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63 情谁与共
    c_t;她是天地规则,若是神火被毁,她便无法回归,到时候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甚至,是身死魂灭,最终完全消散在这天地之间,或者也会随着天地的毁灭而消失。

    这是最坏的结果,也是轩辕夜死也不愿看到的结果。

    他的动作停住,手掌微微颤抖。

    无数锋锐的冰刃纷纷停下,而后在半空之中倾然消散。

    落下一地碎裂的冰霜。

    他似是有些失神,凤眸深深。

    人间如何,他当然可以不在意,就算是都毁灭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然而她却不行。

    他怎么可能看着她死。

    羽千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她的回归是迟早的事情,而且非常必须。否则,人间失去规则,一切都会脱离轨道,修炼环境会逐渐变得更加恶劣,最终全部都陷入永世黑暗。

    而这个过程,也就是她逐渐死亡的过程。

    他怎么能够,又怎么舍得?

    羽千宴的雷神之矛距离他的喉间,只有寸许距离,只要再前进一点,就会刺破他的喉咙!

    他却似乎毫无所觉,手缓缓垂下。

    他看着她,是从未有过的暗沉。

    当初在大婚的时候,她亲手送出那一刀,他没有放弃;

    后来他亲口质问,她毫无犹豫,说出“不爱”;

    再后来,甚至在知道一切真相的时候,他也没有放弃。

    他总以为,他们之间,总还是有希望的。

    那些记忆,她都完全记得,她怎么可能真的离开他?

    她曾经为了他付出那么多,为他几次生死不顾,那些都历历在目,怎么可能转眼间,他们之间就划下了这样的一道鸿沟?

    他过不去,而她,也没有想要过来的打算。

    因为——人间要她回去。

    她只有这一条路可以活着,他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拦?

    他忽然觉得有些累,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虚脱无力。

    羽千宴看着他,脸上神情是一贯的淡漠。

    “你应当明白,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轩辕夜看着凤长悦,就算此时,她的脸上也没有一丝动容,这发生的一切,对她而言,似乎毫无关系。

    那张最熟悉,最动人的脸容,此时是最陌生的神情。

    可他连怪罪的话,都无法说出口。

    “是我错了…。”

    他缓缓垂首,黑‘色’的头发垂下,挡住他的眼睛,看不清神‘色’。

    他嘴角似乎勾了勾reads;。

    他以为,将神火占据,就可以阻拦她回去的步伐,却没想到,这也是在将她往死路上‘逼’。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可是现在,却忽然发现,一切都抵不过一个她。

    他不怕死,更不在乎天下人的生死,可唯独最在意她。

    于是,很多事情,都别无他法。 [棉花糖]

    “这神火…我可以还给你…。”

    他声音低沉,虽然有些嘶哑,但是似乎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清。

    羽千宴警惕的看着他。

    不是他不相信轩辕夜,而是这个男人对凤长悦的执念,他实在是不敢小觑。

    轩辕夜却毫不在意,总是清冷如刀的眼神,直直的看向她,是别人都未曾见过的几多温柔。

    “你过来,我将神火给你。”

    凤长悦并没有犹豫,抬脚就朝着他走来。

    羽千宴迟疑片刻,想要阻拦,却撞上了凤长悦的轻轻撇来的眼神。

    他的动作顿住,而后后退。

    这个时候,就算轩辕夜想要做什么,也是来不及的。

    先前他或许会担心,但是今天见识到觉醒之后的凤长悦的实力之后,却是不会再这样。

    看着她坚定平缓的步伐,羽千宴垂眸,掩去了眼底的情绪。

    他其实是有些后悔的。

    这一次,凤长悦自己出来寻找神火,下令不准云天痕派人跟随,但是出于很多方面的考虑,他还是带着人跟了上来,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可是在觉察到那一股可怕的天地力量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多么可笑reads;。

    ——她分明什么都知道。

    她既然是天地规则,而且开始觉醒,那么多天地之间的掌控力,就不容忽视。

    虽然尚未完全觉醒,但是就冲着她居然已经可以开始调遣天地能量这一点看,她也绝对不是可以随便应付的人了。

    只怕就连云天痕都没有想到,她在仅仅融合了八种神火的情况下,居然就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

    天地都在她掌控之中,纵然此时还差一些,但是他们所在的距离,必定是在她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的。

    他居然还一直小心翼翼的动作,现在想来实在是有些可笑。

    更多的,的确是后悔。

    他应该一早就坚持跟着她的。

    如此,她或者就不会直接和轩辕夜撞上。

    如今这般局面,当真是连他也不想看到的最坏的结果。

    他保持沉默,只是两句话点醒了轩辕夜之后,便不再开口。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在两人三尺之距的时候,凤长悦停下脚步。

    天堂火已经从轩辕夜的身旁撤离,那种撕裂挣扎的痛苦,也似乎减缓了许多。

    他伸出手,掌间一股暗红‘色’的火焰,忽然出现,‘艳’丽的火苗不断腾跃。

    凤长悦指尖微动,天堂火便要涌去。

    轩辕夜却轻巧避过,而后伸出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将你的手给我。”

    凤长悦眉心微动,没有动作。

    看他神‘色’平静,知道神火已经被他开始融合,若是要夺回,两人同时进行,也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他就那样看着她,黑‘色’的眼睛里一片澄澈,似乎真的只是在等着她伸出手来拿神火。

    凤长悦伸出手。

    纤细的指尖触碰,他的心一颤,眉‘色’却是不动,反手轻轻将她的手握住。

    她的手柔若无骨,跟他的比起来非常娇小,简直可以直接包裹起来,甚至因为融合神火,她身上肌肤骨骼重塑,连掌心些微的粗糙茧子都没有了。

    和以前,很不一样。

    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长大了的她。

    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一切却都已经物是人非。

    他全身的血液都似乎僵住,只有她掌心的触感,那样清晰。

    温温热热的一团,是他想过无数次的场景。

    他忍不住用力握紧,像是要‘揉’碎,却又舍不得,只是一下就放松了力道,但是两只手依然毫无缝隙。

    小心又迫切,谨慎又疼惜。

    凤长悦眼角微微垂下,似乎看了一眼,又似乎毫无所觉。

    他却是低头,看了一眼,很认真的样子。

    她的手指也纤细修长,光洁滑腻,只有无名指处,似乎有一道浅浅的弧度。

    他眸光一暗,那是黑暗之戒在她手上三年,留下的痕迹。

    而现在,她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干干净净,似乎将一切都完全抛却。

    他深深的看一眼,似乎要刻进骨血之中,永不忘却。

    而后,一股炽热的力量,陡然从他身体之内,传到她的掌心,而后沿着四肢百骸流淌入身体reads;。

    暗红‘色’的火焰,在他的皮肤之下蠢蠢‘欲’动,而后涌入她的身体。

    神火已经开始融合了一部分在他的身体,此时剥离,痛苦丝毫不比一开始的时候轻。

    但他却好像完全觉察不到痛苦一般,神‘色’平静,甚至眼底都无甚‘波’澜。

    许久,他一笑,仿若繁‘花’盛放。

    “大婚之礼…。如此…。也算完成…。”

    那时候,满城红‘色’,他等着她将她的手‘交’付给他,此后一生相伴。

    却没想到,后来惊天变化,一切都戛然而止。

    此时遍野暗红,他终于握住她的手,也算完满。

    无论这地方,这时间,甚至这缘由,是否如初。

    他也觉得,此生无憾。

    最后一丝火焰,终于从他的丹田之中,再度涌出!尽数朝着她涌去!

    天堂火在体内将暗红‘色’的火焰吞噬,因为轩辕夜之前已经将这神火本身的意志完全清楚,所以此时她融合起来,反而十分简单。

    暗红‘色’的火焰,排名第九的赭流炎。

    能量狂暴,火焰形态如同流水,每一滴都蕴含极为强大的能量。

    她的身体之内,迅速发生巨大的变化。

    那金‘色’的星辰,再度快速的旋转起来。

    她的眼底,一片金光湛湛。

    轩辕夜身体一颤。

    凤长悦轻轻挣开他的手,随即转身离开。

    天空之上,‘阴’云逐渐散开。

    一切都渐渐恢复平静。

    她缩地成寸,纤细的身影在无边旷野之上,竟是无比淡定从容,随着她步伐的走动,天地之间的力量气韵,都似乎在沿着极为完美的轨道运行。

    她所在的地方,所走过的路,都自成风景。

    这一幕,忽然让他想起,在那结界之中的时候,她终于融合轮回之火,打开结界的时候,曾经站在雪山之上,轻而易举,就让那千里冰雪,从她脚下迅速开化。

    他想起那时候,突然从被白雪堆积着的山壁缝隙之中,冒出的一叶嫩绿。

    因果循环,她是规则,自然决定一切的生存毁灭。

    那对她而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而他那时候,看着她站在那里,好像随时都会飘然而去,心里曾经涌出不安。

    现在想来,一切分明早就已经有了预告。

    轩辕夜微微拢了拢手,有点空。

    这片天地,都是她的,自从她开始觉醒,一起就都开始归入她的掌控。

    她最终的回归,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

    隐隐之间,可以听到风声,轻轻吹过。

    人间终究要她回去,她如何能有第二种选择?

    他忽然低声笑起来,而后越来越大声,最后仰头看天。

    天空逐渐变得明朗起来,赭流炎的融合,已经让她再度加快觉醒。

    他已经可以隐隐感觉到,她对天地能量那一股隐秘而强大的掌控力,正在逐渐苏醒。

    他笑着,转过身去,抬‘腿’向前。

    身后那一条河流,已经完全干涸,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想到,在这里,曾经有过神火的存在。

    没有了那强横暴戾的能量影响,暗红‘色’的地面,也没有继续龟裂。

    但是这千年时间,在这无边旷野之上留下的痕迹,却是难以消除。

    一道道深深的沟壑,横亘其上,‘交’杂错‘乱’。

    忽然脚下一个羁绊,他忽然摔在地上。

    有些微的尘土飞溅,‘迷’了眼睛,有些发涩,还有点疼。

    他忽然不想起来,翻过身去,身下是干燥粗糙的地面,隔得生疼。

    不知道哪里好像受伤了,他眼神有些涣散,看着那一片逐渐明朗的天空,黑‘色’的凤眸里,却逐渐有一片浓黑的雾气弥漫开来,遮挡了眼底的神情,看不清晰。

    好像更疼了一点。

    他抬起手,遮住眼睛,一笑。

    原本他以为天意‘弄’人,却不想竟是这样的结果。

    她便是天意,他如何抵抗。

    无垠旷野之上,一片暗红,干燥的风吹来。

    他躺在那里,沟壑万千,孑然一人。

    ……。

    正在前行的凤长悦忽然停下,眉心一皱。

    跟在后面的羽千宴见此,刚开口询问:“你怎么…。”

    凤长悦猛的身体一颤,忽然踉跄一步。

    他立刻上前,想要扶住她,被她推开。

    眼前再度清晰起来,似乎那一瞬间的黑沉只是恍惚。

    “无碍。”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