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152
    那么细细的一条,如果不是因为通体呈现青色,此时在雪山之上,根本就会直接被忽略。

    而此时,小清就在那奄奄一息的青龙身旁,巨大的身躯几乎映衬的它小小的一点,完全不显眼。因为这两个都是青色,是以凤长悦方才并未注意到小清也在这旁边。

    此时一看,顿时觉得有些违和…不!是十分违和!

    看着那通体已经被扒光了鳞片的青龙,差不多是出气多,进气儿少,马上就要一命呜呼的样子了,而小清却是一副难得兴奋的模样,此时小小的脑袋立起来,竟是摇头晃脑,那明亮纯净的橙黄色的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凤长悦。

    讨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凤长悦一时有些头疼,看向最靠谱的小彩:“小彩,你可是看到了?这青蛇,真的是小清打的?”

    小彩原本在另一个山头栖息,它向来是不喜欢搀和到这些事情里的,但是却并不意味着它不知道。此时凤长悦开口询问,便是睁开了眼睛,透彻瑰丽的眼睛扫了一眼,而后点了点头。

    凤长悦瞬间想要扶额。

    为什么她带着的东西,都这么不省心呢?

    小白几个也就不说了,这小青蛇当初不过是随手捡了回来的,却不想…。

    娃娃见此,却是有些不高兴了,小嘴一扁,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似乎就要哭出来:

    “娘亲,你不相信娃娃嘛?!”

    为什么娘亲听了它的话之后,还是要去问小彩?分明就是不相信它!

    这么一想,娃娃顿觉委屈,只是眨巴着眼睛,那眼泪就差点落下来。

    凤长悦只好道:“娃娃,娘亲没有不相信你。只是有点惊讶…。是小清自己将青龙折磨成这样的吗?”

    娃娃听她劝慰,心里顿时又开心了不少,毕竟是孩子心性,当下便是破涕为笑,大力的点头:“嗯!就是小清自己做的!娃娃都没有动手呢!”

    本来也不是不想出手,不过自从这青龙进来,小清就难得变得有些敏感冲动,大家都相处了很久,小清这般模样,它们自然是要照顾一二的。便也就只是在一旁看着,倒是并没有动手。

    原本谁也没有多想,不过好像娘亲有点吃惊?

    凤长悦的确是吃惊,她真的有点难以想象,这么一条小小的青蛇,怎么就直接将一条偌大的青龙折磨成了这样?

    而且她根本没有觉察到多大的动静,可见的确是比较轻松就解决了的。

    小白似乎并不是十分惊讶,看了小清一眼,看到它这般讨好的模样,顿时暗暗磨牙。

    就知道它还是没有死心!居然还是想着在主人面前讨好!合着还是想要成为主人的契约魔兽!

    呸!主人是何等身份,哪有这么容易就接纳了它!

    当初契约小彩的时候,它正在沉睡之中,而且当时只有这样,主人才能脱险,它虽然不满,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半推半就的承认了。

    可是现在,这小青蛇居然也敢妄想!

    小白的脸色顿时变得很臭,蓬松的大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如果不是因为凤长悦还在看着,只怕这个时候已经冲上去,直接给它一爪子!

    不过小白这般,倒是没有引起凤长悦的注意。

    因为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么小小的一条,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算这青龙再不济,被折磨成这样,也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

    迎上小清的眼睛,凤长悦眸子微微眯起:“小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清一愣,似乎没想到凤长悦会直接问这个问题。

    橙黄色的眼睛眨了眨,似乎有些蒙。

    不过很快,小清就反应了过来,觉察到凤长悦似乎没有预料之中的高兴,眼睛黯淡了不少,原本灵活扭动的小身体,也安安静静的盘踞了下来,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

    “嗯?”

    凤长悦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却是没有打算就这样算了。

    她在意的倒不是这青龙,反而是小清。

    之前虽然看到小清可以轻易的解决灵宗强者,但是那时候也没有多想,但是这个时候,她才猛然发觉,这个小青蛇,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深不可测一些…。

    她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盘问一番,今天倒是可以趁机会,将一切都搞清楚。

    小清误以为她不高兴,当下精神便是低落了不少,只觉得自己契约的机会渺茫,连信子都收了回去。

    听到凤长悦那一声,自然是不敢不回答,只抬起了头,朝着小白扬了扬。

    意思是这是小白直接拎进来的,它便觉得可以直接收拾,便动手了。

    这群小东西在这小空间里待得久了,和凤长悦也心意相通了一些,此时见小清的动作,纵然不说话,也是猜到了十之**。

    不过,这一次凤长悦有心好好盘问,自然是不会就这样算了。

    她依然看着小清,不容拒绝的说道:

    “我希望你能开口,亲自说。”

    小清微微一愣,这才注意到凤长悦的语气十分严肃,当下就是一个激灵。

    凤长悦不说话,只静静等着。

    小白且不说,当初刚刚契约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能开口吐出人言,纵然实力已经超过了可以开口说话的九级魔兽,却是始终未曾开口。

    还是后来,恢复了苍的真身,并且来到了这边之后,才是逐渐开始说话的。

    然而小白比较特殊,自然不可比较。

    小彩就是在成为了神兽之后,就可以开口的,不过因为平时比较高冷,所以并不经常说话罢了。

    然而这小清,虽然从未展示过境界,但是就按照曾经出手过的那两次看,必定是实力不弱的,可是却始终未曾开口。每次遇到什么事情,总是吐一吐蛇信子,脑袋晃一晃就过去了。

    她当时未曾多想,而今却是不得不正视。

    看她不容置疑的模样,小清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心中一下子却是犹豫了起来。

    它当然不是不能说话的,只是…。

    “…主…主人…。”

    而后,凤长悦便是听到了一道细弱蚊蝇的声音,虽然细微,不过却是可以听出有几分轻细,尾音带着几分沙哑,倒像是介于未曾长大的少年变声期的嗓音。

    她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小清的声音竟是这样的。

    小清却似乎有些紧张,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就在这时,小白陡然炸毛,立刻如同一团银色闪电扑了过去:

    “好大的胆子!你叫谁主人呢!也不看看小爷是不是同意!?”

    竟是一边喊着,一边扑到了小清的身前,两只瞬间缠斗起来!

    小清原本就有几分忐忑,暗自做主直接叫了主人,心里正担心着呢,就忽然眼前一花,那一团银色竟是直接飞了过来!而后一爪子招呼了过来!

    小清当然不是吃素的,它要是真的这么好欺负,也不可能几下就直接扒光了青龙的龙鳞,但是小白毕竟战斗力超凡,而且它正满心紧张的等着凤长悦的回应,这么来了一下,它还真是没注意,瞬间被小白按住!

    不过它反应也很快,细小的身体顿时将小白死死缠住!竟是丝毫不放松!

    小白没想到这小东西居然敢当着主人的面和自己动手,这还得了?!这以后万一真的得到了主人的承认,这是要上天啊!

    原本只是要来个下马威,此时竟是动了好好收拾它一番的心思,当下一爪子直接锋利至极的划了出去!

    小清眼眸一闪,那双橙黄的明澈眼睛,也是陡然生出了一双竖瞳!身体缠绕的越发的紧!

    眼见这两只就要真的打起来,凤长悦扶额,无奈道:

    “都住手!”

    这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那两只还是立刻听见,动作顿时一停。

    “谁再动手,三个月不准出去!”

    凤长悦声音淡淡,两只狠狠对峙片刻,都是用力的瞪了对方一眼,而后同时松开。

    “呸呸呸!谁稀罕动手!搞不准小爷身上都是黏糊糊的脏东西!”

    小白一边往回走,一边不忘开口埋汰小清几句。

    谁都看得出,这小东西刚才肯定是直接从青龙的身体之内穿膛而过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快的解决!

    谁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它要洗澡!

    小清气的浑身发颤,恨不得上去再咬一口,不过考虑到凤长悦的话,还是狠狠地忍了。

    不过再看向凤长悦的时候,那双竖瞳,却是已经消失,又恢复了一贯的单纯懵懂模样,隐隐还带着几分讨好。

    实际上,凤长悦方才那惩罚,的确是警告小白用的,毕竟这一群里面,只有小白最喜欢出来,也出来的最为频繁。

    一直安安静静的小彩,忽然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倒是看不出喜恶。

    娃娃在一旁,也是难得安静了下来,看着这一幕,不过手里却是一把攥住了彩蛋,好像有些紧张。

    凤长悦神色却是不动,她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心里却并不是偏袒小清。

    “说吧,你为什么要拔了它的龙鳞?”

    小清也知道她在等它的答案,身子扭了扭,还是继续开口:

    “我…。我只是以为你不喜欢…。所以…所以…。”

    凤长悦黛眉微挑,却是并未全信。

    “我不喜欢的多了去了,难道你个个都这样?”

    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小清在小空间之中待了许久,也从来没有惹是生非过,这一次却是这样过激,凤长悦自然觉得是有问题的。

    小清又犹豫了一下,吞吐了半天,还是没有说清楚。

    凤长悦语调凉凉:“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么这地方想必也是容不下你的,你这就收拾了,直接出去吧。我并未和你契约,之后你想要做什么,都尚且算是自由。”

    这话一出,小清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小白双爪抱臂,怎一个爽字了得!

    就该让主人亲自开口,绝了这家伙的念想!

    这天下个个都想要主人,难道一个个都成全了不成!想得倒美!

    小清见凤长悦眉色不动的模样,心中顿时着急起来。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竟是惹下了这样的事。

    它自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呆在那山洞之中,冥冥之中,总是有一股力量,将它困在那里。而它自己心里,也觉得似乎就应该那么待着,所以一直匍匐在黑暗之中,从未有过出来的想法。

    但是直到遇到了凤长悦,却有了出去看看世界的心思,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女子身上,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让它忍不住想要跟随。

    那种吸引力,不仅仅是喂给它一颗果子,就足够的。

    于是,就那样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一开始,只是懵懂的意识,后来看到小白它们之后,却是知道,原来是要契约的。

    只有成为了契约魔兽,才能够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可以跟她说话,可以呆在她的身边,可以讨得她的欢笑…。也可以,保护她。

    这么逐渐明白之后,小清就逐渐生出了远大的志向——要成为凤长悦的契约魔兽!

    不过显然,有小白小彩在,简直是难如登天。

    尤其是小白,简直将所有的可能都杜绝了,而凤长悦虽然一直都忙着各种事情,自然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个小青蛇。

    久而久之,它也逐渐安静下来,只是默默等待,想着无论如何,就这么也好。

    但是却没想到,这一次忽然有一条青龙被扔了进来。

    不知为何,它看到那青龙的时候,就觉得十分刺眼!

    那一身青色的鳞片,当真是让它厌恶至极!

    它素来不会生事,只是这一次却是忍不住,看那东西是被小白直接扔进来的,而且上面还有毫不留情留下的伤痕,已经断定这是敌人,当下就不管不顾的直接出手了!

    将那一身青色的龙鳞尽数扒光之后,才算是输出一口气!畅快!

    倒是没想到,引得凤长悦的注意。

    此时听到她的询问,小清下意识以为自己做出了事情,心内忐忑,可是觉得如果说出那个理由,好像太不合适,于是就想要敷衍过去。

    却不想,竟是惹得凤长悦要抛弃它!

    这怎么行!?

    小清神色顿时一变,那双眼睛里满是惶恐和不安,紧紧的看着凤长悦,想要上前,却又不敢,细小的身躯就在那儿来回扭动,十分烦恼的样子:

    “不!不要!”

    凤长悦却是不管不顾,心念一动,便要将小清扔出去。

    它这才害怕了,连忙嘶声喊道: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是、我是因为讨厌它!”

    凤长悦动作一停:“嗯?”

    “我、我是讨厌它!它看起来就非常讨厌!”

    小清紧张的说着,生怕自己被直接扔了出去,再也回不来。

    凤长悦却是心思微动。

    “你为何讨厌它?”

    那青龙看上去,倒也是没有那么令人厌烦吧…。

    小清眼中闪过一丝显而易见的鄙夷和厌恶:

    “身体之内已经虚空,竟还披着那一身青色的龙鳞,真是讨厌!”

    这话说的不假思索,它自己也是吃了一惊,下意识的看向凤长悦,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我…我不是故意…。”

    凤长悦心头却是因此而浮现一个震惊至极的想法。

    她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手中的“小青蛇”。

    小清蔓延惶恐,紧张不已。

    半晌,凤长悦才缓缓问道:

    “小清,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魔兽吗?”

    小清一愣,下意识的说道:

    “主…。您不是说,我是青蛇吗?”

    “……”

    凤长悦一瞬间有种想将它扔出去的冲动,到底还是忍了,又问:

    “你…。和我相遇的时候,大约已经是神兽,如今这么长时间过去,有没有觉察到突破的感觉?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是蛇,而是…。”

    她深吸一口气:

    “龙?”

    问完了,凤长悦自己也觉得不太对劲。就算是幼年的龙,应该也是有龙的特征的,怎么会看起来这么像是蛇?

    可是,又有哪家的蛇能这么轻松地解决了一条青龙!?

    何况,它的理由那么奇葩,让人不怀疑都难!

    小清俨然也是被惊住了,自己竟是…。龙?

    那岂不是和那个没出息的东西一样?它才不要是龙!

    “不不不!我不是!我肯定不是!”

    小清说着,竟是因为焦急,而隐隐有些想要吐信子。

    凤长悦一把揪住那红色的信子,仔细看了看,面无表情道:

    “之前倒是没发现…。怎么有蛇的信子,连叉都不分的?”

    “…。”

    一时间,场中陷入一片死寂。

    娃娃没领会这意思,但是也听出了几分,大意还是娘亲说这小蛇不是蛇,而是那龙了。不过,又有什么区别?

    那彩蛋在娃娃怀中,被抱得死紧,原本还在挣扎,这个时候却是不动了,好像也愣住了一般。

    小彩转头看了一眼,倒是没有惊讶之色。

    唯有小白一脸扼腕,直挺挺的倒下去,只恨不得锤锤自己的心脏,懊恼万分——

    还是晚了!

    不过,转眼小白又跳了起来,乌溜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

    管它是蛇是龙,主人只要不想要,它就没希望!

    一时间,满怀期待的看向了凤长悦。

    最迷茫的,当是小清。

    它自己也是不太清楚的,但是听这意思,难道,自己真的不是蛇,而死…。龙?

    它下意识的看向那已经快要咽气的青龙,只要想到自己居然是和这种无用的东西一个种族,就是一阵厌恶。

    但是不知为何,心中却是逐渐生出了另一种奇异的感觉。

    它又看了看,果然看到那青龙的眼睛,正朝着自己看来。

    那眼中的神色…。

    正在犹豫的时候,就听到凤长悦继续凉凉说道:

    “我运气还真是好,随便都能捡到一条龙来。”

    虽然这龙看起来,太小了点,甚至比蚯蚓大不了多少,而且浑身上下,也是没一处像是龙的,但是,就这番实力而言,必定是龙族的不错了。

    这般大运,还真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

    不过凤长悦此时只觉得太阳**隐隐作痛。

    难道她要出去,再和阿夜他们说,她也刚好有一条青龙?

    小清虽然不太通人事,但是也看出来凤长悦似乎没有刚才生气,可似乎也没有多么高兴。

    难道,自己是蛇是龙,有那么重要吗?

    它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道:

    “您…您若是喜欢,我、我做什么都可以的…蛇和龙,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一条青蛇,它的日子也过的挺好的啊。

    凤长悦却是哭笑不得。

    也不知怎么就遇到个这么个小东西,真是连解释都懒得。

    它自己都觉得龙蛇无所谓了,其他自然更是毫不在意。

    说来也是奇怪,按照那些传闻来说,龙族都是极为骄傲的性子,无路是这青龙,还是阿夜契约的黄金巨龙,又或者是绝龙谷之中的那些已经失去的龙骨尸体,都是可以觉察到那一股龙族的无法磨灭的骄傲。

    那是属于魔兽最顶尖存在的威严。

    可是如今,在这小东西的身上,当真是一点都体会不到。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觉得留着一条龙当蛇来养有点不太妥当,但是放出去,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小清似乎觉察到她的犹豫,当即一缠一绕,竟是直接在凤长悦的手腕上,成了一个青色的手镯模样。

    “我…我想留下来…。”

    说着还小心翼翼的蹭了蹭凤长悦滑腻的手腕。

    小白看的直翻白眼,刚才干架的时候,也不知道哪个发了狠的,现在这么装柔弱听话给谁看!

    正想着,却是忽然看到凤长悦望过来的目光。

    “小白。你之前,可曾知道它的身份?”

    凤长悦因为没有契约,加上一直觉得就是个宠物,所以没有在意,结果今天才发现,竟是个这么养不得的“宠物”。

    但是,她不知道,小白却似乎不应该不知道,毕竟,它也是…。

    小白神色一僵。

    下意识想要说不知道,不过对上凤长悦清澈而沉静的眸子之后,便是肩膀一垮,声音闷闷的:

    “…知道。”

    虽然看起来很像是青蛇,但是其实在一起之后,它就很快觉察了它的身份,不过一直没有说过。

    凤长悦尾音拉长:“知道?你为何不说?”

    小白也觉得甚是委屈,便仰头道:“主人,它什么身份又有什么重要的?不就是一条青龙吗?难道我还比不过它吗?”

    有什么危险,它肯定能抗,从万年前就追随主人,它难道还不够的吗?

    主人难道要为了一条小青龙责备它?

    这么一想,便是委屈的眨巴了眼睛。

    凤长悦自然是不会责备它,只是这事情…。着实荒唐了些。

    “我怎么会责怪你。”凤长悦开口,“只是这事情,你应该早些说的。”

    小白望着她,用力点头:“一定没有下一次了!”

    凤长悦暗自轻哼,还有下一次?这天下灭绝了万年的龙族,竟是一夕之间出现两条,也不知是何等运气。

    小白犹豫了一下,道:“其实,主人,我也是为了您好啊!轩辕夜已经契约了龙族至尊黄金巨龙,您若是契约了青龙,岂不是低了一等?”

    凤长悦却只是一笑,知道它心里打的小九九,并不揭穿。

    小清却是陡然急了:

    “你说什么!我、我怎么就低人一等了!”

    小白却是不予理会,主人必定心中有所定夺。

    小清急急地看向凤长悦,想要多说两句,却是在看到那双若有所思的眼睛的时候,莫名的咽下了剩下的话。

    凤长悦犹豫了一会儿。

    其实小清就算是青龙,想必也会是身份不低的龙族,否则不会在看到被奴役的虚弱至极的青龙的时候,那么恼怒。

    说是厌恶,倒不如说是恨铁不成钢,又或者是觉得折辱了龙族的威严,才会这般生气。

    而且,她其实没有一定要契约的理由。

    犹豫片刻,她道:“小清,我不能和你契约。”

    小清顿时一急,它等了那么久!

    不等它开口反驳,凤长悦便继续道:“不过,考虑到你的特殊,你暂时还可以待在这里。等…找到你的族类,再回去也是可以的。”

    小清一愣,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它的…族类?

    可是它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能找到自己的族类?

    它望着凤长悦,纯净的橙黄色眼睛里,闪烁着一丝不安。

    “可…可我没有族类…我只有你…。”

    这话倒是让凤长悦一愣。

    她倒是忘了,这真的是一条极为特殊的龙。

    “我…。我不想离开你…。”

    凤长悦听着,那声音之中,已然带了几分怯怯而又忍不住怄气的意思,倒像是一个半大孩子闹别扭。

    凤长悦心中也是有些犹豫。

    的确,小清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龙族,这看起来并不正常,毕竟听闻龙族的血脉之中,都是有着龙族传承的记忆的。

    就算它不是黄金巨龙,也不应当是这样一张白纸一般,丝毫不知。

    何况,这身量…。也的确和龙族搭不上边…。

    别说此时大陆之上,除了这奄奄一息的青龙,还有那已经契约了阿夜的黄金巨龙,再也难以找到其他龙族,便是将来有一天找到了,只怕它也是很难融入进去的。

    这么一想,又忍不住有些心软。

    毕竟是跟在自己身边许久的,那点心思她是知道的。

    犹豫片刻,终于下了决定:

    “这事情暂且搁置,你现在这里待着,等将来找到你的族类,你恢复了一些,明白了一些之后,再做决定,是否要继续跟随我。若是到时候你依然选择跟我一起,我便和你契约,如何?”

    小清顿时眼前一亮——虽然没有定时间,但是总算是有希望了啊!当下便是连连点头,细长的身体一点一点的。

    “好啊!”

    小白虽然无奈,但是转眼想到以前龙族的那些个规矩,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

    到时候,说不定这小清的心思便是淡了。

    横竖主人现在也没说什么,只好争取之后让它自己选择离开了!

    这么一想,小白心情也好了许多。

    凤长悦随即便将小清放下:“这青蛇不要弄死了,之后说不定还要靠着它寻找龙族。”

    小清显然是指望不上了,黄金巨龙是万年前就随着龙族大部队掩埋在了绝龙谷,知道的可能还不如这千年前出没的青龙。

    见识了凤长悦难得的严肃,一群小东西连忙点头,纷纷答应。

    倒是那青龙,十分愧疚的又渴望的看了一眼小清,便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

    将这些事情都解决之后,凤长悦犹豫了一下,便是和轩辕夜等人商量起了寻找卡西尔和蒂亚的事情。

    “当时那地方,的确是透着几分诡异。虽然此时我们再去,未必能找到,但是如果不去,肯定是找不到了。”

    一同在场的,还有凤琛千筠等人,因为当时的场景实在诡异,众人便是觉得一同商量会好一些。

    凤琛眉头微皱,倒是还带着几分希望,思虑片刻,才开了口。

    “但是那地方应该已经毁了,咱们若是找不到路,可怎么办?”

    苍离心中却是想的更多,不是他悲观,而是如今珍惜着这难得团聚日子,自然是越发的谨小慎微。对蒂亚和卡西尔,他心中也早已经当做自己孩子,此时失踪,自然是十分焦急。

    “加派人手,再度前往搜寻。”

    沉默片刻,轩辕夜开口。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不过看到悦儿担忧的样子,实在是不能再等下去。

    众人都是看了过来,眼中带着几分热切的希望。

    轩辕夜看向一旁的凤长悦,道:“你在城中,我必定以最快的速度前往…。”

    “我同你一起。”

    不等他说完,凤长悦便是直接开口,神色虽淡,眉眼却是十分的认真。

    轩辕夜眉间微蹙,却是握住她的手,摇了摇头:

    “此行有险,你不能去。”

    她此时身怀有孕,他不能时时陪在身边,已经是十分内疚,自然更不可能让她跟着去吃苦冒险。

    其他人听到,也都是纷纷开口阻拦。

    “是啊悦儿,你不能去。若是以前还好说,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你可要处处小心。这等事情,你便不要去了。安心呆在王城。”

    凤琛第一个开口,直接拒绝,只要想起之前的情况,便是会觉得一阵后怕。

    若是,再遇到什么危险可怎么办?

    苍离也是眼睛一瞪:“丫头!说什么胡话!蒂亚两人,师父肯定给你安安全全的带回来!你尽管放心!但是可万万不可跟着去!”

    千筠迟疑片刻,虽然语气温和,但是也是相劝的:

    “悦儿,你如今身子的确是不方便,留在王城当是最好…。”

    她实在是怕极了,若是自己这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再出什么事儿,她可真是承受不住。

    然而凤长悦却淡笑着摇头:

    “师父,爹娘,你们不必担心。这孩子,从存在的那一刻,就一直没有安稳过,但是也从来没有出过事。之前和云天痕的那一战不凶险吗?但是最后也还是没事不是吗?这孩子和我,远比你们想象的,更加顽强。况且,我如今如何会让自己身涉险境?”

    她抬头看了众人一眼,最后看向轩辕夜,一字一句道:

    “何况,有你们在我身边,又会有什么危险可畏惧?”

    众人都是心头一震,没想到她会这样将了他们一军,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唯有轩辕夜,看着她的眼眸,湛黑如玉,沉静淡定,一如初见。

    那时候,看到这双眼睛,他便知晓,这个女子,必定心性果决,凌厉如风。

    现在看来,一如当初,却又多了几分别的东西。

    那眼中盈盈闪烁的…。是她所有的心意。

    这个女子…。为了她的所爱,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

    他心中被什么狠狠一撞,忽然便是下了决定,握紧了她的手。

    也是,这世上,再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他身边更安全。

    无论放她在哪里,眼前看不到,他心里总是要担忧的。

    留在永恒之城又如何?

    暗中的那些诡谲暗箭,他必定要为她全部遮挡!

    “好。”

    他薄唇微动,只吐出这一个字来,却是将所有心思,一并倾付!

    ……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天空一片暗沉,周围的土地也是一片潮湿粘粘,看不清晰,却充斥着一股血腥气息。

    一道影子,正缓步前行。

    若是看的仔细,便是可以看到,似乎是一个女子,正背着一个高大却昏迷的男人。

    那女子喘气粗重,显然极累,背着男人的脚步,却是十分稳健。一边走着,还能听到那女子还在说着什么。

    “…你小子要是不马上醒过来,老娘就把你扔下去,回头自己出去,找个比你好看一百倍的男人!转头就将你忘个干净!”(..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