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10 我的
    司徒。[ 超多好看小说]

    这个名字凤长悦还是有着很深的印象的,毕竟那是一个坚持声称自己是苍离弟子的男人。

    她自然也记得,在她说苍离根本不承认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徒弟的时候,那男人几乎疯癫的样子。

    之前她好不容易逃出,却是不知后来的情形究竟如何,安全起见,让宫卿留在了这里。

    因为她总是有些不安,总是觉得好像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尤其是为了她,岳大川和岳小棠算是彻底得罪了大沼泽的其他势力,更会面临许多问题。

    所以她才让宫卿留在岳小棠身边,一边教导一边保护。

    那时候她原本想着等事情都结束了再回来将银魂鬼火彻底收复,却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再次到来。

    学院的事情是解决了不错,却失去了苍离,更让阿夜也受了伤,损耗严重。

    她几乎从来没有这样迫切的想要得到神火。

    以前虽然总是在寻找,并且也会为之付出许多,但是这一次却是不一样。

    若说以前,她都算是为了自己而寻找神火,而今天,却是为了阿夜。

    因为炼制阿夜需要的丹药,就需要第四种神火的助力!

    其实这说起来很是麻烦,那种丹药是七品的,而她现在虽然早就是六品炼药师,但是距离七品还有着不少的差距,这样的差距已经不是简单几句话可以描述,即便是她,也几乎如同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当然,按着她的天赋,或许只需要一两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就可以到达那个级别。

    但是她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阿夜等不起,她自然也等不起。

    所以,只有采取极端的办法——用多种神火相互调和,最终努力炼制成为七品丹药!

    虽然她还没有可以控制并且炼制七品丹药的实力,但是如果她身上有四种神火,就可以间接的运用对神火的掌控力来控制,从而找到一线希望。

    而且,毫无疑问,那样出来的丹药,药效会是最好的。

    如果有人知道她的想法,只怕会以为她疯了——这大陆之上,怎么可能有人同时有着四种神火!?

    仅仅是一种就已经很难找到,而且极为危险,一般人靠近只有找死的命,即便是有幸得到了一种神火,又怎么会那么幸运,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到其他的神火!?

    整个大陆这样浩瀚无垠,都不过才十三种神火了!

    而其中,又有好几个是被特殊的势力或者人物掌控,所以找到的可能性就更小。

    这天下,能够想到用不同神火来强行炼制七品丹药的,只怕也只有凤长悦。

    这当然也因为她对炼药有着极强的天赋,这意味着她不仅有具体的步骤,知道怎么去炼制,更加知道怎么掌控神火来调整各种药材的药性,以及如何将不同特性的药材融合的办法。小说/

    对于灵魂体受损,其实很多人都是束手无策的。

    因为灵魂体不同于人的肉身,具有自我恢复的能力。

    如果是身上受伤了,那么即便是不去管它,一段时间之后,也会自己结痂并且痊愈。

    而灵魂体则不同。

    灵魂体一般而言,是无法进行自我修复的,一旦受损,将会遭受极大的创伤,即便是丹药也不行。

    除了极少数的炼药宗师可以修炼提高自己的灵魂体力量,其他人基本上都会在遭受创伤后形成极大的障碍。

    这一次却是不同。

    因为,凤长悦手上的《万丹图》之上,正好有一个这样的方子,可以帮助修补受损的灵魂体。

    对于凤长悦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那是一枚七品丹药。

    她没有办法,唯有另辟蹊径。

    其实这到底有多少把握,她也是不确定的,但是却是唯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所以她才会这般快速的赶来,却不想,还是出现了最不愿看到的情况。

    岳小棠他们虽然没有出事,但是银魂鬼火却是先被人下手了!

    看到凤长悦脸上面色微变,宫卿并不知道她此时心里所想,但是也能够想到是因为银魂鬼火的事情,当即道:“你放心,我还能够感觉到那神火并未被收复,你还有机会。”

    宫卿在紫莲心焱里面呆了太久,以至于对神火的气息十分敏感,加上一直注意,所以对这情况还是十分了解的。

    凤长悦点点头。

    她其实也能够感觉出,银魂鬼火现在还是属于无主的状态。

    只是以前那种被觊觎的感觉浅了许多,她故意让身体里面的神火流淌起来,虽然隐隐有急切的召唤意味,却是和以前那一次差了太多。

    却好像是银魂鬼火被什么东西牵绊住了一般。

    毋庸置疑,这个人必定就是司徒了。

    “你离开之后没有几天,便忽然有一群人来到这里,偷袭了绝阳楼,幸好我之前有所感觉,让岳小棠先带着人撤离了,除了最开始的一些死伤,后面的情况都还好。但是虽然躲起来了,却也因为那些人一直在外面围堵无法出去。经过了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却又离开了,而司徒便趁机进入了虚无山。看样子,是想要将银魂鬼火据为己有了。”

    宫卿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看似平淡无奇,凤长悦却是能够想象到其中艰辛。

    宫卿居然连一战都没有考虑,可见那些人的实力。

    虽然躲过了,但是在那样的搜查之下还能保全,实在是不得不说,宫卿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多谢宫叔。”

    她看着宫卿,心里翻涌的,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宫卿哪里还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却是毫不在意的笑笑:“这没什么。琛哥和筠姐都不在,只有我来保护你了。希望——不会太晚。”

    凤长悦看着宫卿那清浅的几乎看不到的眼睛之中的情绪,心里一动,忽然就觉得心底一软。

    这样亲切柔和的目光,像是风一样让她紧绷的心脏稍微舒缓了一些。

    这和五长老他们的担忧不同,这是至亲的长辈才能给予的,无可取代的关怀。

    她轻轻点头,示意自己自有主张,让宫卿不要担心。

    “你现在…。是要先抢夺银魂鬼火,还是要先去看看小棠他们?”宫卿开口问道。

    凤长悦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先将神火的问题解决了。”

    小棠那边,既然有宫卿在,而且看起来这般轻松,想必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然而司徒却已经下手了。

    必须要快!

    看到她的神色,宫卿了然的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外面等着。防止有什么人靠近。你就放心的进去吧,只要将银魂鬼火夺过来就行。”

    凤长悦几不可查的点点头,随即转身看向虚无山山顶。

    “聊完了?”

    雪栖淡淡问道,隐藏在兜帽下的脸容看不清神情。

    凤长悦也不意外他猜到什么,从见到这男人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他身份不简单,不然也不会让铃音都那么忌惮,所以也不怕他知道什么。

    “想要治好你的伤,最好安静的跟着我。”

    说完,身形一动,便是飞向了山顶。

    雪栖:“…。”

    该怎么说她好…。说狂妄但是也知道分寸,说嚣张却也从来有度。

    她好像总是能够准确的拿捏住这个界限,并且从来不会过界。

    就比如现在,她这样毫不客气的甩下一句话,他却是没有什么立场反驳。

    想了想,他一晒而笑,从容跟上。

    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等伤好了,一切都再说不迟……

    …。

    在虚无山之下,此时正有一个人,盘腿而坐,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场景,眼里满是不甘。

    在他眼前,是一片诡异的景色。

    左手边,是一片炽热,右边则是一片冰寒,整个空间都是一片银白,但是左边有着一团白色的火焰在剧烈燃烧,仅仅是这样隔着一段远远的距离看,也依然觉得热浪几乎将人完全吞噬,稍微靠近一些,只怕就会尸骨不存。

    而在右边,则是一片白色的河流在流淌。那上面不断的缠绕着白色的雾气,彰显着绝对的冰冷。那看似河水一样的流动着的东西,实际上也是火焰,此时却是诡异的横淌而过,彻骨寒冷。

    最中间的位置,有一条银色的界限,清晰的将这个空间分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场景。

    一边是冰山,一边是火焰。

    一边是极热,一边是极寒。

    谁能想到,闻名天下的神秘的银魂鬼火,真正生长的地方,竟然是这般模样!

    而在他身前,两簇火苗,始终无法完全融合,最终也只是一边吞噬另一边,或者极冷或者极热,呈现清晰的两极状态。

    砰!

    司徒双拳紧握,狠狠的打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又失败了!

    这已经不知是他到底第几次尝试了,可是却总是得到一样的结果!

    他之前猜到,银魂鬼火的真身应当是在这虚无山之中,于是便等那些人离开之后,才放心的进来。

    而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情形的时候,也是满是震惊的。

    而且,当时他还为自己的到来居然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而暗自窃喜,虽然后来他发现这和个人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终究是让他心里留了一丝希望——

    是不是自己,就会很快成为银魂鬼火的主人了!?

    神火降世万年,虽然曾经传闻几种神火落入某些人和势力的手中,但是真正能够自己找到并且占为己有的,实在是鲜少听闻。

    眼看着这机会就放在自己身前,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得到,从此扬名立万,再也不必憋屈的躲起来,而只要走出去迎接万众崇敬的目光…。

    这如何不让他激动?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在尝试了这样长的时间之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轰!

    正在他懊恼痛恨的时候,忽然从头上传来一声惊响!

    司徒立刻抬头看去,却是正看到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飘落而下!

    在前面的那个纤细笔直的红色身影,不正是…。凤长悦!

    他的瞳孔陡然一缩!脸上神情立刻变幻!几乎是立刻,就召唤了灵力铠甲,同时向前一步!明显是要阻拦凤长悦!

    “站住!”

    这一声真是嘹亮,在空旷的空间里面,显得格外的清晰有力。

    可惜——完全没有引起任何反应。

    凤长悦像是没有听到,身形一动,竟是直接朝着那两个边界的中间部位而去!

    跟在后面的雪栖看了一眼,便停下了动作,在半空之上静默的看着。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凤长悦,究竟能够做到哪一步。

    他知道她身上已经有不止一种神火,如果…。再多一种,那么,他的伤势,也就越发的有把握了。

    想到此,他苍白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极淡的笑。

    而司徒却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绝对不能让凤长悦出手!

    谁知道她身上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万一真的…。那可真是没天理了!

    眼看着凤长悦竟是直接伸出手,触向了那中间的银色条带,他终于按捺不住,瞬间飞出!

    “谁准你碰得!”

    嗤!

    一个血洞,忽然出现在他胸口。

    他震惊的抬头看去,却见凤长悦已经收回了手指,眉色冷厉如同杀神——

    “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今天二月君实在是太累了,精神和情绪也都不是很好,今天就先这么多了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