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67 谁胜谁负!
    那一道金色的光芒迅猛至极,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那利箭就已经抵达了云末澜的眉心!

    她的瞳孔骤然紧缩!而后迅速后撤!

    身前,那半透明的白色火焰,再度出现!

    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对方那紫金色的火焰很是诡异,温度简直能将人的灵魂都灼烧殆尽一般!即便是云末澜,也是不得不立刻避开!

    然而,让她震惊的一幕,再度发生!

    当两团火焰靠近的时候,自己的火焰,竟是再度下意识的后退!

    云末澜的心骤然提起!

    先前她就发觉,自己的火焰,似乎对凤长悦的有些畏惧,只是那时候尚未在意,此时再度发生同样的事情,她终于意识到,这其中有着什么问题!

    那火焰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素来战无不胜,从来没有展现出来过,若不是这一次为了得到这炼丹大赛的冠军,而且恰好出现了凤长悦这样强悍的对手,她说什么也是不会暴露的。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然而此时,向来战无不胜的火焰,却是从一开始就满是畏惧!

    云末澜在心中疯狂的发号施令,那火焰却是依然不断后撤!根本无法抵挡!

    云末澜咬了咬唇瓣,眼底却是闪过一抹阴森之色!

    嗤!

    那一道金色的利箭猛的窜来!云末澜身形迅速向后倒去,才险险避开,然而脸上却是一阵火辣!

    她不用看也知道,此时自己的脸上,一定已经出现了一道伤痕!

    她直起身,刚想要说点什么,就忽然看到眼前,一缕黑发逐渐飘落——那是,她的头发!

    她心中一惊,连忙摸向自己的头发,却是震惊的发现,自己头顶之上,中间的位置,竟是已经少了一块!

    方才那利箭,她是避开了没错,却是在她身上留下了更加鲜明的耻辱的印记!

    她的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慌乱,下意识的看向某个方向。

    他、他此时距离比较远,应该不会看到吧?

    然而匆忙之间,却是正看到那双黑沉如同夜幕的凤眸,此时如同沾染了冰霜一般,裹挟着让人望而生寒的冷意。

    她心中陡然一凉,却是来不及思考轩辕夜那眼神之中的危险,反而是立刻想到了自己此时的模样,是怎样的狼狈——

    她的头发先前已经被烧掉了一点,衣服也破碎不堪,到处是烧焦的痕迹,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乞丐一般,而此时头顶甚至少了那么一大撮的头发!甚至脸容上,也是留下了火辣辣鲜明的伤痕!

    云末澜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是会以这样的姿态,站在他的身前!

    而且,他看着她,也只有蔓延的厌恶和怒意!

    云末澜胸腔之中像是被什么涨满,几乎喷发出来!烧得她整个人都慌乱癫狂起来!

    她此时多想上前,撕烂了眼前那女子!

    她不仅抢了他,还抢了她的一切荣光!她该死!

    而此时,广场之下的众人,自然也是已经看明白了一切。

    “那云末澜看着柔弱,不像是会偷袭人的啊!”

    “你懂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那看着无害的,其实反而是最厉害的!她这样子,和传言大相径庭,做出那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啊!”

    “哈哈!看看她现在的样子!真是丑爆了!哈哈哈哈!”

    无数嘲讽声传来,在耳膜之中撞击,几乎让云末澜疯狂!

    凤长悦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微微垂下的脸容上,有了片刻的扭曲。

    然而,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再度抬起头的时候,竟是已经快速的恢复了正常。

    虽然脸中间,从额头到鼻梁,一道深深的血痕横亘其上,显得极为丑陋,而且头发凌乱,姿态狼狈,甚至头顶上也几乎秃了一块,但是她的神情,却是依然和之前别无二致,那双显得格外大的眼睛,迅速盈满了泪水,扑簌簌的掉下来。

    虽然看着并不那么美好,但是就连凤长悦都得承认,这般神色,当真是将“楚楚可怜”二字,演绎到了极致。

    “我…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

    这云末澜,倒是比想象中的,更加让人厌烦。

    前一刻分明已经愤怒恼恨到了极致,下一刻竟是就可以控制好自己的一切,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模样来…。

    这份功夫,当真是一绝!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凤长悦差点都要鼓掌以示赞赏了。

    “若是你还是觉得,这是我的错,那、那我可以退出…你想要作什么惩罚我,我都接受。”

    似是做了什么巨大的决定一般,她深吸一口气,随即一字一句开口。

    凤长悦几乎要笑出来。

    “什么叫‘我觉得是你的错’?我的药鼎,在我即将凝丹的时候,炸开了,怎么,你还觉得,是我太闲,自己作的吗?也是我自己,特意分散出一股力量,忽然强行融合到其中,而后造成了整个炼丹过程的纷乱?”

    凤长悦神色淡淡,掌中火焰热烈燃烧着,却是依然盯着云末澜,简单两句话,就让她的脸色再度一白。

    这话已经不是暗讽,已经是正大光明的指责!

    然而云末澜什么都不能做!

    云末澜无声的攥紧衣角。

    晚了

    衣角。

    晚了。

    一切都晚了。

    凤长悦刚才率先开口,将一切的指控都指向她,并且干脆利落的将所有的痕迹都展现出来给众人看的时候,她就已经落了下风!

    而后面,凤长悦直接愤而出手,更是坐实了众人的猜测,彻底掌控了局面!

    现在她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那些人都已经认定,就是她先偷袭,才会造成如今的场面!

    云末澜抬眼看着凤长悦,心中恨极!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就连那地上的一道裂缝,虽然横亘在两人之间,但是未必没有其他说辞!只要给她机会,她一定可以洗脱!

    但是凤长悦下手实在是太过精准很,直接认定了她,而后更是直接动手,这般盛怒,让那些原本还有些怀疑的人也跟着相信了!

    越是理直气壮地人,越是会让人相信!

    周围无数目光,犹如针一般刺在她的身上!

    “这药鼎,是我师父送我的,素来小心爱护,如今却是被你硬生生毁了。怎么,你还要抵赖不成?”

    凤长悦淡淡反问,却是字字珠心!

    众人闻言,一阵嘘声。

    “怪不得她这么生气!那竟然是她的老师送她的啊!要我我非打死那个女人不可!”

    “没错!看着挺不错的一姑娘,怎么做的事情这么下流卑鄙!想要赢,自己不会努力竞争吗?居然想着毁掉别人的药鼎,真是恶心!”

    “亏她还是云阴涧的二小姐,如今看来,倒是还比不上那些破皮无赖!真是不要脸!呸!”

    咒骂责问的声音越来越多,而其中,辱骂的最凶的,不是别人,却是那些已经被淘汰的炼药师们。

    身为炼药师,对药鼎的认知自然不同于其他人,更加能明白老师送的药鼎意义有多么重大!

    自己的丹药差点被毁了不说,甚至连一心珍藏的药鼎,都被人彻底摧毁,圣人也不能忍!

    “真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老夫居然之前还夸过她?真是脏了老夫的嘴!”

    那几个老者见此,也都是立刻明白了过来,那之前站在南风吟右边的老者,忍不住咒骂出声,眼中满是鄙夷!

    其他几人,虽然自持身份,没有直接开口,但是那附和点头的样子,也几乎已经宣判了云末澜的死刑!

    在丹城之中,做这样的事情,根本是找死!

    云末澜憋屈的要死,只得说道:“那你想要怎么办?”

    凤长悦黛眉微挑。

    “我的药鼎毁了,你说我要怎么办?”

    云末澜压住火气:“那、那…。”

    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她也毁掉自己的药鼎吧!

    两人的药鼎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这怎么看怎么吃亏!

    凤长悦看了她的药鼎一眼。

    云末澜顿时紧张了起来。

    “我要你的药鼎!”

    什、什么?!

    云末澜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用自己的?

    那、她用什么?!

    一瞬间,她立刻明白了什么!抬头看去,却是正看到凤长悦脸上,噙着一抹冷笑,正静静的看着她!

    她要自己的药鼎,而且是现在,那么自己也会跟着遭受到严重的影响!

    虽然之前两人几次交锋,但是每一次她都是分出了一部分精神力,将自己药鼎之内的药材保护好,然而如果现在,将药鼎移除…。

    她这简直是釜底抽薪!

    凤长悦却是根本不将她的反应放在眼里,转而看向了南风吟。

    “城主大人,丹城的比赛若是都不能公平,那我看,也没有举办的必要了吧!”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这女子当真是直白大胆,竟是敢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和南风吟这样说哈!

    不过,转而想到,凭着她的实力,当真可以得到第一,那到时候丹城也是她的了,这样也的确是有底气的。

    南风吟心中忍不住笑,脸上却是一派严肃,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云末澜。

    “事已至此,若是还想继续比赛,该怎么做,你们自己想必心中也有数。”

    这话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云末澜攥紧拳头,咬了咬唇,原本就雪白的脸色,更是白了一层,甚至显得有几分透明,消瘦的身形在破烂不堪的袍子里,似乎摇摇欲坠。

    她面色隐忍几分,最终只得点头。

    众人看得唏嘘不已,却又带着兴奋之色。

    这可真是一场好戏!

    云末澜白着脸,看向自己的药鼎,纤细的手伸出,精神力弥漫而出,半透明的白色火焰,将那些好不容易提炼好的药材,通通包裹起来,而后尽数挪出。

    她做的很小心,猛的脱离药鼎,所有的平衡都面临着被打破的危险,所以这个过程极为消耗精神力,即便是她,也未必能够轻松做到。

    但是此时,她也完全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得银牙紧咬,将那东西全部转移了出来。

    虽然她有备用的药鼎,可是根本无法跟这个相比!

    随即,众人就是看到,云末澜乖乖地将那些全部挪到了另一个新的药鼎之中,随即,将那药鼎推到了凤长悦那边。

    凤长悦心念一动,那药鼎便是立刻脱离了云末澜的掌控,抵达了自己身前。

    这种生生被人抢去东西的感觉,实在是太

    ,实在是太过耻辱,云末澜心中对凤长悦更是恨了几分,面上却是不显,只是微微垂着头,隐约可以看到她苍白抖动的唇瓣。

    只是,头上那一撮已经秃了的地方,就那样横亘在那里,丑陋而可笑,实在是让人无法产生怜悯之情。

    凤长悦挑眉,手腕翻转,那层层盛开的火焰,便是轻松脱离掌心,而后落入了云末澜的药鼎之中!

    其实,她现在已经凝丹完成,后面的步骤,不用药鼎也未必不成,而且她也不是没有其他药鼎,但——她就是故意如此!

    还从来没有人,毁了她的东西,还能好好的活着!

    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场中再度恢复了平静,毕竟不管怎样,比赛还是要继续进行的。

    不少远处的炼药师都是心中暗喜,这几个最强的对手相互之间发生这样的波折,想必丹药的炼制,也是会受到影响。

    那指不定他们就有希望了!

    一时间,倒是再度让不少人都振奋了起来,更加卖力的炼丹。

    不过还有一部分,看她们这般情况下,居然还是保住了自己的东西,心中越发叹服。

    凤长悦既然开始再度炼丹,看似不再追究,其他人自然也是不好再说什么。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

    然而,各人的心中,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将一切波澜平息?

    嘭!

    云傲姗的药鼎之中,忽然传出一道爆响!

    不少人看了过去,却发现云傲姗明艳的面庞,不知何时,竟是阴云密布,十分阴沉。

    她身前的药鼎之中,一部分药材融合发生了问题,进而爆炸。

    看来,她又要花费不少精力和时间来修补了。

    不少人都是看的摇头。

    今天以前,所有人都以为,今年的炼丹冠军,必定是云傲姗,谁知道,竟是会杀出这样两个黑马。

    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她的妹妹!

    云傲姗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药鼎,胸腔之中的情绪,来回撞击,几乎让她疯狂!

    她怎么可能平静!

    那个人居然是云末澜,是自己的亲妹妹!而她居然丝毫不知!

    无数场景在脑海之中闪过,最后定格在之前那一天,两人在房间之内说话,她让云末澜去找那男人,云末澜却是怎样都不愿意去。最后被逼急了,竟是脱口而出,要自己来参加炼丹比赛。

    那时候自己是怎样嘲讽而不屑的?她也根本没有将那话当一回事,只以为是她的痴言妄语。

    可实际上——她才是那个最愚蠢的人!

    她简直如同一个傻子一般!

    就算此时她拼命告诉自己,不要理会那些,先炼制自己的丹药,都无法平息心中的愤怒和羞恼!

    她看向那边的云末澜,却见她站在那里,也已经开始继续炼丹。

    虽然换了一个药鼎,但似乎,影响并不是很大。

    纵然看起来很是狼狈,但是那一手漂亮流畅的手法,却依然无法忽视!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有人正在看着自己,依然专心致志,又或者,虽然知道,却不想扭过头来。

    她闭了闭眼。

    眼下,只有熬到比赛结束,才能见这些问题都解决!

    凤长悦却是已经再度沉浸在了自己的丹药之中。

    方才云末澜暗中出手,速度太快,就连她也没想到,她居然在自己已经被火焰包裹起来的时候,还有余力和心思分出一份力量偷袭她,进而毁了她的药鼎。

    等她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她眼底闪过一丝冰冷。

    这云末澜,可是比现象中的更加难以对付!

    若是换做其他人,被她连番暗算偷袭,只怕早已经无力招架。

    毕竟她手上的万物灵火,在圣域之中,便是十分独特的存在!

    只可惜,云末澜遇到的,是她!

    紫金色火焰热烈燃烧,中间那一颗龙眼大的丹药,也在疯狂的转动。

    里面蕴含的无数力量,已经在进行最后的融合。

    周围的声音都逐渐消散,只剩下了眼前的丹药,夺去了所有的关注。

    凤长悦屏住呼吸,精神力倾泻而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天色忽然变得暗沉。

    众人一愣,抬头看去,却见天空之上,竟是有着无数的阴云汇聚而来!

    “这是…有人已经炼制成了?”

    炼制高品级丹药的时候,总会伴有天地异象,此时见到这般场景,不难猜出,应该是有丹药炼制成功了!

    “这般速度,倒也是不错,不过,看这动静,并不是十分惊人…”南风吟抬头看了一眼,心中已经了然,随即看向场中,“应该是那些人之中的某一个,炼制成功了。”

    果不其然,众人很快看到,那些阴云,竟是飞速的朝着某一个方向而去!

    “丹成!”

    一个站在比较靠边的男人,忽然仰头一声厉喝,手掌猛的拍在了药鼎之上!

    哗!

    那药鼎之中的火焰,忽然升腾而起!随即从那之中窜出一道赤红色的光芒!

    众人都是眼前一亮——这可是第一个完成比赛的人!

    随即,众人便是看到,那一道赤红色的光芒,随即变幻成了一只鹰,竟是振翅就要飞走!

    高品级的丹药,往往会有着

    往往会有着自己的意志,而且会疯狂逃窜,而且等级越高,召唤来的天劫,也是越发的可怕。

    这天劫,却是那丹药和炼药师,一同承受的!

    一阵风雷之声响彻天地,随即,众人便是看到无数道银色的闪电,在阴云之中游走!

    片刻之后,便是陡然劈下!

    “银色的…。看来只是八品丹药了…。”

    南风吟微微眯起眼睛。

    不过,虽然炼制的是八品丹药,距离冠军是无缘了,但能炼制的这般流畅快速,倒也是可造之材。

    他多看了那人一眼,却发现有些眼熟,随即便是想起来,这人正是之前,站在凤长悦身边的那个炼药师。

    而且,似乎方才还帮凤长悦说话,进而让她出手相助了一次…。

    南风吟忍不住笑起来。

    好像跟她有关的人,总是格外的走运。

    不过,现在,他倒是好奇,凤长悦到底能炼制出什么等级的丹药了。

    那一颗丹药化为红鹰,转瞬就要逃走,那个炼药师随即凌空而起!

    数道天劫,迅速斩下!

    像是开启了什么开关一般,这之后,又有不少炼药师,接连炼制成丹!

    一时间,场上无数能量波动相互撞击,幸好之前就已经布下了结界,否则还真是会一团乱了。

    而一阵阵浓郁的药香,也是快速的弥漫开来!

    凤长悦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时间一晃就又过去了一天。

    当第三天清晨来临的时候,一百三十一个炼药师,已经大部分都完成了炼丹。

    这之中,大部分都是八品丹药,有几个倒是距离九品只有一线之隔,天空之上,隐约出现几道金色的闪电,却是又很快消失。

    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的注意力,越发的放在了凤长悦几人身上。

    不知,她们最后到底炼制出怎样的丹药?

    第四天来临的时候,只剩下了她们三人尚未炼制完成。

    一片静默之中,云傲姗终于一拍药鼎!

    一道蓝色的光柱,顿时爆出!

    轰隆隆!

    数道风雷之声传来,一道无比耀眼的金色闪电,骤然出现!

    “九品!是九品!”

    惊呼之声骤起,云傲姗立刻凌空而起!

    无数人惊叹的同时,也忍不住看向了凤长悦和云末澜!

    如今。场上只有她们二人,还未成丹!

    ------题外话------

    二月君今天有班级活动,要出去一天,所以只能暂时更新这么多啦。明天争取多更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