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55 亲自迎接!(一万一!)
    那几个人已经浑身僵硬,说不出话来。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身份也已经摆明了,而且对方显然是和师兄认识的,但却依然下手这么狠辣,显然是故意为之!

    生死场面他们也是见过不少的,可是这般的场景,却是依然让人忍不住汗毛倒数!

    那一眼,已经足够成为人一生的噩梦!挥之不去!

    通身的皮肤都被剥落,只剩下鲜红的血肉在蠕动,甚至隐隐还能看到森森白骨,而若是仔细看,还真的可以看到他胸腔之内的五脏….

    甚至,他的心脏还在跳跃,可是却让人看得胆战心惊!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望着他们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深深的畏惧。

    这些,甚至都不算是人!

    牧冷之微微一笑,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道:“我们?不正是你们想要抢夺金丝铃王的人吗?先前我记得,你们还说,若是金丝铃王已经契约,就….“

    那几个人顿时脸色惨白:

    “那不是我们说的!”

    “对!我们都没有这么说!一定是你们听错了!“

    笑话!是个人都看出来,这金丝铃王就是在那个一身红衣安安静静站着的女子身上,而那个一身黑衣,容颜清贵,手段狠辣的男人,显然对她疼宠至极!他们若是想要抢她的金丝铃王,只怕下场不会比师兄好多少!

    他们宁可直接死了,也不想那么耻辱而痛苦的死去!

    牧冷之微微挑眉:“哦?不是你们说的?你们是在说,我们耳朵都聋了?“

    那几个人差点跪下来。

    “不、不是的!是、是….那话是师兄说的!是的!是师兄刚才说的!”

    一个人似是被逼急了,连这话都不过脑子的说了出来。

    而这话一出来,却是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

    “没错!是师兄说的!”

    “就是他找到了金丝铃王的下落,然后带着我们来的!我们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听闻他们这般极力的辩解,就连一旁的苍离都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这些所谓玄天崖的人,看起来可真是不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轩辕夜和他们怎么会有过节,而且看起来是不死不休的那种,但是就冲着这些人的样子,也可以想到,那玄天崖之上,也都是一些什么东西了。

    同为一门,在生死关头,却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师兄推出来,这般心性,也真是让人恶心。

    牧冷之面露疑惑,似是不太相信。

    “哦?真的吗?“

    几个人连忙点头。

    “我们、我们也是被师兄带来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啊!还请您放过我们!”

    牧冷之嗤笑一声。

    “你们这么随便指责,便是指望着我们将你们放了,你们未免也太过天真了些。”

    几个人面面相觑:“那、那您想怎么办?“

    反正,今天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反正看起来,是师兄得罪了这些人,若是将师兄推出来,想必还是有希望逃脱的!

    牧冷之伸出手指,指向那被钉在山壁之上的男人,唇角温和的笑,此时却让人心中惊惧。

    “我倒是想问问他,是不是如同你们所说的这样。”

    几个人闻言,心猛地提了起来,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只得艰难的点头。

    “好。”

    牧冷之似是有些满意的点点头,转而看向了那男人,声音清朗,却是清晰的传到了那人的耳畔。

    “叶添,你的这些同门师弟,都说先前,是你带着他们来抢夺金丝铃王的,也是你说,若是金丝铃王已经被人契约,就要奴役那人的,是吗?”

    清朗温和的声音,在暗沉的夜幕之中,传的极远,隐隐传来回声,在人的心头徘徊荡涤。

    几人心头一跳——这些人,果然认识师兄!

    紧张万分的看了过去,虽然觉得师兄这会儿可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还是心有不安。

    毕竟按照师兄的性格,肯定是不会牺牲自己,救回他们的性命的!

    那几乎已经血肉模糊,难以辨认的男人,因为极致的痛苦,发出了极为惨烈的喊叫声,原本因为大约没了力气,所以声音已经微弱了下来,然而此时去,却是再度拼命地挣扎了起来。

    一双满是血痕的眼珠子,登时看了过来!如同厉鬼!

    “啊!”

    那几个人见此,都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被那样满是怨恨的眼睛看着,是个人都受不了,仿佛下一刻,就会被他拉入地狱一般!

    而此时,叶添的心中,也是几乎疯狂!

    这些人!这些人!

    平素他对这几个师弟,素来十分照顾,不然这一次也不会带着他们几个出来!

    要知道,玄天崖之中,想要讨好他的人,可是数不胜数!

    然而这一次,他们却是想要直接利用他换取生存的机会!

    想得美!

    哼,这些人,以为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他的身上,他们就能逃脱了吗?

    天真!笑话!

    因为身上的肌肤都已经被剥落,甚至连眼皮都被腐蚀,只剩下了两个大大的眼珠子,在眼眶之中沾染着血迹十分可怖。

    一片红色之中,他隐隐可以看

    色之中,他隐隐可以看到,那挺身而立,周身清冷的男人。

    他已经看不清晰,却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周身不可靠近的锋芒。

    方才那一眼….银色的光芒闪过,映亮了他清贵无双的容颜,却是瞬间让他陷入了噩梦之中!

    想起那双深沉的仿佛可以吞没一切的黑色凤眸,他忍不住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被这个人盯上,任何人都没有逃脱的机会!

    他们就算是将他推出来,也是必死无疑!

    不过,显然,他们都不知道这一点。呵….

    他还能看到,那几个素来对他十分恭敬的师弟,此时却是一脸焦急甚至愤怒的看着他,即便什么都不说,他也可以看出来他们眼中的意思。

    ——快点承认啊!承认这都是你做的!和我们没有关系!

    ——你自己得罪了人,难道还要拖我们下水吗!

    ——我们可不想和你一起死!

    他心中冷笑起来。

    那几个人看到这场景,顿时心中一凉。

    果然下一刻,他颤抖着嘴唇,嘶哑开口——

    “当…当然….是我们….一起的……他们几个…..平时可是没少欺负女人…..先前还说,要…..抢了那女人呢……哈哈…..哈哈哈!”

    那笑声原本低沉嘶哑,似是已经说不出话,到最后却是越发的响亮,似乎将胸腔之中所有的情绪都一并发泄出来一般!

    甚至,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珠子还看着凤长悦的方向!

    这般的挑衅,已经再明显不过!

    那几个人顿时腿一软,浑身如坠冰窟!

    师兄,不!叶添!他是要将他们都害死吗!

    “我们、我们没有!”

    几个人连忙转过身,差点直接跪下。

    “这个叶添,平时仗着长老对他的信任,还有少主的提携,甚是目中无人!他说的话真的不可信啊!我们、我们绝对不敢冒犯!他、他都是诬陷啊!”

    忽然,那个身形瘦小的猥琐男人,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道:“您若是不想脏了手,我们来帮您杀了他!只要、只要能放了我!我什么都可以为您做!”

    连叶添都直接被人这般折磨,可见对方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

    这种时候,谈什么自尊?谈什么尊严?

    活命才是真的!

    而他这般一叫,其他人也像是忽然明白了过来,争先抢后:

    “我!我也能杀了他!而且必定让他受尽折磨!您大可放心啊!”

    “我也能!我知道他身上的弱点!只要能放了我,我肯定替您杀了他!”

    一时间,场面竟是有些纷乱起来。

    前一刻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场景。

    这几个看似忠诚的同门师弟,在这样的时候,竟是在恳求杀了师兄的机会。

    叶添听到,只是笑的更大声,只是却是多了几分凄厉和悲楚,更多的却是嘲讽。

    “哈哈哈哈!你们以为,这样,他、他就会放了你们吗?哈——啊!”

    叶添的声音戛然而止,众人回头看去,却见他的眼珠子,竟是在方才那一瞬间爆裂开来!

    整张脸都是血!看起来万分骇人!

    而他也因为这剧烈的疼痛,而浑身剧烈的抽搐,却是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只剩下低低的如同濒死的魔兽一般的**。

    轩辕夜收回手指:“这双眼睛,早就该废了。“

    几个人顿时也不再说话,不知为何,这男人只是站在这里,甚至连境界都没有显露,却是让人生出一股无法靠近,甚至连仰视都觉得遥不可及的气势。

    他爆了叶添的眼睛,难道….是因为他方才看了那个女人一眼?

    几个人心中同时浮现这个猜想,顿时脸色越发的惨白。

    方才,他们的确是说了一些….他应该没有听到吧?

    随即,便是听到那男人清冷如同玉石相击的声音。

    “既然他们想,就让他们一起上吧。谁先杀了叶添,就…..”

    话音未落,那个身形瘦小的男人,便是已经窜出!直奔叶添而去!

    先杀了叶添!先杀了他!就可以活命了!

    见此,其他几人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沉,也是立刻追了上去!

    要是,只有一个人能活,那么一定要是自己!

    轰!

    还没到达,一道耀眼的灵力,便是瞬间甩出!狠狠的轰击在了叶添的身上!

    一捧血花,骤然炸开!

    叶添此时,连痛苦的嘶吼都无法发出,只得这般生生的受了。

    下一刻,更多的攻击,也是接连施展在了他的身上!

    砰!

    一道拳影轰出,瞬间将他左肩轰的稀巴烂!

    而那块刺穿了他左肩的尖锐的石头,也是瞬间化为齑粉!

    他的身体,便是如同一个血团,猛的落下!

    然而这只是开始!

    本来在最后的一个人见此眼疾手快,竟是直接冲到了下面,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叶添的身上!

    这一脚用了十分的力量,顿时让他涌出了不少血,甚至让叶添的腿骨,都倒穿而出,从膝盖上方刺出!

    森森白骨,在暗夜之中,趁着血色,越发的渗人!

    其他人见此,顿时眼睛都红了——怎么能被人抢了先!这卑鄙的

    !这卑鄙的小子!

    而那个人还在心中得意,见自己将叶添的腿骨踢出,想也知道肯定痛苦万分,也不知那人看到,会不会放过他一命?

    这般想着,他便是立刻冲了上去,便要直接打算挖出叶添的五脏!

    然而尚未抵达,几道雄浑的灵力,竟是瞬间将他锁住!

    “你们做什么!?”

    他剧烈的挣扎,恼恨的看向那几个人,顿时明白了什么。

    “你们想要杀了我?!你们疯了吗!”

    那几人却是丝毫不顾,冷笑一声,纷纷集中出手!

    他们实力都相差不大,这般的围攻,那个男人瞬间落入下风!身上也是瞬间出现了无数伤痕!

    为了预防其他人先杀了叶添,只得这般!

    很快,那个男人就湮灭了气息,死死的瞪着那几个人。

    砰!

    连他的身体,也完全损毁!分裂开来!

    不过是眨眼之间,他们便是杀了一个自己人!

    而且,是这般荒唐的理由!

    牧冷之看着,目光冰冷,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嘲讽。

    这些玄天崖的人,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

    凤琛和苍离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甚至没有动手,这些人就自己打了起来,而且出手狠辣,招招致命,恨不得将对方直接斩杀…..谁又看的出,他们本是同门?

    而另一边,在那个人死了之后,那几个人便是接连冲向了叶添!

    叶添此时已经摔在了凹凸不平的地上,黏腻的血肉沾满了灰尘和石子,让他痛不欲生。

    他甚至想要昏过去,却发现不知为何,自己的神智一直十分清醒!

    “他怎么还没昏迷?”

    凤琛微微眯起眼睛,低声询问。

    苍离沉默了片刻,却听牧冷之笑着开口。

    “因为先前,怕他支撑不住,我已经给他喂了丹药。所以,他这段时间,都会十分清醒的。”

    这般手段,已经不是狠辣可以形容!

    苍离微微叹了口气:“怪不得我方才似乎闻到了丹药的味道….原来如此。”

    牧冷之总是带着几分温和的笑,可是若是真的出手,当真是…..

    而另一边,那叶添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几个人争先恐后的冲上去,纷纷出手,都是尽了全力,同时相互之间也是各自出手,生怕别人抢先将叶添杀了!

    一片混乱。

    一行人看着他们,都是陷入无声。

    大雨倾盆,风雷阵阵,那不断滚落的石头和泥浆,将他们身上弄得十分狼狈,甚至连血色都看不到,只能闻到即便是在这大雨之中,也依然越发浓郁的血腥气。

    不知过了多久,场中的一片混乱终于停了下来,剩下的那个身形瘦小的男人,他此时身上也满是伤痕,甚至脸上也都是狰狞的血迹,然而他的神情却是十分兴奋,眼睛几乎都亮了起来,带着诡异的光泽,似乎魔怔了一般。

    他的脚下,横七竖八的倒着其他人的尸体。

    这一群人,只剩下他还活着。

    他满心兴奋的想着,总算将他们都杀了!自己可以活下去了!

    当然,还要完成这最后一步——叶添还清醒的活着。

    他走到叶添的身前,狰狞的神色还没有收敛,低低一笑。

    “师兄,对不住了。”

    叶添没有说话,也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说话,只是满是嘲讽的笑着。

    那男人却以为他只是怨恨,只是一笑,并未放在心上。

    “谁让你得罪了人,还害的我们都死了?你放心,回去之后,我肯定会告诉长老和少主,是你为了抢夺金丝铃王,将师兄弟们都推了出来,最后还是被杀,而我,只是幸运的逃离….”

    说着,他的手上一阵白色的灵力闪耀。

    只要毁了他的小空间便是可以彻底杀了他!

    他阴冷一笑,骤然出手!

    嗤!

    一道强横的力量,忽然传来!

    他毫无防备,瞬间回过头来,惊慌的想要躲避,却依然直接被轰了出去!

    他吐出一口血,震惊惶恐的看着牧冷之:“你!你们不是说,谁杀了叶添,就——“

    ”我们可是什么都没说。“

    牧冷之笑的和煦。

    “而且,他叶添,只能我们杀,懂吗?“

    那个人顿时脸色惨白!

    错了!都错了!

    他们居然——

    “你们卑鄙!”

    感受到身体之内的灵力在疯狂的流逝,甚至骨头也节节碎裂,他心中顿时涌起了巨大的恐慌和愤怒!

    牧冷之笑意微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像是俯视蝼蚁。

    “你们自相残杀,怪得了别人?“

    那人顿时说不出话来。

    是啊,对方甚至连话都没说完,他们就已经自己打杀了起来…他们都没有动手!是他们自己杀了自己人!

    可!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卑鄙无耻之极!

    而且,如果这样的话…..

    牧冷之摇摇头,似是可惜。

    “你说的不错,他们都是为了抢夺金丝铃王而死的,而凶手——正是你。看,他们身上的伤痕,多明显,就是你们玄天崖自己的招数。“

    那人身体颓然倒下,浑身颤抖。

    叶添只能听着,什么也

    着,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却不影响他推知眼下的情形,顿时笑了起来。

    该!都是活该!

    遇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活不了了!

    不过却是要将这个消息送回去…..

    他身体一动不动,下一刻,却是陡然炸开!

    旁边的那瘦小男人一惊——他居然自爆了!

    灵圣强者的自爆,绝对不是小事!

    纵然此时他已经垂死,但是身体之内,每一寸血肉之中蕴含的能量,也会随着这一次自爆而全部爆发出来!

    其中力量,可想而知!

    灵圣强者已经构建了自己的小空间,即便是**损毁,只要灵魂不死,就有机会重新来过,而一旦自爆,就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所以,当看到他竟是这么直接的选择了自爆,那瘦小的男人也是瞬间惊呆,而后下意识就要逃窜!

    只是,他先前的缠斗已经消耗了大部分的能量,方才又被牧冷之一击打中,如今负伤累累,根本躲闪不及!

    他的身影,瞬间被那强大的能量吞噬!

    无数血肉飞溅,却是又迅速被那强横的能量完全吞噬!直至湮灭!

    无数乱石和尘土飞扬!

    从那两人所在的地方为中心,一股无形的波动,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倾塌的山体顿时再度崩塌,而地皮也被骤然掀起!

    一时间,几乎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牧冷之扬手,布下一层结界,将那疯狂涌动的能量全部困在其中。

    而后,两只手掌变幻姿势,灵力疯狂的汇聚起来!

    他扬手,一道银亮色的光刃,瞬间从半空之上出现!

    想要自己死?那也得看他们是不是同意!

    他微微眯起眼睛,手掌陡然落下!

    那一道银亮色的长剑,也是朝着那一团光影之中而去!

    然而在那剑即将落下的时候,却有一把刀,率先出击!直接斩下!

    那团光影,竟是瞬间被斩断成了两半!

    强烈的能量冲击,将周围的一切都掀翻!

    叶添和那个男人的肉身,自然早已经被这能量绞杀的一干二净,然而灵魂体想要死亡,却是没有那么快!

    于是,当那一团混乱的场景被劈开,众人便是清楚的看到,两团有些泛着黑色的光团,正在那其中!

    一般的灵魂体都是半透明的白色,然而这两团,却是泛起淡淡的黑色,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那是——叶添两人的灵魂体!

    看起来他们似乎都在经受着最后的折磨,没想到竟是被人再度斩杀,下意识的就要逃窜!

    然而这周围激荡的能量,已经掀起了飓风,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逃出?

    那刀影落下,瞬间劈断!

    那两团光团,疯狂的逃窜,却是依然被狠狠斩落!

    一刀而下,成为两半!而后,轰然消散!

    隐隐约约,似乎还能听到那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然而最终,那两人也终于是彻底消亡!

    狂风逐渐平息,无数泥浆滚落而下,迅速将那一切的场景掩埋。

    谁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惨烈的厮杀。

    大雨似乎也终于减小了一些,显得场中越发的安静。

    “慕夏,你这样好像不太好吧?我这剑都要落下去了,你半路杀出,抢了先?“

    牧冷之看向一旁的慕夏,微微挑眉。

    慕夏手腕一抖,那大刀便是瞬间收回,头也不回。

    “你太慢。“

    牧冷之瞬间噎了一下。

    怎么可能是他太慢?叶添选择了自爆,肉身在顷刻间就会损毁,即便是他身为灵圣,灵魂体支撑的时间比较久,可也只是眨眼之间,他方才出手,已经要杀了他了好么!

    她自己抢到前面动手,还怪他太慢?!

    何况从方才开始,一直都是他在处理这事情,她什么都没说过,也看不出有什么动手的打算,谁知道她来了这么一手!

    他揉了揉眉头:“你是不是专门和我作对?那叶添我只是想亲手杀了….”

    “真巧,我也想这么做。”慕夏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扬了扬眉,终于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看的牧冷之心中一动,因为他也看的出来,她是真的也很想将叶添杀了。

    而她也的确出手了。

    喉间的话咽了下去,片刻,他看似温和一笑。

    “既然这样,他就当是我让给你的。下一次可不要跟我抢。“

    反正,既然已经回来,后面等着杀的人,可还不少。

    慕夏却是转身,微微抬起下巴。

    “那可要看你的本事了。‘

    “…..”

    牧冷之刚想要再说点什么,却感觉被人拉了一下,转头看去,却是卡西尔。

    “做什么?”他奇怪的问道。

    卡西尔看着他的眼神,越发的奇怪,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圈,直到牧冷之快受不了的时候,才凑近了一步,低声道:

    “兄弟,你难道一直都是这样?”

    这样?什么样?

    看到他眼底的疑惑,卡西尔抬了抬下巴,示意慕夏离开的方向。

    牧冷之微微的皱了下眉,很快舒展开:“怎么了?”

    卡西尔犹豫了一下,问道:“你难道…一直和她都是这样….针锋相对

    .针锋相对的?”

    牧冷之微微眯起眼:“什么针锋相对?”

    他觉得那对话没有什么问题啊!

    卡西尔闻言,跟看个傻子一样看着他,沉默片刻,才道:

    “兄弟,你知道为什么你主子连孩子都有了,而你还连人家小手都没拉过?”

    牧冷之顿时咳嗽起来。

    拉小手?!这卡西尔能不能不要这么猥琐!

    卡西尔顿时了然的看着他,十分同情。

    “谁要!谁要拉…你想太多了!”

    牧冷之一时没控制住,前两个字差点高声喊了出来,而后迅速压低了声音,似乎还有点羞恼。

    卡西尔拍拍他的肩膀,恨铁不成钢的摇头。

    “兄弟啊,看在你做事儿很和本少爷的口味,我才这么提醒你的啊!是个人都看出来你对人图谋不轨,你还装什么?”

    牧冷之沉默片刻。

    “我也没打算装…..“他自己的心意,他自己明白。

    而她也明白。

    只是…..

    “她喜欢动手,你就让她动手啊!干嘛要争个高下?!啧,之前还觉得你聪明想,现在看,人对你这样的态度,真是活该啊活该!”

    牧冷之下意识要反驳。

    “到底是她重要,还是你的自以为是重要,你自己想清楚咯!”

    卡西尔微微挑眉,说完这句话,便是转过身去。

    “哎,你——”

    牧冷之还想要说点什么,便是看到卡西尔的神情瞬间灿烂了起来,眉眼之间瞬间浮现温柔欣喜之色,尤其是一双桃花眼,即便是从旁边看,也依然可以看的出那般的潋滟生波。

    他一愣,转头看去,果然看到蒂亚正从半空之上凌空而来。

    卡西尔伸出双臂,妖孽般的容颜绽开笑容,便是如同最魅惑妖娆的花。

    “蒂亚!“

    他只喊了这一声,谁也不知道他胸腔之中,涌动多少几乎溢出来的欢喜。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名正言顺。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就忍不住嘴角上扬,甚至眉眼都流露出了几分不可逼视的艳色。

    这样的妖娆魅惑放在男人身上,似乎总是容易显得有些女气,但是卡西尔却不会。

    他似乎生来便是如此,一眉一眼,一颦一笑,带着到了极致的妖娆绽放,却依然不掩男人英气。

    这么一笑,不知笑醉了几多女子。

    而今,却只为一个人绽放。

    他只觉得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呼吸都屏住,看着她凌空而来,想要将她揽入怀中,想要紧紧的抱着她!

    她越来越近——

    卡西尔缓缓吐出一口气,心中却还是有了一丝紧张。

    蒂亚的身形终于靠近,脸上带着璀璨的笑容,一双杏眼熠熠生辉,即便是暗夜之中,她嘴角的弧度,也清晰可见。

    卡西尔静静的等着,嘴角却是已经勾起——

    “长悦!“

    蒂亚笑着喊出声,直奔凤长悦而去。

    “......”

    卡西尔感受着那迅疾拂过的一阵风,浑身僵硬,双臂还保持着伸出的动作,想要抱着的人,却是已经目不斜视的冲了过去。

    “长悦!你没事吧!?宝宝没事儿吧?!哎呀!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就昏过去了!方才才想起来!哎,终于可以放心了!”

    蒂亚兴高采烈,跑到了凤长悦的眼前,上下打量了她一圈,确定她的确没事才终于吐出一口气,笑的越发张扬璀璨。

    “真是太好了!哈哈!“

    蒂亚此时太过激动,以至于完全忽略了旁边直放冷气的轩辕夜,眼中只有凤长悦,只差没有上去捏一捏是不是真的很好了。

    一双杏眼也是滴溜溜的转,不断的落在凤长悦的小腹之上。

    “听说前几个月都很辛苦呢!不过长悦你这么厉害,肯定没问题啦!“

    凤长悦都已经觉察到轩辕夜似乎在磨牙了……

    “你是说,我会照顾不好悦儿?“

    轩辕夜清冷的声音如同带了冰渣,目光平静,不知为何,周围的温度却是瞬间降了不少。

    众人默默的转过头去。

    自己作死,真是想救也救不了啊….

    “啊?“

    蒂亚似乎这才意识到旁边还站着一个,抬头就看到轩辕夜暗沉的凤眸,顿时心中一个哆嗦。

    妈呀,怎么忘了这家伙也在!

    她心中一转,这才意识到,自己当着他的面,怀疑长悦的安全,岂不就是怀疑他不能好好照顾长悦?

    这家伙…她可惹不起啊!

    蒂亚讪讪一笑:“当然…当然不是啦!我就是担心嘛!呵呵,哈哈,嘿嘿……“

    轩辕夜目光微抬,落在了卡西尔的身上。

    卡西尔也满脸幽怨,甚至已经无暇顾及轩辕夜的警告。

    他现在很受伤好么!

    牧冷之脸上又挂起了习惯性的笑容,上前拍了拍卡西尔的肩膀。

    “原来,她一直对你,都是这样?”

    他摇摇头,似是可怜,又是同情。

    “都这个份儿上了,你的分量好像也不是很重啊…..”

    卡西尔瞥了他一眼,忽然也龇牙笑起来。

    “总比….你这个童子身好。“

    牧冷之顿时脸色一僵。卡西尔却是已经满脸幽怨的奔着蒂亚而去。

    “媳

    “媳妇儿!“

    …..

    下了一夜的大雨,终于停歇。

    众人休息之后,也再度启程。

    “哎。“

    安静的氛围中,又传来一道叹息声。

    却是无人理会。

    “哎。“

    越发的幽怨。

    蒂亚忍无可忍,终于转过头:“行了!你要叹气到什么时候!我不是都跟你认错了吗!?“

    卡西尔看了她一眼,满脸忧伤的又叹了一声气。

    “哎。我辛辛苦苦娶回来的媳妇,居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我….我真是白活了…..“

    蒂亚咬了咬牙,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只是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了,只得愤愤低声道:

    “我那时候不是没想到吗!而且最后我昏过去的时候,我就记得遇到危险了啊!我当然先要去看看她!而且她可是有身孕的人!我当然——”

    “那我还是有媳妇儿的人呢!”

    卡西尔一句话堵死,蒂亚顿时泄气。

    就连她也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是有点对不住他……

    “你当时在山洞里,说要和我…..”

    卡西尔缓缓开口,嗓音拉长,莫名就带上了几分缠绵的意味。

    蒂亚顿时捂住了他的嘴。

    “闭嘴!不准再提!”

    卡西尔看着她,目光晶亮,果然看到她脸上浮现几分绯红,心中一笑,而后,轻轻在她手心一吻,在她挣脱之前,率先抓住她的手。

    “好,不提了。毕竟,你我都记得就好了。”

    蒂亚觉得,自己争不过他也是正常的,毕竟,对上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人,基本上无人可以胜出。

    何况,她心中也的确已经完全接受卡西尔,自然不会介意。

    只除了,当着人面秀恩爱这件事。

    当然,他们比不过轩辕夜和凤长悦,毕竟人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但….

    蒂亚眼珠子乱转,又看到了一旁的牧冷之。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一次见面之后,这牧冷之笑的就有点僵硬了呢…..

    真不知道是怎么了…..

    无论怎样,一行人的速度极快。

    终于,抵达了一处比较热闹的城。

    丹城。

    微微抬眼,便看到了这两个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明亮耀眼。

    居然会有城的名字,是以“丹“命名的…..

    苍离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之中似有光芒乍现。

    “这里,居然有这么多人在炼丹……“

    言语之中,不乏惊叹。

    凤长悦没说话,只是眼底却是多了几分兴味。

    “夫人,这丹城看似只是一座城,实际上却是圣域之中,所有修炼者最不敢冒犯的地方。“牧冷之开口解释,“因为这里面,汇聚了整个圣域之中,最为出色的炼药师!所以,即便是其他几大势力,也都不敢随意冒犯这里。“

    凤长悦顿时了然,看了他一眼。

    牧冷之笑容和煦,微微低头。

    他们一路上,都是牧冷之在带路,此时不知不觉到了这丹城,说不是故意的,谁信?

    而牧冷之这样做,势必是受了阿夜的指示。

    可是,她原本以为,他是直接打算找那些“故人”的……

    轩辕夜似是看懂了她的心思,握紧她的手,道:

    “那些都不急。早晚都可以做。你更重要。”

    他的嗓音清冷,却是带着从未对其他人的温柔。

    “你在这里,可以好好休息。“

    凤长悦正想要问什么,却是忽然听到旁边一道冷哼嘲讽。

    “哼,好好休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岂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就能进来的吗?!“

    凤长悦转头看去,正看到一行人,也似乎正打算进去。

    说话的,是最前面的一个女子。

    一行人都带了面具,是以在其他人眼中,凤长悦一行人姿容都是十分普通。

    那女子打量了凤长悦一眼,嗤笑一声。

    “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要来丹城了?真是可笑!“

    ”谁要进城!?“

    城门看守的人扬声询问。

    那女子扬起下巴,挺了挺胸,一身修长的银色炼药师袍也摇曳生姿,越发显得她胸前的炼药师徽章熠熠生辉。

    九道波纹,分外亮眼!虽然最后一道显得很是暗淡,却也是实实在在的九品炼药师!

    她唇角带笑,傲然道:

    “承阳柳飞飞。“

    正在围观的人轰然一惊。

    竟是柳飞飞!

    传闻她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了九品炼药师!乃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她居然来了这里!

    牧冷之低声解释:“丹城每三年都会举行炼丹大赛,夺得冠军的人,便是丹城的主人。可以调动丹城的一切力量。而这段时日,正是开始的时间。”

    凤长悦看向了轩辕夜,微微挑眉。

    轩辕夜直直看着她,凤眸之中似是带了笑意。

    “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东西,你若不喜欢,便不要。”

    凤长悦也勾唇一笑。

    “能轻易得到这样一股力量….为何不要!”

    那柳飞飞见他们根本没在意她,顿时皱起眉。

    起眉。

    “呵,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来——”

    “云阴涧的人来了!”

    一道惊呼声,忽然从人群中发出!

    所有人都是一惊,而后转身看去。

    就连柳飞飞都眉头一皱,转过头看去。

    却见半空之上,一道彩色的光芒,瞬间闪过!

    “是七彩凤鸟!”

    “果然是云阴涧的人!”

    “难道…云阴涧的大小姐来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

    谁都知道,云阴涧的大小姐,云傲姗,在炼药一途上,也是绝对的天才!

    柳飞飞顿时咬唇,目光有些阴沉的盯着那边。

    她在云阴涧待得好好地,干嘛要来这里!

    若真是云傲姗来了,那她争夺冠军的可能性,肯定少了很多!

    那七彩凤鸟迅速而来,一阵风过,不少人都是连连后退。

    而城门口看守的人,此时也都是眼睛一亮,连忙上前。

    “欢迎云大小姐!”

    七彩凤鸟终于落下,一个女子轻松跃下。而后,一队人马,迅速跟上。

    看到她的第一眼,任何人都会立刻感觉到——这的确是一个极为骄傲的女子,也是一个有资格骄傲的女子。

    她面容明艳,身姿窈窕,总是微微扬起的下巴,蔓延出流畅的脖颈线条,眉眼睥睨,高不可攀。

    她下来之后,却是转身,拉住了一只纤细的手。

    众人一惊,这才看了过去——难道那七彩凤鸟上,还有人?

    却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女子。

    云末澜。

    柳飞飞却是没看她一眼,只盯着云傲姗。

    “你怎么来了?!“

    云傲姗一笑:”怎么?怕我来了,这冠军就被我抢了吗?“

    柳飞飞冷笑:”谁怕谁!有本事你来抢!“

    云傲姗却是不屑的摇头。

    “有时间在这里刁难人,不如赶紧回去炼丹。“

    ”你!“

    云傲姗却是已经昂首上前。

    ”走吧!“

    云末澜却是没动,目光微闪。

    云傲姗回头。

    “怎么了?“

    云末澜犹豫了一下,道:”姐姐…你…能不能让他们也进去?“

    云傲姗转头看去,微微挑眉。

    ”你这心善的毛病要改改,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云末澜抬头看她,神情有些惊愕,云傲姗顿时道:”好啦,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让他们也进去吧!“

    云末澜脸上顿时绽开一抹淡笑。

    看守的人心中连连感叹这几个人运气真好,一边上前。

    “喂,你们——“

    “让南风吟出来。“

    轩辕夜清冷开口。

    “亲自迎接。“

    场中所有声音瞬间湮灭。

    南风吟——如今丹城的主人!

    他居然,让南风吟出来亲自迎接?!

    ------题外话------

    庆祝springlee36成为凤临的第二枚状元么么哒!谢谢亲们的花花和钻钻以及打赏!谢谢你们给予凤临的荣耀!(..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