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48 大雪纷飞(福利预告)
    两道人影,一个高大,一个纤细,此时紧紧相拥,像是并蒂花紧紧缠绕在一起,恍如一体,无人可以将他们分开。

    男人一身黑袍,脚边不断有鲜红黏腻的血液滴下,很快晕染出一朵朵妖娆血花,他身后是一片狼藉,然而他站在那里,却分毫不会让人觉得狼狈,反而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敬畏。

    他身上张狂恣意的杀气,在那女子出现之后,通通收敛,仿佛他们之前看到的,都是错觉一般。

    然而眼前的场景,却在不断的提醒着众人,他方才是动用了怎样的力量,才做到这一步!

    被他死死抱在怀中的女子,此时仰起头,承受着他激烈的吻,看不清容貌,但是谁都知道,那人必定是凤长悦。

    一黑一红,极致的颜色交融,在他们身后那一片冰天雪地的映衬之下,如同两团火焰热烈的缠绵,极致而浓烈。

    看着这一幕,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任谁都能感觉到,此时萦绕在两人之间的那种不可分离的契合。

    轩辕夜的手臂收的极紧,像是要将她的腰掐断一般,死死的按在自己怀中,想要将她完全掰开了揉碎了,揉进自己的骨血才罢休。

    他含着她的唇,像是不顾一切一样用力吸吮,甚至让凤长悦微微感到了一丝痛意。

    然而她心里,却只有心疼,伸出手臂,紧紧抱着他精瘦的腰身,仰头承受着他突然落下的吻。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安抚那些不安,那些忐忑,那些一瞬间在心头萦绕的仿佛即将失去一切的错觉。

    虽然他冲过来的时间极快,但是匆匆一眼,依然可以让她看清楚,他的样子。

    那一幕深深的刻在脑海中,无法抹去,无法褪色<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像是无数次,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能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而后将她护在怀中。

    无论这个过程多么的艰难。

    她睫毛微微颤抖,全身的血液都似乎汇聚到了心脏,激烈的涌动。

    有什么堵在胸口,只有这样,才能缓解。

    羽千宴看着这一幕,神色苍白。

    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已经褪去了方才的幽寂,只剩下一片茫然和失措。

    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

    噗!

    肩膀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痛!脸颊上,瞬间再度染上几分温热。

    他缓缓转头看去,却是站在琴圣旁边的一个人,趁着方才他一瞬间的失神,骤然出手。

    看他看去,对方神色狠厉,将手中的剑又深深的捅入几分,听到剑锋磨砺骨头的声音传来,才解恨一般道:“怎么?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不动呢?”

    羽千宴没有说话,脸色苍白,听了他的话,却神色毫无变化,仿佛一点也不觉得痛一般。

    被那双淡漠如雪的眼睛看着,那人瞬间觉得有些不舒服,心底生出几分不安,但是随即想到自己分明比他实力强横许多,怎么能被他的一个眼神吓住?

    登时有些恼羞成怒,手上的力气也用的更大了一些。

    羽千宴身体微微一颤。

    琴圣在一旁,在凤长悦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神情复杂。

    而此时,身边的动静终于引起他的注意,他转过头来,便看到自己的人正在对羽千宴下死手。

    他顿时神色一冷:“你在做什么!”

    那人一愣,不明白自己这么做怎么就让琴圣不高兴了:“这、琴圣大人…我…我只是觉得他胆子太大,所以才出手惩戒他…他方才杀了咱们的人啊…。”

    方才激战之中,这个男人和那个一样,都像是发疯了一样,战斗力飙升的离谱,以至于也有人死在他手上。

    这样难道还不应该惩戒?他没要他的命,还是因为想要多折磨他一番呢!

    琴圣脸色沉沉,挥出一道灵力,瞬间斩断了那把剑。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妄动!”

    身边仅剩的两人虽然不解,但也只能点头应声。

    琴圣抱着古琴,却是心思复杂难言,又转头看向了凤长悦。

    她竟是真的得到了冰帝的传承…。

    那么,这些争斗,也就不必要了。

    既然结界已经打开,那么还有什么意义打下去?

    她是得到冰帝承认的人,身份自然是不一般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琴圣看着,忽然觉得一阵深深的疲惫。

    他看护了千年,等待了千年,终于到了这一天,原本也应该算是解脱,但…。他却忽然觉得,一切都似乎无所谓了。

    羽千宴伸出手,握住锋利的剑身,面无表情的拔出。

    血汩汩涌出,染红了他早已经血迹斑斑的衣衫。

    他的眼睛依然看着那两个人。

    他嘴角忽然扯出一抹笑,极轻,极淡,极苦。

    事情,几乎已经成了定局。

    他费尽心思赶来,却还是晚了。

    他闭了闭眼睛,将心底的所有情绪都压下。

    轩辕夜终于松开她,下巴摩擦着她的头发,声音有些嘶哑。

    “悦儿…下次不要这样了…。”

    那种濒临失去的感觉,他再也不想尝试。

    如果再有一次,他真的会疯的。

    凤长悦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贴着他温热的胸膛,低声应了一声。

    “好。”

    凤琛看着这一幕,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还好,还好她没事。

    只是,经过这一次之后,他再看轩辕夜的眼神,也有了一些不同。

    他没有想到,轩辕夜竟是为了悦儿能做到这一步。

    那个癫狂的样子,实在是…。

    他相信,若是悦儿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只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这世上,能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多么不容易,而能够平安相守,更是难上加难。

    “筠儿…若你能看到,便好了…”

    他唇角微微弯起,似是慨叹,又像是眷恋。

    “希望他们不要像我们一样,经受那般的颠沛流离。”

    有他们受到那样的磨难已经够了,只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在一起。

    想到之前那个人的话,凤琛嘴角的笑意又快速隐去,心中又沉重了几分。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到时候,又该如何?

    忽然感觉到一道目光看来,他抬眼看去,正对上凤长悦看来的眼神。

    他给出一个安定的笑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凤长悦握住轩辕夜的手,神火注入其中,快速的修复着他的身体。

    他却忽然反手握住她的,道:“悦儿,我无碍。”

    他也觉察出她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同,大约是得到了灵帝传承的缘故,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好好融合那力量才是最好。

    如此给他疗伤,她自己也不知行不行。

    凤长悦抬头冲他勾唇一笑:“放心。我有分寸。”

    轩辕夜看着她的笑,下意识的抓紧了手。

    凤长悦当然看到那满地的狼藉,心中又是一疼。

    “你看,我根本没出什么事儿,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轩辕夜看着她,的确,她身上没有任何的伤,而且看起来好像还晋级了,看起来一点危险都没有。

    但,先前心中那种极致的担忧甚至恐惧,却如此深刻。

    他心中甚至仍然有些后怕,也不知为何,就是觉得不安,所以只能紧紧握住她的手,感受到她的笑,她的声音,她的温热,才能确定她无事,并且就在他的身边。

    但是这样的话,他却不知如何去说。

    片刻,他淡淡一笑。

    “大约,你对我下了毒,离开一刻便觉得不舍。”

    凤长悦嗔了他一眼。

    这一眼,瞬间将他心底最后的不安都抹去。

    他道:“既然此间事了,大婚的日子也快到了,不如你随我一起回去,如何?”

    他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摩挲。

    “我觉得,我好像已经不能忍受没有你的日子了。”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

    轩辕夜看到她神情,心中一顿。

    凤长悦沉默片刻,道:

    “阿夜,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说…。”

    “等等!”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打断了凤长悦的话。

    众人也都被惊住,这才回神看去,却是凌震天不知何时摆脱了凤浅兮,厉喝一声:“谁说,这里的事情,已经了了的!?”

    他的目光扫视一圈,带着疯狂。

    “来这里的人,不用说都是奔着灵帝墓穴来的!但是我们什么都没见到,就被你抢了先,你难道就打算,这样就算了?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他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了的嘶哑而疯狂的声音——

    “在场的人,你们也都甘心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越剑旭!东方云枫!千青霖!你们敢说一声,你们是心甘情愿的看着她得到了灵帝的传承,得到了这一切吗!?”

    场面瞬间死寂!

    所有的声音似乎在此刻都消弭,唯有凌震天的嘶吼,像是惊雷一般落下,砸在众人心中,激起无数波澜!

    凤浅兮立刻就要上前!

    凌震天此时状若疯狂,竟是瞬间摆脱,将凤浅兮狠狠的甩开之后,豁然伸出手,指着凤长悦!

    他脸上的笑容很是奇异,让人不寒而栗。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等着看他要说什么。

    “她身上——有着成为灵帝的秘密!”

    平地一声雷!

    ……

    场面死寂。

    凌震天之前说的话,都没有这最后一句来的震撼人心。

    毕竟,东西都已经被凤长悦拿到了,传承这种东西,是别人抢不了的,就算不服气,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忍了。

    可是,如果凤长悦身上有成为灵帝的秘密,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千年时间以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再也没有人突破灵帝,在场的这些人,都是顶尖强者,他们对此感受是最为深刻的,越是往上修炼,难度就越大,速度就越慢。

    这其中,好像总有一股力量,在不断的阻挠着。

    现在的局势,是永恒之城一家独大,便是因为最后一任灵帝,便是永恒之城的人!

    若是再出现一个灵帝,那么局势自然立刻就变!

    到时候,谁要看谁脸色,还要另说!

    所以,凌震天的话一出口,几乎相当于在众人的心里都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稍有不慎,便会炸裂开来!

    凤长悦清楚的感觉到,有一些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产生了变化。

    她神色不变,甚至眼角带着几分嘲弄,就那样睥睨凌震天,仿佛是看着一个小丑。

    这般神情,自然又是让众人一阵迷惑。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如果凌震天说的是真的,那凤长悦这反应,未免有些奇怪,她难道不应该担忧畏惧或者生气的吗?可这样毫不在意甚至嘲讽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凌震天冷冷一笑。

    “你们不相信?哼,可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妨告诉你们,这死亡森林的秘密,是我们凌家掩藏了千年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们也一直在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谁知,刚得到一点消息,竟然就是被她抢了先!若非是先前就有猫腻,你们以为,她是如何抢在你们所有人之前,进入的这里?”

    众人面面相觑。

    的确,他们已经是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但是纵然如此,凤长悦依然是在最前面的。

    这说明什么?

    她肯定早就知道消息!

    谁都看得出来,先前凌震天和凤长悦等人一定有一场极为惨烈的争夺,这里毕竟是西凌域,而且凌震天方才也承认,他们早就知道这里的秘密,而这样的情况下,凤长悦依然可以抢得先机,鬼都猜得到她肯定早就得到了消息了!

    那么,她凭什么?

    难道,她身上,真的有成为灵帝的秘密?

    反正这个女子自从出现,做出的事情,每每都让人震惊不已,六种神火都可以在她体内完美融合,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

    而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或许真的要考虑考虑,接下来的行动了…。

    他猛的转头,狠狠的盯着凤长悦:“凤长悦!你可敢说,你之前一点都不知道!?又或者说,你身上真的没有任何和灵帝有关的秘密?!”

    他没有细说,但是凤长悦知道,他是在指彩蛋的事情。

    没错,就连凤长悦自己都不得不承认,那彩蛋的确是有些蹊跷的。

    它从一开始就是选中了她,而且她可以听到它的意志。

    以及…。

    凤长悦眼眸微垂,想起体内方才瞬间出现的那金色星辰,眸色微沉。

    随即,她扬起眼帘,眉眼之间一片清冷,和以往不同的是,仿佛多了几分威严。

    那是来自于强大实力才会有的睥睨。

    看到的人都是一愣。

    这凤长悦…。看来的确是非常不一样了…。这难道就是,继承了灵帝传承有的变化?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然而对凌震天的话,却都是没有做出回应。

    凌震天看着那双眼睛,霎时间觉得心里一空。

    那双眼睛里,蕴含了太多,又像是一片纯粹,却始终无法看清。

    他的气势不由自主就弱了下来。

    在外人看来,似乎才过了很短的时间,但是对凤长悦而言,她却是已经度过了足足百年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她看过了太多,本身的境界就算尚低,通身的气势也已经和以往完全不同。

    所以,就连凌震天也一时被摄住,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声音。

    而后,就听到凤长悦淡淡道;

    “我是得到了冰帝的传承,谁有意见?”

    众人万万没想到,凤长悦居然这么干脆的承认,而且居然用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最后一句,尾音微扬,分明就是挑衅!

    我就是得到了,怎么了?有意见?没用!

    轩辕夜唇角勾起一抹满意而骄傲的笑容,目光扫过众人,冷冽而傲然。

    “奉劝各位一句,想要什么东西,也得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那个资格!”

    既然悦儿得到了,那么谁也不准抢!

    众人被这两人这么理所当然又蛮横的样子弄得发蒙。

    早知道轩辕夜是个霸道的,没想到这凤长悦竟然分毫不让,从这点看,这俩人还真是一样!

    轩辕夜这话再清楚不过,想要抢东西,就是和他作对!

    若是先前,可能他们还会考虑一下,说不定联手也有点希望。

    但是就在前一刻,他们才见识到轩辕夜真正的实力,此时自然十分忌惮,不愿去趟这趟浑水。

    大家都想要,这是一定的,如果联手有希望的话,那么也不妨一试,等到最后再抢夺,谁有能耐谁要。

    可是眼下的情况,却容不得他们如此!

    因为没有人可以确定,联手是不是可以抢过来!

    如果他们联合起来,最后还是输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没有人愿意在看到癫狂状态的轩辕夜,也无人敢激的妖王再现!

    凌震天看着这死寂的场面,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最开始想自己抢先,可以得到灵帝传承,可是没想到被凤长悦抢走,现在他想要煽动这些人联手,先对付凤长悦他们再说,结果他们居然选择放弃!

    这场面太难看,凌震天像是个小丑一般站在那里,狼狈万分。

    他面色青红,连番的打击已经让他脑子有些混沌。看着凤长悦眼底的嘲讽,他心里瞬间一怒,厉喝道:“你不要以为你们有多厉害!真当其他人都怕了你们吗!我凌家先前不过是让着你们罢了!真的闹起来,你们也不会讨得什么好处!”

    凌家的人看着就要上前。

    凌木不动声色的往前挪了一步,挡住了那准备去的人的步伐。

    他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凌家已经承受不起更多。”

    一句话,将身后众多凌家长老钉在原地!

    他这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凌震天已经得罪了轩辕夜和凤长悦,那么就相当于同时得罪了永恒之城和八荒之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个永恒之城都已经足够完全碾压他们!何况还有一个八荒之地!

    若是凌家因此遭受围剿,只怕灭族也是早晚的事儿!

    凌木的意思,分明是要放弃凌震天,保全凌家!

    可,那可是他们凌家的家主啊!

    一时间,凌家的人都凌乱了。

    看看那在场地中间狼狈不堪的凌震天,再看看挡在前面姿态冷绝的凌木,所有人都陷入了两难境地!

    “少爷,咱们怎么能放弃家主…。”

    一个长老上前一步,脸色愁苦的劝解。

    凌木打断他的话,连头都没回。

    “你想要整个凌家陪葬吗?”

    话语轻缓,却带着一股不容反抗的威压!

    那人顿时脸色更加愁苦,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后退,不再开口。

    凤长悦红唇微勾:“哦?我怎么看,凌家的人,并没有要和我们闹的意思呢?”

    凌震天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心里已经有些发毛,听到凤长悦这话,顿时忍不住回头看去,刚要怒吼出声,却看到凌木静静看来的眼神。

    而后,他就听到凌木的嗓音,如同以前千百次一样的平静。

    “我凌木,以凌家少主的身份,宣布凌震天已经被赶出凌家。从现在起,他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和凌家没有半点关系!”

    一句话,顿时将所有人都惊住!

    场上所有人都以诡异的眼神看了过来,凌木这是疯了吗?

    然而当看到凌木那淡定的模样,以及他身后凌家众人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几番挣扎之后,通通闭嘴不言的样子,在场的人终于琢磨出一点猫腻。

    合着…凌木这一手,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吧?!

    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将凌震天赶出凌家!?

    在场的人,谁能做到?!

    他胆子未免太大!

    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凌木这一举动,的确是明智之举。

    谁都看得出来,凌震天是彻底得罪了那两个人,就算现在还没死,早晚也是死,他死一个人不算什么,拖累了整个家族,可得不偿失。

    毕竟,谁也不愿因为这么一个已经疯了一样的人,而赔上自己的性命。

    看看那些人,凌家最有权利的长老们,此时都在这里了。

    他们跟着凌震天那么久,可是这时候,一个站出来的人都没有。

    说到底,人都是自私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凌木就是抓住了他们的这个心理,顺利清除凌震天!

    凌震天睁大眼睛,似乎还没听懂凌木的话。

    凌木却是已经看向了轩辕夜和凤长悦:“二位放心,大婚之日,我凌家必定到场庆贺。今天这事儿,我们就不搀和了。就此告辞。”

    说完,竟是拱了拱手,直接就打算带着人走!

    这事情发生的太快,简直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先将家主赶出家族,然后宣布退出竞争,最后送上祝福,干脆利落的走人!

    这一串动作简直不要太流畅!

    就连凌朗听得都心有戚戚:“啧啧,这小子,现在真是手段了得啊…。”

    不动声色的推了凌震天一把,直接送他到地狱啊!

    这样的情况下,凌家人第一个想法肯定是保全家族,其他肯定什么都顾不上了,凌震天一人的死活,怎么能比的上整个家族?

    就算之后,他们有些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晚了。

    今日之后,凌木必定是凌家新一任家主!

    卡西尔瞟了凌朗一眼:“你这位兄弟,可比你有城府的多。”

    不过,他已经知道凌木是他们这边的,所以也只是调侃。

    凌朗挤挤眼睛,笑了。

    虽然出乎意料,但是这样也挺好。凌震天做的那些事情,早已经够死一百次了。

    而且,所谓凌家守护了千年的秘密,现在已经揭晓,凌木就更加不必在意凌震天,直接了结就行。

    凤长悦摊手:“连你的家族都抛弃你了,做人做到这个份儿上,真是可敬可叹。”

    噗嗤。

    有人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凌震天脸色已经难看的无法形容,这个时候,他才确定,自己竟是在这短短时间里,被他们赶出了家族!

    他们怎么敢!

    他可是家主!

    他死死瞪着凌木,恨声道:“凌木!你疯了吗!?”

    凌木神色淡淡,看着他,道:“我只是不想凌家毁在你的手上罢了。”

    凌震天看向他身后!

    “你们都跟着他疯了吗!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这么背叛我!”

    无人回答,几乎所有长老都避开了他的眼神。

    倒是有一个人皱起眉头:“你自己想死,难道也要拖着我们一起死吗?既然你已经没有这个能力,我们自然要尊令别人为家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凌震天顿时哑然。

    那人微微弯腰,冲着凌木尊敬道:“少主英明神武,上一任家主无能,属下恳请您上位,担任凌家新一任家主。”

    说完,竟是直接跪下,

    哗啦啦,后面一瞬跪下了大半!

    剩下小半还在犹豫的,见此情形自然也跟着跪下。

    凌木沉吟片刻,眉宇之间浮现真挚严肃之色。

    “既然如此,我便却之不恭了。还望诸位长老能随我一同,维护凌家繁盛。”

    众人自然连连恭声应了。

    凌震天目瞪口呆。

    当然,其他人也都满心震惊,没想到在这能看到这一幕来。

    凌木却是转头道:“族中还有事务,我们便先告辞了。诸位请便。”

    说完,竟是真的带着人走了!

    一行人,迅速消失在众人眼前!

    既然灵帝墓穴已经破开,那么死亡森林自然可以轻松出去。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凌家走了,剩下的人自然没什么心思联手。

    千青霖带着的人是最晚赶到的,这一串折腾,导致他们损伤严重,若是继续留下来,谁知道还能不能走!

    于是,千青霖毫不犹豫的带着人离开!

    凤琛等人此时没什么心思追究,自然也就没有出手。

    东方云枫拳头紧了紧。

    他心里着实是不甘心的,他已经突破灵圣,虽然距离灵帝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真的看到这东西被人抢走,怎么可能完全没有不满?

    可是,眼下这场景,是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洛婓冲着越剑旭使了个颜色。

    越剑旭只好拱手:“恭喜凤小姐。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洛婓咧着白牙:“也恭喜你们大婚!到那天我也去!你们可不要不欢迎啊!”

    轩辕夜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还在记挂着当初绝龙谷的事,当下点点头:“自然。”

    洛婓也没有跟人解释的意思,兀自高兴了一会儿,又冲着卡西尔喊了一句:“你有时间也会去吧,你这小子,还真是瞒得够紧的。”

    话语带有几分责备,却更多的是关心。

    卡西尔眉眼温和了一瞬,“嗯”了一声。

    “哦,对了,带上你媳妇儿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卡西尔瞬间感觉双腿一软。他还什么都没说呢啊!

    蒂亚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一肘子直接将卡西尔拍飞。

    洛婓笑的无比灿烂,带着人都走了。

    东方云枫看了一眼凤长悦,那张脸,实在是和千筠太像,尤其是眉眼之间的那份张扬恣意,简直和当年,站在祭坛之上,宣布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一模一样。

    然而不同的是,她却是比千筠更加冷冽一些。

    不过,起码不会如同千筠一样,遭受那么多的颠沛流离吧。

    他心头微软,一种莫名的情绪徘徊在心头,让他的眼神都变得温和起来。

    他想要上前几步,最终还是忍住。

    虽然凤琛就在旁边,让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但,有些事情,的确都可以结束了。

    念念不忘那么多年,其实早已经该放下。

    他沉默了一瞬,看着凤长悦,似乎看到当年那个笑意盈盈的女子。

    “恭喜。”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

    “大婚当日,不知…那么可否欢迎我?”

    凤长悦一愣。

    他们和东方家的关系说不上友好,甚至因为东方兰夕,还有着一些矛盾,毕竟当初她和阿夜将东方兰夕废了的事情,他肯定不会不知道。

    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看到她眼底的怀疑之色,东方云枫苦笑一声。

    “我只是…想看看…。”

    想看看她出嫁的样子,想知道当年千筠嫁人的样子,想知道,那个他牵挂了那么多年的女子,她的女儿,大婚的时候是否也一样绝美倾城。

    他原本以为有一天,千筠会身穿嫁衣,走到他身边,结果最后,却分道扬镳。

    她为另一个男人奔走,为另一个男人痴狂,为另一个男人欢喜担忧,贪嗔痴恋。

    “不行。”

    凤琛忽然开口,语调冷冷。

    看着东方云枫的眼神,虽然淡,却仿若刀锋。

    东方云枫眉头一皱:“凤琛!你不要太过分!我就算是以东方家族的身份去,你也没有理由拦我!”

    凤琛:“哦,那我以悦儿父亲的身份,以及轩辕夜岳父的身份,拒绝你。”

    “你!”

    东方云枫气的不行,他不过是想要看一眼!

    凤琛冷笑,当初你连抢的资格都没有,现在更没有<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东方寒浠开口:“其实我和他们也算有些交情,父亲,到时候还是我去比较好。”

    东方云枫狠狠挥袖!走人!

    不过片刻功夫,在场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就连一开始剑拔弩张的琴圣等人,这时候也都沉默了下来。

    灵帝墓穴已经打开,传承已经被凤长悦得到,那么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然而此时,在轩辕夜眼中,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羽千宴看着凤长悦,身上血迹斑斑,左肩还在不断冒血,他却似乎毫无所觉。

    他的眼底,似乎涌动着什么,看着竟让人心生悲凉。

    凤长悦看着他,握紧了轩辕夜的手,道:“这一次多谢你,但是方才我们就已经两清,所以,以后还是不要见面的好。我的事情,从来与你无关。”

    羽千宴闻言,眼底似乎有冰层碎裂。

    他忽然笑了笑。

    “我从未想过去争取你。”

    语调低低,像是在喃喃自语。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心中既然认定了他,自然不会给其他任何人机会。可是,我没有办法…。”

    我没有办法,袖手旁观。

    他看着她,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深情,是从未展露过的心。

    而此刻,他将自己的心剖出。

    “对不起…。”

    他说着,手掌已经逐渐握紧,像是在克制隐忍着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

    轩辕夜看着,忽然心中一跳。

    这样子,看起来却并不像是为情所困!

    他眼底的懊悔,无奈,苦涩,绝望…。

    轩辕夜的心,忽然一沉!

    而同时,凤长悦忽然软软倒下!

    轩辕夜心顿时乱了!

    “悦儿!”

    一声落下,身后的冰天雪地忽然蔓延而来!将一切都遮蔽起来!

    大雪纷飞!

    ------题外话------

    今天二月君有课,所以木有二更啦,明天后天会有两人第一次福利。全文订阅加入v群就可以获取哟么么哒!三十号大婚,大家都来随个份子票啊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