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1 万千盛宴,终将散去(已修)

番外1 万千盛宴,终将散去(已修)

作品: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作者:战西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血。【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无穷无尽的血水,在眼前弥漫开来,逐渐成了一片猩红。

    浓郁的血腥气息,在鼻端弥漫,几乎让人以为,是处在地狱。

    无尽的痛苦袭来,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在承受着无尽的撕裂痛苦。

    羽千宴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沉下去,青色的衣衫,早已经在落下水中的时候,就逐渐有嫣红的颜色晕染开来。

    暗沉无光的水底,只有那一片红色,格外显眼。

    像是一朵璀璨盛放的花朵,妖娆,又凄厉。

    周身逐渐冰冷,像是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永无出路。

    嗤!

    有血肉再度撕裂!

    无尽的压力从周围压来,仿佛进入到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之内,全身的骨骼肌肉都仿佛被重重碾压!

    他依然静默,唯独微微蹙眉,而后猛的睁开眼睛!

    那双总是淡漠如雪的狭长眼眸,此时竟也已经沾染了浓郁的血色!

    然而那眼底,却是有着从未有过的疯狂!

    周围一片昏沉,什么都看不清。

    心底却是忽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召唤感,仿佛有什么,正在叫他快去!

    快点!

    再快点!

    那个声音在心底响起,顿时让他握紧了拳头。

    几乎是毫不犹豫,他便是看向了某个方向,眸色如刀!

    随即,身形一闪,便是再度冲去!

    所过之处,只留下一片猩红的血迹,在水中悠悠荡荡的飘散开来。

    随即,转瞬无声。

    而他,也早已经消失了身形。

    ……

    羽千宴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不断降低,一开始尚且可以忽略,然而越是往前,就越是寒冷。

    那种压迫感,也是越发的重,却始终未曾让他停下。

    终于,到了某一刻,一股炽热的力量,忽然从远处传来!

    他猛的抬头看去!

    心底那一道召唤的声音,在这一刻,震耳欲聋!

    他甚至未曾想过什么,便是直接身形一转!

    噗通!

    身形一跃,便是从水中冲出!

    极致的寒冷瞬间袭来!

    整个人如坠冰窖,那种冰寒彻骨的感觉,几乎犹如钢刀,狠狠的刺入骨血之中!

    甚至连血液都几乎僵住!

    他却是顾不上这些,立刻抬眼看去。

    漫天冰雪,一片莹白剔透。

    只有一道红色的身影,那样轻易的夺去他的视线。

    犹如在冰雪之地中绽放的火焰,热烈,炽热!

    他几乎是瞬间就被夺去了心神,整个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一道身影。

    她像是火焰,瞬间在他冰冷的心底,燃烧起来!

    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点燃!心脏也剧烈的跳动起来!

    一声声,几乎震碎耳膜。

    仿佛冰冷的荒原之上,历尽艰辛,终于看到的一片热烈的火焰,映亮半边天空,也映出他眼底的熠熠辉光。

    有的人,不用刻意去记,便是如同烙铁一般,在心底留下最深的痕迹。

    不去看,不去想,以为那些早已经淡忘,或者可以平淡处之,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才会发现,那些想法,不过都是笑话。

    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怎么可能会淡忘。

    有的人,在第一眼的时候,已经注定倾尽一生。

    正在这时,她似乎听到了声音,转过头来。

    他下意识的向下而去,想要隐没在冰水之中,却又心有贪恋,动作迟疑了一瞬。

    她转过身来,红色的裙裾在半空划过一抹弧度,如同热烈绽放的火焰,一头黑发飘扬,如同黑色的蝴蝶,翩跹欲飞。

    像极了记忆中的模样。

    所有的色彩,在这一霎都褪去。

    只有她,如此鲜明,刻骨铭心。

    她看过来,湛黑如玉石的眼眸,静静扫过。

    他浑身一僵。

    方才承受那些痛苦的时候,他并未多言一句,此时她不过是扫了一眼,他便是忽然心生紧张。

    他现在…应该很狼狈吧?

    无数的血水,翻卷的血肉,破损的衣衫,凌乱的模样…。

    紧张的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多余…。

    然而,她只是朝着这边看了一眼,随即就收回了视线。

    神色平静,眸光无波。

    他有些愣怔——

    这是…。她没有看到他?

    他再度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忽然发觉自己的周身之上,不知何时竟是有了一层淡淡的薄冰。

    那像是白霜一般,落在身上,有些冰寒,方才因为他的心都在她身上,是以竟没有发现这般的异常。

    难道,正是因为这些,所以…。她才没有看到他?

    他心中生疑,这才抬眼,看向四周。

    冰天雪地。

    四周,头顶,甚至脚下,都是冰雪。一片莹白,死寂。

    而凤长悦,正站在一块正在缓缓移动的浮冰之上。

    而他,也正是在数块浮冰之下的冰水之中。

    一股炽热的力量,再度传来!

    他微微蹙眉,这才注意到凤长悦的身前,竟是有着一团粉色的火焰,正在热烈燃烧。

    而凤长悦的身上,也再度被一层耀眼的金色笼罩!

    两团火焰,再度狠狠撞击在一起!

    半空之上,火花四溅!

    庞大的能量,将无数冰块击碎,然而整个空间,却是始终未曾动摇一二。

    他看着那一团粉色的火焰,却是忽然凝住了目光。

    仿佛有什么,正从心底逐渐升起。

    他下意识的蹙眉,却是一动不动,仿佛不受控制一般,静静盯着那一团粉色的火焰。

    他忽然翻身而起,转瞬便是落在了旁边的浮冰之上。

    此时他全身湿透,满是血迹。

    一身青衣,早已遍布猩红之色。

    身体内外,冷热交替,胸腔之中,仿佛有一道火线,骤然燃起!

    他眉间微蹙,忽然身体一震,口中便是溢出血来。

    他下意识的抬眼看去,同时伸出手,想要将那血迹抹去。

    擦到一半,却是忽然想起,她此时是看不到他的。

    苦笑一声,手便是颓然放下。

    看不到,也好。

    她本就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瓜葛,他如今的这般模样,只怕…又要让她…

    看不到,最好。

    他站在那里,身上的血液,刚淌出来便是凝结成冰,最终成为了鲜红的血珠。

    看起啦,嫣红清透,又带着一丝无法描述的凄厉。

    而此时,他也终于看到,在这空间的四周,也有着几面镜子,正折射出各个位面的场景。

    纷乱,慌张,喧闹,争执,决战…。

    一切的一切,都那样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他却是毫无心思,只是扫了一眼之后,便看向了凤长悦。

    两人之间,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的,他可以看到她带着寒意的侧脸,可以看到她抿紧的唇角,甚至,可以看到她眼底的冰火两重天。

    可是,却唯独没有想上前,拥她入怀。

    他知道她不喜,所以,他甚至连这样的意识,都不再有。

    能这样看着,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本以为,那一别之后,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她…。

    此时,能够看一眼,已经是此生之幸。

    凤长悦毫无所觉,已经和千烈焚天炎战作一团!

    两团耀眼的火光,激烈交锋!

    甚至,可以映亮她如同深潭的眼底!

    羽千宴任由身上白霜落尽,一切的痛苦折磨,在此时都仿佛消失。

    凤长悦的脸色,已经有一些苍白。

    长时间的战斗,对她而言,消耗实在是太大,而且此时,千烈焚天炎想要将她吞噬,已经竭尽全力!

    这里本就是它的地盘,自然占尽先机!

    羽千宴上前一步。

    千烈焚天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热烈燃烧的火焰,忽然停顿了片刻。

    然而那瞬间太短,甚至连凤长悦都没有觉察到任何异常。

    羽千宴的视线,却是盯着那一团粉色,唯有余光,能够瞥见那一抹鲜红的身影。

    他没有看她,满心满意,却依然都是她。

    他朝前走去,周围冰寒彻骨,凝结的血珠,随着动作不断的掉落,发出细微的声响,而后碎裂。

    然而,他的周身,都仿佛被结界包围了一般,任何动静,任何声音,外面都听不到,也看不到。

    轰!

    两团能量激烈的交缠在一起!

    凤长悦后退一步!而那一团粉色火焰,也是顷刻间散开!

    金色的火焰紧随其上!激烈交缠!

    两者几乎是旗鼓相当,然而凤长悦此时是待在千烈焚天炎的地盘,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最后只会将自己的力量完全耗光!

    羽千宴一言不发,冰块之上,只留下一道凝重猩红的痕迹,逐渐蔓延开去。

    他身上原本只落了一层薄薄的白霜,此时,随着他的靠近,那一股寒冷的气息越发的浓厚,很快,竟是连他的肌肤,都逐渐变得有些冰冷的苍白。

    他的唇色已经青紫,整个身体如同一个冰块,唯独那双狭长的琥珀色的眼眸,泛着淡淡的红色,却是一贯的淡漠之色,仿若深潭,看不清晰。

    而千烈焚天炎,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咔嚓!

    他的脚下,冰块忽然碎裂!

    一道深深的裂痕,忽然出现在身前!而后迅速裂开!

    而同时,数道冷气,顿时朝着他的面门而来!

    羽千宴眸色一紧!周身灵力霎时间涌出!

    那数道气息,顷刻间抵达!

    他却是轻哼一声,忽然一脚狠狠踩下!周身气势暴涨!

    随即,他脚下正要四散开去的浮冰,竟是忽然全部静止!

    这一幕,犹如定格!

    而这般的波动,不远处的凤长悦,依然没有觉察!

    竟然仿佛,是在两个空间一般!

    羽千宴却是豁然抬头,看向了那一团粉色的千烈焚天炎!

    有一丝丝炽热的气息,忽然从脚下传来!

    却是不知何时,那一团火焰,竟是疯狂的分化开来,而后冲着他而来!

    不过是眨眼之间,几乎就已经要将他包裹起来!

    羽千宴却是依然盯着千烈焚天炎,琥珀色的眸子里面,忽然闪过一道暗光!

    嗤!

    无数火焰,顷刻间将浮冰撕裂,朝着他而来!

    似乎下一瞬,便是会将他点燃!

    然而,在那火舌即将舔舐到他的衣角的时候,却是忽然停了下来!

    嗡!

    一道深沉如雷的声音,仿佛从无尽虚空之中传来!几乎震得人耳膜生疼!连带着心脏都跟着颤动!

    羽千宴眸色微动。

    凤长悦的身体,忽然晃了晃。

    她蹙眉,有些警醒的看着千烈焚天炎。

    方才那一道声音…。竟是让她的神智,有了瞬间的恍惚!

    然而,没等到她反应过来,又一道嗡鸣之声,再度传来!

    嗡!

    这一次,分明比上次,更加厚重威严!

    她眸色顿厉,立刻看去,却是发现那一团粉色的火焰,忽然再度疯狂的分散开来!

    不过顷刻之间,便是已经遮蔽了半空!

    她脑海之中,也仿佛有人拿锤子在狠狠的敲打!头疼欲裂!

    没有了规则碎片的千烈焚天炎,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加难以对付!

    然而想将她困死在这里,也决不可能!

    想到这里,凤长悦素手挥动,金色的火焰,竟是顷刻间分化开来!

    诸多色彩,瞬间铺展!

    仿佛瞬间无数流光出现,将一切的光辉都敛尽!

    而后,那些各色的火焰,通通朝着那千烈焚天炎而去!

    凤长悦眼底,映出一片火光!

    却是,看不到她的身后,那一道始终笔直的身影。

    羽千宴向前走去。

    脚下涌动的冰冷的水流,在他的脚即将落下的时候,便是瞬间凝结!

    他目不斜视,仿佛这对他而言,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要知道,即便是凤长悦,在这里都受困不已,无法做到这一步!

    他一步步,缓缓向前走去,仿佛闲庭信步。

    甚至,连他的神色,都依然淡定如初,噙着一丝淡漠之色。

    如果,不去看他身后的一片蔓延开来的血迹的话,看到的人,必定都会惊叹,他竟是会有着这样强大的能力!

    脚下,一朵朵的血花,逐渐绽放,尚未来得及晕染开来,便是已经彻底凝结。

    只一眼,便是触目惊心。

    然而他的神色那样沉静,根本无法让人觉察到哪怕一丝的苦痛。

    甚至,他眼底的淡漠之色,犹如初春的雪,逐渐消融,而后,便是渐渐生出了一丝温润。

    那是,他极少露出的神色。

    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温柔。

    嗡!

    那巨大的嗡鸣声,再度传来!

    “啊!”

    凤长悦再度后退一步!脚下,已经出现了深深的裂痕!

    可以想象,她此时正承受着怎样的威压!

    羽千宴眸色转冷,看向千烈焚天炎。

    “谁准你这样对她!”

    一声厉喝,骤然传出!

    只是这声音,却依然无人可以听到。

    那粉色的火焰,却是听懂了一般,更加欢悦的升腾起来,仿佛在炫耀,又像是在得意,含着明显的挑衅——

    它就这样,又如何?

    羽千宴眉头紧蹙,而后便是再度上前!

    一阵剧烈的疼痛,忽然袭来!

    身体之内,那一道召唤的声音,越发的嚣张!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冲出!

    而身体之上,也顷刻间遭受无尽锋锐的气息!

    不过瞬息之间,他身上的衣衫,便是再度被热血染红!

    因为伤口太多,所以就算冰冻的很快,也依然迅速侵染开来!

    甚至,有一些细碎的血肉,掉落而下!

    他的额角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微微抽动,眼底的神色,却是越发的坚定!

    千烈焚天炎跳跃的更加厉害,仿佛在叫嚣着什么。

    他定定的看着,继续朝前走去。

    每走一步,地上便是一个深深的血印。

    到最后,甚至已经连绵不绝,无比凄厉!

    而他的步伐,始终稳当如初。

    朝着那个人,一步步,走去。

    分明是那样近的距离,在此时却显得格外遥远。

    一分一秒,都显得那样漫长。

    有一簇粉色的火焰,忽然从下面升腾而起,冲他而来!

    那一线火色,瞬间沿着他的衣角,蔓延而上!

    不过瞬间,就已经燃烧到了他的手腕!

    半个身体,瞬间被笼罩其中!

    有烧焦的气息弥漫开来!只是闻着,便是让人心惊胆战!

    他竟是没有反抗,任由那火焰在自己的身上翻腾!

    无法形容的剧烈的疼痛!

    猛烈的灼烧感,瞬间将脑海占据,只觉得每一寸的肌肤,血肉,在这一刻,都在承受着最大的痛苦折磨!

    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血肉燃烧蜷曲焦黑的声音!

    就连经脉,也似乎难以忍受这般的高温,疯狂的扭曲!

    身体之内的能量,也如同瞬间被点燃了一般,疯狂的炸裂开来!

    脑海之中,顷刻空白!

    然而心脏,却是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心底深处,那疯狂挣扎的东西,此时也开始再度涌动起来!

    仿佛下一刻,便是会冲出一般!

    羽千宴眼底已经一片血红!

    然而,眼中,却依然只有那一道人影。

    轰!

    粉色的火焰,如同潮浪,将凤长悦包裹其中!

    十二色火焰,立刻飞出,强力相抗!

    一瞬间,火花四溅,无数强悍的能量,疯狂的爆裂开来!

    无数冰块碎裂,裹挟着强大的能量,四散而去!

    然而,凤长悦的情况,也是越发的不容乐观。

    她的唇色已经完全苍白,嘴角也有一丝血逐渐溢出。

    羽千宴狠狠咬牙,再度向前!

    有尖锐的呼声传来!

    那粉色的火焰,顷刻间将羽千宴完全包裹其中!

    整个身体,都被千烈焚天炎完全包围!疯狂炙烤!

    神火…是这种感觉吗…。

    羽千宴一步步向前,凤长悦的身影,已经有些虚幻。

    他却是眸色温柔,嘴角微勾。

    这一笑,似乎春冰消融,泼墨山水,掩去了眼底的心疼和温柔之意。

    她…那么多次…都是承受着这样的痛苦的吧?

    如今,他也体验了一次,似乎,也可以感同身受,知道她曾经有过怎样的痛苦,也仿佛,可以离她近一点。

    要多么卑微,才会觉得,连承受她曾经有过的痛苦,也是一种欢悦。

    不说,便以为不会想,以为不会念,以为不会记得。

    然而最终,还是被轻易打败,在此刻,必须承认——

    那些事情,他没有忘。而那个人,也早已经刻骨铭心。

    他忽然扬起唇角,轻笑一声。

    如果,可以以这样的姿态结束,未尝,不是最好的结果。

    肌肤血肉都已经彻底烧毁,整个肉身都几乎已经被摧毁,甚至连那笑容,都是有些艰难。

    然而那眼底,却又是真实的,带着欣悦的笑意的。

    他继续朝前走去,一步步,终于走到她的身后。

    而此时,凤长悦终于凄厉的喊出一声,而后双手抱头,痛苦不堪的倒了下去。

    她脚下的浮冰,也是顷刻间完全碎裂!

    羽千宴想要伸出手,却是忽然发觉已经破损不堪,当即只是动用了灵力,送出一股力量,托了她一下,将她小心的放下。

    羽千宴有一瞬间的恍惚。

    几乎是不可控制的,他垂下眸子看去——

    大约是能量已经消耗殆尽,她的脸色此时十分惨白,唇色已经完全褪去,眼眸紧闭,眉间紧蹙,嘴角还带着一点血迹。

    而她的身体,也是已经虚弱至极。

    神火在她的周身包围,立下屏障,璀璨的火光,越发显得她容颜苍白。

    是从未有过的脆弱。

    他几乎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她。

    心脏像是瞬间被什么狠狠揪住,扯得生疼。

    周身的疼痛在此时都似乎消失,唯有因为她痛,心脏才格外疼。

    他细细的看着她的容颜,眼中是深深地疼惜和眷恋,还有一丝不可掩饰的贪恋。

    若是有人看到,只是这个眼神,便是会明白,这个男人,到底爱她多深。

    那是,过往的岁月中,从不会让任何人看到的眼神。

    他伸出手,几乎已经一片焦黑,血肉翻卷,看起来十分可怖。

    他微微蹙眉,蹲下来,在浮冰之上擦了又擦,确定那上面干涸的血迹,都已经擦拭干净,才小心的伸过去——

    随即,握住了凤长悦的手。

    甚至,不是握住,只是轻轻的覆盖其上。

    雄浑的灵力,瞬间倾斜而出!

    一股温热的力量,顿时传遍凤长悦的四肢百骸!

    她脸上痛苦的神色,终于稍微缓解。

    羽千宴就那样看着她,将身体之内所有的能量,尽数搜刮而出,全部注入到了她的体内!

    看到她状况稍微缓解,他嘴角微勾,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就那样看着凤长悦。

    他从未敢,在她面前,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有时候,再多的深爱,对别人而言,也不过是一种负担。

    他明白,所以他从未想过争取。

    有时候,晚了一步,便是晚了一辈子。

    他看着她,目光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容颜,脑海之中,忽然就浮现出了太多的东西。

    仿若走马观花,竟是一幕幕闪过。

    想起,初见的时候,她在魔兽森林历练,和人发生矛盾,对方比她强太多,她却是分毫不惧,甚至连见到他之后,明白双方地位悬殊,依然不肯退让半分。

    那般的气魄,他极少在那样柔弱的人身上看到。

    当然后来,他明白,她并不柔弱,相反,却总是能够变得出乎意料的强大!

    第一次见面,不过匆匆,只记得那一身的张扬自信的气势。

    然而很快,便是再度见到。

    她竟然带着人,想要趁着他和魔兽打斗的时候,将珍宝都“带走”。

    他竟是没有生气,反而哭笑不得。

    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大胆又狂妄的女子。

    后来…。

    羽千宴认真的看着她,此时眼睛紧闭,纤长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一般,若是睁开眼睛,便是黑如玉石的璀璨眼眸。

    那是…只一眼,便会沦陷的陷阱。

    他微微一笑,眉眼温柔了几分,却是带着几分喟叹。

    若是,那时候,不去看…。大约,便是不会有之后的那许多纠葛了吧?

    但…又怎么舍得?

    伽陵学院,漫天火光,他身处险境,转过身,一眼便是看到她飞速前来。

    那时候,一身红衣如同烈焰,眸色黑沉如玉,一头长发犹如黑色的蝴蝶,在风中猎猎,似乎欲飞。

    一幕,一瞬。

    已经足够,他为此付出一生。

    他摇了摇头,看着她的容颜。

    很想,很想她睁开眼睛,想要,再看一眼,那样的眸色,那样的她。

    可…或许,没有机会了。

    若是早知道,遇到她,会倾覆一生,他依然会选择这般,能够见过她,已经是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吧。

    爱而不得,旁人看,皆是苦楚。

    可于他,却已经是甘之如饴。

    身上的千烈焚天炎,不知何时,已经蔓延到了身体之内,沿着每一寸肌肤,血肉。

    他盘腿而坐,不知何时,身下已经有无尽的血蔓延开来,周身的火焰,也似乎在逐渐削弱。

    然而他的眼底,却是有着一线淡淡的粉色闪过。

    冰天雪地之间,一片死寂。

    他却是觉得,难得清静。

    也或者,这是此生,最好,最幸福的时光。

    能够,握着她的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我真的,从未想过去争你。”

    他忽然开口,嗓音嘶哑,低沉,像是沙漠中粗粝的风,刮得人心脏莫名一疼。

    凤长悦眼眸紧闭,分毫未闻,一点点都听不到。

    他声音低低的,像是自言自语。

    “他比我强大,地位比我尊崇,其实,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个男人,都可以轻易的碾压他,甚至有几次,他知道自己差点死在对方的手中。

    然而,那真的无所谓。

    “若是我一搏,可以有哪怕一分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可…。我不能。”

    他多想,靠近她,保护她,爱护她,想要为她遮蔽风雨,想要看她笑靥如花。

    那样的念头,曾经疯狂的占据他的脑海。

    可,他不争。甚至从未真正承认过自己的心意。

    不是不敢。

    是不能。

    是不愿。

    是不舍。

    凤长悦眉间微蹙,唇瓣微微动了动,几乎听不到声音。

    他却是一眼看出,她在喊——

    “阿夜…”

    他似是笑了笑。

    无论任何时候,她从不会对人放下戒备,除了那个男人。

    甚至此时,她口中,心里念念的,依然只有那个男人。

    他后来,不是没有过犹豫,甚至因为某些原因,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得到了那些传承,变得强大,甚至可以和那人比肩,一较高下。

    可,始终,未曾。

    若她对他,哪怕有一分,他会竭尽全力去争夺。

    可是,没有。

    恰如到此时,他握着她的手,在她身边,她依然毫无所觉,脑海中,只有那个男人。

    他不怕自己遭受痛苦,却怕她因此不高兴。

    注定不会有回应的爱,没有开始的必要。

    “你后来,一定怨我了吧?”

    他轻轻开口。

    “毁掉了你的大婚,并非是我所愿,但…。到底是我的错…。对不起…。”

    对不起。

    那时候,虽然有云天痕的原因,但,到底他也参与了。

    纵然那时候,他只是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猜到了后来会发生的那些事,才会那样做。

    到底,伤了她的心。

    她逐渐觉醒,清除了人间意,他虽然痛苦,却以为那也是她的解脱。

    后来才知道,那个男人是她最后的人间意,而她,竭尽全力,将这个秘密藏在了心脏的伸深处,连自己都忘记。

    这样爱着那个人的她,他如何去争?

    甚至连那些事情,也都成了最大的罪过。

    “不是没有私心的…。若哪怕能有一时,你能将我,放在他之前,也足够。是我太贪心。”

    他笑意微敛,神色歉疚,身下的血迹,一遍遍的干涸,再染红。

    一阵阵冷意袭来…。好像真的很冷了啊…。

    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身体都在变得冰冷,而整个人的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

    眼前逐渐晕染成了一片粉色,却带着一丝凄厉。

    “可,如今想来,你能有几分怨恨,也是好的,最怕…。”

    最怕,她连怨恨,都不愿施舍。

    她素来是这样的人,不相干的,从来懒得理会,不会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感情。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事情,想要解释。

    比如那么几次的阻拦,比如那么几回的打扰,比如…。那么多次莫名其妙的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可…大概,她也不愿听。

    眼底的粉色,越发的浓厚,几乎将眼前的一切都遮掩。

    身体之内,一阵冰寒,一阵炽热!

    血液几乎已经流干,两人身下的浮冰,已经彻底染红!

    他的脸色已经灰败,然而神色还是如此温柔,像是春水,即将将人淹没。却又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绝望,仿佛多看一眼,都让人莫名心生哀恸。

    一片静默。

    良久,才终于有一道嘶哑的声音,低低响起——

    “…我心悦你,你…可知?”

    但愿你知,又但愿,你不知。

    本以为会将这句话掩埋一辈子,却不想还是说了出来。

    这是,他对她,最大的自私。

    到底,是揉碎了骨头血肉,倾尽一切去爱护的人。

    我想,说了这一句,才真的,毫无遗憾。

    他贪恋的看着她,像是要将以前从未敢多看的都看回来,又像,要将以后的,也都先看了。

    若人一生,只能有一次妄念。

    那我选择——

    我倾尽一切来爱你。

    而这,和你无关。

    你不知道。

    你不要知道。

    我曾经,现在,都那么爱过你。

    将来…我不知道。

    因为,这一刻,已经是我最大的荣耀和欢喜。

    他的手微微收拢,已经尽数焦黑,丑陋可怕,小心的覆盖她的手上,只是轻轻触碰,便收回。

    闭上眼睛,周身粉色的火焰,骤然升腾而起!瞬间笼罩整个空间!

    那一团粉色的火焰之中的身影,终于彻底消失!

    而转瞬之间,却又出现了星星点点的辉光!

    一股前所未有的蓬勃气息,忽然扩散开来!

    凤长悦身上的火焰,忽然再度蔓延开来!

    十二道火焰,顷刻间漫天而来!

    而那一团粉色之中的星点,终于逐渐流淌开来,而后,蔓延成为第十三道,逐渐交融!

    晶莹剔透的空间之内,十三道火焰,无比璀璨!

    咔嚓!

    一道细微的碎裂之声,忽然传来!

    凤长悦手指微动,昏沉的意识,再度苏醒!

    而后,猛的睁开眼睛!

    千烈焚天炎已死,规则碎片消失,此局何解?

    灵帝强者,血泪淌干,骨肉尽碎,以身祭天,当为新的规则碎片!

    咔嚓!

    一道巨大的爆裂声传来,一线天光,乍然泄露!

    金色的火焰,热烈盛放!

    她抬脚,从那火焰之上走过,周围的空间,彻底开始崩塌!

    她却是忽然转过头去。

    轰!

    一切的一切,彻底轰踏!

    她怔怔的。

    方才,总觉得有人在看着她,露出水墨画一般温润清朗的笑意,这么回头看,却是什么都没有。

    ——愿你,不知。

    她愣愣看了一会儿,随即转身,缓步离开。

    ——我,不知。

    万千盛宴,终将散去。

    若爱而不得,是我的宿命,可那个人是你,我便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

    ------题外话------

    这段时间终于有机会休息,便是拖了许久,另外,一直在看小羽子的部分,从头到尾,认真斟酌,才终于写下这番外。这是他最好的结局,纵我疼他,也唯有此路。之后会开始包子番外,大家可以勤奋刷新啦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