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54 夫妻
    凤长悦袖袍轻挥,清丽的容颜之上,神圣尊贵。

    “万物轮回,皆有定数。你这般,到底是为了谁,你自己最是清楚不过。”

    云天痕抬起头来,看着她,目光细细的从她脸上扫过,眼睛里带着深切的仰望和期盼,似乎等待已久,终于看到自己最想要看到的一切<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良久,他叹息一声,道:“是我太心急了。但是,您的时间,也不多了,不是吗?”

    凤长悦没有说话。

    “您看知道,为了寻找您的踪迹,我花费了多少心思。”

    云天痕淡淡一笑。

    不过不管怎样,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就可以。

    而今,她终于回归了不是吗?

    说着,他的目光终于落在她的身上,看到那一身凌乱的嫁衣的时候,眼底也并未生出几分波澜,反而是浮现几分浅淡的毫不在意。

    他当然知道她身上为何这般狼狈,但是这一次去的时候,其实也没料到她已经回归,不过现在也好,在那样的场合,做出那样的事情,想必会省很多力气。

    他一边想着,一边看向羽千宴,脸上似乎闪过一丝满意。

    “你这次,做的很好。”

    虽然原本他是筹谋已久,想要趁着这一次机会彻底打垮轩辕夜,攻占永恒之城,但是既然她已经醒来,那么其他的事情,自然都可以不用在意。

    是以,就连本来打算惩罚的羽千宴,也连带着受到了褒奖。

    羽千宴神色淡漠,垂下眼睛:“您过奖了,我不过是按照您的指示去做罢了。”

    看他这般样子,分明是对当时他强行注入一丝力量进入他体内,并且控制他,是有着不满的。

    云天痕一笑,根本没有将羽千宴的这一点不满放在心上。

    总之目的已经达到了,其他也就无所谓。

    “您现在状况可好?”

    云天痕认真询问,仿佛真的十分关心凤长悦的状况一般。

    凤长悦却是微微眯起眼睛。

    “我记得,你将千筠抓了起来?”

    云天痕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她一开口就询问这个问题,心中诧异了一瞬,面上却是不显。

    “只是请她来做客而已,您可以放心,她现在很好…。”

    “我要看看她。”

    凤长悦直接打断他的话,眉眼之间都是一片冷然。

    云天痕愣了一瞬,随即笑开:

    “自然可以。您稍作休息,我这就亲自带您去。”

    说着,便转身打算出去。

    羽千宴的目光,却是忍不住落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态…<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她身上的嫁衣凌乱刺眼,那是一个女子一生最为珍重的东西,而她现在却毫不迟疑的将那嫁衣撕烂,衣摆盒之上缀着的极小颗的彩色珠子,随着她的动作,簌簌有声,而后乱洒了一地。

    他胸口一疼,眉心忍不住蹙起,藏在袖中的拳头紧握。

    “千宴,你同我一起出去。”

    云天痕回头淡淡喊了一声,羽千宴迟疑片刻,掩去眼底的情绪,随即淡漠无波的转身。

    凤长悦这才将身上的衣服换下。

    原本鲜艳庄重的嫁衣,已经破损不堪。

    上面还隐隐有几滴血,隐没在那一片红色之中,一开始看不清楚,但此时血迹都干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倒是很容易看到。

    触手有些粗糙。

    像是那匕首手柄的感觉,不,或者比那个还要粗糙一些。

    她看着,眼睛里一片沉静,是无法形容的纯黑色。

    她手一送,指尖一簇紫金色火焰骤然浮现,距离那衣服只有咫尺之距。

    这东西,似乎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这样想着,她手一动,便是打算将那嫁衣烧了。

    眼前一晃,忽然出现一道暗影。

    “娘亲不要!”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凤长悦就感觉到怀中忽然扑进来一个软软的东西,并且顺手将她的胳膊打向一旁。

    那衣服便落在地上。

    她眉心微蹙,低头看去,正对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那双眼睛平素看着就总是一副水水的样子,看着十分可爱,但此时却是真的盈满了泪水,仿佛下一刻便会落下来一般。

    娃娃紧紧抱着她,阻止她的动作。

    “娘亲!不要!娃娃不要你这样!”

    凤长悦眉色不动,就那样看着它。

    “娘亲…。呜呜呜…。你为什么要这样…。爹爹肯定很伤心的…。”

    娃娃抱着她,这几天的委屈和害怕,通通都倾诉了出来。

    它虽然只是灵宝之魂,但是和凤长悦在一起久了,早已经生出自己的灵智和感情,三天前感觉到那一切发生的时候,它就已经觉得受不了了,若不是凤长悦这三天昏迷,此时才清醒过来,它早已经冲出来了。

    它实在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娘亲要这样子?

    “娘亲,你不是最爱爹爹的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呜呜呜…。娃娃…娃娃好伤心呜呜呜…。”

    娃娃抱着她,满心难过<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它真的不明白,事情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子?

    小白忽然出现,看着娃娃那样子,心中微微一叹。

    它其实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主人。”

    它低低开口。

    “将它带回去。”

    凤长悦开口,便将娃娃拉出怀抱。

    娃娃一愣,小白随即上前。

    心念一动,娃娃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再度回到了小空间里面。

    “小白…。”

    娃娃愣愣的看着周围的场景,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竟是又被赶回来了。

    “娘亲她…。”

    “娃娃。”

    小白打断它的话,严肃的看着它,眼底金光隐隐。

    “你不会不知道主人为何这样,那么就不要妄图阻止。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谁也没有资格阻拦。”

    娃娃眼底的泪瞬间落下。

    “可是…可是娃娃不想这样…。”

    它是明白的,若是一开始它尚且糊涂,那么之后,凤长悦再度醒来的时候,它已经没有理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是它不愿意相信罢了。

    其实小白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娘亲也没有任何错,但,爹爹又有什么错呢?

    爹爹什么都不知道啊!

    娃娃想到这里,眼睛再度红起来。

    小白叹气。

    这灵魂之宝随着主人时间长了,比一般的灵宝之魂都要有灵气,也有着极深的羁绊和眷恋,而且它的心智的确还算是一个孩子,会这个样子,也可以理解。

    它心里,也不是完全无情的。

    大婚当天最后那一刀,也实在是超出了它的预料。

    它其实想了许久,将来主人回归,一切的一切又会如何发展,尤其是在遇到冰帝之后,它心里其实已经在思考相关的解决办法。

    但是还没来得及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事情就已经脱离了掌控。

    主人竟然凭借轮回之火,提前觉醒了!

    一开始它还没注意,只是隐隐的有一些感觉,但是最后那一刀,却是彻底的惊住了它。

    它这才发现,自己的确是反应太晚了。

    轩辕夜那男人它虽然一直看不惯,但是总的来说,它心里也不得不承认,他对待主人,也是绝对的痴心<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甚至几度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那些小它不是看不到的,时间久了,它其实也不是没有动容。

    但是,一切都是无用的。

    原本它还想着或许趁着还有一些时间,他们在一起欢快的度过一些日子也好,没想到…。一切居然提前了。

    “无论如何,主人觉醒是一件好事。至于其他,都无需太过在意,懂吗?”

    小白思考了许久,将心底的同情怜悯通通压下。

    娃娃红着眼转过头去,不肯搭理它。

    “不管怎样,现在事情已经成了这样子,你不要自作主张的做一些事情,知道吗?他便是现在伤心一阵时间,将来也终究会明白的。”

    小白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一些。

    其实它也知道,就算是都明白又如何?只会更加痛苦罢了。

    娃娃不语。

    “现在这些都是次要的,主人虽然觉醒,但是实力尚未恢复,在这段时间里,那云天痕指不定会做什么。我们还是要提高警惕。”

    总是沉默的小彩忽然出声,一双琉璃一般的彩色眼睛,格外璀璨。

    凤长悦的觉醒,也让它的实力增加不少,但是距离最强,还有许多距离。

    小白也难得肯定的点点头。

    云天痕等待太久,虽然看似态度尊敬,但是谁也说不准他会做什么,所以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不过既然主人开始觉醒,那么就不必担心性命之危。

    反正,这世界上最怕主人死的,只怕除了轩辕夜,就是云天痕了。

    “主人,您感觉如何?”

    小白再度落在她肩膀上,小心而恭敬。

    “无碍。”

    凤长悦换了一身衣服,转身离开。

    走了一步,却又停住,转头看去。

    那一身嫁衣凌乱不堪,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地上,谁也不知道,它曾经承载了谁的满心期许,曾经见证过谁的坚定决绝。

    小白认真的观察她的神色,见她眼底依然是一片漠然,心中喟叹,却道:“主人,这衣服还是他送给您的,若是您不想要了,将来还是还给他比较好,这样也就无所拖欠了不是吗?”

    凤长悦沉思片刻。

    而后,她又回去,将那嫁衣收了起来。

    她的确是不需要欠任何人东西,包括那个男人的。

    小白暗中松了一口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和他的帐,之后再算。”

    凤长悦淡淡开口,随即推开门。

    云天痕和羽千宴都已经在外面等着,听到声音,同时回头看来。

    “走吧。”

    云天痕微微垂首:“您请——”

    凤长悦脚步不停,向前走去。

    走了一段不是很久的距离,大概因为这里是半位面,所以空间流速和外面都不太一样,凤长悦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周围能量的缓缓流动。

    这里的灵力十分贫瘠,修炼者在这里修炼,只怕想要大的突破,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但是云天痕在这里,却悠然自得,显然并非常人可以做到。

    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其他人。

    凤长悦并没有开口询问,云天痕却是自己解释起来。

    “这里灵力匮乏,加上处在两位面中间,自然极为偏僻,人也很少。”

    他又一笑:“当然,最关键的是,他们尚且没有那个资格见到您。”

    凤长悦并未言语,径自朝前走着。

    云天痕也不以为意,她越是这样,就证明觉醒的力量越强大,他心里自然也是越高兴。

    很快,就走到了一个房间之前。

    这房间之外,足足有三层结界,可见戒备之严。

    就算是无人看守,也不需要担心里面的人会跑出来。

    “看来你倒是对她十分上心。”

    凤长悦语气平淡,云天痕却是听出一股冷冷的味道,当即一愣,而后一笑。

    “忘记她毕竟是您这身体的母亲,请您见谅。”

    凤长悦不再理会,向前一步。

    “你们都在这里等着。”

    说完,她便是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云天痕笑着点头。

    羽千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闭了闭眼。

    “虽然对外宣称她是你的王妃,但是你务必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懂吗?”

    云天痕看了他一眼,笑容微淡,带着几分警告。、

    羽千宴垂下眼帘。

    “我知道。”

    凤长悦走进这房间,一眼看到了那被困在中间的女人。

    这个房间很大,周围甚至堪称空旷,中间却有一个黑色的牢笼,里面正有一个女子,困坐在那里<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她身形有些消瘦,一头黑发落下,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旧,静静的呆在那里,一动不动,猛地一看,甚至会以为这不过是一个雕塑罢了。

    她的手腕,脚腕上,都连着黑色的锁链,和外面的黑色雾气铸就的牢笼链接在一起。

    “你再问我一千遍,我也是一样回答。你不必白费心思。”

    她的声音轻轻淡淡,仅仅是一道声音,便似乎能想到她是一个怎样温柔的女子。

    但是这声调里面,却带着几分冷硬和坚定的拒绝,显得有些锋利。

    凤长悦就这样看着她,并未说话。

    那些黑色牢笼上,漂浮的神秘的字符,也和当初看到的一模一样。

    而这个女人,就是她寻找了那么久的人。

    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大约是沉默的时间太久,那女子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同,缓缓抬起头来。

    当看到凤长悦的时候,她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震惊,而后便是全然的不可置信。

    她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因为一刻的激动而失态,但是依然无法阻挡那双眼睛里迅速浮现的盈光。

    这一动,就直接扯动了那锁链,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清晰,甚至有些刺耳。

    凤长悦看着那双和自己极为相似的眼睛,曾近想过太多次的见面的场景,就这样发生。

    千筠看着她,整个人都如坠梦中。

    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在看到凤长悦容颜的一瞬间,她已经猜到她的身份。

    那从血液里面逐渐沸腾起来的感觉,不可能是假的——是悦儿!

    她张张口,想要喊出那个名字,却生怕这就是一场梦,就此消散。

    凤长悦眸色微闪,开口——

    “我是凤长悦。”

    千筠的眼泪,瞬间落下,大颗大颗的砸落下来。

    然而那眼底,却是逐渐泛起的无尽思念和疼惜,以及…。愧疚。

    “…悦…悦儿…。”

    她的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一般,有些沙哑,像是积攒了太久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倾泻出来,有些破碎,让人听着便无尽心酸。

    居然真的是悦儿!

    千筠眼前迅速的模糊,她快速的擦去眼泪,贪婪而疼惜的看着那个站在门口的少女,竟是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生怕下一秒,她就会消失在眼前。

    “悦儿…。”

    她唇角微微弯起,眼角却红的不行<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被困在这里十年,她从未哭过,甚至早已经做好了在这里悄无声息死去的准备。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会见到自己的女儿。

    当年,她离开的时候,她还是那样小小的一团啊。

    而今,时光荏苒,转瞬即逝,居然已经长大了啊……

    千筠的心像是被狠狠的纠作一团,万般情绪瞬间涌上,竟是几乎瞬间冲垮了她的理智。

    “悦儿…过来,让娘亲好好看一看…”

    她说的小心翼翼,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凤长悦往前走了几步。

    千筠看着她,眼泪像是控制不住一般,疯狂的涌出。

    这一生,她经历太多,做过太多旁人看来无法理解甚至遭到世人反对的事情,为了和凤琛在一起,她付出太多。

    但是她从来没有后悔过。

    唯独一件事,她悔恨至今。

    ——她对不起悦儿。

    当年,她太天真,以为将悦儿放在那个偏僻的地方,便不会遭遇危险,可以平安幸福的渡过一生,但是在看到凤长悦的那一刻,她就忽然明白,自己那时候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又如何可能平安的长大,又如何能得到幸福?

    千筠几乎一瞬间被心底的愧疚淹没。

    然而却又舍不得,一眨不眨的看着凤长悦,像是贪婪的想要将这些年缺的都补回来。

    但,又怎么可能?

    她有没有受过欺负?她有没有想过他们?她有没有怨恨过他们?她生辰的时候,有没有人在她身边,陪她一起?她孤苦难过的时候,有没有人安慰她?

    千筠终于发现,自己是一个多么失职的母亲!

    她甚至想着在这里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

    她动了动,艰难的站起身来。

    ——那些锁链是穿透了她的手腕脚腕的,这么一动,便是无尽撕扯的疼痛。

    但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快步上前,不过几步路,她却几乎是扑过来的。

    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她伸出手,被那黑色的牢笼困住,一股灼热的疼痛瞬间传来!

    她停下动作,克制住让自己的眼泪不要再落下。

    她眼底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和心酸愧疚,目光正细细的打量着凤长悦,似乎永远都看不尽一般。

    随后,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脊背瞬间冒出一身冷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悦儿,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是不是他们将你也抓过来了?是不是?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让娘看看——”

    说着说着,她才忽然发现有一些不正常。

    悦儿的神色,为何从进来就是那般?她似乎没有欣喜,也没有激动,仿佛只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千筠抬眼,看到那双淡然无波的黑色眼睛,忽然心里一沉。

    随后,就听到一道冷清的声音——

    “你可以回去了。”

    …。

    永恒之城陷入了沉寂。

    四大家族的人,则是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轩辕夜受伤了?而且是在大婚当日,被凤长悦刺伤的?

    这简直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谁不知道他们两人相爱至深,轩辕夜更是为了凤长悦付出一切,好不容易大婚,凤长悦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四大家族的人都是不相信的。

    但是很快,这个消息就得到了证实!

    轩辕夜受伤的,一病不起的消息,迅速传开!

    这对于四大家族的人而言,都不得不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若是他们联手,说不定真的可以攻破永恒之城!

    但是,毕竟心中忌惮,四大家族的人虽然心思各异,却都没有行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消息,忽然迅速传开!

    ——云天痕出现了!

    那个曾经只存在于各大家族最中心人物才知道的名字,终于正式出现在世人眼前!

    就在所有人震惊不已的时候,轩辕夜却是已经暗中率人抵达两个位面的交界处!

    看着眼前那若隐若现的结界,他眼底黑沉。

    不管她是谁,不管因为什么,他都要一个答案!

    除了回到他身边,他不会接受其他的任何结果!

    黑白两色灵力,骤然浮现,而后在他头顶聚集起来!

    一个巨大的圆形光阵,逐渐出现!

    其中更是有龙吟声出现!

    天空之上,已经是一片阴云密布!雷声隐隐!

    而后,他掌间狠狠挥出!

    那一个光阵便是立刻压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结界瞬间激荡起来!产生无数能量余波,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周围的山峰,瞬间被夷为平地!

    无数尘石翻滚而起!

    轩辕夜脚下狠狠一跺!

    一道深深的巨大沟壑,瞬间从他脚下蔓延而去!

    他死死的盯着那剧烈晃动的结界,整个人都像是一柄出鞘的剑,几乎剑指苍天!凌厉的气势几乎要破天而去!

    里面负责守卫的人,终于慌乱起来。

    “云天痕!你给我滚出来!”

    他一声厉喝,手中瞬间出现血斧,而后狠狠劈下!

    天地之间,阴云密布,雷霆之声阵阵!

    狂风呼啸,几乎看不清眼前的场景!

    那结界产生巨大的裂缝,然而在即将裂开的时候,却忽然再度凝聚起来!

    随后,从中间裂开一个整齐的缝隙。

    一道人影,缓缓出现。

    “轩辕夜,看来这几年,你没有少费功夫调查我啊。”

    云天痕话语中,不无嘲讽。

    手腕一动,那无数正在疯狂卷动的风暴,都瞬间安静下来。

    画面像是静止了一般,一切都瞬间被他掌控。

    轩辕夜看着他,容色极冷。

    “她呢?”

    云天痕一笑:“轩辕夜,你是个聪明人,想必有些事情,不会猜不到吧?”

    他眸色淡淡的扫过,看着轩辕夜,似乎带着几分微不可查的嘲讽。

    “她不是你可以触及的人。”

    轩辕夜根本不管,冷声道:“她是不是我可以触及的人,何时轮到你来评判!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你给我滚开!”

    云天痕对他的话并不在意,当人强大到了一种境界,对于很多东西,都看得很淡了。

    只是听着轩辕夜的话,觉得有些可笑而已。

    “夫妻?”

    他缓缓反问,像是在品味这个词,有些玩味。

    “谁给你的资格,和她为夫妻?”

    轩辕夜极冷一笑,目光却看向他身后。

    “悦儿,你来说,谁给我的资格,和你成为——夫妻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