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308 这样的男人
    其实如果仔细看去,轩辕夜的身影竟是有些虚幻,在火焰之中,更是显出几分不真实。

    凤长悦平时炼药的时候,极少的情况会同时祭出三种火焰,因为一般的丹药炼制,只需要一种神火即可,另外,她虽然对于三种火焰的掌控已经算是比较娴熟,但是一般动静比较大,有时会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同时使用三种神火的。

    但是今天却是一个特殊情况。

    她是需要这三种神火唤醒阿夜。

    是的,唤醒。

    没有人知道,她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都做了些什么。

    此时,看到他的身形逐渐显现,她却是不敢放松,小心翼翼的将那一团火焰送到左边的位置,而在右边,则是炼制的即将成型的丹药。

    两者之间,相隔的距离很近。

    如果有人看见这一幕,大约会以为凤长悦疯了。

    除了炼药师,谁也不敢这般靠近神火,更甚至是将人和即将成型的丹药放在一起!

    丹药在炼制的过程中,会发出极大的能量,尤其是最后一刻,这样等级的丹药,基本上都会产生极强的暴动,有的时候连炼药师都不一定能够控制住,有的还会遭受反噬,可见其中危险。

    但是现在,凤长悦竟是将阿夜和丹药放在这么近的距离,一旦传出去,只怕所有人都会以为她疯了。

    她当然没疯。

    凤长悦脸色微微苍白,精神力已经倾朝而出,全面压上,一边控制着阿夜,一边控制着丹药,争取在两边的火焰之中取得一个平衡,既不会让火焰朝着另一边过去,也不会因为力量不够而变得不稳。

    这是一项极为消耗精神力的事情,尤其是前三天的时间,她一直在花费精力炼制丹药,此时几乎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但是除了脸色微微苍白,却是看不出她有任何的不适。

    感觉到喉间一阵火辣辣的肿痛,她动了动喉咙,却是感觉到了一股甜腥气息传来。

    大约是因为身体虚耗太过严重,而导致喉咙出血。

    但是她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将喉间的血咽下去,依然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场景。

    丹田之内,灵宗之心也在剧烈的跳动着,不断将浑身的灵力汇聚起来,但是却依然挡不住虚脱的感觉一阵阵袭来。

    她咬了咬牙,目光死死的盯着。

    再坚持一会儿,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小白在金色手镯之内,也是满脸怔怔:“主人真的疯了…。她真的疯了…。”

    看到小白这样子,一旁的娃娃和小彩也是满脸担忧。

    它们俩虽然和凤长悦的关系也很好,娃娃更是已经和凤长悦的心智相联系起来,但是论起来,和小白还是有些差距的。

    它和凤长悦毕竟是签订了契约的,契约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是最强的。所以它对凤长悦的情况,了解的也最为及时和准确。

    “主人到底怎么了?”

    及时是向来和小白别扭的小彩,也忍不住开口了。

    小白却忽然尾巴一抖,蓬松的大尾巴顿时遮住了它的脸,声音有点闷闷的。

    “等着吧。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看它这样,小彩和娃娃便也明白,事情是有些严重的,便也不再说话,专心等待。

    小白心里郁闷之极,它要怎么说?主人现在是在拼了命的炼制丹药?

    这不是她第一次尝试七品丹药,可是却是她第一次这样不要命的去尝试!

    不!或者说,她已经不是打算尝试,而是要求自己一定要成功!

    她坚决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这一次,她是一定要成功的!

    它虽然对炼药也不是十分清楚,可是这样快速的消耗精神力和灵力,还有什么猜不出来的!

    整个炼丹房,此时都已经堆满了药材!

    凤长悦几乎将自己所有的药材都取了出来!

    这三天,她没有合眼,一直在这里炼药。

    仅仅是药材的提炼,就足足有几百种!消耗了她足足两天的时间!

    而后的丹药的凝练,更是艰难。

    别人不知道,小白却是明白的,凤长悦的身体看似无恙,其实之前的那一次昏迷,还是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射天弓和射天箭的突然晋级,着实是超乎预料,即使是它拼劲全力镇守,也还是难以避免的让凤长悦受了伤。

    虽然最后成功了,可是显然,凤长悦的身体也承受了极大的损耗。

    这些,外人都是看不出来的,它却是再明白不过。

    如果最后,不是轩辕夜和……只怕凤长悦此时已经…。

    经历此事,它心里已经足够担忧,但是却没想到,一出来,凤长悦就开始了这样疯狂的炼丹!

    她这简直是没有将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

    “小白,娘亲到底是怎么了?你为何不劝劝她?这样下去,损伤的只有她啊!”

    娃娃比之前长大了一点,说话依然奶声奶气,却是比之前有了些逻辑,睁着一双依然水灵的眼睛,满是担忧。

    小白翻了个白眼。

    如果不是这小东西,事情又怎么会闹成今天这样?

    可是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

    天阶灵宝晋级,这即便是在遥远的远古时代,也是极为罕见的,多少强者想要都求不来,终身也遇不上一次。

    主人正好赶上,从某个角度而言,也的确是幸运。

    何况,这种事情,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控制的。

    它以前曾经听过一些传闻,天阶灵宝进化,其实也是要看机缘的,而并不是灵宝之魂可以控制的。

    这也算是一种不可抗力。

    小白真是哭笑不得。

    多少人想要这样的机缘,终身不得,主人遇上了却偏偏是在那样的一个情景之中,而且险些将自己的性命葬送。

    而且,在事情刚刚结束,主人身体出于严重的损耗的时候,居然就开始了这样的炼丹。

    七品丹药,她还从来没有成功过。

    眼下,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想到这里,小白心里烦闷不已,只好再度将自己的脑袋藏起来。

    心里却担忧的完全无法将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

    娃娃垂下头,声音有些沮丧:“都是娃娃的错。”

    小白叹气。

    它要如何告诉它,其实现在,谁的错都不是。

    因为情况,实在是…。它也没有办法开口责备任何人。

    虽然凤长悦是为了轩辕夜,但是它却无法开口阻止她不要这样做。

    它虽然往日总是看不惯那个男人,但是这一次,却也是无话可说。

    因为,就连它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为了主人做到了这一步。

    小白再度叹气。

    娃娃小彩见此,也不再说话。只等着万一出事,一定要及时出手,不让凤长悦再遭遇危险。

    凤长悦觉得身体之内的力量还在不断的消耗,几乎像是快要干涸了一般。

    经脉里面的灵力流淌速度越来越缓慢,丹田之内,也似乎已经完全枯竭。

    神识之中,精神力更是一点都不剩余,全部倾出。

    她几乎觉得眼前出现了一片星星点点的黑色,精神力枯竭的感觉,几乎让她下一刻就会昏过去。

    只是她却始终站在那里,面前的火焰还在拼命的燃烧。

    右边的丹药更加凝练了一些,那股药香,也早已经充满了整个房间。

    一下下的能量波动,从那里面朝着外面散去。

    幸好这里是苍离的炼丹房,墙壁都是经过专门的制作的,否则仅仅是这力量冲击,只怕就不是普通的房间可以承受的。

    她朝着轩辕夜的身影之上深深看了一眼,而后身体之内,所有的力量忽然倒转!

    剩余的精神力,倾泻而出!完全朝着那丹药涌去!

    同时,三色的火焰,从不同的角度朝着中间的丹药扑去!一下子将那丹药淹没了下去!

    砰!

    在即将爆炸的时候,她忽然飞扑上去,将轩辕夜的身体死死抱住!而后竟是来不及闪躲,身体一转,便挡在轩辕夜的身前!

    巨大的火焰升腾而起!

    随着这一声爆炸声响起,巨大的能量也突然爆发,可怕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袭去——

    无数人被这一声惊醒!

    等意识到那是炼丹房的方向的时候,众人心中都是一阵惊骇,而后抬头看去,果真看到天空之上的乌云,缓缓散去!

    失败了。

    但是这样的动静…。

    能够进去那炼丹房的,只有凤长悦一人,她到底在炼制什么样的丹药!?

    学院的某个偏僻的角落,宗云之听到声音,从冥想的状态之中醒来,而后走到门外,抬头看去,缓缓的皱起眉头。

    他知道凤长悦在一年前就已经能够炼制六品丹药,此时一年过去,想必六品丹药,对于她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何况,这样的动静,这样即便是炸裂失败,却依然满是浓郁的药香的样子……

    她分明是在炼制七品丹药!而且差一点就成功了!

    自然,对于炼药师而言,“差一点”这个词,往往等同于一道天堑。

    有的人或许一辈子也无法跨过那一道横沟。

    他虽然敬佩凤长悦的实力和天赋,此时却也是震惊不已。

    她才多大年纪?

    现在,好像还不到十六岁吧?

    这样的她,居然就已经在尝试七品丹药了?

    她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失败了,但是宗云之却明白,一个十五岁的六品炼药师,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样的天赋,即便是…。那人,只怕也要自愧不如吧?

    不知想到了什么,宗云之眼中忽然闪过几分阴郁,转瞬即逝。

    随后,他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里却是再度被凤长悦激起了斗志——

    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少女,都能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他为何不能!?

    即使是现在不如她,也不能让她将他甩的太远!

    总有一天,他会和站在那个地方,赢回自己的一切!

    而整个伽陵学院,显然也都被这动静惊住,不少人都纷纷走出,看向了炼丹房的方向。

    不少人震惊之余,也露出恍然之色。

    整个伽陵学院,只怕也就凤长悦,会弄出这样大的动静了。

    知道那地方不是每个人都能去,不少人看了一会儿,却是分毫没有上前的意思。

    五长老原本以为,自己是最先抵达的,却不想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一道人影。

    西泽跟在他身后,现在他的实力已经很不错,倒也是能勉强跟上。

    “喂!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蒂亚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差点撞到了西泽身上,连忙停住往前探着脑袋,满脸担忧。

    却正好看到前面那人转过身来。

    正是卡西尔。

    蒂亚的脸色微微一变,当即视线就忍不住往卡西尔的嘴唇瞟去…。

    哦,他用骨扇遮住了半边脸。

    卡西尔带着几分妖娆的目光从他们几人身上轻轻扫了一遍,在蒂亚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却是丝毫不显:“你们来了。”

    五长老没想到卡西尔的速度竟然这般快,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他既然是跟着轩辕夜而来,自然身份也不可小觑,拥有这样的实力也是正常,便点点头:“里面怎么样了?怎么闹出这样的动静?里面的人呢?怎么样?”

    卡西尔沉默片刻:“我也是刚来,这里面我还没进去。”

    蒂亚上下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这里面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卡西尔看过去,原本以为她会避开视线,却不想蒂亚竟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卡西尔纵然此时心里担忧,却也忍不住牵了牵嘴角。

    他眉眼一弯:“当然,这里面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而后,他骨扇一划,身前竟是出现了一道道的波纹——那是结界。

    他居然这般轻易的划开了结界!

    三人都是有些震惊的看着。

    要知道,这地方是苍离用来炼制丹药的,外面的结界,即便是五长老这等人物,也不一定可以打得开!

    卡西尔居然……

    五长老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而后目光便是落在了卡西尔手中的骨扇之上。

    卡西尔并不意外他知道些什么,毕竟五长老是炼器的,当下便是要走进去,却不想竟忽然被人扯了一下,眼前人影一闪,蒂亚竟是先进去了!

    “你们快点!”

    蒂亚说着,朝着里面而去。

    卡西尔黑线——这是他开的好吗!?为什么被她抢在前面,还有一种被允许蹭便宜的感觉!

    他转头刚要起身,却看到五长老和西泽也立刻跟了上去。

    眨眼间,竟是只剩下他一个…。

    卡西尔略幽怨的看了一眼,而后也跟在后面进了去。

    “喂!你们那么快干嘛?人也不会丢,有他在呢!诶,你们都停住干什…。”

    卡西尔的话被堵在喉咙里,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同样被镇住的,自然还有蒂亚三人。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三人都忽然停住,实在是眼前的场景…。

    整个炼丹房之中一片惨淡,中间的药鼎已经炸裂开来,有不少黑灰洒落在地上,而地上的不少药材,也都横七竖八的放着,因为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有不少损毁的,还有一些,有的部分已经被烧焦,还有的汁液淌了一地,看起来格外狼狈。

    而中间的位置,正有一团人影。

    正是趴在地上的凤长悦,在她怀中,竟是死死的护住轩辕夜。

    因为剧烈的爆炸,她的背部也受了伤,有一些地方甚至血肉翻卷开,一动不动,却是将轩辕夜完全抱在了自己怀里,生怕他受到一点波及一般。

    看到这场景,几人都是心头巨震!

    这仿佛静止的画面,着实让几人都瞬间懵了!

    “长悦!”

    蒂亚一声惊叫,便猛地扑了过去!

    她焦急的跑过去,也顾不得脚下无数碎裂的玉瓶,脚上虽然召唤了灵力铠甲,但是越是靠近中间,那炽热的温度就越是让人难以忍受,灼烧的痛苦几乎从脚底传到全身!

    但是蒂亚却是什么都顾不得,立刻跑了过去,等真的到了凤长悦身前的时候,却又不知该从哪里下手。

    看到凤长悦背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蒂亚急的眼眶都红了,向来大咧的她此时难得的用极轻的声音一声声的忽换——

    “长悦…长悦…。你醒醒啊…。长悦…你别吓我…。”

    身后的五长老等人,也立刻反应过来,却是因为凤长悦此时的情况太过惨烈,不得靠近。

    “蒂亚!你先将他们两个人分开!然后一个个送出去!长悦的伤似乎很严重,你注意点不要碰到她的伤口!”

    五长老一边吩咐,一边扔过去一个玉瓶——

    “先把这丹药给她喂下去!”

    蒂亚一把接住那玉瓶,纷乱的点头,连忙将丹药倒出来,送到凤长悦的嘴边,却发现她并不张开口。

    蒂亚又不敢随便动她,急的没办法:“长悦…。长悦你快把这丹药吃了啊…。”

    她却是不知,凤长悦前世身份特殊,为了保命,形成了许多本能。

    其中一项,就是不会在不清醒的时候服下到嘴边的东西。

    她就是咬死不松口,任何办法都没用。

    否则,上辈子早已经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而此时,蒂亚也不知如何是好,尝试了几次终于放弃,准备先将两人分开。

    她小心的将手放在凤长悦受伤比较轻的胳膊上,想要将她扶起来,却是发现她死死的抱着轩辕夜,一点都拉不动。

    两个人好似是并蒂莲生长在一起一样,一点松动的痕迹都没有。

    她着急的想要去将凤长悦的手松开,却是发现她的胳膊抱得死死的,一点都无法挪动,更别提将两个人分开。

    “别动他们两个。”

    正在蒂亚急的不行的时候,卡西尔忽然走上前来。

    蒂亚抬头,就看到他满脸严肃,想要反驳的话就莫名其妙没说出来。

    他这样子…。好像有些不一样…。

    卡西尔看着两人的样子,心内却是叹了一口气。

    终于还是成了这样子。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这男人实在是太顽固。

    或者说,只要一碰上凤长悦的事情,他就总是这样…。

    不顾一切。

    若是给别人知道轩辕夜此时的模样,只怕不知要惊到多少人。

    正在这时,凤长悦的手指忽然动了一动。

    他眼尖的看到,立刻道:“小悦儿!小悦儿!你醒了吗?”

    蒂亚也连忙看向凤长悦,紧张的盯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凤长悦的睫毛才微微一颤,而后缓缓睁开眼睛——

    在刚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那如同刀锋一般的眸光,将蒂亚卡西尔两人都是吓了一跳。

    那眼神…。实在是太过冰冷锋利!竟像是挟带着从地狱之中杀出来的气势一般!

    凤长悦却是迅速的意识到了眼前的处境,眼神变了变,而后立刻低头看去,等看到怀中轩辕夜苍白的脸色,即便是闭眼也依然冷清尊贵的容颜,才放了心。

    这一连串的变化,让几人都是愣住,不知该如何是好。

    凤长悦却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的伤,只小心的将他的姿势调整了一下,而后从戒指中取出一个玉瓶,而后将里面的丹药含在嘴中,朝着轩辕夜吻去。

    这动作行云流水,毫不犹豫,似乎早已经演练过无数次。

    五长老西泽等人都是看的一呆,没想到凤长悦竟然这般直接。

    纷乱脏乱的房间内,一片安静。

    凤长悦将丹药喂给他,他似乎有感应一般张开唇,她舌尖一抵,便送入他喉间。

    同时,两人的身体之外,忽然升腾起了紫金色的火焰!

    卡西尔眼尖,立刻将蒂亚扯到自己怀里,避开了那火焰。

    那一团火焰在两人周身燃烧,只能隐约的看到大致的形状。

    凤长悦将丹药送入,却迟迟没有起身。

    她的手臂抱着他,她的唇瓣贴着他,她的胸膛靠着他。

    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微凉的温度,清浅的气息。

    这样真实。

    那么虚妄。

    她紧紧的闭着眼,却还是有眼泪落下,映出一片斑斓色彩,滚烫无比。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她心里像是有声音在嘶鸣,有什么东西在狠命的撕扯着她的心脏,她的肺腑。

    身上的疼痛,完全都感受不到。

    因为再也不会比心脏更疼。

    她紧紧的抱着他,想到自己曾经很多次这样倒在他怀里,是不是那时候,每一次,他也是这样的痛彻心扉?

    她忽然恨极了自己!

    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足够的力量,没有强大的实力,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置于险地,而后一次次的将两人都拖到麻烦之中!

    她恨自己虽然一次次的承诺,会自己走到他身边,却从来还没有实现!却总是他,一次次的再次回来她身边!

    她恨自己没有用,遇到危险,却总是牵连他也跟着受惩罚。

    是的,她此时终于明白,当自己受伤,给他的痛苦也分毫不少!

    万般的担忧,焦虑,不安…。

    都是她给他的!

    而现在,她终于体会到自己的残忍。

    她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之上,一声不语。

    生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所有的情绪都倾斜而出。

    他的身体虽然微凉,可是却这样真实啊。

    他澄澈的凤眸,他清冷的笑意,他宠溺的神色,他有力的臂膀,他宽阔的胸膛…。

    “悦儿。”

    “悦儿。”

    甚至连声音都那么清晰!

    可是,他身上,受伤的地方,却是连一滴血都没有!

    她咬牙,身体如同小兽一般蜷着,抱着他的身体,狠狠的低着头,发出一声低低长长的呜咽。

    这一声,实在是太过压抑,包含了太多的感情。

    蒂亚在外面,隐约听到,竟是瞬间就模糊了眼睛。

    卡西尔眸色深深。五长老和西泽也都是愣在原地,闻声沉默。

    凤长悦心里不断的问自己——

    为什么,他抽离了自己的灵魂体而来,她却始终没有看出来?

    这样长时间的分离,他的身体不知损耗几多!

    而且,还受了这样的伤!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只为她,跋山涉水,脱离魂魄,不论生死。

    只为她。

    许久。

    她起身,周围火焰终于逐渐散去。

    几人连忙看去,却对上了她极静极冷的眼睛。

    “你将他带走吧,我会尽快炼制好丹药,治好他的伤势。”

    卡西尔一愣,凤长悦却是已经起身。

    “你要去哪里?”卡西尔下意识的开口。

    “去我可以救他的地方。”

    ------题外话------

    亲们,盟主的投票,大家多多支持二月呀么么哒,微信关注vip,说明自己的会员号,我爱战西野,就可以给二月君送花了哟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