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238 她的回归
    “没错!我们这一次,就是为了这件事全体出动的,一旦将那个少女抓住,就可以获得不菲的报酬。”

    雷一刀等人和那个白衣男人快速的离开了铁爪毒狼的地盘,在另一个安静而空旷的地方休息了下来。

    而那白衣男人不过几句话,便是将他们此行的目的全部套了出来。

    毕竟之前已经答应了对方无论有什么要求都尽量答应,加上这件事情在雷一刀心中已经算不上是绝密的事情,所以干脆和盘托出。

    一边说着,雷一刀抬眼打量着面前的白衣男人。

    因为自己受伤躺在地上,而那个白衣男人站在那里,虽然四周光线极差,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那一抹白色实在是有些亮眼,加之雷一刀的注意力也已经完全放在他身上,所以倒是看得更加仔细。

    微微仰视的看着,更加觉得这个男人深不可测,气势从容。

    而那个瘦小的男人,以及其他手下,自然早就全部呆在周围,一边处理死去兄弟的尸骨,一边治疗自己身上的伤口,还要兼顾着周围的动静,防止有人或者魔兽闯入。

    自然,这也是有意无意让这两个人进行密谈。

    虽然也有一些人不是很放心自家大哥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白衣男人呆在一起,但是此情此景,却也是没有其他办法。

    毕竟,若是没有他,只怕连同他们自己也跟大哥一起已经死了。

    雷一刀心中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倒是坦然许多。

    对方若是想要自己的性命,大可不必出来,任由那铁爪毒狼将他们全部绞杀,又何必等到现在?

    不过雷一刀也不傻,知道对方帮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忙,自然不是白忙活的,听他有意无意的提起他们来到这里的事情,便心中一动,将事情的缘由都说了。

    不过他也留着一点心思,并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讲出来。至于最重要最隐秘的那些东西,他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白衣男子沉思了片刻,脸上似是露出了几分莫名的笑意。

    “我还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够引的这么大的动静。”

    他的目光从周围的手下身上淡淡扫过:“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去对付一个小姑娘,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这位公子话可不是这么说的。”雷一刀听他漫不经心的语气,下意识反驳,“这个小姑娘可不是一般人,而且可不止我们一群人在找,可见这其中厉害。”

    其实他也不知道要找的人究竟是谁,对方只是说那女子十几岁,左边脸颊上有着暗紫色的胎记,其他什么都没说。

    其实他连那女子叫什么,是什么背景,为什么会招惹到这样一群人都不知道,但是他心中清楚的明白什么也不能问,在见识到对方的雷霆手段之后,他就果断的选择了答应对方的条件。生怕自己答应的晚了,会遭遇什么不测。

    而事实上,对方给出的条件,也的确很诱惑。

    所以雷一刀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既然如此,能够阻断整个落日山脉,可见这后面的人,背景不简单呐……你说,是不是?”

    白衣男子状似无意说道,语气清淡,似只是随口一问。

    然而雷一刀心中却猛的一跳,有些警惕的看了那男人一眼——这个人出现的十分诡异,到底是什么人?而现在问出这样的问题,又打着什么主意?

    雷一刀心中警惕,嘴中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整个过程都是蒙着眼睛的,并不知道自己被带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跟我说话的人长什么样子。我答应这交易,也不过是想带领着兄弟们过活的好一点罢了。要知道,在落日山脉这样的地方,只有强者才能活下来。”

    白衣男子没有接话,侧身而立。

    雷一刀心中有些捉摸不透,却又不敢多问。

    “看这样子,这女子的身份背景,也不容小觑啊…。”白衣男人忽然转过身来,唇边泛起一分捉摸不定的笑容,“难道你就不怕,会招惹上什么惹不起的势力?”

    这句话算是说道雷一刀心里了。

    他在这里也已经混了十几年了,人情世故优胜劣汰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当然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能够让那么大的势力倾力对付,这个女子必定也不简单,说不定背景也是一样强大,反正他都惹不起。

    但是他却没有别的选择。

    虽然极有可能会招惹到那神秘女子背后的势力,但是当时自己的性命都在对方手上,若是不答应了,当时就死了,比起那个的危险,还是冒险一次值得。

    而且,若是这一次成功,说不定从此就可以青云直上了,他自然是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此时听白衣男子说出这个问题,他便咧嘴一笑,只是眼中却是没有什么笑意。

    “便是有天大的背景,死了也是一了百了。只要手段干净,便是在这里等到尸骨腐烂,只怕也是不会有人招来。况且,这落日山脉,可不是那么好混的。况且,不管是什么势力,在这里大动干戈,也是要思量一番的。”

    雷一刀冷笑一声:“其实我们和倒也是那女子素未谋面,无冤无仇,只可惜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让人花费这般力气截杀,那也没有办法了。若是遇上我们,还能让她痛快的死。”

    在落日山脉混日子的人,又怎么会有所谓“良心”?一切自然好似以自己的利益为上。

    何况雷一刀带领着“血刀门”,因为自己实力中庸,这么多年一直都只是这里的二流势力,平素没有少受一流实力的欺压,能够有机会一飞冲天,当然不会放过。

    便是此时说的这几句话,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应付那白衣男子的话而已,其实心中完全没有将那些事情放在心上。

    那白衣男子似乎也看出来了一些端倪,扬了扬眉毛,换了话题。

    “你算是命大,虽然中了毒,但是铁爪毒狼的那一下,并不算是十分厉害,加上你的境界本就不错,倒也还有一线生机。把这丹药用了,修养一个月自然能够清除余毒痊愈。”

    说着,白衣男子随手抛出了一个玉瓶。

    雷一刀听到他的话的时候,心中就有些激动,连忙伸出手将玉瓶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上,而后将丹药倒在手心,一股浓郁的药香,顿时扑鼻而来。

    而不过是一个呼吸,他就觉得身体之内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当下心中便是确定这东西的确是解药,才消除了戒心,仰头将丹药服下。

    因为这毒性会随着灵力游走,这一路走来他都按着那白衣男子的嘱咐,停止了经脉之中灵力的流动,当服下丹药之后,感觉一股温热的力量顺着喉咙往下,而后朝着四肢百骸而去,几乎不用他操心就已经开始驱除体内的毒素,顿时心中一喜——看来这神秘的小子,还真有一手!

    等身体之上的疼痛减缓了之后,雷一刀的脸色也好了不少,随即抬头,看着那白衣男子的眼神则是变得真挚了许多。

    “多谢阁下!”

    白衣男子却是面色淡淡,似乎并不将他的感谢放在心上。

    若是往常,雷一刀必定觉得这个人不知好歹,给脸不要脸,说不定还会直接破口大骂,但是今天却是不同。

    对方来历不凡,虽然什么都不肯说,但是这一身气度,却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而且虽然那人没说,但是他却是能够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吃的丹药,药香浓郁,绝对不是普通丹药!

    他曾经有幸得到过一枚六品丹药,所以记得清清楚楚,他觉得自己刚才吃的那丹药,绝对是六品丹药了!而且极有可能,是中上等!

    要知道对于他们这样整天打打杀杀的人来说,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丹药,因为谁也保不准会受什么伤,关键时刻,丹药绝对能够救回一条性命!

    他们虽然凶悍,但是人哪里有不怕死的?

    尤其是雷一刀,看似粗犷,其实十分惜命,他这个人看似豪迈其实疑心极重,表面山看起来是豪放人物,其实做事十分谨慎,也十分擅于隐忍。

    否则也不会以六星灵皇的实力,在落日山脉活了这么久。

    所以此时感觉自己竟是吃了一颗六品丹药的雷一刀,看白衣男子的眼神顿时不同了。

    且不说这个男人身份如何,单是这丹药…。若是他还有……那岂不是更好?

    只是不知这个人,是不是炼药师?

    若是炼药师的话,那他可真是要打起精神,好好拉拢一番了。

    在整个落日山脉,最受欢迎的东西是丹药,最受敬重的,自然是炼药师。

    对于这些在刀口舔血混日子的人而言,一个高等级的炼药师,绝对是门派势力之中的一大重点。

    一个门派里面,有强者才能立足,有炼药师才能长久,三大势力就是因为各自的帮派之内都有六品炼药师而更加强横。

    若是这个男人也是炼药师,那么看情况水平必定不低!若是能够劝动他…。那么他便是真的有底气了!

    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雷一刀随后就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不切实际。

    这个男人一看就来自大家族,即便真是炼药师,又怎么会肯呆在这种地方?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供奉炼药师?

    不过…。若是能够借机攀上点关系,也是好的…。

    雷一刀心中迅速做了决定,看白衣男子不再说话,似乎兴致缺缺的样子,眼珠一转,便忽然长叹一口气,看向了一旁的瘦小男人。

    “冯浩,你过来。”

    听到雷一刀开口叫自己,一直在旁边忐忑不安等待着的冯浩当即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雷一刀面前,微微缩着脖子,眼神还带着几分不安和担忧,似乎还处在焦虑不安的情绪之中。

    “大、大哥…。你叫我?身上的伤好些了吗?”

    雷一刀看他一眼,面色变得有些严肃:“冯浩,对于方才的事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冯浩身体一颤,眼神顿时带上了几分惶恐,抬眼看他:“大哥,我、我对您绝对没有异心!您对我恩重如山,若不是您帮我,只怕此时我已经是一具白骨,我报答您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想着害您呢?我真的不知道,‘复灵丹’会加重您身体的伤势啊!若是知道,我是万万不会将那东西给您的啊!”

    冯浩心里也满是苦水。

    他不过是一个三品炼药师,而且也不是师出名门,对于四品丹药的了解,真的不多。当时看见雷一刀受伤,他是真的担心,而自己身上最好的丹药,就是那四品的‘复灵丹’,便想着应当是能够起到一些作用的,哪里想到会有反作用?

    只是现在,什么都说不清了。

    不过他心中还是比较庆幸,幸亏那白衣男子后来打落了他的丹药,否则若是真的害了大哥,那他才会懊恼而死!

    不用其他人教训,他自己也会自杀谢罪的!

    只是他的性命不值钱,所以心中还是万分庆幸大哥现在身体尚好,而且看样子,似乎起色也好了很多。他心中总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

    虽然之前雷一刀怀疑他的时候,他心里有些难过,但是现在看来,那都不算什么了。

    他眼神真挚,里面的慌乱和担忧不是作假,便是陌生人见了也会谅解,但是雷一刀却面色沉沉,看不出表情。

    实在是因为雷一刀此人,性情多疑,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自然看谁都怀疑。

    尤其是当时那丹药差点就要送到他嘴里了,现在想想,如何不后怕?

    这后怕的情绪无处发泄,便转移到了别处,变成了愤怒。

    只是此时碍于那白衣男子还在这里,而其他的手下也都在旁边看着,所以他不好发火。

    其实他心中,早已经将冯浩划出了界限。

    而此时,他叫他过来,自然也不是为了听他的解释的。

    雷一刀静默片刻,挥了挥手:“冯浩,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

    冯浩心里一沉,面色越发恭敬:“大哥,已经两年三个月了。”

    “已经这么久了……那你可还记得,你是为何到了我手下?”

    雷一刀的问话语气平静,但是却让冯浩出了一身冷汗。分明自己的确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一心都是为了大哥,但是还是不知为何觉得心中有些慌乱。

    而提到为什么来到了他的手下,冯浩心中有些苦涩,垂着头道:“因为…。我是被天罡宗赶出来的……因为无意间损毁了供奉炼药师的丹药,所以被打断全身骨头,丢在了山林之中。而也正是大哥相救,我才得以存活下来。自此便以身相报,效命于血刀门大哥手下。”

    天罡宗,正是落日山脉三大势力之一。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事,白衣男子忽然转过身,看了冯浩一眼,似是打量。

    雷一刀心中一喜,只要引起他的兴趣,便自然可以引出下面的话题!

    虽然心中欢快,但雷一刀脸上却是不漏分毫。

    冯浩本身也是三品炼药师,说起来不低不高,虽然不至于让一些大势力礼遇,但是却也能够炼制一些低等级的丹药,帮助一些手下疗伤。尤其天罡宗这样的大势力,其实手下非常多,丹药的需求量也非常大,需要一些冯浩这样的低等级炼药师辅助炼制一些丹药。

    不过,这样的人,在那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地位,从他不小心犯了一次错之后遭受了那般下场就知道了。

    所以后来雷一刀救了他一命,他一直非常感激。

    虽然他知道雷一刀不过是看重他炼药师的身份而已,但是他还是给出了自己绝对的忠诚。平时也总是炼药丹药供给给血刀门的人。

    雷一刀其实对他的态度也不错,只是今天…。

    冯浩心中有些无奈,却也没有办法。

    听了冯浩的叙说,雷一刀也微微露出一丝感慨之色:“你记得很清楚。”

    冯浩低头:“救命之恩,绝不敢忘。”

    雷一刀却忽然转头看向了那白衣男子:“先前阁下出手相助,实在是感激不尽。只是我血刀门之中,最厉害的也只是冯浩这样的三品炼药师。所以其实在很多地方都很不方便。若不是阁下提醒,只怕今天就要酿成大事。”

    他长叹一口气,垂下眼睛:“唉,若是我血刀门有阁下这样的人物,又怎会再遇到这样的事?恐怕三大势力之中的供奉炼药师,也比不上阁下啊。此次恩情,我血刀门必定全力相报!”

    这话算是一语双关,借由和冯浩的对话引出话题,而后状似无意的说出这话,既表达了自己的感激,又隐晦的说出了自己的期望。

    他没有明说要他加入血刀门,对方便也不好直接拒绝,而他这样一说,却又显得双方似乎已经交情不错。

    白衣男子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

    雷一刀以为这是对自己话语的肯定,当即心中更是肯定,只要自己抛出足够的诱惑,这个人肯定就答应了!

    而他们,也能顺势攀上交情!

    “我血刀门之中,别的没有,就是一群兄弟!彼此之间有义气!他日若是阁下有需要,我们必定全力相助!”

    这个承诺其实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毕竟说起来是这么多人的鼎力相助,人都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人看起来也是刚刚出来游历的大家公子,想必是不会拒绝这……

    “我想,我并不需要。”

    白衣男子忽然打断他的话,顿时让雷一刀一噎,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我对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兴趣。你还是留着这义气,给需要的人吧。”

    白衣男子说完,便走到了一旁,靠着一颗大树坐下,阖上了眼睛,似乎要休息。

    雷一刀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么尴尬的感觉了。

    自己想了那么久,才终于想出来这样一个婉转的办法,将这件事说出来,却不想甚至还没有说完,对方竟然就直接拒绝了!

    这让向来脾气火爆的雷一刀顿时怒从心起,但是看着那男人静谧的坐在那里的样子,又想起对方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人,只好作罢,将心中的怒意压下,但是那火,却是越发的旺盛。

    若不是告诫自己绝对不能随便招惹对方,而且自己身受重伤,雷一刀说不定已经开打了。

    冯浩在一旁看的战战兢兢,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要追究自己的责任,但是到后来却是明白这是在借他而开口。

    自家大哥显然是想要拉拢对方,却不想人家直接拒绝了。

    其实冯浩心中,也觉得这是很正常的。

    旁人看不出来,但是他是炼药师,却是更加敏感。

    那个白衣男人的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让他体内的兽火十分敬畏,从他出现的那一刻,他身体里面的兽火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一般,变得十分不安。

    所以他其实可以肯定,这个白衣男子,一定是个炼药师。而且他的身上,绝对有着非同寻常的火焰。

    而从他懒散的额态度以及随手给出的丹药之上,也可以轻易看出来,对方的等级也绝对不低。

    若是那丹药是他自己炼制的,那么他绝对最少也是五品炼药师!

    更大的可能是——六品炼药师!

    这个猜想在冯浩的心中跳跃,让他整颗心都惶恐不安,也十分激动。

    六品炼药师!

    那是怎样的存在!?

    即便是三大势力之中最高品级的炼药师也不过是六品!

    关键是,这个男人还如此年轻!前途不可限量!

    同为炼药师,其实冯浩心中,相较于其他人的对这个男人的惊疑不定,更多的是崇敬以及仰慕。

    在他眼中,六品炼药师,的确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所以虽然是被用来做踩踏板的,但是冯浩心中并无不满,反而有着几分期望——若是他真的答应就好了。

    不需要留下来,加入什么门派,只要能够和他们保持关系就好了。

    可惜,对方还是果断拒绝了,而且云淡风轻,一点都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眼见雷一刀眼神变得有些阴鹜,冯浩连忙低下头。

    雷一刀瞟了他一眼:“你先下去吧,等会儿炼制一些丹药给兄弟们。”

    这一次的损失,真是太大了!

    冯浩心中一喜,连忙应了,走到了一旁自己休息去了。

    雷一刀目光不着痕迹的从白衣男人身上扫过,而后闭上了眼睛,心中则是打起了另外的算盘。

    他却不知,他收回目光之后,那白衣男子嘴角勾起的一抹泛着冷意的笑容。

    “主人!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啊?这个人自私多疑,心术不正,他的手下也都是贪生怕死之辈,救了他们真是脏了你的手啊!”

    小白在空间之内愤愤不平的抱怨,看着这群人就恶心,亏得主人居然还出手救了他们!

    当然,之前那铁爪毒狼也是主人安排的事情它会说?

    不必说,这个白衣男人,自然是凤长悦。

    她闭着眼睛,敛去了那一双湛黑的眸子,气息沉定。

    “这你都不知道?当然是为了从那些人嘴里套话了!”小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打击小白,当即便冷笑一声,“幸亏早就觉察到了气氛不对,提前设下了陷阱,否则只怕咱们现在,又要面对一堆麻烦了!”

    小白本想反驳,但是小彩说的都是实话,一时之间竟是被噎住。

    是的,他们从绝龙谷出来之后,便走上了返程之路。

    而要返回伽陵学院,最快的路程便是从落日山脉走。

    这里是三大帝国交界的地方,虽然鱼龙混杂,但是却的确是最节省时间的一条路。

    而距离一年时间越来越近,凤长悦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一条路。而同行的,自然还有杨溯三人,以及宫卿。

    他们快速穿行过了罗亚帝国,迅速抵达了落日山脉。然而在即将走进的时候,却发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遇到的一些人,似乎都在暗中的寻找着什么人。

    凤长悦从无数次厮杀之中锻炼出来的第六感,当即让她心头一紧,不由分说带着几个人先躲了起来,等陆续向着里面行进之后,逐渐观察着,终于确定的确是有人在暗中搜寻她的踪迹。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都疑惑不解。

    凤长悦离开众人的视线已经将近一年,当初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虽然一鸣惊人,让很多人记忆深刻,但是这种东西,也只是三分钟热度。当她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之后,众人很快就会将她遗忘。

    怎么会有人隔了这么久,忽然派这么多人找她?

    雷一刀以为自己接下了一个大任务,虽然他也隐约知道有其他势力也在做这件事,但是他一直以为那都是在别的地方,而这一片只有他血刀门在做,所以一直妄想着做成之后可以飞黄腾达,却是不知自己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分支而已。

    凤长悦他们在之前,已经遇到过几只队伍,规模大多都比他们大。

    只是当时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她并未动作。

    只是在今天遇到雷一刀这些人的时候,雷一刀自己竟然在和手下聊天的时候,将事情抖落了出来,所以她便趁机出手,让小白驱使铁爪毒狼率先攻击,而自己则是随后出现。用救命之恩相协,自然会更加顺利的知道一些内情。

    而杨溯几人,则是被她留在了远处。

    至于宫卿…。

    凤长悦抬眼,有些无奈。

    这家伙居然仗着自己是灵魂体,而且实力超强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变为透明,而在这里一直飘来飘去,现在更是直接坐在了她身边,颇有兴趣的到处看着。

    似乎是感觉到凤长悦的目光,宫卿转头,看着她,眨了眨眼睛——

    “怎么?我这个样子很奇怪吗?不过不能出手,真是太不爽了啊……”

    他早就看着这群人不爽了,尤其是那个雷一刀,简直太把自己当根葱了,居然还想耍心机?殊不知自己的那点心思,在这几个人面前根本就像是透明的一般,看着就像是在看笑话。

    自己性命危在旦夕,居然还想耍心思,得到了救命的丹药不说,居然还想着攀关系,这脑子到底是怎么在落日山脉混下去的?

    若不是之后凤长悦还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只怕已经直接了解他了。

    宫卿叹气:“真想一拳打死他啊……但是这样会不会太便宜他了?”

    凤长悦扶额:“…。”

    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逐渐都会变成这样?

    说好的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呢?

    不过知道宫卿做事有分寸,凤长悦心中倒也不是真担忧,这个男人的心思,不必她少。而且她可以感觉到他的确万事都在为她着想,所以心里还是微暖。

    “等将事情都查出来,就可以将这些人全部解决了。”

    两人是用精神力交流,所以也不怕其他人听到。

    小白和她心意相通,自然也是听了个清楚,不过虽然知道凤长悦心中所想,小白还是觉得有些吃亏——

    “啧啧,主人,你刚才给那个什么刀的男人的丹药,可是五品丹药啊!这丹药虽然在主人你这里算不上什么,但是给了这样的人,真是亏大发了啊!”

    凤长悦给出的的确是五品丹药,是她自己随手炼制的,虽然这一路都在忙着寻找神火,但是她也从来没有荒废过炼药,几乎一有时间就会炼制,一方面可以提高炼药的水平,一方面也可以提高对天堂火的掌控。

    虽然天堂火的吞噬能力极强,这三种火焰现在除了各自的特点完美融合,并没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出现,但是只有加强练习才能更好的掌控。

    而那丹药,就是她平时随手炼制的。

    将近一年的时间,加上紫莲心焱的融合,她炼药的水平早已经今非昔比。

    在三国交流大会的时候,她炼制六品丹药还比较勉强,需要借助特有的办法,但是现在则是轻松了许多,而五品丹药,则更加是信手拈来。

    只是她毕竟是用神火炼制丹药,所以效果自然是比一般的都好,雷一刀才会觉得她给出的是六品丹药。

    实际上,那也不过是五品丹药罢了。

    难得小彩也赞同的点头:“可不是!那丹药还可以留给娃娃当糖吃,怎么就给了这种人?!”

    正在雪山上滚着玩的娃娃听见自己的名字,顿时停了下来,迷茫的看着小彩和小白:“怎么了?叫我做什么?什么糖?”

    凤长悦:“……”

    小白叹气:“就是给你吃着玩的糖啊……虽然你现在已经看不上五品的丹药了,但是怎么看都是浪费啊……”

    小彩望天:“是啊…。只可惜那丹药了…。”

    凤长悦:“……”

    虽然娃娃的确很早就嫌弃五品丹药了,平时大多也只是在冰焰之子的雪山之上玩耍,但是这话听着……。怎么还是这么……

    娃娃却是认真的点头:“哦!原来是这样!没关系!主人那里还有很多这样的丹药呢!大不了等会儿将他们的东西都抢过来!”

    小白:“……所以其实娃娃你才是最黑心的那一只啊!”

    小彩:“…。是的!我怎么没有想到!?那些人混了十几年,总得有点东西吧?不知道能不能值?”

    宫卿:“好想法!空间戒指什么的全部不留!”

    凤长悦:“……我看还是先看看到底背后是谁在打我的主意吧。”

    话一出口,小白三只顿时安静了下来,而宫卿也恢复了严肃的面容。

    “你能猜到,这之后,到底是谁吗?”

    对方既然是在暗中找她,那就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极有可能就是冲着她的命来的。

    也就是说,对方应该是和她有仇的,但是在她的仇敌之中,能够有这般手笔的,着实不多。

    整个落日山脉,都已经被不明势力占据,暗中搜寻她的下落,可见对方已经下了决心,要将她堵死在这里。

    显然,对方是知道她之前的所在,才提早在这里做了准备。

    凤长悦甚至可以肯定,不仅仅是落日山脉,任何她回学院的路途,都已经被人封死。

    “无非就是那几个……而在落日山脉能够布下天罗地网,知道我可能会从这里路过的,更是少之又少。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凤长悦淡淡道。

    虽然之前只是从雷一刀那里听了一部分的消息,但是对她而言已经足够。

    之所以还留着他们,自然是不想打草惊蛇。

    这些人,显然已经比人监控,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包括今天的一切,她相信对方都已经知道。

    虽然雷一刀这些人还以为自己做的有多么隐蔽。

    她已经可以预想到,即将面临的重重阻挠。

    不过…。

    若是对方以为,真的可以将她困死在这里,那就真是大错特错了!

    她想走的路,还没有人可以阻拦!

    否则便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她睁开眼睛,湛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凛冽清寒至极的光。

    感觉到她周身忽然泛起的杀意,宫卿有些复杂难言的看着,心中虽然骄傲她已经成长成了这样的强者,却也心疼她不过才十五六岁,就要承担这样的事情。这通身的杀意,不是从血海骨山之中训练出来的,又是怎么得来的?

    若是让琛哥和筠姐看见,只怕要深深的自责了……

    宫卿叹气,随即也是将精神提到了最佳。

    想要动长悦,还要先问过他!

    ……

    千里之外,伽陵学院。

    不过是过了一年时间,这里却好像变得比之前更加热闹了,练武场上到处都是辛勤练习的少年少女,而旁边的擂台之上,一群人也正两两相对,打的热火朝天。

    整个学院似乎都比以前有生机了许多。

    砰!

    啪!

    轰!

    各种各样的撞击声和击打声响彻了整个练武场,可见战况激烈。

    但是这些人的脸上,却都没有半分疲惫之色,虽然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有的甚至已经湿了衣衫,但是眼睛晶亮,显然还处于兴奋状态。

    而正在众人练习的时候,一个少女忽然从旁边走来。

    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衫包裹着越发完美的身材,头发高高竖起,显得整个人都十分精神,一双杏眼更是熠熠生辉,看了便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不少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却都是带着几分崇敬之色,并没有那赤裸裸的让人不舒服的眼神。

    当这少女走过来的时候,正在练习的少年少女纷纷停下来和她打招呼——

    “蒂亚姐!”

    “蒂亚姐你来啦?”

    “蒂亚姐今天来的这般早啊?”

    正乐呵呵的打招呼的少年顿时被后面的人打了一下后脑勺:“说什么呢!蒂亚姐向来都是学院里最早的一批人!只是平时不来咱们这里罢了!知不知道!”

    那少年顿时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原来是这样,蒂亚姐不好意思…。”

    蒂亚不甚在意的挥挥手:“你们继续!我今天只是来练练手。”

    听到她说要练练手,众人都是有些兴奋。

    “蒂亚姐,你想和谁练手?”

    有人压制着自己的兴奋问道,其他人也都满目期待的看着她。

    整个学院都知道,蒂亚是凤长悦的好友,更是在凤长悦离开之后,成为了学院之中进步最快的一个,半年之前她就已经突破五星灵皇,不知现在,又是什么水平?

    蒂亚摆摆手:“不用,我和泽然一起。”

    众人一看,这才发觉她后面不远处,竟然还跟着一个少年。

    正是泽然。

    众人心中更加讶异,泽然也是凤长悦好友,并且跟随五长老修炼,平时并不出来。

    这两个人性格平时都是很少出现,而且背景都不弱,导致一些想要多多了解凤长悦的人只能望洋兴叹,却没有什么机会靠近。

    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将这两个人都叫出来了?

    蒂亚则是不管这么多,径直走到了擂台之上,擂台之上的人早已经让出了位置,冲着泽然一扬下巴:“来吧!”

    泽然一笑,满是诚挚,也轻轻一跃,跳到了擂台之上。

    两人随即摆开姿势。

    “再过半个月,就是她离开一年的日子了。我也得快点让自己变强才行啊。”

    蒂亚喃喃自语,知道泽然和自己是一样的心思,当下不再犹豫,率先出手!

    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众人顿时一阵惊呼!

    而在某处,正看着这一幕的几位长老,也都满意的点头。

    这两个人,这一年的进步可是不小……

    忽然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几人回头,却是苍离。

    苍离走到前面,看着那已经开打的两人,目光之中,藏着几分微不可查的想念。

    “那丫头……也快回来了吧……”

    ------题外话------

    当当当!基友首推,求收藏啦!  书名:邪王勾魂之惹鬼缠身——红尘一世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化学研究博士,雷厉风行,战绩累累,人称科学鬼才。

    风云变幻,时空撕裂,无神论的鬼才一朝被人勾魂,竟然穿越成连个废材身体都没有的——鬼!

    没有修为?要夺她魂炼器?用她魂炼丹?连无知小鬼也想妄图吞噬她?

    看她炼就绝世神功,习得天地间混元之气,无敌妖宠,夺异宝,驭万鬼……谁敢与她争锋?

    而那个当初勾了她魂的人,她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是腹黑狡猾的邪魔至尊,封印灵力,成了报仇未遂的宗门弟子。

    有鬼说不放过他?他邪嗜一笑,人鬼情未了,爷等的就是这句话!

    其实,这就是一只真孤魂野鬼与伪落魄宗门弟子,遇神杀神,见宝夺宝,狼狈为奸走向巅峰的故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