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89 他要死了
    c_t;    众人的心头都是一跳,这话,任谁都听得出来,还差的那一个人,必定就是轩辕夜!

    可是,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男人又是谁?他说的差一个人…。( )-.79xs.-又是到底在指什么?

    苍离和凤琛站在最前面,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慎重之‘色’。

    不管轩辕夜是否在这里,又或者是否会来到这里,这男人,似乎都不打算放过他们所有人。

    而他说话的对象…。

    “我的事情,尚且轮不到你来置喙。”

    一道清朗而淡漠的‘女’子声音忽然传来,众人立刻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却看到一道身影,也正在其中的一块圆石之上出现!

    她一身红衣,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身形似乎消瘦了一些,然而脊背依然笔直,黑发随风飘扬,通身都散发出一股凛然的尊贵之意。

    仿佛多看一眼,都会灼伤眼睛一般。

    这般样子的她,的确是和以前的她,几乎完全不同了。

    一行人都是望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背影,同时屏息。

    千筠眸子里,几乎瞬间涌上泪光,脚步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一步,被凤琛不动声‘色’的拉住。

    这个时候,情势特殊,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千筠神‘色’一怔,这才回过神来,而后有些不舍的停下脚步,但是眼睛依然紧紧的追随在那一道纤瘦的身影之上。

    只要想一想,她到如今,甚至都未曾好好抱过她一次,她心里就忍不住的愧疚和后悔。

    在路上的时候,尚且而已控制,但是此时,心心念念的‘女’儿就在眼前,她心里那些翻涌的‘浪’‘潮’便几乎难以克制,似乎下一刻便会将她淹没。

    凤琛看的心头一紧,他如何不知她心中所想,但是此时…。

    他真的不确定,如果放任她前去,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按照苍离的说法,如今的她,已经开始觉醒,那些感情极有可能都已经消散,不然那时候,也不可能那般干脆利落的做出那些事情,所以,还是先看一看再说的好。

    他的手臂紧紧地揽住千筠的腰身,一方面而已阻止她因为一时失误做出什么事情,一方面也可以保护好她。

    看着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他心里总是有一丝不安。

    这个地方,本就诡异,他一点疏忽都不能有。

    已经失去一次,他绝对不能再失去她第二次。

    凤长悦背对着他们,腰身笔直,站在那圆石之上,和那个男人遥遥对立,双手负于身后,语气分明清淡,但却总带着一股睥睨之意,让人无法忽视。

    那一句话落下,对面的男人似乎僵了僵。

    苍离等人看不清,但凤长悦却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脸‘色’有了片刻的僵硬。

    很快,他便微微一笑,似乎不以为意:

    “您说的是。我并没有这个资格。但…您离开太久,只怕也忘记了一些事情。”

    他抬起头,目光略过凤长悦,落在苍离等人的身上,眼神有些奇异。

    “您若是想要回归,可是需要完全清除人间意的,这些人的存在,对您而言,就是最大的羁绊,不是吗?”

    凤琛等人心头齐齐一震!

    果然!

    她做出那些事情,并非是全无道理的!

    卡西尔素来‘波’光潋滟的桃‘花’眼中,更是闪过一抹震惊。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清除人间意?

    难道——凤长悦的回归,前提是要将他们完全杀了?

    可是…。那轩辕夜呢!?

    难道方才这人说的还差最后一个人,是说,还差轩辕夜的‘性’命?

    蒂亚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听着那句话,几乎恍如闷头一棍!

    之前她一直忙着修炼,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卡西尔也一直有意无意的隐瞒,不想让她知道太多,省的她难过。

    但是这一次前来,她说什么都要跟着,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那些事情,这男人的一句话,就直接将一切都挑明了!

    他有些担心的看向蒂亚。

    她素来将凤长悦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当时凤长悦做那些事情,她也一直以为她是有苦衷的,一直十分坚定的相信着凤长悦,甚至每天疯狂修炼,最大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够帮到她。

    可是现在,这哪里算是什么苦衷?!

    她是为了能够回归,才做了那些事情的!

    纵然卡西尔知道这对凤长悦而言,也几乎是一个没有第二选择的事情,但是这般局面,说再多,也是没用的!

    而且,方才那人说什么?

    她要是想回归,就必须清除人间意——那么这个“清除”,到底是在指什么?

    是想要将他们的记忆抹去,还是…只有将他们都杀了,才能算是完全清除?reads;!

    凤琛感觉到千筠的身体微微一颤,握紧她的手,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却并未觉得担忧。[ 超多好看小说]

    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笃定,好像她并不会杀他们。

    如果她想要动手,当初早就一并将他们一起杀了,根本不必这样大费周章。

    场间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而后,凤长悦的声音便清晰传来——

    “若是没有清除人间意,你以为,如今站在你眼前的,是谁?”

    她这话说的语气极淡,甚至连一丝愠怒都没有,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然而却莫名的让人心头一紧。

    那男人愣怔片刻,缓缓笑开。

    随着他笑起来,他周身的那种‘迷’雾,似乎消散了一些,隐约可以看到他容颜的轮廓,以及一道深沉莫测的眸光。

    “是我逾矩了。”

    说着,他微微弯腰,似乎在表达自己的尊敬和歉意。

    然而凤长悦却不为所动。

    “请您原谅,您离开太久,回归是大事,我不得不慎重一些…。毕竟,人间意,可不是那么好清除的,是吧?”

    他说着,淡淡一笑,‘唇’边的笑意,似乎带了几分深意。

    “我在这地方,待了几千年的时间,几乎从未出去过,但是见识过的人和事,却是一点不少。这期间,虽然算不上透彻,但是对人‘性’和人心,也还算是有几分了解。”

    “贪嗔痴念,七情六‘欲’…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舍去?”

    他说着,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在这里几千年时间,他纵然未曾出去过但是来到这里的人,却也不算少数。其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奔着他而来,想要借助他的力量,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而这其中,自然是少不了各种勾心斗角,明争暗斗。

    兄弟反目,爱人互杀,他见识过太多。

    整个碧落涧之外的千里荒原之上,都已经被无数人的鲜血染红,甚至连尸骨都未曾留下,完全湮灭在这里。

    不然,为何那荒原之上,竟是一片猩红之‘色’呢?

    即使后来这里的凶名太盛,也依然无法阻拦那些人前赴后继的奔赴这里。

    人的贪婪是无止境的,这种贪念能够驱使他们去做任何事情。

    只是后来,他逐渐开始觉得厌烦,而因为死的人太多,空间融合,能找到这里的人才逐渐少了一些。

    不过,这对他而言,其实都不重要reads;。

    他对人‘性’已经看得通透。

    自然,也就对这个事情分外看重。

    所以,他对凤长悦也依然带着几分怀疑。

    凤长悦看着他,眉眼不动。

    “谁给你的胆子来怀疑我!”

    一边说着,她指尖一动,一簇金‘色’的火焰陡然飞出!朝着那男人迅猛而去!

    他的脸‘色’当即一变,下一刻便打算直接后退,然而在某一刻心思一动,却还是未曾动作,就那样看着金‘色’的火焰奔着自己而来!

    他眸‘色’定定,神情有些紧绷。

    唰!

    那团金‘色’的火焰,正停在他眼前!不过一拳之距!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一阵无比炽热的火舌,几乎扑到自己面‘门’!

    而身体之内,一股无比强烈的冲动,也骤然涌现!

    不知‘花’费了怎样的力道,他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出手!

    心底那疯狂的渴望几乎呼啸而出,然而最后,他依然还是一动没动。

    凤长悦眸‘色’微微一闪,心念一动,金‘色’的火焰便是飞回她掌心。

    小白的声音在心底响起,有些低沉的严肃——

    “主人,这一次要小心。碧落之火居然能够忍住对天堂火的渴望,他如今绝对不简单!”

    凤长悦眸‘色’沉沉。

    她当然知道。

    原本以为,碧落之火化为人形,应当也没什么威胁,毕竟他的排位也不过是在神火榜第七,也只是比九幽炎靠前一点罢了。

    不过而今看来,倒是并非如此。

    她身体之内,如今已经融合了十种神火,尤其是排名前三的神火,此时都已经在她手中,但是在收服它们的时候,它们也几乎不能做到这般,可以强行克制住自己对天堂火渴望。

    看来这几千年时间,他独自呆在这里,倒是没少下功夫。

    这一点倒是和九幽炎差不多,而且九幽炎更是有了想要叛逃的心思,只是不知,这碧落之火…。到底在想什么。

    正如他方才所说,他见识过太多明争暗斗,知道太多勾心斗角,或者,他本身也已经有了一些自己的贪念,也未可知。

    虽然排名中庸,但是经历这么久的磨练,如今早已经不能以那个当做标准。

    而且最重要的是…。

    碧落之火,或者是对血有着最深刻的嗜好的火焰!

    她微微垂眸,想起方才匆匆一瞥看到的场景,眸‘色’微冷。

    那么多生命的‘精’血都被他炼化,难保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纵然他从开始到现在,都表现的无懈可击。

    适当的忠诚,点到为止的质疑,毫无破绽。

    仿佛他真的只是一直在等着她回归一般,甚至还因为担心她未曾完全清除人间意而产生质疑。

    这样的行为,从某个角度而言,会让他显得更加可信。

    但——九幽炎都生了异心,凤长悦早已经有了防备的心思。

    她如今已经开始觉醒不错,融合了十种神火也不错,对神火的感召力更加强横也不错。

    但是,这也不能说明,剩下的神火,就会顺利吞噬。

    起码现在,凤长悦心里,就已经对碧落之炎差有着极高的警戒。

    没有破绽,便是最大的破绽。

    正如他自己所说,在人间这么久的时间,又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影响?

    苍离等人的到来,其实是出乎她的预料的,她不过比他们早了一刻。

    因为某些原因,她并没有直接和碧落之火对立,甚至在他已经化形,明知他可能会有异心的情况下,依然按兵不动。

    为的,就是能够用更加安全温和的方式将碧落之火吞噬。

    毕竟,如今她轻易不会调动天地力量,而且…。

    她看向碧落之火,掌中那一团金‘色’火焰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妥。

    而那男人,目光一扫,也终于不动声‘色’的吐出一口气。

    “请您原谅。”

    他微微垂首,脸上的歉疚卑微之‘色’倒是尽显。

    实际上,他也只是想要试探一番罢了。

    毕竟,若是完全清除了人间意,如今的凤长悦绝对不好对付。

    他之前就已经觉察到天地异象,已经猜到了凤长悦的觉醒,而前一段时间那一阵天地能量的‘波’动,更是让他确定了心中所想。

    他当时望着那一片倾斜而下的天地能量沉默许久,倒是没想到,原以为永远都等不到的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天地规则居然再度觉醒,并且距离回归的时间,所剩不多。

    既然已经觉醒,那么就证明神火已经被大部分召集了回去,不过当确定凤长悦身上真的已经融合了十种神火的时候,他心里还是略微有一些震惊的,所以自然也就越发的谨慎。

    他在这里待了太久,漫长的岁月之中,逐渐化形,甚至有了自己的意志,自然是不会轻易妄动。

    天地规则,就算她现在尚未完全觉醒,那也不是他轻易可以对付的。

    而这其中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她是否完全清除了人间意!

    他本来并未在意这一点,但是当后来知道那些人居然都没死的时候,自然也就生出了几分别的心思。

    在他的预想之中,如果真的清除了,那么肯定是将那些人都杀了的,毕竟,那些人的存在,从某个角度而言,几乎算是天地规则存在人间的证据,也是她回归路上的最大阻碍。

    她会因此遭受更多的‘波’折。

    想必这一点,她自己也是清楚的,但是她没有将那些人杀了。

    他知道她很快会找上‘门’来,便早早做好准备,还将这里专‘门’收拾了一番,等待她的带到来。

    实际上,她也是才来没多久。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想象中的抢夺并未发生,她并未采取蛮横的手段。

    他自然顺水推舟。

    既然已经碰到,那么他们之间一定是要进行一场对决的,只是尚未决定好到底怎样决胜,他便是觉察到了苍离等人的气息。

    他心头一动,便生出了几分别的心思。

    而凤长悦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竟是也并未趁机行动。

    于是,等苍离等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的情况。

    凤长悦实际上,本来就正在和碧落之火进行对峙。

    苍离身上融合了一丝碧落之火的子火,他自然也可以清楚的了解到他们的行走过,果然不过片刻时间,他们就赶到了。

    看着来人,不难猜出身份。

    他心中越发好奇,开头就说了那样的话,实际上就是对凤长悦的试探。

    他虽然不出去,但是外面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尤其是轩辕夜,他心里一直都抱有一丝怀疑。

    如果,凤长悦没有清除人间意,那么,就是他的机会…。

    但是在提到轩辕夜的时候,凤长悦的神情竟是没有一丝‘波’动。

    他看的仔细,心中忍不住慨叹。那样冷淡而漠然的神‘色’,如果不是真的清除了人间意,就是她的演技太好。

    所以,他想要最后一试。

    “我为对您的质疑道歉,但您也知道,回归一事实在是太过重要,稍有不慎便是会引发大麻烦。我也是为了您着想…。原谅我实在是孤陋寡闻,还以为只有杀了他们,您才能清楚人间意呢。”

    他说着,似乎带了几分歉疚,然而看向苍离等人的目光,却是冰冷至极。

    那微微弯起的眼睛里,闪烁着绝对的杀意。

    “能够为您的回归奉献微薄之力,是我的荣幸。但既然如此,这些人在这里,就会有些多余。不如,还是将他们清理干净,您说呢?”

    他轻轻淡淡开口,却是一张口就打算要了苍离等人的‘性’命!

    气氛一瞬间仿佛冻结!

    凤琛眸光顿时一厉,其他几人的神‘色’也是瞬间凝重起来,但是眸中却都并无畏惧之‘色’。

    虽然还不太明白,但是这男人想要杀了他们的心思,实在是再明显不过!

    苍离微微眯起眼睛。

    碧落之火的目光从苍离身上扫过。

    “若不是你身上子火的气息,我还当真想不起来,你居然也是曾经来过碧落涧的人啊…看来,有着这子火,你似乎底气也很足呢。”

    苍离嗤笑一声。

    “记不得也没什么,反正从今天起,你也没有必要记得什么东西了。”

    碧落之火的神‘色’微微一僵,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讯号。

    苍离却是直直对上,丝毫不惧。

    蒂亚等人则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一道纤细的红‘色’身影。

    虽然隐约知道了一些,明白她如今已经没有任何感情,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不能算是真正的曾经的她,但是,不知为何,心里还是隐约有一丝渴望。

    一时间,死寂。

    凤长悦黛眉微扬,沉默片刻,湛黑的眸子里,依然淡定沉凝,然而最深处却似有‘波’澜渐起。

    碧落之炎看着她,微微一笑。

    “既然您已经清除人间意,那么他们存在与否,自然是毫不重要。不是吗?”

    千筠听着,心脏‘抽’疼,但是口中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得紧紧拽着凤琛的衣服,指节青白。

    凤琛的心也提了起来,他并非是畏惧什么,只是…。她毕竟是他们的‘女’儿,不管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规则,她终究也是他们的孩子不是吗?

    若是她真的…。

    他几乎无法想象,若是真的听到她否认他们存在的意义,否定曾经的一切,到底是怎样的景象。

    他在这一瞬,忽然无比真切的体会到了当初轩辕夜的疼痛。

    他爱悦儿若此,她一刀斩断过去,他又是如何度过的那些日子?

    片刻,凤长悦才缓缓开口——

    “你这是,在威胁我?”

    碧落之火微微诧异的挑眉:“不敢reads;。”

    说是不敢,但是却依然没有收回那话的意思。

    “不过是区区排名第七的神火,居然也敢这样嚣张。真是可笑。”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声音徐徐,仿若微风,然而听到这声音,在场的人却都是神‘色’一变!

    苍离等人瞬间抬头看去!

    碧落之炎也不悦的蹙眉,而后又像是感觉了那气息一般,神‘色’变得有些奇异。

    凤长悦却是并未抬首,掌间金‘色’火焰跳跃。

    “轩辕夜濒死,只要将神火吞噬,规则即刻便可回归,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云天痕的身形缓缓浮现,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看向凤长悦。

    “他居然躲入了幽冥之海,还真是让我‘花’费了好一番力气呢。您说,他死之前,还会妄想着,将您留下吗?”

    凤长悦终于缓缓抬首,眸‘色’黑沉。

    “你在找死吗?”

    ------题外话------

    二月君今天放出好多淤血嘤嘤嘤嘤嘤嘤吓死宝宝了。这两天会将这个月前三天的更新调整,大家回头可以看看,也算是对大家的补偿。之后尽量万更么么哒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