起:“是的。“

    轩辕夜沉默了片刻,嘴角忽然笑了一下。

    “那你跟我一起……“”不会。“

    轩辕夜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身体里面的疼痛更厉害了,像是在千刀万剐一般,可是现在那些疼,却不敌心脏的千分之一。

    凤长悦却忽然走上前,一把伸出手指,点在他的心脏处,盯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

    “这里,只能放我一个人,懂吗?”

    轩辕夜忽然愣了,看着她湛如秋水的湛黑眸子,和她清朗而平和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跳进他的耳朵里,再狠狠的砸在他的心上,让他的世界发出轰然的声音。

    凤长悦看着他呆愣的表情,忽然有点想笑。

    她忽然凑近,二人呼吸相闻,温热的气息在二人之间辗转。

    “我不喜欢小孩子,所以你最好赶快恢复,我也不喜欢病秧子,所以你最好健健康康的。还有,我有洁癖,被别人碰过的男人,我不会要。所以,等我去找你的时候,你要干干净净的——“

    她眼神忽然带了几分微光,语气却无比清晰。

    “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懂吗?“

    轩辕夜眼睛眨了眨,而后忽然涌出巨大的喜悦和欢喜。

    像是枯木之上突然绽放花蕊,有清澈的水流缓缓淌过龟裂的心脏,弥补着所有的伤痕。轩辕夜突然觉得,原来上苍众神如此眷顾于他。

    让他能够得到她如此倾心相待。

    他忽然很想抱她,便伸出手——

    凤长悦却忽然俯下身子,主动抱住了他。

    “如果你没有力气,就不要勉强,我会来。“

    如果你身处云端,那我会努力爬上云梯,去和你并肩而立。

    “悦儿……“

    “轩辕夜,我说的话,你要全部记住。我会很快去找你。你已经骗过我一次,如果这次你做不到,我永远,都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轩辕夜闭上眼。

    “心甘如怡。“

    ……

    第二天.

    巨大的练武场上,所有的学生都聚集在这里,进行新生的分配。

    虽然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但是很多学生都似乎心不在焉,不断的向入口处看去,好像在等什么人出现。

    “西泽,今天他们会出现吗?“

    有几个忍不住好奇的学生围在西泽身旁,满脸兴奋的询问着。

    “是啊是啊!凤长悦和……会不会来啊?”

    “他们那么厉害,应该不会来了吧?”

    “说的也是,不过他们也是这里的学生,说不定根本就只是来学院玩的啊。”

    听着耳边纷乱的讨论,西泽有单头疼。

    “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等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吗。”

    看唯一和凤长悦二人熟悉的西泽也说不出什么,周围的学生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而在一旁不远处,羽千宴几人也在静静等着分配。

    羽千宴神色平静,但是在听到议论声的时候,眼神似乎有了点波动。

    一旁的清萧和叶离看了看他,都默契的静默不语。

    “凤长悦来了!”

    一声小小的惊呼忽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霎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了入口处走来的凤长悦。

    她一身红衣,腰紧紧束着,显得很是灵敏干练。

    然而让众人疑惑的是,那一天凤长悦的脸上分明已经光洁如初了,但是今天却又忽然恢复了一些胎记的痕迹。虽然比起之前已经淡了一些,但是终究还是没有那一天清丽。

    羽千宴转身看了她一眼。

    凤长悦却忽然看向天空。

    一道风声忽然传来。

    接着,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就出现在凤长悦身前。

    众人纷纷震惊无言。

    轩辕夜。

    天空之上,赤一和林远等人都静静等待着,看着这一幕。

    轩辕夜走到她身前,高大的身形显得她更加娇小,却意外的十分和谐。

    他忽然低头,吻了上来。

    羽千宴眸色一深。

    “悦儿,我等你来。“

    “好。“

    ------题外话------

    木有留言神马的,揍不给男主放粗来吼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