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32 初来西凌!
    c_t;凤长悦只感觉到自己隐隐约约在一片温热的泉水之中漂浮不定,不断的有温纯的力量涌入她的身体之中,并且沿着经脉游走,缓缓的温养着因为力量的枯涸和神火的爆发而变得有些变形的筋骨。( )一丝一缕的力量融入身体的每一处,缓缓的恢复着她的身体。

    而她的神识之中,在一片混沌之中,逐渐出现了一道金色的亮光,渐渐清晰。

    她一开始觉得自己似乎在一片虚空里面飘着,周围空空荡荡,没有可以依靠或者休息的地方,她就那样漫无目的的游荡,直到那神识之中的一道金光洒下,她才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的眉头微微蹙起,终于有了一丝想要睁开眼睛的意识,但是眼皮却异常的沉重,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眼睛上,而身体也像是被什么束缚着一样,倍受牵制,似乎连动一动都不可能。

    她在半昏半醒之间,下意识的用力,却只感觉身体之内一阵剧痛传来,她的神识再度变得模糊起来。

    但是天生的警醒让她的心里始终有着一根弦紧绷着,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再次昏过去。

    她缓了一缓,不知过了多久,等身上的那痛楚逐渐消失,便再次尝试。

    当痛的不能忍受的时候,她会暂时歇一歇。

    如此这般,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感觉到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破碎了一般,而后身上一轻,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刺眼的阳光让她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而后动了动手指,感觉到不那么痛了之后,才举起手臂,遮住了眼睛。

    等适应了光线之后,她才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一片蔚蓝的天空,像是一块纯净的蓝色宝石,温纯澄澈。

    碧绿繁茂的枝桠交错,让阳光斑驳的投射下来,像是星星点点的光彩。

    周围很安静,只有凤吹来,树叶索索而动的声音,让人听了便只觉得心中一片宁静。

    仅仅是这样看着,就让人心里忽然变得平静了许多。

    她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现在的自己,是躺在地上的。

    她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勉力支撑起身体坐了起来。

    而后,就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这是一片森林。

    身下是厚厚的落叶,随着她起身的动作,发出细碎的声音,但是却十分柔软,鼻端也是一股十分清新的树叶草木的气息。

    周围是无数粗壮的树木,树干笔直,而且很高,一眼看去,几乎高耸入云reads;。

    树叶大多数是很细小的叶子,但是看起来却依然充满了生机,入目一片苍翠。

    整个树林都显得格外静谧。

    她先将周围都不落痕迹的观察了一遍之后,确定没有危险,才开始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

    之前的一幕幕像是电影一样,飞快的在脑海里面闪过。

    那像是一帧帧的图画一样飞快划过的场景,虽然浓烈,却依然清晰无比。

    想到之前,她为了帮羽千宴和那些神秘人而战斗。

    想到之前,北星学院和海涅学院同时选择叛变,并且联合那些人对奥斯帝国皇宫进行逼宫。

    想到之前,她分明已经和几个人交过手,季明城死了,而海涅学院的院长海川,用了神秘的极端的手段,以自己的死亡为代价,想要将她置于死地。

    想到之前,她身体之内的灵力和精神力几乎耗尽,整个人都只是靠着一口气在支撑,虽然最后突然出现了那个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出现的光圈,几乎已经可以胜利,最后关头却是忽然出现了意外…。

    她身体之内再次隐隐作痛,她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最后出现的那个意外,她虽然之前曾经担忧过,但是那个时候,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真的发生——

    银魂鬼火暴动了。

    就连她当时都是吃了一惊,在那光圈即将把所有的红色光刃吞噬之后,她的注意力也都放在被挟持的一息奄奄的羽千宴身上,想着什么时候出手救他才能才是最好,却忽然就感觉身体里面,陡然一股炽热的力量喷薄而出,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淹没。

    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里甚至连死亡的念头都没有,完全是一片空白。

    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那股力量,是在太过强大,若是之前她全盛时期,那么还能压制着一点,但是最后的那一会儿时间,却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她身体之内,四种神火突然失衡,银魂鬼火爆发,自然就造成了那突如其来的一幕。

    而她自己也是瞬间昏迷了过去。

    在昏迷之前,她耳边只隐约听到几声满含惊惧和担忧的吼叫,其他的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嘶…。

    她头疼的皱了皱眉,身体依然是一阵阵的虚弱感传来。就连她这样忍耐力超强的人,都几乎无法忍受身上的痛楚,可见她的确是遭受了非同寻常的折磨。

    好像…。最后…。似乎有谁去救了她?

    凤长悦眼眸一定,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

    小白!

    她在昏迷的时候,虽然失去了意识,但是和小白之间的契约联系,让她隐约的知晓,最后是小白出现了。

    而现在她在这里,那么…小白呢?!

    如果小白没有什么事,那么肯定会在旁边守护着她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全悄无声息!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提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目光紧紧的盯着金色手镯,神识逐渐探入。

    一座安静而晶莹的雪山。

    而在山脚之下,正有三道身影,静静的呆在那里。

    “娘亲!娘亲你醒了!”

    娃娃原本正坐在那里,背对着凤长悦,当感觉到凤长悦的神识进入之后,迅速的反应过来,而后满脸兴奋和欢喜的转过身来。

    而一旁的小彩也身体一颤,而后有些不敢置信的转过头来,彩色的如同琉璃一般的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光泽,头上的翎毛微微颤抖,可见内心激动。

    然而,虽然这两只的神色都十分兴奋开怀,但是眼底却都是带着几分担忧,似乎有什么事情压在心中,不能放开一般reads;。

    凤长悦心中一沉,而后就看到了在两只中间的小白。

    它卧在晶莹剔透的冰焰之子之上,通体银白几乎无法辨认,但是凤长悦还是一眼看到了小白紧闭的双眼,并且觉察到了它细微的几乎无法发觉的呼吸。

    它周身都弥漫着一股无法言喻的低迷的气息,凤长悦从来没有见过小白这样,心中骤然一疼。

    “小白!”

    她几乎是控制不住,一声轻唤,想要叫醒它,却又担心惊扰它,向来冷清的声音里,竟是带上了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

    虽然她已经在尽力控制,但是小彩和娃娃都是跟随她许久的了,怎么会没有觉察到她的异常?

    两只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散,彼此对视一眼,都是有些无奈。

    它们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凤长悦比它们想象中的更早清醒,但是小白却始终昏迷着,一点动静都没有,它们两个之前就担心,如果凤长悦醒来看到这一幕,只怕会伤心,所以当感觉到凤长悦的动静的时候,两只下意识的挡在了小白的身前。

    可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遮掩的了?

    毕竟,小白和她是最为亲密的契约关系,本就心意相通,即便是没有看到,心里也应当是有所感应的了。

    凤长悦看着小白,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那一声呼唤像是清风一样,无声的拂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攥紧了一样,看着毫无反应的小白,忽然生出了无法抑制的紧张和一丝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惶恐。

    “小白,小白…。”

    她又叫了两声,见它依然如此,便强压下心中的担忧,先让神识退出了金色手镯。

    娃娃和小彩相互看了一眼,随之而出。

    凤长悦皱着眉头,在方才片刻的担忧之后,明白此时重要的不是伤心难过,而是先冷静下来,搞清楚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当然,最要紧的是,先想办法让小白清醒过来。

    她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面,已经恢复了一片波澜不惊,仿佛深潭神秘而不可试探。( ’)

    唯有眼底最深处的暗流,昭示着她内心并不如表面看起来这样冷清平静。

    “娘亲…。”

    娃娃出来之后,看到这样的凤长悦,满是心疼,肉呼呼的小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全然的担心,那双圆溜溜水汪汪的眼睛里面,此时也仿佛立刻就会滴下水来,让人看了便心生怜惜。

    它扭动着胖胖的身躯,步伐不稳的朝着凤长悦迈步过来,伸出莲藕一般的手臂,似乎在索要拥抱。

    而就在距离凤长悦不远的地方,娃娃突然脚下一软,就朝着前面倒去,下意识的大叫:“娘亲!”

    声音未落,娃娃就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住,而后被抱进了一个温暖至极的怀抱。

    娃娃一下子安心下来,努力的将自己的脑袋从凤长悦的怀中探出来,仰着小脑袋看着她,满是心疼的伸出小胳膊,轻轻的搂住了凤长悦的脖子。

    “娘亲…你不要担心,小白它没事的。”

    说着,还将自己软乎乎的小脸凑到凤长悦的脸颊,小心翼翼的蹭了蹭。

    感觉到那一股温软的触感,凤长悦心头微软,将娃娃抱得更紧了一些。

    “放心,小白现在没有致命的危险。”

    小彩原本正羡慕娃娃被凤长悦抱在怀里,闻声眼睛一亮,彩色的琉璃眼睛,之中闪烁着光泽。

    它平常虽然总是和那家伙对着干,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心里说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虽然在心里不断的想着,依照小白的身份,绝对不可能出什么事儿,但是也的确是第一次看到它是这样子,所以心底终究还是担忧。

    此时听闻凤长悦这样说,小彩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对上凤长悦的眼神,小彩立刻尴尬了一瞬,随即扭过头去,昂着脖子,似乎根本不在意。

    那身上骄傲的气息,彰显无遗。

    凤长悦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心里也忽然轻松了许多。

    她拍了拍娃娃:“小白之前救了我?”

    娃娃抽了抽鼻子:“是呢!娘亲,你当时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昏倒了,娃娃当时都吓坏了!锡膏有小白出手,哦不对,那个…。应该叫它‘苍‘是吧?”

    娃娃小心的看了凤长悦一眼,见到她眼中肯定的神色,才定了定神,继续奶声奶气却十分认真的说道:“嗯,就是它!突然出现,然后将娘亲抱在了怀里呢。如果不是它,现在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凤长悦想了想,问道:“那我昏迷之后,苍出现,这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又是哪里?”

    她看着周围的场景,很是陌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娃娃愣了愣,小脸皱了起来:“这个…。这个…。娃娃也不知道啊。当时娃娃就看着娘亲了,而且当时周围都是彩色的光,好多都看不清楚的,娃娃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感觉突然眼前一黑,然后再次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

    娃娃努力的回想着,其实它和小彩都是这样,它们两个当时虽然就在凤长悦的身边,但是因为苍当时的动静太大,而周围又十分混乱,它们俩什么都还没反应呢,就被一股力量强行吸收进了那金色的手镯。

    而它们两个醒来的时间,也不过是比凤长悦早上一时半刻罢了。

    而且醒来之后发现小白的情况,两只都是十分担心,所以也就一直在静静的等待,根本没有去想之前的事情。

    此时凤长悦问起来,它努力的想,才勉强记得一点点。

    小彩无法和凤长悦用言语沟通,便只能依仗娃娃来说。

    凤长悦眉头逐渐蹙起。

    “哦!对了!娘亲,娃娃想起来一件事情!当时在消失之前,娘亲身上不知为什么,忽然出现一股金色的光芒!然后我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次醒来,就在这里啦!”

    凤长悦目光一凝:“什么金色光芒?”

    难道是天堂火?可是,那应当是金色火焰的形态,而且娃娃跟在她身边这么久,如果是天堂火,它应该不会觉得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然后专门提出来啊…。

    “嗯!是金色的光芒!但是不是天堂火啊娘亲!那个光,就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而且那光芒,让人感觉很舒服呢!”

    凤长悦心中疑惑更深,舒服?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娃娃感觉舒服?

    它是灵宝之魂,能让它舒服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能量了,而且应当是比较奇异的能量。

    但是她的身上……

    等等!

    凤长悦的眼睛突然一亮,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她看向娃娃:“除了金色的光芒,你还有看到其他的吗?比如,那金色的光,是从我身上哪里出现的?是…。丹田吗?而那些光里面,有没有出现什么东西?比如…。一些线条或者形状?”

    娃娃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心里特别想想起来什么告诉娘亲,但是想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转头看了小彩一眼,结果小彩也是遗憾的摇了摇头,显然也是都不知道,娃娃顿时心里特别难过,眼睛里满是盈盈的泪水,一双眼睛显得可怜汪汪的,摇了摇头,声若蚊蝇带着一丝哽咽:“对不起娘亲,娃娃没有看到。”

    凤长悦拍了拍它的脑袋:“没什么,这些想不起来就不想了,我心里已经大概有了猜想。”

    她脑子里,唯一的猜想,就是体内那奇怪的星辰。

    那隐藏在灵宗之心下面无尽的黑暗之中,曾经出现过的神秘的金色星辰!

    其实这身体,随着她的了解,却是发现越来越多的秘密。而她心中,隐隐有预感,这个金色星辰,必定埋藏着天大的秘密。

    她自从穿越到这个身体以来,金色星辰出现过两次,每一次出现,都是在她即将坚持不住,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而每当那金色星辰从那丹田之中的黑暗里面浮现,并且开始旋转,那么就会给她的身体带来强大的力量。

    原本枯涸的灵力会得到前所未有的补充,而且境界也会暂时性的提高到一个她自己都难以预料的水平。

    像是忽然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变得极为强悍。

    而且,其实她自己也发现,每一次的爆发,她左边脸颊上的胎记,都会变得越发浅淡。

    原来的时候,她左边脸颊上的暗紫色胎记,几乎蔓延了半张脸容,而且颜色深浅不一,看起来像是藤蔓一样蔓延而上,确实十分丑陋。

    然而经过了那两次的爆发,她脸上的胎记痕迹变得浅淡了许多,到了后来,几乎只剩下了一层很浅的痕迹。

    虽然不至于完全消散,但是也已经变得好了许多,从远处看的时候,甚至都不会注意到。

    而现在…。

    她忽然心中一动,将娃娃推开,指着自己的脸颊问道:“娃娃,你看娘亲的脸颊,那胎记…。”

    “娘亲,你脸上的胎记变浅了!”

    娃娃不等她问完,便是一声惊呼。

    凤长悦心中一定,看来的确如同她所猜想的那样,之前的时候,还是那金色星辰发挥了作用。

    而且,不知道为何,将她们带到了这里。

    娃娃之前一出来就急着奔着她而来,之后就被抱在怀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变化,此时看到,忍不住呆了呆。

    娘亲的脸上,那一点胎记的痕迹,居然越发的浅了呢…。

    现在看来,如果不是离得近,几乎都看不到呢,而且那颜色也从暗紫色变成了浅浅的红色,看起来,竟有种擦了胭脂的感觉…。

    凤长悦肌肤原本就晶莹如玉,欺霜赛雪,只是平时那胎记过分抢眼,便很容易让人忽略。其实她的五官,都长得十分精致,组合在一起,更是清丽无双。

    最关键的是,她眉宇之间的一股坚韧冷清的英气,让人只觉得如同高山之菱不可靠近,不自觉的就想要臣服。

    有一种人,纵然不去看她的容颜,也依然会被她周身的气质震慑。

    凤长悦,显然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眼角眉梢的几分冷清意味,以及那双湛黑的眸子,如同静水深流一般蕴含着无尽神秘却又让人沉沦。

    娃娃一眼看去,竟是看的呆了。它不会说一些很美妙的话,也不知如何去描述此时心中的震撼,只能呆呆的看着,只想着娘亲怎么这么好看。

    凤长悦却是没有注意,她感觉了一下,觉得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便站了起来。

    “走,先出去再说。”

    不管怎样,现在最要紧的,还是离开这个地方。

    她已经用精神力探测了一番,发觉这里除了她们,竟是没有任何人。

    这里静谧安详的仿佛世外桃源。

    凤长悦心里有些奇怪,她从未到过这个地方,但是森林之中,一般都是有魔兽的不是吗?

    虽然这里不是魔兽森林,但是,一只魔兽也没有,未免也是有些奇怪了。

    而且,她实在是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才会落到这个地方。

    也不知,帝都之中的情形如何了。

    想到这里,凤长悦就忍不住蹙起眉头。

    那些人虽然卑劣,但是不可否认,他们的实力的确很强悍,帝都之中的那些人,普遍不是对手。

    对方除了灵宗数量多之外,灵皇最弱的也是八星灵皇,那么多的强者,帝都之中的那些力量,客观来讲,的确不容乐观。

    北星学院和海涅学院的加入,无疑让这场战斗更加辛苦。

    海川最后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将自己所有的精气都化为那红色的光刃,杀伤力极强,不过好在她最后的那一击,可以确保已经将海川杀死,干干净净,不留后患,也算是给他们解决了一个麻烦。

    只是,海川已经如此,北烨也是和那些人勾结的,不知会不会也有什么手段。

    虽然那两个学院的学生都没有搀和,大部分都是长老出动,也已经是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

    帝都之中,力量大多都已经调到边境,应对纳克兰帝国和罗亚帝国的联盟军,剩下的几乎不用想,就知道不能支撑太久。

    不过唯一欣慰的是,最后伽陵学院和新月学院也已经进行援助,虽然她并不想牵扯太多人进来,但是事已至此,的确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只希望她回去之前,他们可以应付。

    而且…。

    凤长悦想起最后,羽千宴被那人钳制的样子,心中的确有些担忧。

    如果羽千宴死了,那么整个奥斯帝国只怕都会迅速溃散。

    她相信羽千宴身为奥斯帝国的国君,肯定是有着底牌的,但是最后羽千宴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无法放心。

    他最后显然受了极重的伤,以至于被那人抓住的时候,似乎连站挣扎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他的气息极为低迷,呼吸几乎消失,如果不是他还睁着眼睛,凤长悦都要怀疑他真的死了。

    现在,也不知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那里的情况又如何。

    还有,她的失踪,也不知会引起什么样的波动……

    她定了定神,让娃娃和小彩重新回到金色手镯之中,自己则是朝着某个方向而去,希望尽早出去。

    斑驳的日光在她的身上投射出星星点点的阴影,一片静谧。

    她腰身挺直,如同青松,身影逐渐消失在森林里面。

    此时的凤长悦不知道,她的失踪的确引起了极大的波澜,但是帝都之中的情况,却是比她想象中的好上许多。

    而最关键的是,她此时,已经离开了那里,抵达了另一个神秘之际的地方。

    …。

    奥斯帝国帝都。

    伽陵学院。

    安静的屋内,一道人影安静而立。站在窗边,似乎在朝着外面看着什么。

    一声极轻的开门声,一个人缓步而来。

    站在窗边的人回过身来,苍老的面容,平静的神色,正是二长老。

    “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进来的五长老顿了顿,摇摇头:“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而且也已经发布消息,任何人只要能够提供消息,伽陵学院必定重谢。但是…。”

    说着,五长老停了下来,脸上也现出愁容。

    二长老闻言,却似乎并不意外,转头看向窗外,叹了一口气。

    “意料之中。那一天的情形,不用我们说,所有人也都看到了。她消失的消息,只怕比风传的还要快,此时,只怕大半个大陆都已经知道了。但是半个月过去了,却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只怕她是真的去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

    五长老闻言,也是满脸愁容。

    这道理他何曾不懂?只是这话,也就只有他们私下的时候才会说了,表面上,还是在充满希望的找寻着reads;。

    整个学院的力量,几乎都已经投放出去,但是却依然没有哪怕一点消息传来。

    “这件事情着急也是没有用的,或许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我们继续加大力量去找就行了。总之,一天没回来我们就一定要继续下去。”

    二长老的语气不容置疑,显然已经做好了长久的准备。

    五长老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只得沉默。

    二长老却是忽然问道:“那是先前苍离和长悦的炼丹房吧?”

    五长老走上前两步,正好从这里可以看到那一座熟悉的房子,心中一酸。

    “是的。苍离先前一直在这里炼丹,后来,就变成了长悦经常在里面。”

    只是现在,却是人去楼空。

    关键,这两个人现在都不知所踪。

    五长老看向二长老:“您的身体也在恢复之中,学院的事情,还需要您主持大局,您务必保重。”

    “我知道。”二长老点点头,“在他们回来之前,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肯定帮他们守护好学院!”

    五长老心中稍安,随即将话题转移:“也不知千…。陛下现在如何了。”

    二长老苦笑:“虽然受伤很重,但是现在,应当是可以好好静养了。”

    想到羽千宴,两人都是沉默下来。

    之前的那一次战斗,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凤长悦最后关头,忽然爆发出神秘的力量,一道金光之后,在那一片天地相接的彩色之中,竟是消失了踪迹。

    而原本那些冲着帝国而来的二百多人,包括其中的那几个灵宗,以及钳制住羽千宴的那个领头人,都在那一道光之后,尽数消失。

    想起当时的场景,依然让人唏嘘。

    在那光彩逐渐消失之后,看着空落落的场景,众人在短暂的愣神之后,都是震惊不已。正在打斗的人,通通停了下来,整个场景如同静止定格了一样

    片刻之后,整个战场都是一片哗然。

    甚至有人还拼命的揉自己的眼睛,生怕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再三确认之后,众人终于承认——凤长悦真的连同那些人一起消失了!

    于是,局势陡然转变!

    羽千宴获得了自由,并且最先反应过来,立刻下令反攻。

    场上的敌人,顿时只剩下了海涅学院和北星学院的一些长老,当看到出现了这样诡异的情形之后,这些人也是立刻反应过来,想要逃跑,却是已经无法离开。

    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包括北烨在内的这些人,几乎都被尽数当场斩杀。

    血液几乎染红了皇宫之前的宽阔的地面。无数断臂残尸横在地上,血肉模糊,看起来格外凄惨。

    然而羽千宴却是下令,不许任何人去收尸。

    那些破碎的血肉尸骨,就那样无比凄惨而渗人的在皇宫之前,放置了整整三天。

    导致无人敢从那里经过,甚至连提起来,都讳莫如深。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羽千宴给世人的警告。

    这个年轻的帝王,经过这一次的暴动,终于开始变得凌厉狠决起来。

    这样的一场突袭和叛变,唯有用血来洗刷,才能干净。

    北星学院和海涅学院的很多学生,都是没有搀和到这件事情的,羽千宴并没有追究他们,但是却在第二天,就将这两大学院夷为平地。

    这些人,自然也都被遣散。

    没有人敢说不。

    更何况,其实羽千宴是给了这些人选择的,愿意回家的世家公子小姐们,都通通放回去,虽然不少家族因此战战兢兢,但是最终羽千宴也没有牵连他们。

    而剩下的人,愿意效力于奥斯帝国的,都被羽千宴派去了边境。

    有了这些人的助力,几乎没有花费多久时间,边境也是传来了捷报。

    虽然是以一敌二,但是因为这些人的加入,以及帝都的那场激烈而神秘的战斗,边境联盟军人心浮动,没过多久就连连溃败。

    不过七天,盟军破裂,罗亚帝国率先宣布投降,割让土地,并且进贡了许多珍宝,几乎赔了半个国库。

    而纳克兰帝国,却是因为桑泽天的固执和坚持,始终没有投降,而是选择死战到底。

    于是…。他们就真的死的差不多了。

    最终,沈剑平带领军队,最终攻克了纳克兰帝国的大门。

    奥斯帝国的铁蹄,终于踏上了纳克兰帝国的土地。

    沈剑平杀尽皇宫的时候,桑泽天已经自杀在御书房。

    于是,短短半月时间,大陆上的格局,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奥斯帝国吞并了纳克兰帝国,罗亚帝国伏小,从此再也不能相提并论。

    奥斯帝国虽然算不上称霸,但是却也成为了真正的第一帝国。

    而关于四大学院,总体而言,虽然名义上,这两大学院都没了,不过人都还是有了去处,而且学生们也都知道自己学院的确犯了大错,对于这样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异议。

    情势在一瞬间转变,不过是一天的时间,这传承千年的两大学院,就因为勾结外人,意图围攻皇宫并且杀害当今国君羽千宴而彻底消失。

    剩下的两大学院,褒奖之类的也都不必再说。最重要的是,羽千宴从此赋予了伽陵学院诸多特权,伽陵学院俨然成为奥斯帝国的座上宾。

    所以,这件事情之后,整个帝都的势力都被洗牌,羽千宴趁机深入调查,清掉了不少顽固势力,将所有的权利都集中在了自己手上,原本因为刚刚登基而不稳的王位,也从此牢不可破。

    不过虽然进行了这一系列的行动,羽千宴自己的身体,却也是十分令人堪忧。

    具体情况,也只有极少的人知道。

    为了让他静养,伽陵学院这边,除了最开始的问候,以及送去了诸多的丹药之外,便没有再去打扰。

    有的事情,只需要点到为止。

    至于羽千宴这般公然的袒护,他们倒是平常心。

    虽然四大学院向来避免和帝国扯上什么过于亲密的关系,但是当他们选择出手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结果,加上格局已经变化,所以他们也不是十分在意。

    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找凤长悦了。

    凤长悦失踪的事情,是不可能瞒得住的。那一天看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们没有可能不让这个消息散发出去。

    于是,借助羽千宴宣布奥斯帝国对伽陵学院的袒护,他们就干脆选择了公开来。

    他们毫不避讳凤长悦消失的事情,并且加了悬赏,只要将她找回来,一切都不是问题。

    但是,半个月时间,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算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再找找吧。”

    只是两人却是不会想到,凤长悦这一次的消失,竟是那么久。

    皇宫之内。

    羽千宴盘腿而坐,周身灵力流动,隐隐还有白色的雾气蒸腾缭绕,紧闭着眼睛,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看起来却是比最后一战的时候好了太多。

    他身上只穿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内里,隐约可以看到他消瘦的身形。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上的雾气终于消散,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他眼底似乎有一层暗暗的色彩划过。

    他站起身来,走到旁边,手轻轻覆盖在墙上,面前的墙壁就忽然开了。

    他踏步进去。

    却是一个极大的温热的浴池。

    他光着脚,走了过去,将上衣脱掉,露出消瘦了不少的身躯。

    然而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绝对会震惊当场——因为那虽然消瘦,却依然坚韧的身躯之上,竟是布满了一道道的划痕!

    那些疤痕触目惊心,看上去已经结疤,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然而彼此交叠,道道错加,却是已经无法看到一块完整的肌肤!

    在他的胸口处,一道深可见骨的疤痕,更是从心脏的位置横亘而过!

    若非他已经是灵宗,只怕这一击,就已经足够要了他的命!

    但是纵然灵宗的肉身损毁可以再修炼,但是其实也是十分麻烦的,而且会影响本身的境界。

    羽千宴身上这伤,虽然不至于死亡,但是却比死去更加痛苦。

    一般人如果不亲眼见到,只怕都难以想象,一个人的身上,居然会有这样多的伤口!

    他当时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任何人都无法感同身受!

    然而他脸上却是依旧淡漠,有几处因为动作而撕裂,淌出血来,他也毫不在意,只是径直走向水中,而后将自己沉到水中。

    “扣扣。”

    门外传来两道敲门声。

    羽千宴也不睁眼:“什么事?”

    “陛下,依旧没有消息。”

    羽千宴气息顿了顿,身边的泉水竟是霎时间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层,他周身的气息忽然变得极为危险。

    门外的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更加恭谨而小心。

    “除了明里派出的人,暗中出去的那些人,虽然已经在各个地方奔走,也都尚未传来消息。包括您说的…。荆棘沙漠等地方…。都没有。”

    羽千宴顿了顿,缓缓睁开眼睛,一瞬间周围的冰顷刻消融。

    “继续找,找不到,你们就不必回来了。”

    “是!”

    再度恢复安静。

    他淡淡的看向前方,眼神却是深沉晦暗起来。

    ……

    走了一段时间,凤长悦发现眼前的场景依然一点变化都没有,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里未免太奇怪了,走了这么久,居然什么都没有遇到。

    如此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小子!你说的是不是这里!说!”

    忽然一声凶悍的吼叫传来,凤长悦的精神立刻紧绷起来,判断了一下方向,是从左前方传来,她此时的状态,自然是不能随便跟人发生冲突的,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

    她抬眼看了一下,便飞身而起,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一根比较粗壮的树枝之上,虽然树叶细小,但是也比较茂密,如果不是抬头仔细看,是无法发现的。

    自然,她用精神力将自己包裹了起来,隐去了踪迹。

    “说话!小兔崽子,现在硬气个屁!快说!你们是不是在这里发现那东西的reads;!?”

    凤长悦屏住呼吸,将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小。

    而后,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和一阵错乱的脚步声,一群人出现在眼前。

    那是一群身穿同样的蓝色衣服的男人,在最前面,正押着一个少年。

    那少年的头被死死的按着,双手被捆绑在身后,身体被扭曲成极为别扭屈辱的姿态,被旁边的人狠狠的踹上几脚,身形踉跄却是始终没有说话。

    “小兔崽子,找死!”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

    那少年始终垂着的头终于被打到一边,隐约露出半张容颜,却是意外的清秀。

    “你要是再不说,哼,你们家的那些人,我可是不敢保证,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了!看你这模样,呵,倒是有几分姿色,甚至,比你那妹妹,还要美上好几倍呢…。不知道,你们兄妹俩,尝起来味道有什么不一样,嗯?”

    那少年顿时抬头,眼睛通红死死的瞪着那个男人:“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额头青筋暴起,脸色青白,目眦欲裂,如同阴狠的蛇一般含着无尽的仇恨看着那男人。

    这眼神,顿时让那个男人不爽起来,顿时冷笑。

    “哼,你听不懂吗?我们兄弟都想尝尝看,你的滋味,是不是比你那妹妹,更**?毕竟,在这整个西凌域,谁不知道,你容枫,可是男人女人都肖想的人物啊…。”

    凤长悦如遭雷击!

    西凌!

    一城四族之中的,极西之地——西凌!

    ------题外话------

    明天进入下一卷,么么哒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