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501 有1了?
    她这一番动静,也是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了过来。

    凤长悦感觉胃里一阵翻涌,胸口也非常难受,弯腰吐了几下,却是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她眉间微蹙,而后便是感觉到似乎好了一些,稍微平复了一下,直起身来。

    心里还有些疑惑,这场景虽然血腥,但是之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更残酷的,也从来没有过则会情形,现在…。

    “悦儿?”

    正想着,轩辕夜便是已经出现在身边,询问出声。

    凤长悦抬头看去,刚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他的表情,有点奇怪。

    素来清贵的容颜上,总是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从容,整个人如同浮冰碎雪,不可攀附。但此时他看着她,凤眸之中却隐隐有神秘的光泽闪过,整个的神情看起来都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了?”

    她有些奇怪的开口,却是紧接着感觉到凤琛等人也是眨眼间就来到了身旁。

    她余光扫了过去,果然看到他们脸上,表情竟也是有些奇怪。

    尤其是千筠,好像十分吃惊的样子,但是眼里又有一股隐约的喜悦。

    她心中越发的奇怪,正想要发问,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明白过来。

    看到她的神情,轩辕夜心中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但是这惊喜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以至于他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无措,只得就这样看着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仔细询问一番。

    但,他和她指尖素来心有灵犀,一个眼神便能猜到对方的心思,此时看到凤长悦的神色,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他和她站的极近,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看的极为清楚。

    所以,凤长悦也能清楚的看到他眼底骤然涌出的狂喜,以及那一丝隐隐的不确定。

    他看着她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像是一个孩子,仿佛有些手足无措,但是眨眼间便似乎会被那狂喜淹没。

    他征询的看着她,眼底是无法描述的急切的渴盼。此时,或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是这样的神情。

    凤长悦心头一震,从心脏的最深处忽然涌出一股热流,流淌进四肢百骸。,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起来。

    但是他的眉眼,却是越发的清晰。

    所有人都忽然商量好了一般,都陷入了一阵奇特的安静之中,甚至连呼吸声都消失,都在看着她。

    “…悦儿…”轩辕夜终于按捺不住,开口询问,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小心翼翼,“…你…有了?”

    一言落下,场中越发的寂静。

    他忽然觉得,这等待无比漫长,直到看到眼前的人儿终于点头。

    “是啊。”

    她眉眼弯弯,星眸灿烂,红唇泛起灿烂的笑意,一瞬间仿佛万物失色,只剩下她一人为这世上最美的风景。

    或者,这世上,也再没有什么乐声,能够比她的声音,更加悦耳。

    “轩辕夜,我正式通知你——恭喜你,你要当爹了。”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朗,甚至还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当这些字组合起来之后,却带来了最大的震撼!

    他心头巨震,一股无法抑制的狂喜,终于彻底涌出!

    他先是愣怔了片刻,似乎在确定她说的话,而后,眉眼便是忽然动了,仿佛璀璨明朗的璀璨笑意,从眼角眉梢,逐渐扩散开来,而后蔓延到整个人。

    凤长悦笑着看着他,虽然之前想过这个孩子,可能永远都不会给他知道,但是世事难料,谁也不会预知到未来会发生什么。

    到此时,虽然很多事情都已经偏离了想象,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很久以后,当她回想起来,也曾经想过,或者,当初在雪山之上,她坚持和他在一起,便是她留给自己的最后一条路。

    她以为自己无形之中堵死了自己和他之间的路,从此都不会再有交集,但却还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给彼此留下了最后一线可能。

    不过,那时候,她也的确没有想过会有这个孩子的存在。

    所以,一切也只能说,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了的吧?

    这般想着,她嘴角的笑意,越发明灿,就那样看着他。

    真是——难得看到他呆愣一次呢!

    她正想要调侃几句,却是忽然感觉整个人落入他温暖坚韧的怀抱。

    他将她抱在怀中,凤长悦清晰的感觉到,他这段时间真的消瘦了许多,一时间又是有些心疼。

    轩辕夜的气息有些不稳,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脑袋上,手臂环抱着她的肩膀和腰身,只是一瞬,他又连忙松开,有些担心的看向她的小腹:“我太高兴了,没伤到小东西吧?”

    不过虽然松开了她,但是双手却是依然握着她的肩膀。

    凤长悦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本来想说出的调侃的话,忽然就说不出来了。

    他素来杀伐果决,手段狠辣,纵横天下,甚至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也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畏惧。

    但是此时,他站在她面前,俊朗清贵的容颜之上,却是极为少见的紧张和担忧。

    看着他难得像是一个大孩子一样的模样,凤长悦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听到她这一声笑,他才恍然醒来,下意识抬眼看她。

    “放心,它顽强的很呢。”

    不就是抱一下,还能有什么事?也未免太小心了。

    凤长悦自己心里不以为意,毕竟这孩子,这段时间的经历真的是挺丰富的,这么折腾都没有出什么事,可见的确是个顽强的。

    但是她这么想,其他人可不这么想。

    “悦儿,你真的…。”

    一旁的千筠,虽然心中忐忑,但是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

    刚说完话,便是看到凤长悦转过头来。

    千筠心不由得提起来。

    实际上,虽然看到凤长悦和轩辕夜之间的交流,似乎已经恢复了人间意,但是她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担忧的。

    毕竟,之前第一次两人相见的时候,她见到的凤长悦,便是十分冷漠的模样。

    那时候,她尚未来得及高兴自己终于时隔多年,再度见到了自己唯一的孩子,眨眼间便是被她那样诡异冷漠的态度惊住。而后,更是被直接送出半位面,因为身体极为孱弱,被凤琛他们直接带走,甚至从未来得及和她好好的说过几句话,也从未有机会好好的看看她。

    现在虽然看似已经恢复,但是她依然忍不住心有余悸,生怕再看到她陌生而淡漠的眼神。

    她可能,真的无法承受了。

    而且,另一方面,她还有一个担心,便是觉得就算凤长悦已经恢复了人间意,只怕…对她也依然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她和凤琛两人,为了在一起,遭受了太多折磨,之后好不容易在西索城隐居下来,以为从此可以安渡一生,但是没想到后来依然无法躲过千族的追杀。

    无奈之下,他们两人只得下定决心,彻底离开西索城,这样,或者那些人永远都不会再找到西索城,也可以让悦儿平安的渡过一生。

    那时候他妈两人被逼无奈,实际上已经做好了再也不回去的准备。

    而实际上,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两人,也的确是从来没有回去过了。

    她被囚禁在半位面十多年,凤琛自己一人在生死之间游荡,最终终于在八荒之地寻找出一条生路。

    但是,他们两人的确是缺席了她最重要的成长阶段。

    她印象中,她的悦儿,还是一个小小的,刚刚学会来回跑的小娃娃呢。

    转眼,她竟是已经这么大了。

    那眉眼和她是极为相似的,却又不太像,多了几分清冷和英气,整个人都如同出鞘的剑,充斥着一股锋锐的气息。

    但是当遇到轩辕夜的时候,她却会褪去那一层淡漠清冷的气息,整个人都柔和起来。

    她是——真的爱着轩辕夜的。

    而轩辕夜,也唯独在看着她的时候,才会流露出一丝温柔来。

    也正是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为什么之前,所有人几乎都在劝阻轩辕夜放弃,可他依然在坚持。

    这样相爱的人,本就是应当在一起的啊。

    可,她对轩辕夜如此情深,对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感情呢?

    一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有些发憷,总是十分担忧。

    凤琛觉察到她有些异常,转眼看了一下,便是已经猜到她心中的想法,虽然无奈也心疼,但是,这种事情,总还是自己亲眼见过,亲身经历过才会相信。

    他说什么都没用,只有真的体验过明白了凤长悦对他们的感情之后,可能筠儿才会真的放心。

    千筠情不自禁的问出口之后,心里便是有些忐忑,凤琛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让她有信心一些。

    千筠紧张的看着凤长悦。

    虽然在尽力掩饰,但是凤长悦心思通透玲珑,又有什么看不明白的?

    她心中一时也是有些感慨。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慢慢来。

    她看着千筠,嘴角扬起一抹笑,而后点点头:“是真的。”

    事已至此,其实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千筠见她这般温和的和自己说话,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受宠若惊,心里却是难以压制的涌起一股欣慰和喜悦来。

    她难得的有些不知说什么:“…好…真好…。”

    虽然有些无措的,但是却是可以看出来,是从心眼里高兴。

    说着说着,千筠微微垂下眼睛,眼眶微红。

    凤琛将她揽入怀中,拍拍她肩膀,看着凤长悦,目光安慰:“放心,你…娘亲,就是太高兴了。”

    凤长悦点点头表示理解。

    凤琛的心情其实也有些复杂。

    实际上,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的时候,她就已经认定了轩辕夜,而且轩辕夜更是釜底抽薪,直接在千族的家族大会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他们的婚事。

    他虽然郁闷,但是也别无他法,而且也知道他的确是她的好归宿,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结果,那之后不久,大婚之上就发生了那样的事。

    她清除人间意,一夜之间,似乎就变成了陌生人,而偏偏她什么都记得,就是没有了感情。

    他这当爹的,虽然这段时间一直表现的很镇定,但是心里又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

    每次想到她看着他,笑着喊爹的时候,再想想她后来的疏冷,心中难免就有落差。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可能所有人都没有个支柱了。

    现在,好不容易,她恢复了,结果——还有了孩子了!

    他这爹还没好好当呢,这女儿还没好好的放在手心里好好疼,眨眼就嫁人,而且还怀了身孕!

    看着轩辕夜牢牢霸占她的模样,凤琛心里就忍不住冒出一股说不清的酸气来,但是轩辕夜的确这一路也不容易,他说谁都行,对轩辕夜却是没什么说的。

    而且,再怎么说,这都是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站在她身边,牢牢霸占,自然也是最理所当然的了。

    凤琛心里觉得有点憋屈,但是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出来,只好强自忍了。

    只是转眼看向轩辕夜的眸光,还是有些冷飕飕的。

    不过轩辕夜这一次,是一点都没注意到。

    他此时全部身心都在凤长悦的身上,怎么可能注意到其他有的没的?

    就算是天塌下来,这个时候,也不及他眼前的人儿重要。

    凤琛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里更加不爽,但是转眼想到凤长悦有了身孕,他就要当外公了,瞬间心里又忍不住高兴起来。

    一方面心疼她,一方面又忍不住想到个小娃娃的样子,心情难得的矛盾,不过总的来说,还是非常欣喜。

    凌朗和岳小棠两人已经呆若木鸡,刚开始看到凤长悦呕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众人围上来的时候,两人都还在状况之外,直到听到那几句对话,两人同时感觉一蒙。

    相互看了一眼,都是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这两人…。凤长悦居然有了?可是——

    岳小棠扯了扯凌朗,声音细弱蚊蝇:“他们不是大婚的时候…。”

    那时候,两人分明连大婚都没有完成,可是,这时候,却忽然冒出来了一个孩子?

    凌朗瞬间尴尬了一瞬,干咳一声,也不好和岳小棠仔细解释,只好含糊道:“这是他们俩的事儿…不过总是好事不是?”

    岳小棠也终于明白了,终于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立刻转开目光。

    “哎,我说你们年轻人啊…。”

    苍离终于将两人推到后面,自己往前挤了挤,原本因为灵力损耗严重而有些苍白的脸上,此时竟然满面春风一般,笑的合不拢嘴,眼睛也忍不住在凤长悦和轩辕夜两人之间转来转去,最后落在凤长悦的小腹,那双原本有些浑浊的双,在这一刻简直亮的可怕。

    “你们年轻人这么做啊…。真是极好的啊!”

    “…。”

    听到他毫不掩饰的赞叹声,场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凤琛和千筠两人顿时汗颜,凌朗也无奈扶额,岳小棠脸越发的红,但是表情却是自在了一些。

    凤琛是实在没想到自己一直仰慕的苍离院长,骨子里居然是个这性格,也亏得悦儿一直跟着他,却没有被带偏…。

    凤长悦闻言,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转头看着苍离,看到他满是喜悦的面容,却又心生安慰。

    他是真的将她当做他的亲人,才会这般高兴的啊。

    苍离一生都是孤身一人,此时听到她怀孕的消息,心里乐开花也是正常。

    纵然是强者,可是人老了,可能就喜欢热闹一些,人之常情。

    这般想着,她眉眼的线条,都温柔了许多。

    转而,却又有些心疼。

    因为苍离的面容,比起当初,竟是苍老了许多。

    原本在记忆中,他就是个乐呵呵的老头子,如今头发都白了好多。

    不过苍离完全忽略了她心疼的目光,依然满脸笑容,笑的几乎满脸褶子都出来了,可见是真的高兴。

    “哎呀…我就说嘛…。年轻人,还是该做点年轻人要做的事情啊!”

    “……。”

    凤长悦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疼和担忧,貌似有些多余了…。

    他又赞赏的看向轩辕夜,这小子,真是行啊……

    难道他早就猜到可能会有这一天,所以早早下手?

    真是机智啊…。

    众人一瞬间都被这个消息镇住,而后都满是欣喜,唯有千筠在稍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之后,还是看向了凤长悦,神色关切:

    “悦儿,你现在感觉可好一些了?”

    凤长悦摇摇头:“不用担忧,我好多了…。阿夜,你怎么了?”

    正说着,凤长悦忽然感觉到轩辕夜似乎有些异常,似乎从方才就一直没说话,转头看去,却见他剑眉微蹙,绯色的薄唇紧紧抿起,如玉刻般的下巴,也似乎有些紧绷。

    轩辕夜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从方才那一瞬,他就忽然想到了,她既然已经孕吐,那么这孩子必定已经存在了好一段时间了,而在这之前,她自己一人,经历了那么多!

    他们两人,怀上孩子的机会,只有两次,一次是在那结界之中,雪山之上,一次,便是在九幽之海。

    但是,九幽之海的事情,距离现在时间很短,分明是不可能的。

    那么,很简单的便可以推算出,这个孩子一定是当时在雪山之上,第一次的时候,就有了的。

    而从那时候,到现在,这中间的这这些时间…。

    发生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

    而他,居然分毫不知!

    她自己一个人,都承受了多少苦痛!

    可他居然一直都不知道,让她遭受了那么多的折磨!

    若是再晚一些,这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她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要怎么赎罪?!

    轩辕夜心脏像是被攥紧,一时间竟是连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听到她关切的询问,他心中越发的难受,双拳紧握,只恨不得立刻狠狠的揍自己一顿!

    他分明说过要好好的照顾她,好好疼爱她,为她遮风避雨,护她一世周全。

    可是现在,这些都没有做到,甚至让她一人孤苦无依,颠沛流离!

    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忽然有些冷,凤长悦微微一愣,而后便是看到他满是歉疚的眸色。

    “悦儿…。对不起。”

    凤长悦霎时间便明白了他的心思。

    心中松了一口气,却又生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

    这男人…。

    她忍不住一笑:“你我之间,不用对不起。我也是刚刚知道的,何况…。”

    何况,那时候,那么多事,她本以为,要隐藏了这孩子的存在了,全心都在想着怎么躲过天地能量的追查,哪里还有别的心思?

    那时候,也没有料到,会有如今反转的局面。

    她自己都刚刚知道没多久,他也不在她身边,怎么可能知道?

    轩辕夜心里疼惜不已,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不过他也不是什么纠结的人,暗自下了决心,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把人放在自己眼前,好好照顾她。

    幸好如今一切都好来得及!

    他眉眼之间的沉郁之气,一挥而散,再次看向她的小腹,依然平平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但是,这里面,已经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

    只要想一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多的,直到这一会儿,他还是觉得如坠梦中,似乎一切都十分不真实。

    似乎,之前所承受的那些,在此刻都显得微不足道。

    还有什么,能比她重新回来,而且,腹中还有了一个小家伙,更好的呢?

    他手掌捧着她的脸,拇指忍不住在她滑腻的脸颊上细细抚摸,带着最深的温柔。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这里,他一定会吻下去。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涨满,整个人都沉浸在无尽的喜悦之中,那是一种语言都无法描述的,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便是他登上永恒之城城主之位的时候,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只有她,只有她可以,让他的生命完满。

    “我们这就回去。”

    他握紧她的手。

    “这段时间你一定没有好好休息,之后一定要养好身体,再不准随意折腾了,知道吗?”

    语气,赫然带上了一丝霸道。

    凤长悦有些哭笑不得,他这样子,似乎她身体十分娇弱一般,好像生怕被风吹了,或者被凉气惊着了,小心翼翼的简直不像他。

    她张了张口,想说其实真的不用这样担心,但是一抬眼,就看到他不容置疑的眸光,霎时间识趣的将反驳的话咽回去。

    这会儿,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吧…。

    其他人,也跟着连连补充。

    “没错,一定要好好修养,这有身孕的时候,前几个月最是危险了,之前我们都不在你身边,如今可一定要注意。”

    千筠心里还是有些后怕,一想到她居然在怀有身孕的情况下,遭受了那么多,甚至就在刚才,还承受了天地能量的惩罚,想想都后怕。

    凤琛点头:“这一次,你一定要听你娘亲的。之前我们都没有机会照顾你,现在可是都要补回来。”

    凌朗不好说什么,岳小棠除了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满心都是好奇:“是啊!这孩子还真是顽强啊!将来肯定很厉害!不对,现在已经很厉害了!”

    能扛得住天地能量的绞杀,当然厉害!

    听到这话,凤长悦下意识的想要扶额,果然感觉到身边男人身上的气息更冷了一点。

    “咳,其实…。不用担心…。我…。”

    凤长悦想说点什么,替自己争取一点机会,不然感觉阿夜可能真的之后真的会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而且什么都不让她做了。

    想到这个可能,她就觉得眼前一黑。

    果然,轩辕夜认真思索了片刻,转眼便是看向了苍。

    苍浑身打了个哆嗦,不知为何,轩辕夜的眼神让它有点莫名的发憷。

    好在轩辕夜最后还是转开了视线,心念一动,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闪过!

    一道威重的气息,骤然传来!

    赫然是方才被他收回的黄金巨龙。

    此时,黄金巨龙再度被召唤出来,身上的伤势似乎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刚才看上去似乎很严重,但是轩辕夜这一次破死而生,对它而言也是一次极大的进益,所以身上的那些伤势,也都已经迅速恢复,而且气息隐隐变得更加强悍。

    它庞大的身躯舒展开来,龙首却是正在众人的身旁不远处,巨大而满是威严的眼睛,恭敬的看过来。

    “站着是不是很累?”轩辕夜扶着凤长悦,低声询问:“要不你先上去休息?”

    “…。”

    苍瞬间明白了刚才轩辕夜那一个眼神的意思,不过为什么最后选择了黄金巨龙?难道自己的主人,不应该自己扛吗?

    但是看着轩辕夜不容拒绝的侧脸,苍还是将自己的想法都压下,看了黄金巨龙一眼。

    你小子倒是好运气!

    黄金巨龙神色不动,却是垂下了龙首,方便凤长悦上去。

    苍顿时心中暗骂,还以为它这么多年应该有点长进,谁知道居然还是这个德行!这还是那传闻中无比尊贵的龙族吗?呸!

    黄金巨龙毫不在意,轩辕夜是它的主人,那么他的任何命令,它自然都是要遵从的。

    而且,事到如今,它也已经明白了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对凤长悦心中也满是敬佩,所以也就甘当坐骑。

    凤长悦看着身边靠近的黄金巨龙,触手便可以摸到它光华璀璨的龙鳞,一时有些无奈。

    “阿夜,我不需要…。”

    “这龙鳞是不是太硬了?要不换个?”

    轩辕夜直接将她的意见忽略,再度开口询问,实在是生怕她有一点不舒服。

    凤长悦所有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他这霸道的样子,其实分明是因为太紧张了吧?

    还真是难得看到他这个样子啊…。

    她唇角微微扬起,黑如玉石的眸中,似乎有星芒闪过。

    轩辕夜犹豫了片刻,还是觉得怎样都不稳妥。

    “我看,还是我抱着你回去的好…。”

    凤长悦的脸黑了一下。

    这里距离永恒之城好像有不远的距离,他难道真的要一直这样抱着?

    而且,这个姿势好像还不如她自己飞回去…。

    “桀桀桀…。”

    正在此时,忽然一阵阴森可怖的笑声忽然传来,众人都是一惊,而后猛的齐齐看去,却是云天痕在张狂的大笑。

    他的身躯被死死的锁在那黑白光柱之中,已经彻底萎缩,身体上的那些血洞,有的已经不再流血,但是每当有恢复的趋势的时候,黑白光柱便是会再度飞出,而后狠狠刺穿他的身体!

    每一次的伤痕,都比上一次的更加可怖,造成的伤害,也是越发的大。

    他的头脸几乎已经成了一块黑红色的可怕的骷髅,头盖骨都露出来一部分,但是始终无法死去甚至连昏迷都做不到。

    每时每刻,那些疼痛都会提醒着他此时的自己,正在遭受着怎样的惩罚!

    他的脸容也已经完全塌陷,看起来如同厉鬼,那笑声像是从地狱之中发出的一般,凄厉嘶哑,还带着一股子压抑的疯狂。

    “原来……原来!”

    他的声音含混不清,但是却听得出带着刻骨的仇恨,一双深深凹陷的血色眼睛,就那样满是怨毒的看着轩辕夜和凤长悦。

    原来她被天地能量绞杀,是因为她腹中怀了轩辕夜的孩子!

    哈哈哈!还有比这更加可笑的事情吗!?

    凤长悦乃是天地规则,竟然有了孩子?!她当真是胆子大得很啊!

    他一开始以为不过是她没有清除人间意,但是现在想来,却并非是那样!

    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她尚未表现出任何的异常,甚至在收服前几种神火的时候,也都十分顺利,也可以轻易的调动天地能量。

    如果她一早都没有清楚人间意,那么从一开始,她就不可能做到这些!

    而且,如果不是那时候确定她可以调动天地能量,他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相信她已经彻底清除了人间意!

    如今想来,她当初将最后一丝人间意封存起来,甚至连自己也封印了,所以当初才可以隐瞒的那么好!

    或者,如果不是这个孩子的出现,她可能真的就会瞒天过海了!

    怪不得她从九幽之海之中出来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现在想来,或者那时候,她就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你居然留着它…。桀桀…。当真是不怕死——啊!”

    这话尚未说完,他周身忽然出现数道光柱,狠狠的刺入他的喉咙!

    原本就已经受伤的喉咙,这次终于被彻底绞碎!

    轩辕夜眉色冷冽,缓缓抬起眼帘:

    “我在和她说话,谁准你多嘴!”

    他黑发微微扬起,凤眸之中,是毫不掩饰的森冷杀意,一霎间竟几乎连空间都冻结!

    云天痕想要继续咒骂,但是喉咙已经彻底损毁,只能发出风箱一般的粗重的喘气声。

    看着这般凄惨模样,谁也不会想到,一天之前,他还是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只存在于传闻中的无比强大的云天痕。

    此时的他,卑微,佝偻,甚至连蝼蚁都不如。

    谁能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一天?

    云天痕心中恨极,但是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挣脱,甚至只会带来更加强烈的痛苦。于是,片刻之后,他终于消停了一些,但是那疼痛,依然如同跗骨之蛆,盘踞在他身体的每一处,几乎让他癫狂!

    轩辕夜这次出手,终于让他明白,此时的轩辕夜,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他可以随意处置的轩辕夜!

    他身上,拥有着足以和他匹敌,甚至,有可能更强的力量!

    云天痕心中觉得,轩辕夜肯定是靠着青帝的力量,才会变得这么强,但是方才轩辕夜那嘲讽的笑意,却又让他心中生疑,动摇起来。

    可,如果轩辕夜不是靠着青帝的传承,又怎么可能在那样短的时间内,变得这么强?

    他的眼皮方才被波及,已经被削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已经彻底凹陷下去,整个眼珠子都凸出来,看起来十分可怖。

    他这一天遭受到的折磨,可能比他这千年时间遭受的都多。

    毕竟,以前都是他折磨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折磨他?

    可是轩辕夜如今做到了!而且堪称轻而易举!

    他面上虽然不动了,但是心里却是一直在疯狂的思考,寻找着一个合适的机会想要逃跑。

    方才他几次尝试,都没有办法,但是他心中还是没有放弃。

    只要今天能够活下来,那么之后无论怎样,都还有机会!

    听着那难听之极的嘶鸣,轩辕夜凤眸微微眯起。

    而此时,苍穹之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鸣之声!

    所有人都抬头看去,却见那原本已经泾渭分明的黑白两色的天空,从裂缝的位置,竟是逐渐形成了一道结界!

    像是从天而降无数黑白两色的瀑布,骤然间将中间劈开!而后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结界!

    而在这一时刻,整个大陆,也都已经发觉了这般动静!

    当看到天空居然分裂成了两半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当场!

    此时此刻,广袤无边的大陆之上,几乎所有的修炼者,都被这动静惊动,而后震惊无言的看着这一幕!

    而此时,看到那似乎不断从天空之上漏下的黑白两色力量,苍离等人也都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做什么?

    难道…轩辕夜真的将天空斩断成了两半?甚至…。现在都已经出现结界了?

    可…他怎么做到的?!

    苍离凤琛等人都忍不住转头看向轩辕夜,却发觉他此时周身气息凛然,一时之间竟让人心生敬畏!

    倒是凤长悦,看着那铺天盖地落下来的力量,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陷入沉思。

    实际上,她是知道轩辕夜身上有黑白两色灵力的。

    最开始的时候,她还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而且当时他身份背景本就神秘强大,所以她理所应当的以为这是很正常的,也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但是现在看来,却并非那么简单!

    就算是再强大的修炼者,修炼所产生的灵力,也都是白色的,她本身的灵力之中,掺杂着一丝金色,还是因为有天堂火的缘故,实际上本身也还是白色的。

    何况她原本就是天地规则。

    但是轩辕夜却是从一开始,身上就有着黑白两色的灵力。

    当时并未在意,此时想起,却是觉得处处不太对劲。

    她忍不住看过去,他似有所觉,转过头来。

    一霎间,她似乎看到他眼底深沉浪潮暗涌!

    但是转瞬,那一层暗沉便是褪去,一片透彻的温柔。

    云天痕仰头看着,心中忽然生出一股畏惧来!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轩辕夜!口中的粗喘忽然急促起来!似乎想要说什么!

    轩辕夜唇角微扬,眸色一厉,那光柱却是瞬间绞杀云天痕!

    一道血影,霎时间闪过!

    云天痕的身形,骤然消失!

    ------题外话------

    阿夜:有了?来抱抱!不行!会伤到孩子吧?

    悦儿:嗯…也可以亲亲的…

    阿夜:那就亲亲好了?(°?‵?′??)

    云天痕:我还没死呢!

    二月:来人啊,给朕的狗粮端上来!(..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