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43 归来 !
    那股被死死压制的感觉终于消失,浑身骤然一松,卡西尔余光看到轩辕夜的一抹黑色衣角,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立刻看向一旁的蒂亚。【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上下检查了蒂亚一圈,确定她也没受什么伤之后,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

    “要是再晚一点,你就得替我收尸了。”

    到了这个时候,卡西尔反而有了调侃的心思,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不过剑眉一挑,薄唇微勾,桃花眼中便又是光芒流转。

    虽然之前也知道这家伙不会坐视不理,但是方才那一击即将落下的时候,他还真是有点担心。毕竟,这地方可不是永恒之城,轩辕夜那小子纵然厉害,谁知道能不能打得过这些人?

    不过眼下看来,应该是不用担心什么了。

    就算打不过,依照轩辕夜现在的架势,肯定也是不会输得。

    就连卡西尔也不得不承认,虽然他和轩辕夜乃是生死之交,但是很多时候,连他都不知道,轩辕夜这个男人,到底已经强大到了哪一步。

    他总是这样神秘莫测,每当以为可以追赶上他的时候,就会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再度飞跃,一直到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

    以前他还心有不服,不过经历几次争斗之后,便是已经认了——这世上,总有那么多变态。

    而如果你遇到了其中最大的变态,那只能是你人品不大好。

    不过,好在自家媳妇儿也是个这样的命,倒也是能缓解一下心情。

    这样想着,他已经顺手将蒂亚扶起来,而后护在怀中。

    蒂亚方才全力反击,虽然那紫王符的力量也非常强大,但是毕竟她还没有完全融合,这个时候更是失去了控制,所以对上南宫迟那一击,能够这样勉力抵挡一下,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了。

    若非是她紧急关头反击,俩人的下场说不定会更惨。

    不过,那两股强大力量撞击在一起,也造成了极为凶戾的能量朝着四周扩散而去,两人方才就是一时不查,被那力量掀翻在地。

    卡西尔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人护在怀中。

    蒂亚此时身体绵软,意识虽然还算是清醒,但是身上的灵力却是几乎已经被抽空,而且方才她的位置更加危险,所以遭受的反击也是更加厉害。导致现在,她的伤势其实比卡西尔要严重一些,甚至只能任由他这样将自己抱在怀里。

    蒂亚性子素来要强,被人当众这么抱着,靠着卡西尔宽厚坚韧的胸膛,腰间被他紧紧的搂着,一切的触感都格外清晰。

    她方才的满腔激动,瞬间烟消云散,耳根不由自主的有些发红。

    别看蒂亚大小姐平时老是跟男人混在一起,打架闹事不在话下,跟一个男人这样亲近,还是极少的情况。

    说出去可能都没人相信,威风堂堂的蒂亚大小姐,此时在卡西尔的怀里,竟然——害羞了。

    卡西尔随口说了一句“交给你了”,就直接将这个烂摊子扔给了轩辕夜,自己则是抱着想念已久的温香软玉,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欣喜。

    看着她这苍白的脸色,自然是心疼的,然而这机会不知等了多久才得到,两人终于修成正果,就算这场合不太对,他心中也依然不断涌出无尽的喜悦,几乎将他淹没。

    他站起身,将虚弱的蒂亚打横抱在怀中。

    蒂亚脸上瞬间涨红:“你、你放我下来!”

    卡西尔低眉看去,正看到蒂亚的脸上,浮起了两团可疑的红云,眼神似乎也有些躲闪。

    卡西尔看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时间,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更多的,却是涌出的一股温热,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

    他将人抱得更紧,似乎完全看不到周围那些人震惊而复杂的眼神,下巴一扬,道:

    “不放。”

    说什么也不会放!

    难得看到蒂亚害羞的样子,他若是不抓住这机会,岂不是天理不容!

    说着,他唇角笑的越发恣意,仔细打量着蒂亚,直到将蒂亚看的快要恼火,才慢悠悠道:

    “你害羞什么?”

    蒂亚登时炸毛:“谁害羞了!?你丫的才害羞了!”

    卡西尔满目怜爱的看着她,像是在看着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弯着眼睛点头:

    “嗯,对,你没有害羞,是我害羞的行了吧?”

    这神色语气,分明是在调笑她!

    蒂亚脸色更红,私下却是狠狠的拧了他腰间一把,狠狠低声道:

    “放我下来!”

    卡西尔似乎毫无痛觉,只笑的更加欢畅,等蒂亚掐够了才凑近,声音低的只有两人能听到:

    “放你下来,你还能走吗?”

    蒂亚不说话,有些愤愤的瞪了他一眼。

    她虽然受了伤,但是也没有到这种走不了路的地步的好吧!

    卡西尔却是将人抱紧,唇角带笑的抬头。

    “放心,后面的事儿,交给他们就好了。”

    轩辕夜闻言,终于瞥了他一眼。

    “早知道,就应该再晚一会儿出手。”

    让这家伙好好“享受”一番,涨点儿记性,再出手不迟。

    卡西尔顿时心中一颤,眉眼笑的更加灿烂:“兄弟一场,你难道真能看着我被打…。”

    轩辕夜挑挑眉,似笑非笑。

    卡西尔顿时识趣的不说了,同时暗暗咬牙。

    这小子,别说他被打,就算是他被打残了,他只怕都不会多在意!

    这些事情,他是真的做得出来的!

    算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计较这些了……

    这样想着,他便是耸了耸肩,抬了抬下巴:“交给你了啊。”

    指的,正是在不远处,依然满目震惊的南宫迟。

    轩辕夜也没有将他的调侃放在心上。

    若是不想救他和蒂亚,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更加不会花费那么多的功夫了。

    而此时,南宫迟似乎才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脸上的震惊之色逐渐收敛,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轩辕夜,沉声道:

    “你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他绝对不是什么前来拜师的弟子!

    虽然方才两人甚至没有正式交手,但是那一瞬间,自己的领域被侵蚀的感觉,却是绝对不会错的!

    能够做到这一步,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

    而此时,震惊怀疑的,绝对不只是南宫迟一人。

    原本所有人都在等着南宫迟的刀落下,将那胆大包天的两人彻底斩杀,谁知却是半路忽然杀出一个人,将这一切都完全打乱!

    方才轩辕夜的动作太快,众人都是没有看清,然而和卡西尔交谈的这会儿时间,却是已经足够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场中先是一片死寂,而后便是如同向油锅之中倒入了一碗水,瞬间沸腾起来!

    “那人是谁?怎么会这样厉害?居然能阻拦住门主的招式?”

    “还能是谁!这人你们都没认出来吗?他就是前几天,新招收的弟子里的第一啊!就是那个非常傲气,甚至连门主以及长老的面子都不给,在上千绝峰当天,拒绝了门主,选择了十一长老,但是之后就带着人离开的男人啊!”

    “竟然是他!”

    一时间,众人震惊非常。

    轩辕夜脸上是带着面具的,一眼看去,是十分容易让人忽略的平凡面容,加上那时候,他虽然刻意改变了周身气质,但是那一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威势,还是让人印象深刻甚至不敢多看,所以一眼认出来他的人,倒是并不多。

    所以,当有人说出他的“身份”的时候,才会瞬间让众人满心震惊。

    而后,就更加疑惑——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一身实力,不说能和门主相比,起码也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普通的六星灵圣?”有人想起当时的情形,不少人甚至还妄图对他下手,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避开了这么个瘟神。

    有人恍然:“怪不得连那狼崽子,都对他言听计从!”

    狼崽子的实力,应该算是这一届的新人之中最厉害的了,甚至比起南宫珍儿,也绝对不输。加之是跟着雪狼长大,性情暴戾凶狠。

    能让这样的狼崽子乖乖跟从的,又怎么会是简单角色!

    当然,众人不会知道,狼崽子其实是听从的凤长悦的命令,不过这显然不影响众人满心的震惊和忐忑。

    “我是谁,你不必要知道。”

    轩辕夜淡淡开口,眉眼平静,却是云淡风轻的将南宫迟的威压,完全打散!

    感受到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自己的威压,南宫迟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这里是千绝峰!就算你再厉害,想在这里闹事儿,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虽然这男人实力莫测,但是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

    轩辕夜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直清冷的面上,忽然扬起了一抹笑。

    只是这笑,却是极淡,极冷。

    “我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奈何你的女儿,抓了不该抓的人,而且事到如今,依然没有分毫悔改之意,不知悔改,自然是要给一点苦头吃的。”

    在旁边躺着的南宫珍儿,闻言瞬间面目狰狞:“你说谁不知好歹!你这个——”

    话没说完,便是被南宫迟一句话狠狠打断:

    “你给我闭嘴!”

    南宫珍儿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迟,似乎不明白素来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爹爹,为何当着众人的面,这样下她的面子。

    南宫迟心中气得要死,如果不是她性格跋扈,惹是生非,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多事情!

    还是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这脸,算是丢尽了整个圣域!

    南宫珍儿自然敏感的发觉,南宫迟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绝对不是哄一哄就可以骗过去的,当下心中一沉,闭上了嘴巴。

    只是眼神,依然怨毒的看着轩辕夜几人。

    “我自己的女儿,用不着别人来教!倒是你们——趁机作乱,瞒天过海,竟是胆敢在我千绝们之中,做下这些事情!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轩辕夜闻言,微微挑眉,一双黑沉的凤眸,静静的看了过去。

    南宫迟看到那双眼睛,心中一个咯噔。

    不知为何,分明是极为普通的面容,但是这一举一动,却都像是充斥着一股无法描述的韵味,似乎高不可攀,清贵从容。

    一切,都似乎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种被对方压制的感觉,非常不好。

    轩辕夜点点头:“很好。我也觉得,在这里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那么,不如将账清算一下,一起还了好了。”

    南宫迟眉头一跳。

    这话…合着还是他们觉得亏了,想要来讨债不成?

    这个男人是疯了不成?!

    想要出声训斥,又想到之前这男人不动声色将他的领域瓦解…。

    他脸色沉了沉:“年轻人,有傲气是好事,不过仗着自己有几分天赋,就目中无人,可是容易招惹祸端!”

    轩辕夜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这话,凤眸微抬,淡道:

    “将我的人抓来,囚禁,虐打…我都会一一讨回。”

    他的目光淡淡扫过,南宫迟不知为何,心头竟是猛的一跳,随即余光又看到众人满目惊疑的模样,顿时心头大为光火!

    他南宫迟什么时候,会畏惧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音刚落,身影一闪,竟是直接冲着轩辕夜而来!

    众人见此都是微惊,没想到南宫迟居然会亲自动手。

    他这个等级的人物,面临这样的情况,纵然生气也基本上很少自己出手,反而都是派遣下面的人来,然而众人却是都没有想到,素来自持身份的南宫迟,居然毫不犹豫,直接出手!

    想来,是被气急了!

    而同时,南宫迟手中的长刀,也是高高举起!

    一道极为耀眼的光芒,从那刀刃之上,飞速闪过!

    周围的空气骤然冰冷!几乎一瞬间被冻僵了一般!

    不少人神色都是一肃,紧张的看着。

    大长老等人见此,则都是面色微沉。

    “门主竟是打算全力出手了吗?”

    二长老站在旁边,见此眉头微蹙,却实在是不知为何南宫迟如此看重这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

    大长老沉吟片刻,脸上一贯带着的笑容已经不见。

    “吩咐下去,全部加强警戒!”

    见大长老也是如临大敌的模样,二长老虽然心中疑惑,却也是不敢反抗,直接应声吩咐了下去。

    这般动作,自然也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当下再度看向那场中身姿卓然,气势冷冽的轩辕夜的时候,都是忍不住有些好奇。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能引得千绝门上下都这样严阵以待?

    南宫迟的身影,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轩辕夜的上方!而那一把长刀,也是瞬间斩落而下!

    “破天刀!”

    一声暴喝!

    众人只觉得耳中嗡鸣作响!一瞬间几乎连五脏六腑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挤压在了一起一般,无比痛苦!

    不少人神色遽变,而后纷纷再度加强防御,却还是有不少透明的结界迅速崩溃瓦解!

    一时之间,虽然寂静无声,却是比喧闹的时候更加让人心中震撼!

    凤长悦也是黛眉微挑,抬眼认真的看了南宫迟一眼。

    这般的实力,显然…已经早已经突破了灵帝!

    灵帝之威,自然不是灵圣可比!

    在这一刻,她清楚的明白,这两个等级之间,看似只是一个简单的跨越,实际上,这却是一道鸿沟!

    而且,凤长悦可以肯定,就算是众多九星灵圣联手,只怕也未必是一个灵帝的对手!

    这已经不仅仅是数量可以弥补的巨大差距!

    怪不得那么多修炼者终其一生,只是为了抵达这般的境界…。

    几乎是同一时间,凤长悦黑沉的眸子,似是无意的看向了对面。

    云阴涧的人先前似乎也都有些震惊,但是此时却都已经恢复了常态,倒是一副见惯风浪的模样。

    这般的气度,只有这样同等级的强大势力,才可以拥有。

    原本坐在最前面的云末澜,不知何时往后撤了一段距离,而在她的身前,也有几个人严阵以待,似是在保护她。

    她似乎有些受惊,唇瓣苍白,一双水眸盈盈,睫毛微颤,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凤长悦定定的看了她一眼,而后便是转开了目光。

    而后,她的眼神,便是落在了云末澜身后的云天痕身上。

    云阴涧来了十几个人,此时全部警戒的站在了云末澜的周身,倒是将她保护的滴水不漏。

    而云天痕,此时也正站在那里,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眼中似乎有些空洞,看起来当真是有些像是没有灵魂的傀儡一般。

    然而,凤长悦没有错过,当南宫迟正式出手的时候,云天痕曾经抬眼,看了过去!

    虽然只有一瞬,但是那眼底隐藏的巨大的波澜,却是被凤长悦看的一清二楚!

    凤长悦眉色微沉,唇角却是挑起一抹笑。

    她不会看错,方才云天痕的眼神,和当初想要争夺她身体之内的神火,自己成为规则的时候的眼神,一模一样!

    那样的贪婪,太过深刻,以至于就算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也依然有着深深的烙印!

    注意到她的神色,牧冷之询问道:“王妃,可是有什么不妥?”

    凤长悦问道:“今天在这里的,有多少是我们自己的人?”

    当初来的时候,似乎只有他们一行人…。

    牧冷之愣了一下,而后道:“君上并未安排其他人。”

    凤长悦了然的点头。

    牧冷之原本以为她问这个是担心这么几个人,可能无法抵抗整个千绝门的围攻,原本打算解释两句,却迟迟没有等到凤长悦再开口,抬眼看了一瞬,却是看到凤长悦神色依然淡定的看着那边,似乎并无担忧。

    他有些迟疑的开口:“您不担心吗?”

    凤长悦唇角微微弯起,原本总是显得有些清冷的眉眼,因为这浅笑而生动起来,尽管是带着面具,却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一股气韵。

    “我信他。”

    牧冷之一怔,随即心中却是涌起了一股无法描述的感觉,整个心脏都是涨涨的,脸上却是不自主的浮现出真挚的笑意。

    这位王妃,竟是比想象中,更加…。

    怎么说…。

    片刻,他脸上笑意微敛,眼中却带着认真之色。

    “君上娶您为妻,当真是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这世上,能够配得上君上的,唯有此女子一人!

    他转眼看去,正看到南宫迟的长刀,已经狠狠落下!

    而那周身的空间,也已经被狠狠撕裂开来!两边都充斥着黑色的空间裂缝,尽管在这里,也似乎可以感受到那狂暴的空间乱流!

    而轩辕夜,却一直姿态闲适的站在那里,却自带一股凛然气息,让人无法轻视。

    “死吧!”

    南宫迟厉喝一声,周围正在看着的人,再度遭受波及,纷纷脸色涨红,浑身剧痛!连连后退!

    然而在那正下方的轩辕夜,却归然不动,在那长刀即将砍在他的眉心的时候,骤然抬头!

    一瞬间,众人几乎以为时空静止!

    轩辕夜袖袍微动,那长刀居然瞬间停下!

    而后,他忽然向前跨出一步!

    一霎间万籁俱寂,一道咔嚓之声,骤然响起!

    轩辕夜伸出一指,向前轻点,清冷的嗓音淡淡响起。

    “我最讨厌,不知死活的人。”

    一瞬间,犹如无数烟花盛放!光芒璀璨!

    北冥云飞和云末澜同时震惊看去!

    这人——

    ------题外话------

    二月君这几天满课,所以暂时更新少一些,但是不会断更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