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52 该结束了
    万千灯火映在他眸中,几乎盛开一生的繁花似锦。

    他看着她,伸出手,等着她将自己交付于他。

    他的手心微微冒汗,心脏热烈的跳动,等这一天实在是太久,以至于纵然淡定从容如他,此时也终于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但是更多的,却是无限期盼。

    从此后,一生…。

    嗤!

    一道璀璨流光,忽然激射而来!霎时间从他们两人之间穿过!

    轩辕夜心头一紧,第一反应便是想要握紧她的手!

    然而那攻击犀利无比,携带雷霆之势,凤长悦下意识的朝着旁边一个躲闪,便是避开了这一道突如其来的流光!

    同时,两人指尖交错,瞬间错开!

    轩辕夜只感觉触碰到了她纤细的指尖,带着彻骨的寒意,虽然只是一瞬,却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

    他心中骤然一沉,如坠冰窟!

    一道强大威压骤然降临!在场众人只觉得一阵难言的倾轧碾过,整个人都被困在了原地一般,无法动弹,只能那样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生!

    轩辕夜眼前,一片妖娆绯红,瞬间闪过!

    凤长悦的身体,骤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裹挟,朝着后方撤去!

    “悦儿!”

    轩辕夜一声厉喝,红衣翻飞,掌间灵力瞬间溢出!迅疾攻击而去!

    一道玄色身影,眨眼间出现在眼前!

    那人似乎料到轩辕夜出手,也并不畏惧,竟是一把将凤长悦挟持,而后一掌送出!

    两道强横无比的力量,就此狠狠相撞!

    一时间白色灵力激荡!无法形容的强大余波朝着四周疯狂的扩散开去!

    “保护君上和王妃!”

    林远率先反应过来,当即起身一声厉喝!随后迅速冲了上去!

    然而他之前跪在地上,这人来的悄无声息,就连轩辕夜都未曾发觉,此时已经迟了!

    况且,别说黑刹,便是林远他们,都遵循规矩,跪在了太极殿九层台阶之下,此时根本来不及出手!

    不过是眨眼时间,凤长悦已经被人强行掳走!

    就在轩辕夜的面前!

    轩辕夜眉眼之间涌上凛冽杀意,而当看清对方的容颜的时候,浑身气势更是几乎突破天际!那双凤眸里面,是昭然若揭的杀气!

    强大的能量冲击并未对两人造成影响,周围的人纷纷惊骇后退,然而这两人此时却是一动不动,强势对峙!

    “羽、千、宴!”

    轩辕夜的声音像是从喉间挤出,一字一句,字字含着滔天血腥气息!

    “你找死——!”

    对面的男人,一身玄色锦袍,身姿挺拔,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受伤,整体都消瘦了许多,显得那原本温润的五官,此时看起来,都多了几分料峭锋利。

    他目光沉沉,神色平静,对轩辕夜的话毫不在意,反而微微抬起下巴,那双总是淡漠如雪的眼睛里,暗沉的看不清神情。

    “轩辕夜,我之前就说过,我会不择手段,将她从你手中抢过来!”

    从那时候,你就应该有所警惕,奈何你太自信!以为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争得过你!

    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所有人一时之间竟然都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此时终于陷入一片哗然之中!

    黑刹的人已经通通汇聚起来,但是羽千宴凌空而立,和轩辕夜对峙,没有命令,他们也不敢擅自行动,只得将周围都包围了起来!

    而原本跪列在两边的众臣,此时也都是心神惊骇,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这是怎么了?

    今天分明是君上大婚的日子,怎么会忽然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个一身玄色锦袍的男人,看这样子,分明就是来抢亲的啊!

    可,举世谁又有这样的胆子,敢抢君上的亲?

    而且就在永恒之城的王城之内!

    林远的脸色难看之极,羽千宴突然出现,毫无声息,简直是一巴掌狠狠打在了他们的脸上!

    永恒之城素来戒严,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进来,就算是四大家族的人,也几乎都不知道永恒之城所在的位置!

    但是现在,羽千宴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是在君上的大婚典礼之上!

    他,以及黑刹,还有所有看守的人,都可以以死谢罪而来!

    而在太极殿旁边,正在观礼的众人,也都是震惊当场。

    凤琛率先站了起来!

    他先是确定羽千宴没有伤害凤长悦的意思之后,才将眼神放在了羽千宴的身上。

    果然是这个男人!

    此时情势紧张,凤琛站在原地并未动作,但是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警戒了起来,周身气压几乎低的让人难以喘息。

    旁边的卡西尔等人,都是胸口一滞,看到蒂亚的脸色猛的苍白,卡西尔眉头一皱,立刻握住她的手腕,给她注入灵力,同时帮她抵挡那一阵威压。

    另一边,岳小棠的情况也没有多好,但是有凌朗在,尚未不需担心。

    雪栖身体刚好,是在比较靠后的位置,此时受到的波及倒是比较轻,但是他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谁看到这场面,心情都不会太好。

    “这是要做什么?”蒂亚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看了好几次,才终于相信那个突然出现抢亲的男人,居然是羽千宴!

    “三殿下疯了吗!”

    她忍不住喃喃出声,整个人都似乎有些发蒙。

    卡西尔听到她的称呼,皱了皱眉,冷声道:

    “他现在可不是什么三殿下了。”

    而且,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今天做出这事情,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之间,肯定是敌对关系了!

    卡西尔对羽千宴素来无感,而且因为蒂亚曾经对羽千宴有过少女情愫,心中对羽千宴,总是抱有一丝芥蒂,不过羽千宴一直低调,性子也淡,他也就从未多想。

    但是现在,他居然来抢亲!

    羽千宴真是疯了吧!

    蒂亚听出卡西尔的语气非常不善,下意识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发现,根本没有可以说的。

    说羽千宴不是这样的人?

    可他现在分明出现在大婚典礼之上,并且强行将长悦拉到了自己怀中!

    人人都看的清楚,他就是奔着长悦来的!还能有假吗?

    蒂亚心里实在是想不通:“他…他以前分明…。”

    分明从来没有表示过自己要抢夺凤长悦!

    蒂亚和凤长悦相识已久,对羽千宴的这份心思,自然也是无比清楚,而那么长久的时间里,他都从来没有表示过自己要抢凤长悦,怎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岳小棠喘了口气,凤琛的威压只是一瞬,随即很快收回,此时有凌朗在一旁,倒是也暂时无事。听到蒂亚这样开口,忍不住蹙眉问道:“他以前分明怎么?”

    岳小棠不熟悉羽千宴,还是之前在凤长悦和轩辕夜被困在灵帝结界之内的时候,看到过他,所以对这一幕充满疑虑。

    以前好像也不怎么听说这么个人,怎么忽然就冒出来了?

    联想到之前,看到他和轩辕夜一同对战琴圣等人,岳小棠心里越发的不解。

    他那时候分明说过,自己从没有心思想要争夺凤长悦…。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蒂亚眼睛依然紧张的看着场中对峙的三人,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去回答岳小棠的问题。

    认识羽千宴的人不多,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永恒之城之中的人,对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幕,全然的震惊!

    有人面色涨红,紧张的看着,想要出手或者说点什么,但是看着场中的一切,却都不知如何应对,只得僵在当场。

    轩辕夜凤眸之中一片血红,死死看着羽千宴,手腕一翻,便是祭出血斧,直直指向他!

    “放下她,今天还能留你一个全尸!”

    羽千宴却忽然一笑,眉眼之中,都是一股陌生的淡淡讥讽。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他方才出现的太过突然,动作又太快,凤长悦下意识反应,想要避开,但是依然晚了一步,而且对方似乎知道她的套路,竟是直接截断她的招数,并且甩出一条黑色的软丝,将凤长悦捆绑了起来,无法动作,只得被他这样牵制在怀中。

    他的手放在她纤细的腰间,让她靠在自己怀中。

    凤长悦原本想要挣脱,但是刚一动作,那黑色的软丝就深深的勒紧,而后陷入肉中,带来极致的痛楚。

    羽千宴看了她一眼,轻声道:“你不要挣扎,只会更疼。”

    凤长悦动作一顿,而后又再度挣脱开来!

    她的袖边,忽然濡湿了一片。

    那是她的血。

    轩辕夜看到,眼底几乎嗜血!

    他手腕一震,血斧便是顷刻举起!立刻就要斩下!周围的能量疯狂的朝着血斧之中汇聚,那原本就血红的颜色,此时更是似乎要滴下血一般!

    一股难以形容的煞气,从那血斧之中疯狂的流淌而出,扩撒而去!

    天空之上,无数阴云开始积聚起来,天色骤然变的暗沉!

    谁都能料到,这一招下去,必定山崩地裂!

    轩辕夜浑身的力量都汇聚起来,而后狠狠挥下!

    羽千宴忽然将凤长悦往前送了送。

    轩辕夜的动作,骤然停顿!

    积蓄的强大力量被强行挽回,纵然是轩辕夜,也依然是一阵气血翻涌。可是她就在身前,他此时若是全力出手,极有可能会伤到她。

    方才两人双掌相击,尚且不过出了五分的力道,他便是顾忌到她,而此时,羽千宴更是直接让她挡在身前,意义已经不言而喻。

    他不敢保证,羽千宴会不会真的将她挡在身前!

    他身体一震,口中传来一阵甜腥的味道。

    他死死盯着,凤眸煞红,却是强行将那些力量全部撤回!而后,咽下喉间的黏腻甜腥。

    “阿夜!”

    凤长悦喊了一声,挣扎的动作越发的激烈!旁人看不清晰,然而轩辕夜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她的手腕,以及脚下,正逐渐蔓延出一线血红!

    她那一身大红嫁衣,此时颜色似乎越发的热烈,看在轩辕夜的眼中,却无尽冰凉。

    一簇紫金色的火焰,骤然燃起,转瞬间就要冲着羽千宴而去!

    羽千宴神色无波,忽然凑近她的耳畔,声音低低。

    “若你想要他活着,就不要再动作。”

    凤长悦的动作僵住,那一簇火焰顷刻间消散。

    她整个人都像是忽然僵住了一般,愣在当场,而后,众人便是看到,那一身鲜红嫁衣的凤长悦,忽然停止了动作。

    凤长悦耳边,却只剩下羽千宴那一瞬的声音。

    那分明是…。之前那个将娘亲困起来的人的声音…。

    看着轩辕夜焦灼的目光,她神色逐渐淡了下来,而后,便像是覆盖了一层薄冰一般。

    轩辕夜看着,并未听清羽千宴在她耳边说了什么,但是看她的反应,也能猜到必定是可以影响到她决定的话。

    轩辕夜看向羽千宴,语气冷沉:

    “你以为,你今天出的去?”

    羽千宴却似乎并不在意,神色淡淡。

    “我既然有办法进来,自然可以出去。并且,一定会带着悦儿一起出去、”

    “谁准你叫她悦儿!”

    轩辕夜一声厉喝!

    羽千宴凌空而立,三人就此对峙,对轩辕夜这般的反应,他早有预料,也早就做好了应付的准备。

    “轩辕夜,你若是想打,大可一试!”

    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瞬即剑拔弩张!几乎崩裂!

    所有人也都以为羽千宴疯了。

    且不说这里是永恒之城,是轩辕夜的地盘,他孤身一人,根本无力应付,就算是两人单挑,他也基本没有赢过轩辕夜的几率!

    他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他怎么忽然就疯了?当真以为自己可以从这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凤长悦抢走不成?”

    卡西尔语调沉沉。

    凤琛双手负于身后,紧握成拳。

    他必须要克制住自己出手的冲动,否则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所有人都觉得羽千宴这是在冒死而为,但是凤琛心中,却并不这样认为。

    从那一天羽千宴出现,以及后来的低声的道歉,还有最后的无声而别,他心里始终带着几分不安。

    这感觉就像是似乎猜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却无力阻挡。

    他眉头紧紧皱起来。

    忽然感觉旁边一阵微不可查的气流,他转头看去,却是凤浅兮。

    从结界之中出来后,他们就马不停蹄的赶来这里,时间紧迫,而且因为要准备大婚,凤浅兮毕竟是少年,许多事情不方便,凤浅兮就并未一直贴身保护。

    加上这里是永恒之城,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谁也没有料到,羽千宴会忽然出现!

    这可是大婚之上!凤浅兮当然不可能近身保护。

    他长长的睫毛微颤,唇色有些苍白,但是神色却是极为坚定,“看”着那边的方向,浑身肌肉紧绷,只等着一旦有机会,就立刻冲上去!

    凤琛心里叹息一声,那种不安的感觉,却是越来越重。

    方才看的时候,他已经觉察羽千宴的水平,似乎比之前强了太多,这一次,必定是一场硬仗。

    羽千宴抱着凤长悦,向后退去。

    “今日,就算我逃不出去,有她作伴,也不算枉然。”

    羽千宴的声音,又恢复了他自己的声色。

    凤长悦微微垂下眼帘。

    轩辕夜危险的眯起眼睛:“你倒是真的做到了——不择手段。”

    羽千宴勾了勾唇角,狭长的眼角,似乎闪过几分讥讽。

    “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说着,他一边后退。

    “让他们都退后。”

    他嗓音淡漠,却带着一股迫人的压力。

    指的,自然死后面层层围绕起来的黑刹,更外面,还有无数已经闻声赶来的护卫军。

    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将那之前漫天的红色遮掩。

    那无数盛放的一簇簇的弥桑花,凌乱不堪的碾落在地,破损不堪。

    城中点燃的八条道路,此时已然灯火辉煌,然而气氛却是已经完全不同,充斥着无尽肃杀之意。

    轩辕夜拳头紧握,气氛僵持。

    “让他们后退。”

    羽千宴又重复了一次。

    林远等人都看向轩辕夜,只等他一声令下,立刻冲过去斩杀那个大胆狂徒!

    他真以为,他们永恒之城是可以任由他进出的吗?!

    “后退。”

    轩辕夜的声音平平,却似乎压抑了无尽暗潮。

    林远等人都是一愣。

    泽尔和墨四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几分担忧。

    君上这个时候,依然不肯冒险…。

    难道连君上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想到之前两人交手,竟然隐隐有打成平手的趋势,两人心底都是生出担忧来。

    羽千宴双手揽着凤长悦的腰,忽然靠近了一点。

    轩辕夜看向凤长悦,深深吸一口气。

    “本君说——后退!”

    林远立刻挥手!

    那原本密密麻麻的人马,顿时后撤!

    羽千宴开始缓缓后退。

    凤长悦被他牵制,只得被动的一起后撤。

    然而看着轩辕夜,她的心脏像是被狠狠攥紧,一阵尖锐的疼痛。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看着这无比诡异的一幕。

    轩辕夜都下令后撤,再也没有人阻拦他的动作。

    羽千宴垂眸,看了一眼那一片鲜红,从城门之处蔓延到太极殿,铺展一路,绝艳无比。

    差一点…。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

    很快,他就后撤到了城门之处。

    只要打开城门,他就可以离开。

    原本热闹喧哗的王城,似乎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就陷入了死寂之中。

    气氛冷凝,几乎如同冰封。

    羽千宴一步踏出——

    轰!

    就在他动作的一瞬间,数道无形的力量忽然朝着他而去!

    甚至因为快到极致的速度,他的周身出现了数道黑色的空间裂缝!

    林远立刻带着人冲过去!

    轩辕夜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太极殿上!

    永恒之城的王城,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逃出!

    一层透明的结界,忽然出现在羽千宴的身后,随着这数道力量的出现,迅速泛起涟漪,而后爆出狂暴的力量!铺天盖地而来!

    羽千宴神色不变,轩辕夜此时已经到了他们身前,正要出手,忽然看到羽千宴脸上,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

    那笑容很奇怪,他的嘴角微微弯起,眼睛里却是一片冰冷。

    轩辕夜心中骤然一沉!

    而后,便是忽然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威压,骤然降临!

    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这样强悍的存在!

    他心中迅速略过一个想法,想起之前在灵帝墓穴的时候,看到的羽千宴的样子,心中终于确定了一个猜测!

    羽千宴看着他眼底迅速闪过的神色,也知道他已经猜到,脸上的神情逐渐收敛,狭长的眼睛里,看不清情绪。

    轩辕夜忽然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幻,而后厉喝一声——

    “全城警戒!开启天玑阵!”

    林远等人都是一惊。

    天玑阵,是王城的防御阵法,几乎从来没有动用过,君上这是…。

    虽然心中疑惑,林远他们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而后迅速执行!

    墨四等人分散开来,各自占据了一个方位,而后同时朝着中间太极殿输送灵力!数道耀眼的灵力瞬间在天空出现!而后纷纷汇聚到了一起!

    轩辕夜浑身灵力暴涨,凌空而立,随后掌间一闪,骤然出现一枚白色的玉佩。

    他立刻回身掷出!那白色的玉佩便飞快的飞向了那太极殿!

    那些汇聚在一起的灵力,纷纷被吸收进入那白色的玉佩之中!

    它像是一个黑洞一般,飞快而疯狂的将那些能量通通转化为自己的!

    黑刹的人也趁着这个时间,纷纷腾空而起!分列开来,一瞬间气势惊天!

    王城之外,又再度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结界!

    而以太极殿为中心,整个王城的的气势,都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郑重起来——这一次,只怕是真的出事了!

    整个王城,片刻时间,便如同铁通一般牢固!

    然而轩辕夜的神色,却依然无比深沉。

    他盯着羽千宴,一字一句道:

    “羽千宴,与虎谋皮,你胆子真的很大。”

    羽千宴神色无波,淡淡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资格评论我所做的一切。”

    轩辕夜忽然冷笑一声:“那么,你和云天痕合作,就有资格了吗?”

    听他说出那个名字,羽千宴的瞳孔瞬间狠狠一缩!

    但是面上,他的神色依然不变:“随你如何想。”

    不少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多数人都是神色迷茫,唯有极少数的人瞬间脸色一变。

    云天痕。

    这个人,真的存在?

    就连凤琛都神色骤变,立刻看向羽千宴!眼睛里一瞬间冒出的杀气,几乎难以克制!

    卡西尔等人都是一惊,他们虽然没有听过云天痕这个名字,但是看凤琛这反应,以及轩辕夜这瞬间做出的开启天玑阵的选择来看,分明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对手!

    卡西尔看向无意间看到对面不远处的东方寒浠的神色也是突然一变,显然是知道云天痕这个名字的。

    他心中一沉。

    “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凌朗低声询问着雪栖。

    雪栖沉默片刻,就在凌朗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忽然听到雪栖有些飘忽的声音。

    “知道。”

    卡西尔蒂亚等人同时回头看他。

    他们都不知道,雪栖怎么会听过?

    而且,雪栖分明很早之前,就被赶出了东方家族了吧?他身体也一直不好,怎么会有机会知道这些?

    几人的目光都落在雪栖身上,他深吸一口气,仿佛做了很大的决定,又似乎依然没有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

    片刻,他才道:

    “我知道,是因为——我之前,就是拜他的人所赐,被赶出家族,差点死去。”

    几人心中一颤。

    却见雪栖的神色,透出几分苍白。

    “那个人…。只怕就算是轩辕夜,都未必是对手…”

    那强大的威压,是从羽千宴的身上爆发出来的。

    轩辕夜看着他,语气沉沉:“居然能得到云天痕的力量…。看来你当真下了不少功夫。”

    羽千宴神情淡漠。

    “所以我说,今天我一定会带她走。这个大陆,并不是你的天下。”

    轩辕夜握着血斧,几乎青筋暴起。

    若非此时顾忌着凤长悦,尚且被他控制,他此时已经冲了上去将他当场斩杀!

    羽千宴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心中忽然自嘲一笑。

    曾几何时,他对上轩辕夜,在他面前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他什么都不用做,便可以直接将他碾压,而他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谁又想得到,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们对峙,彼此毫不相让。

    甚至,轩辕夜因为心中顾忌,还落在下风。

    羽千宴眸色逐渐冰凉。

    轩辕夜嗓音似乎从刀锋刮过,带着凌厉嗜血的气息:“你以为,凭借着云天痕借给你的力量,你今天就可以逃出?”

    羽千宴忽然笑了笑。

    “谁说我今天要逃的?”

    轩辕夜心骤然一沉。

    “我今天,是来送你一份大礼的。”

    羽千宴说着,忽然轻轻抬起手。

    一道灵力骤然挥出!

    那灵力迅速变换成鞭子的形状,狠狠劈下!

    地面上,绝艳大红的红峭丝织就的布幔,顷刻间碎裂!

    无数碎片随着强大的余波飞扬而起!

    那周围盛放着的无数鲜艳的弥桑花,全部纷纷扬扬掉落!

    一瞬间,整片天空几乎都成了红色!

    有一些碎裂的花瓣飘落在凤长悦的衣角,在红色的嫁衣之上,几乎融为一体。

    轩辕夜同时出手,然而此时的羽千宴,实力大增,终究还是有一线鞭影飞落而去!一路嚣张裹挟而去!

    一路红色飘扬!

    轩辕夜脚步一动,凤眸通红,掌间忽然出现黑白两色灵力!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却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君上!七部动乱!有人趁机潜入!”

    “君上,王城西南方向有一股不明势力靠近,此时已经突破外面的结界!”

    “君上!王城东北方向的守卫军全军覆没!”

    像是约定好的一般,一道道通报声迅速传来!

    一道道,一波波汹涌而来!几乎立刻让城中所有人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

    这是…。怎么了?!

    墨四满面焦急,虽然开启了天玑阵,但是对方显然来势汹汹,几乎已经到了最后一层防御之前!

    而他们竟然完全没有觉察!

    泽尔脸色难看之极:“今天黑刹的防护力量撤去了一半。”

    撤去一半,是为了庆祝今天的大婚。

    墨四脸色一白,瞬间失去所有言语。

    林远身为大统领,自然是最为清楚,立刻掀起衣袍,跪倒在地!

    “属下失职,恳请君上允许属下戴罪立功!”

    轩辕夜却是看着羽千宴。

    “果然好手段。”

    趁着他大婚,给出这样的致命一击!

    他一心放在大婚之上,竟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出现了这样重大的失误!

    羽千宴忽然看向凤长悦,声音低的像情人间的呢喃。

    “能一举成功,还要多谢你。”

    轰!

    轩辕夜一瞬间如遭雷击!

    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瞬间震惊难言的看向凤长悦!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根本是有预谋的!?

    难道——君上费尽心思,举世大婚迎娶的这个女子,是和这个男人有关的?!

    他们的一切都是在做戏,只是为了今天,能够一举进犯?

    顷刻间,无数人看向凤长悦的眼神,都充满了怀疑!

    凤长悦唇色霎时间苍白,不可置信的看向羽千宴!

    他这是要陷她于死地吗!?

    羽千宴眼底一片幽深,而后忽然松开了她,后退一步,在众人都看不到的角度,忽然张唇,比了个口型。

    凤长悦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他说——对、不、起。

    而后,凤长悦就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冷风忽然吹来。

    那冷风像是吹过了她的心底,带来一阵冰凉刺骨,甚至连灵魂都冻僵,失去了知觉,无比麻木。

    王城之外,忽然有重重阴影,铺天盖地而来。

    黑刹以及守卫军,立刻迎上!

    那是——一同攻来的外敌。

    整个永恒之城,都陷入了绝对被动的境地!

    外人通常连他们在哪里都找不到,更不要说被人直接打上门来!而且这一次,还正好是在黑刹的防御力量都撤去一半的时候!

    这一切的一切,怎么可能那么巧!?

    逐渐有喧哗声四起,议论声几乎越来越大,几乎所有人都在用鄙夷怀疑震惊质疑的目光,看着凤长悦。

    还有一些人,看着凤琛等人的眼神也带上了怀疑和痛恨。

    如果不是他们,永恒之城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漏洞!?

    整个王城都几乎兵荒马乱,无数质疑指责之声,不断传来。

    然而在此刻,却有一道无比清晰的声音,从城外那些重重阴影之中传来——

    “恭喜殿下,迎回王妃!”

    迎、回、王、妃。

    这是什么意思?

    凤长悦——她果然是对方的人!她是那个男人派来的人!?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唯有那一阵震天的喜悦喊叫声,几乎突破结界防御,直直刺破耳膜!让心脏都震颤起来!

    凤长悦的血液飞快的奔涌,眼前一阵阵发黑。

    羽千宴在旁边,轻轻的扶着她:“你可还好?我们这就回去,好吗?”

    她什么都听不到,眼前之剩下一个人的身影。

    一身红衣,那样卓然清贵,举世无双。

    他看着她,眼底是一片诚然的渴盼,眼底是她从未见过的疯狂的暗潮汹涌,似乎下一刻便会铺天盖地而来。

    “悦儿,他说的…。都是假的,对不对?”

    他说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对不对?

    我们认识这么久,相爱这么久,彼此交心,甚至连生死都一同渡过,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人可以将我们分开?

    什么骗局,什么布置,什么阴谋,通通都是假的,对不对!?

    他声音嘶哑,一字一句。

    “悦儿,你说,不是这样的,好不好?”

    你说,这些都是他胁迫你的,你心里,一直一直,都没有这样想过,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快说啊!

    凤长悦眼前的黑影似乎越来越重。

    丹田之内,那金色的星辰,缓缓转动着。

    她垂下眼帘,向前一步。

    “阿夜…。”

    轩辕夜眼底涌现无尽狂喜,之前那一瞬间的黑暗似乎顷刻消散,只剩下她此时的温柔爱怜模样。

    他向她敞开怀抱,指尖微微颤抖:“我就知道你不会…。”

    嗤。

    利器刺破肌肤的声音,摩擦在耳膜之中,苦涩难言。

    轩辕夜缓缓低头,眼底全然的不可置信。

    她纤细的手指,紧紧握着一把匕首,用力一转。

    他的身体剧烈一颤!黏腻的血液汩汩涌出,瞬间濡湿了他的一身红衣。

    凤长悦的神色,极为淡漠,下巴微抬,带着令人无可靠近的尊贵气息。

    她面无表情,手中动作缓缓。

    一刀刀,都在凌迟,割裂他的心脏,割断他们之间,曾经所有的情谊。

    “该结束了。”

    她缓缓的,淡漠开口,眼底一片金色璀璨。

    轩辕夜眼角猩红,脸色苍白如雪,愣愣的看着她,忽然落下一滴泪来,殷红如血。

    ------题外话------

    明天大约还是晚上十点更新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