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49 同房(福利)
    砰!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出,裹挟着强烈的怒意,即便是站在门外,也依然可以感受到那股无处发泄的愤恨reads;极度沦陷。【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滚!都给我滚出去!我要见爹爹!我要见爹爹!”

    一道尖利的女声传出,十分刺耳。

    大长老站在门口,看着几个下人又是浑身是伤的狼狈至极的滚了出来。

    看到他站在这里,都是一惊,而后立刻跪下。

    “大长老恕罪!”

    似乎是听到了这一声,里面的尖叫嘶吼声忽然停了停。

    大长老神色无波:“大小姐怎么样了?”

    几个人身体抖如糠筛,大长老以前脸上总是带着笑意,不管什么事儿都尽在掌控的感觉,虽然不怒而威,但是却没想到,那件事之后,他便像是变了一个人,脸上用来敷衍的笑容都没有了,这般的面无表情,看的人心中更加害怕。

    “回、回大长老,大小姐…心情不好…属下没有照顾好大小姐…。罪该万死…。

    说着,额头已经满是冷汗。

    这简直就是废话。

    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在自己的大婚当日,被人顶替,而后还一身狼狈的折腾,最后还被人各种嫌弃和羞辱,心情都不会好。

    何况还是南宫珍儿!?

    距离那件事已经好几天了,所有的狼藉早已经收拾干净,整个千绝峰之上,似乎都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个事儿,绝对不可能这样轻易的过去。

    而南宫珍儿这几天,也是一直在发脾气,若非是身体受伤太过严重,卧床不起,只能躺在那里尖叫发怒,只怕早已经翻了天。

    可是这样而来,最遭罪的,还是他们这些近身服侍的人。

    这才几天,被她打骂发落出去的,已经好几批人。

    方才她醒来,不由分说又是一阵辱骂,状若癫狂,实在不是他们可以应付的。

    好在,大长老来了。

    ”大长老,您是不是进去劝劝大小姐…“

    大长老抬眼,平静的看着半开的大门。

    那沉静了一刻的房间里面,再度传出南宫珍儿的尖叫声。

    ”我不要他!我不要他!爹爹呢!让我见爹爹!“

    下人的脸色更白。

    ”大小姐这几天都是这样吗?“大长老开口。

    ”…。是…。“

    大长老抬腿走了进去。

    几个下人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擦去额头的汗,发现身上也是窜上一股凉意。

    伺候大小姐,实在是比修炼更艰难百倍的事情!

    若非是他们地位低下,怎么会被派来这里!

    谁知道她一个不高兴,就会将他们发落了!

    ”你方才怎么说了是?“

    一个人看向先前应答的那个人,眉头微蹙,似乎有些担忧reads;上清狐狸。

    ”大小姐叫门主来,只是昨天才开始的,前几天…可不是这样…。“

    ”那又如何?“

    被他质问的人也是没好气,冷哼一声,看着那已经关上的门,心中也是满腔愤懑。

    ”大小姐前几天是没有找门主,但是那时候可是在骂着那几个人!你们以为现在,大长老听到那些会很高兴?“

    几人都是沉默。

    是,前几天南宫珍儿半昏半醒,但是只要一有意识,就会立刻破口大骂,各种难听的言辞都说了出来,甚至已经问候了对方的上下十八代。

    甚至连他们听了都觉得膈应。

    但是告诉大长老又如何?

    南宫珍儿如今恨毒了那些人,大长老又何尝不是?

    多说无益,反而会让大长老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想必,大小姐也是猜到了…那些人,并不是她这样随便骂骂,就能够报仇的。“

    最可靠的,还是她的父亲,南宫迟。

    所以,先前几天那样做没有用之后,她便是开始找南宫迟,想要让他帮自己报仇。

    若是以往,不用她说,这事情,自然会有门主来解决。但是这一次…。

    几个人面面相觑。

    ”这都喊了两天了,门主还是没来,可真是奇怪啊…。“

    他多么疼爱南宫珍儿,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南宫珍儿半死不活,各种痛苦,怎么他迟迟不露面?

    ”想必,门主这几天也很忙吧…。“

    有人含糊的开口。

    几人都是不再说话。

    岂止是忙?

    门主身上的伤,还不知道有没有好呢!

    通缉令是下了,但是那天遭受的羞辱,却是无法抹去的!

    门主不来这里,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理解什么!?凭什么要我理解他!这事情还不够清楚吗!那些人、那些人早就计划好了,专门来羞辱我的!最后他们还得逞了!我都已经这样了,爹爹一直不出现,他难道真的要这样看着我被人侮辱吗!“

    南宫珍儿躺在床上,因为身上的骨头几乎尽数碎裂,而且内脏也受伤十分严重,所以虽然已经用了丹药,但是尚未恢复完全,此时躺在那里,只能挥动一条手臂,稍微转动一下脑袋。其他都无法动弹。

    但是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挡她发泄自己的狂烈的怒意!

    她稍微侧头,有些艰难的死死的盯着站在旁边的大长老,声音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从铁板上摩挲而过,嘶哑难听。

    ”我不管!我要见爹爹!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隐瞒我的消息!爹爹若是知道我在找他,他肯定会为我做主的!我要那些人死!不!生不如死!“

    这几天她已经想了很多,只觉得下面的这些人肯定是没有将她想要见爹爹的消息送出去,不然爹爹怎么可能不来?

    说道激动处,她忍不住动弹了两下,只扯动了身上多出的伤口,顿时疼的脸色扭曲reads;总裁,爱你不迟。

    大长老站在那里,并没有上前照顾的意思,甚至眼神也是过于平静,甚至让人心头战栗。

    ”大小姐。“

    大长老开口,声线平缓。

    ”您以为,门主不知道您想要见他?“

    南宫珍儿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逐渐停下了嘶吼。

    这话是…什么意思?

    ”您以前做什么,门主从啦没有多说什么,甚至一度骄纵您,不管惹下什么麻烦,从来都会为您解决。但是这一次——您难道没有想想,为何会是这样的后果吗?“

    南宫珍儿愣住。

    后果?什么后果?

    大长老见此,唇角微挑,却是没有一丝笑意。

    ”经此一事,千绝门上下,受伤无数。后山之中的魔兽也损伤大半。诸位长老也都是受了伤。甚至连门主…。大小姐,您是真的没看到,还是故意装作想不起来?“

    他盯着南宫珍儿,语气微冷。

    ”门主当日,也是受了伤的。“

    南宫珍儿傻了眼,被他的眼神看的心中发虚,便是转开了目光。

    ”我…我不知道…。这怎么可能!爹爹怎么可能会受伤!他那么厉害——。“

    被大长老盯着,下面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当时,她隐约也是记得的…。只是她以为…。那只是爹爹故意的…。为的就是想要套出那些人的一些话…。

    但是现在想想,当时爹爹分明已经…。血肉飞溅…。

    但他可是灵帝啊!那又算什么伤!

    看她犹自不服的样子,大长老心中叹气。

    宠溺宠溺,竟是真的将唯一的孩子养成了这样。

    ”门主纵横圣域多年,却并不意味着他天下无敌。何况这一次,对方是有备而来,不管用了什么手段,咱们终究是已经吃了亏。“

    南宫珍儿暗自咬牙——欺辱了她的,她都记着呢!

    大长老见此,闭了闭眼。

    ”门主最近都在休养生息,暂时是不会见任何人的。所以大小姐你也不要再闹腾了。这次的事情,就记住当一次教训…。“

    ”凭什么!“

    南宫珍儿再度开口,因为极致的愤怒,脸容都扭曲了起来,眼中似是有火焰在燃烧,将这一切都燃烧殆尽!

    ”将他们挫骨扬灰,也不能平息我的恨!“

    不知悔改。

    大长老心中闪过这一句,眉眼微冷。

    他不是南宫迟,对南宫珍儿无限包容reads;催眠疯人怨。

    先前长老们忍耐她的诸多荒唐行径,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身份,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天赋。

    只要实力够强,那些都是小事。

    可是如今,她给千绝门带来了这样的麻烦,居然毫无愧疚之心!

    ”大小姐,听你的声音,中气十足,我们都不用担心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养病,我会告诉门主和众长老,你正在休养,这一段时间都不会出门了。“

    ”你敢!“

    南宫珍儿自然听得出这是要软禁自己!当下便是炸了毛。

    大长老却是已经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还有,大小姐不要再随意打砸什么东西,尤其是丹药之类。毕竟,这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添置什么了。多摔一个,可就少一个。“

    南宫珍儿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你!你!这些我都记下了!到时候,让爹爹惩罚你们!我看这千绝门,还有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大长老忽然顿住,转过身来。

    那目光幽冷,看的她心头一颤。

    ”大小姐。你可不要忘了。千绝门如今沦为圣域的笑柄,那个罪魁祸首——正是你!“

    南宫珍儿勉力挥舞着胳膊,最后还是无力垂下,死死瞪着大长老,忽然森凉笑起来:

    ”呵呵…。哈哈哈!等我好了!我倒是要看看,谁还敢——“

    ”您好不了了。“

    大长老的声音,平淡无波的传来。

    南宫珍儿一愣。

    ”你、你说什么?“

    什么好不了了?

    大长老看着她,目光俯视,神情似乎有些悲悯,眼中却是一片冷意。

    ”我说——您,好不了了。“

    似乎怕南宫珍儿听不懂,他又道:”您先前已经突破八星灵圣,小空间已经趋近于完美,距离突破灵帝,也只是时间问题,前途无限。但是现在…您的小空间已经损毁,而且无法修补。所以…。“

    ”您好不了了。“

    ”从此之后,即便您恢复,最好的结果,就是恢复八星灵圣,但是之后,却是再不会有机会进益了。“

    ”不过您放心,八星灵圣的等级,虽然不再有资格继承千绝门门主之位,但是长老们已经在商讨,寻找其他合适的人。有的长老也有十分优秀的子女,所以您倒是不用记挂在心,这事情我们都会处理好的。“

    最后看了一眼已经彻底呆住的南宫珍儿,大长老微微弯腰。

    ”您…千万保重身体。等这些事情结束,门主自然会来看望您的。“

    说完,便是直接离开。

    砰。

    关门的声音传来。

    ”小心伺候大小姐,最近情况特殊,各处都已经加强了戒备,没有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里reads;造人术。知道吗?“

    ”谨遵大长老之令!“

    听着外面逐渐远去的声音,南宫珍儿只觉得眼前一阵虚晃,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怎么会…。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她的小空间损毁了?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她天赋过人,虽然是八星灵圣,但是小空间的等级,早已经可以媲美九星灵圣!

    只要一个契机,便是可以争取突破!

    灵圣,灵帝!

    中间乃是天差地别!

    是,她这个年纪,成为八星灵圣,是非常逆天的。但——

    ”从此之后,即便您恢复,最好的结果,就是恢复八星灵圣,但是之后,却是再不会有机会进益了。“

    ”您好不了了。“

    好不了了!

    一个人若是一辈子都在这个等级,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她心中忽然涌上巨大的恐慌,而后连忙调动自己所剩不多的灵力,神识内视,想要看看自己的小空间。

    这种东西是一个修炼者最为神秘,最为强大,也是最为根本的所在!若是小空间损毁,那就真的完了!

    可当时,她记得自己只是受了伤,却并未感觉到小空间有什么不妥啊…。

    正在想着,神识内视,终于看到了小空间的情形。

    所有的想法在这一刻,骤然消散。

    突破灵圣的时候,修炼者会在身体之内构建小空间,随着等级的增加,以及本身实力的增强,小空间也是会随着一同逐渐变化。

    等到了完全可以模拟出一个完整的空间,便是可以突破灵帝!

    在圣域之中,成为灵帝,才是强者的证明!

    可此时,她那原本已经初具规模的小空间之中,竟是一片狼藉!

    先前她浑身伤痛,醒来之后便是一直在想着怎么报仇,竟是一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之内的情况!

    这、这…。

    ”啊!“

    她捂住自己的头,双手死死的揪住自己的头发,一阵阵的剧痛传来,却还是无法抵消心中巨大的冲击!

    若是这样,她的一辈子——就真的毁了!

    就算先前一身狼狈的跑出来,被人当众看去她*的一面,又或者被人顶替了身份,穿着她的大婚礼服,和她看中的男人完成大婚之礼,还是对决的时候,一再被对方压制欺辱。她虽然心中恨极,却是从来没有真正放在心上,更没有因此产生过什么担忧畏惧!

    但是现在,她却是从心底最深处,涌出了一股绝望!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若是废了,从此会落入怎样的境地!

    ”大小姐,怎么了?“

    听到她先前凄厉的一声,外面的几人都是连忙冲了进来reads;婚纱背后。

    ”滚出去!“

    南宫珍儿一声歇斯里地的喊叫,顿时让那几个人心中惊惧,立刻退下。

    只是那一眼,也已经看到了南宫珍儿无比狼狈的模样。

    衣衫凌乱,伤口裂开,头发散乱,简直如同疯子一般。

    周围安静下来。

    南宫珍儿脑海中,却依然是嗡嗡的声音。

    撕扯头发的手,逐渐落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

    沉默许久,才发出一声绝望的低吼。

    怎么办…要怎么般…。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

    而另一边,卡西尔等人听完蒂亚对自己这段时日的描述,也是沉默许久。

    ”想不到,你居然能有这样的机缘…。真是命中注定的吧…。“

    苍离捋了捋胡子,感叹一声,又是心疼又是激赏。

    蒂亚毫不在意的点点头。

    ”是啊!我当时也没有想到,本来正和那魔兽打着呢,结果刚刚将它的魔核掏出来,就不知道为什么,脚下一滑,掉到了一个洞里面。“

    她眨眨眼睛,星眸璀璨。

    ”那里面什么也没有,黑漆漆的!我在里面走了好久,最后躺在一块石头上休息,结果半路就感觉到特别冷。不过先前和那魔兽打斗的时候我,我用了长悦给我的神火的子火,身体里面还残留着一丝力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抵抗。结果醒来的时候,就感觉丹田里面有了什么东西。“

    她无辜的摊手。

    ”就是那什么紫王符了。“

    众人再度沉默。

    凤琛笑着摇头。

    ”若是那些人知道,他们这么久以来辛辛苦苦寻找的紫王符,竟然就被你这样轻松的得到了,只怕是要气死了。“

    苍离笑容满面。

    ”不错!咱们的丫头,就是运气好没办法!这机遇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

    蒂亚也跟着笑起来。

    ”不过,蒂亚,你现在实力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苍离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询问,神色有些好奇。

    ”我记得当初你还不是灵圣,结果没想到再次见到,你一出手就是六星灵圣了!而那之后,你好像境界又提升了…。“

    几人闻言,也都是好奇的看了过去。

    蒂亚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那什么紫王符在我丹田里面,要是不打架,就跟没有一样。只有打起来的时候,才会有点用处。不过,似乎对手越强,那爆发出的力量就越强…。但是,越是那样,我就越不好控制。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众人闻言都是点头。

    当时的情形,看起来的确是这样reads;毒女医妃,不嫁渣王爷!。

    苍离皱眉:”紫王符听闻是千绝门以前的一个强者留下的传承,你得到自然是极好的机缘。但是…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似是怕几人不理解,他嗨了一声,解释道:

    ‘蒂亚先前灵圣都不是,猛的吞噬了这样磅礴的力量,只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啊…。”

    几人都是神色一肃。

    “虽然现在瞧着没问题,但是…她一直无法完全控制这紫王符里面的能量,就是个大问题啊!”

    蒂亚想了想,也是点头。

    “我也觉得…先前那一场,最后的时候我都完全无法控制了…要不是长悦来的及时…。”

    她眉头微蹙。

    如果不是凤长悦为下了丹药,还疏通了她体内的灵力,只怕…爆体而亡也不是不可能…。

    几人都是沉默。

    “这样的话,还是想办法解决了的好。”

    凤琛嗓音微微嘶哑,却是十分认真的开口。

    苍离闭目沉思。

    “只有丹药,也只是暂时的压制啊…。得想个办法…。”

    “其实,要解决这事情,也很简单。”

    几人都是惊讶回头,看向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凤长悦。

    “什么办法?”

    卡西尔终于忍耐不住开口,目光征询。

    他可不想刚娶了媳妇儿就出了什么问题啊!

    凤长悦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很简单。这里面的能量对蒂亚而言太过庞大,而且她现在的实力,也不太可能完全掌控,反而是坏事。所以,如果将能量分出一部分…。既可以提高她的实力,也不用担心会给她造成什么威胁。”

    苍离率先点头。

    “这倒是…。只是,那紫王符之中的力量,又要怎么分开?”

    凤长悦挑眉,看向了卡西尔。

    “解决办法…不就在这?”

    她拂了拂衣袖,神色无比认真。

    “阴阳融合,威压共担。自然可以解决这问题。”

    蒂亚一个趔趄。

    卡西尔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

    “你你你…。说说说…。说什…。什么…?”

    凤长悦眉眼不动,淡定开口。

    “同房。”

    ------题外话------

    啧啧,这办法真是极好,极好啊!老规矩,福利会在明天天发在群里。到时候私戳管理即可。二月君会争取早点写的么么哒!</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