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59 你想要几颗?
    炼丹大赛,正式开始!

    规则其实很简单,只要炼制出最高等级的丹药,便是可以夺得第一。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也因此,几乎所有的炼药师,是带着自己所有的家当来的,用的都是最好的药材,就是为了能炼制出自己最满意的丹药。

    甚至,这些炼药师,连药鼎都是自己备好了的。

    然而,凤长悦站在那里,却发现周围的炼药师,并没有立刻拿出自己的东西,反而都静静的站在那里,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下一刻,南风吟的声音,便是清晰传来——

    “为了不浪费大家的时间,这炼丹之前,却是还有一项测试的!便是——精神力的测试!诸位的身前,都有着一块黑色的玉石,那玉石之上,摆放着”沉珠“,只有凭借自己的精神力,将这沉珠举起,达到一定数量,才能够有资格在这里炼丹!”

    凤长悦闻言,这才想起,这一条似乎之前的确是在那羊皮卷之上看见过的,只是一开始的时候,她也没有很注意,后来那东西被小白…。她自然更是没有怎么仔细看,今天一大早就还给了南风吟。

    原来,那所谓的第一个精神力测试,是这样的。

    而周围的炼药师,也都是神色淡定,似是早已经知道。

    其实,这也是丹城一贯的规矩,那些炼药师自然都是有备而来。

    一般来说,炼药师的精神力越是强大,品级就越高,对丹药的掌控力就越好。

    所以,这样的第一关,倒也的确是公平也简单。

    凤长悦隐隐能够听到旁边的议论声。

    “果然和以前一样!还是先测试这精神力!哎,何兄,你上次不是来参加过?听闻你上次,连这一关都没有通过?哈哈,还不给咱们传授一番经验?”

    “就是!要是跟你一样,好不容易来一次,却被轻易淘汰,也实在是太过丢人了些!”

    话里话外,不无嘲讽。

    在这里的人,此时都是竞争关系,这般敌对也是正常。

    那被嘲讽的中年男人却是冷笑连连:“我那些经验,对你们只怕是没有什么用,还是不要听了。还有,这会儿笑,只怕是早了点!毕竟,这一关可是要淘汰十分之九的人!等你们见将那沉珠拿起来的时候再说吧!”

    旁边几个人都是轰然笑起来。

    不就是这小小的珠子?能有什么难的?

    他们都是高品级的炼药师,这点小事还是可以做到的!别说那么几个珠子,用精神力甚至可以直接和灵圣强者对战!

    这一关,当然难不倒他们!

    那人却只是冷笑,不再说话。

    凤长悦低头,看着呈现在自己眼前的一把珠子。

    通体浑圆,呈现淡淡的青色,珍珠大小,看起来倒是没什么诡异之处。

    不过…若是普通的珠子,又怎么可能会被用来淘汰这么多人?

    “时间一刻钟,最低标准,乃是三颗沉珠!”

    南风吟说完,炼药师们便是纷纷开始尝试!

    不少人脸上都是带着兴奋地神情,兴致勃勃的开始尝试,然而很快,脸色就是一变!

    因为这所谓的沉珠,竟是真的无比沉重!

    也不知道那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做的,看着小小的一颗,当精神力尽数涌出的时候,那珠子却是一动不动!

    不少人脸色微变,这才发觉,自己还是低估了这比赛!

    凤长悦身边的那几个原本谈笑风生的炼药师,此时也都是没了声音,无比专注的盯着眼前的沉珠。

    一时间,偌大的广场,顿时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然而这对于观众们而言,却是并不无聊。

    “那什么珠子真的那么厉害?怎么看起来很难的样子?”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这丹城的炼丹比赛,是谁都能参加的吗?那些人,在圣域之中,看似都是声名显赫之辈,实际上来到这里却什么也不是!”

    “这都好一会儿了,怎么还没有什么动静!”

    而对于场上的炼药师而言,此时却是更加难熬。

    没有尝试之前,谁也不知道,这沉珠竟然是这般的难以对付!

    怪不得最低标准是三颗,因为大部分人连一颗都很难做到!

    柳飞飞见周围的炼药师都开始行动了,才在心中暗暗哼了一声。

    她早就知道丹城有这个规矩,所以,早已经在家进行了不少的练习。加上她本身天赋就极好,这几颗珠子,自然不是问题。

    她上前一步,盯着那沉珠,精神力尽数汇聚而出!

    她让自己的精神力凝聚成了一只手,捏起一颗沉珠。

    在接触到那沉珠的一刻,她便是立刻感觉到,脑海之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压下!

    即便是精神力雄浑如她,也是感觉到了一阵胸闷!

    她心中暗暗吃惊,虽然之前也听过不少传闻,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的时候,才体会到这沉珠的厉害!

    不过,虽然难受,却也是还在忍受范围。

    她精神力更加凝集,终于将第一颗沉珠捏了起来!

    在外人看来,自然就是悬浮了起来!

    那一颗小小的青色珠子,散发出淡淡的辉光,正在她的眼前悬空着。

    安静的人群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是爆发出一阵喧闹。

    “看!有人把那珠子拿起来了

    有人把那珠子拿起来了!”

    “真的!就在她眼前呢!这可是第一个!”

    “那是谁?!”

    能第一个做到,肯定实力不凡!

    很快,便是有人认出了柳飞飞,当下便是释然和感叹——这柳飞飞虽然传闻脾气不好,但是这实力,的确是有的。

    起码,这上万的炼药师之中,只有她第一个做到了!

    一时间,场下一片喧腾。

    柳飞飞嘴角微微挑起一抹笑,神色骄矜。

    而南风吟等人的目光,自然也是跟着看了过去。

    “这柳飞飞的资质,似乎的确不错。”

    一位老者开口,看着似乎并不费力的柳飞飞,点了点头。

    “这第一个做到,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看,那云傲姗,可是还没有发力呢!哈哈!”

    另一个长老哈哈一笑,显然对云傲姗的名号也很是熟悉。

    旁边几人都是认同的点点头。

    果然,话音刚落,人群中便是再度传来一阵喧闹。

    却是云傲姗一连拿起了两颗沉珠!

    她所在的位置,比较偏向中间,加上的确有不少人都在关注着她,所有很多人都看的清楚,她方才竟是毫不费力的,拿起了两颗沉珠!

    而此时,那两颗青色的珠子,正静静的浮在她的眼前!

    “竟然能够同时拿起两个!真不愧是云傲姗!”

    “传闻她们两人天赋相当,现在看来,却是云傲姗更胜一筹啊!”

    如此这般的议论,几乎瞬间传遍了整个广场。

    几个坐在最前面的老者,见此相互换了个眼神,都是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能够一同举起两个,的确是天赋卓绝啊!”

    “这云傲姗,的确是有着夺冠的资本啊…。”

    几人相互低声说着,却是发现,坐在最中间的南风吟,似是一直无精打采,即便是云傲姗同时举起了两个,他也似乎有些神情恍惚,并未注意。

    一人靠近了一些,有些担忧的问道:

    “城主,您没事儿吧?”

    南风吟转头:“怎么了?”

    那老者指了指场中云傲姗的方向:“那云家的大小姐,可是同时举起了两枚沉珠。”

    “…哦。”

    南风吟只是看了一眼,便是兴致缺缺的转开了头。

    几人看的更是疑惑,怎么这样的事情,都无法让城主生出几分兴致吗?

    “城主,她这般天赋,也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南风吟点点头。

    “不错,的确是凤毛麟角。不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几人闻言都是一愣,这话的意思是…。

    南风吟也似乎意识到自己这话有些突兀,苦笑两声,看着场中。

    “我没事儿,只是有些感慨。这个世界,已经是他们年轻人的了。”

    这一关,有那个女子在,还有什么可比较的?!

    一切都不过是看她的兴致罢了!

    南风吟低叹一声,还是第一次觉得,炼丹比赛,这么没意思。

    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南风吟此时心中的想法的,而很快,众人的注意力又被柳飞飞再度抢走!

    “柳飞飞也举起了第二颗珠子!”

    柳飞飞心中暗恨,那云傲姗果然和以前一样,爱出风头!

    先前她不动手,一出手就是两颗,说不是故意的,她都不信!

    这沉珠这么重,想要举起来,即便是她,也是十分费力的,而云傲姗却是一起举起了两个,肯定是计划好的!

    一时之间,两人倒是再度打平。

    不过,云傲姗终究是两个一起的,在外人看来,自然更加厉害一些。

    而此时,也有不少炼药师,费劲力气,终于举起了第一颗沉珠。

    自然,也有一些人,已经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眼中已经透出几分绝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于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放弃。

    广场外的人,这才发觉,这一关果然难过!

    有的炼药师,身上分明带着八品炼药师的徽章,甚至不乏九品的,却都是面色惨然。

    喧闹声逐渐降低了一些,众人都是开始紧张了起来。

    云傲姗看似轻松,实际上此时也已经是十分难受。

    方才为了力压柳飞飞,她专门等了一会儿,计算好之后,才一举将两颗珠子拿起来,只是此时,那无比沉重的感觉一直压迫着她,让她也逐渐感觉到了疲惫。

    而且,不仅仅是需要拿起来,这般维持着悬浮的状态,对他们而言,也是十分痛苦的。

    就连云傲姗都不例外。

    只是,相对她身边已经开始面色惨白,身体颤抖的炼药师而言,她的确还算是好多了的。

    她看向第三颗沉珠,精神力尽数涌出!

    隐隐约约,第三颗沉珠,也终于动了动。

    她心中一喜,顿时更加谨慎起来,这时候那么多人都在看着,自然不能出什么问题。

    第三颗沉珠晃悠了几下,也终于是悬浮了起来!

    场下顿时一片喧闹!

    “第三颗!云傲姗已经将第三颗拿起来了!”

    “果然是云傲姗!”

    这样的羡慕而惊叹的语气,云傲姗自小到大,不知听过多少,早就已经麻木,然而此时,却是

    此时,却是有着别样的兴奋。

    这是丹城!

    不远处,在南风吟等人的身后,就是丹塔!

    这是圣域炼药师最向往的圣地!

    她只要拿到冠军,这偌大的丹城,就是她的!

    想到这里,她嘴角忍不住挑起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继而将注意力瞄准了下一颗珠子!

    三颗不过是最低的标准而已,她要的,可绝对不仅仅如此!

    然而她嘴角的笑意尚未完全扬起,便是听到旁边一阵骚动,竟是柳飞飞紧随其后,也拿起了第三颗珠子!

    云傲姗眉头微微一皱,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结果就是这一个疏忽,原本已经颤抖着起来了一点的第四个沉珠,顿时又恢复平静,轻轻的掉了下去。

    因为距离台面很近,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注意。

    她脸色顿时难看,而后再度看向柳飞飞,果然看到柳飞飞正得意的笑着。

    柳飞飞对云傲姗很是了解,见到她这般脸色,自然猜到是自己影响了她,顿时心中爽快了不少,笑的越发灿烂。

    只是,额头上却是开始有细密的汗珠冒出来。

    举起第三颗沉珠,对她而言,已经有些困难,精神力的消耗也是加倍增加。

    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自然逃不过众人的眼睛,不过也都已经习以为常。甚至看的更加起劲。

    本来吗,比赛看的就是这样才精彩!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在了这俩人的身上。

    然而,场上的其他炼药师,却是没有这样好的心情。

    先前已经有一些炼药师,一颗珠子都无法举起来,直接放弃的,而此时,那些先前还在得意自己举起了一颗的,也开始愁眉苦脸。

    因为他们发现,拿起第二个沉珠,竟是比拿起第一个艰难许多!

    凤长悦悠闲的看着场中的情形,果然有不少炼药师都已经开始脸色泛白,身形发抖,显然是精神力消耗的太快。

    她身边那几个原本笑闹一团的炼药师,此时也都是终于意识到这一关多么难过,纷纷收敛了嬉笑的神色,紧张了起来。

    倒是先前被他们嘲讽的那个炼药师,却是已经举起了第二个珠子。

    而那几个炼药师,成绩最好的那个,第二个沉珠还在不断的掉落,总是无法维持稳定。

    显然,就算稳住第二颗,也是极限了。

    看到先前被他们嘲讽的那个炼药师竟是开始进攻第三颗,顿时有人不爽了起来。

    “哼,看来多来几次,还是有好处的!这经验说不定还真是有呢!”

    “成绩不错,看来之前一次次失败,也不完全是坏事嘛!”

    “呵呵,不过是仗着年纪大了而已,要是参加了几次,还没有长进,那才是丢人呢!是不是!?兄弟们?”

    一群人哄笑。

    “没错!咱们这也不错了!总比那些一个也没有拿起来的人强啊!”

    有人大笑出声,而后意有所指的开口,语带嘲讽。

    话一出口,顿时有几道目光,落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她的身前,一盘沉珠,一动没动。

    这人,是已经放弃了吧?

    不少人都看了过来,看到她竟是一颗也没有拿起来,顿时目露鄙夷。

    就算达不到三颗的标准,但是,能拿起两颗的,总也是比拿起一颗的好,至于什么都没有的,更是可以大肆嘲讽了!

    “没什么本事,来参加什么比赛?”

    “就是!我看她竟是连袍子也没穿,更是没有佩戴徽章,估计就是用了什么手段混进来的!”

    “不对啊,我怎么觉得,她好像还没动作呢?”有人疑惑的开口。

    的确,凤长悦这一脸平静的模样,的确是和那些脸红脖子粗的炼药师不同。

    片刻,有人低笑。

    “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努力也不会有用吧!这样,起码看上去还淡定点,不那么丢人不是?”

    众人哄笑起来,不过却还是比较收敛的。

    毕竟,这地方是在最前面的位置,这样的事情,虽然私下做的不少,但是当着南风吟等人的面,还是让不少炼药师心有顾忌。

    所以那嘲讽的声音,也一直比较低。

    凤长悦眉色淡淡,似是并不介意。

    然而坐在最前面的南风吟,却也是听得清清楚楚,顿时眼皮一跳。

    这是哪儿来的小兔崽子!居然敢这么说话!自己连一两个沉珠都拿不起来,居然还觉得别人做不到?

    关键他们嘲讽的人,还是她!

    南风吟只觉得一股怒火在胸腔之中翻涌,这些人看不起凤长悦,那不更是看不起他!

    似是觉察到他的气息有些波动,旁边的老者交换了个眼神,纷纷看了过来。

    “城主,您怎么了?”

    南风吟冷冷一笑。

    “现在真是什么东西,都能进来这丹城之中了!这炼丹大赛,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了吗!”

    这话不可谓不重,几位老者闻言都是神色一肃。

    “城主息怒,是属下失职,以后必定严加看管,不会让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上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认错是第一位的。

    毕竟,外人眼中,南风吟都是十分高冷,难以靠近,但实际上脾气还是比较好的,基本上从不怎么发火

    不怎么发火。

    所以,他今天这样说,可见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几人面面相觑,而后都是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凤长悦。

    难道,是因为这个女子?

    她就站在最前面,身上一点炼药师的象征都没有,而且比赛都开始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动静!

    轩辕夜一行人那天被南风吟亲自迎接,虽然事情传的很广,但是真正见过几人样貌的,却是不多。

    就连这几个老者,也是不知道的,才会这样怀疑。

    南风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而这些话,也是让不少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南风吟几人的动静,一直备受关注,如今正比赛,却是忽然发火,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因为人实在是太多,所以后面的人,倒是不怎么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只是那“阿猫阿狗”几个字,又是让不少迟迟无法成功的炼药师脸色越发苍白。

    小白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到底谁丢人还不一定呢!

    娃娃咬着手指:“娘亲,你怎么不动呀?那些人说的好难听!”

    凤长悦却只是淡笑,并不说话。

    而另一边,柳飞飞居然抢先拿起了第四颗沉珠!

    听到周围的一片欢呼喧闹之声,以及身边的嘲讽目光,凤长悦却是淡定如初。

    她终于垂目,看向身前的那一盘子沉珠,暗自心中思忖。

    “娃娃,你觉得,应该拿几颗?”

    ------题外话------

    今天暂时这么多啦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