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10 君上忘了,你也忘了吗?
    就连一向疼宠自己女儿的凤琛和千筠,听到这话都有些不忍直视——听听,这话说的,还能听吗?

    胎教?那血腥的场面,他们一群身经百战的家伙看了都觉得可怕,到她这里居然就是胎教了?要是一直这么下去,谁知道她腹中的小东西,会成长成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不过想想这夫妻两人,平素也的确都是心狠手辣,杀伐果决的,生出的孩子,可能…也应该是这种的…。

    只要想想那个场景,众人都是一阵无语。

    然而轩辕夜闻言,却是薄唇微挑,凤眸之中原本流淌的几分担忧紧张之色,都转变为了一股毫不掩饰的骄傲。

    这才是他轩辕夜放在心尖儿上的女人!

    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无一不是他最爱的模样。

    就连这话,也说的甚合心意。

    他揽着她的细腰,虽然还看不出她身形的变化,但是却已经预感到,这小东西将来必定非同凡响了。

    他和悦儿的孩子,自然是最好的。

    看着两人一脸淡定的模样,众人一阵无言,最后也只得无奈一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管他呢,只要大人孩子都健健康康的,其他都不用在意!

    “没事儿就好,虽然之前师父已经给了你丹药修养身体,但是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这段时间,你还是要好好注意,知道吗?”

    苍离一开始还有些担心,天知道他从窗口看到外面那一系列血腥激烈的场景的时候,心里有多担心!

    他一生无妻无子,自然是将凤长悦当做了自己的孩子来疼爱,眼见她有了身孕,竟是比凤琛千筠两人还要激动兴奋。

    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整个人都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成天心里想着的,嘴里念叨的,也都只剩下了这一件事。

    可怜凤琛千筠夫妻俩,还没来得及好好体会一番父母的滋味,就被苍离抢了先。

    不过,他们也知道苍离和凤长悦的感情十分深厚,毕竟在凤长悦走出西索城之后,遇到的最为信赖,对她最好的长辈,便是苍离了。他们虽然是父母但是其实尽到的责任和关怀,甚至还没有苍离给予的多,自然也就识趣的做出让步。

    毕竟,如今所有的事情,都算是暂时尘埃落定,他们一家人也终于团聚,以后有的是时间来补偿,自然不需要计较这些。

    何况,虽然千筠也是极为出色的炼药师,但是毕竟和苍离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线。

    他自从知道凤长悦有了身孕,就开始潜心研究炼药,炼制出了温养身体安稳胎像的丹药,给了凤长悦。

    怀孕的初期,最为危险,而凤长悦偏偏经历了那么多事儿,就算没有什么危险的征兆,但是众人还是一阵后怕,有苍离这么个已经突破神级炼药师的强大存在,自然是极好的。

    苍离话一出口,立刻得到了其他几个人的热烈赞同。

    “是啊,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好好的带着,可千万不要再随便折腾了,万事都有我们呢!”

    凤长悦被一群人弄得哭笑不得,看着他们脸上依然未曾减退的兴奋之色,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

    自从那天知道她怀孕,到现在已经好几听时间了,他们的热情却是一点都没有减退。凤长悦自己其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身子如何她自己清楚,说了几次没什么效果之后,她便也不再纠正,只任由他们兴奋去了。

    千筠在一旁,看的其实满心担忧,毕竟是做母亲的,不管怎样,对自己的孩子总是放不下的。

    之前在对阵云天痕的时候,是没有办法,而现在终于安定了下来,看到女儿还是这样并不十分在意的模样,难免有些焦急。

    毕竟,在母亲的心中,总是放不下孩子的。

    何况,她之前见到凤长悦的时候,恰好是她封印了自己人间意的样子,十分淡漠冷清,一直让她心中有一些阴影,虽然此时一路上都看到她已经和那时候全然不同,尤其是和轩辕夜等人说话的时候,都带着明灿的笑意,知道她已经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但是她自己心里,还是一直有些放不下的。

    而方才看到那血腥的场景,她都有些心颤,然而凤长悦的神情,却毫无波澜,似乎早已经司空见惯一般。

    她惊诧的同时,心里又忍不住涌上来几分心酸疼惜<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若不是他们失职,她又如何会遭遇那么多的磨难?成长为今天这样子,她们自然是十分骄傲的,可是,她背后吃了多少苦,却是无人知晓。

    一想到这里,再看看凤长悦眉眼之间的温和笑意,她心中自然是酸涩难当,于是一直在旁边看着,后来竟是一直都没有说什么话来。

    凤琛自然觉察到了她的异常,心中明白她的想法,便转了话题,道:

    “悦儿,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就暂且先好好休息,一定得注意修养,知道吗?”

    这话也终于让还十分兴奋的苍离醒悟了过来,而后连忙道:“对对对,这个时候,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们了,轩辕夜,你就留下好好陪着她,我们就先撤了啊。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慢慢来,不急,不急!”

    既然丫头的身体没事儿,那么就不用这么着急了。

    “师父这就回去,再炼制点其他的丹药!”

    一想到她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过几个月便可以出来,在之后,他就可以抱在怀里,各种疼宠,就忍不住心头软的一塌糊涂。

    一边说着,苍离一边满脸笑意的离开了,同时也带走了凤琛千筠等人。

    那脸上的喜悦和期待,简直比凤长悦自己都强烈百倍。

    岳小棠眨了眨眼经,叮嘱她注意身体之后,也和凌朗一同离开了。

    于是,很快,大殿之内,就只剩下了轩辕夜和凤长悦两人。

    原本喧嚣热闹的房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竟是让人有些不习惯。

    见那群人终于离开,凤长悦也是忍不住吐出一口气。

    她之前是真的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兴奋,以至于这一路上,都一直在被各种惦记和叮嘱,虽然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她好,但是每天如此,也的确是会觉得有些快要崩溃了。

    轩辕夜看她眉眼舒展,长长吐出一口气的模样,忍不住一笑。

    凤长悦闻声,也是转过头来,冲他璀然一笑。

    轩辕夜心中一动。

    她一定不知道,她这个时候,多么…。美。

    他原本就站在她身侧,距离极近,此时更是直接上前一步,深深的望进她清亮的黑眸之中。

    “身体可无恙?舒服了些吗?”

    凤长悦笑着仰头,也盯着他:“就是那一小会儿的事儿,他们就是大惊小怪了,这本来就是正常反应啊。何况,你在我身边,我还能有什么问题?”

    这话成功的取悦了轩辕夜,当即拉起她的手。

    “既然如此,我带你去主殿看看。”

    凤长悦一愣:“主殿?”

    一边问着,一边却也是顺从的起身,十指相扣,和他一同向前走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轩辕夜点了点头,没有回头,一直朝前走去。

    “跟我来。”

    见他这般模样,凤长悦也便不再发问,揣着几分疑惑,跟了上去。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隐约的一些浓郁的灵力雾气飘荡,让人有种仿佛置身于天上深宫的感觉。

    整个初元殿,除了轩辕夜,其他人都是不能随意靠近的,更何况进入这里面。

    除了牧冷之这段时间因为要掌管城中的事务,以及要掩人耳目,其他时间,都没有人能够进来。

    甚至连那些侍卫,也都是在初元殿之外的一段距离,除非得到允许,否则也不会轻易靠近。

    可见这里守卫森严。

    初元殿有主殿和偏殿,轩辕夜自己休息的自然是主殿,而平时批阅奏折的时候,也都是在偏殿,而另一边的偏殿,也就是他们此时所在的地方,则一贯是王妃的住处。

    这一次,轩辕夜直接安排苍离一行人进入了偏殿,牧冷之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如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解决了,终于也可以暂时安定下来。

    而轩辕夜也终于有机会,完成很早就想要做的事情。

    周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两人的脚步声,格外清晰。

    凤长悦垂眸看去,还可以看到那光可鉴人的玉石地面之上,两人的身影。

    双手交握,十指交叉,是最缠绵缱绻的姿态。

    而两人的身影,一个高大,一个娇小,一前一后,却挨得极近,谁都看得出来,这两人的亲密。

    凤长悦看着,竟一时有些怔然。

    十天之前,她绝对不会想到,还会有机会,和他这般携手而行。

    一时间,竟是有些莫名的感慨,以及一丝无法言说的庆幸。

    那么多的磨难,那么多的折磨,都不能将他们分开,天地不能,她,也不能。

    因为她心中,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爱他呀。

    她看着那倒影,黑色的玉石之上,轮廓十分清晰,甚至连容色都可以窥见几分,倒有些像是镜子一般,但是又因为飘荡着的白色灵力雾气,带着几分朦胧,如同雾里看花一般。

    他身材挺拔颀长,即便只是一个倒影,也依然可以看出这难得一见的绝佳的身材,纵然穿着黑色的锦袍,腰间的黑色玉带,却还是轻易勾勒出精瘦的腰身,通身的线条都流畅如上天精心描绘,黑发垂落,有微风拂来,衣角翩跹。而俊朗清贵的容颜,更是完美如同最精心的玉雕,便是微微扬起的下巴,也似乎带着一股让人沉醉的力量。

    这个男人,冷清尊贵,霸道冷绝,浑身上下,无一不是人间最盛的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原以为就这样算了,可是兜兜转转,他还是握着她的手,这样紧。

    两人就这样携手而行,安静无声,脚步声像是落在了心脏,一下下,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想着想着,她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了起来,心里像是陡然盛开了无数繁花一般,有细密而缠绵的甜和暖,从心底最深处涌出,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让她整个人都有些熏熏然起来。

    似乎觉察到她的动静,轩辕夜扭头看来,深邃的凤眸在看到她眉眼之上的笑意的时候,也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欣悦。

    而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是看到那玉石之上,映出的两人交叠的身影。

    他眸色微深,似是不经意问道:

    “悦儿,你在想什么?”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惊扰了她,却又带着一股隐隐的诱惑,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紧盯着她清丽的容颜,轩辕夜的手不由得微微收紧。

    “我在想…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是我的啊…。”

    她似是无意,不假思索的轻声说道。

    轩辕夜只觉得心脏最深处,像是有一角骤然塌陷,无法克制的沦陷。

    然而从那之中,却又涌出无数狂烈的喜悦来。

    这种感觉无法描述,却是瞬间让他的心被抚平,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可以就此淡然一笑而过。

    是啊,如今她回来,手就在他的手中,笑容如此明晰,鼻尖是她身上熟悉的淡淡香气。

    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好的?

    何况,她说的话,这般轻易的就撩动了他的心。

    凤长悦说出这话,才恍然他在看着他,抬头看去,正望进他带着笑意的凤眸之中。

    “当真?”

    他靠近一步,声音低沉微哑。

    她也并不羞涩,反而眉眼之间洋溢着一股骄傲之色。

    “当然当真。”

    她凤长悦的男人,自然是这天下最好的男人。

    轩辕夜一笑,眸色微深,却是拉着她继续朝前走了几步,最后停在了主殿之前。

    凤长悦认真看去。

    初元殿在永恒之城的最中间,而且是最高的宫殿,而在正下前方,就是太极殿,也是处理政务的地方。

    太极殿一方是太极阵,一方则是天音钟。乃是永恒之城除了初元殿,最为尊贵的地方。

    凤长悦转过身看去,正好可以将这一切景色都揽入眸中<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站在这地方,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场景,尤其是正中的太极殿之下,九层台阶蔓延而去,一路直到城门正中间。

    这一条路,当初也正是大婚时候,她走的路。

    当时他就在太极殿之前等着她,本来在那上面举行大婚仪式之后,便是会再进入初元殿。

    然而那时候,却是停在了那太极殿之上,并没有机会,踏入这初元殿之上。

    凤长悦微微有些晃神,却是想起,当时满城的红色,无比的喧嚣,热烈的欢呼,以及…。

    他等待已久满怀欣悦的眸色。

    轩辕夜站在她身边,看到她这般望着太极殿出神,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终究…。有些遗憾…”

    凤长悦微微叹气。

    虽然当时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如今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遗憾。

    大婚之上,其实真的只差最后一步了。

    她转眸看向轩辕夜,黑色的眼中,带着几分歉疚。

    “阿夜…。”

    “没有什么遗憾。”轩辕夜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唇角带笑,眸色却是极为认真,“如今你能回来,已经此生无憾。”

    那些都是虚的,只有她站在身前,在怀中,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才是真的。

    说着,他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

    他甚至无法想象,当时她是用怎样的心情,做出了那样的决定。

    若非是为了他,她又何经受那么多的磋磨?

    一边说着,他一边带着她朝着主殿门前走去,最后站在门前,示意她推开门。

    “进去看看。”

    他的神色虽然一贯的平静从容,但是凤长悦却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预感,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心跳竟是忽然快了一些。

    她上前一步,纤细的手掌放在了那紧闭的门上,一时之间,竟是觉得掌心出汗。

    轩辕夜在旁边,并未说话,只是噙着几分笑意的看着,就那样静静的等待着。

    凤长悦默默的深吸一口气,而后推开了门。

    灿烂明亮的阳光,瞬间争先抢后的涌入了主殿之内。

    凤长悦站在门口,随着大门打开,终于看清了里面的场景。

    一时间,她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竟是有一瞬间,以为眼前出现了幻觉。

    然而很快,轩辕夜的声音传来,落在耳中,砸落在心中。

    “这是我亲自布置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凤长悦看着,一时无言,只觉得胸口无数情绪瞬间涌了上来,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瞬间感觉眼角发热,眼底似乎有温热的东西涌了上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整个人都像是僵在了原地一般,无法动弹。

    轩辕夜也似乎并不着急,只在身侧静静等待着。

    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周身的血液,涌动的多么快。

    没有人知道,他等这一刻,等了多久。

    凤长悦静默片刻,终于抬脚走了进去。

    主殿,其实就是轩辕夜自己的寝宫,然而此时,它却是已经变成了他们两人的寝宫。

    入目之处,一片红色。

    地面是用黑曜石铸就,整体看上去十分大气,显然是他一贯的风格。

    然而里面的布置,却是大不相同。

    她站在这里,一眼便是可以看到里面,一张巨大的床,上面还铺着云锦织就的被褥,上面则是垂下红峭丝织就的布幔,整个的包围了起来,尊贵无双却又透着一股暖意。

    而在旁边,则是红丝木精心雕就的柜子等东西,还可以看到那上面细碎的镶嵌着一些魔核,不但不会让人生出俗气之感,反而觉得十分精致。

    若是储蓄东西,自然是十分方便的。

    而在旁边,还有一个卧榻,凤长悦仔细看了看,才看出来那是可以摇动的,若是躺在上面,必定十分悠闲舒适。

    往里走几步,向左边看去,有一个灵青玉的屏风,后面的看不清晰,但是大约可以猜到是沐浴的地方。

    窗边还错落有致的放着一些十分漂亮的药草,她看一眼便知道是安身养身的。而在旁边的书桌后,则是摆着不少书,似乎随时可以抽出来看看。

    从那其中蕴含的隐隐能量,便是可以猜到,按必定都是些极为珍贵的藏书。

    若是闲来无事,便可以躺在那软榻之上,抽一本书来,闲散看来。

    而且,这房间之内,还有极为隐蔽的布阵,就算不专心修炼,对身体也是大有裨益。

    甚至那屏风之上,青松翠林,水光琳琳,一个红衣女子站在那里,周身清冷,看不清容颜,侧脸却是极为精致,唇角微扬,似乎在笑。

    虽然没有描绘容貌,却因为这份朦胧,越发的让人心动,仿佛随着她那一笑,也忍不住让人想要一起笑起来。

    她一点点的看过去,心里像是逐渐被什么溢满,整个人都有些如在梦中。

    有风从精心雕刻的窗口拂来,红峭丝随风而动,几乎晃花了她的眼。

    她看着那旁边摆着的红烛,还是新的。

    凤长悦的心忽然就像是被什么攥紧,眨了眨眼,想要将那泪意眨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可是,却又觉得舍不得,有些贪婪怔然的看着。

    轩辕夜不知何时从后面走了过来,唇角带着笑:“还以为这番布置要浪费了,不过,总算等到你来。”

    凤长悦咬唇,不知道怎样才能将狂烈跳动的心平复下来,只觉得整个人都似乎燃烧了起来,好像只有做点什么,才能稍微好过一些。

    站在这里,周围的一切,都在昭示着他所有的心意。

    她真的很难想象,他这样强大,尊贵的男人,要如何才能为一个女人做到这一步。

    看她还是不说话,轩辕夜上前一步,想要看看她:“悦儿,你怎么…。”

    话未说完,便是忽然被一双柔软香甜的樱唇堵住。

    她拉着他胸前的衣襟,向下一拽,便是直接吻上他微凉的唇。

    用力啮咬,添吮,像是只有这样,才能将心中的那些情绪通通平复!

    轩辕夜微微一惊,而后便是立刻揽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更加用力的吻回去。

    轻易撬开她的唇,霎时间便是热烈的交缠。

    灼热的气息变得急促,场中的温度瞬间升高。

    这段时间,轩辕夜算是经历了冰火两重天,从看到她从心脏爆出黑暗之戒的时候,他心里就像是一直燃烧着一簇火,只是之前一直在压着,然而此时,却是轻易的被她挑起来!

    胸腹之间,瞬间燃起一线火来!而后直直的朝着某处而去。

    他的手越发的用力,恨不得将人揉碎了,融入骨血才好!

    一时间,轩辕夜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身前这人儿的一切。

    气息交缠,她身体玲珑的曲线无比清晰,在怀中简直一团温香软玉,让人爱不释手。

    他忽然松开她的唇,不过是短短一会儿,已经有些水润红肿,他看的眼底一热,弯腰直接将人打横抱起,朝着床边走去。

    而这短短的空档,他便是再度低头,将人压在床上,顷刻间再度吻了上去。

    气息滚烫,这一幕又是想了太久的,他喉间一声低哑的闷哼,凤眸之中已经晕染了一片妖娆的波澜。

    他的手下意识的就摸向她的腰间,立刻就要解开她腰间的玉带。

    凤长悦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此时叫嚣的*。整个人也被他吻得气喘吁吁,胸膛剧烈的起伏,危险的摩擦他坚韧的胸膛。

    他就这样看着她,正看到她素来清冷的眸子里,已经一片水光,盈盈动人不已。

    他低低的哼了一声,手已经覆盖到她的腰腹之间。

    然而他的手刚刚触碰到她的腰间,忽然停了下来。

    凤长悦也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眨了眨眼睛,有些无辜<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唔,好像忘了一件事啊…。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这一刻,凤长悦无比确信,看到了轩辕夜眼里噼里啪啦的火花在飞溅。

    他浑身紧绷,眼底都有些发红,呼吸粗重而压抑,额头有细密的汗珠冒出来,心中无比懊恼,狠狠锤了一拳,落在凤长悦的头旁边。

    凤长悦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空间都在颤抖。

    “阿夜…你还好吗?”

    凤长悦有些犹豫的开口,实际上,看他这样子,谁都知道他不会好到哪里去。

    轩辕夜不说话,只是大口的喘气。

    还、好、吗?!

    这个时候停下来会要人命的!

    他稍微起身,不敢再压着她的小腹,头却是埋在了她的肩窝,声音有些低哑而沉闷。

    “不要动。”

    那声音落在耳边,引起她一阵细微的战栗,却是乖乖地不再动弹。

    她不再说话,许久,他才终于翻过身去,躺在她身边,重重呼出一口气。

    房间之内无比安静。只有呼吸声显得格外清晰。

    “…阿夜…”

    轩辕夜躺着,仰头看着头顶的一片红色,只觉得满心郁闷。

    他居然忘了!她已经有身孕了!

    这人好不容易回来,只能看,不能吃,哪个男人受得了?

    何况之前也就算了,偏偏是食髓知味的,就更崩溃。

    他呼出一口气,而后翻过身,身体半倚,垂首看她。两人挨得极尽,可他却只是将她头发理顺,不再那般紧紧抱着。

    “睡吧。有我在。”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男人也着实苦了点,还想说什么,但是看他深深的眸色,眨了眨眼,又乖乖的闭上眼睛。

    轩辕夜一只手轻拍她的后背,像是照顾小孩子睡觉一般,轻轻哄着,极尽耐心。

    一边用灵力压制体内的冲动,一边不断注入灵力温养着她的身体。

    闻着那熟悉的冷香,加上之前服用的丹药,还有他此时的诱哄,很快沉沉睡去。

    许久,才听闻轩辕夜一声长长的叹息。

    ……

    在两人难得享受这般平和的时光的时候,永恒之城的人,却都是沸腾了起来。

    本来大多数人对凤长悦都抱有偏见,加上之前大婚时候的意外,几乎所有人说起她,都是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鄙夷不屑愤愤之色,只觉得是自家君上被灌了*汤,才会被那女子牵着鼻子走,甚至被重伤都依然不曾追究,甚至连她的王妃之位都不肯动摇<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之前不少人都是抱着几分心思的,毕竟凤长悦离开,他们都以为她是不会回来的了,那王妃之位,迟早也是别人的。众人自然是下足了功夫,想要自家女眷得到这泼天的尊贵。

    但是没成想,这事情拖着拖着,凤长悦竟是又回来了!

    而且,还是那般风华无双的回来了!

    不管是谁,也都必须承认,她凤长悦,的确是凭借一己之力,挽救了整个永恒之城!

    这是何等的恩情?!

    若是这样的女子都不能成为王妃,那么就没有人有这般的资格了!

    不过是眨眼之间,永恒之城的人,便是彻底的接受了凤长悦,而且十分尊崇。

    而那些原本还有几分心思的,看到这场景,自然是偃旗息鼓。

    敢打这个主意的,也都是人精,当时虽然没有觉察,不过事情过去之后,再仔细想想,却是想通了不少事情。

    当时君上迟迟不出现,却是在王妃遇到危险的瞬间就出来了,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几乎可以肯定,他当时必定早已经在暗中观察,才能那么及时的出手!

    而他既然在王城之中,自然知道情势危急,但是却偏偏未曾出手。

    最危险的时候,出现的却是凤长悦。

    联想到这前后的因果关系,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君上这就是设下了一个套,等他们往里面钻呢!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君上做的这么明显,护短之意昭然,他就是要以这次机会,让所有人承认凤长悦的地位!

    众人心中掂量一番,自然是不再打算弄什么幺蛾子。

    且不说君上不喜,下面的百姓也能骂死他们。

    一时间,众家纷纷改变注意,原本参奏劝诫他纳妃的全部变成了对凤长悦的歌功颂德。

    不少怀春女子心内失望,不过也拗不过,想起那天看到的那场景,君上何等尊贵无双的一个人,心性果决,手段狠辣,从他对那些血衣人的手段,斌可以看出来,君上依然是那般心狠手辣的君上。

    可是,在面对那个女子的时候,却是无比温柔。

    纵然那女子,曾经走出那样让他伤心的事情,他也依然毫不在意,那女子遇到危险,第一时间赶去,甚至只是因为那女子似乎有些不舒服,将所有人抛下,带着她离开。

    这样的痴情,哪有女子不羡慕的?

    不过越是这样,众女的心也就越淡。毕竟,那样的人,心也就给了一人,她们去了,也不过自讨没趣。

    一时间,因为还要陪伴老婆养胎的君上撒手不管,牧冷之依然无比艰苦的处理着城中大小事务<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着身前的一堆折子,牧冷之终于忍不住仰天叹气。

    这都什么事儿!?君上倒是高兴了,媳妇儿追回来了,可劲儿的高兴了,他怎么办?!

    这几年他虽然在外面,暗中追查云天痕什么的不是很轻松,但是也绝对比现在逍遥快活的啊!

    如今被困在这里,君上回来了居然还要这样,当真是没处说理了!

    王妃有孕的消息,暂时还没有公布,君上的意思是过一小段时间,一切稳当了再说,毕竟如今刚刚安定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如果这消息传出去,只怕还会带来一些不安的因素。

    牧冷之冷哼一声,他倒是觉得君上只是想要多多独占王妃一段时间罢了!

    毕竟这么大的消息,之后还要不少折腾,到时候君上说不定就被一群恭贺的人挤到外面去了。

    不过,想到苍离那几个人,牧冷之又“嘿嘿”笑了几声。

    有那几个,其实也已经够君上对付了。毕竟,那几个,可是他也不敢随便明着争抢的。

    再次为自己的命苦叹息一声,却是忽然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牧冷之眉峰一挑,却是已经听出了来人是谁,当下儒雅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春风般的笑意来。

    砰!

    大门被人踹开,一道挺拔挺直的身影,便是直接冲了进来。

    “牧冷之,你什么意思!?”

    来人声色极冷,劈头盖脸便是毫不留情的指责,整个永恒之城,有这般胆色的,却是没有几个。

    牧冷之慢悠悠抬头看去,看到那人总是淡定矜贵的容颜上露出的怒容,一时心情畅快,好奇问道:

    “哦?我当时谁,原来是慕大小姐。怎么,今日你怎么有这份闲情逸致,跑来我这里?”

    “别装蒜!那天的事情,你给我解释清楚!否则今天,你就别想出这个门!”

    慕夏小脸冰冷,培养多年的贵女气质,在牧冷之面前总是轻易破功。

    此时她看着他,本就心气不顺,他居然还故意反问,真是装模作样的很!

    牧冷之向后一靠,懒散的看着她,唇角笑意微深。

    “原来慕大小姐不想我出这个门?也好,有慕大小姐相陪,便是三天不让我出门,我也是甘愿的。”

    “你!”

    慕夏登时被气得火起,几年不见,牧冷之如今的脸皮,真是愈发的厚了!

    慕夏原本心里只是三分怒意,不过此时被他这么一激,顿时成了七分!

    “知道我是黑刹的人没有几个,你就是其中一个<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如果不是你,凌木怎么会知道我是女子!?”

    因为当时情势危急,她便是顾不得许多,直接上阵,结果凌木居然根本就没有直接开打的意思,倒是白瞎了她的一番准备。

    但是让她恼火的,不是身份的泄露,毕竟出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而是牧冷之分明已经和凌木暗中沟通好,她居然分毫不知!这般傻乎乎的冲上去,简直——简直丢人!

    那种像是被人玩弄于掌中的感觉,非常不爽!

    她没有说完,但是牧冷之已经知道她的心思,却是神色不变,道:

    “告诉你了又如何?”

    慕夏一噎。

    是啊,告诉她又如何?她本身就没有资格知道!

    君上将永恒之城交给他,自然他有一切权利。

    能够免于凌家的围攻,自然是好的,她又有什么可生气的?!

    就连赤一和墨四,不也不知道吗?

    他们几个在明,她在暗,本就没有必要知道这些!

    但,心里就是有一团火,无法熄灭!

    “我是不必要知道,但——你似乎也没有必要,将我的消息告诉凌木吧?”

    凌木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难道她还比不上一个外族之人?!

    牧冷之却是笑意微敛,没有说话。

    慕夏见此,越发的恼怒,上前逼近,盯着牧冷之,道:

    “怎么,你说不出话了吗?没有理由了吗?!”

    牧冷之抬眼看着她,逐渐起身。

    慕夏被他看得一慌,却又不想输了气势,便就这样和他对视,眼睛里似乎能冒出火来。

    而后,便听到牧冷之淡淡道:

    “你想知道理由?”

    慕夏点头!她不能忍受这种莫名其妙被人掌控的感觉!

    牧冷之身体微微前倾,两人迅速靠近,慕夏也不肯认输后退,两人几乎鼻尖相抵。

    他的声音,不似以往带着笑意,反而微冷,敲打在人心底。

    “我要说,那个理由,是你呢?”

    慕夏眸子陡然睁大!

    “慕倾城,有些事情,君上不记得了,难道你也彻底忘了吗!?”

    ------题外话------

    似乎又默默的挖了个坑…。遁走…。今天拔罐,又要添上十几个刀口,大家祝我平安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