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计65 计划
    c_t;usesho

    等那一股‘波’动终于消散,许久,他才再度直起身,那双神秘变幻的眼睛里,也终于消退了几分和煦的笑意,多了几分惊异和尊崇。

    看着那一片终于开始逐渐明朗的天边一角,他眉间徘徊一股难以描述的凝重,最终淡淡一笑。

    “不愧是…。”

    他原本以为,她就算是借助了轮回之火提前觉醒,身上已经开始恢复威压,但是也没有想到,她居然已经可以开始调动天地之间的能量。

    这只能说明,她的觉醒程度,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她前往的方向,他是知道的,在那边,存在着排名第九的赭流炎。这一次融合之后,她身上已经有了九种神火。

    剩下四种,最终回归的时间,也在逐渐靠近。

    “咚咚”

    敲‘门’声传来,极有节奏的两声,带着十足的恭敬。

    他飘远的神思被拉回,眼神一瞬间清明了许多。

    他在这里地位崇高,很多事情都不需要他过问,尤其是在他独自呆在这里的时候,敢打扰的人,也寥寥无几。

    应该是有了什么事儿。

    他神‘色’收敛,声音不怒自威:

    “进来。”

    一道暗影闪身进入。

    “陛下圣安。”

    “又出了什么事儿?”

    他姿态闲散的开口,往旁边的椅子上一靠,闭上眼睛。

    进来的那人原本单膝跪地,闻言似乎抬了一下头,而后迅速低下。

    这短暂的犹豫让云天痕的眉心压出一道浅浅的褶子。

    “怎么了?”

    他睁开眼睛,忽然意识到这次可能真的是一件不会让人愉悦的事情。

    “…陛下,又失败了…那些人,几乎都死了…。”

    他脸‘色’一沉,陡然站起身。

    虽然一句话也不说,但是那通身的冷意,已经足以让人惊惧万分。

    尤其是从一开始就跟随在他身边的人而言,这样子的云天痕,才是最可怕的。

    片刻,云天痕将气势收敛,但眸‘色’依然冰冷。

    “还有多少活着的?”

    那人这次不敢犹豫,立刻道:“还有三个九星灵尊,以及一个八星灵尊巅峰活着。剩下的都…”

    “废物!”

    云天河袖袍挥动,一道强大的劲气骤然飞出!

    砰!

    那人的身体立刻应声飞出,狠狠撞击到了结界之上,而后滚落到地上。

    他的脊背之上,瞬间出现了一大片灼伤一般的伤痕,在落地之后还吐出了一口血,但他却丝毫不敢反抗,立刻翻身双膝跪地,姿态卑微的匍匐在地。

    “陛下息怒!”

    云天痕脸上依然黑沉,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闭了闭眼。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尽量保持平静的好…。可能最近因为凤长悦即将回归的事情,他的情绪时常会变得哟有些兴奋,而与此对应的,某些时候,他的状态也会变得非常不稳定,甚至会变得暴躁易怒。

    这样非常不好。

    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冷静的想着。

    好不容易等到现在,怎么偏偏就开始控制不住了?

    房间内一片死寂,只有他深深浅浅呼吸的声音传来。

    “去,将那些死掉的人都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否则,让凤长悦回来了,万一知道了,可就不好了。

    之前他并不担心,但是这一次之后,却发觉凤长悦已经开始恢复对天地能量的掌控,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恢复更多,进而发现那些?

    谨慎点总是好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是!”

    那人立刻恭敬应声。

    “另外,这段时间不要继续出来行动了,就之前的那些人,也可以继续。”

    那属下犹豫了一下:“陛下,虽然备用的还有不少,但…。如果不出去,只怕进展的速度会变慢…。”

    “这不是你应该关系的事情。”

    云天痕轻轻瞥了他一眼,那人立刻恐惧万分的低头:“属下知罪!”

    “去吧。有些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

    随后,那人便弯腰弓身退了出去。

    云天痕眉心又忍不住皱起来。

    那烦躁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

    半位面的时间流速和另外两边大陆的都不同,灵力浓度是最差的,修炼环境也是最糟糕的。在这里,任何生命的存在都变得极为困难,所以,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在派人前往外面寻找合适的猎物。

    这一次凤长悦的觉醒,实在是有些意外,以至于他只顾着兴奋,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只怕,很长一段时间,那事情都不能继续了。

    那些积攒的存货也只能勉强支撑一段时间。

    谁知道到时候,凤长悦会到哪一个地步?

    他忍不住又看向那片明朗的天空,想让自己的心情轻松一些。

    等她回归,天地法则归位,那阻拦了他千年时间的屏障,自然而然就可以破除。

    到时候,他也不必再在这个鬼地方…。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有了一瞬间的难看,但是转眼就消散开去。再度看去,就仿佛从来没有过什么变化一般。

    只要想到在这里的这千年时间,他的心情就无法轻松起来。

    许久,他冷笑一声。

    那么长的时间都熬过来了,又何必担忧这短短时间?

    …。

    永恒之城整体一片低‘迷’,轩辕夜离开的消息被封锁的很紧,就连朝中众大臣都不知道,也因此让不少人越发的忐忑。

    在众人眼中,大婚之时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惊人,没有人会想到,在那样的场合下,居然会有人,突然送给君上一刀。

    而那个人,还是一身鲜红嫁衣的他坚持要迎娶的‘女’子。

    纵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是对于城中人而言,这事情实在是太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到了现在,众人心头的惊骇,依然未曾消去。

    虽然城中对这个事情都闭口不言,但是那种气氛,却还是非常明显的。

    尤其是那些大臣们,心思又开始活络了起来。

    凤长悦在大婚之上刺伤了君上,而且跟着另一个男人离开,此生只怕都不可能再踏入永恒之城,以后和君上之间,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可能了。

    虽然君上一直在初元殿闭‘门’不见任何人,但是也抵挡不了众臣蠢蠢‘欲’动的心思。

    君上最后虽然坚持说,王妃是为了击退敌军才以身涉险,但是那场景,无数人都是看到了的。所以对这个说法,很多人心底也都是不以为然的。

    慕夏这天又从初元殿回去,径直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一路上脸‘色’都挂着几分寒意。

    原本以为每天去初元殿做个样子,也不算什么折磨,但是如果知道会遇到牧冷之,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今天是个意外,她根本不知道牧冷之已经回来的消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绝对没有下一次了reads;。

    不用想也知道,在这样的时候,牧冷之回来,必定是被委以重任的,初元殿那样的地方,他在这样敏感的时候都可以随意进出,可见身份地位比离开之前愈甚。

    她若是之后再去初元殿,只怕还是会遇到他。

    只要想到这一点,慕夏的心情就非常糟糕,甚至一贯的淡然平稳都不能维持。

    鲜少见到自家矜贵淡定的大小姐这般脸‘色’,从她进入慕府的大‘门’开始,就已经有伶俐的下人迅速通传:今天绝对不要招惹大小姐!

    于是,她这一路上,都几乎没有遇到几个人。

    但是,这些不敢招惹她的人力,却不包括她爹,慕奇。

    慕奇早在这里等着她,这已经是连续四天了,君上那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实在是让人心中不安。

    他派遣慕夏去,一方面是为了让慕夏争取一下,毕竟王妃失踪,现在人人都在盯着那个位置,虽然君上的态度很坚决,但是怎么可能真的依然让一个曾经伤过他的‘女’子继续当王妃?

    另一方面,也还是为了查探一下消息,这样的时候,总归是有些敏感。

    结果一抬头,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慕夏带着寒意的脸‘色’。

    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慕夏抬眼看他:“爹,我昨天刚刚开始练习一个天阶武技,先去修炼了。您要是有事情,等我闭关出来再说吧。”

    “…。”

    慕夏的娘亲一早去世,慕奇没有续弦,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平素总是宠爱多一些,父‘女’俩的关系也一直很好,就连这一次,去初元殿的事情,也是他和她商量之后,她同意了才去的。

    这忽然之间变脸,也着实让慕奇有些奇怪reads;。

    慕夏素来大方有礼,极少会这样直白的说话。

    他心里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

    “夏儿…。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和爹说说?”

    开什么玩笑,慕夏天赋极好,从来不会用修炼的借口来躲避什么。

    她这绝对是有问题。

    “难道是君上…。”

    说到一半,又觉得不可能,君上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真的出什么事儿?

    凤长悦那一刀,看着严重,其实君上境界绝高,怎么可能真的受很严重的伤?

    至于为情所伤…。别人信,他慕奇却是不信的。

    他当初是亲眼看着君上从城外一路杀过来的,那一身滔天气势,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一刀就一蹶不振?

    他只是一直想知道,君上一直按兵不动,到底在准备做什么?

    他当然不知道,轩辕夜早已经离开了永恒之城。

    他不需要准备,直接行动。

    慕夏脸‘色’依然有些冷:“没什么。初元殿的防守加强了许多,封锁了所有消息。其他人想要动作的,连初元殿都进不去。”

    她还算是能走的离初元殿最近的,没想到却遇到了牧冷之,早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不过现在也不晚,她眉头皱了皱,道:“爹,我明天开始也不会去了,君上对这些事情都了如指掌,他想做什么,也不是我们可以猜测的。”

    慕奇一惊,有些犹豫的打量了她一眼,她这个样子,真是太奇怪了…。

    但是看到慕夏难得这般强硬的态度,慕奇也不舍得责备她,只好连连点头:“行行行,你不想去,咱们就不去了啊…。”

    慕夏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慕奇心里放松了一些,便想要转移话题,便有些讨好的笑了笑,道:

    “夏儿,爹知道你对君上没那份心思,等这事情过去之后,你也考虑考虑,看是不是有合心意的…reads;。”

    这话绝对不是他偏爱自己‘女’儿才说,而是事实就是这样。

    城中最优秀的‘女’子,所有人第一个想起的,绝对是慕夏。

    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对她有求娶之心,奈何她一直态度冷淡,为了避免那些麻烦,便一直做出对君上有意的样子,还真是清净不少。

    但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如今她年纪也到了,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是舍不得,但也希望她有个满意的夫君相伴的。

    没想到慕夏脸‘色’瞬间更冷:“爹,你最近是不是‘挺’闲的?”

    慕奇:“…。也、也没有…。”

    慕夏平缓了自己的呼吸,将心底的烦躁压下。

    “爹,您有这时间,还是再严密查看一下那些大臣吧,四大家族的人,可是已经开始虎视眈眈了。”

    慕奇脸‘色’一肃。

    “爹知道。”

    虽然不知道君上到底怎么想的,但是这段时间,气氛的确有些不同。大婚上的事情,四大家族的人是已经知道了的,保不住他们也想趁机做点什么。

    毕竟,一向呆在最顶端的存在,是下面的人最想要拉下来的。

    虽然就算四大家族联合起来,他们也不会担忧,但是眼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爹这就去,有些人现在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如何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去,扩大自己的势力,看来是需要敲打敲打了。”

    慕奇声音低沉,说起正事的时候,还是非常靠谱的reads;。

    慕夏点点头,总算放心了一些。

    这样,她也可以安心闭关了,有的人,最好永远都不要再见。

    ……

    凤琛和千筠等人,并没有暗中随着一同再前往永恒之城,反而是回到了八荒之地。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虽然轩辕夜态度坚决,对他们一如既往,但是他心中,却还是过意不去的。

    而且在这样的时候,就算他们彼此心中并无芥蒂,还是暂时不要有过多的‘交’流的好。

    在真相出来之前,只怕这件事情,都会成为一个结,梗在众人心中了。

    一行人匆匆赶回八荒之地。

    凤琛回去之后,先是将千筠安顿好,而后吩咐下面的人,这段时间务必加强警戒和训练,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汇报。

    他推开房‘门’的时候,正看到千筠坐在那里,神‘色’有些恍惚。

    他们十多年未见,她比记忆中消瘦了一些,那张总是带着笑意的脸容上,‘露’出这样的神‘色’,不自觉便让他心中一疼。

    “筠儿。”

    他终于开口,嗓音粗粝。

    千筠惊醒一般抬头。

    凤琛立刻看到她眼眶通红,分明是之前又哭过了。

    他走过去,将她揽在怀中:“怎么又哭了?”

    她身形消瘦不少,这般模样,只看得他心疼。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还是因为悦儿。

    他没想到,他们团聚之后,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琛哥,你说,悦儿怎么会是那个样子…reads;。”

    千筠眼神有些失神,这一路上,她也听说了,之前她的悦儿不是那样的。

    她坚毅,果断,虽然‘性’子冷清,但也重情重义,对自己身边的人,更是护短。

    她本来有那样卓绝的夫君,有那样重情的朋友,有一切她曾经最看重的东西。

    她一直以为此生无缘见到悦儿,却不想真的见到之后,却是这样的情景。

    想到她淡漠冰冷的眼神,那怎么会是‘女’儿看母亲的眼神?

    她甚至希望她能对她有几分怨恨,起码证明对悦儿来说,她这个娘亲也是存在的。

    而不是那样毫无感情,淡漠冰冷。

    凤琛眉头皱起。

    这其实也是他最疑‘惑’的。

    他还记得,那时候她看着他,清凌凌的眼睛,毫不掩饰的思念欣喜,喊——

    “爹。”

    转眼,又是一双沉静的黑‘色’眼睛,仿佛一切都毫不在意。

    “悦儿她…。”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和轩辕夜那次,说了什么?”

    ------题外话------

    今天更新少一些,我先去上课么么哒。这部分对我而言也非常难以进行,所以写的也很慢,希望大家谅解。最后一切也都很快明了,然后尽快进入最后一卷。

    这本书三百万,对我而言,或者真的无法等到下一个百万了,故事,总有结束的一天。无论我多么不舍。

    当然,故事会是完整的,完满的,坚持看完的大家,相信最终会是笑着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