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16 圣域回归!
    “君上不要!”

    正在那光芒璀璨爆发之时,通道之中,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道阻拦之声!

    而后,一道影子飞来,竟是直接冲着轩辕夜而去!

    轩辕夜眉间微蹙,看向来人,手中动作一收。

    没有了那黑白灵力的支持,那一阵光芒,霎时间淡了下去,逐渐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怎么了?”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牧冷之,轩辕夜眉色微冷,沉声开口。

    牧冷之此时才停了下来,险险收回手,看样子如果不是轩辕夜提前停下,他只怕就要冲过来直接打断。

    听到轩辕夜低沉微冷的声音,牧冷之心头一跳,而后陡然跪下:“属下一时情急,冒犯君上,还请君上责罚!”

    声音回荡在这不大不小的空间之内,显得有些空旷,回荡在耳边,生出一股奇异的感觉。

    凤长悦在一旁看着,虽然面上毫无波澜,心中却是有些皱眉。

    虽然对牧冷之了解不多,但是她也知道,阿夜在离开永恒之城之后,是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他的,可见阿夜对他的信任。

    而且之前一面,几句交谈,她也已经看出这的确是一个镇定从容,堪当大任的人。

    之前三大家族围攻的时候,他的脸上都带着浅淡的笑意,然而此时却是罕见的面无表情,从侧面看去,他的下巴绷紧,神色坚定严肃,仿佛来晚一步,就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轩辕夜对自己的属下自然更为了解,自然也是看出了他的异常,当下便道:

    “惩罚稍后你自己去领,现在——说说你为何要阻拦本君。”

    牧冷之身体一僵。

    轩辕夜凤眸微微眯起,一股寒意便是从他身上散发开来,周围的温度都似乎瞬间下降!

    一股威压,陡然降临在牧冷之身上!

    他的肩膀一垮,自从发现君上进入了这里面之后,便生出的担忧惊惧,此时尽数被压下,被这威压一激,便是在胸腹之间来回撞击,只让他觉得分外痛苦。

    他犹豫一刻,闭了闭眼,道:“君上,您为何要来这里?”

    轩辕夜微微眯起眼睛,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这是本君的地方,为何来不得?”

    牧冷之却是握紧了拳头,猛的抬头,直直的看向轩辕夜,眼中似乎带着决绝之色。

    “您可是…。想要前往圣域?”

    说出“圣域”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攥紧,靠着最后的理智,才能维持此时的平稳,谁也不知道此时他心中不安和忐忑!

    轩辕夜神色不动:“是有如何?”

    他双手负于身后,道:“不要说你不知道卡西尔和蒂亚如今在圣域,虽然当时接到消息的时候,你并不在现场,但是这些对你而言,也不是得不到的消息。”

    牧冷之沉默不语,神色紧绷。

    是的,他是知道。君上在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在那玉简碎裂之后不久,他就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只是,当时他并不敢确定,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有些麻烦,然而却是没想到,君上居然这般快速的决定,前往圣域!

    “君上,圣域神秘至极,我们对那里…没有任何了解,您若是这般匆忙赶去,只怕是危险重重…。”

    轩辕夜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看的他心中一惊,下意识的避开了那双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凤眸,才听到轩辕夜缓缓道:“那圣域的确神秘。不过,纵然有危险又如何?这是山,还没有地方,能够将本君困死!”

    若说危险,他这么多年,可一直都是在刀尖上活着,想要成为强者,站在顶端,就已经意味着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

    那些对他而言,从来不是止步不前的理由!

    当初他能够从黑狱之中逃出,并且杀回王城,如今便也能够闯入圣域!

    牧冷之跟随他多年,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如今,却是用这样蹩脚的理由来劝阻他,看来是真的着急了。

    只是,让他这般做的理由,又是什么?

    他还从未见到过,牧冷之这般的反应…。

    牧冷之也是立刻意识到自己这样说是多么愚蠢,然而情急之下,已经找不到其他的理由。眼下君上虽然没有直接说出,但是却更让他无地自容。

    他转头看了一眼,那白色的玉座,已经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玉座一般,没有任何不妥。

    只是,方才就差一点,君上就要打开这通道了!

    牧冷之心中天人交战,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这么狼狈的劝阻君上,一切语言行为都显得那么苍白!可是…。

    “君上,若您实在是担忧卡西尔殿下和蒂亚小姐,属下可以带人前往圣域,必定想办法将他们带回…。您身份贵重,加之如今王妃已经身怀有孕,实在是不宜前去…。”

    轩辕夜打断他的话:“你觉得,等一切都收拾好了去,他们还有几条命等着?”

    牧冷之顿时语塞。

    是啊,圣域如此危险,卡西尔和蒂亚,又能够坚持多久?

    若是安全无事也罢,万一遇到了一些麻烦,只怕是无力回天!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而且,他也已经知道,卡西尔和蒂亚消失的时候,已经是受了伤的,谁也保不准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君上这般着急,也是没有办法。

    牧冷之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听轩辕夜道:“本君再问你最后一遍,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这不是朋友之间的商谈,而是上级对下级的命令!

    牧冷之心中一沉,眼中闪过几分挣扎之色,最后似乎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般,深吸一口气。

    他头微微转向一旁,看向了凤长悦。

    “她是本君的王妃,必将和本君共进退,也有资格知道一切。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凤长悦也看出牧冷之似乎想要她避开,原本想要借口先离开,却不曾想阿夜竟是先开了口,心中一暖,便是投过去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轩辕夜神色稍霁,周身的冷意稍微减退了一些。

    牧冷之见此,愣了一下,也是立刻反应了过来。

    抬头看了轩辕夜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君上,您…对您而言,圣域…危险之极…这其中牵涉诸多事由,此时几句话根本无法解释清楚。但,属下性命乃是您所搭救,自然此生唯您是从,现在,属下只能问心无愧的说,阻拦您去圣域,都是为了您!还请您万万三思!”

    说完,竟是直接以头点地,狠狠的磕在地上!

    那声沉闷的声响,在安静的空间内徘徊,也让这氛围越发的僵冷。

    凤长悦心中咀嚼着他的这几句话,不知为何,先前那不安的感觉,竟是越来越强烈。

    牧冷之做到这般地步,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竟像是在他心中,阿夜前往圣域,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一般。

    可…圣域这般神秘,为何好似他十分了解一般?

    就连她都不曾知晓圣域,然而牧冷之却…。尤其是,这其中,显然还是和阿夜有关。

    一片让人窒息的死寂之中,轩辕夜的声音清晰传来——

    “冷之,这一次,你将慕倾城也叫上,随本君一同前往圣域。”

    牧冷之身体一颤,陡然抬头,眼底满是不可置信:“君上!您想起来了?!”

    凤长悦心中一沉:想起来了?想起什么了?难道阿夜之前,曾经忘记过什么东西?

    只是这般看去,那一身黑色锦袍的男人,似乎有所感应一般,也抬眸看了过来。

    凤长悦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似乎停了一瞬。

    他的话是和牧冷之说的,然而眼睛却深深的望着她,唇边缓缓扬起一抹笑。

    “只是一部分,但,已经足够。”

    牧冷之心神俱颤,没想到竟是等来了这一天!

    然而看着轩辕夜,他却是陡然意识到了什么,而后陡然低下头,沉声道:

    “属下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君上允许冷之戴罪立功!此番前往圣域,必将竭尽所能!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这声音沉重有力,却是和之前犹豫的模样大不相同,显然轩辕夜的那句话,彻底让他改变了态度。

    轩辕夜挥挥手:“下去准备吧。”

    牧冷之当下重重叩首:“是!”

    随即,便是立刻起身离去,在和凤长悦擦肩而过的时候,点头施礼,便是再度快速离开,似乎脚步生风。

    凤长悦在一旁看着,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重。

    她看向阿夜,想要问一问,却见他凤眸深处,似乎风云翻卷,仿佛即将掀起巨大风浪!

    她心头一烫,便将口中的话都咽了下去。

    “悦儿,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轩辕夜看着她,知道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却还是问了一句。

    凤长悦摇摇头:“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只要你能安好,其他都无所谓。

    至于所谓忘记,或者记起,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所谓。

    她只确定,他还是他,就可以。

    轩辕夜眉色微动,最后却只是上前,将她揽入怀中,吻在她眉心。

    “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凤长悦点点头。

    “方才我已经确定,这下面的确有一条空间通道,想必就是通往圣域的。等一切都准备好,我们就立刻前往!”

    ……

    而另一边,疾步走出的牧冷之,却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几乎沸腾了起来!整个人都如同被放入了火焰之中一般,灼热!疯狂!

    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几乎冲破而出!

    他走出初元殿,凉爽的风吹来,才终于让他逐渐清醒了过来。

    只是,他的心中,依然无比激动。

    一步步走着,只觉得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点点的被挪开,有无数情绪,即将喷涌而出!

    震惊、愕然、怀疑、欣慰、庆幸!

    诸多情绪在胸**织,几乎让他整个人都无法控制!

    他已经太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他跟随了君上太久,性格也是逐渐历练成了今天这般,沉稳从容,即便是面临生死之境,也依然可以笑对一切。

    可是,如今,却是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无法掩藏自己的情绪。

    周围很是安静,他可以听到自己心中不断徘徊呐喊的声音——

    君上居然想起来了!那些,他以为会永远埋藏在岁月之中的东西!君上原来没有彻底忘记!

    虽然不知道君上到底想起了多少,但是,既然可以喊出倾城的名字,那么——

    有些顾忌,便是可以彻底抛开了!

    这般想着,他抬头,看先远方。

    这里已经是初元殿的边缘,但是依然可以俯瞰整个王城。

    恢弘庄重的王城,无数臣服的子民,权倾天下的威势…。

    这一切看似风光,可是,谁又知道,这殿中的男人,曾经是怎样的存在?!

    曾经龙困浅滩,而今,终于决定要重新翱翔于天际了吗?!

    这般想着,他的脸上,难得浮现几分兴奋激动之色,又仿佛想起了很遥远的事情,眸色有些飘渺。

    圣域,以为永不会再有交集的地方…。如今,竟是即将再度踏入!

    却是不知,曾经的那些人,可还安然无恙?

    牧冷之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了习惯性的温和笑容。

    他的身影,终于逐渐消失在初元殿之外。

    慕府今天的气氛很古怪。

    因为他们第一次知道,他们向来矜贵淡定的大小姐,原来似乎好像,还有另外一面。

    砰!

    听着屋子里传来的又一声脆响,被齐齐赶出去,甚至连院落都不能进入的仆人们,齐齐皱了皱脸,浑身一抖,好像已经看到了里面的混乱暴力的场景。

    听听,这一声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刁蛮大小姐在发脾气呢!

    可是,如今在那里面的,却是自家小姐,众人一直以为,慕大小姐矜贵自持,却不想,竟也能做出这事情来,真是…。

    “你们说,牧大人今天能活着出来嘛?”

    一群人之中,有个侍女眼睛紧紧的盯着那紧闭的房门,显然有些忧心。

    “应该…。能吧?牧大人实力应该不弱的,这…。何况是君上心腹,小姐再怎么闹,也应该会有所顾忌的吧?”

    另一个侍女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谁知道呢!咱们家小姐,平时多有涵养的贵女,这自打今天牧大人前来拜访,竟是做出了差点将人赶出去的事儿…。依我看,肯定是那牧大人,做了什么对不起咱们小姐的事儿!”

    一个侍卫在一旁开口,几分调侃,几分羡慕,几分酸涩。

    能让大小姐这样,他们之间…肯定有点什么啊!

    唉!那可是城中身份最为贵重,天赋最好的大小姐啊!

    一群人连连点头,恨不得冲过去,听听里面到底什么动静。

    而房内,轻巧避开那碎渣的牧冷之,抬眼看了慕夏一眼,瞧着那张俏丽的容颜上,毫不掩饰的嫌弃,心里也终于有点不是滋味来。

    他好不容易决定登门,却换来对方的一顿教训,这放谁身上,谁受得了?只是到底不忍苛责她,便脸色微微一沉,低声道:“别闹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慕夏就忍不住又是一阵莫名的火气,顿时横眉冷对:“说谁呢!这里可是我慕家!要闹也是你闹吧!?”

    牧冷之一时语塞,若是平时肯定还能逗逗慕夏,只是今天却是没什么心思。

    他往后面一坐,揉了揉眉心:“咱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慕夏冷哼一声:“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牧冷之静默一瞬,终于决定让自己暂时忽略这些,抬头看去,神色是难得的正经:

    “如果不是有飞来不可的理由,我也不愿意来你这受罪。”

    慕夏嗤笑:,扬了扬下巴:“门在那里,不送!”

    牧冷之却是不为所动,只是盯着她的眼睛,想到要说的话,心都还有些颤抖。

    看到他这般样子,慕夏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你到底为何而来?”

    牧冷之静静的看着她,直到她觉得浑身不太舒服了的时候,才缓缓一笑,却是意味深长。

    “倾城。君上有令,命令你我率人,一同跟随他,前往圣域。”

    慕夏的脸容有一瞬间的呆滞。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牧冷之的话,却一直往她的耳朵中钻去:

    “卡西尔和蒂亚无意中被卷入圣域,并且于之前发来求救消息,说明已经刻不容缓。君上已经通知下去,明天便是会带着人,前往圣域搭救他们…。”

    慕夏愣愣道:“圣域…。”

    “短时间内,城中不会再有什么威胁,是以,这一次,你我也将一同前往。圣域那边毕竟危险,若是去的晚了,只怕那两人的性命便是不保…。”

    “你为何不拦着!”

    慕夏陡然起身,目光如刀的看着他!

    “君上如何能进入圣域!而你居然还不阻拦?你疯了吗!?”

    牧冷之料到她的反应,是以并未生气,只淡淡道:

    “君上此次,心意已决。任何阻拦都是没有用的。”

    “那你也不能…。”

    “最重要的是…。君上他如今,已经想起了你的名字。”

    慕夏陡然一惊,身体微微发颤。

    牧冷之看着她,眼底似乎埋藏了太多东西,缓缓一笑,道:

    “倾城。时间到了。”

    ……

    永恒之城之中的人,办事效率一向很高。所以,当第二天到来的时候,城中的大小事务,都已经处理完毕,所有的准备也都已经妥当。

    因为不确定那通道后面,到底通往圣域的哪个地方,所以,安全起见,众人分为几次分别前往。

    最先的一些,自然是轩辕夜凤长悦,以及苍离凤琛,慕夏牧冷之赤一等人。

    岳小棠凌朗等人虽然很想去,但是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成为累赘,所以就乖乖的留下来,打算跟着后面的人一起去。

    而千筠虽然舍不得丈夫和女儿,但是面上却也并未露出过多不舍。

    凤琛抱着她,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这一次我们肯定都会好好的。希望等我们回来,就能看到已经休养好了的你。”

    千筠点点头,虽然心中不舍,但是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选择。

    只是…。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了不远处的凤长悦身上,心中苦涩。

    两人尚未来得及多相处几天,便是再度分离,而悦儿此时甚至还怀有身孕,她还无法好好照顾她…。

    凤琛知道她心中酸涩,也只能低声安慰几句。

    然而凤长悦却是正好看了过来。

    因为事关重大,所以这一次,进入青帝弥留之处的人并不多。

    凤长悦走了过去。

    千筠连忙收敛情绪,嘴角绽开一抹笑:“悦儿…。”

    “娘亲,您好好保重。等女儿回来,再好好陪您,好吗?”

    千筠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因为实在没有太多关于和父母亲人相处的经验,而且事情繁多,所以,也一直没有机会多说什么。

    方才看到她痴痴看过来的眼神,却让凤长悦有些心疼,终于走了过来,直接开口。

    千筠听到,整个人都有些惊讶,而后便是无法描述的喜悦,连连点头:“好好…。娘一定等你!等你们都回来!”

    这一瞬,只觉得这个女儿,才是真真正正,和她贴心着的,而不是那般遥远。

    凤长悦也是心头一软,笑着点头。

    随后,一行人终于汇聚。轩辕夜掌间灵力翻涌,那玉座之上,光芒闪耀!

    一道黝黑的通道,陡然出现!

    “走!”

    轩辕夜将凤长悦抱入怀中,便是长腿一迈,直接走了进去!

    ------题外话------

    二月君实在是太累鸟,今天请个假,更新少点,明天继续万更嗷呜么么哒(..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