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80 是他!
    云末澜的身体,眨眼间便是尽数碎裂开来!

    血肉飞溅,白骨森森!

    金色的火焰顷刻间涌上,将她完全包裹了起来!

    在最后一刻,她似是拼尽了力气挣扎,抬起头来,目光阴沉,最深处似有无数狂风暴雨即将袭来,嘴唇蠕动,似乎还想要说什么,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火光便是立刻涌了上去!将她的一切都覆盖!

    甚至,连一声惨叫声都没有发出。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

    场中一片死寂,只有火焰剧烈燃烧,风吹过细微的声音。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众人前一刻还在震惊凤长悦竟是已经用一箭破天,直接灭杀了云天痕,下一刻便是看到云末澜已经被火焰包裹了起来!

    一团炽热无比的火焰将她燃烧殆尽,无人再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丝一毫。

    而凤长悦站在那里,眉宇之间一片冷冽。

    风吹动她的衣角,翩跹划出一抹弧度。

    众人看着这一幕,纷纷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子,黑发飘扬,衣裙猎猎,身前的那金色的火焰,映衬着她肌肤莹润如玉,墨玉般的眸子里,映出一片璀璨火光。

    而她脊背挺直,仿佛永不弯折。

    周围的温度那样灼热,她却是如同置身事外,只是一眼,便让人感觉到从骨子里透出的一股清冷。

    终于,片刻之后,那火焰终于燃烧殆尽。

    众人探头看去,便是看到那地面之上,已经空无一物!

    而就在那火焰即将彻底消失的时候,众人忽然隐隐听到一声尖叫!

    那嗓音十分尖锐,虽然感觉非常遥远,却还是让不少人浑身战栗。

    凤长悦探出手,忽然轻轻一握!

    仿佛在半空之中,用力捏碎了什么东西。

    也正是这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众人随即听到那一道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此时,他们也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云末澜,彻底的死了!

    刚才那一声**惨叫,就是她最后的挣扎!

    此番,不过短短时间,竟是就已经魂飞魄散!

    此时再看向那一身红衣的女子,容颜沉静,姿态从容,依然仿佛闲庭信步,若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相信,她在前一刻,刚刚彻底干脆的杀掉了云末澜!

    短暂的沉静之后,人群便是陷入了两个极端!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云阴涧的人。

    亲眼看到云末澜死在了这里,而且是那样惨烈耻辱的死法,即便他们对这个二小姐之前没什么在意的,那身份也依然在这里放着!

    云末澜死了!是给了云阴涧一个天大的耳光!

    对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做,根本是已经欺负到了自己头上!

    几个带头的面面相觑,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到,他们来这里不仅没有完成任务,甚至就这么没用的看着云末澜被杀死,他们的后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何况!他们如今都已经知道,云末澜根本不是不受宠,相反,在族长的眼中,云末澜的地位,甚至高于云傲姗!

    他们才意识到她身份贵重,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魂飞魄散!

    不少人两股战战,心中发虚——云末澜死了,他们怎么办?

    按理来说,是应该报仇的,可——对方这么厉害,如何能报仇?

    先前大家都看的清楚,那凤长悦的实力,分明比想象中强大了太多!何况现在,丹城依然有援助在不断的增加!

    若是继续下去,只怕…。

    南宫迟心中,也是逐渐生出了几分迟疑。

    方才他看的清清楚楚,凤长悦那一招,分明已经彰显出了绝对的强大实力!

    他心中甚至已经在猜测,凤长悦是不是已经晋级成了灵帝!

    即便不是,那般的战斗力,也已经相差无几!

    看着丹城之内的人纷纷露出兴奋之色,士气高涨,大有再度反攻的架势,便是千绝门之中的众人,也是有了一些迟疑。

    “嘿嘿,怎么?你也想试试那火焰的滋味不成?”

    南风吟转眼看到南宫迟难看至极的脸色,当即笑眯眯的开口。

    南宫迟豁然看了过来!

    南风吟却是一扬眉,双手一摊。

    “城主这么厉害,我们也是没办法呢…。想帮忙,都没机会啊!不比某些人,自己手下没什么强者也就算了,自己也是没什么本事!”

    “你!”

    这话说的不是南宫迟,又是谁!?

    “给我上!今天务必踏平丹城!”

    怒火上涌,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此时的南宫迟已经没有任何想法,情急之下,竟是直接开口进攻!

    他已经全然忘了,此时自己一方,是多么的不利!

    纵然千绝门之中的不少人已经心有犹豫,但是这般场景下,自然是不得不服从命令。

    何况他们自己也知道,今天若是输了,便是真正的毫无退路!

    于是,这般刺激之下,竟也是再度燃烧起了战意!

    城中内外,登时再度乱作一团!

    丹城的人早已经摩拳擦掌,就等着这一刻!

    凤长悦出手,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云天痕和云末澜,也如同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有这样的城主,还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一时之间,场间再度陷入乱斗

    间,场间再度陷入乱斗!

    只是这一次,有了诸多外援,加上士气大涨,丹城的人明显占了上风!

    南宫迟此时甚至已经被赫连三妖包围了起来!

    擒贼先擒王,他们的目标,自然是他!

    南风吟却是看向了轩辕夜这边。

    当看到云末澜被那一团金色的火焰包裹起来的时候,他便是已经收回了视线。

    已经能够猜到结局,便是不必再费心思去看。

    “看来,你倒是找了个实力不错的女人。”

    片刻,他下了这样的结论。

    无论如何,这都是无法否认的。

    甚至,有些超乎他的预料。

    本以为不过是个厉害一点的炼药师,现在看,却并非如此。

    轩辕夜看着他,闻言眸色一厉,薄唇微勾。

    “杂七杂八的东西都解决了,倒是现在——轮到我出手了!”

    说完,便是身形一闪,直奔玄寂而来!

    而在飞速靠近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势,也在疯狂的增长!

    甚至,天地之间,隐隐传来呼啸之声!

    不少人闻声,都是立刻看了过来!面色凝重!

    这般威压…。

    “丹城什么时候,又出了这样的强者?!”

    无数人心中,都是闪过了这一个疑问!

    就算是丹城之内的人,看到那出手的人是轩辕夜,而他的对手,竟是玄寂的时候,也都是吃了一惊。

    “竟然…是那个男人!?”

    那不是城主的夫君吗?

    哦对了,好像还是之前城主亲自出城迎接的人物,先前他虽然也出现了,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怎么出手,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凤长悦夺去,自然没有过多的顾及他。

    于是此时,看到他竟是直奔玄寂而去,几乎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眼花了。

    然而,那道身影,却是绝对不会让人认错!

    一身黑袍,猎猎而起!

    “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倒真是血气方刚!毫无畏惧!”

    风雷十三鹰众人率先开口,看到那一道模糊的黑色影子,心中有些微的诧异,面上却是浮现几分赞赏之色。

    无论怎样,敢直接和玄寂杠上,这份心气和胆识,已经是比大多数人都强了太多!

    要知道,即便是他们之中,也唯有雷云天突破了灵帝!然而纵然如此,雷云天也只能保证,自己可以和玄寂打平!

    是的!就连他都没有把握能够胜过玄寂!

    那个来自玄天崖的逆天的存在!

    南风吟闻言,表情却是瞬间变得有些怪异。

    这话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当然没什么,只是这人…。却是轩辕夜啊…。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雷云天看了南风吟一眼:“南老,您这是什么表情?哦,我想起来,这人似乎是您的故人?你放心,等会儿我们肯定会看着的,一定不让他陷入危…。”

    南风吟却是忽然抬眼,神色越发的怪异,思虑片刻,也只能无奈开口:

    “放心,他不需要你们帮忙。”

    何况,这两人之间的争斗,哪里是其他人能搀和的?

    雷云天刚想要说点什么,看到南风吟摆摆手,看过去的眼神之中,却是没有半点担忧,瞬间明白了什么。

    这…。

    他和身后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有些不解。

    南老这竟然,对这个男人这般信任?

    他到底什么身份,竟是能让南老这么看重,甚至连和玄寂杠上,都毫不担忧?

    而就在这短短时间,半空之中,消失了片刻的轩辕夜,终于再度出现!

    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之前无人看清他的身影,下一刻,便是已经到了玄寂的眼前!

    嗤!

    无数道空间碎裂的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雷云天等人才终于看清,轩辕夜的身后,竟是忽然出现了无数道黑色的空间裂缝!

    却是他在行进的过程中,周身能量冲击太大,将周围空间全部割裂!

    然而又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当再度出现的时候,那些空间裂缝才终于被众人看到!

    “这…。”

    雷云天等人都是登时一惊——这男人的实力,竟是这般强悍?!

    他思索片刻,再度看向南风吟。

    “南老,这人分明已经…。”

    分明已经突破了灵帝!

    这么年轻?

    他看起来和玄寂年岁相差不大,却是已经晋级成为了灵帝?

    这般的天赋,也怪不得竟是敢和玄寂直接杠上!

    南风吟却只是挑眉,并未说话。

    轩辕夜既然打定主意出手,他们自然很快会意识到,他到底有多强!

    哦,不。

    应该说,这些人最终也该知道——他到底,是谁!

    玄寂不退反进,向前一步,两人终于正面杠上!

    感受到那一股迅猛而来的劲气,玄寂神色微微一沉,眸光却是有些发亮。

    那是,在面对真正的敌手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

    “虽然我一直希望你死,但是不得不说,你离开之后,日子还真是无趣了许多…。”

    他忽然开口,压低了声音,只有两人可以听到。

    他眸色微深,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所以,即使你的出

    即使你的出现很让人意外,但——我还是有点期待的。”

    尤其是,在亲眼看到,亲自确认,的确是轩辕夜回来了之后,他心中一直存在的隐隐的期盼和兴奋,也终于逐渐溢出!

    以前他觉得,杀了他,就是他最想要做的事情,而现在,却不同了——

    若是,能够和他再打一场,而后再度让他从巅峰跌落,那滋味,必定更好!

    好在,轩辕夜没有让他失望。

    虽然离开了许久,但是显然,他也没有荒废,实力反而的确精进了许多。

    起码——他已经成了灵帝。

    这样,两人之间的交锋,才有意思,不是吗?

    这般想着,他嘴角笑意越发的深,周身的气势,也是缓缓聚集!

    在轩辕夜飞速靠近的时候,他终于眉色微敛,而后浑身灵力全速运转起来,掌间也是骤然闪过了一道银色的光!

    “他竟是祭出了‘七星古月刀’!”

    雷云天低声喃喃,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两人不过是刚刚对上!玄寂居然就祭出了自己的灵宝!?

    玄寂常年呆在玄天崖,一直十分神秘,但是他却是见过几次玄寂出手的。

    玄寂实力太过强大,以至于当和敌手对上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直接出手。

    传闻他有一件非常厉害的灵宝,乃是上品神阶灵宝,最关键是,那灵宝常年和他呆在一起,早已经有了非同寻常的灵性,威力比一般的灵宝,都要高出不少!

    但凡出手,必定饮血方归!

    可是,他却是极少使用那灵宝。

    也因此,甚至在圣域的修炼者之中,有着这样的传闻——谁能让玄寂祭出灵宝,谁才是真正的绝顶强者!

    几大势力的顶尖人物,相互之间都不会轻易出手,所以他们也是不清楚,用了灵宝的玄寂,到底强大到何种地步!

    可此时,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竟然就引得他这般慎重对待…。

    玄寂右手握刀,那是一把银色的长刀,刀身微弯,如同玄月,而在那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七颗泛着淡淡血色的星芒。

    他只是那样静静的握着,便是已经渗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威压!

    轩辕夜速度没有下降,反而越是靠近,越是快速!

    而他的手腕翻转,血斧也是骤然出现在了手中!在半空之上,划出一道血色!

    嗡!

    一道隐隐的震颤声,骤然传开!

    然而玄寂见此,却是眸色微变,而后冷冷一笑。

    “怎么?离开这么久,竟是连一个像样的灵宝,都没有了吗?”

    这血斧在一般人看来,的确算是不错了,却是绝对不能入了他们这种人的法眼的。

    他看不上,那轩辕夜自然更是看不上的。

    若是之前就算了,眼下他已经祭出七星古月刀,他却是依然用这个血斧…。

    他到底是没有能入眼的灵宝,还是…。根本在藐视他?认为用这个就可以和他抗衡?

    想到后一种想法,玄寂自己都觉得可笑。

    当年他和轩辕夜几乎就已经是不分上下,如今经过这么长时间,他在玄天崖,有的是圣域之中最好的武技心法,全部都是最好的资源。加上他一直醉心修炼,如今距离那最后一层,已经触手可及!

    而他轩辕夜呢?

    再好的天才,没有好的修炼环境和资源,也都会被拖累!

    何况,他不认为,一个已经被女人侵蚀了理智的轩辕夜,还能和当年一样强大!

    轩辕夜盯着他,闻言,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随即陡然而至!

    血斧当即劈下!

    无数能量汇聚而来!而后朝着玄寂斩去!

    “对付你——这已经足够!”

    玄寂冷哼一声,手中的七星古月刀,也已经灌注了无数灵力,上面的七颗血色星芒,越发的耀眼!

    “狂妄!”

    他最讨厌的,就是轩辕夜的这番样子!

    似乎,他永远是最强的,其他人永远都不可能越过他!

    那种永远高高在上的姿态,真是让人厌恶!

    他心中冷笑——如今的轩辕夜,可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这一次,他不用那么些手段,不用花费无数心思布置,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将轩辕夜斩杀!

    那才是——最痛快的!

    弯刀挥出,瞬间搅动了整片空间的能量!

    天空之上的云层,也是因此而激荡开来!

    不过是简单至极的动作,却是已经轻易的掀起了巨大的风浪!

    这一霎,万籁俱寂!

    那把七星古月刀,顷刻间便是搅动了天地之间的能量!

    就连在远处的众人,也是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波动传来!

    惊骇看去,当看清是玄寂竟然和一个男人对决,再度陷入震惊!

    无数能量汇聚而来,如同潮浪一次次袭来!

    哗!

    他手腕翻转,便是一道无比强大的能量席卷而去!

    身下的建筑,顷刻间全部损毁!

    无数烟尘碎石激荡而起!而后裹挟着巨大的能量,飞溅而出!

    轰!

    两人终于狠狠撞上!

    几乎所有人的耳膜,都是一阵刺痛!

    不少人脸色顿变——这般阵势…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到底是谁?!

    谁?!

    而此时,凤长悦也早已经回头看来。

    因为距离稍远,加上有轩辕夜挡在前面,周围波动极大,她倒是并未看清玄寂的容颜,而只是看到了那一身素色的衣衫,和那一头银发。

    只是这么一眼,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人身上强大的力量!

    凤长悦眉色微凝。

    因为轩辕夜周身的气势,也非同寻常。

    他和这个男人认识。

    而她,从未听阿夜提起过。

    准确的说,是她几乎从未听他提起过圣域的一切。

    她一直觉得,那些东西,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如果不说,也没什么所谓。

    但是在圣域的时间越久,她却是越发的觉得,似乎很多事情,都开始逐渐偏离一开始的预想。

    “长悦!你没事儿吧!?”

    正在想着,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却是蒂亚三人已经迅速赶来。

    “王妃尚可安好?”

    牧冷之微微弯腰,面上有着一丝愧疚之色。

    “都是属下看管不严,竟是让他们逃了出来…。”

    不管怎样,这都是他的失误。

    若是但凡出了事儿,他便是死一万次,也不够的。

    凤长悦摇头:“不用担心。该解决的,都已经解决了。”

    此话一出,几人才齐齐松了口气。

    蒂亚上前,紧张的打量她一圈,确定她没事儿之后,便是迅速恢复了元气,得意的扬眉:

    “我就知道!你那么厉害,他们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那个什么云末澜和云天痕,早就应该死了!

    折腾出这么多幺蛾子,真是让人无比厌烦!

    好在,如今总算是都解决了!

    不过,她随即又皱起眉,道:“但是即便这样,你也要小心啊!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有了身孕的!再厉害,你也不能这么折腾不是?”

    说着,目光便是紧张的落在了凤长悦的小腹:“我干儿子可没事儿吧?嗯?”

    凤长悦红唇微扬:“没事儿。”

    这孩子的生命力,可不是一般的顽强。

    之前被天地能量追杀的时候,都未曾出过问题,而今这些,自然都是小意思。

    卡西尔轻轻松了一口气,随即看向轩辕夜那边,隐隐担忧。

    “我说,那男人是谁?”

    牧冷之一愣,随即面色微沉。

    看到他这反应,几人都是意识到了什么。

    牧冷之素来情绪都掌控的很好,遇到什么事儿脸上都带着和煦的笑意,此时提起这银发男人,竟是连他的神色都变得如此,可以想见,双方必定曾经有过交手。

    而且,想必还是有过不去的仇恨的。

    卡西尔顿时喟叹一声。

    虽然他已经猜到轩辕夜或者和圣域有着一些联系,但是越是确定,越是了解,就越是觉得,自己对这个兄弟,当真是了解太少。

    不过也不怪他,两人认识之后,几经生死,情同手足,他也从没想过,轩辕夜竟然还有着这样的秘密。

    看到他眸色有些复杂,牧冷之自然轻易的想到他的想法,当即低声道:

    “你…不要在意…。君上之所以一直没说,是有苦衷的。”

    不说那些记忆太过残酷,何况他如今,甚至都依然未曾想起所有的事情。

    卡西尔璀然一笑。

    “放心,我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等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可是等着好好敲诈他一番的。”

    见他眉宇澄清,俨然真的没有放在心上,牧冷之心中也是宽慰了许多。

    无论如何,君上的朋友极少,他也绝对不愿意看到卡西尔对君上有任何的误解的。

    他随即看向了凤长悦,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就算之前不在意,而今看到这些,她心中…又是会怎么想?

    却不料,凤长悦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

    “他和阿夜,曾经认识?”

    牧冷之一噎,想着果然要问了。

    虽然君上没有允许,但是好像更加不能得罪王妃…。

    “…是。”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

    “有仇?”

    “是。”

    他这一声,干脆利索了许多。

    “那…。”凤长悦声音拉长,顿时让牧冷之心剧烈的一跳,如果问一些隐秘的事情,现在…到底要不要说…。

    “阿夜一直比他强?”

    没想到她居然问了这个问题,牧冷之一愣,几乎是立刻下意识点头:“当然!”

    若非如此,那玄寂又怎么会…。

    凤长悦点点头,嘴角微勾,却是没有再问什么。

    牧冷之犹豫片刻:“王妃,您没有什么其他要问的?”

    比如,这人的身份?

    君上和玄天崖的关系?

    又或者…曾经的一切?

    凤长悦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依然紧紧的盯着那一道黑色的身影。

    漫天的乌云,此时都已经被巨大的能量冲击散开,有光洒下,映照在他的身上,显得他的背影越发的挺拔颀长。

    他站在那里,便似乎已经如同筑起了一道无比强大的结界,挡在她的身前,为她遮风避雨。

    “阿夜之前一直赢他,那么现在肯定也赢。有什么好问的?”

    她清淡开口,清丽的容颜上,带着绝对的从容

    绝对的从容镇定,那双墨玉般的眸子里,全然的理所当然!

    “…。”

    一时间,牧冷之竟是无言以对。

    “说得对!”

    蒂亚用力挥拳,磨了磨牙。

    “轩辕夜一定能赢的!”

    虽然他身上总是带着冷气,但是毕竟是长悦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输!

    “…。王妃说的是。”

    片刻,牧冷之缓缓笑开,轻缓而坚定地开口。

    “君上…一定会赢得。”

    轰轰轰!

    整个场景都非常混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却还是轩辕夜两人的交手。

    两股力量相互侵蚀,彼此疯狂的吞噬!却是始终未曾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越是如此,却越是让人心惊胆战!

    无数道余波散开来,都是于无声之间,将一切都碾碎!

    两人之下,地面已经被狠狠掀起一层地皮,随后完全坍塌了下去!

    混乱之中,两人终于短兵相接!

    相互之间,彼此相距,不过一臂之隔!

    那血斧和七星古月刀剧烈的摩擦,一阵火花四溅!

    这般的冲击之下,两人周身,竟是齐齐发出一阵阵的爆炸之声!

    以两人为中心,周围的一切都瞬间被完全摧毁!

    天地之间,都被这狂暴的能量冲击的震颤不已!无数的能量如同巨浪掀起,而后席卷而去!

    看到这般场景,一直在看着的众人,也是齐齐瞪大了眼睛——

    两人交手,本以为那个男人必定败北,却不想竟是扛住了!

    不!

    不只是如此,两人正面相抗,竟是谁也都没有后撤半步!

    分明是打成了平手!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就连雷云天等人,此时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神色越发的严肃。

    “竟然可以打成平手…。”

    按理说,如果圣域之中有这样强大的存在,不可能之前一点名声都没有的…。

    谁都看得出来,这男人必定是带了面具,只是那下面的容颜,到底是…。

    南风吟却是不紧不慢的捋了捋胡子,轻哼一声。

    “怎么是平手?”

    两人的灵宝等级都不同,如此情况下,依然未曾落在下风,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雷云天等人也是猛的意识到这个问题,当即神色微变!

    难道…这个男人,真的比玄寂更加厉害?

    而另一边,已经被赫连三妖围攻,打的连连吃亏的南宫迟,却是根本无法顾及这边。

    若是一个两个,他尚且可以应付,如今赫连三妖同时出手,他应付起来,自然是无比艰难!

    不过是片刻功夫,已经连连溃败!

    他心中憋火,只觉得胸腔之中有什么东西即将爆炸开来!

    千绝门的脸面已经丢尽了,今天他们已经倾覆了所有力量前来,若是再输,便是彻底完了!

    这般想着,却是依然在赫连三妖的攻击之下,不断受伤溃败!

    而千绝门的人,看到这一幕,本就没什么战意的心,此时更加绝望。

    连掌门都这般毫无反抗之力,那么他们…。又能如何?

    “掌门!?不如咱们撤吧!”

    终于,当南宫迟再度被狠狠打飞的时候,有长老匆忙上前,有些绝望的开口。

    “撤什么撤!?给我上!”

    南宫迟一边森冷开口,一边擦去唇角不断冒出的血,就要再度出手!

    赫连三妖却是已经没了兴趣。

    “掌门!三思啊!”

    几位长老纷纷开口,心中焦急不已。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若是今天全部折在这里,那才是没了后路!

    南宫迟犹豫片刻,脑子终于有了片刻的冷静。

    目光微转,便是看到远处正在对抗的轩辕夜两人,心中微惊,越发的纠结。

    一切都已经出乎预料,不仅仅是凤长悦的实力超乎想象,甚至连那个男人的实力,都比之前展现出来的更强!

    片刻,他终于狠心咬牙:

    “撤!”

    谁也保不齐玄寂到底最后会作何选择,若是他打了这一场,却不帮着他们,那到时候他千绝门,只怕情况依然危机!

    然而,话刚刚说完,便是忽然传来一道碎裂声!

    南宫迟陡然一惊!

    低头看去,却是腰间的一块紫色的玉符,忽然彻底的碎裂了开来!

    “…掌…掌门…。这…。”

    旁边的长老有些结巴的开口,看着那碎裂的玉符,脸色惨白。

    挂在南宫迟身上的,乃是整个千绝门最重要的玉符!系着整个门派的生死!

    这是用来和门中的人联系的,然而此时却是碎裂…。

    难道门中发生了什么事儿?

    南宫迟心中却是一片冰凉,如坠冰窟!

    别人不知,他却是最清楚的,这根本已经预示着…。

    千绝门此时,只怕是已经…。

    “撤!立刻撤回!”

    他脸色煞白,嘴唇颤抖,声音嘶哑,同时就要转身离开!

    然而,却是立刻被赫连三妖拦住!

    “想跑?”

    南宫迟此时已经心急火燎,脸色极为难看,当即就要强行闯过去!

    然而心中,却是第一次涌起了巨大的恐惧!

    千

    千绝门绝大多数的战斗力,都已经跟着来到了这里,整个千绝峰之中,只剩下了最后的一部分看守的人!

    而正在此时,却是又有一队人马,从远处飞速前来!

    众人回头看去,当即神色各异!

    当先的那人,不是北冥郎又是谁?

    “北冥世家的人也来了?”

    不少人当即心中震惊。

    整个圣域的庞大势力,此时竟是通通汇聚在此!

    北冥云飞在人群之后,一眼便是看到了那已经战作一团的轩辕夜和玄寂!

    他神色一紧。

    玄寂居然已经出手了?

    今天这局势,只怕是…。

    “北冥兄!且请出手!我等日后必定涌泉相报!”

    情急之下,南宫迟什么也顾不得了,当即一声厉喝。

    如今他只想立刻赶回去!

    众人都是看向了北冥郎。丹城的人更是充满敌意。

    若是今天被圣域所有力量围攻,他们也绝不畏惧,战斗到底!

    却不料,北冥郎却是一声冷笑。

    “南宫迟,你怕是搞错了,我今天可不是来帮你的。”

    众人一愣。

    北冥郎随即却是看向了轩辕夜,眸色复杂。

    虽然当年的事情他表面没有参与,但…。其实也有一部分的责任,只是不知,他到底知不知道…。

    “我今天,只是来见一见故人。”

    话一出口,众人都是陷入疑惑,随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正在此时,轩辕夜和玄寂,各自后退而去!

    巨大的能量冲击而去,他衣衫猎猎,周身笼罩一层耀眼的灵力!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一张清贵无比的容颜,忽然出现!

    南宫迟等人瞬间呆滞,看着轩辕夜,心中猛的一沉!

    “竟然是他!”

    ------题外话------

    好累嘤嘤嘤嘤嘤嘤,要准备考试科三了嘤嘤嘤嘤嘤嘤(..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