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250 我比她大!
    晴朗有力的声音落在众人耳中,整个客栈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他们此时在一楼,旁边还有一些人,原本都只是悄悄打量,现在干脆正大光明的看着。想要看看这传闻中的六品炼药师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摆明是来找场子的呀!

    不过,这样的身份,骄傲一些,尊贵一些,要求多一些,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关键就是,到底谁撞在这当口了。

    掌柜的欲哭无泪,原本因为看到凤长悦一行人过来而产生的激动和兴奋之情此时已经全部烟消云散,只剩下满腹愁绪。

    这上面的人,他一个都惹不起啊!

    可是这六品炼药师……他偷偷瞟了一眼身边站着的红衣少年,身子挺拔,尊贵无双,面容清俊,看似带着几分慵懒气息,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实际上则是有着一股隐隐的威压,让人不敢造次,尤其是当对上那一双湛黑的眼眸的时候,简直让人心神俱颤,似乎一切都被看透。

    他内心叹气,谁不想和六品炼药师攀上交情?尤其是在大沼泽这样的地方?

    在这里的人,个个都是从生死之间艰难走过的,炼药师对他们而言,意义更大。

    毕竟谁也料不准,会不会因为一颗丹药,就捡回来一条性命。

    而他在这里虽然开了客栈,纵使卑躬屈膝,也无法避免被人各种找麻烦,平时连个四品炼药师都难以见到,何况此时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六品炼药师?

    尤其,对方还这样年轻!

    他内心无比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别说他,就算是三大势力,只怕也已经在盘算着如何将这个人招揽在自己羽翼之下了!

    总之一句话——这个人,他惹不起,也不想惹!

    犹豫了半晌,掌柜的终于下了决心,反正那房间这个时候也是没人住的,就算是暂时腾出来给他们,也是没关系的吧?

    那位可是几个月也不来一次,总不会那么巧,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吧?

    这样一想,掌柜的当即就咬牙,而后看向凤长悦:“既然您坚持,那……其实我们这里还有几个房间,现在也没有人住,您倒是可以…。”

    话一出口,周围人就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也是,换做他们,也不会愿意得罪一个六品炼药师的!

    “您倒是可以先上去,几个房间都是挨着的,若有任何不满意,都请尽管提出来。”

    掌柜的此时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也就干脆了许多,说话也利索了,说着,伸出手请凤长悦几人上去。

    凤长悦点头,随即就要抬脚上楼。

    “慢着!”

    忽然一声娇叱从后面传来,即便没有看到人,也能清晰感受到其中的怒意。

    “谁允许你上去的!?今天这客栈,我包了,你——出去!”

    众人哗然,纷纷扭头看去,想知道究竟是谁敢在这个时候这般闹腾,并且说出这般不客气的话。

    这一回头,不少人的脸上则是露出了恍然神色,而后就都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表情,眼神也开始在两边来回转换,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不少人心中暗叹:原来是这位!难怪会这么不长眼!还胆子这样大!

    有一些人露出略带讥讽的笑容,转瞬即逝,看着这一幕就像是在看闹剧。

    凤长悦唇角微勾。

    拜她自己的好记性,她不用回头,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这声音,纵然只听过一遍,她也能够轻易认出来。

    她正在想着要如何将事情闹大,这人就来了。还真是巧。

    杨溯几人则是已经回头,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从门口快速走进来的女子。

    而那女子显然还没有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只是一味的向前走着,直到走到杨溯几人几步远的时候,才忽然惊觉这几个人正用冷到极致的眼神看着她。

    熊五不必说,虽然易容了,但是那浑身的煞气还是掩藏不住,一眼看去就让人心惊胆颤,而风三为了伪装,这一次倒是早早将琴收了起来,而且从那一次激战之后,他的心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倒是不再执着的将琴抱在怀中。

    此时一身白衣看上去,就像是一位翩翩佳公子。

    他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笑容里面,藏着多少杀机。

    虽然笑着,但是却感觉比熊五更加危险。

    萧雅儿看一眼,莫名的觉得心神一颤,脚步就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而杨溯,他的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神色,看似温和,但是眸中却是一片冷厉。

    显然是警告,再靠近,就要出手。

    萧雅儿看着这样的阵势,就算是再迟钝,也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也仿佛知道自己似乎招惹了什么人。

    方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一门心思都在凤长悦的身上,所以并未注意到杨溯几人,此时才终于意识到,好像这几个人……也不好惹…。

    场间有了片刻的寂静。

    萧雅儿的话堵在喉咙之中,顿时说也不是,咽下去也不是,卡在那里堵得难受。

    然而正在这时候,凤长悦终于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神色,顿时让萧雅儿脑子里的一点理智飞走了。

    她眼里,就剩下了那个红衣少年唇边几分讽刺的笑容,和眼角根本没有掩饰的凛冽。

    那笑容,是赤裸裸的嘲讽。

    萧雅儿顿时就心头火气,再想到之前那一幕,这少年竟然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心里变得更加怒不可遏。

    她身份尊贵,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十分受宠,从来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但是这个少年,不但藐视她,现在更是这样直接的嘲讽!

    她立刻想起来自己来此的目的,看向掌柜的,冷笑:“你方才说这里只有两个房间是吗?那么,为什么他要四个,你又说有了?!”

    掌柜的冷汗涔涔,这话还用问吗?是个人都能猜得出来他是打算将一些预留的房间腾出来啊!但是虽然大家都猜得到,但是这样说出来,却是会让大家的脸上都没有面子啊!

    要知道那几个房间,腾出来哪个,他就相当于是得罪了哪个啊!

    于是,面对咄咄逼人的萧雅儿,掌柜的心中也是烦闷不已,暗骂萧雅儿没脑子,居然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挑事儿!

    别说那掌柜的,便是其他人,此时也是满心疑惑,不知道身为青云宗大小姐的萧雅儿,为什么要和这样一个六品炼药师作对?

    她难道不知道,这样的人物,不是用来敌对,而是用来拉拢的吗?

    但是众人却也都饶有兴致的看着,并没有人打算上前阻止,反而都兴致勃勃的看着,似乎期待着萧雅儿能做出什么来,或者想要看看向来嚣张跋扈的萧雅儿,这一次又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想要看她笑话的人,着实不在少数。

    萧雅儿仗着自己是青云宗大小姐,性格跋扈,做事张扬,稍有不顺便是随便找人泄愤,不少人都吃过她的亏,所以此时,看笑话的人,倒是占了大多数。

    可惜萧雅儿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各色目光,她听说那个红衣少年来到这里之后,便一路而来,想要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却正好听到之前的那一番话。

    她哪里还不明白这其中的猫腻?

    想到那红衣少年神色从容而带着不可高攀的尊贵神色,淡淡说出只能他委屈别人,没有别人委屈他的时候,萧雅儿顿时就气笑了。

    这句话是她台词!如今却被人抢去了!

    他有什么可拽的?不过是一个刚刚进来的没有任何背景的少年,竟然就这样嚣张!

    不就是一个六品炼药师吗!泽哥哥不久之后,肯定也可以成为六品炼药师的!

    想到之前她和萧正泽正在一起闲逛,好不容易拉着泽哥哥一起出来,她心里十分欢喜,却不想半路却一直听到周围的人在讨论着什么,仔细问了之后,才知道是有一个六品炼药师来了。

    关键是,那个少年才二十岁。

    她还记得听到的时候,泽哥哥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诧,以及眼底的失落以及不甘。

    她顿时就心疼不已,想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让泽哥哥不开心的人。

    正好萧正泽也想要看看,于是两人才找了去。

    却不想凤长悦当时根本就没有将两人放在心上。

    她自然是不甘心,又跑了过来,一路追随。

    却不想,就听到了那么嚣张的话,看到那人那样看似随行从容实则张扬至极的神色。

    萧雅儿心中,更加不舒服了。

    于是,才有了这样咄咄逼人的一问。

    她因为激动,两边的脸颊还有些泛红,然而眼中的怨愤,却只让看到的人觉得厌恶。

    掌柜的几乎不用犹豫,就做出了选择,脸上仍旧带着客气的笑容,但是却明显不是对待凤长悦的那种热切:“萧小姐,这是我们客栈的事情,虽然您身份尊贵,但是好像也没有资格过问吧?况且,客人的要求,我们本就应当尽量满足的。至于您说的包场…。实在是不好意思,咱们这里终究还是要做生意的,这总是要有个先来后到不是?而且您在这里,也有您自己长期预留的房间,何必再故意为难小老儿?”

    掌柜的一番话说的不急不缓,也没有说一句难听话,但是听在其他人耳中,却是句句对萧雅儿的打脸。

    简单来说,这话的意思就是:你算是什么东西也在这里说话?!

    萧雅儿小脸还是红红的,这一次,倒是气的。

    “你!”她霍然伸出一只手,指着那掌柜的,“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你这客栈,还想不想开了!?”

    掌柜的脸色如常,只是眼神却变得有些冷:“小老儿自然知道萧小姐的身份,只是您这要求,实在是太过离谱,我们也实在是做不到。还望您能高抬贵手。我们倒是无所谓,叨扰了其他客人的休息,我们可是担待不起啊。”

    这话,明显就是带着点威胁了。

    谁不知道萧雅儿的身份?

    有人低声嗤笑。

    青云宗的宗主萧远山膝下只有一个儿子,萧正泽,但是萧家的分支很多,而萧雅儿便是出自旁系。

    但是萧雅儿的父母十年前为了救萧远山,一同死了,只剩下萧雅儿一个女儿。萧远山为了这份恩情,便将萧雅儿接到身边抚养,吃穿住行完全就是萧家嫡出大小姐的做派。

    久而久之,萧雅儿便养成了这样的德行。

    很多人一开始还觉得她可怜,但是后来随着她越发的过分,做事越来越出格,甚至损害到不少人的利益,并且给萧家招惹不少麻烦的时候,众人的态度便开始发生变化。

    说到底,不过是个仗着父母恩泽活下来的不成器的东西,凭什么那么嚣张?

    若是没有萧家的支撑,只怕她早已经被人杀了无数次了。

    现在更是蠢到家,居然主动招惹六品炼药师?

    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脑子是不是被踢了!

    显然,掌柜的回答,让萧雅儿脸色越发难看。

    随即,她冷笑一声:“好啊!我是没有资格过问,我只是来说,我的那房间,是绝对不会让出来的!”

    她知道在这里的其他房间,都是被那几个人长期定下来的,个个都不好惹。

    如果这少年真的要住,那么只能等着承受那些人的怒火!

    看着萧雅儿眼中闪过的几分得意,凤长悦觉得很难疑惑。

    这样的智商,究竟是怎么活到这个岁数的?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但是你这行为,实在是有些幼稚了……”

    她的目光从萧雅儿上身轻轻略过,似是带着几分遗憾:“啧,连胸大无脑,都算不上呢……”

    整个客栈一瞬间陷入死寂。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这一笑,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顿时有不少人也突然爆笑起来,虽然不少人都试图掩饰,但是眼神却都忍不住往萧雅儿的身上瞟去。

    哟,似乎真的是呢…。

    高高低低的笑声,顿时充满了整个客栈。

    萧雅儿先是愣怔,而后才在众人的笑声和目光之中,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的脸色瞬间红一阵白一阵,精彩之极。

    毕竟还是个少女,还是第一次被人当着这样多的人的面这样调侃,自然是没有任何招架之力,满心愤怒不堪:“你!你!”

    喊了好几声,指着凤长悦的手指头都在颤抖,却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倒是将自己憋得不行。

    凤长悦淡笑挑眉:“我怎么了?难道不是吗?”

    “我、我…。管你什么事儿!你、你胡说八道!”

    萧雅儿气急,声音也尖锐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激动。

    凤长悦长长的“哦”了一声,而后忽然勾起一抹笑,似是十分好奇的询问:“那么,我住哪里,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萧雅儿顿时被堵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加上周围的各色目光,她第一次这么丢人!羞耻!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少年害的!

    “你!你这个……”

    她正要口不择言的辱骂出声,忽然从门口又进来一个人,连忙喝止打断了她的话。

    “雅儿!”

    这声音……

    来人正是萧正泽。

    见到里面的情形,萧正泽大步上前,将萧雅儿拉到自己身后,看着凤长悦,严肃而认真道:“这位兄台,雅儿年龄尚小,难免有些不懂事,方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在下萧正泽,在此代她向你道歉。”

    说完这一句,萧正泽不待凤长悦回话,便话锋一转,忽然增添了几分锋锐气息:“只是,雅儿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六岁少女,纵然方才言语有失,兄台也不必用那样的话来说她吧?女儿家的名誉,可是比什么都重要。”

    萧正泽上来就说了这么一通,瞬间让局势发生了转变。

    有的人暗自点头,不管怎样,方才那话…。对一个少女而言,还是有些过分了。

    更多的人则是看着萧正泽,心中感慨萧远山果真手段非凡,这调教出的儿子,果真比吴越强了太多,两句话便扭转了局势。

    萧雅儿被这样一打断,也忘了自己之前想要说的话,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宽厚背影,她不由得又是欣喜又是委屈。

    委屈的是自己今天竟然被人当众羞辱,欣喜的是泽哥哥挡在自己身前保护自己,是不是说明……

    她的心意,他不是不知道,但是却总是模糊不明,这让她一直很是失落,但是又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今天才会在看到他那样的神色之后,选择了针对凤长悦。

    她都是为了他啊。

    而现在,他终于懂了。

    萧雅儿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眼睛晶亮,瞟向凤长悦的眼神之中,带着快意。

    让你得意!泽哥哥出手,哪里还有你活着的份儿!

    凤长悦心中嗤笑。

    这男人在外面听了不知多久,明知这女子是为了他,却一直躲在外面,直到事情快要无法收场才进来,倒是刷的一手好心思,算的一盘好账本。

    想要刺探她?

    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男人对她有着这样的敌意,但是——她来者不拒!

    既然对方都找上来了…。不回击,岂不是太浪费机会?

    她的目光慢悠悠的从两人脸上扫过,像是一捧清凉的水,带着让人心凉的气息,不由得便冷静了许多。

    她倏尔一笑,看着萧正泽:“方才是她先招惹我的,我不回击难道等她欺负到头上吗?再者,我这个人,心思简单的很,只知道别人若是敬我一分,我便敬人一尺,别人若是欺我一分,我则是百倍偿还!所以,早在做那些事情挑衅我的时候,你们就应该做好准备了。不然,难道你们揍我我还要凑上脸给你们打吗?”

    有人忍不住低声笑出声,看着凤长悦的目光,都是带上了几分欣赏。

    就是!你欺负了我,难道还要我去三拜九叩主动等你欺负?

    在这里的人,可是没几个好脾气的,看到凤长悦这样豪爽的承认,倒是有不少人顿时对她有了好感。

    原来炼药师,也不是个个都那么高傲的令人生厌。

    凤长悦的话顿时噎了两人一把。

    萧正泽正要开口反驳,凤长悦却根本没有给他机会,唇角微勾,有些无辜的道:“况且,难道我方才说的,不是真的吗?或者,你知道?”

    这下,连同萧正泽的脸色也变得精彩之极了。

    “你不要胡说!她只是我妹…。”

    萧正泽急着辩解,被凤长悦牵着鼻子走,却没看到萧雅儿一瞬间暗淡的眼光。

    凤长悦煞有介事的点头:“原来如此啊…。可是,当你这个妹妹,受到‘欺负‘的时候,你怎么一直在外面看着,没有进来呢?却是等到这事情快要结束才站出来。我真是怀疑,你这哥哥,到底是有几分疼爱你这’妹妹‘啊。”

    萧雅儿的脸色,霎时间血色褪尽,眼中是全然的不可置信。

    她怎会不知道这话的意思?

    难道…。难道他方才真的一直在外面…。看着她被人羞辱?

    萧雅儿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萧正泽心道不好,立刻否认:“你胡说什么!?”

    凤长悦笑意微敛,眸中瞬间像是带着淬了冰的清冽湖水,深不见底,冰寒刺骨。

    “我没时间和你们玩,识相的,立刻滚!”

    萧正泽还是第一次被人骂滚,当即就变了脸色。

    正要开口,忽然从楼上传来一阵清脆的巴掌声。

    “说得好!自己做了见不得光的事儿,就别在人前找抽!”

    众人仰头看去,却见楼上忽然探出了一颗脑袋。

    一张艳丽的脸容,顿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女。

    那少女也不见怎么动作,就出现在凤长悦的身前,满脸带笑:“喂!你不错!交个朋友吧!”

    凤长悦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你……”

    那少女却像是忽然领悟了什么,拍了拍自己胸脯,爽朗道:“放心吧!我比她大,还比她聪明!”

    凤长悦:“……”

    ------题外话------

    这个话题……请大家自行脑补……

    小白:呸!我主人比你还…。

    凤长悦斜睨:什么?

    小白(恭敬严肃):主人比她聪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