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81 大大限将至
    半位面的时间流速极为缓慢,云天痕盘腿而坐,周身白色的灵力萦绕,眉宇之间,一股隐隐的威压,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敬畏。

    隐隐可以感觉到他周身磅礴的如同潮汐一样的力量,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后吸收周围的能量,再席卷进入身体。

    这种办法对于普通修炼者而言,自然是想也不敢想的,但是对云天痕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本身就天赋异禀,早已经自创武技好心法,能够有最快的修炼速度。

    丹田之内,那一片小空间里,一切都仿佛真正的世间样貌一般,无论是山峰,还是河流,一切都无比逼真。

    只是天空之上,依然是一片灰蒙蒙的,仿佛被什么东西遮挡住了一般。

    那磅礴的力量在身体之内来回流转,深入到身体的各个地方,最后通通涌入了丹田之内的小空间里。

    他呼吸极为缓慢,闭着眼睛,神情一片肃穆。

    引导着那一股强大的力量蔓延到小空间里面,盘旋几圈之后,他忽然心念一动,那股力量便是忽然变成了一道利刃,而后直冲小空间上方那片灰蒙蒙的天空而去!

    嗡!

    一阵强雷的震动忽然传来!云天痕几乎感觉到整个身体都随着这一声而微微颤动起来!

    那声音别人听不到,然而从小空间之内传出,顿时让他的耳膜一阵剧烈的鼓动!

    他眉心一皱,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而后终于忍耐不住,猛的吐出一口血来,倒在旁边。

    而小空间之内,那一道灵力幻化成的利刃,也终于逐渐消散。

    他缓缓睁开眼睛,眼底闪过几分不甘。

    又失败了。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尝试突破了,但是那一层屏障却总是无法打破,甚至每一次强行为之的时候,他也总是会遭到反噬,身体遭受创伤。

    千年前,他就是困在这一步,千年后,居然还是被困死在这里!

    云天痕狠狠擦去唇边的血。

    触手黏腻,有腥甜的味道传来。

    他眸色微微一变,心跳忽然有些加快。

    他立刻皱皱眉,将那血迹完全擦去。

    然而只是这片刻的时间,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了片刻的嗜血光芒。

    他闭了闭眼,将心底的那份冲动压下。

    这种感觉,真是…太令人厌恶了….

    他气息微敛,周身却如同覆盖了一层寒冰,凛然不可靠近。

    哼,果然还是不行。

    虽然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云天痕的心情还是十分糟糕。

    本来以为,凤长悦既然已经觉醒,天地规则必定已经开始融合,最后的回归指日可待,应该会有一些变化的,却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抬眼,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外面一片迷蒙的天。

    半位面之内,永远都是这样的场景。

    没有璀璨的日光,没有静谧的夜晚,只有无尽的朦胧暗沉,几乎将人逼疯!

    这里没有生气,所有可以在这里存活下来的人,都是灵宗以及以上,灵皇强者在这里,连蝼蚁都不如!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吸收这里稀薄的天地能量,更加不能过着仿佛永无出路的日子!

    这里的灵力浓度极差,只有强者,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而他,已经在这里待了足足上千年!

    他神色忽然发狠,似是想到了什么,掌间瞬间凝固起一股强大的力量!

    然而就在他打算挥出的时候,却忽然又停下了动作。

    感觉到身体之内传来的那股隐隐有些虚弱的感觉,他心中更加焦躁恼怒,却是瞬间将理智拉回,缓缓收回了动作。

    再等等….再等等….

    他闭上眼睛,双手交握于身前,静静打坐。

    周围狂暴的气息又再度被吸收回去。

    反正尝试了那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次。

    再等待一些时间,想必就可以了…..

    只是这时间,当真是难熬的很!

    忽然,他神色一动,忽然睁开眼睛,眼底闪烁着一丝诡异的光泽。

    似是想要确认什么,他忽然再度开始吸收周围的天地能量,而后转化为自己的灵力,缓缓深入丹田之中。

    这一次,他脸上终于缓缓露出了一丝肯定的神色!

    天地能量,果然在发生变化!

    虽然这里的能量十分稀薄,其中的变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云天痕这样等级的人而言,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可以无比清楚的感觉到!

    而现在,正是如此!

    他忽然起身,而后快速打开大门,抬头看向那片天空。

    虽然依然是那样灰白的颜色,但是此时看上去,竟是不再让他心中觉得憋闷。

    因为他知道,那一天,即将到来!

    看来,她已经收服了第十种神火了….

    云天痕唇角缓缓露出一丝笑来,眼角眉梢,却不知为何,带上了几分诡异而迫切的色泽。

    他转身,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

    昏暗逼仄的牢房,一片安静。

    和一般充斥着各种凄厉喊声或者痛苦的**的牢房不同,这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一路向着里面走去,越发让人感觉森凉。

    每一个房间内部,都用黑色的锁链,死死困住一团白色的灵魂体。

    走进的时候,便可以感受到那些灵魂体之中,散发出来的强横的力量!

    云天痕走下去,一个人迅速迎上。

    “供应陛下——

    “情况如何了?”

    云天痕懒散出声,目光却犹如匕首一般,从那些“人”的身上扫过,似乎可以完全看透对方一般。

    而觉察到他的目光,那些原本安静着的灵魂体,忽然剧烈的挣扎起来!

    似是愤怒,又似乎是惶恐。

    灵魂体原本是无法束缚的,但是这些黑色的锁链,却是可以完全将他们困死在这里,完全无法挣脱。

    而且随着动作越发的激烈,那黑色的锁链之上,也会浮现一些神秘的符文,带给他们更加强烈的痛苦!

    云天痕对这些似乎毫不在意,唇边甚至还浮现浅浅笑意,似是看笑话一般。

    那人恭敬弯腰:“回陛下,因为先前您吩咐不能出去寻找,所以这些都是之前积攒留下的。不过,您不必担心,这些最少也都是七星灵尊水平,还有几个在里面关着的灵圣,只等着这几天秏一耗,就可以继续了。”

    “嗯。”

    云天痕点点头,不置可否。

    实际上,灵尊在他眼里,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但是这个时候太敏感,还是不要有大动作的好。

    还有几个灵圣,倒也是可以弥补一番了。

    “这段时间,不要再出去,就这些就可以。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最好快些做出结果。否则,到时候,我也不介意——拿你们来试试。毕竟,你们的实力,也算是可看….懂吗?”

    尾音轻轻一扬,声色浅淡,却带着极大的威胁!

    那人立刻跪地叩首:“陛下放心,属下必定不负您的嘱托!”

    云天痕继续朝前走去。

    越是往里,那些灵魂体之中所蕴含的能量就越是强大——当然,也就意味着,这些人之前就越是强横。

    不过不管他们眼前多么厉害,此时被困死在这里,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逃出去的。

    千年来,无人称帝,云天痕身为最有可能突破灵帝的人,对付这些人,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

    等级越高,每一个等次就相差越大。

    一个五星灵王,尚且可以挑战六星灵王,甚至有可能会赢,但是,一个五星灵圣,是绝对不可能有机会去挑战六星灵圣的!

    因为在尚未靠近的时候,五星灵圣就必定已经被碾压斩杀!

    所以,这些随便一个出去就可以叱咤风云的人物,此时在云天痕这里,都不堪一击,甚至连反手之力都没有。

    而越是往里,那些灵魂体的反应,就越是平静漠然。

    他们都清楚,挣扎也是不会有任何机会的,那么不如有尊严一些。

    云天痕走到最深处。

    一个巨大的圆形血色石台,在正中间的位置。

    从石台之上,向着四周延伸出无数黑色锁链。

    而那血色石台之山,也飘荡着不少神秘的符文,像是液体一般在上面缓缓流淌,看起来十分诡异。

    而那些锁链,最终都蔓延到了距离最近的一些牢房之中,那些灵魂体的身上。

    隐约可以看到,白色的灵力掺杂着一丝血色,不断被从那些灵魂体之中抽离出来,灌注到那血色石台之中。

    那颜色便越发的晶莹润泽。

    “云天痕。“

    一道声音忽然传来。却是从旁边的一个团灵魂体之上传来。

    声音有些虚弱,却并无凄厉挣扎之感,仿佛只是平静的对话。

    然而能在这样的地方,被折磨这么久的时间,在其他灵魂体都只能发出一些悲咽的时候,这一道清楚的人声,就显得格外吐出。

    云天痕也噙着笑意看向那灵魂体。

    “许久未见,你还没死,当真是不错。“

    听到云天痕的声音,那声音停顿了片刻,才道:

    “这里的人都几乎死光了,你却还没有继续放人进来….而且这样的狮虎,你居然没有暴躁恼怒…..看来,你心情不错。“

    云天痕淡笑着点头:”果然还是你了解我。“

    “天下间,能让你这般高兴的事情,怕也只有一件了吧…..”

    “难道….“

    那声音里带了几分诧异。

    云天痕看着那血色石台,心情的确非常不错,虽然尚未成功,但是天地能量已经发生变化,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千年,如何能不高兴?!

    他心情极好,便也不在意被这人猜去缘由。

    反正早晚,一切都会知晓。

    而且他被困在这里,就算是知道也没什么用。

    天下间,不知多少修炼者,都在等着这一天。

    “天地规则…要回归了?”

    那人迟疑片刻,终于出声,无比惊诧。

    云天痕挑眉,那看似一贯带着温和笑意的脸上,似乎有几分雀跃。

    “果然,还是只有你最了解我….真是可惜,不久之后,你就要死了,以后,可就没人能再这样和我聊天了….真是可惜啊。”

    一边说着,云天痕眼底竟然真的闪过几分诚挚的可惜之色。

    然而这表情,却显得无比讽刺。

    “送我死的是你,如今又来可惜,你可真是比以前更加让人恶心了。”

    那声音淡淡,似乎毫不畏惧,又或者毫不在意。

    云天痕也不在意,淡淡一笑。

    人之将死,说点什么也是不需要计较的。

    “人间等这一天,的确是太久。想不到有生之年,我竟然能够等到,倒也是托了你的福。”

    似是讽刺,又像是慨叹。

    “不过,人间盼着这一天,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声音从牢房深处传来,黑色锁链似乎动了动,声音里带着嘲讽。

    “天下间,你才是最担心她回归的人吧?怎么如今,竟是这般高兴?“

    云天痕笑意逐渐收敛,眼角泛出一丝冷意。

    “怎么,难道不是吗?别人不知,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突破九星灵圣之后,若是千年时间未曾突破灵帝,便只有魂飞魄散一途。你为了活下去,不惜在半位面,不人不鬼的活了这么久,就是为了避开大限,不是吗?“

    “那么如今,规则回归。你——又在高兴什么?“(..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