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97 我的爱,最后的出路
    霎时间电闪雷鸣,风声呼啸,周围的一切瞬间陷入暗沉!天空之上云层翻涌,暗沉如同海浪翻卷,即将倾覆一切!

    然而他看着她,有些清瘦的容颜之上,却依然云淡风轻,似乎完全不被外界打扰,黑沉的凤眸里面,只有她一人。

    天地之间云翻浪涌,却都抵不过她此时的一句低喃。

    他唇角微微弯起,眉眼之间,具是温柔。

    凤长悦被他抱在怀中,身上剧烈的痛苦在这一霎也似乎已经消散,什么都听不到,只有他低沉的嗓音,一下下敲打在心底,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他眼角眉梢的温柔,如此清晰。

    他低低回应,带着无尽疼惜,像是以前的每一次那样,从未改变。

    “我在…。”

    凤长悦泪水不断落下,被他尽数吻去,在唇齿之间,传来一股微微苦涩的味道,然而心底却像是干涸龟裂的荒野,忽然盛放出一朵花,随风摇曳。

    而后,他拿起那戒指,握住她的手,轻缓而坚定的将戒指,戴到了她的无名指之上。

    “这一次,不准再去掉了。”

    他满意的看着,她手指纤细,虽然此时满是猩红的血迹,但,有什么,比她回来,更值得高兴的事情呢?

    黑暗之戒暗沉无光,沾染了一丝猩红,看起来却是更加深沉内敛。

    然而此时戴在她的手上,却比任何的华彩的饰品都更加瑰丽。

    凤长悦伸出手,环抱住他精瘦的腰身,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身形比之前消瘦许多。

    他脊背一僵,唇边的笑意却是越发的张扬。

    这一刻,那颗心才终于算是落了下来。

    “阿夜…。对不起…。”

    她的声音低低,尚未说出几个字,便是被他再度吻住,将剩下的那些话,通通吞下。

    他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但是,她根本不需要跟他道歉。

    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狠狠的两巴掌,居然过了那么久,才猜到事情的真相。

    以至于,他们彼此之间,有那么长的时间,承受彼此的折磨。

    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呢?

    大婚之上,送出的那一刀,亦或是之后,干脆利落的说出的不爱,再或者是无数次,坚决离开的背影?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她连同自己也一同封印,又怎么会有这些事情?

    凤长悦抱着他,浑身的剧痛在这一刻似乎都消散了许多,只有这个怀抱,如此坚韧炽热,如此坚实可靠。

    可做港湾,可为她遮风避雨,可为她争取一生平安喜乐。

    她的心脏,在方才天地能量巨大的压力之下,骤然爆破,而后涌出无数鲜血,将衣衫尽数染红,而同时,也有什么东西,从心脏最深处涌出,迅速充斥全身。

    她脑子里一片混沌,然而却已经猜到这是什么,眼泪不断落下。

    看着这一幕,一旁的苍也是彻底震惊。

    主人…身体之内,居然真的有封印?!

    而且,居然是在天地能量开始强势绞杀的时候,骤然解开的!

    或者,从方才的情况看,准确的说,是被强势解开的,因为主人显然是十分抗拒的,但是最终依然在那股强大的力量的挤压之下,心脏瞬间爆裂,而后才终于解开!

    如今她已经是灵尊强者,即便是肉身全部损毁,也无所畏惧,只要灵魂体不死,那么就可以轻易重新修炼出新的身体。

    所以虽然心脏爆裂,看上去也十分血腥可怕,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十分致命的危险。

    最让它震惊的,莫过于这个封印的存在!

    它和凤长悦心意相通,它却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个封印的存在!

    然而很显然,她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它满心疑惑,但是此时,却也已经来不及询问!

    感受着那数道飞速斩下的天劫,苍神色骤变!

    便是之前,凤长悦身体之内因为孩子的存在,而引起的天地能量的绞杀,也未曾达到这样程度!

    之前她也不过引来了银色的天劫,然而此时,居然如同疯了一般,出现了各色天劫,而且毫不犹豫直接斩下,直冲轩辕夜而来!

    这个劫难,比之前更加严重!

    它骤然抬头,看着那无数落下的天劫,耀眼无比,几乎无法正面迎视,仅仅只是这样看着,它便是可以清除的感受到其中的无与伦比的威压!

    这是要轩辕夜的命!

    苍心中终于生出几分慌乱,此时的境况,简直是腹背受敌,因为孩子,主人如今已经无法控制天地能量,而轩辕夜就算厉害,这般天劫落下,他只怕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而且,旁边还有一个云天痕在虎视眈眈!

    这一次,怎么办?!

    轩辕夜神色却是没有任何惊惧之色,反而依然十分淡定的模样,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似乎这即将到来的惊天惩罚,他也并不放在心上。

    他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都别到耳后,手指穿过她黑发,触手温凉柔顺,心里也竟是无比平静。

    这段时间以来,一颗心始终都在上下浮动,然而此时,终于完全安定了下来。

    凤长悦抱着他,随着心脏爆裂,很多事情,也终于逐渐明了。

    其实方才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枚黑暗之戒,竟是就藏在了她的心脏之中。

    然而当看到那戒指的时候,心脏深处,有神东西完全碎裂,无数东西尽数涌出。

    脑海之中,经历了短暂的混沌,终于将一切都逐渐理顺。

    “我是你夫君,你我之间,不需要任何客套的话。”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唇角的笑意始终如初,凤眸里面,似有星芒。

    “说起来,倒是我应该对你道歉。若不是为了我,你也不必承受这么多。”

    凤长悦只是抓着他的衣服,不断摇头,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什么都说不出口。

    “当初融合轮回之火的时候,其实你已经知道一切了,对吧?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也知道最终只有回归这一条路,然而走上这一条路的前提,就是必须清除人间意。”

    “你离开万年之久,天地能量已经逐渐脱离掌控,若是不能回归,一切都会完全倾覆,所以你别无选择。但,你在人间,有一直寻找的家人,有可以信任的朋友,还有——我。这些对你而言,曾经你最看重的,如今转瞬就成了剧毒。若是不能清除,你知道我们迟早都会死,所以,在吞噬融合轮回之火的时候,你就已经下了决心。”

    他忽然笑了笑,微涩。

    “你当时经常陷入沉睡,在那结界之内,足足百年轮回,那个时候,你已经开始了。只是我那时候满心都在担忧你的身体,竟是未曾想到过其他方面。甚至…在雪山之上的时候,你坚持那样做,我竟也只沉浸在你恢复的喜悦中,完全没有发现你的异常。”

    那时候,经历了太多,他心中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大婚,将她放在自己身边,以求安心。

    但唯独没有想过,她当时的诸多反常反应,到底意味着什么。

    凤长悦手收紧。

    他眸色有些辽远,似乎在回想着当时的场景。

    “我渴望那一天太久,以至于真正来临的时候,竟是完全失去了所有应有的判断力。”

    若是他当时,但凡有一点觉察到异常,后来也不会成了那般模样。

    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情。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忽然变成这样子。

    甚至,无数人对她谩骂攻击,所有人都以为她背叛了他。

    他不信。

    纵然那一刀,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刺得有多疼,他也依然相信她。

    无论多少人都在诋毁她,无论多少人都在非议她,他从来只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看上的女人,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份盲目而坚决的信任,到底是好是坏。

    “值得吗?”

    她的声音因为哭泣而微微嘶哑。

    如果他永远都不知道,永远都会是一个被女人抛弃的男人。

    无数次卑微,无数次挽回,无数次头破血流,依然不肯回头。

    这样,真的值得吗?

    他淡淡一笑。

    “为你,值得。”

    “我向来自诩天赋绝顶,我要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我想要的东西,也没有得不到的。但是唯独对你,所有的手段都成了笑话,所有的计划都无所适用,只有将这颗心,送到你手上。要杀要剐,任由你来。”

    后来,他终于觉察到一丝端倪,而后开始着手调查,终于有了一个大胆而疯狂的猜测。

    后来,在争夺褚流炎的时候,这个猜想,终于被证实。

    她是天地规则!

    纵然之前有所猜测,但是真的肯定的那一刻,他也依然觉得,这真是命运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

    那时候,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突然间就变成了另一番模样。

    她清除了人间意,自然看一切都如同镜中月,水中花。

    那时候,他想过,就算自己不放弃,似乎也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挽回。

    他可以不顾这天下所有人的生死,但却不能不顾她的。

    如果,只有回归一途,是她最后的出路,那么他可以让步。

    “我那时候以为,我自己终于想通了,你在人间一天,我便随你一天。其他的都不重要。但是最后才发现自己这个想法多么幼稚。”

    对她,他总是贪婪的。

    “后来,在九幽之海里面,我终于觉察到不对。”

    他回想起当时,她让他陷入沉睡,而且将周围完全封锁,外人无法靠近,而他在里面,也十分难以出去。

    在离开的时候,她一直在说一句话。

    “不要出去。”

    她让他不要出去,为什么?

    他被她用了计,陷入沉睡,然而这句话却是始终在脑海中不断徘徊。

    其实回想起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只是心底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她便这样做了。

    在那之后,她也一直没有想过这其中的缘由。

    “我当时就想,若是,你真的已经清除了人间意,那为什么还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或者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尽快回归,其实,杀了我,才是最快最省心的办法,不是吗?”

    “可你没有那么做。”

    她纵然伤他,可是自始至终,从来没有杀死他的念头。

    这也是他后来最疑惑的一个问题。

    或许她不用杀他,也可以清楚人间意,但是,后来的那些事情,又怎么解释?

    在九幽之海醒来的时候,看着周围那深沉的海水,感受着那一层结界,他终于明了。

    到如今,想到当时心中恍然那一刻的心情,依然忍不住喟叹。

    像是在万里沙漠之中,终于发现了绿洲,曾经承受的一切,在那一刻都变得无比值得。

    于是,他来了。

    当看到天地能量对她进行绞杀的时候,他终于可以肯定自己最后的猜测!

    “所以,其实自始至终,你都将最后一丝人间意,连同自己有关这些的记忆,也一并封存。你费尽心思,将黑暗直接藏入心脏,甚至连和你心意相通的契约魔兽,都未曾知晓…。”

    凤长悦的手指微微发颤。

    他的声音低沉,那些话,一字一句的落在她的耳中,而后直接传到心底,心颤不已。

    他知道…。他居然都知道…。

    若非是方才封印碎裂,她终于想起那些,只怕她也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然而,他却可以猜到。

    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被那么多次决绝的对待之后,依然坚信初心,并且找到最后的秘密。

    本来已经停止的眼泪,忍不住再度涌出。

    她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一个喜欢流泪的人。

    但是在这个时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恣意的流淌,才能将那些情绪尽数表达出来。

    他心疼的捧起她的脸,认真的看着她,看到她湛黑的眼睛里,那层冰终于破碎,心里无限怜惜。

    “为了不暴露,你连自己也一并封印…。如果我没有猜到,我岂不是真的要失去你?”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他心底就像是陷入一片黑暗,冰凉彻骨。

    还好,还好一起都挽回,一切都明了。

    天空之上,那落下的无数天劫,尽数斩向轩辕夜,几乎映亮彼此的容颜。

    那股威压,几乎让人难以呼吸!

    他的声音,也显得有些飘渺,像是即将随风而去。

    “其实,你之前说,在那结界之内的百年轮回,其实已经清除了人间意,根本是骗人的,对不对?”

    凤长悦心头哽住,只觉得他眼底一片虚无的黑暗,几乎将一切都吞噬。

    她心中,终于生出慌乱和隐隐的绝望。

    “不…。不是的…。”

    他唇角忽然勾起一抹笑,却是忽然向后退去。

    她下意识的抓着他,不肯放手。

    “你要做什么?!”

    她惶急的开口,眼底一片慌乱。

    轩辕夜将她的手轻柔而坚定的掰开,深深的看着她。

    “其实,只有将我杀了,才能清除最后的人间意,对吗?”

    凤长悦的心顿时一沉!脸色骤然苍白!

    轩辕夜唇角笑意却是不变。

    若非如此,她不需要这般大费周章,将一切都完全封印,甚至连自己的这部分,也都完全封锁起来,以至于她丝毫不知,自己还有这最后一个封印。

    为的,就是彻底逃过天地能量的追杀!

    为了保全他,她用尽手段,瞒天过海!

    纵然最终,依然无法躲过。可是,他何其有幸,能够被她这般倾心相待?

    “我轩辕夜,素来以为自己谋略过人,算尽人心,但是唯独,在这件事情上,太过迟钝,以至于让你独自承受这么多。若我早些察觉,必定不会让你承受那么多委屈。”

    他的声音,被呼啸的风声吹乱,嘴角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明晰。

    身体上的伤势,明明在飞速的恢复,金色的火焰包裹,以非同寻常的速度将一切伤痕完美修补。

    但是全身上下,却依然这么疼,难以呼吸。

    “我何德何能,此生有你如此相待?”

    速度最快的一道紫色的天劫,赫然已经飞到他的头顶!

    他深深的看着她。

    “若我不能护你周全,又如何做你夫君?”

    那道天劫,终于落下!狠狠劈向他天灵盖!

    他的身形,骤然淹没在那一片璀璨而冰冷的光芒之中!

    无数天劫,顷刻如同潮浪,尽数从天而降!

    “阿夜!”

    她声音嘶哑,正打算冲上去,然而小腹却是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她脸色霎时间越发的苍白!

    “主人!”

    苍在一旁,已经被轩辕夜方才说的那些话惊住,心中尚未来得及反应,便是看到凤长悦一只手捂住了小腹,神情痛苦,心中立刻一惊!立刻上前!

    凤长悦一只手立刻扶住它,然而身体还是软软的倒下。

    小腹一阵阵的抽疼,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嘶鸣的撕扯。

    这种疼痛无法形容,然而却让她心底生出一分慌乱来——这个孩子,绝对不能有任何事!

    她强撑着站起来,而后看向一旁。

    在角落的位置,一团灰紫色的火焰,正瑟瑟发抖。

    因为云天痕之前强行吸走了一部分能量,此时的碧落之火已经虚弱了许多,方才为了不被云天痕这个变态吞噬,它一时冲动,便是干脆冲了进来。

    只是轩辕夜布下的那一层黑白结界,依然让它受了一番折磨,此时越发的不敢随便动弹。

    苍担忧的看着她:“主人,您怎么样?”

    小彩在外面,感受到她身体之内传来的一阵阵虚弱感,心中无比焦急,却只能盘旋哀鸣。

    凤长悦看着碧落之火,神色逐渐冷冽。

    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似乎打算破出!

    她陡然伸出手,掌中金色的火焰,瞬间化为一张巨网,而后将那一团灰紫色的火焰笼罩起来!

    金色的火焰瞬间将那一团包裹起来,而后开始吞噬!

    小腹一阵阵的抽疼,然而此时却是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她只得一边尽力控制着天堂火吞噬碧落之火,一边在心底不断的重复着祈祷——

    宝宝,坚持住,为了娘亲和爹爹,坚持住好吗?

    苍看着她苍白却坚定的神色,终于明白了太多事情——

    为什么她一开始就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

    为什么她从来没有真正对轩辕夜下杀手。

    为什么她要将他留在九幽之海,甚至利用自己的力量,布下结界将他困在里面。

    ——纵然那时候,她已经将人间意封存,但,她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爱他。

    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这份感情已经刻入骨髓,融入血液,深深的烙印在灵魂深处。

    无法封存,无法忘记,无法放弃。

    天地能量要灭杀他,她早早布下这个局,甚至甘愿将自己完全忘记。

    但,连她自己都无法舍弃,别的人,又怎么可能做到?

    凤长悦心底,始终不断的重复这句话,片刻之后,竟是真的听懂了一般,小腹的疼痛竟是真的减弱了不少。

    她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趁势加大攻势!

    那一团灰紫色的火焰,挣扎的力道逐渐减小。

    然而与此同时,在外面的云天痕,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将身前的轩辕夜再度击退之后,骤然回头看去!

    这一眼,却是正好看到那道颀长的身影,骤然从那一团之中后撤而出,随后,云层之上,无数天劫尽数劈下!将那个身影完全淹没!

    他微微眯起眼睛,又看了一眼那气势惊人的天劫,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原来如此。

    怪不得他之前引导天地能量绞杀轩辕夜,始终没什么用,原来…。还是凤长悦从中做了手脚!

    不过眼下,显然一切都已经暴露,那些天劫,竟是比之前的气势更加恢弘,摆明了是打算直接取了轩辕夜的命!

    看来,凤长悦做的那些事情,也是引发了天地能量的极度不满。甚至用这样强横的手段,直接灭杀轩辕夜!

    哼,如此也好。

    经此一次,她是绝对不能再得到天地能量的承认了,以后也必定只有死路一条。而借此机会,先杀了轩辕夜,听起来也不错。

    轩辕夜是很强,但是连他都不敢公然抗击天地能量,轩辕夜又怎么可能做到?

    忽热想到了什么,他忽然皱眉回头看去,果然看到之前一直纠缠着他的“轩辕夜”,竟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原地!

    而那黄金巨龙,也是朝着被绞杀的轩辕夜而去!

    他心中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他觉得,方才竟是真的出现了两个轩辕夜…。

    方才他和这个轩辕夜交手的时候,很清楚他的实力非常不错,似乎是轩辕夜本人,但…天地能量竟是直接奔着另一个方向而去了…。

    难道那个才是真正的轩辕夜?

    可,方才和他缠斗的那个,又怎么解释?

    他眉心微皱,心中那种诡异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但是却不知到底哪里有问题。

    天地能量的判断绝对不会出现错误,但…。

    轰!

    正在他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觉察到什么一般,猛的看向凤长悦的方向!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一道纤细的身影。而她的手中,一团金色的火焰,正在烈烈燃烧!

    而那之中,隐约透出一股灰紫色!

    他的心一沉,碧落之火居然真的甘愿直接被吞噬了!

    若是给她足够的时间,只怕她真的会直接融合碧落之火,而后觉醒更多!

    到时候,只怕她就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了!

    最重要的是,留给他的机会,也会变少!

    他握紧拳头,眼底闪过一丝暗光,周身的气势陡然暴涨!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骤然散发出来!

    他之前只来得及吸收了碧落之火里面的一小部分能量,想要凭借那一点来掌控天地能量,显然不现实,甚至就算只是想要凭借那个突破灵帝,也是很难的。

    他如今,需要更多的规则碎片,也就是神火。

    但是凤长悦现在身体之内已经融合了十种神火,如果加上碧落之火,他就算得到剩下的两种,只怕也是不够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她手里抢过来!

    但是这个事情,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毕竟是天地规则,曾经掌控了那么久的天地能量,就算现在遭遇天地能量的追杀,也依然不是可以轻易对付的。

    天地能量自己想必也知道,它依然需要一个新的规则来掌控,不然失去控制,这片天地都会彻底完蛋,所以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得到天地能量的认可。

    他眉眼沉了沉,心中那股狂暴的情绪,却是越发的沸腾,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手都在微微颤抖,为那即将到来的精彩场景,为这等待了千年的漫长时光!

    他脸上浮现一丝诡异而狠决的笑,忽然伸出手。

    随便一个动作,他的手上便是出现了一道灰紫色的利剑。

    他的手握紧剑柄,剑身通体呈现灰紫色,比之前那一只手掌携带着更加强横的力量,而且那剑身也十分炙热,蕴含了更多的碧落之火的能量。

    若是他此时出手,凤长悦必定雪上加霜,顷刻间败落也不无可能,到时候…。

    这般想着,他终于无法克制心中那翻涌的贪婪的*,握紧剑柄,而后用力挥出!

    灰紫色的长剑瞬间飞出,直直斩向凤长悦!

    那长剑如同一道灰紫色的光,霎时间便破空而去!

    他眼角眉梢,都忍不住泛起几分得意之色。仿佛已经看到凤长悦身死,自己得到那规则力量的一刻!

    灵帝算什么?他等待了千年,始终如同见不得光的蛇鼠一般,在半位面卑微而苟且的活着,经历过的岁月,都无比痛苦。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难熬。

    他怎么过来的,他一点都不想回忆,然而那份痛苦,却是已经深深的印在脑海。以至于只要想起一点点,浑身便是瞬间被愤怒和恼怒充斥!

    他眼底一片诡谲风云翻滚,隐约看到几分可怕的暗红,像是深沉的血海,在疯狂翻涌。

    终于…。等到这一刻…。

    那一道长剑,终于狠狠刺入!

    他嘴角忍不住泛起得意的笑容来,心底的那份张狂,也瞬间倾斜而出!

    然而,就在他即将开口大笑的时候,却是忽然被眼前的一幕惊住!

    下一刻,那灰紫色的长剑,竟是陡然被弹射回来!以更加迅疾的速度,陡然朝着他飞来!

    而与此同时,一道天劫,也是陡然朝着他劈来!

    他心中一惊,立刻送出一拳!然而拳风纵然凌厉,却是依然被那长剑直接穿刺而过!而后陡然飞到眼前!

    携带了雄厚天地能量,他应付起来也是有些困难,当下只好立刻强行伸出手,想要握住那长剑!

    然而转瞬之间,那长剑竟是稍微偏了偏,而后狠狠的划过他的掌心!

    一阵剧烈的疼痛骤然袭来!

    竟是他的手掌,被直接划出血来!

    他惊骇不已的看着自己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的手掌,满心震惊。要知道,他如今的境界,肉身力量已经修炼到了极致,方才轩辕夜的攻击,都被他轻易解决,甚至未曾留下一道痕迹,然而此时,却是轻易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来!

    不过他的恢复能力非常强,顷刻间便是止了血。

    那一道长剑,也是顷刻间消散!如同烟雾一般,彻底飘散而去。

    他看着自己的手一眼,纵然已经不再出血,但是…。能够造成这样的伤害,只能说明——天地能量是故意的!

    他陡然抬头看去,凤长悦的身影,更加清晰,她周身依然围绕着无数天地能量,然而他方才的攻击,正是被这些力量挡回来的!

    而就在这一刻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从天而降一股强大的威压,陡然朝着他碾压而来!

    他身体一颤,毫无反手之力,瞬间脸色一白!

    这一刻,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无比危险!

    他浑身僵住,一动不动,然而心却是提了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完全屏住。

    一霎间几乎静止,唯有他知道,血液流动的有多快,心脏跳动的有多激烈!

    他已经太久没有过这种感觉,然而此时——他却是无比明白,自己距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

    他心底满是惊骇,顷刻间明白了——这是天地能量在警告他!

    纵然凤长悦背叛,隐瞒人间意,从而遭受到天地能量的绞杀,但是那也是那一个等级的事情,却绝对不是他可以插手的!

    天地能量这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凤长悦它杀的,他却动不得!

    云天痕忍不住握紧拳头,心底恨意翻涌,然而周身却是依然不敢轻易动作。

    他知道,自己终究不过是一个修炼者,想要和天地能量对峙,根本就是笑话!

    啪!

    似乎觉察到了他内心的想法,一道雄厚的天地能量,终于狠狠抽下!

    云天痕只觉得身体之内的灵力在这一瞬通通遭受了极为强大的压制,浑身上下甚至都无法完全调动自己的力量,竟是完全无法反击!只得那般直直的受了!

    那剧烈的疼痛几乎贯穿脑海,让他眼前一黑。

    他死死咬牙,竟是生生受了!

    啪!竟然又是一鞭!

    那无形的力量打在身上,几乎让人疯狂!

    这般的折磨经历了好一会儿时间,直到他几乎昏过去,才终于消停下来。

    最终那威压撤离的时候,他已经有些虚脱。

    心中暗恨,若非是天地能量,他岂能容忍这般的羞辱!

    但此时,也只能忍!

    若是…等他成为规则,必定要掌控一切!绝对不再这般,任由欺辱!

    心中翻涌的杀意已经无法压制,他眼底涌出一片可怕的血红,眼神也是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这种时候,还是需要最新鲜的血来安抚啊…。

    他缓缓朝着一旁看去,这个时候,凤长悦和轩辕夜都动不了了,那么…。凤琛等人的血,想来也应该味道不错…。

    他阴测测的看过去,瞬间出手!

    一道强大的吸力,陡然传来!

    本就被那惊天巨变惊住的凤琛等人,此时觉察到云天痕出手,也都是神色一肃!

    然而云天痕出手,他们却是难以抵抗!

    凌朗等人瞬间被拉了出去!

    “妈的,本少爷可不想死在那变态手里!”

    凌朗暗骂一声,却是立刻将灵力疯狂的注入岳小棠的身体里,而后顺势一推。

    岳小棠惊慌回头看来,身体却是已经倒飞而去!

    凌朗的身形,却是瞬间被拉远!朝着云天痕而去!

    凤琛见此,立刻就要奔袭而去!

    然而尚未来得及出手,一道蓝紫色的影子,却是瞬间闪过!

    凌朗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腰身上忽然被什么东西绑住,而后便是被一股大力拉扯而去!

    两边的力量相互较量,一时间竟是不分上下!

    他僵持在中间,虽然极为痛苦,但是也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立刻一咬牙,拼命逃离!

    而此时,众人才看清,那缠在他身上的,竟是一根蓝紫色的枯藤!

    看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千筠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幽冥之藤!”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凤琛瞬间明白,原来方才看到悦儿扔出了什么东西,竟是这个!

    而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幽冥之藤便是骤然散发出无数枯藤,将所有人都牢牢缠住!而后尽数朝着最上面带去!

    谁也看不清那枯藤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然而转瞬间就已经蔓延开来!

    原本浓郁的灰紫色烟雾,此时也逐渐消散!

    原本有不少枯藤被腐蚀,但它生长的速度更快,所以根本没有任何阻拦力量,幽冥之藤带领着众人,便是朝着上方而去!

    云天痕神色一沉,心中像是有什么声音在疯狂的叫嚣!

    那两个也就算了,这些人居然…也敢这般大胆!?

    他冷哼一声,立刻便是要再度出手,然而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一道惊天的声响!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而后被眼前那一幕惊住!

    那被天劫笼罩的轩辕夜,此时终于可以看清,然而那场景,却是触目惊心!

    他站在那里,手中握着血斧,身影依然挺直,似乎永远不会倒下,然而身体之上,却是已经遍体鳞伤,血肉翻卷,那一身黑袍似乎已经被鲜血染湿,因为颜色暗沉,所以看不到到底流了多少血,但是破烂的衣角,却是已经开始逐渐滴下血来。

    他一头黑发凌乱,微微垂首,遮住了脸,谁也看不清他的神色,然而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一股滔天的疯狂!

    轰!

    又是数道天劫斩下!

    他的肩膀,已经可见森森白骨!

    手中血斧,也已经不断滴血!

    “他的境界在不断倒退!”

    苍离一直紧张的看着,忽然忍不住一声惊呼!

    所有人都震惊当场!

    “这怎么会…。难道——天地能量在强行剥夺他的灵力?!”

    话音一落,场中陷入可怕的死寂。

    他修炼自然是靠着吸取天地能量,如果要惩戒他,将他的力量尽数消散,正是最简单,也最彻底的办法!

    凤长悦耳边听到这声音,心神不稳,嘴角溢出血来!而后看向轩辕夜!

    他的境界,正在以诡异的速度飞速下降!

    她急火攻心,竟是不顾一切,直接奔去!

    然而那惩戒的力量,却是越发强横!

    有什么破碎的声音,陡然传来!

    她的速度飞快,眼底只有那一人的身影,丝毫不顾那越发疯狂的攻击。

    她还没有好好抱抱他,没有跟他说清楚,没有弥补这段时间的一切,甚至,他们的大婚,也还没有完成…。

    她心脏疼的无法呼吸,眼底一片酸涩。

    她还没有告诉他,他们已经有宝宝了。

    正在此时,一道嘶哑而疯狂的声音,陡然传来——

    “既然这天地容不下我,我便破了这天——又如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