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66 我的脾气不大
    凤长悦眸色顿冷!嘴角随即挑起一抹冷笑!

    来的正好!

    那一股炽热的力量从地下迅速穿过,众人此时的注意力都在凤长悦几人的药鼎之上,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下面的动静。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何况,又有谁会想到,会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光明正大的偷袭!

    凤长悦双手从万寿鼎之上挪开,素手翻起,紫金色的火焰,便是再度如同浪潮一般,疯狂撞击而上!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凤长悦忽然右脚向后错开一步,而后狠狠踩下!

    众人看着,并不以为意,以为她只是调整一下站立的姿势,然而一股更加炽热的力量,却是已经沿着她的身体,迅速冲击而下!

    一瞬之间,犹如无形的蛇,疯狂的朝着右边而去!

    两道力量在地下狠狠撞击在一起!

    轰!

    这一次撞击的力道,比之前更加强横,强烈无比的能量波动,接连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一瞬间,火花四溅!

    无人听到,凤长悦和那带着兜帽的女子之间,也是响起了一道闷响!

    那声音正好被巨大的嗡鸣之声掩盖,竟是无人觉察到异样!

    然而,那波动还是引起了南风吟的注意。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两人之间的地面上,不知何时,竟是裂开了一道裂缝!

    那裂缝很细,但是却蔓延的很长,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那是因为凤长悦火焰凝丹的时候,火焰冲击力量太过强大造成的。

    但——凤长悦周身,并未出现其他的裂缝,为何竟是偏偏这个方向出现了?

    南风吟什么风浪没有见过?想起方才纷乱之中,感受到的那一股格外炽热的窜过的力量,自然是轻松就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眉眼微沉,看向那带着兜帽的女子的目光顿时转冷。

    他不傻,现在的凤长悦可是在凝丹!这样关键的时刻,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谁的。即便是顶尖的炼药师,在凝丹的时候,稍有差池,也是会功亏一篑!凤长悦不会不知道!

    这到底是谁故意挑起的,一目了然!

    南风吟心中原本对那女子还有几分欣赏,此时却是顿时生出几分厌恶。

    炼丹一途,最让人厌恶鄙夷的,就是这种暗中偷袭的!

    难不成她是看凤长悦就要成功了,所以才会着急,进而出手?

    未免也太不把自己这个城主放在眼里了!

    南风吟看了凤长悦一眼,却是正好看到她微微抬眸,湛黑的眸中,依然一派平静,分毫没有发现自己被人偷袭的愤怒。

    甚至,在两人对视的时候,凤长悦还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这是示意自己先不要轻举妄动?

    南风吟犹豫片刻,看着那双眸子,心中莫名的信任——她这样做,莫非是还有其他的打算?

    既然她自己这样坚持,南风吟自然不会多事,将掌中的灵力再度收回。

    而另一边,那带着兜帽的女子,却是始终未曾转过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眼前的药鼎,似乎周围的事情,都和她无关。

    而她身前的半透明的白色火焰,也依然在热烈燃烧,那些提炼好的药材,依然在不断的融合。

    她一直紧跟着凤长悦的步伐,此时凤长悦开始凝丹,而她也已经融合了大半药材。

    要知道,旁边的云傲姗,此时也不过才刚刚完成所有药材的提炼!

    众人兴致勃勃的看着,分毫没有熬过一天一夜的疲乏感。

    凤长悦很快收回了视线,唇角微微扬起,庞大的精神力,顿时汹涌而出!

    周围的炼药师,顿时脸色一白!而后惊骇的看向凤长悦!

    这般的威压!

    她的精神力到底强悍到了何种地步?!

    高等级的修炼者,对低等的总是有着无形的威压,而炼药师也是如此,强大的精神力涌出的时候,炼药师甚至会比一般人,更加容易感受到这股威压!

    凤长悦先前拿起了所有的沉珠,众人都以为那已经是超乎想象,而此时,终于切身的感受到那一股无法比拟的强大的精神力,才知道,方才她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过是冰山一角!

    这般的威压,即便是南风吟,都不能做到!

    凤长悦这样无形的出手,顿时让不少炼药师纷纷乱了阵脚,还有一些承受力比较差的,甚至一不小心,毁了正在提炼的药材。

    一时间,场上一片纷乱。

    然而,他们却也不敢,也不能对凤长悦此举有任何的抱怨——难道要说,是因为对方太强,打扰了自己炼丹吗?!

    那简直更丢人!

    南风吟却是清楚的看到,那个带着兜帽的女子,身体稍微晃了晃,手微微一抖,那正在尝试继续融合的药材,顿时掉落了下去,瞬间被火焰吞噬!

    南风吟心中冷哼。

    凤长悦此举,一方面是为了更加顺利的凝丹,另一方面,无疑是为了给她一个教训!

    只是,这样似乎有点太过仁慈了些吧…。

    南风吟暗自思忖,此时正是凝丹的关键时候,凤长悦能够腾出手反击一下,已经是不错,想必,等这一切结束之后,才会彻底反击吧…。

    “哼,那女人敢偷袭长悦,真是作死!”

    蒂亚方才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苍

    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苍离低声解释了两句,才反应过来,方才凤长悦竟是被人偷袭了!

    她就算不是炼药师,也知道凝丹是最关键的时候!

    她居然敢偷袭!

    “我去弄死她!”

    蒂亚说着,就要掳袖子上去,被卡西尔一把拉住。

    “哎哎哎,蒂亚你冷静点啊,现在还在比赛呢,你上去做什么?”

    蒂亚磨牙:“这种贱人,就得狠狠收拾一顿!敢欺负长悦,我打的她娘都认不出来!”

    卡西尔哭笑不得:“蒂亚,她的确是偷袭了,但是想欺负小悦儿,还是不太可能的不是?你看,她不是都化解了吗?还反击了一把呢!”

    “那也不行!这个贱人!”

    蒂亚满心愤怒,依然要冲上去。

    苍离却是在一旁,眯着眼睛,慢悠悠开口:

    “蒂亚丫头啊,你看看,怎么成亲了还是这个急躁的性子!你这会儿上去,打她又能如何?长悦丫头现在还在比赛呢!等比赛结束,你想做什么做什么!到时候不但不拦你,我们还都帮着你,去对付那个女人怎么样?”

    蒂亚瞬间回神,心中却是依然愤愤。

    “那也行!反正不能便宜了那个贱人!”

    “放心。长悦可不是她能欺负的。”苍离笑眯眯开口,“而且,她今天,貌似也没什么耐心呢。”

    蒂亚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却见苍离抬抬下巴,示意看向场中。

    她一边转头,一边有些郁闷的开口:

    “长悦现在可是在炼丹呢,怎么能分神去对付…。”

    话没说完,便是震惊的睁大了一双杏眼!

    因为凤长悦身前药鼎之内的紫金色火焰,不知何时,竟是已经完全扩散开来!如同一朵完全璀璨盛放的花朵,无比耀眼!

    那中间的一团,此时看来犹如花蕊,而边缘地带,犹如花瓣一样的火舌,在狠狠的拍击了中间的一团之后,竟是忽然朝着旁边狠狠甩去!

    其中一大团火焰犹如一个巨大的手掌,顿时狠狠的打向了那旁边女子!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这是做什么?

    那女子也是迅速反应了过来,终于有些震惊的抬头看来,似是没想到凤长悦居然敢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来这么一手!

    她的反应也很是迅速,在那紫金色的火焰即将袭来的时候,她身形一动,迅速向前扑去!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是打算拼死护着自己的丹药吗?

    而她这扑出的同时,手腕一挥,一团半透明的白色火焰,便是立刻在她身上蔓延开来,而后正好抵挡在了她的身前!抵御那紫金色的火焰!

    两团火焰骤然狠狠撞击在一起!

    短暂的沉寂之后,众人便是看到,那一团半透明的白色火焰,竟是忽然飞速的朝着后面撤去!竟是如同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一般!

    眨眼之间,那带着兜帽的女子的身形,就暴露在了最前面!

    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接连扑上!瞬间将她的上半身整个包裹了起来!

    “啊!”

    不少人见此都是惊呼一声,惊骇而又担忧的看着。

    这火焰,竟是将人完全包裹了起来!那么那个女子——

    撕拉!

    一片死寂之中,众人都是听到了一声清晰至极的衣物撕裂的声音!

    凝目看去,却是看到一片燃烧着火焰的灰色的布料,被扔了出来!

    随即那个女子身形一转,竟是以快到极致的速度躲向了一旁!

    然而,就在众人担心,她要怎么才能脱离这危险的时候,却是忽然发觉,那紫金色的火焰,竟是忽然后撤而去!

    而那原本紧紧包裹着那女子的热烈燃烧的火焰,也是顷刻间如潮水一般褪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这转变太快,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事情竟是就已结束。

    还有不少人脸上的震惊惊骇之色,尚未褪去,来不及转变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只有那旁边的地面上,那被碎裂的衣服,迅速燃烧成灰烬。

    场中再度陷入一片死寂。

    随即,便是听到凤长悦清冷的声音响起,似是带了一丝歉意。

    “真是不好意思,一时手滑,火焰就自己跑出去了。”

    众人下意识看去,却见凤长悦的脸上,神情淡定,云淡风轻,嫣红的唇角甚至微微扬起,哪里有一丝半点歉疚的样子?

    这漫不经心的模样,让人想相信她不是故意的都难!

    众人默默吐血。

    手滑?

    谁手滑能导致自己的火焰疯魔了一般,狠狠的拍打在别人身上!?

    她这摆明了是针对那女子啊!

    但,纵然心中知晓,却也无人敢反驳一句。

    笑话!也不看看这人到底有多强!

    就算她昨天还是一名不文,但是今天过后,她的名声,必将传遍圣域!甚至这丹城,也即将成为她的囊中之物!

    没有人那么愚蠢,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的最她!

    何况…。

    在场的人也都不傻,凤长悦此时正在炼丹的关键时候,怎么会莫名其妙就开始攻击旁人?

    她分明比任何人都强,就算担心拿不到第一,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放弃自己的丹药,正大光明的去攻击别人啊!

    “那个人,不

    那个人,不是云末澜吗!?”

    正在众人疑惑不已的时候,场下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道惊呼之声!

    这一声,并不十分响亮,然而在安静的广场之上,就显得格外清晰,迅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而这话语之中的内容,更是如同一道惊雷,骤然炸响在广场之上,将所有人都雷的外焦里嫩!

    云末澜?谁?

    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懵了一瞬。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然而还有少数人,则是立刻反应了过来,纷纷不可置信的看了过去!

    那个一直带着兜帽的神秘女子,此时一身狼狈的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尤其是那兜帽,整个都被燃烧殆尽,方才那被撕掉的,正是那宽大的兜帽。

    慌忙之中,她还是第一时间保护自己的容颜。

    然而此时,没了那兜帽的遮掩,她便是彻底的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虽然脸上有一些狼狈的痕迹,甚至连头发都烧焦了几根,显得凌乱不堪,但是那张脸,却是毫无疑问,正是云阴涧的二小姐——云末澜!

    “云末澜?是云阴涧的那个二小姐吗?”

    “是啊!听说这一次是跟着云傲姗一起来的!”

    “啧啧,传闻这个二小姐,懦弱无能,谁知竟是有着这样逆天的天赋,比她的大姐,云傲姗更加出色!这云阴涧的人,瞒的真是紧啊!”

    不少人恍然,随即认出了云末澜的身份,联想到之前,那位二小姐身娇体弱,毫无天赋的传闻,根本和眼前这个女子,没有一点能对的上啊!

    云末澜站在那里,微微垂着头,宽大的袖袍,已经被灼烧了不少,她隐在袖中的手,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身侧的布料。

    手指轻轻重重的摩挲,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上面粗糙至极的灼烧痕迹。

    而鼻端,还可以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

    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她,她方才经历了怎样的羞辱!

    而此时的她,又是正在以怎样丢人至极的模样,出现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云末澜几乎咬碎一口银牙,纤细的手指指节因为用力而泛白,谁也不知道此时她到底花费了怎样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尖叫出声的冲动!

    耳边传来无数议论声,笑声,此时听来,都像是嘲讽!

    白费了!一切都白费了!

    她准备了那么久,隐瞒了那么多年,辛辛苦苦营造出的假象,竟是瞬间崩塌!

    而造成这一切的后果的人,正是眼前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子!

    凤长悦看着她,淡淡挑眉,似是关怀。

    “你没事儿吧?”

    怎么可能没事儿!

    云末澜只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杀了她!撕烂了她!

    如果不是故意的,怎么可能那火焰会忽然飞来!

    而且,那女人似是早已经预料好,在她飞身而出的时候,竟是直接使用了领域!

    那一瞬间她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那火焰疯狂的席卷自己的身体!

    那剧烈的疼痛,火热的温度,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凤长悦偏了偏头,仔细看了一眼,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是你啊…真想不到,先前看到你那么柔弱,我还想着给你点补品,不过方才看你动作那么矫健,想必也是用不到的了,你说呢?”

    你才矫健!你全家都矫健!

    云末澜心中恨得要死,这两句话,每个字都像是针一般,狠狠的扎在她的身上!

    这一把火,不仅仅烧了她的衣服,更是将她所有的伪装,都完全灼烧殆尽!

    她抬起眼睛,看着凤长悦,那双素来楚楚可怜的水眸,此时却是一片可怕的平静。

    片刻,她微微一笑,唇色有些苍白,看着格外狼狈可怜。

    “是啊,我也没想到,我们之间,真是有缘分。我的身体…其实比小时候好了很多,传闻本来就不可信,不是吗?”

    凤长悦赞同的点头:“不错。不过,真是不好意思,竟是将你搞得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狼狈

    …。”

    云末澜几乎咬碎了牙:“无碍。炼丹的时候,谁也料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不是吗。”凤长悦忽然微微抬起了下巴,神色转冷,眸光之中寒光一闪而过,“也不知道是谁,在我凝丹的时候偷袭我,导致我一个手抖,就直接产生了这样的失误呢。”

    那尾音森凉,竟是听得众人纷纷脊背一寒!

    她眼中光波流转,倏尔一笑:“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最该死?”

    云末澜笑的更加勉强:“…是…但是,也有可能是谁无意间…。”

    “我可没有那个心思去管她是不是无意,时间宝贵,对这样的东西,我素来只喜欢直接动手,干净利落——乱棍打死!”

    那声音分明是清朗的,却不知为何,带着一股铿锵之意,让人不可忽视。

    云末澜身形一颤,似是有些受不住。

    “…是…。”

    无人看到,她的指节已经青白一片!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压制住自己冲上去杀了凤长悦的冲动!

    众人听着两人的交谈,很快就是明白了什么。

    不少人都是意味深长的看向云末澜。

    这云末澜,

    这云末澜,这云阴涧,可真是将天下人都隐瞒了过去!

    “本以为云傲姗是今年的第一,谁知…竟是会出现这样精彩的场景!哈哈!这云傲姗,竟是连自己的妹妹都不如啊!”

    不知是谁,忽然大声笑喊了一句。

    这声音并不起眼,掺杂在众多纷乱的议论声中,很快被淹没。

    但是在云傲姗听来,却是无比刺耳!

    她早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那两人。

    方才那样的动静,她眼疾手快布下结界,保护好那些提炼好的药材,和已经开始融合的部分。

    晚一刻,只怕都会受到波及。

    然而她没想到,东西是保住了,却有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如同惊雷炸的她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她浑身僵直的站在那里,看着云末澜。

    那是她的妹妹,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柔弱甚至怯懦的妹妹!

    然而此时,她却似乎完全不认识那个人!

    她站在那里,虽然衣袍已经被烧得乱七八糟,形容也是一派狼狈。

    但——她的确就是云末澜!

    她绝对不会认错!

    云傲姗胸腔之中,像是有一团火焰,几乎爆炸开来!脸上也是一片火辣,无比耻辱!

    枉她以为自己天纵奇才,竟是连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了解!

    脑海之中,闪过先前的场景。

    那样熟练的手法,那样珍贵的药材,那样堪称逆天的天赋…。

    她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愚蠢之极!

    凤长悦撇头看了她一眼,挑眉一笑。

    “有什么可生气的?难道她来,你不知道?还是…你生气,方才你妹妹给了我支援,却是没给你?”

    她思索了一瞬,似是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我觉得,炼丹的时候,貌似不太需要别人来‘帮忙’呢。”

    她似是在笑,眼底却是深深的嘲讽!随即素手轻轻一划,指向地面。

    她和云末澜之间,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缝!

    众人纷纷看了过去,顿时明了!

    云末澜咬唇:“我、我…对不起,我真的是一时失误,我真的无心损毁你的丹药的…。”

    真以为她会坐以待毙吗?那紫金色火焰袭来的时候,她也是出了手的!

    这丹药,她是绝对要毁了的!

    话音刚落,众人便是忽然听到一道清晰的碎裂声音!

    咔嚓!

    有什么东西,忽然裂开!

    凤长悦闻言,顿时眯起眼睛,而后立刻看向了身前的万兽鼎!

    那古朴厚重的药鼎之上,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从上到下,竟是已经完全裂开!

    方才,云末澜被火焰包裹,却是依然不忘给了她重重一击!

    药鼎毁了,那么尚且在里面的丹药,也是一定会损毁的!

    那一团依然在热烈燃烧着的紫金色火焰之中,无数能量疯狂的冲击!

    嗡!

    万兽鼎之中,又是接连传来数道疯狂能量的撞击!

    顷刻之间,那一道裂缝,便是瞬间蔓延开来!

    这药鼎要炸!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不自觉屏住了呼吸,紧张万分——此时已经是最关键的时候,药鼎若是炸开,这丹药也是会毁了!

    之前一天一夜的努力,通通白费!

    云末澜看着她,面容依然凄楚可怜,眼底却是带上了疯狂的痛快阴狠得意的笑。

    “真的对不起啊…。那些药材,我可以全部想办法给你找回来的…。”

    只是,那时候,你是否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重新来过呢?

    剩下的话,众人都是没有听清,便是听到一道剧烈的爆炸声,骤然响起!

    轰!

    无数碎片,裹挟着无尽凌厉狂暴的能量,霎时间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轩辕夜凤眸顿冷!

    牧冷之立刻上前一步,冷静道:“君上,您此时不宜出手。”

    轩辕夜双手负于身后,手掌紧握成拳。

    牧冷之立刻感觉到一片可怕的平静。

    片刻之后,那清冷的声音,才一字一句传来。

    “本君知道。”

    他相信悦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之后必定还有后招。

    只是…。云末澜,你当真活腻了!

    云末澜不知为何,忽然觉得脊背一寒,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是正看到凤长悦布下结界,将那一团炸开的能量,完全封锁起来!

    她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只是那双沉静的黑眸里,像是即将掀起狂风巨浪!

    她面上流露出几分惊惧之色,眼底却是笑意越发痛快。

    还有什么,比毁掉即将炼制成功的丹药,更让人开心的事情呢?

    何况,还是当着那么多人,以及他的面——

    “我自问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凤长悦忽然开口。

    云末澜一愣,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而后,便是看到凤长悦忽然扬起手,掌间骤然浮现一团紫金色的火焰!

    而那里面,一颗龙眼大的丹药,赫然已经成型!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她的丹药没毁!

    “你若是毁了我的丹药,我其实真的不怎么在意。顶多扒皮抽筋,废你修为。不过,真可惜——你毁掉的,是我的药鼎!”

    凤长悦一声冷喝,掌中的火焰,忽然层层绽放!

    一簇纯金色的火焰,骤然化为一道利箭,猛然飞出!

    直指云末澜眉心!

    这一次,她就是想死,也是奢望!(..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