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49 阿夜,我要你(真.洞房)
    凤长悦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

    周围一片黑暗,她整个人像是轻飘飘的羽毛一般,在随意的飘荡着,四周什么都看不到,而她也似乎并不着急,只是这样悠然的晃荡着。

    她的心情似乎十分平静,就这样静静的漫无目的的游走。

    渐渐地,前方忽然出现了一道光亮。

    她眼前一亮,似乎受到一股力量的牵引,朝着那边走去。

    越是靠近,周围的温度就越是灼热,但是并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反而越近,越是生出一份熟悉感。

    走进了一些,凤长悦看到,那似乎是…。

    一颗金色的星辰?

    她站定。

    这颗星辰,她见过。

    就在她自己的身体之内。

    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这颗星辰总是会出现,而后给她莫大的力量,帮她逃脱困境。

    她也曾经不止一次猜想过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每次结束之后,那星辰就会再度隐蔽起来,以至于她根本无从查起。

    这个事情,她也从未跟任何人说过。

    而此时,眼前的这个,竟是和她体内的那一颗,一模一样。

    不过就是看起来大了许多,而且似乎是悬挂在半空之上的一般,熠熠生辉。

    她就这样微微仰头看着,不知为何,竟是觉得那星辰非常美。

    看着看着,她就逐渐忘了自己是在哪里,也似乎不想追究自己在哪里,为何会有这样的景象,反而只想要这样看着,一直看着。

    柔柔辉光映照在她的脸上,衬得她湛黑的眼底一片光芒璀璨。

    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面,也隐约出现了金色的光芒。

    而后,她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隐隐约约,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悦儿…悦儿…。”

    她心神一震,眼神忽然清明,回头看去——

    一道天光乍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她眼前忽然被一片银白覆盖!

    她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格外熟悉的容颜,清贵无双,魅惑天成。

    此时,他英挺的剑眉紧紧皱在一起,那双凤眸里面,满是担忧和紧张。

    见她醒来,他容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悦儿,你醒了?”

    凤长悦眨眨眼,无声的点点头,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他身后。

    果然,一片银白。

    “我又睡过去了?”

    她开口,语调轻缓。

    轩辕夜迟疑片刻,点点头。

    “这次你睡了两个时辰。”

    凤长悦短暂的沉默了一下。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这两天之内,她已经无缘无故的晕过去了三次。

    每一次都毫无征兆,而且怎么也唤不醒。

    第一次晕过去的时候,他们原本都已经准备出去了,结果却是被卷入了这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当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已经出不去了,被完全困死在这里。

    外面的情形到底如何,现在也不知道,而如何从这里出去,也成了他们面临的一个严峻的问题。

    她先前已经查探过,但是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得到了冰帝的传承,原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她甚至已经打算和阿夜说一下关于大婚和去救娘亲的事情,可没想到,居然就那么晕过去了。

    冰帝已经死了,那所谓的墓穴,也已经在她接受传承的时候,彻底被摧毁,然而不知为何,他们两人竟是又被困在了这里。

    而今天,已经是第二天。

    “还没有任何线索吗?”

    她从他怀中直起身,揉了揉太阳穴。

    轩辕夜容色微凛,摇了摇头。

    “我已经看过,周围只有无尽的冰雪,其他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可以破开的结界都没有。

    这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小空间。

    能够构造出这样小空间的人,应该就是冰帝,其他人是都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分明凤长悦已经得到了他的承认,而且已经从那菩提树之中得到了一切,为何最后还是出现了这最后的一个小空间?

    “不过,这里的空间流速比外面慢得多,虽然这里已经过去了两天,但是外面肯定没有这么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轩辕夜将她身上的大氅拢了拢,扶着她站起来。

    凤长悦这才发现,他们两人是靠着一块巨大的冰石的,在一定程度上挡住了不断肆虐的风雪。

    看来是她昏过去的时候,他做的。

    站起身,冷风吹来,一下子吹乱了她的头发。

    轩辕夜立刻将兜帽系紧,神色无波,眼底却是十分的担忧。

    凤长悦笑了笑:“我没事。”

    轩辕夜却是没有接话。

    无缘无故昏过去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时间长,怎么看都不会是没事儿。

    可是这话,他此时却不想说,也不能说。

    “我看到那边似乎有一座雪山,不如往那边走去看看?”

    凤长悦点点头。

    两人随即再度上路。

    脚下是厚厚的冰层,还有不断落下的堆积的雪,两人走在上面,却并未留下任何痕迹。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一步步走。

    这里面,两人的实力都受到了压制,甚至连凌空飞行都十分消耗灵力,除了最开始尝试之后,两人便一直这样走着了。

    毕竟,就算是飞行,也找不到什么有效的办法能快点出去,倒是不如慢慢来。

    时间缓缓的流逝。

    眼前的风景,却是如同亘古不变,入目始终是一片白色。

    有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眼花。

    有时候天气晴朗,光线明亮,但是更多时候,天上都飘着大雪。

    两人在这千里冰原之上,不断前行,奔着那唯一可以看到的雪山。

    或许那是唯一的出路。

    只是,唯一让轩辕夜担心的是,凤长悦昏睡的时间,竟是越来越久。

    有时候,两人正在说这话,她就忽然昏了过去,而且时间越来越长。

    他心底的担忧,也越来越重。

    凤长悦每次醒来,都会如同做了一场大梦一般,而后劝慰他一番。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轩辕夜心里的不安,也越加的浓郁。

    可是,凤长悦除了偶尔昏过去,身体却并没有出现其他问题。

    这也让他们捉摸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凤长悦没有说的是,她每次昏过去的时候,都会做一样的梦。

    梦里,总是会出现那一颗金色的星辰。

    一开始,她只是在一片黑暗之中,隐约看到那一道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逐渐开始靠近,昏睡的时间越久,她就越是靠近那星辰。

    她似乎有些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每次看那星辰入迷的时间越来越长,距离越来越近,而她昏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但是她却不知如何和阿夜说这件事,只得暂时压下,想着若是有一点眉目了,再说不迟。

    噗。

    手心的火焰,再度熄灭。

    凤长悦无奈。

    “还是不行吗?”

    轩辕夜低声问道,看着她。

    凤长悦点点头。

    “看来,我是真的没有完全融合第七种神火。”

    凤长悦叹口气。

    不知已经尝试了多少次,她原本以为冰帝死去,在菩提树下参悟那么久的时间,一定已经融合了,结果在这里的时候,她才无意间无法,根本没有。

    第七种火焰,隐藏在那最后一颗菩提子之中,乃是神火榜第六的轮回之火。

    凤长悦后来才发现,轮回之火竟然只是蛰伏在她身体之内,而并没有和其他神火融合。

    而很奇怪的是,天堂火居然没有主动吞噬轮回之火。

    若是以往,遇到神火,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天堂火都会变得极为兴奋,而且充斥吞噬的*,而后想尽办法融合其他神火。

    但是唯独这一次,天堂火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凤长悦曾经想要问问小白,但是自从她昏过去之后,小白就也像是沉睡了一般。

    而最关键的是,当她想要自己掌控天堂火吞噬轮回之火的时候,才发现,轮回之火极为狡猾。

    它躲避逃窜的能力极强,尽管是在她的身体之内,却依然十分灵活,总是能够避开天堂火的攻击。

    而天堂火在面对轮回之火的时候,也似乎不像是对其他神火一般霸道张狂,导致凤长悦努力了好几次,依然没有成功。

    于是,轮回之火就这样以奇怪的姿态,和其他神火并存在她的体内。

    “或许等你融合的时候,这里就会自动破裂了。”

    轩辕夜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

    就连凤长悦自己,都曾经产生过这样的猜测。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没有完全融合轮回之火,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而因为小白沉睡,她也不知道轮回之火的特点到底是什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只是根据名字,大致猜测是和生命轮回有关的?

    但是未免太抽象了。

    凤长悦想了几次无果,随即不再去管,只是一次次的尝试融合。

    但是收效甚微。

    但是最让她担忧的是,她昏睡的时间越来越久,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阿夜又是怎么熬过去的?

    她握紧他的手,像是这样,就可以减缓心里的压力。

    轩辕夜似有所觉,低头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放心,我们肯定可以出去。”

    他那澄澈的凤眸之内,是强大的自信和承诺。

    凤长悦不由自主点点头。

    就这样走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他们眼前终于出现了两道人影。

    此时风雪极大,眼前几乎看不清东西,但是那两个人影一出现在视线里,轩辕夜和凤长悦就立刻精神一震!

    “去看看。”

    轩辕夜拉着凤长悦的手,径直奔去。

    走进了,才看清,这竟是一男一女。

    看起来,都是十分年轻的样子。

    此时,两人似乎是在吵架,脸色都不是很好,那女子似乎说了点什么,眉眼之间都是怒意,随即转身就走,而那男人伸手就拉住她,好像也在争辩着什么。

    轩辕夜和凤长悦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底,看出了几分微妙神情。

    在这地方,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出现什么人?

    “你放手!”

    那女子喊了一声,却被那男人紧紧拉住。

    “不要闹了!快跟我回去!”

    那男人的语气有些着急,也有些无奈。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说出口,那女子顿时停住了动作,转身看着那男人。

    “你说我在闹?”

    语调扬起,分明是已经怒到极致,只要一个导火索,立刻就会引爆。

    那男皱着眉头:“我没有嫌弃你!我说了多少次!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

    那女子喊道:“我就是不相信!你就是嫌弃我!我这张脸你每天看着,难道不会觉得恶心吗!?”

    那男人似乎气急,忽然松开她的手:“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那女子见他松开,愣怔了片刻,随即转身就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凤长悦从侧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转身的一刻,眼底晶莹的泪水。

    那女子朝着他们两人的方向而来,那男人似乎也被逼的不行,转身就走。

    “分开就分开!谁又多在意你!”

    两人就这样背道而驰。

    那女子听着,匆忙的抹去落下的泪,神情却是格外倔强。

    凤长悦这才看到,那女子的脸上,竟是有一块伤疤。

    本来算是清秀的脸庞,却因为这伤疤,变得很是难看。

    她忽然就明白了他们两人在闹什么。

    “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他不会知道你在哭。”

    凤长悦淡淡开口。

    那女子这才惊觉自己身前竟是有人,下意识连忙擦去自己脸上的泪,只是眼眶还有些红。

    她看着凤长悦两人,眼底生出几分怀疑之色。

    “你们又是谁?”虽然风雪之中,看不清晰,但是她还是被那两人卓绝的风华所摄,恍惚了一瞬,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闹剧被人这样看到,瞬间觉得有些尴尬,“我们的事情,用不着别人来评论。”

    说完,便是侧身打算离开。

    凤长悦看着她,道:“我没什么兴趣管别人的事,不过现在是太无聊了而已。”

    那女子愣住,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凤长悦抬抬下巴。

    “既然相爱,为什么要这样?”

    那女子哽咽了一瞬,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眼,冷冷一笑。

    “你这样美貌绝伦的女子,自然是不懂我的痛苦。别说他,便是我自己,对着这张脸,都觉得脸饭都吃不下,又何来相爱?”

    凤长悦忽然笑了起来。

    她眉眼微弯,看向轩辕夜。

    “看来当初我一眼认定你的时候,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呢。”

    当初她可是比这个女子更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直接看上了她。

    轩辕夜挑眉。

    “我的眼光素来好,一眼就知道你是这世上最好的。”

    当初世人都觉得她丑,然而他眼中,却一直绝世无双,绝艳倾城。

    那女子愣住。

    凤长悦指着自己的脸,道:“我当初可是比你还丑,可是你看,喜欢你的,还是会喜欢你<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女子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男人不在意自己女人的容貌?”

    虽然这样说,但是语气有些弱,毕竟轩辕夜站在那里,一身清贵,是最大的说服力了。

    而且,应该也没女人愿意撒谎说自己以前很丑吧?

    凤长悦淡淡勾唇。

    “若是不信,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那女子警戒的看了她一眼:“赌什么?”

    “就赌——他一定会回头。若是我赢了,你便告诉我,如何出去,如何?”

    那女子神色一变,随即咬牙:“好!”

    她转过头,心里已经做了多种准备,然而转身的一瞬,却愣在原地。

    方才还在说她闹的男人,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站在了那里,遥遥看来。

    似乎,就在等她回头。

    她的眼泪,一瞬间落下。

    “你的容颜,或者是其他,都是外在,和喜欢不喜欢无关。他若爱你,自然视你如宝。”

    凤长悦眼神扫了过去,语调有些散漫。

    “现在,该告诉我们…。”

    话没说完,她便是再度昏了过去。

    轩辕夜一把将人抱住。

    凤长悦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轩辕夜的背上。

    这一次,她觉得昏睡的时间更久了,睁开眼,四周茫茫一片。

    她靠在阿夜的背上,他的步伐很稳,一点都不颠簸。

    “醒了?”

    轩辕夜微微侧头,清冷低沉的声音,带着不易觉察的温柔。

    “我睡了多久?”

    他将她往上托了托,蹭了蹭她的脸颊。

    “放心,这一次你只是昏睡了一天,和上次一样。看来,那两个人真不是平白出现的。你看,你的状况好像有点好转了。”

    轩辕夜说着,语调似乎带着几分欣悦。

    那声调,让凤长悦都忍不住笑起来。

    “嗯,应该是的。”

    这地方出现的人,肯定是有问题的,她平时怎么可能会理会那些人和事?那时候开口打赌,只是为了试一试罢了。

    看来,的确是有效果的。

    她唇角绽开一抹笑花<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两个人最后如何了?”

    “自然是又在一起了。”

    轩辕夜嗓音淡淡。

    凤长悦并无意外。

    “这世上,太多相爱的人,不能相守,其实未必是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因为彼此小小的误会罢了。”

    她想了想,不知想到了什么,笑意微敛,眉眼之间多了几分认真。

    “我没心思去管他们如何,我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

    轩辕夜开口,带着一贯的冷傲清贵。

    一听就是他这样的人会说的话,凤长悦笑起来。

    “是啊。”

    她声音带着满足的笑意。

    “等我们出去,就立刻大婚,你一定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很久…。”

    轩辕夜说着,话忽然停了下来。

    凤长悦又睡着了。

    他抬眼,眼前风霜不断,冰天雪地,前路漫漫,不知何时才能出去。

    但是,她就在他身边,已经很好了。

    他唇边略过一丝笑,掩去眼底晦暗之色。

    凤长悦又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痛苦的呻吟声吵醒的。

    似乎是一个女子在痛呼,声音已经十分微弱,仿佛濒临死亡一般,气若游丝。

    她微微蹙眉,轩辕夜低头看她,低声道:

    “隔壁有个女子难产。”

    凤长悦:“…。”

    一醒来就听到这个消息好像有点奇怪…。

    “怎么回事?”

    她说着,已经扭头看去。

    这里似乎是一个冰屋,旁边隐约传来女子的痛苦的声音,而且分明有着逐渐减小的趋势。

    看来是快不行了。

    她这次醒来,精神却是好了许多,当即就打算过去看看。

    轩辕夜拉住她:“你想做什么?”

    凤长悦拍拍他的手:“放心,我只是去看看。”

    这一看,就是许久。

    凤长悦比较惊讶的是,这里居然只有一个女人,痛苦的躺在那里。

    她原本以为,会是一对夫妻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只是情况危急,已经顾不得去问什么。

    她虽然没有帮人接生的经验,但是相关的知识还是有的。

    她先是取出了一枚丹药,递到那女子唇边:“含住。”

    起码,先保住她的心脉,不然真是连生孩子的力气都没了,一尸两命怎么办。

    这里虽然没有外面那样冰冷,但是温度也非常低,然而那女子的额头上,依然遍布汗水,头发凌乱的贴在脸颊上,脸色青白,看着有些狼狈。

    她伸出手,打了个响指,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天堂火出现之后,支撑的时间竟是久了一些。

    而且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丝绿色在里面。

    凤长悦隐约猜到了什么,心中略微放心了一些,随即握住那女子的手腕,注入神火。

    “你自己一人,在这里生孩子,未免也太大胆了。看来你丈夫,对你并不怎么样。”

    那女子原本已经气息奄奄,听到这话,顿时用力睁开眼睛,反驳道:“不、不是这样…他…他对我很好…很好…。”

    凤长悦原本就是为了刺激她清醒一些,见此也不争辩:“那就用力,把孩子生下来,他看到的时候,必定会很高兴。”

    那女子听着,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继续挣扎。

    许久,终于听到一声啼哭。

    凤长悦找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了一块柔软的衣服,将那一团软软的小东西包起来。

    这小家伙实在是太小了,红红的,皱巴巴的,但是凤长悦看着,却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柔软来。

    她不由自主伸出指头,戳了戳那孩子的脸颊,软的不可思议。

    那孩子瞬间不哭了,而后竟是挣扎片刻,睁开了眼睛。

    凤长悦觉得那一眼,真是让人无法抵。

    虽然很快他就闭上了眼睛,但是凤长悦依然觉得心底温软。

    她唇角绽开一抹笑,而后将孩子放在那女子的身边。

    “看看,很可爱的孩子。你夫君肯定会很喜欢的。”

    那女子眼神痴痴的看着那孩子,闻言,忽然一笑,眼泪落下来。

    “是啊,若是他能知道…必定很高兴…”

    凤长悦觉得这话有些问题,但是尚未来得及思考,那女子就看向了她。

    “悦儿,我们可以走了。”

    轩辕夜在外面,轻声催促。

    “谢谢你们,你们只要一直往北方去就可以。”

    说完,那女子便是低头,逗弄起那孩子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个男人是你夫君吧?他待你真的很好。你睡着的时候,他一直待在你身边,寸步不离呢。”

    她忽然抬头,冲着凤长悦笑笑,眼里满是羡慕。

    凤长悦心中一动。

    “你可知道我睡了多久?”

    那女子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我也不清楚…。大约…有两个月吧?我快要临盆的时候,他似乎就在这里了,一直守在你身边呢。”“

    凤长悦眼眸一闪。

    她转身离开。

    看到轩辕夜在外面,她点点头:”已经结束了,咱们走吧。“

    轩辕夜弯腰,打算将她背起来。

    她却没动,状似无意道:”阿夜,你不是说,我现在每次只是睡一天半天的吗?不用背了吧?“

    轩辕夜回头看她,凤眸温柔。

    ”你不喜欢被我背着?而且这样方便一些。“

    凤长悦抿唇,随即笑了笑。

    ”好。“

    她爬上他的背,感觉到他有力的双臂托着自己,步伐稳稳的朝前走去。

    她贴着他的背,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颊。

    ”阿夜…。“

    轩辕夜微微侧头:”怎么?“

    凤长悦一笑:”没事儿,想你了。“

    轩辕夜吻了吻她的唇:”最近越来越乖了。等出去了,肯定好好奖励你。“

    ”你打算怎么奖励我?“

    ”你想要什么?“

    ”嗯…你的戒指都在我手上了…而且好像你送的聘礼,也已经将东西都送给我了,我好像不缺什么啊…。“

    ”那我把我自己送给你?“

    ”诶?“

    ”然后,我们要个孩子。“

    ”…咳咳,阿夜你…。“

    轩辕夜一笑。

    ”别人的孩子,怎么会有我们自己的好?你喜欢的话,将来我们可以生很多。“

    凤长悦转头:”想得美…。“

    风雪飘扬,她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眉眼微微蹙起。

    若真是睡了一天,他的下巴怎么会生出了胡茬。

    阿夜,我们一定要快些出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轩辕夜再度陷入沉默,在一片空旷无垠的雪地之中,独自行走。

    凤长悦这一次,觉得自己距离那一颗星辰,无比接近。

    甚至触手可及。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星辰,可是临了却忽然停住。

    不知为何,心里像是有两个声音在争吵。

    一个让她继续,一个让她停止。

    那两个声音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纠缠,几乎吵得她头疼。

    ”不要吵了!“

    一声惊呼,她骤然睁开眼睛。

    她向周围看去,正看到此时他们竟是在雪山的山脚了。

    轩辕夜摸摸她的额头:”怎么?做恶梦了吗?“

    凤长悦愣了愣,摇摇头。

    而后,她看到风雪之中,一道佝偻的人影,孑然而立。

    那似乎是一个老者,而在他身前,正有一个墓碑。

    他站在那里,不知为何,竟是看着分外凄凉。

    那老者似乎在说着什么,听不清晰,但是语调温柔,像是在和情人叙说着什么。

    许久,那老者终于转身。

    他神情竟然并不悲戚,反而带着一股解脱之意。

    而后,他掀起衣袍,竟是直接坐在了那墓碑旁边。

    ”终于…可以和你一起了…“

    他喃喃自语,苍老的脸上,浮现满足的笑意。

    风雪逐渐增大,他的身躯很快被掩埋,脸上身上都迅速结了一层霜,看着竟像是冰雕一般。

    这一次,凤长悦没有上前。

    ”他一定很高兴。“

    她看着那老者嘴角的笑,声音低低。

    轩辕夜凤眸清亮,却是忽然将凤长悦抱起来,朝着雪山之巅而去。

    ”做出的选择,自然要承担后果。“

    凤长悦听着,有些意外,但是想想,阿夜本质上的确是很寡情的人,只唯独对她,倾注了所有的感情。

    ”若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她忽然开口,有些好奇。

    轩辕夜脚步不停:”我不会是他。“

    ”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不,永生永世的人,自然同生共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说的毫不犹豫,理所当然。

    这种所爱之人死了,自己等了那么多年,终于解脱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凤长悦听得心里一颤。

    ”好。我们都不做他那样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是他和她,都不会做出那样的抉择。

    轩辕夜将她抱得紧了些,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你这次好像精神好了许多?“

    凤长悦挑眉:”可能是轮回之火快要融合了,你看。“

    说完,她指尖生出一团火焰,那一丝绿色,已经非常明显。

    ”好。“

    轩辕夜望着那越走越近的山顶,道:”等我们出去,就立刻大婚,可好?“

    他其实不知道已经过去多少时间,但是这话,却是说的最真心。

    凤长悦迟疑片刻:”阿夜,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轩辕夜眉色不变:”你要说你娘亲的事情?“

    凤长悦有些诧异,还是点点头。

    ”没关系,大婚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我们可以提前。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嗯?“

    凤长悦点点头,这样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好。“

    轩辕夜唇边绽开一抹笑。

    终于,两人抵达山顶。

    凤长悦没想到,这山顶之上,竟然是…一片澄澈的湖泊?

    准确的讲,是温泉。

    因为那周边还有厚厚的晶莹积雪,而中间的湖泊却是泛着白色的雾气,即便是在旁边,也可以感受到那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轩辕夜将她放下。

    ”说不定,出去的秘密,就在这里面?“

    凤长悦说着,往前走去。

    她弯腰,伸出手,果然温度很热,而且是很舒服的那种。

    白皙的手掌穿过,扬起一串晶莹的水珠。

    白色的雾气在她周围蒸腾,似乎连面容都微微模糊起来。

    她忽然回头,看向轩辕夜。

    ”阿夜。“

    轩辕夜应了一声:”我在。“

    ”你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轩辕夜不疑有他,抬脚走了过去。

    ”怎么了?“

    凤长悦却是忽然站起身。

    轩辕夜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心中忽然一动。

    凤长悦看着他,白色的雾气让她的面容看着有些朦胧,那双湛黑的眸子,平素总是清冷沉静的,此时竟也似乎染上了几分湿意,她就那样看过来,对轩辕夜而言,简直是惊心动魄。

    ”我们在这里多久了?“

    轩辕夜眉眼不动:”这里面的时间很慢,大约两个月吧。“

    凤长悦忽然一笑。

    这一笑,清丽无双,瞬间让轩辕夜的心动摇了一瞬。

    ”我想,大约,已经百年轮回了吧?“

    轩辕夜没说话。

    凤长悦继续道:”我们遇到那些人…。我不知昏睡多少次,你每次都说,我只是睡了一两天,但,我知道那时间很久。“

    她看着他,眼底浮光似锦。

    ”那么久的漫长岁月,你自己,如何度过的呢?“

    轩辕夜沉默片刻,终于缓缓道:

    ”与你在一起,只觉欢悦,此生所求。“

    凤长悦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开。

    她忽然伸出手,探向自己的腰带,缓缓解开。

    红色衣衫瞬间散落,一抹比这白雪更晶莹润泽的肌肤,骤然浮现。

    轩辕夜眸色瞬间暗沉!

    ”悦儿…。“

    少女纤细完美的身躯洁白无瑕,岁月将她雕琢出绝美的风情,早已经褪去青涩,绽放万千风华。

    她的声音,像是从天边飞来。

    ”阿夜,我要你。“

    轩辕夜喉结滚动,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他可以抵御万千诱惑,可以克制自己的琦思,可是,如何抵御的了她”

    当她说出这话,他清楚的听到自己内心的最后一道壁垒,轰然坍塌!

    ------题外话------

    两人的第一次,当然要好好写啦!不过这种章节,都是放在v群的,配合大婚,简直不要太甜哦呵呵呵。想看的亲们加入v群,找管理提交全文订阅截图,就可以看肉肉么么哒!

    所以,这个时候,要不要仍票?不扔不给看,哼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