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86 不配!
    那双橙黄色的眼睛,分明透亮如水,却是在看向天空之上的黑龙的时候,充斥这一股绝对漠然而寒冷的气息。~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

    凤长悦只是垂眸看了一眼,心中便是一动。

    小清平素十分单纯,除了喜欢努力吐信子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喜欢做的事情。

    但是自从上次亲眼看到它将一条青龙真的扒皮抽筋了之后,她心中便是明白,小清只怕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她之前也一直想着带小清前往上古凰龙谷看看,却不想对方竟是率先踏上门来!

    小清眼中的神色,她看的再清楚不过——那分明是杀戮的气息!

    她心中微动。

    小清应该也是龙族,但是为何竟是对其他龙都这般敌视?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金斯。

    但是,接连对青龙还有黑龙都这般的态度,也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小清的眼睛,逐渐由一开始的清透之色,一点点加深。

    仿佛有什么风暴,正在其中汇聚!

    细小微凉如同青竹的身子在手腕上缓缓摩挲,似乎随时都会出击!

    凤长悦手腕翻转,将小清按了回去。

    “不准擅自动手。”

    小清顿时委屈不已,却又不敢违背凤长悦的意志,只得老老实实的退了回去。

    “主人…。”

    它惨兮兮的叫了一声。

    凤长悦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小清的那点心思,她最是清楚,之前它将青龙解决,她并未多话,但是现在,这黑龙是从上古凰龙谷而来,不看僧面看佛面,自然是要小心谨慎一些。

    虽然不惧,但是多一个敌人,总是会多几分麻烦。

    小清只得息声,再度进入小空间,“噗通”一声便是进入了那河流之中,青色的身影迅速掩藏进了水底。

    显然,对凤长悦的这个命令,它还是有点不高兴的。

    凤长悦却是神色微敛。

    小清对黑龙的敌意这般大,而且方才那一瞬,分明已经有了攻击的意向…。

    它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

    而天空之上的黑龙,也只是在那一瞬间体会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刚想要仔细辨别,却发现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它下意识的皱紧眉头,看向金斯。

    玄寂自爆,它其实是没有想到的,但是也没有非要替玄寂报仇的意愿。

    毕竟,它欠下的人情,在方才就已经偿还,至于玄寂会有今天的下场,也只能说他实力和运气都不怎么样。

    何况,本来帮玄寂的忙,就是它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

    跟人类有所交集,在凰龙岛之上,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本来想就此离开,奈何对方还有一条黄金巨龙!

    它的目光,再度从金斯的身上扫过。

    “吾劝你,不要执迷不悟!最好现在就随我一同回去请罪!否则,将来你便是死了,也绝对没有资格进入再度回归凰龙岛!”

    任何叛出龙族的存在,都是会被驱逐出岛,至死不准回归!

    除了一开始的愤怒,它此时却是也有些不确定。

    毕竟,它真的想象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会让一条尊贵的黄金巨龙,和一个人类契约!

    这真是莫大的耻辱!

    所以,它反而认定金斯应该是有什么苦衷的。

    此时,它知道自己不一定能赢,干脆便是祭出龙族相要挟,说不定反而是可以有效果。

    若是能够将这么一条叛出龙族的黄金巨龙抓回去,也是大功一件!

    这般想着,它的目光再度从金斯的身上扫过。

    金斯只是嘲讽一笑,高高扬起自己的闪耀着璀璨金色的龙首,龙身在云层之中翻卷,越发的让人心惊胆战。

    “做梦!”

    若说之前它对那什么上古凰龙谷还有几分好奇和向往,现在则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都是一群什么东西!

    黑龙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冷光:

    “你——”

    话没说完,天空之上,忽然传来一道仿佛从遥远时空降落的声音!

    那声音似远似近,飘渺不定,却是顿时让黑龙一惊!

    它离开的时间不久,但是或许族中已经觉察到它出来是和人类有关的,才会这样紧急的召唤它回去。

    看来,今天是不宜久留了!

    想到这里,它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金斯。

    “事情已经做下,你就等着惩罚的降临吧!”

    先前从未听闻黄金巨龙之中竟然有和人类契约的,如此一来,倒是可以将他们拉下水!

    想到这里,它的神色兴奋了许多,当即便是龙尾一甩,朝着云层深处而去!

    金斯正要追赶,却是忽然感觉到了轩辕夜的阻拦之意。

    轩辕夜神色清淡,眉眼之间似是带上了几分清清冷冷的笑意。

    “穷寇莫追。”

    听到这话,本来已经即将离开的黑龙,顿时心底一闷!

    它根本不是穷寇好么!它是因为族中的召唤才回去的!

    “你不要得意!终有一天,吾将会归来!”

    轩辕夜却是手负身后,闻言,眉眼未动。

    “不用麻烦。很快,本君就会亲自前往凰龙岛!”

    悦儿早就想去,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基本解决,自然是要选一个

    解决,自然是要选一个合适的日子前往!

    黑龙大概是没想到居然有人会这么大胆的直接说出这话,一时之间竟是不知如何反应。巨大的黑色龙身,在云层之中翻涌,龙首回头,看起来却是有些呆愣。

    片刻之后,它才骤然反应过来!甚至因为愤怒,连话都说的有些结巴——

    “太、太嚣张了!”

    它还从没见过这样胆大狂妄的人类!

    便是玄寂,玄天崖的主人,见到它也是带着尊敬,从来不会用这样的态度!

    这个轩辕夜,当真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凰龙岛,便是等着你们的到来!若是不来——”

    轩辕夜凤眸静静。

    “放心,不会让你们等很久的。”

    毕竟,他如今,也已经有些手痒了!

    黑龙不知为何,忽然感觉到身上一寒,而那一股召唤力量,越发的强大,当即便是狠狠一甩龙尾,随即离开!

    来的时候,声势震天,走的时候,也是无比张扬。

    不得不说,龙族的确是十分骄傲。

    不过,这份骄傲,到底能支撑它们到什么时候,也未可知。

    当那黑龙终于消失,丹城内外,依然一片死寂。

    小清郁闷的探出头,吐了吐信子,橙黄色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冷意。

    哼,主人真是的,如果让它出手,那黑龙怎么可能逃得了!

    现在,也只好等着了。

    上古凰龙谷?

    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清扭动身子,再度潜入了水中,身影倏尔消失。

    短暂的沉寂之后,众人终于逐渐反应了过来。

    一个两个,先是怔怔的看着半空之上那一道迎风而立的黑色身影,而后便是下意识的看向了玄天崖的众人。

    这…算是轩辕夜赢了吧?

    玄寂自爆,曾经风光无比的玄天崖之主,就这样以最为狼狈的方式消失!

    是的,消失。

    玄寂已经是灵帝强者,就算是自爆,也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不过,就算真的没死,也已经一无所有了。

    玄天崖现在的主人,理应是轩辕夜了!

    越来越多的人无声的看向玄天崖的众人,神色各异。

    南风吟却是沉默良久,而后终于仰天看去,一声喟叹。

    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却是从未想过,当真正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心情,却是这般。

    不是狂喜,不是解气,反而只剩下一声感叹。

    “南老,恭喜恭喜。”

    雷云天等人见此,纷纷拱手道喜。

    既然是和玄寂一争,此时轩辕夜胜利,按照之前的赌约,加上他本就是先主选定的继承人,还有身为狩灵者的南风吟的鼎力支持,就算立刻掌管玄天崖,也是没有任何问题!

    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想过,今天一战,会有这样的结果!

    千绝门彻底灭门,云阴涧损失惨重,北冥世家来的最晚,也因为没表明立场,而变得有些尴尬,上古凰龙谷的黑龙也听从召唤前来,结下梁子。

    最关键的是,玄天崖易主!

    整个圣域百年间,都未曾有过这样惊天的变化!

    一时间,看着那一道挺拔颀长的黑色人影,众人感叹的同时,也是无限唏嘘。

    当看到他的时候,谁能想到,会有现在这般局面?

    此时,看到南风吟的态度,雷云天等人面面相觑,随即有些疑惑的问道:

    “南老,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不是最好的结果?

    南风吟停顿片刻,而后摇头一笑。

    大约,只是觉得…过于虚幻了吧?

    何况…。

    看着那些面色慌张,神情各异的玄天崖的众人,他心中更是觉得空落落的。

    这些年,其实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不是吗?

    且不说轩辕夜,就连圣域,玄天崖,以及那么多人,不都是如此?

    曾经的兄弟,曾经的一切,都在之前的那一次争斗之中泯灭,只剩下最后的信仰。

    身为狩灵者,到底对玄天崖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

    然而此时,等到这一刻,看着那些陌生的脸庞,以及慌张无措的表情,他忽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

    “属下乃玄天崖莫轻,恭迎主人回归!”

    一道声音传来,顿时像是在平静的湖水之上,砸下了一块石头,惊起无数涟漪。

    却是玄天崖那群人之中,忽然有一人向前一步,而后单膝跪地!神态无比恭敬!

    这是…承认新主了?

    然而下一刻,便是又有声音接连而起!

    “属下薛文权,恭迎主人回归!”

    “属下陈义,恭迎主人回归!”

    一时间,无数声音接连而起!原本安静的场间,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局势变化太快,众人尚未来得及反应,玄天崖的人,竟是已经呼啦啦的跪下了一片!

    除了少数还在面色纠结,大部分竟是眨眼间就已经跪伏在地!

    “恭迎主人归来!”

    越发恢弘的声音,顿时传遍整个丹城上空!

    这般气势,顿时让气氛变得更加诡异。

    无数人都

    无数人都是看向了轩辕夜,不管心中怎么想,都有几分叹服。

    “先是大闹千绝峰,而后无声无息占据丹城,最终引来圣域诸多势力围攻,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定了,甚至连丹城都面临灭亡…。谁能想到,他居然能够反杀?”

    雷云天忍不住低声喃喃,眼底一抹惊叹。

    “呵。”

    赫连三妖一声低笑。

    “以丹城之力,对抗整个圣域…千绝门,云阴涧,北冥世家,甚至玄天崖和上古凰龙谷…都是被引来!强势针对!这般无解的死地,竟是也能被他杀出一条血路,漂亮的翻身,当真是…。”

    老大忽然敲了老三一把,目光从轩辕夜身上扫过,带着从未有过的忌惮。

    “这样的人物,以后,有多远,躲多远,知道吗?”

    老三摸了摸头,龇牙咧嘴问道:“大哥,咱们这一次不是帮了他…”

    “老三,说你蠢你还真是蠢。咱们这一次,分明是来偿还南老的人情的,何况只是折磨了南宫迟一番,哪里算得上帮了他?这种人,就算没了咱们,这结果,也是会照样!”

    对这种人来说,他们的存在,真的不怎么重要!

    所以,做人最好还是认清现实,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看整个玄天崖,都被逼成了什么样?!

    老三再度顿顿的点头。

    虽然不太懂,但是他也觉得,应该离那个男人远一点…

    这种人,真是不好招惹!

    北冥郎此时只觉得无比尴尬。

    他带着人来了,本打算分一杯羹,谁想到竟然是个厉害角色,绝地反杀不说,甚至将敌对的势力,通通摧毁的七零八落!

    想就这么走,却也是显得更加怂…。

    这局面,真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烦躁的转过头去,却是看到了一旁已经被死死按住的北冥云飞。

    方才他张狂开口,北冥郎差点担心整个北冥世家都被他拖进去!于是干脆派人将他束缚。

    不能说话,不能动作。

    只有那双眼睛,已经充血,显得格外疯狂。

    “孽子!”

    见到他这般模样,北冥郎无处发泄的怒意,顿时爆发。

    若非是他先前的行为,他们怎么会陷入这般境地!

    现在可好,虽然轩辕夜没有对他们动手,但是想要攀关系,也是不可能了!

    “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可在意的!

    “云阴涧的人都没有说什么,哪里轮得到你!你最好给我趁早忘了那个女人!否则——”

    话没说完,北冥云飞便是狠狠的看了过来!

    那一眼,竟是陡然让北冥郎心中一抖!

    这个三子,从来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

    然而下一刻,他便是陡然挣脱了束缚,冲着轩辕夜而去!

    “你!拦住他!”

    他要做什么,不用想都知道!

    北冥郎只恨没有早早弄死他,竟是要拖着整个家族去死吗!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局势!

    只是,北冥云飞此时用了全力,加上已经几乎癫狂,轻易便是躲开了那些追捕。

    几乎是眨眼之间,他和轩辕夜之间的距离,便是迅速缩小!

    只是,尚未靠近,身上便是陡然遭受无数攻击!

    “护驾!拦住他!”

    一道有力的喝声响起,玄天崖的众人,竟是齐齐看了过去,而后同时出手!

    噗噗噗!

    顷刻之间,无数灵力,快速穿透了他的身体!

    血肉飞溅!

    北冥云飞身体剧烈颤抖,身体顿时成了筛子,衣衫被迅速染红。

    “家主,这…”

    有人犹豫的开口。

    北冥郎握紧拳头,咬牙道:“他自作自受!本就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自此和我们北冥世家,没有任何关系!”

    众人闻言,神色各异。

    虽然说北冥郎此举有些过于残酷,但是…若是遇到这般作死的,自然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去死!

    如此,也是在情理之中。

    轩辕夜连头都没有转过来看一眼,北冥云飞,便是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你…为什么…。针对她…。”

    直到这一刻,北冥云飞眼球充血,脸容已经看不清楚,却还在靠着最后的力气支撑,死死的看着轩辕夜,问出这个问题。

    声音低哑,几乎挺不清晰。

    牧冷之忽然上前一步,勾唇一笑。

    只是这笑,却是有些冷。

    “君上没有下令,谁让你们将他杀了的?”

    此话一出,那些原本想要凭此获得几分宽容的人,顿时心中一紧,眸色也是有些慌张。

    “我们…我们只是…”

    牧冷之嗤笑。

    当初他们九死一生的时候,但凡有一人相助,也不会到了那般境地。

    不过,也不会有如今的情形了。

    “玄天崖的人,果然和以前一样…让人厌恶啊…”

    他轻叹一声,嘴角的笑意带着十足的嘲讽。

    顿时有人面色一变,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道:

    “我们也只是为了主人的安全,做这些我们责无旁贷…。”

    “哦,上一个被你们这么信奉尊敬的,可是玄寂呢。”

    牧冷之笑吟吟开口。

    。

    众人顿时消声。

    “主人,我等有罪,还请责罚!”

    这个时候,认错总是不会错的!

    无数人接连跪下,朝着轩辕夜的方向请罪。

    头深深的垂下,态度无比恭敬。

    牧冷之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慕夏在旁边,见此也忽然掀唇一笑,双手抱臂,如同看笑话一般。

    “这么多年了,这些人还是这么可笑。”

    牧冷之闻言,神色稍霁。

    “可不是。不过你要理解,毕竟他们一直跟着玄寂混的。这般模样,也是不足为奇。”

    慕夏颇为赞同的点头。

    “没错。玄寂那种东西,自然教不出什么好来。”

    此时,听到“玄寂”二字,玄天崖的众人,都是忍不住心中一抖。

    “你看,他们还不如那几个还站着呢。”

    牧冷之伸出手,随意的指向某个方向。

    那边,尚且在犹豫的几个人顿时更加尴尬。

    “起码,这样死的也比较干脆,还能博一个忠肝为主的名声呢。哪像这些…”

    他摇摇头,笑的越发欢畅。

    慕夏眉色淡淡。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见。”

    从很早之前,他们就已经看清这些人的本质了!

    终于,最开始站出来的那个人,再也按捺不住,陡然抬头,盯着两人道:

    “两位,你们跟随主人多年,自然辈分资历都高,但是,我等也是诚心追随,你们这般…。”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忽然响起!

    却是他旁边的人,骤然出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刮子!

    他下意识怒目看去,却是看到那人也是满脸错愕,手还在微微颤抖,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何这般。

    轩辕夜终于缓缓抬起眼,黑沉的凤眸之中,一片可怕的平静。

    “本君什么时候说,要重新成为玄天崖的主人了?”

    “您…。”无数人错愕。

    他轻嗤一声,漫声开口。

    “那种烂东西——也配?”

    ------题外话------

    二月君科三考试一言难尽,总之没有过。心情比较低落,写的不太顺利。另外,周三二月君要和小伙伴去杭州,这几天的更新,应该都维持在这个字数,每天早上七点,希望大家体谅。(..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