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36 这是是我女人的手
    “投靠了云阴涧?”

    凤长悦低声反问了一句,心中依然有些疑惑,随后看向了远处。~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在那里,云天痕正跟在一行人之中,他的一切看上去都十分普通。如果不是因为认识,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凤长悦黑沉的眼睛,有些危险的眯起来。

    她分明记得,当时阿夜对战云天痕的时候,最后云天痕狼狈出逃,浑身上下无比狼狈可怖,几乎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而且关键是,阿夜当时出手,似乎是采用了特殊的办法,让云天痕无法恢复的。

    但是此时看上去,他却是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似乎已经完全恢复成了以前的样子一般。

    换做其他人,只怕都难以想象,他曾经是怎样凄惨的模样。

    而此时,他微微垂着头跟在云阴涧的人群之中,谁也想不到,这样看似普通的人,当初曾经做过怎样可怕的事情。甚至还曾经妄图取代凤长悦,成为那片空间的天地规则。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云天痕忽然抬起头来,朝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双方的眼神有了一瞬间的交集。

    凤长悦看的清楚,云天痕那双曾经充满了暴戾阴狠的眼睛里,此时似乎已经被一层雾气遮掩,什么都看不清楚。

    而且不知为何,看着他似乎总有一种有点僵硬的感觉,脸容虽然和以前一样,但是好像看着总是有些奇怪。

    只是一瞬,云天痕便是转开了目光。

    凤长悦微微挑眉。

    “他这是怎么了?”

    她看的清楚,云天痕那双眼睛里,的确是没有任何波动,似乎真的只是看到了陌生人一般。

    然而,云天痕这样的人,对曾经差点将自己送到死路上的劲敌,又怎么可能真的只是因为一张面具就认不出来?

    他们两人面容身形,甚至周身气质都刻意改变,如果是其他人可能真的看不出来,但是云天痕…。可是不太可能认不出来。

    轩辕夜不甚在意:“他投靠了云阴涧,而且看上去似乎已经将自己完全卖给了他们,身体乃至灵魂都被控制,已经和傀儡无异。所以才会是这样子。”

    凤长悦眨眨眼,阿夜这话虽然简短,但是信息量却是有些大…。

    看样子,阿夜的确是对这些都十分熟悉而且了解,不过此时却不是询问的好时机,等此间事情尘埃落定,他想说自然会说。

    轩辕夜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无声的握紧了她的手。

    凤长悦冲他一笑,随即反握住他的手,而后便是看向了广场的另一个方向。

    从那里,等会儿“南宫珍儿”便是会走出来,而后在正中间的紫玉台之上,完成和卡西尔的大婚典礼。

    两人所在的位置十分偏僻,加上不少人都是认出来他们两人的身份,知道这就是前几天那十分嚣张的新人,也都不愿上来凑热闹,不管有意无意都避开了去。

    两人倒是也乐得清静。

    如果能忽略身旁不远处依然站在那里的消瘦少年的话,轩辕夜觉得,自己的心情可能会更好。

    云天痕只是朝着这边看了一眼,便是收回了视线,再度微微垂首。

    旁边有人注意到,低声问道:“你怎么了?”

    云天痕停顿了一下,才看了过去,摇了摇头:“没什么。”

    那人放下心,嘱咐道:“没事儿就行,今天可是在别人的地盘,你注意点。不要再随意看来看去的了。不然以后这种好事儿,可是没你的份儿了。”

    “我知道了。”

    云天痕似乎笑了笑,但似乎脸上的肌肉有点僵,所以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那人似乎一点都不惊异。只是又低声交代了两声,便是不再说话,只是收回视线的时候,似乎有些感叹。

    听闻这人之前的实力巅峰时候曾经达到过九星灵圣,却是不知,为何已经到了这地步,还愿意将灵魂完全交出。

    云阴涧之中,其实培养了不少傀儡,专门用来做一些见不得光,或者比较辛苦的事情,而且没有自己的灵魂,其实和死人也差不多少。所以基本上有自己意志,而且有希望成为强者的人,是不愿意做这个事情的。

    云阴涧之也因此,经常只是选择一些年纪比较小的就开始培养,忠诚度也高。

    但是这个人出现的却是有些奇怪,听闻当时昏死在云阴涧之外,被巡守的人无意间看到的。

    而且听说当时他已经几乎死去,状况非常凄惨,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要将他带回去,将他治好。

    当然,这不是无偿的。但是即便如此,他自己醒来之后,就直接选择了将自己的灵魂完全交换出去,也是让不少人惊讶不已。

    这一次千绝门之行,便是因为看在他实力虽然损毁,但是依然算是不错的基础上,才将他带来的。

    若是惹出什么麻烦,可是不好了。

    傀儡就是有这个麻烦,看上去总是有些呆愣愣的。

    寒暄了一会儿,云阴涧的人便是纷纷落座。

    坐在最前面的,正是云阴涧的二小姐,云末澜。

    关于云末澜的传闻,其实并不是很多,主要因为云阴涧的大小姐云傲姗太过出色,所以倒是这个二小姐,很没有存在感。

    这一次云阴涧派出她来,其实倒是有些出乎预料。

    毕竟之前,这个二小姐看上去,实在是有些…。

    南宫迟看着那云末澜安安静静柔柔弱弱的样子,虽然脸上笑的灿烂,但是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本来以为就算这个二小姐不如她的大姐出色,但是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谁知这一次见了,却是有大失所望。

    云傲姗天赋极好,而且很有手腕,十分骄傲,说是天之骄女也不为过。

    加上她那一张极为娇艳的容颜,不知多少人想要娶她为妻。

    不过这个云傲姗,名字里有一个“傲”字,性情倒也是真的带着一股骄傲,别说普通人不敢肖想,就算是这几大势力之中的青年才俊,也是有不少望而却步的。

    不过,总的来说,比起南宫珍儿,的确是好上许多。

    就连南宫迟,见过云傲姗之后,也曾经慨叹,如果自己的女儿能够有云傲姗的一半出色也好。

    但是此时这个云末澜,以前盛传体弱多病,此时看来,似乎的确如此。

    身姿娉婷,行动如弱柳扶风,面纱遮住容颜,柳眉淡如烟雾,一双眼睛倒是如同秋水横波,只是浑身上下,的确透着一股气虚体弱的感觉,让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此时坐在那里,那紫玉鎏金的椅子,其实是十分精致尊贵的,但是她待在那里,也是不知怎的就衬托出了一股子娇柔的感觉来。

    云阴涧派出这个二小姐,既不会失了身份,又可以保持适当的距离,倒是一个绝好的选择。

    “这个二小姐,虽然看着实力不怎样,但是为人似乎还是很不错的。”

    二长老站在南宫迟身边,看了好几眼,忍不住开口。

    大长老挑眉笑笑:“今天这日子,老二你就不要说这些了。”

    南宫迟只是扯了扯嘴角,笑意未达眼底。

    谁知道是不是那云傲姗不愿意来,就随便将这事推给了这云末澜!

    哼,真当他南宫迟是傻的不成!

    不过,今天这日子,他可是不愿意闹起来的,睁只眼闭只眼也就可以了。

    大长老见他神色,眸光微闪。

    “看,大小姐似乎要出来了!”

    此话一出,南宫迟的脸色果然瞬间阴转晴,专注的眼神一瞬间看了过去。

    而此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到来,时间也已经接近正午,大婚即将开始。

    从四周忽然传来一阵阵的鼓乐之声,听得人身心舒畅,似乎也可以感受到那其中的期盼和喜悦。

    这一霎,几乎连那风,也都跟着轻轻流淌,天空蔚蓝,飘渺的云岚逐渐飘荡开去,整个千绝峰都似乎多了几分秀丽逶迤。

    凤长悦黛眉微扬。

    这千绝门,看起来的确是不同寻常。只有两天的时间,居然也可以布置的这样隆重。

    南宫迟对这个女儿,倒是宠爱的紧,南宫珍儿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最后竟然真的顺水推舟,就此认了。

    甚至,连卡西尔到底是什么人都没搞清楚,就敢这样。

    不过想也知道,他们必定是觉得卡西尔再怎样,也肯定对千绝门无法造成威胁,所以才会这样放心。

    不过,人若是太过骄傲自大,就总是容易吃亏的!

    她美眸流转,一路看去。

    这样瑰丽漂亮的场景,谁能想到,其实最后,也不过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而就在此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也终于出现。

    原本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知道这就是那传闻中将南宫珍儿的心轻易俘获,甚至能让南宫珍儿为了他而和整个千绝门作对的男人,之前就满是好奇,奈何南宫珍儿一直看的很紧,除了千绝峰之中的一些人,其他大部分人都是没有见过的。此时有了机会,自然是想要仔细看看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这般轻易的获得了其他人怎么努力也得不到的一切!

    卡西尔原本是从尽头走来,众人尚未看清面容,便是已经被那一身气势所惑。

    议论喧闹的声音,似乎顷刻间消失。

    此时阳光灿烂,微风拂过,然而当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颜色。

    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了一丝惊艳之色。

    如果说轩辕夜是清贵如同高岭之花,卡西尔就妖异如同暗夜曼陀罗,只是简单的往那里一站,便是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他。

    就连凤长悦也是忍不住微微挑眉。

    她早就知道卡西尔这男人堪为妖孽,平时就已经满身风流,此时一身红衣,黑发束起,微风吹来,扬起他的衣角,更是衬得玉树临风,潇洒自得。

    就连凤长悦都这般反应,何况其他人?

    一开始他出现的时候,众人尚未看到容颜,便是已经觉得那周身气质不凡,然而当卡西尔抬脚走来,缓缓抬起头的时候,众人才惊觉,这世上竟然有这样妖孽般的男人!

    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只是轻轻一瞥,便是轻易让人沉醉!

    就连大长老等人看的,也不由得心中暗叹,这样的男人,若是真的想得到哪个女人的心,只怕是手到擒来。

    大小姐会这样,也似乎可以理解了…。

    南宫迟心中冷哼,他之前其实倒是见过这个男人,而且还好好的警告了他一番。倒是发现他还算是有点天赋,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年纪,竟然还只是这个实力,若是日后他好好对待珍儿,那么给他一些机会,好好成长起来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此时见到,南宫迟心情还是有些沉郁,毕竟当父亲的,对这样长得太妖孽的年轻男人,都不能很信任的将自己女儿交给他。

    好在这小子还是个知趣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卡西尔抬首,一身红衣穿在他的身上,愣是多了几分妖异的感觉。

    他似是不经意的扫过去,便是已经将场中的众人看了个遍。

    这其中,自然大部分都是不认识的,但是能来到这里的,可以想见,都是实力绝顶的人物。

    他忍不住握紧拳头,面上虽然波澜不惊,甚至嘴角还扬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心中却是逐渐开始紧张起来,甚至已经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这样的境况,堪称铜墙铁壁,他要如何做…。

    虽然对轩辕夜那小子有信心,但是这里毕竟不是永恒之城,而且似乎他只带了凤长悦一人在这里,仅凭他们三个,要如何找到蒂亚,从而再逃出去?

    他定了定心神,步伐稳健,一身从容的气派,倒是让不少人暗中点头。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废柴,但是如今看来,倒还是有几分气度的,也算是能拿得出手。

    如果忽略他没什么背景这个事情,一眼看去,还真的会以为是哪家的贵公子。

    也怪不得南宫珍儿那么坚持,而南宫迟,居然也能同意了。

    想必,这其中,应该还有其他的猫腻,不过,却不是外人可以知晓的了。

    北冥云飞站在那里,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唯独在卡西尔出来的时候,周身气息似乎有些不稳,好像有些急躁,又有一些不甘和愤怒。

    北冥离向后一靠,淡笑道:“看样子,三弟输给他,可是不服呢。”

    北冥云飞身上的气息瞬间收敛,低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误会,小弟只是…只是…觉得有些诧异…。”

    北冥离却只是一笑。

    “这也没什么。毕竟,南宫大小姐也算是美人,本来你和她已经有了口头婚约,却被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东西搅黄了一切,何况他也似乎样样不如你,你不甘不服,也是正常。”

    北冥云飞顿了顿,才道:“大哥慧眼。”

    北冥离却对这恭维不甚在意,看着那已经快走到中间位置的男人,站定在那里,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

    而那里,南宫珍儿身着一身华丽嫁衣,缓步走出。

    他轻轻一笑:“无碍。你只要记住,不是你的东西,强求也没用即可。”

    尾音微冷,让人听着便是心中微微发寒。

    北冥云飞敛目垂眉:“大哥说的是。”

    另一边,当南宫珍儿走出来的时候,原本就有些安静的广场上,顿时气氛更加奇怪。

    不少人脸上的神情都是有些复杂,似乎想要恭喜,但是眼中却是闪烁着别样的光。有些眼神,更是几乎穿透那一层红色绣着精致花纹的盖头,看到南宫珍儿一般。

    南宫珍儿在外的名声并不好,所以今天不少人都是想要来攀上几分交情的,但是依然阻挡不了那些人的八卦之心。

    千绝门之中的人倒是还好,大多数已经习惯,但是外面来的不少人,却都是难掩好奇,恨不得冲过来好好看看,南宫珍儿此时到底是个怎生的模样?

    卡西尔转过头,看着那个女子朝着自己走来,看似目光专注,其实脑子却是已经疯狂的运转起来。

    他知道轩辕夜那小子已经来到了千绝峰,甚至在这里依然霸道如初,当时更是直接甩了南宫迟以及这上面众多长老的脸子。

    在轩辕夜两人离开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后背一身冷汗,竟是担心那两人稍有不慎,就被人发现不对,从而遭受攻击。

    但是显然,轩辕夜的手段,比以前更厉害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之前做了什么,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居然还是平安无事。

    卡西尔也只能暗叹,同人不同命,自己就只能被人掳过来,各种小心谨慎,轩辕夜就偏偏能走到哪里就能成为哪里的主宰。

    那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将这千绝门放在眼里一般。

    而且,这两天他一直在等着,轩辕夜却是始终都没有过来和他商量怎么逃离。

    不要说是因为他周围看守严密,轩辕夜这人要是想做什么事情,就一定可以做到。

    现在,这么多人都在这里…。想要逃出去只怕是更难。他到底,想要怎么做?

    这样想着,卡西尔回过神来的时候,南宫珍儿已经走到了自己的眼前。

    两人之间,不过是一步之隔。

    卡西尔拢在袖中的拳头握紧,谁也看不到,此时他眼底的暗潮汹涌。

    他不知花费了怎样的力气,才克制了自己心中即将冲出的暴戾和愤怒!

    原本以为南宫珍儿说的只是玩笑话,谁知竟然来真的!这几天,轩辕夜那边始终没有动静,他也只好自己想办法,面上装作很是开心的样子,甚至还因此获得了南宫珍儿的信任,得到了机会到处查看。

    这里有许多的布置,他都是一清二楚的,为的就是能够逃离的时候更顺利一些。

    但是轩辕夜那小子…到底什么打算!?

    还有蒂亚!

    看着眼前的一片艳丽的红色,卡西尔只觉得脑仁儿发疼——他自始至终,想要娶的女人,只有一个!就是蒂亚!

    其他的任何女人,不管是来真的,还是只是为了离开的缓兵之计,都让他无比恶心!

    他已经快要忍受不了了!难道轩辕夜他们真的要让他和南宫珍儿大婚吗!?

    到时候就算能离开,蒂亚那边,又要怎么解释!

    这么想着,他便是迟迟没有动作。

    众人看着,原本气氛已经热闹起来,心思各异,面上却都是一样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

    本来卡西尔应该握住南宫珍儿的手,一同走到那紫玉台之上,完成大婚之礼的。

    可是这会儿,怎么…。没动作?

    不少人心中暗暗咋舌,不管南宫珍儿脾性怎样,这一身娇艳而不失尊贵的嫁衣,已经是被她穿出了绝美的风采。

    虽然看不清楚脸容,但是也依然可以看出身姿娉婷,绝对的美人。

    何况她对这男人,可是倾心相待,这男人怎么迟迟不动作?

    周围的气氛逐渐有些冷却,喧闹声逐渐安静下来,有些尴尬。

    南宫迟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南宫珍儿忽然微微仰头,似乎看向了卡西尔。

    卡西尔微微一愣,隔着那层精致繁复的盖头,也依然隐约看到了一双有些熟悉的杏眼。

    他的心跳,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

    而后,他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对面女子的手。

    只是一个简单的触碰,他心脏骤然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脑子里也似乎有无数烟花璀璨飞扬!

    这双手——他认得!

    ------题外话------

    大家元宵节快乐么么哒!(..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