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264 梦杀!(上)
    凤长悦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忽然落入一片虚空,像是失重了一般,沉沉浮浮飘荡。她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东西都看不到,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极致的安静几乎让人心中发慌,她伸出手去,却什么东西都无法够到。

    她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天堂火已经在体内流转起来,沿着经脉四处游走,那紫金色的火焰带着炽热而熨帖的温度,缓慢滋养着她的经脉骨血和血肉,不知不觉间变得更加坚韧。

    她的精神高度警戒起来,浑身肌肉绷紧,仔细的聆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她闭眼想了想,之前正是和司徒交手的瞬间,她的脑海忽然闪过一道亮光,而后便眼前一黑,再次清醒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个地方了。

    周围依然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的如同亘古以来就是这样的死寂。

    她的身体依然能够被自己控制,来回飘荡,然而却无论走往哪个方向,扑面而来的,永远是一片纯黑的安静。

    她挥出一道灵力,却发现自己的灵力似乎被什么压制了一般,难以发挥出平常的水平,挥出的那一道灵力,赫然只有一星灵皇的水平!

    而那一道能量,在从她掌中出去之后,竟然没有引起丝毫的波澜,像是一滴水融入了大海,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就那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她心中微微一沉。

    这里,居然不是小空间。

    对比曾经的照壁阁,绝龙谷,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异常单调,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然而她仔细探查之后,却发现了最出乎意料的一点——这里无尽虚空,竟然不是小空间!

    小空间是用特殊的力量开辟出的特殊空间,因为里面的介质流速不同,而导致小空间和外界的时空流速都不同。

    尽管不同的小空间的属性特点不同,有的也会对力量进行压制,甚至有的干脆寸步难行,然而小空间最大的好处就是——它是实际存在的!

    从某个角度而言,小空间只是某个区域产生的特殊空间,若是被困在里面,只要打破那屏障,便可以出去。

    然而现在这地方……

    她什么东西都感觉不到,境界被压制不说,最重要的是竟然能量竟然石沉大海。

    她心念一动,想要召唤天堂火,却骤然发现,天堂火在出来之后,竟然只有极其微弱的光芒。

    仔细看去,就像是身处一片迷雾重重的地方,连光亮都无法透出去。

    肩膀上微微一沉,却是小白忽然跳了出来。

    “主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白的声音里面,多了一层少有的严肃,她扭头看去,正看到那张圆乎乎的小脸上,眼睛里满是警惕。

    她心中一暖,继而道:“不知道。但是看起来,像是…。牢笼。”

    小白一惊:“牢笼?”

    虽然它见识不少,也知道有一些特殊的把人困住,然而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牢笼。

    凤长悦无声点头。

    虽然她的身体看似自由飘荡,但是周围的一切都隐藏在黑暗之中,没有任何声息。

    这样的环境,其实算是一种特殊的牢笼。

    她眸色微闪,寒光凛冽。

    前世的时候,她曾经见过类似的境况。

    那时候,有一种极为凶残的惩罚,在很多佣兵之中盛行,专门用来惩罚那些背叛的人员。

    将人关到一个极其狭小的密闭空间里面,正常成人在里面只能蹲着,连四肢都无法伸展。而它的整体都是用极硬的材料所制,就算是枪炮也无法打穿,除了一些极小的气孔用来呼吸,整体都是完全封闭的。

    整个空间里面,没有一丝光亮,也隔绝任何声音。

    一个人采用半蹲的姿势在里面,全身都几乎无法动弹,只有一些早早准备好的少量的食物供给,而且完全封闭,一点外面的声音都没有。

    只有自己一个人,呆在那样的环境之中,死寂,安静的几乎恐慌。

    一开始的时候,那些背叛的佣兵并不以为意,毕竟那些人再怎么样,身心素质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并不会因为这样的类似禁闭的惩罚而吓到。

    然而实际上,那些背叛者后来都遭受了最为惨重的教训。

    她曾经亲眼见识过一个被关进去的年轻男人的整个过程。

    第一天的时候,他在里面的状态还比较好,安安静静的呆着,饿了就吃,渴了就喝水。

    第二天,他已经变得有些无聊,但是因为对周围还抱有警惕,所以并不敢过多睡觉,只是变得有些焦躁。

    第三天,他已经开始长时间睡眠,除了需要补充能量的时候,会醒来逼迫自己吃东西。说是逼迫,是因为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早就变得污浊不堪。

    第四天,他开始在里面大吼大叫,希望可以得到一星半点的回应。因为那种独自一个人在一个狭小黑暗安静的空间内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多待下去一个小时,就会变得越发的煎熬。

    第五天,他开始在里面拳打脚踢,甚至头破血流浑身世上也毫不在意。只是却依然没有人理会。

    第五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开始不怎么吃东西,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喝一点水,实际上,那时候水已经喝完了,他都是在喝自己的尿,双重的打击让他身心俱疲,几乎崩溃。

    第六天的时候,他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但是稍微清醒一下,意识到自己还在那样的环境之中,便会越发的歇斯底里。

    等第七天早上,那门终于打开。

    她在不远处随意的看了一眼。

    里面已经臭气熏天,一片狼藉。

    然而最重要的是,那个原本极为自负的强悍的年轻男人,已经将自己周身的皮肤全部抓烂,浑身是血,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而他,已经没有任何呼吸。

    竟是咬舌自尽了。

    身体还有着温度,死的时间并不长。

    在里面的七天时间,他的身体被提前注射了药物,因为肌肉乏力而无法自杀,他能够拼尽全力去做的事情,最终都只是加重了他身体的伤势而已。而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他的药力逐渐减弱,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咬舌自尽。

    原本那人是充满了求生欲望的,因为说好了只要他可以忍过去七天,就可以给他一条生路,所以他一开始并未想过要自杀。

    可是后来生不如死,想要一死了之的时候,却已经身不由己。只能被动的承受着无尽的痛苦。

    所以,第七天凌晨的时候,那男人清醒了一瞬间,稍微积攒了一些力气,便选择了自杀。

    他不知道距离开门的时间,只剩下了一个小时。

    生死也不过一瞬间。

    然而在那之前,却承受了无尽痛苦。

    凤长悦是知道这样的幽闭空间,对人的打击是致命性的,所以在确认这里不是小空间,而是一个奇怪的地方的时候,心中是微微下沉的。

    不过庆幸的一点是,小白还陪在她身边。

    “主人,这里很是诡异,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能量波动。而且…。这里好像对实力有所压制。”

    小白蓬松的大尾巴甩了甩,浑身雪白的毛发此时看起来分外的现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此时难得闪烁着谨慎的光芒。

    而在最深处,似有金色闪动。

    凤长悦心中稍安。

    “主人!为什么我们出不去!主人!”

    “娘亲!娃娃也出不去!呜呜呜娃娃要出去!娘亲!娃娃要保护娘亲啊!”

    忽然响起的两道声音,顿时将凤长悦的思绪拉回。

    她下意识抬手,看向手上的金色镯子。

    小彩和娃娃?

    虽然实力被压制,但是彼此之间的联系还是比较顺利的,她精神力探入手镯,便看到小彩和娃娃正急躁的叫喊着。小彩烦躁的挥动着翅膀,似乎想要出去,但是身体却怎么也飞不起来,而娃娃在雪山之上,快速奔跑,却怎么也无法走出来。

    觉察到凤长悦的精神力,两只立刻看向她。

    小彩十分焦急,彩色的翅膀上几乎快要凝结出绚丽的冰凌,头上的九根翎毛也在微微晃动,显然是拼尽全力想要出去,但是却始终呆在这里。

    而娃娃看到凤长悦,就一下子歪倒在地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似乎有无尽委屈,扁了扁嘴,几乎要哭出来:“娘亲…。”

    凤长悦心头微惊。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彩和娃娃这样狼狈。

    竟是连出来都没有办法?

    小白也没有心情嘲笑小彩,毕竟现在情况特殊:“主人,你不用太过担心,它们出不来只是因为暂时受到了这里环境的压制。其实这样反而更好,它们出来了,可能也有未知的危险。”

    凤长悦也有感觉,金色手镯似乎受到什么压制,导致它们两个都无法出来,只能精神交流。

    她没问为什么小白可以出来。

    小彩这一次也没有怄气,只是觉得有些生气无奈,这一次分明是遇到危险了,它却不能出来帮忙。

    娃娃也是这样的感觉,其实它身为射天箭和射天弓的灵宝之魂,原本不应当被困死的,只是不知为什么,竟然也无法出去。

    这地方,显得越发的诡异了。

    “主人,不要担心,这里虽然很是诡异,但是我们都和你一起,我们都会保护你的。”

    三只同时坚定的点头。

    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凤长悦抿了抿唇,点头:“好。”

    我们一起出去。

    ……

    在凤长悦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的时候,却不知外面已经乱成一团。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原本正打斗着的司徒和凤墨,竟是眨眼时间,就忽然双双消失!

    场中那炽热的温度还没有褪去,下面一道道因为他们两个人的缠斗而产生的焦黑狼藉痕迹还那样鲜明的存在着,两人竟然就这样在众人眼前,一下子消失了!

    有人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却心下骇然——人真的没有了!

    场中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是难掩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原本两人交手的位置,已经没有任何痕迹。

    这些人都是有着一定实力的,虽然不至于人人都可以撕裂空间,但是好歹也都是知道强大的能量波动会将空间割裂的。众人对此其实也算是见怪不怪了,然而现在这场景,却分外的诡异!

    如果两个人是一同被卷入了空间乱流之中,倒也不至于这样让人吃惊,但是…。

    这情形,分明就不是这样!

    因为那地方,竟是没有留下任何关于空间裂开的痕迹,虽然两人交手的时候,因为强大的能量而被划开了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然而那却是不足以将人卷进去的,而且如果真是消失在空间中,应当是留着残余的能量波动的!

    然而——没有!

    就像是两个人凭空消失了一般,突然不见!

    片刻的死寂之后,场中一片哗然!

    就连原本正在对峙的吴山卓等人,见此情形,也不由得急了——人呢!

    司徒消失了无所谓,那凤墨可是不行!

    这仇还没有报!

    吴山卓一个着急,就向前跨了一步。

    结果,被人堵住。

    他气急怒喝:“岳大川!你想做什么!?”

    岳大川悠闲的将自己的流星锤抡起来,那随便往地上一放,就会砸出两个大坑的流星锤,在他手上像是玩具一般轻松。

    “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让你把人交出来。”

    岳大川横起来是完全没有道理可言的,他性格原本就豪放不羁,而且对吴山卓早就看不惯,此时众人难得立场发生动摇,他当然要抓住机会。

    在场的这些人,可是没有几个在乎凤墨如何的,反而是吴山卓手中的那神秘少女,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所以只要他随便开口煽动,就立刻可以将众人拉到一个占线。

    虽然在看到凤墨消失的时候,他心中也是一惊,但是却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于是,干脆撕破脸皮,彻底和吴山卓杠上。

    只要他多拖延时间,说不定就可以为凤墨挣得更多的时间。

    岳大川看似粗鲁,实际上却是不傻,当机立断,直接出手。

    果然,他这么往前面一站,立刻让很多人都眼神闪烁,随即纷纷逼近吴山卓。

    整个广场之上的人,竟是不知不觉之中将吴山卓以及整个不死门的人都包围在了里面。

    “交出那少女!”

    “没错!交出来!”

    “既然大家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不过你不死门想要独吞,还想把我们当枪使——我呸!你想的也未免太好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你是一定要把人交出来的!”

    “吴山卓!若是你够胆量,大可以继续隐瞒下去!看看你能不能抗得过整个大沼泽!”

    人多了,也就变得胆子大了起来,平时一些被不死门长期欺压的势力门派,此时全部毫不留情的出口谩骂,恨不得死死相逼。

    反正这么多人,谁说了什么,吴山卓也是分不清的,不如趁此机会,好好讨回一些利息!

    人多壮胆,加上还有绝阳楼带头,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怕的。

    除非——吴山卓真的有力量,和整个大沼泽的诸多势力相抗!

    踏。

    脚步声响起,众人都往前逼近了一步!

    吴山卓脸色都青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如今的场景!

    这件事情,他一直用最严格的手段保密,不仅当时看到吴越回来的那侍卫全部斩杀,连刚刚传递出去消息给那些人的人,也被他亲自暗中处理了。

    以至于现在,整个不死门,知道那少女就在他们那里的人,只剩下了他和吴越。

    他这样谨慎严密,就是担心会被其他势力觊觎,但是却不想,凤墨竟然出现了!而且居然当着整个大沼泽的诸多势力的面,将这件事情抖了出来!

    原本这也不算十分严重,只要他咬定没有这件事,依靠着不死门庞大的实力,就算有人真的怀疑,也不会有什么胆子做出格的事情。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岳大川竟然率领了整个绝阳楼推波助澜!

    有了一个领头的,下面的人自然也就胆子大了,跟着附和!甚至联合起来逼迫他!

    而现在,凤墨消失,连司徒也没了踪影,他没有了任何优势,单独对上这些人,是绝对没有任何胜算的!

    “我再说一次——我不死门,没有找到那女子!你们若是想要,干脆自己去找啊!你们这个时候跟着一同逼迫我不死门,别以为绝阳楼之后会放过你们!那少女若是真的找到了,你们以为,你们有什么资格和绝阳楼的人抢吗?!”

    吴山卓声音狠厉,甚至有了一丝嘶哑:“这本来就是各凭本事的事情,现在你们被煽动,又有什么好处!?”

    不得不说,吴山卓终究是在这个位置做了很久的人物,简单两句话,便极具说服性。

    只可惜,今时不同往时。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的。

    那少女之后代表的东西实在是太具有诱惑性,以至于这些人即便闻言有些动摇,最终却还是选择继续。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无论之后的事情如何,你吴山卓就要先把人交出来!

    而且看吴山卓这样子,那人分明就在他手上!

    吴山卓见众人一动不动,心中越发的焦躁烦闷,转而看到一直沉默的萧远山,立刻灵光一闪,道:“萧兄,你我这么多年交情,总不会也和他们一样看不出来,这都是岳大川联合那凤墨,设下的一个圈套吧?凤墨才来了几天?竟然就能让岳大川这样倾力相助,若说其中没有点什么,你们会相信吗?别的不说,单是这凤墨的身份,就已经足够引人怀疑了。方才司徒也正是为了对付他,才一同消失。而岳大川却想着趁此机会,召集众人针对我不死门!这是多么歹毒的心思!”

    “萧兄,你可要想清楚,若是此时你不出手,等之后我不死门失力,绝阳楼再联合那凤墨等人针对你青云宗,你可是危险了!”

    吴山卓字字句句,都像是石头砸在萧远山的心脏上。

    他眉头微皱。

    萧正泽在后面听着,实际上没有听进去多少,只听到了“凤墨”两个字,当即就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狠声道:“爹!那凤墨十分奸诈狡猾,我看今天这件事,就算不是他专门和绝阳楼一同策划的,也只怕差不多了!他已经和绝阳楼联合,咱们若是不先把绝阳楼灭杀了,之后就更难了!而不死门落败,对咱们也没有任何好处,甚至会失去一个盟友啊!”

    见萧远山眉色依旧冷肃,似乎不为所动,萧正泽心中越发的愤恨,那满腔的怒火和恨意几乎要溢出来,咬牙道——

    “爹!您还在犹豫什么!现在没有其他人,正是出手灭杀绝阳楼的最好时机啊!那些小的势力,也不过是随波逐流而已!他们不但不会帮助绝阳楼,甚至可能会落井下石,给他们最后一击!到时候,就算那凤墨真的身份不凡,也是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了的!”

    萧远山当然知道。

    如果是之前,他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这么做。可是…。

    若吴山卓的手上,真的有那少女,那…。

    他可是要多考虑了。

    毕竟,他可不想最后一切事情了了,却被吴山卓以及那些人一同彻底杀了干净。

    他是知道那些人的,虽然自己这么久以来一直谨小慎微,却也丝毫不敢多窥探一眼。

    所以,比起灭掉绝阳楼,或者对付那什么凤墨,那少女的事情,还是最重要的。

    只是这件事情,他并没有和任何人说,所以连萧正泽都不知道。

    他知道自己儿子在为那个凤墨的事情而恼怒,但是却不能因小失大。

    吴山卓此时也看着萧远山,相比而言,其实岳大川算是他们两家的共同敌人,谁让那岳大川总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这么多年早就腻了!

    趁此机会…。

    “吴门主,若是那少女真的在你手上,我劝你还是将她带出来吧。大沼泽所有势力都在这里了,不如将她交出来,大家一同商量吧。”

    萧远山沉沉说道。

    众人闻言,短暂的吃惊之后,越发叫嚣。

    吴山卓的脸色,顿时难看的要死,眼睛里面似乎有怨毒的光闪过。

    不过萧远山却并不在意。

    这些人原本就没有什么所谓交情,利益才是至上。

    若是能找到那少女,他不介意先和岳大川联手,弄死吴山卓。

    萧正泽闻言也是惊呆,刚要开口就被萧远山一个极冷的眼神镇住。

    他下意识的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纵然心中无尽怨愤,他也知道,此时绝对不是自己开口反驳的时候。

    而此时最想骂娘的,自然就是吴山卓。

    “萧远山!你!”

    吴越原本正想着如何将凤墨抓住而后千刀万剐,却突然发现人不见了,然而还来不及发火,就发觉自己家竟然被人包围了!

    看着那些原本见了他,连个屁都不敢放的人,此时却一副嚣张无比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下意识的就想开骂,却被吴山卓一把拦住。

    “你先去后面。”

    吴山卓鲜少和他这样严肃的讲话,平时都是宠溺着看着他,而后温和的满足他的一切要求,此时突然见到这样的吴山卓,吴越顿时心中一个咯噔,明白此时应当是极为危险了。

    他狠狠咬牙,将那些话全部咽下,然而森冷的眼神,却像是冰冷的毒蛇一般,从众人身上扫过。

    一触即发。

    岳小棠见此,知道情况暂时还是处于上方,便向四周看去,想要看看凤墨的那几个随从在哪里。凤墨突然消失,他们几个只怕也正十分着急的寻找。

    现在情况混乱,她得把人找到才能确保安全。

    凤墨不知去了哪里,但是她心中却是莫名的相信他,一定可以安全回来。

    所以她现在只要将那几个人都保护好,等着凤墨回来就行。

    然而找了几圈,却也没有看到那几个人影。

    她微微皱起眉头,那几个人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凤墨而来的,城中人大多都是见过的,虽然不熟悉,但是肯定有印象。此时凤墨消失,场中气氛一触即发,他们几个肯定会被有心人盯上!

    但是她来回找了找,却都没有看到人影。

    正在她有些担忧的想着是不是被人抓走了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清朗的男人声音——

    “他们几人都很安全,你不必担心。”

    岳小棠顿时愣住。

    那声音像是在耳边响起一样,清晰无比,也十分陌生。

    她立刻警醒的看向周围,却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

    “大小姐,怎么了?”

    看到她神色微变,在她身边保护她的侍卫立刻低声询问。

    岳小棠眼神闪了闪:“没事。”

    原来那声音,只有自己可以听到。

    “不用找了,你是看不到我的。我是凤…。凤墨的朋友,一直在暗中保护你们。你现在不用担心其他,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她应当是不会开心,回来看到你受伤的。”

    宫卿仔细叮嘱道。

    岳小棠微不可查的点头。

    宫卿眉头微蹙。

    其实就连他,也不知道凤长悦到底去了哪里。

    他原本是在那金色手镯之中呆着的,可是在刚才却忽然遭受到一股大力的挤压,而后就猛的出来了。

    等他回神之后,便发现凤长悦已经消失了踪影。

    但是他却并不是十分惊慌,凤长悦自己实力不凡不说,身边还有着小白等相助,就算是对上那司徒,短时间内也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危险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司徒现在对凤长悦的身份十分好奇,在问出答案之前,也是不会下狠手。

    所以宫卿当机立断,在这里尽量控制着局面,并且等待着凤长悦的回归。

    而同时,他也立刻给杨溯几人使眼色,让他们趁着人群即将闹起来的时候,快速无声撤离。

    说实在话,杨溯这么多年在外流亡,虽然本身境界遭受病患困扰,不仅没有什么长进反而后退,但是他本身的实力却是实实在在成长着,尤其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中,也可以游刃有余的撤退而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侧目。

    宫卿站在岳小棠身边,虽然凤长悦没有说,但是此时场景混乱,万一有什么不测,岳小棠就会面临危险,安全起见,他还是在她身边保护为好。

    毕竟,这是她难得看重的朋友。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宫卿也知道凤长悦将这岳小棠当做自己真正的朋友,而且岳小棠本身性格就很好,宫卿自己也很是欣赏,所以干脆留在她身边保护她。

    吴山卓此时已经被众人包围,局势变得越发的紧绷。

    宫卿微微一笑。

    吴山卓此时不承认也没关系,等那少女出来的时候……

    呵呵,应该很有趣呢。

    …。

    凤长悦不知道自己在这片虚无安静的环境之中呆了多久,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不断的向着某个方向飘去,却始终没有尽头。

    连一丝丝的光亮都没有,即便是天堂火,能够看到的范围也变得越发的小。

    随着她的行进,面前的一切,都变得越发的暗沉浓郁。

    小白在她的肩膀之上,也变得严肃许多,谨慎的盯着周围场景。

    一旦有危险,它会立刻出手!

    凤长悦一边漂浮,一边思考。

    之前和司徒交手,她一开始看到那白色火焰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吃惊的,凭着对神火的了解,她几乎是立刻认出那就是排名第十一的银魂鬼火。

    然而心中的震惊还没有退去,她就忽然发现那火焰并不是真正的神火。

    虽然形态极其相似,而且也有着极其炽热的温度,甚至有着让人心神战栗的威压,但是当那火焰出现之后,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便认出那不是银魂鬼火。

    因为那白色火焰,对她手中的天堂火,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天堂火最大的特点就是吞噬,在靠近其他神火的时候,会相互产生极大的吸引力,最开始的时候甚至会扰乱她的意志和心神,虽然现在她经过几次历练,已经能够比较好的控制天堂火,但是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还是很清晰的。

    就像她刚刚踏上虚无山这片平地的时候,那一股突然疯狂窜进她身体之内的火焰一般,在还没有抵达她的身体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

    那是天堂火的特性,是绝对不会错误的。

    所以当发觉自己手中的天堂火竟然对司徒手上的火焰没有一点反应的时候,她就意识到那不是真正的银魂鬼火。

    而且其实这种类似神火的东西,她之前也是曾经见过的。

    桑煦凝。

    她微微眯起眼睛,脑海中瞬间浮现诸多场景。

    那些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但是却还是鲜明的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她不会记错,当时纳克兰帝国的大公主,桑煦凝,在和她对战的时候,以及炼丹的时候,就是用的这样的类似神火的火焰。

    凤长悦勾唇冷冷一笑。

    真是走的地方多了,见得人多了,什么情况都能遇见。

    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能这么“巧合”。

    之前还只是猜测,现在看来,倒是几乎可以确定了。

    纳克兰帝国的手,早已经伸入大沼泽。

    三大势力之中,只怕也早已经有和他们联手的。

    她从三国交流大会上消失,之后唯一一次在人前现身,就是在荆棘沙漠。

    而后,经过落日山脉的时候,就有人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她来。

    并且几乎动员了大沼泽的所有势力,可见这背后,要么是势力太过强大,连大沼泽的这些人,都不得不屈服,要么,就是给出的条件太诱人,以至于这么多的帮派势力,竟然全数出动。

    可见这背后之人,为了抓住她已经是煞费苦心。

    而正巧遇到的司徒,竟然和桑煦凝有着这样诡异的巧合,实在是不得不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她之前曾经猜测是纳克兰帝国的人,毕竟有这样大手笔的并且和她有着深仇大恨的,也就只有他们。

    毕竟桑煦凝死了。

    虽然她没有亲眼见到,但是也隐约知道一些,桑煦凝是被人轮番侮辱之后,赤身裸体挂在纳克兰国都的城门之上死的。

    细致的过程她并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兴趣知道,她只要知道,桑煦凝已经死了就可以。至于她是怎么死的,又是否太过凄惨,她都不在意。

    对于桑煦凝最后的结局,她没有丝毫的怜悯,因为她知道,如果桑煦凝没有死,那么日后,死的就有可能是她,而死法…。她可不相信桑煦凝有什么好心。

    面对一个曾经三番五次想要自己性命的人,她没有多余的同情心。

    这样的人,死一千个一万个,她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不过想也知道,纳克兰国王应当是遭受了巨大的打击的。

    她对那个男人的唯一印象,就是三国交流大会之上,那个对桑煦凝满脸宠爱的脸容。

    她知道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结束。

    虽然她相信阿夜手下的人的做事效率,势必不会留下任何线索,但是桑煦凝去荆棘沙漠的事情,他却是肯定知道的,而且当时柳承修也在。

    虽然已经采取措施,连他们的尸骨灵魂都尽数摧毁,但是却依然无法保证完全保密。

    桑煦凝毕竟是一国公主。

    她若是留有后手,便可以轻易的将矛头指向她。

    而且加上之前就已经结下梁子,就算没有任何证据,仅仅只是怀疑,只怕这战火也会牵连到她。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是无法避开的。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大沼泽号称三不管地带,鱼龙混杂,传闻中,这些人是连三大帝国都不太畏惧的,因为他们不怕死,若是拼死一战,三大帝国必定也会遭受损失,所以相互之间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现在看来,纳克兰帝国和他们的关系,却是没有那么简单。

    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她直觉这里面,还有着什么猫腻。

    纳克兰帝国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想要全部说动大沼泽的人…。其实是有些困难的。

    而实际上,她可以感觉到,即便是三大势力,也是明显有着畏惧的。

    这后面的人……

    她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什么,却没有抓住。

    然而正在这时,在一片几乎让人发疯的死寂之中,忽然传来了一点声音。

    她顿时集中精神,仔细听去。

    竟像是鞭子抽打在身体之上的声音。

    她心中一动,转而向那个方向而去。

    下一刻,她眼前骤然一亮。

    她发现,自己竟是忽然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阴沉压抑的牢笼一样的地方。

    微弱的光线从墙上投下,打在里面的一道消瘦的身影之上。

    那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看起来不过十岁的模样,四肢被绑在满是荆棘尖刺的十字架上,被刺破了很多窟窿,上面的血迹已经暗沉发黑,显然已经很久。

    而那个人的身体之上,竟然也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伤痕。

    鞭伤,刀伤,甚至还有被有倒刺的铁钩勾出的凌乱的伤痕。

    血肉翻卷,惨不忍睹。

    凤长悦眉色微冷,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股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她好像受到了什么力量的驱使,忽然想要走上前去,看看那垂着头的孩子的模样。

    周围很是安静,气氛压抑沉闷,几乎让人喘不来气,鼻端全部浓郁的血腥气息。

    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一些。

    她忍不住微微皱眉,向前走了一步。

    那人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垂着的头动了动,缓缓抬起。

    黑色的头发被血和汗粘黏在脸上,脸色苍白如鬼,一双已经初具雏形的凤眸之中,竟是一片无尽暗沉!仿佛要将人完全吞噬!永世沉沦!

    她心中登时像是被狠狠捅了一刀,来回切割,痛苦难当。

    阿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