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82 玄天崖真正的主人!
    此话一出,众人自然是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当年那个惊艳了整个圣域的少年,并没有死!甚至,当年那所谓的突破的时候走火入魔而陨落的消息,也通通是假的!

    看看如今对峙的两人,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当年他肯定是被暗害了!而这个人——必定就是玄寂!

    这消息冲击太大,谁也没想到,本来以为不过是围攻丹城,谁知道竟然惹得圣域之中所有的势力统统汇聚,甚至还牵扯出了玄天崖当年的秘密!

    如今真相虽然没有大白,却也肯定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最先动摇的,便是玄天崖自己的人!

    “他…他是…。”

    那被南风吟训斥了的少女,自从听到南风吟就是传闻中的“狩灵者”就已经是神情呆滞,此时听到轩辕夜的话,更是脸色一白。

    联想到这一切,自然是不难猜到,玄寂能够有着如今的一切,当初的事情,他肯定也参与了!

    也就是说,玄寂的这个位置,来的根本名不正言不顺!

    她唇瓣颤抖的看向玄寂,她一直仰望的存在,怎么会…。

    而就连玄天崖其他人,也都是纷纷色变。

    玄天崖当年的事情,他们大多数都是知道一些的,当年轩辕夜天赋惊艳圣域,在圣域之中一早就被封为少主,风头无两。

    当时,他也被无数人当做是想要跟随的目标。

    是的,跟随。

    那时候的他,甚至让人连超越的心思都没有。

    有的人,不得不说,生来就是让人仰望的。

    而他,正是。

    所以,当年轩辕夜的突然陨落,也是让整个玄天崖十分震惊。

    加上正好赶上当时玄天崖的主人寂灭,本以为主人之位,终于要轮到他,却是忽然发生了那样的意外。

    玄天崖陷入了百年之内,最混乱的时候。

    也正是在那时候,玄寂的横空出世,才显得越发惊艳。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除了轩辕夜,玄天崖还是有着其他出色的天才的!

    而后来,玄寂联合了一些力量,将玄天崖整顿一番,顺其自然的登位,自然也是收服了玄天崖剩下的人的心。

    是玄寂,将混乱的玄天崖带出低估,也是他,将玄天崖带到了如今的高度。

    所以,听到这消息,众人都是瞬间傻在了当场。

    难道,他们这么久,仰望敬重的存在,其实不过是一个暗中出手的小人?

    轩辕夜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既然他没有死,那么当初,为何会忽然消失?为何他陨落的消息,会顷刻间传开?

    仔细一想,便是让人后背发凉!

    不少人都是目光复杂的看向玄寂,其中不乏怀疑。

    玄寂却是神情淡然,似乎分毫不将那些放在眼中。

    他顿了顿,忽然笑出声来。

    “那些,我都不在意,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当年,赢得是他,他自然是王!

    而轩辕夜?

    他就算没有死又如何?

    当年他兵败如山倒,不能败得更惨,这一切都是他应该承受的!

    如今,想要卷土重来?

    决不可能!

    他声音铿锵,如同巨石,重重砸落在众人的心头!

    一时间,倒是不少人面色犹豫。

    是啊!

    这个世界,本就是优胜劣汰,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况且玄寂的确足够卓越,担当的起玄天崖的主人之位!

    众人心思各异,就连那女子,也是陡然醒转——是啊!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他回来又如何?

    玄天崖的主人,如今还是玄寂!

    “当年失败了的人,既然苟且得了一条性命,怎么不想着如何保全性命的活着,竟然还敢出现?”

    她神色变幻,而后忽然开口,眉眼之间带着几分高傲的厌恶,仿佛高高在上。

    “如今的玄天崖,已经不是当初的玄天崖!难道你以为,你是当初的‘少主’,我们就会反水跟着你了不成?别做梦了!”

    南风吟跟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嘴角微勾,嘲讽道:

    “如今的玄天崖,都已经轮到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出来说话了吗?”

    “你说谁是——”

    “退下。”

    她脸色涨红,刚想要反驳,就被玄寂开口阻止,只得满脸委屈愤怒的咽回了口中的话。

    只是眼神之中,依然满是不忿,显然十分不服气。

    南风吟却是讥讽愈甚。

    “看来,这么几年不回去,的确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样的玄天崖,我这一把老骨头,可是不敢随便进去咯!”

    那女子神色越发难看,甚至连带着后面玄天崖的不少人,都是脸色青白交加。

    这一句,可是直接将他们都骂了!

    “南老。我敬重你是丹城的旧主,如今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是狩灵者。虽然这几年,玄天崖之中,没有狩灵者也依然很好,但是,考虑到狩灵者毕竟是玄天崖这么多年的传统,若是你想回来,我自然护不计前嫌,欢迎之至。”

    南风吟皮笑肉不笑。

    这玄寂以为他是什么人?竟然敢说这样的话?

    方才他刚刚表明身份,并且

    他刚刚表明身份,并且显然是站在轩辕夜这边的,他就这么说,是真以为他没有什么原则?还是以为,他靠着如今所谓玄天崖的主人的名号,就能指使他?

    看到他的神色,玄寂挑眉,缓缓开口:

    “狩灵者终身效忠玄天崖之主,绝不违背。不是吗?”

    这是玄天崖之中的人都知道的,也是狩灵者必须做到的!

    南风吟就算此时站在轩辕夜那边,但是如今,玄天崖的主人,尚且还是他!

    他倒是想要看看,南风吟到底还能怎么做!?

    南风吟自然也是看出了他的意图,顿时有些想笑。

    实际上,他也的确大笑出声了。

    “哈哈哈…。”

    众人见此,都是疑惑的看了过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能这样笑出来?

    如果一切都如玄寂所言,那么南风吟岂不是必须要听从玄寂的命令?

    那今天这场景…就真是可笑之极了!

    玄寂却是没有笑。

    随着南风吟笑的越发放肆,他的眸色也是越发深沉。

    随即,南风吟浑厚的声音,便是顷刻间传遍了整个丹城!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哈哈哈!难道你不知道,这一代的玄天崖的主人,就是他吗!早在上一任旧主寂灭之前,已经将位置传给他!如今他就在这里,我自然是惟命是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难道你不知道,这一代的玄天崖的主人,就是他吗!?

    这句话传到耳中,玄寂一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

    然而随即,却是忽然反应了过来,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上一任的旧主寂灭之前,已经将位置传给他!

    他只觉得耳中一阵嗡鸣,一瞬间竟是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

    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怎么会…怎么可能!?

    而其他所有人,也都是因为这一句,而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

    就算之前,轩辕夜和南风吟的身份揭穿,众人也没有这般震惊!

    因为——这一句话,便是决定了当今玄天崖的主人,到底是谁!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好玩儿了…。”

    坐在肩膀上的瘦小男人,听到这话,始终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是裂开了嘴,似是在笑。

    只是他笑起来,实在是比哭还难看。

    可见,这真是让他感觉到非常有趣的事情。

    “玄天崖的主人…。竟是另有其人?!哈哈!这真是圣域这十年来,最好笑的事情!”

    “大哥说的不错!可不就是好笑至极?这种事情,竟也是会搞错吗?玄天崖的那群人,都是吃屎了吗?竟是连谁是正主都不知道?哈哈!”

    那身材雄壮的男人,也是瓮声瓮气的开口,声若惊雷。

    不少人听到这话,顿时神色更加诡异。

    是啊!如果南风吟说的都是真的,那么玄寂,岂不就成了最大的笑话?

    所谓主人…原来都是假的!

    “既然南老是狩灵者,想必这话,也不可能是假的咯?”

    旁边身材消瘦的老二笑嘻嘻开口,满眼的幸灾乐祸。

    能够看这一场好戏,今天可真是没有白来!

    虽然是来帮忙南风吟的,但是也不妨碍他们针对玄天崖!

    何况,南风吟如今摆明是和玄天崖站在对立面,他们自然是更加放肆。

    “哈!真是可笑,玄天崖这些年风头无两,一直自诩圣域第一,竟也是会闹出这般事情吗?”

    雷云天冷嗤一声开口,也是毫不客气。

    他们这些人,对这些所谓的帮派,最是瞧不上。

    尤其是近些年,他们越发的嚣张,以为仗着自己家大业大就可以在圣域为所欲为,玄天崖也不例外!

    如今竟是出了这事儿,当真是成了最大的笑柄!

    场中迅速陷入一阵喧闹!

    而就连牧冷之,此时也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他、他竟是不知道,君上竟然早已经…。

    他当年随同轩辕夜一同逃离圣域,虽然满心都是想的如何回来复仇,甚至连怎么惩罚那些人,也都已经想好,午夜梦回的时候,不知曾经想过多少次!

    可就算如此,他也真的没有想到过,原来轩辕夜竟然早已经是玄天崖的主人!

    卡西尔捅了捅他的胳膊,邪笑着开口:“喂,你先前可是没说啊,这小子竟然还有着这身份呢!早知道,那么麻烦做什么?直接公布,抢回来就是!”

    牧冷之浑身僵硬的摇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事儿…。”

    简单的一句话,他说的异常艰难。

    因为他实在是无法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跟随在轩辕夜的身边,却也是从不知道这事儿的!

    卡西尔惊诧的看了他一眼。

    “你也不知道?不会吧?”

    他已经看出来,牧冷之和慕夏,必定是从一开始就跟着轩辕夜的,而且似乎知道的事情不少,怎么会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

    卡牧冷之也是语塞。

    他还在想着要如何狠狠打脸这些人,谁知道君上竟然就这么直接将对方的脸皮都撕掉了!

    还有什么,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玄寂根本不是玄天崖的主人,更让人感到疯狂的?

    狂的?

    看看玄寂现在的脸色,真是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加难看!

    于是,牧冷之的心情,迅速变得好起来!

    整个圣域,都将因为这一句话,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南宫迟等人,闻言更是脸色煞白。

    玄天崖真正的主人…竟然是轩辕夜?

    而且,是那人寂灭之前,就传承给了他的?

    那…他们当初那么费劲,又是为了什么!?

    一时间,他只觉得脸颊两侧火辣辣的疼!浑身血液都涌到了头顶,几乎爆开!

    而北冥郎等人,也都是心中猛的一沉!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如果南风吟说的是真的,那他们岂不就是最大的笑话!?

    “南老,你说这话,可是有什么依据?”

    情急之下,他竟是忍不住,直接看向了南风吟,开口询问。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是看了过来,目色各异。

    北冥郎也是当即意识到自己这话问的太过突然,也太过明显,但是此时,哪里还顾得上?

    玄寂却是神色平复了一些,缓缓开口:

    “对。不知南老这话,可有依据?”

    他虽然是在对南风吟说话,目色却深深的盯着轩辕夜。

    “当初…先主突破失败,从而寂灭,据我所知,当时他尚且在闭关,并未召集过任何人。那么就自然没有什么机会,将玄天崖主人之位传给任何人。”

    南风吟却是笑意愈甚。

    等的就是这一刻!

    “如果,这个过程,只需要一点时间呢?”

    玄寂抿紧唇瓣,银色的长发无风自动。

    他当初上位,乃是趁乱而为,局势紧张,自然是忽略了一些事情。

    后来,终于想到这个问题,却是已经晚了,而且没有任何的线索。

    再后来,他便是故意略过了这个事情。

    而玄天崖的众人,经历了那样一场混乱,自然也觉得他上位是理所当然,无人提起过这些。

    而此时,南风吟的话,终于是让他猛的一惊!

    素来沉稳的心境,也是终于起了波澜。

    “不可能!”

    他的声音短促而有力,像是故意在强调什么。

    “无人知道先主是否做过这事情,玄天崖主人之位,也没有任何象征物,你根本不可能证明…。”

    轩辕夜忽然开口。

    “你没见过,自然不知道有。”

    玄寂的声音,戛然而止。

    轩辕夜眉目清淡,却又带着极深的讽刺,唇角微勾,对玄寂而言,却是最深的不屑和嘲笑!

    “悦儿。”

    他忽然转过身去,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凝目看去,两人四目相交。

    她忽然心中一跳,为他深不见底的目光。

    “过来。”

    她毫不犹豫,直接上前,片刻时间,便是已经到了轩辕夜的身前。

    “很多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

    他轻轻开口,带着从未给予过他人的温和。

    凤长悦轻轻摇头,而后抬眼看着他。

    “你还是你,就够了。”

    其他的,都不重要。

    轩辕夜忽然勾唇一笑。

    这一笑,本就清贵无双的眉眼,越发卓绝不可直视。

    他就知道。

    纵然他之前,什么都没说过,但是她依然会和之前一般,对他有着最深的信任。

    他忽然握起她的手。

    纤细,白皙。

    无名指之上,一枚纯黑色的戒指,衬得她越发肌肤如玉。

    他一只手握着她的,另一只手则是忽然靠近,摸向了那黑暗之戒。

    凤长悦的心忽然一跳,忍不住看向那戒指。

    他的手指捏着那戒指,眸色深邃,而后,轻轻用力!

    咔嚓!

    清脆的碎裂声,骤然传来!

    那纯黑色的黑暗之戒,最外面的一层,竟是忽然碎裂了开来!

    一丝银白之色,忽然从那之中出现!

    而后,像是有灵性一般,那一道银色,忽然蔓延出来,而后缠绕着戒指,飞速游走!

    一道雄浑的力量,骤然从那之中涌出!

    无尽威压,陡然降临!

    最后,那一丝银色,竟是完全将黑暗之戒缠绕起来!

    一眼看去,竟是黑白二色,相互紧紧纠缠!而当那银色终于停下的时候,戒指也终于成了另一番模样!

    分明是简单到极致的颜色,此时看去,却是莫名让人觉出一股绚烂到极致的华丽!

    凤长悦垂眸看去,隐约可以看到那黑白二色交缠,似乎缠绕成了不知名的形状,只是这样看一眼,却是似乎让人心中莫名的安定不已。

    她心中一动,抬眸看向他,却见他盯着那戒指,眸色微深,有些遥远。

    似乎,在想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

    她反手握住他的手,低声。

    “阿夜。”

    他神情微震,随即唇角笑意逐渐加深。

    清澈的凤眸,此时竟似乎有微光一闪而过,炫目不已。

    他又想起来一些事情,就连方才,摸向这戒指的动作,也似乎是下意识的。

    但是此时,却是忽然明白了过来。

    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将他的一切,交付到她的手中。

    如今想来,当

    今想来,当真是最正确的决定。

    牧冷之等人早已经目瞪口呆。

    “君…君上竟然将那给了王妃…。”

    他一直以为,那是永恒之城城主的象征。

    却从来不知,那其实是玄天崖主人的身份象征!

    片刻,他摇头一笑。

    君上他…纵然之前没有记忆,也竟是早就决定,将这送给她。

    若非是爱重超过自己的性命,又如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从那么早,那么早的时候。

    轩辕夜握住她的手,让所有人能够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已经面容铁青的玄寂——

    “这里面,封印了先主的力量。不知,你是否想要亲自尝试检验一番?”

    玄天崖的众人,也是神色陡变!

    别人不知,他们却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中那一道熟悉的威压的!

    这么说——轩辕夜真的是玄天崖真正的主人!

    他身上有真正的传承,那么不管玄寂是如何上位的,都要在他之后!

    甚至,他连这个身份,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如今,轩辕夜归来,他便是成了最大的笑话!

    玄寂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无人知道他此时心中是怎样的翻涌。

    毁了!

    一切都毁了!

    整个丹城,都陷入诡异的氛围之中!

    北冥郎等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快!将消息传回去!玄天崖的主人竟然是他…。整个圣域,都要变天了!”

    一道仓促的声音,忽然低低传来。

    “那…长老,二小姐魂飞魄散的消息…要不要说?”

    “当然要说!你以为族长会不知道吗?!”

    虽然不知道面临怎样的惩罚,但是这也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

    北冥云飞闻言,猛的一惊,立刻朝着那人冲过去,将那人的领子揪住,声音冷厉:

    “你说什么?!”

    那人一惊,随即看到是北冥云飞,倒是镇定了许多。

    “你放开!”

    “刚才的话,我让你再说一次!你说…二小姐怎么了?!”

    那人感到一股强烈的压迫,脸色涨红,挣扎道:

    “二小姐…。死…死了…。关你…什么事…。”

    北冥云飞霎时间心头一凉!

    随即,转头狠狠看向轩辕夜!

    “轩辕夜!你到底为什么,这么针对她!?”

    ------题外话------

    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上完课之后去练车,然后去医院照看家人,还有点卡文。之后会补偿回来的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