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23 我来帮你!
    朋友难得相聚,今夜彻夜长谈,更新少大家体谅么么哒

    ------题外话------

    “我来帮你!”

    凤长悦却是率先出声——

    他向来如同水墨一般清淡温润的面容之上,忽然起了波澜。

    而当凤长悦出现,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然抬头看向她。

    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人。

    他站在那里,夕阳正要落下,余晖映照,将他的身影完全勾勒出来,分明是一身尊贵锦袍,却依然让人觉出几分孤寂。

    羽千宴。

    而城墙之上,正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无数将士守在最前面,严阵以待。

    而皇宫则是开启了重重防御,一道道的结界,将它完全笼罩在了里面。

    整个帝都之外,都是一片萧索,声息全无。

    虽然已经尽了全力,但是当赶回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还是让凤长悦震惊当场。

    而这一边,凤长悦在短暂的交代之后,让宫卿带着岳大川岳小棠等人去往一个和奥斯帝国相反方向的地方,便和雪栖快速赶回帝都。

    ……

    他喃喃着,眼前终于一黑。

    “悦…。悦…。”

    是他早就需要偿还的账。

    季明城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不是怨恨,而是仇恨。

    她终究…。还是怨恨着的…。

    那一巴掌,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一巴掌?

    他咬牙,口腔中全然的血腥气息,身上也有不少地方,忽然有温热黏腻的血液淌出。

    他胸膛一阵剧烈的颤动,猛的吐出一口血来,气息也瞬间萎靡了不少。

    噗。

    他却再也没有机会,站在她身边……

    她永远都是这样,脊背挺直如松,孤身面对生死。

    他看着那道纤细笔直的身影逐渐远去,视线逐渐模糊。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灼烧,来回的切割,钝钝的疼,又有一股苦涩,不断蔓延而来,几乎价格整个人都淹没。

    疼,太疼了…。

    季明城在她身后,缓缓跪倒在地,捂住了胸口。

    所以,季明城,你永远都没有资格被原谅。

    她再也不会知道,这个男人也会有后悔的一天,也再也不会有机会,看一看这世上的风景,见一见她的爹娘。

    在经历无数欺凌,遭受了数不清的白眼和侮辱之后,终于死在了季明城那所谓的“无心之失”之中。

    因为,真正的凤长悦,早已经死了。

    她淡道,转身离开。

    “你没有机会,再为你的行为赎罪了。”

    因为,脏。

    她甚至没有伸出手,只是用精神力凝聚起来,给了他一个巴掌。

    凤长悦抬起下巴,眼神冷冽。

    他的头被打向一边,上面清晰可见一个血红的掌印,而后迅速肿胀起来,他的嘴角也缓缓淌出血来,看起来格外狼狈,可见这一巴掌用力之大。

    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季明城激烈的言语。

    “啪!”

    想到这里,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季明城嘶哑着声音,缓缓道:“我当时…。并非专门要害你…。而且最后,你不是也没事儿吗?你现在活得好好的,为什么就不肯原谅我当时一个疏忽的错误!”

    她却也不接受!

    他现在,不过是想要帮她!

    他想要做一些事情,想要挽回,甚至在无数次的失望绝望之后,一点点消磨了他曾经的骄傲和棱角,变成了如今这鬼不鬼人不人的状态。

    他如今追悔莫及,这么长久的时间里,无尽的悔恨像是毒药一般,腐蚀着他的五脏肺腑,几乎让他崩溃!

    于是,她才会能用他的人,才会造成那样的后果。

    他手下的人,也都一直将凤静雨当做他未婚妻,十分敬畏。

    当时,他的确觉得,凤长悦丑陋不堪又是废柴,在凤家的地位更是连下人都不如,才会心生厌恶,不愿接近。而当时的凤静雨,在他看来温柔娴淑,又有天赋,他自然是更加喜欢凤静雨一些。

    这是他此生,做过的最为后悔的事情!

    季明城哑口无言,胸口撕裂一般的疼痛。

    “她能用你的人,并且派他们去杀你的未婚妻,难道,这也全部都是她的错吗?”凤长悦忽然冷了眼角眉梢,嘴边浮现淡淡笑意,极冷,“还是,我应当感谢你,没有亲手对我下手?”

    “为什么!我当时也没有想要主动杀你的!是凤静雨那个…。是她暗中挑拨,而后派人去对你动手的!我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去了!我原本根本没有想要你的…。”

    “季明城,你分明知道,我们此生,都会是永远的敌人了。你做的那些事情,永远都不会有赎罪的机会了。”

    凤长悦眉间浮起淡淡冷意。

    “原来,我说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对你而言,就是阻拦?就是不怀好意?就是罪该万死?若是我今天执意如此,你是不是……你是不是真的会对我下手?纵然,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季明城没动,看着她,却是忽然苦苦一笑,极为讽刺。

    她淡道:“你若是再阻拦一步,我不介意先让你消失。”

    周围的空气温度,骤然升高!

    凤长悦却是手腕一抖,一簇热烈燃烧的紫金色火焰骤然升起!

    他有些怔怔的看着凤长悦,眼神甚至都变得有些迷茫,似乎在反应凤长悦的话。

    季明城忽然就觉得身体一跨,似乎脑海之中有什么东西忽然崩断了。

    “我知道,但是,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凤长悦却是无动于衷,看着他,眼眸静静,如同深水——

    而他的双手,也已经握拳,因为隐忍而青筋暴起。

    说着说着,季明城的情绪越发的激动起来,眼眶甚至都微微泛红,可见的确是到了爆发的边缘。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厉害到就算是刀山火海,你也觉得你可以毫无阻碍的闯过去?厉害到无论是什么样的势力,什么样的强者,你都可以轻松应付?是,我知道你实力很强,这么久了,我用了各种办法,和你之间的距离却是越发的远——这点我承认!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完整无损的全身而退你知道吗?你这是去送死你懂吗!?”

    季明城看到她神色,终于明白了什么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道——

    你没有资格管,也没有资格参与!

    “这是我的事。”

    相对于季明城略微上扬的语气,凤长悦显得格外冷静。

    但是下一刻,他立刻反应过来,将自己的手不动声色的收回来,脸上的神色却是无比坚决:“你不要傻了!我说这么多,难道你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只是想要保全你的性命而已!难道连这点事情,你都无法接受吗!”

    那一眼,看的季明城心里一凉,像是冰刀从心脏之上,缓缓划过,只要她想,下一刻,那刀就可以直接划破他的心脏,置他于死地!

    季明城当即慌了,下意识的要伸出手去抓她,却被她轻巧的避开,而后转过身看他,眼里有着一霎闪过冰冷至极的色泽。

    凤长悦转身就走:“你不说也无所谓,既然你说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那么我快点赶回去,也是来的及的。到时候,亲眼看到,必定比你说的,要生动真实的多。”

    可是她却坚定的像是一块磐石,无法转移。

    甚至,想了这么多的理由,用了这么多的办法。

    其实,不就是因为知道她这个性子,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他才这么辛苦的赶来的吗?

    但是他看着那一双执拗的幽黑眼眸,却又生出深深的无力。

    她这态度,摆明了是不会听他的!

    可是偏偏凤长悦,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季明城几乎可以算的上是苦口婆心了,同时他也实在是很不理解,任何一个人在知道这消息之后,纵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相比也可以猜测到绝对不是自己可以去触碰的东西,那么也肯定会躲起来,不会主动将自己的性命送上去。

    “不管那些是什么人,都是你招惹不起的人!你虽然厉害,也见识了不少,但是其实你不知道的东西更多!这大陆之上,有着太多神秘的隐世势力存在,都是你无法想象的!奥斯帝国的灭亡,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羽千宴,更是和你完全没有任何交情!你没有理由去送死!”

    她现在绝对不能回去,一旦回去,就是一个死!

    如果不是为了凤长悦,他绝对不会透露自己知道这件事,更加不会想尽办法赶来这里,就是为了阻拦她回去。

    因为那背后的势力,实在是太过强大。

    如果他不出来,不去阻拦,那么凤长悦肯定会被牵涉其中,死亡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在知晓之后,他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凤长悦。

    本来这件事情,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虽然是院长的弟子,但是他其实知道,院长始终不是十分的信任他,这件事,还真是他无意间知道的。

    可是他怎么可能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季明城皱眉,实在是没有想到凤长悦居然在这个问题上这么敏感,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她的语气忽然压低,却带上了几分冷厉,挟带着不可忽略的压抑感,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要退缩,将实话说出来,否则真是连呼吸都似乎是一种过错。

    “你们背后是什么人?”

    自然,看穿季明城的这点小心思,也是不在话下。

    对待自己的生命的谨慎,让观察入微成为了她的本能。

    因为那些可能就会是影响到她性命的东西。

    他看似轻描淡写的将海涅学院摘出,但是却不知,凤长悦虽然冷清淡漠,对人大多不甚在意,可是那不代表她不会看到他的一些细微的心虚动作。恰恰相反,凤长悦虽然对人不是十分在意,可是却习惯性的观察身边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每一处细节。

    “你在说什么?这关我学院什么事?我只是无意间得知了这个消息,不想看着你去送死罢了。毕竟,你也曾经是我……不管怎样,这件事情,不是你可以搀和的,你怎么想无所谓,但是这件事情,你必须听我的!”

    他的眸色当即变了变,表情虽然努力控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那眼底的波动又怎么逃得出凤长悦的观察?

    季明城一惊,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说了那么两句话,想要劝住她,却是被她发觉了这一点。

    “海涅学院参与这其中了!”

    她神色一沉,却是没有如同季明城料想的那般震惊,继而同意他的提议,反而是直直的看向他,目光如刀——

    这件事情,看样子就算是季明城没有参与,也绝对脱不了关系!

    一切,都因为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怪不得,怪不得季明城会突然来到这里,会要求她呆在他身边,甚至用木盒来威胁她,要求她必须遵守他的这个要求。

    甚至,他已经这般肯定羽千宴必定会惨死其中,可见这背后的势力,必定深不可测!

    季明城的话,已经说得十分清楚这一次,羽千宴,甚至连带着整个奥斯帝国,都会面临极大的威胁!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羽千宴有危险!

    她的瞳孔骤然一缩!心里瞬间闪过诸多念头!

    季明城紧紧的盯着凤长悦,说出的话语,却是字字如同淬了冰的匕首,狠狠的朝着凤长悦刺去!

    “他即将面临的危机,即便是你,也绝对难以想象,更加不可对付,所以我要求你,必须避开这件事情!时间不会很久,只要几天时间,事情结束,你想去哪里,我绝对不会阻拦!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呆在我身边!因为现在,只有我可以保你安全无虞!”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