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17 穷乡僻壤来的夫妻
    这空间通道之中,乱流横飞,能量暴虐,刚刚进入的时候,周围便是陷入一片漆黑,耳边迅速传来能量呼啸的撞击之声!

    凤长悦耳边一凉,便是感觉到整个人已经被拉到了轩辕夜的怀中,紧紧扣住。

    周围狂暴的能量瞬间被阻挡在外面,无法靠近。

    而此时,苍离也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东西,向着半空抛去,而后那东西便是迅速发出光亮,将周围映衬的一片明亮。

    凤长悦抬眼看去,这才发觉众人竟是似乎站在一个什么东西之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竟似乎是…。一艘船?

    “圣域广阔,相互之间虽然也是以传送阵相连,但是空间通道之中,能量更为狂暴,因为距离极远,所以消耗的时间也久一些。所以,安全起见,从这些通道之中经过的时候,便是都会采用一些特殊的空间道具。这船便是专门用来搭乘的,一旦进入空间,里面的阵法便是会直接被唤醒,而后在外面布下结界。诸位尽可放心。”

    牧冷之的声音传来,粗略的解释了一番。

    凤长悦这才心中释疑,倒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许多的门道。

    果然,她转眼看去,接着那光亮,可以隐约看到那船身之上,隐隐散发出淡淡的辉光,而在最外面,则是有一层颜色极淡的结界。

    若非是她看的仔细,并且方才的确体会到了这通道之中狂暴的乱流,只怕此时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不过,这牧冷之,似乎还真的对圣域有一番了解…。

    她眸色微闪,却是看向了那悬浮在船头之前的巴掌大的东西。猛的看去,像是一个灯笼一般,不过通体却似乎是用白玉制作,外面以红色的玉石镶嵌,在这淡淡辉光的映衬下,倒是显得十分精致。

    “嘿嘿,这玉笼灯如何?丫头你若是喜欢,师父便送给你玩玩如何?”

    一旁的苍离自然是看到了凤长悦的目光,看她眼底闪过的几分欣赏之色,顿时心中得意,便是忍不住上前几步,笑眯眯的开口。

    凤长悦挑挑眉,这东西她虽然之前没有见过,可不代表她不认识。

    这玉笼灯看起来不过是小东西,但实际上却是以极为珍贵的玉石雕刻,最重要的是,那里面之所以会发出这样明亮而柔和的光,是因为那里面是装着多种火系魔兽的精血提炼融合而成的。越是等级高的魔兽,这光芒便是越发的璀璨,持续的时间也越久,看起来也是越发的漂亮。

    每次使用的时候,只要以灵力催动,里面的魔兽精血便是会燃烧起来,而后发出光芒,而且若是靠的近了,还可以感觉到那其中涌动的丰沛的能量,若是长时间配在身上,倒是对身体有极大的裨益。

    这东西从成色来看,里面用的,极有可能就是神兽的精血,所以这东西虽然算不上十分罕见,却也是难得的珍品。

    他老人家现在每天笑眯眯的,脸上的笑就没有下去过,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那双苍老的眼睛里,就会爆发出明亮的光泽来,而后目光便是会热切期盼的徘徊在她的小腹之上。

    凤长悦理解他孤家寡人的心思,可是这么几次之后,也已经逐渐放弃对他的治疗,任他去了。

    而且与此同时,苍离还养成了一个新的毛病,就是每当以为她喜欢什么的时候,也都会想办法给她弄过来。

    之前是炼制了不少丹药,那些外人求都求不来的上品绝佳丹药,在他这里就像是豆子一般源源不断的送来,却也不过是为了给她养身安胎。

    若是外人知道这些丹药都这样被“糟蹋”,肯定痛心疾首,觉得十分浪费。

    但是在苍离这里,却是什么都不管不顾,只要能给自己这宝贝徒弟和宝贝徒孙的,都是一股脑的拿来。

    便如同此时,凤长悦不过是多看了那玉笼灯一眼,他便是已经想着将这东西送给她。

    凤长悦有些哭笑不得,看向苍离,道:“师父,这东西虽然好,不过我拿来也是没什么用的,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苍离闻言却是嘿嘿一笑:“那可说不定啊!就算没什么用,将来给小徒孙耍着玩也好啊!”

    众人黑线。

    也就这整日乐得找不到北的苍离会这么天马行空,这东西虽然不是强者追求的至宝,不过却也是十分难得的东西了,最后却被他这么轻描淡写的送给了未来的小徒孙,也真是…。

    有宝贝,任性!

    凤长悦笑着摇摇头,正要说话,却是忽然感觉到一股狂躁的能量猛的冲击而来!

    这空间通道里面,虽然可以看清附近的一片区域,然而更远的地方,却还是一片漆黑的,所以,当那能量猛的撞击而来的时候,众人都是立刻戒备了起来。

    只是,那能量看似凶猛,在撞击到那船身周围的结界的时候,却是被轻松化解了大半,虽然船身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些微的震颤,然而却是已经将那力量卸去了大半,倒是让众人省心不少。

    “诸位放心,这传送船可以化解这通道之中的大多数冲击能量,就算偶尔有些颠簸,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牧冷之再度开口,神色也已经恢复成了一贯的模样,挂着几分和煦的笑意,说话也是轻言慢语,倒是让众人心神放松不少。

    凤长悦心中一动,之前倒是没感觉,但是此时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前行之后,却也是发觉了这传送船,倒是的确有着极大的妙处。

    不过,之前在那边大陆之上的时候,传送阵之中消耗时间比较短,倒是用不到这东西。

    她眉色微敛,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实际上,就连四大家族之前彼此联系,也都不会使用这种东西。而永恒之城虽然始终神秘,而且地位尊崇,可她在城中的这些时日,也并未发现需要用到这东西。

    可是,牧冷之却有,而且看样子,并不是第一次使用,反而是驾轻就熟,十分了解的模样。

    她靠在轩辕夜的怀中,耳边传来他有力的心跳,心中稍安。

    牧冷之显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而那些,也都是和阿夜有关的。她当时没有询问,是不想他过于为难,而且也的确觉得这些都不重要。

    然而此时看来,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加神秘。

    不过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她闭了闭眼,已经将心中的诸多想法通通压了下去。

    牧冷之站在船身前面,而慕夏则是站在最后,共同控制着这船身。

    之后,一路无言。偶尔有冲撞的乱流,也都是被轻易化解。

    整个过程,凤长悦甚至感觉如同在平坦的路上行走一般,甚至比海中航行的船还要稳当。心中又是对这东西改观了几分。

    不知过了多久,始终漆黑如墨的远方,才终于出现了一道亮光!

    牧冷之神色不由得一肃,脸上的笑意淡了不少,眼睛如同猎鹰一般,带着不可言说的迫切。

    他以为不会再踏入这片地域,却不想这一天,竟是这般早的到来!

    轩辕夜和凤长悦等人,都是精神一震,而后看向那一片逐渐靠近的白光。

    “君上,咱们快要抵达了。”

    牧冷之忽然开口,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听出他这声音之中微不可查的紧绷。

    轩辕夜眸色微深:“嗯。”

    听得他沉稳的声音,牧冷之等人也都是心中一定,原本那些嘈杂的心思,也瞬间消散——不管怎样,君上依旧是君上!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么,他们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这般想着,他身体之内灵力流动,操控着船身减慢速度,像是泊船一般,逐渐靠近那最后的出口。

    越是靠近出口的地方,那能量的暴动就越是厉害,船身有一些轻微的颠簸,不过都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凤长悦更是因为被轩辕夜抱在怀中,而并未感受到分毫的不舒服。

    终于,在经历了最后的波折之后,眼前终于大亮!

    凤长悦尚未来得及反应,轩辕夜的手便是已经遮住了她的眼睛,避免她被这猛然的光亮刺激。

    当轩辕夜干燥温热的手掌挪开的时候,凤长悦眨了眨眼,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瞬时间,便是素来淡定如她,也是忍不住心头闪过一抹惊讶。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一眼望去,可以看到人头攒动,竟是几乎有上万人之多!

    这么多人,自然也是十分热闹的,喧嚣的声音轰然传入耳中!

    从安静无声的空间通道,猛的进来喧闹的这里,巨大的反差,让一行人都默契的安静了下来。

    凤长悦目光迅速的扫过,已经看清了这里的布局。

    这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四周是一个圆形的建筑,一眼看去,可以看到那广场边缘,有一些黑色的洞口。

    而那些洞口之中,也不断有人出来,显然也是一些不同的空间通道了。

    有的洞口之前,一起出来的人比较多,就显得比较热闹,而有的洞口之前,却是出来的人少一些,显得有些寂寥。

    然而不管多少,那些人出来之后,都是朝着广场中间走去。

    虽然人数众多,不过凤长悦还是一眼看到,在广场之上,格外显眼的一群人。

    那些人身穿紫色的锦袍,都是统一的样式,手执武器,在广场之上到处巡逻一般,到处走动。

    而这些人,也大多数都是年轻的男人,基本上都是器宇轩昂,气势不凡。

    只是,凤长悦清楚的看到,在碰到那些身穿紫衣的人的时候,广场上的那些人,都会面露恭敬之色,微微点头行礼。

    有的甚至脸上还挂着显而易见的讨好敬畏之色,竟像是见了自己的主子一般。

    凤长悦心中了然,虽然不知这些紫衣人是什么身份,不过显然在这里,这些人是高人一等的。

    而其他几人,也显然是在观察着这周围的场景,一时之间,竟是无人说话。

    不过,他们的出现,却是很快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一开始只是几个人,看着这边窃窃私语,很快便是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都是好奇的看了过来。

    当看到他们的时候,似乎都是有些吃惊,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不少人都是露出了鄙夷之色。

    几人耳力都是极好的,那些人也显然没有打算避讳什么,说话的声音并没有降低,于是凤长悦等人,听得清清楚楚。

    “那个通道不是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吗?今儿抽的什么风,竟是忽然冒出了这么些人?”

    “谁知道呢?我记得那通道都快要荒废了,谁知道竟然还有人?不过,那里是哪里的通道来着?这些人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

    不少人都是目露疑惑之色,似乎都很想知道他们的来处。

    凤长悦这才发觉,远处的那些通道虽然多,但是出来的人,似乎都是明确地方的。

    他们彼此看一眼,似乎便是可以知道对方是从哪里而来。

    看样子,那些通道,也的确是按照不同的地区来划分的了。

    只是似乎,他们所经过的这通道,倒像是许久未曾有人来过,是以那些人看了一眼,竟是无法一眼判断出来。

    凤长悦心中冷哼,那些人想必都是圣域之中的人,而他们,却不是!那些人自然是很难猜到他们的来处!

    这广场其实是东圣域最大的枢纽,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从各个地方赶来,所以这些人就算不认识,但是也可以轻易的判断出别人的来处。

    东圣域之中,千绝门一家独大,整个东圣域的修炼者,都以能够进入千绝门为荣耀,所以,每天来到这里的人,数不胜数,其实都是奔着千绝门而来的。

    能够进入千绝门的,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强者中的强者。东圣域地盘实在是太大,各个地方都有天才层出不穷的冒出来,而后千辛万苦的抵达这里,只为进入千绝门。

    千绝门的势力,也是遍布整个东圣域,不同的地方,都是派出了不同的弟子前去掌管。

    这是这区域不同,待遇也是不同的。

    有的地方,天才众多,资源丰厚,自然待遇好一些,然而另外一些偏僻的地方,百八十年都未必能够出来一个合格的人物,自然是不会受到重视。

    而不同的地域,其实暗中也象征着千绝门之中的各个分化的势力,面上虽然和气,但是暗地里竞争也是十分激烈。

    所以,这些通道表明地点,也是方便所有人,能够进行快速的判断,到底应该用怎样的态度来对待对方。

    这里是整个东圣域的最中心,每天都是人来人往,尤其是每年千绝门招收弟子的时候,更是热闹。

    而凤长悦一行人,便是十分巧合,赶上了这般的日子。

    所以,这里的人,比平时还要多上许多。而来到这里,看守秩序的千绝门中的弟子,也是多了不少。

    为了维持秩序,审查的也是更加严格了起来。

    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都是想要进入千绝门的年轻修炼者,自然知道多一个对手,自己想进入千绝门的希望就减少一分,所以从一出来,就聚精会神,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知道谁惹得起,谁惹不起,也是能够存活下来的重要原则。

    于是,此时,一个几乎已经荒废的通道之中,忽然出来了几个人,自然是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尤其是,这一行人,看起来都十分年轻,显然也是一样的目的!

    那么——就是对手!

    一时间,不少目光投注过来,带着各色情绪。

    一些年轻男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最前面的凤长悦身上。

    而当看到凤长悦的脸的时候,却都是露出了几分失望之色,还有一些目露不屑,随后便是转开了目光。

    他们这般反应,只是因为凤长悦在出来之前,就带上了人皮面具。

    这是一张极为普通的面容,看起来大约二十岁,虽然年轻,不过却是十分平凡。

    男人看到女人,总是带着几分好奇心的,先前有一些看不清晰的,只隐约看出那女子身姿绰约,只是站在那里,通身的气韵便是极为动人,正以为是难得的美人,仔细看了看,却大失所望。

    也难怪他们都是那样的反应了。

    不过这些,倒是都在凤长悦的预料之中,所以也并没有在意。

    然而她不在意,却不代表轩辕夜不在意。

    他周身散发出寒意,深沉的凤眸一一扫过那些眼神,恨不得将那些人的眼珠子都挖下来,狠狠碾碎!

    那些人接触到他的目光,都是不由得心中一抖,而后下意识的避开。

    轩辕夜冷哼一声,铁臂将凤长悦揽得更紧,无声的宣告自己的所有权。

    不少人先是被他这般气势惊住,纷纷收回目光,只是反应过来之后,却是暗自懊恼——不就是一个眼神么,有什么可怕的!

    还有一些人,直接嘲讽的笑了起来。

    “没有丁点姿色的女人,那男人看护的倒是紧的很!”

    “哈哈,说不定人家就是喜欢呗!以为谁都看得上他们,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哈哈哈…那样的,便是求着我看,我也不会多看一眼!”

    一群人哄笑。

    实际上,不仅仅是凤长悦,轩辕夜的脸上,也是带了面具的。

    原本绝世的清贵姿容,就这样被掩藏在平凡的面容之下。外人看来,不过是以为是一个面容普通的青年男人罢了。

    其实还有一些人,本来想要说的更难听,只是犹豫片刻,总是觉得那男人一身的气势,似乎并不简单,也就一笑而过。

    两人虽然带着面具遮掩了容颜,不过那通身的气质,还是让不少人侧目。

    一些话落入耳中,轻易便是点燃了轩辕夜的怒火。

    凤长悦扯了扯他的手,抬眸冲他一笑,微微摇头,示意那些话都不必在意。

    圣域对他们而言,本就十分神秘,自然要处处小心。

    这些话,权当放屁就好。

    轩辕夜心中的火被她这烟波一扫,也是消散了许多。虽然他很想立刻收拾了那些不干净的眼睛和舌头,不过眼下,的确是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纵然如此,还是有不少人看向这边,似乎还是很想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正在这时候,旁边却是忽然传来一道有些傲慢的声音。

    “若是本少爷没看错,那传送船,似乎只是九阶灵宝吧?用这样的东西,竟也不怕在空间通道里面,彻底崩坏了吗?”

    言语之中,满是嘲讽。

    凤长悦几人,闻言都是看了过去,却见旁边的一个通道之前,正站着十几个人。

    那最前面的,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一双吊梢眼,抬起下巴看过来的时候,便是带了十成十的不屑和鄙夷。

    那眼中的嘲讽之色,几乎溢出。

    “少爷,您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神阶灵宝的。”

    那青年身后,一个白须老者忽然开口,语气之中满是奉承,斜着眼睛打量了凤长悦等人之后,眼中也是不掩轻视,而后快速的挪开了眼神,似乎多看一眼,便是会脏了他的眼睛一般,而后讨好的冲着那青年堆了满脸笑:“这些穷乡僻壤的出身,能来到这里,已经是极限,少爷实在是不需要为这样的人操心啊!”

    那青年似乎十分满意这老者的说辞,冷笑了一声:“也是。这千绝门,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不过,有这样的对手,还真是觉得会跌份!

    牧冷之脸色有些难看,对方刚刚从通道之中出来不久,身后的传送船,还没有收起来,看起来的确是比他手中的这个更好一些。

    不过,他本来就不打算引起众人的注意,加上已经许久没有使用,所以安全起见,才会选用了这个,谁知竟是害的君上和王妃被人耻笑!

    这些人是闲的蛋疼吗!?

    然而纵然心中火大,他也知道这不是招惹麻烦的时候,只是实在是心有怒意。

    本来来到圣域,他的心情就十分复杂,此时被人一激,自然有些受不了。若是平时,他可能一笑置之,暗中再解决了这人,只是现在,诸多情绪翻滚,竟是让他有些难以控制。

    那青年也立刻注意到了牧冷之有些森冷的目光,微微一愣,而后便是皱起了眉,而后冷笑一声:“怎么?不服气吗?一群只有九级灵宝的人,竟也妄想进入这千绝门之中吗!?”

    他的目光从一行人的身上扫过,毫不掩饰自己的优越感,一手指着众人身后的洞口,摇摇头嘲讽笑道:“本少爷劝你们,还是尽早回去你们那穷乡僻壤的好!”

    他的声音不小,加上本来就有不少人关注着这边的动静,一时间倒是让不少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顿时,也多了不少嘲笑的眼神。

    九级灵宝?竟是连神阶灵宝都没有吗?哈!可笑!

    轩辕夜淡淡的看了牧冷之一眼,牧冷之心中不甘,却是被慕夏猛的拉了一下,骤然回神,垂下了眼神。

    看到他们这般退让的态度,那青年自然更加得意,直接大小出声。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都是跟着哄笑起来。

    旁边看着的人,有一些也跟着嘲笑起来,有一些则是露出果然如此的鄙夷之色,还有一些,则是皱了皱眉,而后暗自摇头。

    这是什么地方,也敢这样公然闹起来?看来那青年和他身后的人,都还没有搞清楚,谁才是这里的霸主!

    那几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也真是窝囊了一些!

    不过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有人多管闲事。

    “走吧!咱们也前去测试一番!若是能早点进入千绝门,也是好事一件!”

    那青年似乎笑够了,便是大手一挥,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向了正中间。

    测试?

    凤长悦黛眉微挑,看向广场中间,先前还没有注意,此时才看到那中间,正有一个粗壮的圆柱,而周围不断有人靠近,将手放在那上面。

    那些紫衣人,也在旁边,认真的监管着,同时记录着什么。

    原来是在测试…。

    “少爷,夫人,这些人身穿紫衣,便是千绝门之中的人。咱们现在,正是来到了东圣域。千绝门是此地霸主,看这般情况,倒像是赶上了他们收徒的时候。”

    牧冷之地神开口,看着那场中热闹非凡的场景,眼底却是一片冷淡,隐约还透出一股嘲讽之意:“各地的天才赶来,便是为了进入千绝门之中。而那圆柱,便是第一道关卡。资质不够的人,当场便是会失去资格,连前去千绝门看一眼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因为先前就已经商定过称呼,为了避免身份的泄露,还是以“少爷夫人”称呼两人。

    听到他这般说,凤长悦了然的点点头。

    这般的话,倒是也正常。

    只是,他们…。难道也要上前去测试一番吗?

    “如何,可是这里?”

    轩辕夜看着她,低声询问。

    虽然确定卡西尔在圣域,但是因为时间太短,他传回的消息太过仓促,所以根本无法判断他到底是在哪里。而凤长悦却是阴差阳错,因为之前给了蒂亚的子火,而有了一线希望。是以此时,也是唯有靠她。

    凤长悦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我感觉近了一些。”

    既然如此,便是最好不过。

    轩辕夜长腿一迈,便是朝着那中间走去。

    既然可以确定蒂亚在这里,那么卡西尔想必也在,而偌大的东圣域,想要找到他们,最快的办法,就是借助其他庞大的力量。

    此时,他自然便是盯上了千绝门。

    所以,这些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了。

    牧冷之等人立刻跟上。

    赤一在前面开路,虽然没有动手,但是那张千年冰山脸,还是轻易的让周围的人不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

    慕夏和牧冷之看起来就像是随行的下人。而苍离和凤琛,反而像是随行的家中的老者。

    如此看来,倒也是没什么破绽。

    实际上,这里人实在是很多,千绝山正式开门收徒的时间,就在三天之后,所以此时,人几乎都在疯狂的赶来。

    整个广场,人潮拥挤,若非是有哪些紫衣人震慑,只怕早已经闹翻天了。

    碍于他们的身份,大多数人还是十分收敛的。

    不过,因为彼此是对手的关系,所以这场中的气氛,总是十分微妙。

    不少人虽然收敛,可是心思却十分活络,一双眼睛到处看,生怕错过了什么。

    万一出现厉害的对手,可是要早点做准备。

    以往比较受关注的,都是一些已经有了名气的天才,只是今天,无疑凤长悦一行人,也成为了焦点。

    一个几乎荒废的空间通道,那后面出来的人,能够厉害到哪里去?

    加上之前他们被人那么羞辱,也没有和人争执,倒像是畏手畏脚一般。

    所以,当他们逐渐走到那中间的时候,周围关注的目光,也是越发的多。

    而好巧不巧,他们竟然正排在之前那吊梢眼的后面。

    看到“故人”,那吊梢眼又是一阵嘲讽的笑,不过因为紫衣人就在旁边,倒是并不那么放肆,只是上下打量了几眼,而后不轻不重的嗤笑一声。

    凤长悦他们面色毫无波澜,似乎没听到一般,倒是让那原本等着看他们窘迫的吊梢眼暗暗郁闷。

    “下一个!”

    坐在那里的一个紫衣男人忽然开口,那吊梢眼连忙上前,满脸堆笑:“大人,在下刘阳明,乃是南陵人士。”

    南陵?

    听到这两个字,那执笔的紫衣人稍微愣了一下,这才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南陵刘家?刘世山是你什么人?”

    那吊梢眼脸上露出一丝骄傲之色:“正是家兄!”

    “原来如此…”

    那人脸色一直比较严肃,此时却是难得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来,看的周围人震惊不已。

    刘世山是谁?怎么一说这小子是他的弟弟,这铁面的监考官,竟是神色和缓不少?

    有知道的人在低声说着什么:“那南陵乃是天才辈出之地,刘家势力也是不小。最重要的是,那刘世山,似乎前两年就已经进入了千绝山!倒是想不到,他刘家竟是能出来两个天才…。看样子,那人极有可能是要给他几分面子的啊…。”

    “话虽如此,可是,谁知道那刘阳明是不是跟他哥哥一样天才?”

    有人不服,暗自说着。

    刘阳明听得分明,心中却是一阵冷笑。

    “开始测试吧!”

    那人喊了一声,示意刘阳明将手放上去。

    不少人都是看了过来。

    刘阳明自信满满的将手放了上去,而后闭上眼睛,全身的灵力倾泻而出!

    随后,众人便是看到,那圆柱之中,忽然浮现了一道紫色光柱,而后朝上涌去!

    这圆柱很高,那紫色光芒也是如同水柱一般,逐渐上去!

    凤长悦抬眼看去,才发现那圆柱,竟是分为了九层。随着那紫光逐渐上去,每当跨过一节的时候,周围人就越是认真,而当那光柱逐渐蔓延到第四层的时候,速度明显减慢了不少,然而周围人已经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声。

    “竟然已经快到四星了!”

    “看来这刘阳明,的确是有两下子啊!”

    “听闻他哥哥当初是五星!不过当时他哥哥似乎比他如今的年纪大一些,如此看来也是正常…也算是厉害了!这般资质,肯定是可以进入千绝山的吧?”

    周围议论纷纷,而那旁边的紫衣人,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有关系自然要照顾一些,不过,如果真的是一个有实力的,就更好了!

    最后,那紫光终于是勉强漫过了第四层!

    那紫衣人满意的看了一眼,扬声道:“四星灵圣!”

    周围响起一阵喧闹之声,显然有些惊讶,这刘阳明的实力,竟是有这般强横!

    刘阳明脸上满是得意之色,那紫衣人的面色也是好看了许多,这般实力,进入千绝山,也是板上钉钉了,自然要和气一些。

    那记录的人也是带着笑,一边写,一边问道:“你的年龄?”

    周围安静下来,而后便是听到刘阳明带着几分傲然的声音:“在下不才,今年三十二岁,才刚刚突破这四星。”

    周围人又是一阵骚动,竟是这般年轻,就已经突破了四星灵圣!将来必定前途无量啊!

    一时间,倒是有不少人,神色微变,都想要上前和他搭讪。

    刘阳明接过一个紫色的玉符,

    “这上面已经有你的信息,将来便是作为你的身份证明。好好保管,知道吗?”

    几个紫衣人都是神色和煦,带着笑意,刘阳明知道旁边无数羡慕嫉妒的眼神,自然心中十分得意,脸都快笑开花了。

    “这是自然!”

    那紫衣人又扬声道:“下一个!”

    下一个,却正是轩辕夜!

    见到是他们,不少人都是看了过来,目光意味不明。

    刘阳明自然也在等这一刻,此时便是转过身来,阴测测的盯着他们,阴阳怪气的开口: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们啊!怎么?你们还没有走啊?难不成真的以为,自己有机会进入千绝门吗?”

    他挑衅的看着轩辕夜等人,这般刺激,他就不信他们真的能忍!

    看起来就是一副没用的样子,这样的人,自然是想欺负便可以欺负!

    想来自己已经即将成为千绝门的人,此时身份已经不知比他们高出了多少!若是能看到他们恼羞成怒的样子,可真是爽!

    然而,就在他等着对方发火的时候,轩辕夜却是带着凤长悦等人,径直从他旁边走过。那般神色,竟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刘阳明的话一般!

    刘阳明神色顿时一变,阴沉的看过去,却碍于那几个紫衣人还在,只得冷笑一声:“我倒是要看看,等会儿被淘汰,你们还有什么脸面待在这里!”

    轩辕夜那边,却是已经神色淡淡的开口:

    “我和我妻子一起。”

    周围人听得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

    夫妻一同的虽然少,也不是没有。

    “名字。”

    轩辕夜握紧凤长悦的手,剑眉微挑:“元夜,凤墨。”

    凤长悦一愣,眼中却是带了几分笑意。

    “你们两个谁先来?”

    那人不甚在意的开口,眉眼之间带了几分高傲,倒是和方才对待刘阳明的样子差了不少。

    轩辕夜本打算开口自己先来,却是被凤长悦抢了先:“我先来。”

    那人点点头,示意凤长悦开始。

    凤长悦走了过去,临了又看了轩辕夜一眼。

    他就站在她身侧,虽然脸容已经遮掩,但是那凤墨,还是一如既往的深邃。

    他并未阻拦。

    实际上,虽然不太清楚如今悦儿的实力,但是应该也不过是一星灵圣。

    凤长悦眨眨眼,忽然清朗的开了口:“夫君,如果我过不了怎么办?”

    周围人顿时一阵哄笑,看来这人也知道自己过不了了!这难道是给自己找台阶吗?哈哈!

    轩辕夜眼底带了几分笑意,声音低沉优雅,却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有我在。”

    刘阳明等人都是哈哈大笑:“过不了,那就滚回家咯!难不成——”

    话未说完,便是震惊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头,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几乎疯了一般上涨的紫色光柱!

    眨眼间,竟是已经突破了四阶,而且毫不减速的继续上升而去!

    整个广场,一片死寂!

    ------题外话------

    二月君今天要去拔罐啦,这两天还要接待小伙伴,只能尽量万更啦么么哒(..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