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265 情早已起
    那被死死困在十字架上的孩子,正是阿夜!

    此时的他,浑身是血,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看起来大约也不过十一二岁,然而那张脸容上,也满是血迹,唇似乎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进水而变得干裂,只是稍微动一动,便牵扯动很多伤口,有血缓缓渗出。

    但是那双凤眸,却是一片冷寂森然。

    像是永无光明的黑夜,死寂无边,只消一眼,便似乎将人拖进无尽深渊,承受永世沉沦。

    她心头微颤。

    那样的眼神,就连她看了,都觉得似乎有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心底升起。

    好像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希望,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那是一种冷到极致的,恍如没有任何情感的眸子。

    她莫名心中一疼。

    她记忆中的阿夜,虽然霸道,虽然冷清,虽然尊贵,但是却不是这样的……

    死寂,冰冷,别无留恋。

    似乎任何东西,都无法让那双凤眸产生一丝一毫的波澜。

    这样的他,虽然近在眼前,却好像相隔万里,永远都无法触碰到对方。

    他的世界,隔绝一切。

    别人进不去,他也不出来。

    她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攥住一般,涌出一股酸涩至极而感觉,那样的眼神,像是一把把的小刀,在她的心脏之上划下一道道的伤口。

    细密,无声。

    却疼痛之极。

    那股莫名的酸涩逐渐漫上,触碰到那些伤口,越发痛苦。

    她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竟是开不了口了。

    她心中一沉,立刻举起自己的双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甚至在她抬手看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轮廓,什么都看不清晰。

    若是猛的看去,甚至可能会以为是一团淡淡的雾气。

    然而面对这样的情况,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再次抬头看向那已经微微抬头的阿夜。

    此时的他,看起来形容尚且有些稚嫩,然而那眼神,那神色,却丝毫不会让人以为他是个孩子。

    他虽然抬头睁开眼睛,但是却好像并没有看到她,冰冷的眼神从她的身上淡淡扫过,并不停留。

    她心中莫名一纠。

    她的身体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缓缓向前走了一步。

    啪!

    响亮的鞭打声,顿时响起!

    她立刻停下脚步,心中却是已经涌出了滔天的怒火!

    在阿夜的十字架旁边,左右各站着两个男人,一个威武雄壮,一个精瘦阴狠。

    刚才那一下,却是那精瘦的男人,再次挥动了手中的鞭子,再次狠狠的抽打在阿夜身上!

    那鞭子有两只手指粗细,通体油光锃亮,微弱的光从墙壁上面唯一的一个小窗口渗进来,打在上面,映出冰冷至极的色泽。

    而最重要的是,在那上面,竟然是有无数细小却密集的倒钩的!

    那一鞭子狠狠挥下,空气也似乎被撕裂,然而那细微的声音,却立刻被皮肉被撕裂的声音掩盖!

    凤长悦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鞭子抽打在阿夜身上,他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烂不堪,完全无法帮他抵消一丝一毫的疼痛,反而是会因为长期的受伤,那衣服被血液粘黏在身上,稍微动一下,都会扯动伤口,甚至造成撕裂,扯动一片皮肉。

    而这一鞭子下来,从他已经满是伤口的胸膛之上狠狠刮过,锋锐的倒钩深深嵌入,而后没有丝毫停留,立刻飞起,带起一片血肉飞溅。

    而那衣服也被倒钩扯动,将他周围的伤口全部撕裂,顿时露出一片猩红而黏腻的伤口。

    他身体微微一颤,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甚至,他依然微微抬着头,看着前方。

    那眼神如同最冷的冰水,从那挥了一鞭子的精瘦的男人身上淌过。

    分明不是多么阴森可怖的神色,却是让那男人浑身一个激灵,立刻腿软了一瞬。

    那眼神,实在是不像一个孩子的眼神!

    似乎是想到自己被一个孩子吓到十分丢人,而旁边还站着另一个剽悍的男人在看着,这精瘦的男人似乎是不想要让人看出来自己那瞬间的怯懦,立刻恼羞成怒的再次挥手!

    又是狠狠一鞭!

    啪!

    这一次的力道,比之前更强,并且是覆盖在之前的伤口之上的,增加的疼痛,已经不是简单的重叠。

    然而阿夜却依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凤眸之中一片暗沉。

    “让你看!让你看!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看着老子!”

    那精瘦的男人越发的恼怒,一边疯狂的甩鞭子,一边大声的叫骂。

    “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大少爷吗?!我呸!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身份!能让你在这里受刑而没有将你赶出去,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懂吗!”

    “卑贱的杂种!”

    “你怎么不去死?居然还有脸跟着你那同样不要脸的娘回来!”

    那男人极尽嘲讽谩骂,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反而是被激发出了力量一般用着比之前更加强劲的力道。

    那鞭子上已经沾满了血,有的倒钩之上,还挂着一星半点的血肉,看起来分外凄惨。而地面上,也早已经被嫣红的血液侵染。

    只是光线暗沉,谁也看不清。唯有越发浓重的血腥气息,充斥在空气之中,让人闻之欲吐。

    然而这血腥味道,却好像让那男人越发的兴奋。

    看着那张已经初具风华的脸庞,想着自己竟是在鞭打主上的儿子,他浑身都变得激动起来,恨不得自己再多几只手,更加狠厉的教训他!

    主上的儿子又如何?得不到主上的承认,也不过是徒增笑柄罢了!

    整个城中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已经被主上抛弃,现在更是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

    既然已经被主上发配到这里,就说明已经宣判了死刑。

    而且,是要经受足够多的折磨之后,才能死去的死刑!

    在这里的人,往往都希望自己可以快点死去,因为活着会更加痛苦!

    很多人耐不住,早就求饶,或者尝试自杀了。

    唯有这个人,从进来之后,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即使是被施以各种惩罚,也依然是沉默不语。

    他甚至连一丝痛苦的呻吟声都没有发出过,面上总是那样毫无表情的样子,看着让人莫名的阴森,甚至不敢对视。

    就算他们用了无数手段,也从来没有从他口中听过一句求饶。

    越是这样,他们下手便是越重!

    然而他这边越发的口无遮拦,挥鞭如雨,却是没有注意到,在说出那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原本一声不吭的轩辕夜,竟是眼神忽然一变。

    那原本暗沉无边的凤眸之中,忽然生出了漩涡,像是要疯狂的将人吞噬进去!

    魂灵不存!

    他周身的气氛,也是瞬间发生了变化,像是淬了毒的匕首,满是锋锐危险的气息!

    见到轩辕夜这样的反应,那男人得意一笑,和那个站在一旁的威武剽悍的男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森冷一笑:“怎么?不是硬气的很吗?不是骄傲的很吗?现在怎么这么大反应?”

    他将鞭子握起来,一下下沉重的敲打在轩辕夜的脸上,低声笑道:“哦,不对。你那娘可是比你不要脸多了,居然还带着你回来,还专门挑着小少爷刚刚出生的日子…。真是卑贱!而你,也不过是一个贱婢生下的杂种罢了!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装清高!?”

    嗤!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忽然身体一颤,继而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痛苦表情。

    他睁大了眼睛,缓缓低头,却看到自己的腹部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血淋淋的肠子。

    而后,巨大的疼痛,才陡然袭来!

    他立刻哀嚎一声,惊怒交加的看着轩辕夜,却见他不知什么时候,右手竟是挣脱了束缚,一拳狠狠轰在他身上。

    凤长悦心间一颤,几乎难以呼吸。

    阿夜的四肢原本是被小拇指粗细的长长的钉子钉在十字架上,而手腕和脚踝处也被铁链锁住,然而刚刚那一下,他的右手,却是瞬间挣脱,而后打在了那正在叫嚣的男人腹部。

    她看的清楚,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他的手腕已经因为强行挣脱而被刺穿。

    那钉子还深深的镶嵌在架子上,然而他的手,却是已经轰出一拳。

    那精瘦的男人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愤恨的挥出手中鞭子,然而却是已经没有精力,只是虚晃一下,便无力垂下。

    然而即便如此,也依然扯动了轩辕夜的伤口。

    然而轩辕夜这一次,却是连一点动作都没有了。

    那些疼痛在身上,原本还会让他的肌肉抽疼一下,然而此时,他眸色是前所未有的森冷黑暗,只是一眼,便像是无尽深渊,散发着无尽恐怖气息。

    他的身体大部分都还被困死在架子上,右手还维持着挥出的动作,然而手臂之上,却满是血迹和伤痕。

    而在手腕处,正有一个血窟窿,汩汩冒血,周围血肉翻卷。

    啪嗒。

    他手腕微动,手指一松,竟是一团血肉掉在地上。

    那是方才他强行扯下的那男人的皮肉。

    这场景实在是太过森冷诡异,即便是原本被愤怒和恼恨充斥的那男人,看到这情形,也是忽然胆怯,眼神畏缩。

    而另一个剽悍的男人,见此立刻将那倒在地上的男人扶起来,而后转身,看向轩辕夜。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

    他低喝一一声,而后竟是忽然从手中甩出一个东西,砸碎在地上。

    “心狠手辣至此,心思歹毒,手段卑劣!”他看着轩辕夜缓缓收回手,而后毫不在意的在架子上蹭了蹭血,原本满是愤怒的心中,也骤然升腾起一股诡异的恐怖感觉,当即越发的凶狠,“怪物!你就是个怪物!难怪主上要杀了你!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尝尝,这吞心噬骨痛苦的滋味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忽然想起了细微的声响。

    凤长悦强行压下心头酸涩疼痛,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就立刻低头看去!

    却见那粗糙潮湿的地面之上,不知何时,竟是爬满了极小的黑色东西!

    密密麻麻,从地上飞快略过!

    她心中一惊,竟然是七级魔兽蚀骨蚁!

    这些蚀骨蚁,虽然体型微小,但是却拥有着即便是九级魔兽,也不愿意对上的实力!

    因为它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一旦聚集起来,就会拥有极强的破坏力和战斗力!

    一个七级魔兽,尚且不难应付,然而这些,却足足有成千上万只!

    而这些,此时竟然全都在朝着轩辕夜而去!

    它们速度极快,不过是片刻时间,便是已经快要到达轩辕夜脚边!

    这些黑色的小东西,可以从各处钻入身体,从里面将人吞噬,外面看不出什么,实际上却遭受着极大的痛苦,等里面的血肉经脉骨骼全部都吞噬干净了,只剩下了一个空壳,最后承受无尽痛苦死去!

    那男人也是被气疯了,其实上面交代的暂时留着轩辕夜的命,但是此时遇到这场景,加上这段时间一直随意折磨他,便忘了这一点,当即用了自己的杀手锏,势必要了轩辕夜的命!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发的近,然而轩辕夜的眸色,却是越发的死寂暗沉。

    他不能死!

    然而在进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废去了一身修为,此时和一个普通人无异,方才那一下,已经是他用尽所有力气,此时面对这魔兽,即使是巅峰时期的他,也是不可能对付的了的,何况现在?

    然而他心中,却是无所畏惧,甚至燃起了一股决绝的战意!

    他是一定要从这里走出去的!

    他浑身的肌肉绷紧,死死的盯着那些越来越近的蚀骨蚁。

    然而在那东西即将抵达的时候,却忽然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疯狂的后退!

    轩辕夜微微一愣,眉头微皱,却看到那些黑色的蚀骨蚁,的确是在快速后退!

    好像他身上,有什么它们畏惧的存在一般!

    而那正等着看他死的男人,也被这一幕惊住,那魁梧剽悍的男人立刻恼怒:“滚去杀了他!听到没有!去杀了他!从里到外,让他痛苦而死!去啊!快去啊!”

    然而纵然他再怎样吼叫,那些蚀骨蚁,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依然在快速的后退,地面上再次被铺满,密密麻麻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然而此时看上去,却是没那么可怕了。

    最后,那些东西,全都回到了原本的地方。

    任凭那男人怎么吼叫,都是毫无动静。

    这也是没有办法,因为那男人,并没有和它们契约。这东西,还是上面的人给他的,就是为了关键时候动用,让轩辕夜好好享受一番。

    却不想,东西用了,却是这样!

    没有契约,他就不能强行命令这些蚀骨蚁动作,而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它们全部都缩了回去。

    只怕就连给他东西的人,都不知道会遇到这样的场景。

    轩辕夜看着这一幕,眉头微皱,凤眸之中却依然是一片死寂。

    无论是搞什么把戏,都无所谓,只要可以活下去,一切都不是问题。

    见这一招没有用,那两个男人也是恨极。

    “真是见了鬼了!这小子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要知道,这段时间,他们不断折磨着轩辕夜,他身上除了伤,什么东西都没有。

    而且在进来的时候,他也已经没有任何的灵力了,又怎么可能可以做出反抗?!

    这可是七级魔兽蚀骨蚁!

    “反正上面也已经交代怎么折磨他都无所谓,而且看样子,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翻身之日了。不如,将他扔进‘黑狱‘!反正一个这样身份的人,也不会有人想起来将他带出去的!他去了哪里,也无所谓!”

    那精瘦的男人喘息道。

    他身体受了这样的伤,虽然不致命,但是却是彻底惹恼了他!

    黑狱平时也不会有人去,进去的人,从来都没出来的。

    倒是适合这小子!

    那魁梧的男人想了想,也同意了:“好!”

    一不做二不休!

    听见他们声音的轩辕夜周身气息越发的冷厉,周身血液不断渗出,看起来却并不狼狈,反而带着一个无可言说的尊贵之气。

    即便此时,他消瘦,脏污,困窘,几乎死去,却依然凛然不可侵犯。

    他在想,如何才能活下去。

    然而,下一刻,他却是忽然感觉到,身体之上忽然传来了一股温热。

    他一愣。

    面前分明是没有任何东西的,然而他的四肢,胸膛,却都忽然沁在温水之中一般。

    细细密密,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连带着他的心脏,似乎都温暖起来。

    他微愣,凤眸微闪。

    却忽然仿佛听到一股叹息。

    极轻,极重。

    轻若烟云,重若惊雷,在他耳边。

    “阿夜。”

    她闭上眼睛,周身是撕扯的疼痛,越是靠近,越是痛苦,却还是抱住了他。

    手臂虚拢,即便自己是透明的,却依然怕弄疼了他。

    她的声音,像是沾了水,飘飘荡荡。

    “疼么?”

    ------题外话------

    今天朋友临时生了病,一直在医院待到很晚,差的明天补上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