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667 耍流氓
    c_t;usesho

    她已经能够感觉到,对天地之间能量的掌控,也在逐渐增强。

    这一点,就连羽千宴都能感觉到。

    她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也似乎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威压,让人心中不自觉的生出几分敬畏。

    但是不知为何,看到方才那一瞬间,她身形忽然的摇晃,他心中总是生出几分不安。

    但心中也觉得自己想多了,现在她已经开始觉醒,天地之间又有谁可以威胁到她?

    只要召唤回剩下的四种神火,回归之后,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他心中摇了摇头,压下那一丝不安。

    凤长悦看了他一眼。

    羽千宴瞬间心中一窒,‘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虽然早已经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当真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以前那双墨‘玉’般的眼睛里,虽然冷清,但是却从来不会如同现在这样,平静,淡漠,没有任何‘波’动。

    像是一潭死水,连光泽都带着让人心寒的冷意。

    似乎曾经的所有,都完全消散。

    “你回去吧,最后我会回去的。”

    凤长悦清楚的看到他眼底的情绪,声音平静。

    羽千宴犹豫了一瞬,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无话可说。

    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她。

    然而这却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的事情。

    纵然他曾经想要尝试,但是依然毫无作用。

    后来他才明白,有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的。

    他闭了闭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凤长悦的身形,却是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

    她的速度极快,她走出一步,周围的能量就似乎随着一同运转,周身似乎有着别人无法靠近的气场。

    而后,短短时间,她的身影在无边旷野之上,便是成为了一个剪影,最后完全消失。

    羽千宴站在原地,就那样看着她离开。

    原本,他是应该高兴的,她最终回归自己的身份,本就是人间最大的事,一切都会逐渐回到正常的轨道。

    当她彻底觉醒,天地规则重新掌控这片空间,修炼者的环境,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修炼者便是可以再度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不断突破。

    这片大陆,终将会再度繁盛起来。

    这对所有人来讲,都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然而这些人之中,却不包括那些曾经和她有过关系的人。

    这对他们,或者偏偏是最残忍的事情。

    他怔怔的看着,心里像是空了一块,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方才凤长悦淡淡撇来的一眼。

    那样的眼神…。

    他从未得到过她,甚至连这样的想法都一直压在心底最深处,生怕不经意冒出来,仿佛一旦在阳光下暴‘露’,便会顷刻间腐烂死亡一般。

    这样的他,都心如刀绞,又何况那些人?

    她的亲人,她的朋友,她的…。( 广告)爱人。

    她所有,曾经投注过所有感情的人。

    “殿下!”

    身后忽然传来几道破风之声,却是那随着他一同前来的人,终于赶到。

    凤长悦引起的动静太大,他们一直顺着方向而来,虽然已经用了急速,但是还是‘花’费了一段时间。

    而且,中间他们曾经遭遇过一股奇异的利郎,将他们阻拦在外,一直无法靠近这边。

    以至于他们竟是现在才终于抵达。

    一行人远远看到羽千宴的身影,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而那奇异的天地能量变换,也似乎已经停了下来,当即明白自己来迟,立刻便是跪下请罪。

    “属下来迟,请殿下责罚!”

    羽千宴神‘色’已经恢复一贯的淡漠。

    “殿下,不知…。我们应当往哪个方向追?”

    其中一人大胆抬头询问,他们不知道凤长悦的身份,但是却知道这一次的任务,是一路跟随凤长悦。眼见羽千宴在这里,只身一人,却没有任何动作,不由得有些疑‘惑’。

    羽千宴不语。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一行人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这样等着他发话。

    片刻,羽千宴才转身。

    “本宫来到这里,就失去了她的踪影,眼下也不知道应当前往哪个方向。”

    “啊?”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人、人丢了?

    这可怎么办?陛下下令,一定要紧跟着的啊!

    “殿下,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羽千宴神‘色’淡淡:“既然找不到了,那就先回去吧。”

    一行人又是一愣:这么简单?这好像有些不合适吧?

    陛下对这位的态度,可是有些诡异啊…不管怎样,人丢了,他们就是没有完成任务,那回去之后,不也就是个死?

    想到云天痕的脾气和手段,众人都是心中一寒。

    若是继续找下去,说不定还有希望,可是如果就这样回去,那肯定就是死路一条!

    “殿下!咱们不如还是找找吧…。”

    一人额头满是冷汗,战战兢兢的开口。

    他们虽然想要继续找,但是毕竟现在还是要听羽千宴的话的。

    羽千宴却是冷笑一声。

    “你以为,凭着你们,还能找到?”

    无人敢再说话,但也无人起来。

    一群人就这样跪在地上,气氛有些僵持。

    羽千宴却是毫不在意,明白这些人在担心什么,抬‘腿’便走。

    “这一次的事情,本宫一力承担。”

    众人瞬间心中一松——他这是打算自己承担所有的罪责?!

    虽然依然有些忐忑,但是想到羽千宴在云天痕那边,也算是极受器重,虽然是半路找回来的,但是陛下对这个流落在外的血脉,当真算是脾气极好的了。

    别人求情无用,但是羽千宴,可是不一定。

    这么一想,众人终于释怀不少,相互看了几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动摇。

    “走吧。”

    羽千宴的声音,给了他们最后一颗定心丸。

    一行人终于纷纷起身——

    不管怎样,前面还有这位挡着呢!

    本来他们跟着就‘挺’艰难的,这一路上都在疯狂的赶路,也不知道那凤长悦到底何方神圣,竟然有着那么变态的速度!以至于他们用尽全力,也不过在后面吊个尾巴。

    而且这一路上,都是羽千宴在指挥,他说放弃,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

    “多谢殿下!”

    羽千宴神‘色’无‘波’,却是不经意间加快了速度。

    …。

    凤长悦终于放缓了脚步,眉间微微蹙起。

    虽然很细微,但是那种感觉,她还是能够很明晰的感觉到。

    身体之内已经融合九种神火,掌控力虽然增强了,但是方才瞬间闪过的不舒服的感觉,以及眼前那瞬间的黑沉,依然让她心有警惕。

    想来想去,也似乎只有一种解释——她刚才太心急了。

    实际上,她方才调动天地能量,是有些勉强的,毕竟现在她虽然意识已经开始觉醒,但是本身却依然未曾达到那个等次,甚至可以说是强行为之。

    本来,她不用这样的办法,也可以将神火抢回来,但是那一瞬间,看到轩辕夜那么坚定的模样,她心底就生出一股无法描述的烦躁。

    似乎只有快速解决,才能将心底的那种感觉抹去。

    “娘亲…。”

    看到她神‘色’莫测,一直跟在身后的娃娃终于怯怯开口。

    她将心中的思绪压下,看向身后。

    娃娃委委屈屈的站在身后不远处,就那样红着眼睛看着她,见她终于看过来,扁了扁嘴,强行克制住眼泪,很是委屈的模样。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心疼。

    凤长悦纵然此时已经消去人间意,但是娃娃毕竟还是和她有契约的,所以自然还能有所感触。

    她招招手。

    娃娃立刻跑了过来,圆润的小身体奔跑起来显得有些笨拙,但是速度却是没减,一下子抱住了凤长悦的‘腿’。

    “娘亲,不要丢下娃娃。”

    它低低的说了一声,便死死抱住她的‘腿’,不肯松手。

    小白忽然出现在凤长悦的肩膀上,看着这一幕,眼角有点‘抽’‘抽’。

    都这个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敢这么争宠,真不知道该说它什么好。

    不过嫉妒之余,又有点羡慕。

    娃娃虽然也知道主人的身份,但是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所以对很多东西都没有明确的概念,也因此,依然敢做很多事情。

    比如这样一次次的撒娇。

    换做是它,虽然有心,但是毕竟是曾经跟随在主人身边的,心中还是有着最深处的敬畏,也因此有所顾忌,虽然依然满心依恋,但是做事已经非常有分寸。

    但是娃娃做这个事情,主人看着似乎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小白抱‘胸’,郁闷的用大尾巴遮住自己的眼睛,眼不见不烦。

    于是,接下来,就听到更加不要脸的一句话——

    “娘亲,抱——”

    小白心中顿时咆哮!

    还敢叫抱?!它现在都不敢好吗!

    它竖起耳朵,等着主人训斥。

    但是等了一会儿,却忽然听到她声音淡淡。

    “你不是要跟着他吗?不必跟着我。”

    娃娃立刻摇头:“娘亲!娘亲不是这样的!娃娃喜欢爹爹,但是更喜欢娘亲!娃娃只是、只是心疼爹爹…。但是心里还是想要跟着娘亲的啊!呜呜呜…。”

    凤长悦淡淡瞥了它一眼。

    娃娃就仰头看着她,还哭的一‘抽’一‘抽’的。

    片刻。

    “走吧。”

    凤长悦淡淡开口,娃娃脸上瞬间绽开一抹笑容!

    “嗯!娘亲最好了!”

    虽然还想要抱,但是看凤长悦的模样,似乎并不打算伸手,娃娃本就是求个原谅,也就毫不在意,吭哧吭哧的蹭了蹭,便再度进入小空间。

    迎接它的,是诡异的气氛。

    小清翠绿‘色’的身子缠绕成一团,冷冷的瞥了一眼。

    幽冥之藤又盘成了另一种繁杂的‘花’样,摆明了不想理会它。

    彩蛋在雪山之下滚动着,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小彩则是干脆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娃娃扁了扁嘴,一屁股坐下来。

    哼,它们肯定是嫉妒!

    至于小白,已经不想看见它,就一直蹲在了凤长悦的肩膀上。

    天地辽阔,凤长悦虽然对神火的感应已经非常强,但是也只是能够感觉出大概的方向,当进入一定范围之内,才能准确找到,所以寻找神火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快。

    好在她速度极快,几天时间,便再度寻找到第十种神火。

    那强烈的召唤,几乎冲破心底。

    尚未抵达,她已经闻到了空气中咸湿的味道。

    耳边隐隐听到‘潮’‘浪’的声音。

    只怕谁也不会想到,这世上的神火,还会有一种,存在于海中。

    她抬脚‘欲’往前去,已经隐约可以看到那蓝‘色’的边际。

    然而她的动作却忽然一僵,而后缓缓抬头看去。

    “我说了,你这是做无用功。”

    看着那片平静的海面,凤长悦面上无‘波’,声音冷清。

    似乎在对谁说话。

    而后,那海‘浪’终于逐渐泛起‘波’澜,蓝‘色’的海水从中间分开,朝着两边扩散而去,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这片大海从中间劈开!

    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从中走出。

    在这样的场合,他居然也仿佛闲庭信步,一身黑袍,分毫未湿。

    他清隽的眉眼,彷如初见。

    “我想了想,毕竟你我夫妻一场,我若是就这样离开,未免也太亏了。”

    凤长悦似是没料到他这样说,一时愣住。

    轩辕夜挑眉一笑:

    “若离你回归还有一个月,我便将这一个月当做一生,若离你回归还有一天,我便将这一天当做一辈子。只要你还在,多一刻,也是好的。”

    “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认,也不行。”

    ------题外话------

    阿夜: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悦儿:不能。

    阿夜:不能?不能我就想想办法。

    悦儿:还是不能。

    阿夜:那我就再想想办法。

    二月:说好的高冷男主呢?

    阿夜(眼刀飞出):媳‘妇’都要跑了,耍流氓也是可以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