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90 上古血脉!
    小清撒娇也依然没有让凤长悦同意前往。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既然答应留在丹城,那就得等他回来。

    小清难得的生了一次闷气,盘踞在她的手腕之上,闭上眼睛,怎么也不肯说话了。

    凤长悦心中对它身份的猜测,也是越发的深。

    而另一方面,小白自从上次开始融合万物灵火之后,便是一直陷入沉睡之中。

    在小空间之内,浑身金色的光芒笼罩,始终未曾醒来。

    而那小小的身子之外,那一道庞大雄伟的身影,也是越发的明显。

    凤长悦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它身上的气息在逐渐增强。

    她暗自思索,或者等找到第十三种神火,小白便是会彻底恢复。

    而她…。

    凤长悦眉间微蹙。

    就连她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当融合了所有神火之后,到底会面临怎样的境地。

    “悦儿。”

    苍离的声音忽然传来。

    凤长悦转过头去,唇角微勾。

    “老师。”

    自从丹城的事情尘埃落定,他便是离开了,也不知是去了哪里。

    看样子是现在才回来。

    “您回来了?”

    苍离风尘仆仆,苍老的面容上,一双眼睛倒是依然明亮,精神十分矍铄。

    “哈哈!这段时间,可是想了师父?”

    凤长悦挑眉。

    “您看起来心情不错?”

    苍离迅速走进,上下打量着凤长悦,见她面色红润,气色极好,才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那群人照顾你还算上心。师父看到你,心情自然是好啊!”

    说着,目光看向她的小腹,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小家伙有没有想我?”

    凤长悦哭笑不得。

    自从一天天开始显怀,这群人就开始逐渐兴奋起来。

    千筠和凤琛好歹也还算是克制,蒂亚一开始每天都要来看上半天,兴奋的讨论各种问题,不知道的都要以为是她有孩子了,这几天才被卡西尔拉回去。

    而南风吟虽然来的没有那么勤,但是每一次来,都兴奋的什么一样,虽然看似在克制,但是那双眼睛,真是一点都掩饰不住兴奋和期盼。

    此时看到苍离也是这般,凤长悦只好道:

    “师父,它才几个月啊…。”

    “几个月怎么了?这小东西可是不简单!”

    苍离摇头大笑。

    “我看,它可是懂事的很!”

    之前凤长悦经历诸多,这小家伙都那么顽强,而且后来更是一点乱没添,可不就是懂事的很?

    “等出来了,肯定是天下第一聪明的孩子!”

    凤长悦已经不再尝试和他们讨论,每个人兴奋的样子都好像是自己怀的孩子一般。

    这还没出来呢,就已经备受宠爱了,等真的降世,那场景…。

    凤长悦每次想到这个问题,都觉得很是头疼。

    “师父最近去了哪里?”

    她随口问道。

    苍离却是忽然看了她一眼,颇有些神秘的样子,然而眼底却是有几分掩饰不住的兴奋之色。

    “你猜猜?”

    凤长悦却是莞尔一笑:“您去哪里,肯定是有原因的,若是不方便,我便不问了。”

    苍离顿时急了:“哎,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哄着让我老人家开心开心?”

    凤长悦一笑,却是看向了别处,似乎并不感兴趣。

    “哎!你这丫头,还是跟以前一样,就知道对我老头子动心思!”

    苍离看似斥责,眼中却是一片笑意。

    “告诉你也没什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坐下来,呷了一口茶,才道:

    “其实,我这次是回去四大域了。”

    凤长悦心中一动。

    “你也知道,在两个位面的交界处,有一个半位面,那地方就是云天痕的老窝,我想着闲来无事,便是去将他的老巢给端了!”

    凤长悦这次倒是真的有些吃惊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做这个事情了。

    实际上,她在半位面的那段时间,正是封印了自己的时候,而在那地方,也没什么高兴的记忆,所以就算是恢复了之后,也一直没有怎么想到那边的事情。

    何况云天痕已经死了,她便是也没有想过。

    却不知道,苍离竟是跑去了那边。

    看到她的神色,苍离顿了顿,微微眯起眼睛。

    “那里面,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一些被云天痕控制的奴隶。其中不少还是灵圣强者。只是那些人,都已经失了心智,我便是给了他们一个痛快。”

    凤长悦点头。

    她隐约记得,半位面之中,虽然人不多,但是的确都是强者。

    如今看来,倒都是被云天痕控制的傀儡而已。

    “云天痕已经死了,那些人活着,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儿来,不如死了。”

    苍离说着,便是想起了曾经在那里待着的时间,忍不住喟叹一声。

    当时他被带走,落入云天痕的手中,毫无反手之力,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

    谁能想到,会有后来的那些事情?

    “长悦丫头,多亏了你啊!”

    若非是她,只怕他早就已经是一具枯骨。

    凤长悦笑着摇头。

    “师父有难

    “师父有难,徒弟自然是要赴汤蹈火。”

    苍离对她情谊深重,这份恩情是如何也报答不完的。

    苍离看着她,心中无比宽慰又骄傲。

    他就知道,她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骄傲。

    “哈哈,云天痕之前可是没少折磨人,我便是端了他的老巢,彻底了结!”

    凤长悦点头。

    这倒是也应该的。

    那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好的,不知在云天痕的手下,都做过多少亏心事,死了反而是解脱。

    苍离却是忽然神色微凝,靠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

    “只是,我在那儿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地牢。”

    地牢?

    凤长悦神色微凝,看苍离的意思,似乎这地牢,还有什么猫腻?

    “你可知道,那里面,都是什么?”

    听着苍离有些沉重的声音,凤长悦已经大概能够猜到。

    “都是云天痕从外面抓捕过去的人!而且几乎都是灵宗以及之上的强者!”

    凤长悦等着他说,如果只是这样,绝对不会让苍离这个反应。

    果然,苍离摇头叹息。

    “只是那些人,却不是用来做奴隶的,而是…用来血祭的!”

    凤长悦微微蹙眉:

    “血祭?”

    苍离点头,沉声道:“在那地牢之中,有一个被血液染就的玉石台,周围都是被困死的强者,而他们的身上,都有一条黑色的铁链,连接到那玉石台之上,身体之内的精血能量,便是通通被吸收到了那玉石台之上!”

    “你可知道,那关押了多少人?”

    苍离回想起来那个场景,依然觉得心有余悸。

    “云天痕是四大域千年之间,最接近灵帝的存在,而自从他成名,到他最后身死,这中间的漫长时间,到底弄了多少这样的人…。只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那将会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凤长悦心中一紧。

    “他为了晋级灵帝,大约是尝试了无数办法,最终不知道怎么想到的这个办法,竟是将这些人通通关押起来,利用他们的精气,一点点的温养那血色的玉石台!”

    “我去的时候,大约是因为他长时间没有回去,半位面之中一片混乱,地牢之内,也已经几乎死光。而中间那台子…。”

    他说不出那种诡异的感觉,只是看到那一片几乎滴出来的红色,便是心神发颤。

    他不是没见过血腥场景,但是当看到那一切的时候,也是震惊当场。

    停顿片刻,他只道:

    “总之,云天痕或者是以为,能够通过这个方法突破灵帝,只是尚未等到他尝试,便是已经死了。”

    他冷笑一声。

    “如今看来,让他就那么死了,当真是便宜他了!”

    那地方实在是脏污,他一把火直接烧了个干干净净!

    “原来如此…。”

    凤长悦低声喃喃。

    因为失去了天地规则,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人突破灵帝,而云天痕太过偏激,竟是用了这样血腥而惨无人道的办法!

    只怕他也是在觉察到她是天地规则的时候,便是已经决定找机会取而代之!

    只是,这个人的野心太大,疯狂的贪婪让他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其实…。那些人几乎已经没有了肉身,大部分都只剩下了一团灵魂体被困死在地牢之中。我之所以知道这些,也是因为最后,有一个人告诉了我。”

    凤长悦有些惊愕:“哦?”

    苍离面色却是有些复杂:“那人告诉我怎么摧毁那玉石台,而后也彻底死在了那里。那人…似乎是云天痕的弟弟,最后,还是选择死了。”

    凤长悦了然。

    自己的亲弟弟都能拿来做这些,只怕这份兄弟情谊,早已经成了恨意。

    如此,倒也好。

    “既然如此,倒算是了结干净了。”

    苍离点头。

    “是啊,如此,对他们而言,都是解脱了。”

    对那些“人”而言,当真是生不如死。

    云天痕造孽太多,落得这般下场,也是活该!

    只是…。

    他目光微闪,似是在犹豫着什么。

    “师父有话请讲。”

    倒是极少看到苍离这般犹豫的样子。

    苍离迟疑片刻。

    “丫头。半位面之中的人几乎都死了,但…。还有个人…。”

    见凤长悦面色无波,他顿了顿,终于开口:

    “…三殿…。羽千宴他…。”

    凤长悦摇头:“师父,他的事和我无关。”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

    苍离嘴唇蠕动,最终只一声叹息。

    那孩子,其实也是可怜的。

    可以看出,他在半位面之中也是受尽折磨。

    最后,他也想一同赴死,苍离却是到底有几分从前的情分,将他送回。

    希望他以后,能自己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我说这个也是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到底这孩子曾经跟过我…。”

    而且,若非是他在其中斡旋,他在半位面之中的日子,只怕是更加难熬,早就死在那里。

    他虽然看似是跟着云天痕,甚至一度被控制了心神,但…。

    他看了凤长悦沉静的容颜,黑色的眸子里波澜不惊,心内一声

    ,心内一声叹息。

    “对了,悦儿丫头,剩下的第十三种神火,可是有消息了?”

    凤长悦摇头。

    苍离的面色一肃。

    “丫头,你有没有想过,最后一种神火,可能根本就不在那边?”

    凤长悦心中一动。

    “您是说…。”

    “先前你在的时候,对神火的感应那么强,那么可是有感触到最后一种神火的存在?”

    眼下,只剩下排名第二的神火,千烈焚天炎!

    凤长悦眉间微蹙,仔细回想了一会儿,神色一动。

    她似乎真的没有感应到过千烈焚天炎的存在!

    她心念一动就可以感应到神火,但是却似乎…。从没有千烈焚天炎的气息!

    看到她的神色,苍离顿时肯定。

    “万物灵火,就是在圣域之中出现的。那么…有没有可能,最后一种神火,也在这圣域之中?”

    苍离的声音压得很低,一字一句,却都是如同石头,重重砸在凤长悦的心底!

    她低眉敛目,陷入沉思。

    这个可能性,她不是没想过,毕竟当初她也是没想过,万物灵火居然在云末澜的身上。

    可,神火分明是天地规则分散形成,按理说,只应该存在于那边…。

    怎么会出现在圣域?

    “但是,我在圣域之中,无法感知。”

    凤长悦无奈摇头。

    在这里,她的一切源自于规则本身的能力,通通都是没有作用。

    自然也是无法找到神火。

    “这样…。”

    苍离也是皱眉,有些发愁。

    圣域那么大,又要怎么找?

    不找到,回到那边,岂不是又要面对天地能量的追杀?

    “咚咚!”

    忽然,一道敲打的声音,清晰传到耳中。

    凤长悦微微一怔。

    “咚咚咚!”

    声音越发的大!

    凤长悦终于确定,这是小空间之内的彩蛋的声音!

    她当即神识内视,一眼看到那彩蛋,正散发出熠熠辉光,光彩夺目!

    那一道道敲打的声音,也是越发的清晰!

    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破壳而出!

    ……

    上古凰龙谷。

    轩辕夜的话让龙族都懵了。

    不是他们的血脉?这是什么话?

    那分明就是黄金巨龙,怎么可能不是?

    然而他神色平静,却是让人不得不怀疑。

    黑崎终于将视线再度转移到了金斯身上,仔细打量。

    这么一看,终于觉察到了一丝不对!

    它身上的气息,似乎真的有一丝不同!

    若是之前,金斯可能还会有些激动,有同族这样靠近,但是此时,却是已经不耐烦起来。

    如果同族都是这样的存在,那就真的不用有任何的留恋!

    “这…这…。”

    黑崎终于确定,金斯真的不是上古凰龙谷的存在,顿时又惊又怒。

    惊得是,圣域之中,所有的龙族都在这里,那么这条黄金巨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怒的是,既然同为龙族,黑岩肯定之前就觉察出它的异常,竟是故意隐瞒!

    黑岩到底年轻,这一点小心思,自然轻易被看穿。

    黑崎气的胸口发疼:这是什么时候!也不看看是不是他能耍心眼的时机!

    而这时,下面的金元等,也都是意识到了不对。

    仔细感受之后,自然都是发现,金斯的确不是上古凰龙谷的!

    “黑岩!这样重大的事情,你怎么没说!”

    黑崎脸色气的涨红,顿时冲着黑岩一声厉喝!

    黑岩从轩辕夜开口那时候就有点紧张,但是心中到底觉得这不算什么太大的事情,毕竟相较而言,龙族的名声更重要不是吗?

    结果没想到,竟是被这样当众斥责!

    “族长!我,我也是不知道啊!”

    黑崎心中更怒,居然还敢撒谎!这点心思,谁看不出来!

    “你给我闭嘴!”

    黑岩鲜少看到他这般发火,当即心中发怵,不再开口。

    金元笑的讽刺。

    唯独银龙一族,一直没有搀和到这之中,犹如看着一场闹剧。

    “那…不知是否方便告知,它的血脉到底…。”

    黑崎现在是真的很想知道,这条黄金巨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它和它们的气息有着明显的不同,但是偏偏又的确是黄金巨龙!

    一边想着,一边喃喃。

    “难道是流落在外的血脉…。”

    如果真是这样,那是一定要搞清楚的!

    这样想着,就靠近了一点,想要看的更仔细一点。

    金斯顿时厌恶的摆尾,到了轩辕夜的身边。

    黑崎一愣,这才想起,这条龙,已经是契约了人类的!

    他的心情顿时更加复杂。

    一方面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方面又不得不考虑,已经契约了人类的龙族,是否还有必要存在?

    轩辕夜抬脚向前而去。

    黑崎伸出手想要阻拦,又想起自己方才才答应的,顿时胸口憋了一口血!

    轩辕夜如入无人之境。

    无数双眼睛看过来,他也丝毫不在意。

    时间紧迫,必须尽快找到青帝。

    虽然只是线索显示青帝

    索显示青帝最后出现在凰龙岛,但是他心中却是莫名的肯定,青帝就是在这里!

    “哼,一天而已,我就不信他能找过来!”

    “凰龙岛这么大,今天他只怕是连谷中都无法找一遍!”

    一些议论声低低传来,带着嘲讽和不屑。

    竟是转眼就忘了他们的族长前一刻还被轩辕夜拿捏着性命。

    轩辕夜充耳不闻,强大的精神力蔓延开来!而后,向前走出一步。

    一霎间,他的身影便是消失在原地!

    “人呢!?”

    看到这一幕,本来等着看笑话的都是惊诧了。

    “在那里!”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带着无法掩饰的震惊!

    一眼看去,那一道黑色的身影却是已经出现在了远处!因为太远,只剩下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场中陷入死寂。

    不过是一步!他就轻松跨过了那么远的距离!

    这那里是缩地成寸?这简直是逆天了!

    然而下一刻,轩辕夜又跨出一步,更是直接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

    现在的人类,都这么强了吗?

    不少龙族都是觉得脸上火辣辣,也忽然意识到,之前为何族长竟是那么客气!

    “他,他是要去哪里?!”

    金元本来唇角带着微嘲的笑意,片刻之后,却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骤然开口!

    黑崎也是瞬间一惊,极目看去,那一道身影,果然在迅速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金元脸色极为难看,当即一声厉喝:

    “他是要去龙塔!”

    龙族顿时齐齐震惊!

    黑崎因为太过震惊,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快、快拦住他!”

    说着,便是猛的变换回了本身!

    一条巨大的黑龙,出现在天空之上!而后迅速朝着轩辕夜而去!

    他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夜居然是直奔龙塔而去的!

    而此时,轩辕夜却是更快!

    金斯紧随其后,越是向前,不知为何,心跳竟是越快!

    身体之内的血液似乎都要沸腾了起来!

    它的眼底,一抹金色越发的璀璨!

    仿佛有什么,即将揭开!

    “龙塔禁地,禁止入内!”

    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仿佛从天空之上落下,震得人耳膜发疼!

    随即,一道银色,骤然闪过!

    恰恰阻拦在了轩辕夜的身前!

    轩辕夜终于止步,看向眼前的“人”。

    这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人,身姿挺拔,一头银色的短发,一身银色的锦衣,容颜如玉,肌肤几乎如同清雪般透彻。

    而那双眼睛,也是纯正的银色!

    轩辕夜唇角微勾。

    “龙族现在居然还有上古血脉这么纯正的存在?”

    那男人瞳孔微缩,随即冷冷开口。

    “龙族,帝胤轩。”

    ------题外话------

    今天二月君要晚上的火车回去啦,所以周日的更新,就在晚上十点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