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48 这个人男人,你要不起!
    蒂亚愣愣的看着他,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沾满,即将溢出,浑身上下的血液,也都跟着几乎沸腾起来,脸颊绯红,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实际上,她在这之前,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愿意不愿意,嫁与他为妻?

    眼前他们两人两人总是吵吵闹闹,后来卡西尔对她极为包容,她也是懵懵懂懂,从来不会去多想什么。

    就算是后来,看到他随着自己跳下来,她心头巨震,终于明了,但是那之后,两人的境况就一直非常糟糕,始终徘徊在生死线上,她也真的没有任何心思,

    此时,骤然听到他这样的问话,她就是傻子也知道,他没有将这个大婚当做逃离的工具,反而是当做了他们真正的大婚来看。

    他想要她的答案,如此,在这么多人面前,光明正大的问她,等她给出自己的承诺。

    周围所有喧闹的声音,在此刻戛然而止。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谁都知道,他是被南宫珍儿捡回来的,身份不明,甚至堪称废柴,唯一可取的,只怕就是那一张妖孽的容颜。

    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大婚之上,问出这样的话来!

    两人分明已经在举行婚礼,他这样…。到底是几个意思?

    不过当听到最后的时候,一头雾水的众人,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合着这男人,是在当着众人的面表白呢吧!

    一时间,不少人原本惊愕的神情,都是变作了哄笑。

    已经开始有人大胆的在下面喊:

    “答应他!嫁给他!”

    “嫁给他!”

    “嫁给他!”

    从一开始,只是一两个比较大胆的在喊着,然而很快,这声音就扩散了开来,主家演变成了汹涌的浪潮!

    那些声音,一声声的撞击在蒂亚的耳膜之中,让她的心跳也如同擂鼓。

    凤长悦挑眉看着,唇角闪过一抹笑意。

    原本以为卡西尔要被蒂亚压制一辈子了,不过眼下看来,在关键时候,卡西尔还是很会抓住机会的啊。

    一开始蒂亚肯定没有想到,卡西尔是抱着假戏真做的想法的,而如今,只差最后一步,又问出了这样的问题,让蒂亚无法招架。

    这些人都以为蒂亚是真正的南宫珍儿,都是乐得看个热闹,气氛眼看着便是沸腾了起来,前一刻的尴尬此时全部都化为了了然的哄笑。

    所有人只怕此时都以为,卡西尔这是在讨得“南宫珍儿”的欢心,又有谁知道,其实,他是真的在为自己下半辈子筹谋?

    这样的情况下,蒂亚一个反应不过来,就会直接被他拐走。

    就算是她如同以往,有些犹豫,在这样的时候,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也绝对不会直接出声反对的。

    毕竟,在其他人看来,这是南宫珍儿好不容易得到的首肯,才能和这男人在一起,怎么会说不答应?

    其实她和阿夜也有其他的布置,早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但是蒂亚却是不知道的。

    所以——她此时,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轩辕夜倒是难得的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

    “看来,他还没有愚不可及。”

    知道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机会,便是直接出手!让蒂亚除了点头,答应嫁给他,无处可逃!无路可走!

    凤长悦瞥了他一眼:“你好像很高兴?”

    轩辕夜晒然一笑,将她搂入怀中。

    “悦儿,不是每个人都如同你我一般,能从第一眼就认定彼此的。”

    卡西尔性格看似风流不羁,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表面看上去,卡西尔似乎风流多情,不知讨得多少女子的芳心相许,然而唯有少数人知道,蒂亚是他这么多年,唯一动心的女子。

    他从来没有为一个女子生气,从来不会因为一句话而气急,从来不会因为一个女子可能陷入安危,就不管不顾的跑去,只为保护她的安全。

    更加不会,这么久,都一直跟在一个女子的身边,纵然那人对他嬉笑怒骂,他每每抓狂炸毛,也从来不会真的离开。

    都是因为——舍不得。

    这世界上,哪有人那么有闲工夫,陪着一个人,从早到晚,从小小的三大帝国,一直到了如今的圣域?

    无非是因为,他爱她。

    但是卡西尔和蒂亚的情况,却又让人十分无语。

    因为这两人,就算是已经互相喜欢,也始终没有人先捅破那一层纸。而且蒂亚还总是有点想要逃避,似乎还没有完全开窍。

    卡西尔等了她这么久,如今,只怕也是不想要再等下去了。

    他可能,也已经快忍受不了,只能站在她身边,却还是无名无份的日子了。

    轩辕夜低低一笑。

    作为兄弟,自然是要帮一下忙的。

    凤长悦却是微微眯起眼睛,而后凑近他的耳畔。

    “哦?从第一眼?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当时我这个身体,不过是一个相貌丑陋的黄毛丫头,怎么你也看得上?”

    轩辕夜凤眸微深,似乎在回想起了什么,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那片静谧的树林之中,一个浑身狼狈的女子,忽然扬起的眼眸。

    她身上沾染着杂乱的尘土和血迹,唯有那双眼睛,如最耀眼的黑曜石,即便是一直暗夜之中行走的他,也不得不为之心折。

    只是一眼,就彻底沉沦。

    有的缘分,真的是说不清的。

    凤长悦原本是打算揶揄他一番的,然而却听到他认真的声音,低沉从耳畔传来。

    “其实,也不是从第一眼。”

    凤长悦微微一愣,看了过去。

    “从很久,很久之前。”

    久到,连我也不知道,那个一直记挂在心里的,始终无法看清的人影,就是你。

    凤长悦被他清贵眉眼之间闪过的一丝深邃迷惑,心中一动,正想要说什么,忽然听到一道极为尖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贱人!愿不愿意,他也不可能是你的!”

    这一声尖锐刺耳的喊叫声,顿时传遍了整个广场!

    凤长悦顿时心中一沉,看了过去!

    轩辕夜也是看了过去,英挺的剑眉微扬,眼底闪过一丝凛冽而微微嘲讽的光。

    而此时,广场之上,所有喧闹的声音,也是骤然停止!

    所有人都是懵了一瞬——这谁?竟然敢在千绝峰之上闹起来!

    然而当所有人,顺着那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的时候,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那站在红毯尽头的女子,不正是南宫珍儿!

    虽然此时,她一身凌乱衣衫,头上的发饰也摇摇晃晃,几乎掉下来,而且因为愤怒,那张原本算是娇艳的脸蛋儿,也是彻底扭曲,陪着她不知为何,已经有些花掉的妆容,看起来更是如同厉鬼!看起来十分可怖,甚至让人不愿意再看第二眼。

    然而当众人的视线往下看去的时候,却更是吃了一惊!

    因为那南宫珍儿衣衫凌乱,似乎是连外衣都没有穿好,就跑了过来,所以众人便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白皙的脖子上,格外显眼的几枚红痕!

    甚至,连那隐隐约约露出来的锁骨上,也还有着一点同样暧昧的痕迹!

    不少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

    这、这…。大家都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那红色的痕迹,分明是暧昧至极的吻痕啊!

    而她现在整个的样子,分明就是刚刚经历了激烈的情事之后的模样!

    这下,所有人都是傻了眼!

    南宫迟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到了这分外熟悉的一声尖叫,心中一沉,立刻看了过去,当看到南宫珍儿那样子的时候,脸上立刻青白一片!

    他猛的一拍桌子,当即站了起来!阴沉的眼神瞬间看向了那还站在紫玉台之上的两人!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南宫珍儿是他的女儿,他自然是最为熟悉,哪怕此时她这样一幅狼狈而不堪的样子!他也依然可以一下子认出来那就是南宫珍儿!

    而这样的话,那么…此时站在中间,一身嫁衣的,又是谁!?

    “你们好大的狗胆!”

    他一声厉喝,脸色难看之极。

    “来人,将他们给我抓起来!”

    而这一声暴喝,也是立刻让在场的众人都清醒了过来,再看一下眼前的场景,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即脸色精彩纷呈!

    眼下这两个南宫珍儿,南宫迟却是一眼就下令让人将那两人抓起来,谁真谁假,一眼便知!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居然有人,敢在千绝峰之上,瞒天过海,做下这样的事情!

    如果这个一身狼狈的是真正的南宫珍儿,那么那一身嫁衣的女子,又是谁!?

    随着南宫迟的一声令下,立刻有无数紫衣人,从各个地方冲了出来!将整个广场都包围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人,已经直接冲向了卡西尔两人!

    卡西尔在听到那一声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惊惧,反而神色依然淡定,只是心中稍微有些遗憾:如此一闹,只怕今日,大婚之礼,是不能彻底完成了。

    多好的机会…。他还在等着她的答案呢。

    然而就在他眉色一冷,打算出手应付的时候,却是忽然看到眼前的蒂亚,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他微微惊愕,而后便是听到了想念已久的她的声音。

    她的嗓音素来如同她的性子一般,干净清澈,如同溪水穿越山涧。

    然而此时,她的声音里,却是带上了十足的坚定——

    “我愿意!”

    嗡!

    几乎是一瞬间,卡西尔的耳中,一片翁然!

    周围的场景,在这一刻忽然消散,只剩下了眼前这女子!耳中也是不断激荡她的那无比清晰的一句话——

    我愿意!

    她是愿意的!她是愿意的!

    卡西尔心头,一瞬间如同万千烟火炸开!

    他胸膛之中,疯狂的涌动着什么,几乎爆炸开来!让他整个人都觉得如同身在梦中!

    这是他以前的人生之中,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而这一声,也是立刻让还在疑惑的人瞬间惊出一身冷汗——这声音,真的不是南宫珍儿!

    南宫迟几乎气的要死:“拿下!立刻拿下!”

    闹出了这样大的丑闻,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是奇耻大辱!

    周围无数人影,瞬间冲着这边而来!

    那强横的力量,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卡西尔心头一震,下意识便是要将蒂亚护在身后,却是被蒂亚拉住。

    “今天,这大婚,我是结定了!”

    卡西尔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撞,整个人都几乎愣住。

    然而他却看的清楚,那双熟悉的眸光里,闪烁的是一贯的嚣张!

    神采飞扬,一如初见!仿若最热烈的火焰,几乎将他也燃烧起来!

    他嘴角忽然掀起一抹灿烂而妖孽的笑。

    “这可是你说的。”

    蒂亚原本还有点犹豫,然而在看到南宫珍儿出现的一瞬间,全身的热血都冲了上来!那些犹豫不安忐忑,全部被冲散!

    这女人还想要抢她的男人,这个时候不拿下,难道还要等那女人冲上来吗!?

    她狠狠咬牙,用力点头:

    “当然!”

    两人对视半刻,卡西尔脸上的笑意愈甚,波光潋滟的桃花眼里,却是无比认真而渴盼的神色。

    两人的手紧紧握住,而后,同时对拜行礼!

    所有人都觉得这两人是疯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闲心来完成什么大婚!?难道不应该先想着怎么报名吗?!

    一旁的北冥离等人,倒似乎笑了笑。

    真是一场好戏。

    “云飞,看来这一次,你也是因祸得福啊。这位南宫大小姐,看起来,似乎真的和传闻中的…名副其实呢。”

    不管这人是真是假,又是怎么取代了南宫珍儿,站在了这里,甚至直接完成了大婚之礼,就凭着南宫珍儿,居然一身凌乱,丝毫不顾脸面的冲了出来,就让人万分恶心!

    那身上的痕迹,已经可以说明一切!说她是被陷害的,都没人信!

    而她居然还有脸跑到这里,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吵大闹,如同泼妇一般,简直可笑之极!

    千绝门的脸面,今天可是丢尽了!

    北冥云飞似乎也有些惊讶,随后便是低眉敛目:“缘分天定,既然我和她没有缘分,再说什么,也是枉然了。”

    而另一边,云阴涧的人,倒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看到南宫珍儿这样出来之后,大部分都是只显露了惊讶之色,而后便是迅速垂下眼睛,似乎不怎么好奇,也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倒是坐在最前面的云末澜,雪白的小脸之上,闪过一丝惊讶,而后便是有些尴尬,眼中似乎还有几分可怜之色,身子软软的靠在椅子上,看起来更是纤弱。

    仿佛这场景,太过惊人,她有些受不住一般。

    南宫珍儿看的眼中冒火,先前听到卡西尔那一番对话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冲自己说的,然而此时,看着那紫玉台上,都是一身红衣的两人,竟是毫不犹豫的交拜,甚至那男人的脸上,还带着自己从未见过的笑容,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些人,居然联合起来欺骗她!

    “啊!”

    刺激太大,她一时难以接受,满心的愤怒无法发泄,几乎让她整个人都发狂!

    这一声尖锐的嘶吼,也是让原本就气氛尴尬的场中,越发的死寂。

    于是,也就衬得她越大的刁钻泼辣。

    就算她真的是受害的那个,就这模样,也实在是有**份。

    不少人暗中摇头,南宫珍儿闹成这样子,千绝门从此,只怕是好长一段时间,都抬不起头了!

    然而卡西尔和蒂亚两人,却似乎完全不受打扰,手掌交握,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心完成了这最后一礼。

    凤长悦看着,不自觉的握紧了轩辕夜的手。

    “真好。”

    她不由得喃喃一句,语气似乎有些感叹,以及一丝无法言说的惆怅。

    虽然这地方,这场景,这人物,都不对,但是——他们却依然顺利的完成了大婚之礼。

    这对其他人而言,如此简单的事情,放在他们身上,却总是那么艰难。

    她想起她和阿夜的大婚。

    当时漫天红色,喧闹万分,似乎从那一刻,所有的幸福就可以安安稳稳,从此再不放手。

    然而终究是差了一点。

    她不是没有遗憾的,更多的,却是对阿夜的歉疚。

    尽管这不是她本心的决定,可是…。

    轩辕夜如何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疼惜,却是揉了揉她的头发:

    “悦儿,我们大婚,其实一直有个遗憾。”

    凤长悦闻言心中一动,抬眸看向他,却见他勾唇一笑,目光微微下移,轻叹一声。

    “这小东西在,这份遗憾,要等几个月才能弥补了。”

    “…。”

    凤长悦无语的看着他:“阿夜,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去救他们吗?”

    为什么他还有这个闲情逸致…。

    轩辕夜剑眉一扬:

    “眼下卡西尔是蒂亚的人了,就让她去保护他吧。我们就不要搀和太多了。”

    “…。”阿夜你这样真的好么…。

    不过蒂亚的确不负轩辕夜的希望,完成最后一礼之后,便是猛的将头上的盖头掀开!

    哗——

    众人哗然,那一张脸,可真是和南宫珍儿一模一样啊!

    就连那些已经快要冲过来的人,也都是下意识的顿了顿,动作慢了不少。

    这、这也太像了!

    就算知道这是假的,也因为那张脸,而下意识的心生畏惧,从而无法流畅的出手。

    南宫珍儿看到,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

    “你!你敢冒充我!你——”

    蒂亚冷哼一声,向前跨出一步,直直看向南宫珍儿,扬起下巴,冷声道:“你以为我愿意冒充你?你这个丑八怪!我还怕面具戴久了,连累我也变得和你一样丑了呢!”

    说着,手便是伸到了脸颊旁边,众人没看到她如何动作,便是看到她手臂一扬,一张薄薄的面具掀开!露出另一张完全不同的容颜来!

    南宫珍儿脸色涨红:“你!你!”

    你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话来,脑子里气的一片空白,她现在只想立刻将这个女人杀了!杀了!碎尸万段!

    蒂亚上下打量了她一圈,不屑冷笑:

    “你什么你?长得丑,连话也不会说?抢别人男人的时候,动作不是挺麻利的吗!?”

    不少人探头探脑,闻言八卦之心顿时燃起——抢男人?这俩个人果然就是一对儿!

    合着这南宫大小姐,不但喜欢长得好的男人,还喜欢专门抢别人的男人啊!

    一时间,落在南宫珍儿身上的视线,精彩纷呈,意味深长。

    南宫珍儿恼火不已!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样指责我!?今天是我和他的大婚!哪里轮得到你这个贱人来说话!你早应该死了的!”

    卡西尔脸色一沉,向前一步,站在蒂亚前,声音冷的像冰:

    “你说谁是贱人!?”

    南宫珍儿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一时间竟是心中哆嗦了一下,然而瞬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当然是她——”

    蒂亚冷笑一声。

    “你脑子没病吧?这是我男人!你抢了我男人,还指望我感恩戴德不成?要不要我给你烧高香,让你下一次不要这么巧,正好在这种时候发现?甚至——连一件衣服都来不及穿好?”

    南宫珍儿脸色瞬间涨成猪肝色!

    蒂亚眼睛弯起:

    “这位大婶,真是对不住,看你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我们大婚打扰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要不,下一次,我找几个男人,送到你那儿去?”

    南宫珍儿浑身发抖。

    蒂亚说完,却是眉眼飞扬,倏尔笑开,如同最绚丽的芍药,璀然盛放。

    “不过你可要记得,唯独这个男人,是我早就定下了的,你——要不起!”

    ------题外话------

    二月君要去送小伙伴,今天先更新这么多拉么么哒。明天尽量万更啊么么哒。另瓦,最近也会写到卡西尔和蒂亚童鞋的福利。大家懂得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