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最新章节列表 > 446 妖王!
    声音浑厚,充满威严,仿佛从遥远的时空穿越而来,带着让人只能仰望的威势。

    凤长悦微微一愣,忽然感觉到肩膀上一轻,身旁忽然出现一道高大的影子。

    苍。

    它居然恢复本身了?

    在这冰帝的墓穴之中?

    不,最重要的是,它方才说什么?

    凤长悦眨眨眼睛,刚才它好像说的是——

    冰帝,你逾矩了…。

    什么样的身份,才能以这样的姿态,说出这样的话?

    凤长悦一时心中纷乱,原本以为小白是天堂火的伴生,但现在看来,却似乎不是如此。

    它的那份威严,并不比冰帝弱,而且这般语气,分明是占据了更高的姿态!

    越是疑惑不解,凤长悦面上就越是淡定自持,眉色冷清,看似对此并不在意。

    冰帝闻言,微微一笑。

    这一笑,便让人生出春风拂面的感觉,似乎在这样的人面前,不用伪装,可以十分放松的将自己的心情都袒露出来,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意外。

    她脑海之中顿时警铃大作,立刻咬了咬舌尖,腥甜的感觉瞬间充斥口中,但是却让脑子瞬间情形了不少。

    然而看向冰帝,却是越发的警惕。

    这人…。竟是无形之中就让人放松警惕,当真非同一般。

    连她方才都差点松懈了心神,可见他的水平,已臻化境。

    冰帝眼中闪过一份诧异,而后迅速消失,唇边的笑意微深,眼睛看向了苍。

    “现在,可不算逾矩。”

    毕竟,她而今,不过是一个八星灵宗而已啊。

    苍金色的眼睛看着冰帝,充斥着绝对的淡漠冰冷。

    “看来,这么长时间,你依然没有突破,也不是没有道理。”

    冰帝的神色一变,想要辩驳,但是话到嘴边,却又犹豫了一番,最终化为嘴边一抹莫名的笑。

    “…也许吧。”

    凤长悦心中越发的震惊。

    这什么意思?尚未突破?

    难道灵帝上面,真的还有更高一层?

    而且,他难道并未死去?

    可就连外面看守墓穴的琴圣都以为他死了,他怎么还活着?

    而且,既然活着,为什么要故意将她拉进来?

    凤长悦此时已经确定,方才在门口的时候,她分明是想要退出去的,但是临了却感受到一股大力,瞬间将她拉了进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用说,那人肯定就是眼前的冰帝了。

    除了他,又有谁能轻易的控制她的行动?

    这里可是他的地盘。

    苍站在凤长悦的身边,庞大的身躯将她映衬的纤细玲珑。清丽的眉眼之中,充斥着一股冰雪般的冷清之意,又隐约可见杀伐果决之气。

    倒是已经初现端倪。

    冰帝认真的看了凤长悦一眼,眼底的身份晦暗十分,便是凤长悦,也看不懂他此时到底想什么。

    毕竟,俩人之间的差距,也的确是大了些。

    而那一团神火,此时也已经落到了他的掌中,欢腾的燃烧着。

    似乎并无被从凤长悦体内剥离的痛苦,反而有着一股子的兴奋。

    凤长悦看着,此时心中也稍安,因为虽然神火好像被对方掌控,但是并未真正的从她身体之内抽离。

    好歹神火还是属于她的。

    “六种神火…”

    她如今尚且只是八星灵宗,身上就已经有了六种神火,不愧是…。

    这世上,除了她,也当真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这一步了。

    他笑着摇摇头,心中无不慨叹。

    凤长悦看着并不说话。

    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以为进来是为了接受灵帝的传承的,但是现在事情的发展,显然已经有些失控。

    静观其变最好。

    冰帝垂眸,捡起方才掉落在他身边的一颗菩提子。

    那是一枚红棕色的菩提子,通体晶莹润泽,表面看上去有些凹凸不平,一道道的沟壑凹槽,形成了繁复的图案,看上去十分神秘。

    他拿起那菩提子,放在掌心,朝着凤长悦伸过来——

    “你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面。”

    凤长悦没动。

    苍神色不变,金色的眼眸里,似乎闪烁着格外冷冽的光。

    “冰帝,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冰帝顿时一笑。

    虽然号称冰帝,甚至从进来到这里,一路都是冰寒刺骨,但是这个男人却并不会给人冰寒的感觉,反而总是唇边带笑,似乎春风融融,让人心神都十分舒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呢。”

    冰帝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眉眼之间都似乎染上了几分笑。

    “但,我也并未开玩笑,这菩提子里面,的确是有着我的传承。”

    他说着,手缓缓握起来,伸出一只手,指向自己头顶。

    “只不过,却是在上面的这些菩提子之中的某一个里面。”

    凤长悦顺着他的手看上去。

    这是一颗极大的菩提树。

    通体枝繁叶茂,碧绿通透,树枝几乎压下,根茎错杂,那树干就是三个人合力都无法保住。

    他就这样安静的坐在那菩提树下,淡笑着说那些菩提子里面,有他的传承。

    凤长悦眼角抽了抽。

    那上面隐约可以看大一些红棕色的菩提子,都和他手中的那一枚十分相似。

    但,这些,足足有上完颗吧?

    他要她在这上万颗菩提子里面,找到拥有他传承的那一个?

    凤长悦总算明白苍方才为什么说他在开玩笑。

    这要是一颗颗的找下去,她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似乎看到她心底的想法,冰帝道:“我并非是故意为难你,只是你现在连灵尊都不是,若是我直接传给你,只会对你有坏处而没有好处。”

    凤长悦眼睛微微眯起,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灵帝的能量太过强大,她现在不过八星灵宗,两者之间的差距有如天堑,他若是直接给,她也没有那个能力得到。

    只怕晋级之前,先爆体而亡了。

    “我有一个疑问。”凤长悦看着他,这个传闻中一度天下无敌的至尊强者,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谁知道他竟是呆在这里,一过便是千年时光?

    冰帝看着她,却是瞬息觉察了她想要询问的问题,淡淡一笑。

    “你想问我,为什么呆在这里这么久,根本没有死,却再也没有出去?”

    他看了苍一眼,见它没有解释的意思,晒然一笑。

    “看来你并不知道,灵帝的寿命,也只有千年时间罢了。”

    凤长悦感觉忽然捕捉到了什么东西,脑子里的那根弦忽然绷紧!

    他的神情有些飘渺,声音如同流水流淌而过。

    “灵帝若是不能突破,千年之后,也是会死去的。我闭关千年,也只是为了寻求一个突破的机会,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已经没什么可能。”

    他低头,看向依偎着自己的彩蛋,神情有些柔和<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是和凤长悦看到的温和完全不同的缱绻眷恋。

    “我所剩的时间,也已经没有多少,所以,才将它放了出去,希望它自己找一个新的主人。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却是找到了凤长悦。

    它还真是好本事。

    后面的话他没说,但是凤长悦也猜到是在说自己。

    怪不得,这彩蛋一出现,就对她十分依赖。

    原来是早就将她认定为自己的新主人了?

    不过,说起这个,苍的眼底终于闪过一丝不满。

    这东西还真是眼光毒辣,竟是直接奔着主人而来。若不是当时它昏迷,怎么可能会让它靠近主人?

    以至于现在,它也不好直接赶走它了。

    “它是它,你是你。”

    苍忽然开口,带着一股不近人情的冷意。

    凤长悦有些奇怪的看了它一眼。

    这话…。在暗示什么?

    然而苍却并未解释的意思,只是看着冰帝,眼底依然有着戒备之色。

    灵帝,在这片大陆之上,是难以逾越的存在,是修炼者毕生的追求,而冰帝达到这一步之后,却是依然想要继续突破,想要看看那个传说中存在的等级,是不是真的有。

    于是他闭关千年,只为那一个飘渺的机会。

    但是在苍的眼里,这些都是他自己要做的事情,跟别人可没什么关系。

    至于主人,自然更加没有理由去理会。

    彩蛋晃晃悠悠,似乎转头看了过来。

    凤长悦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一股浓重的悲伤。

    这是…因为觉察到冰帝即将消失在人间而生出的悲伤?

    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凤长悦心里对彩蛋还是有感情的,是以并未说话。

    冰帝抬手,摸了摸彩蛋,唇角微弯。

    “这是自然。”

    他也从未妄想过什么。

    事到如今,不过是他没有那个机缘罢了。

    不过,能够在死前,看到凤长悦,也不算遗憾。

    轰!

    忽然,一道惊天动地的声音,骤然从外面传来!

    凤长悦立刻回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是…。阿夜?

    她心里一紧,方才在进来的时候,她看到他的表情十分焦灼,此时见她进来,不知道会有多担忧,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

    冰帝眉眼微动,当然是对外面的事情一清二楚。

    心中倒是有些诧异。

    这年轻男人,竟是已经…。有了这般的实力?

    而后,他似有所觉,看到凤长悦转过头去,眼底闪过一抹暗沉的担忧。

    他心里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他…是为你而来?”

    他似是有些好奇,神情有些奇异的开口。

    凤长悦湛黑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危险的光。

    “若你伤他,我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冰帝瞬间笑了起来。

    而且笑的十分开怀,仰头大笑似乎很是开心的模样。

    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

    凤长悦看着他,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阿夜在外面,不知着急成什么样,这冰帝看似好说话,但是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若是他有动手的迹象,她好歹也能一拼。

    毕竟,看样子小白,哦不,苍,似乎并不畏惧他,甚至更高一层。

    冰帝看到她防备的神色,笑着摇摇头。

    她着实想多了。

    “放心,我的时间不多,没时间去应付那些无关的人。”

    冰帝淡淡开口,凤长悦心神终于放松了一些。

    “我一生,都在追求修炼。希望成为最强大的那个人。”

    冰帝忽然敛了神色,似乎在追忆着什么,神情变得有些遥远,声音也带着一丝沾染了岁月沧桑的飘渺。

    “实际上,我也的确差不多做到了。天赋,勤奋,机遇,这些别人一辈子都渴求不到的东西,于我,都是唾手可得。当他们还在原地踏步的时候,我已经迅速突破,大杀四方。”

    他微微一笑,似乎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的意气风发。

    “我以为,等我站到最高的位置的时候,必定是十分高兴的。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的感觉,一定非常好。所以,为了这个目标,我一直在努力,而且最终的确做到了。”

    “可实际上,当我突破灵帝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之前的想法,多么可笑。”

    他仰头,看着头顶碧绿森茂的菩提树。

    柔和的光线洒下,在他脸上映出斑驳的树影,一瞬间,凤长悦竟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冷到极致的孤寂<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是绝世强者,才会有资格享有的站在高处的孤独。

    “…我那时候才明白,原来的自己,有多么狭隘。于是,我犹豫许久,便隐世而居,想要突破。”

    想要看看,在灵帝之上,有着怎样的景色?

    可是,这一关实在是太难,他尝试了这么久,还是失败了。

    而他,大限将至。

    “在世人眼中,灵帝,乃是至尊强者,长生不老,天纵无方。可,却无人说,灵帝,最终也是要死的。”

    他眼底一瞬间,似乎星辰变幻,沧海桑田。

    “我知道自己终究是没能做到这一点了,但…却又不甘心,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人间。所以,才特地留下了那么多的线索,耍了一些小手段,想要找一个人来继承衣钵。”

    只不过,来的人是却是凤长悦,就有些奇了。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空旷。

    凤长悦这才注意到,他的身影,竟是忽然变得有些虚幻了起来!

    这是…。她心头一跳!

    轰!

    外面又是一声巨响!

    这一次,连带着凤长悦都能够觉察到,周围的空间都在隐隐晃动!

    冰帝看了她一眼,忽然一笑。

    “他眼光,倒是极好。”

    只可惜,也正因为这眼光太好,爱上这样一个不能爱的人。

    凤长悦看到他的神色,莫名的心里生出几分不舒服,那双眼睛似乎带着怜悯,让她眉头微皱。

    而他的身躯,也还在逐渐的虚幻,已经接近半透明。

    那彩蛋在不断的靠近他,似乎想要他留下,却徒劳无功。

    一阵风来,菩提树枝桠晃动,树影摇晃。

    他看了苍一眼,嘴角的笑意有些玩味。

    “能这样死去,也是我的荣光。”

    苍金色的眼睛里,全然的漠然。

    这自然是他的荣光,可也是他咎由自取。

    不过,看在他打算将传承留下来的份上,这些也就不需要追究了。

    “我大限将至,剩下这一身修为,赠予你。只是,能不能得到,也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冰帝的声音,逐渐飘远。

    当话音落下的一瞬,他的身形也终于完全消散。

    啪嗒<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一颗被他握在掌心的菩提子,轻轻掉落在地上。

    彩蛋立刻扑上去,却落了个空。

    它在原地转悠着,那彩色的光芒似乎都一瞬间暗淡了不少。

    这似乎看着是有些滑稽的,但凤长悦却笑不出来。

    而得到传承,她也应该是高兴的,可是临了的时候,冰帝嘴角的笑,却是让她心里生出了几分莫名的不安。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她不知道。

    这种感觉非常糟糕。

    她定了定神,正打算问一问苍,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将她往前送了送。

    那一颗菩提子,瞬间出现在她眼前。

    “放心,这结界是我倾尽毕生之力所铸就,无人可以破开。而且当我彻底死去的时候,这里的时间就会变得极为缓慢,你大可以在这里面寻找藏着我传承的菩提子。若是你找到,自然可以离开这里,若是不能,那么…只怕要在这里待上很久的时间,你自己斟酌。”

    “祝你…。早日突破”

    最后那一声,极轻,似乎转瞬就消散在风中。

    凤长悦却听得清楚,心里那种不安诡异的感觉,又再次弥漫上来。

    但是,眼下这般情形,却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她捡起地上的那一刻菩提子,入手温润,形状椭圆,但是上面却有着极为繁复的花纹。

    只是看一眼,凤长悦就觉得有些眼花。

    她瞬间移开眼睛,心脏有些激烈的跳动着——这菩提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应付!

    苍在远处,并未上前的意思,看着她这般反应,沉吟片刻,道:

    “主人,这是星月菩提,冰帝将毕生修为,都化为了这一颗菩提树,若是你得到,必定可以连番突破。”

    凤长悦眉头微蹙。

    她当然知道得到一个灵帝的修为传承意味着什么,可,且不说她能否得到,便是外面的阿夜,她也无法放心啊。

    她心里那种不安,始终徘徊在心底。

    苍的声音听来十分遥远,带着绝对的威严。

    “您得到他的传承,才是最快出去的办法。”

    凤长悦心神一定,知道它说的是实话。

    凭借她现在的实力,想要出去根本是痴人说梦,而苍虽然也在,但是并未开口说可以直接出去,它的意思,显然也是希望她得到传承。

    凤长悦压下心中情绪,转头看向那菩提树。

    是的,最快的办法,就是迎头而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她来到这里,为的不就是这个?

    外人都以为,冰帝早已经死了,甚至连那琴圣都未曾预料到这一点,这个机会,简直是千载难逢!

    她需要这份力量!

    随即,她神色一定,眉宇之间一片澄澈,也坐了下来。

    她眼下,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上万颗菩提子,通通翻找个遍!

    见她已经做好打算,苍在远处,金色的眼睛里,也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而后在周围再度布下结界,将所有的声音都隔绝在外!

    看着那坐在菩提树下的女子,腰身笔挺,一身红色的衣衫,仿佛烈焰一般灼灼燃烧。

    神火已经分散开来,围绕在她的身边,令她看起来多了几分不可言说的圣洁和尊贵。

    先前凤长悦问它是否知道神火为何在这里受到压制,它并没有说实话。

    它其实是知道的。

    冰帝存活,它也是一进来就知道了的。

    灵帝纵然手眼通天,但是想要控制神火,却还是有些困难的。

    但是冰帝却不同。

    因为,他自己本身,也拥有一个神火!

    而这神火,便藏在这菩提子之中!

    所以,在进来之后,它就觉察了冰帝的存在,而后将计就计,一路闯了进来。

    也都是为了让凤长悦顺利得到他的传承罢了。

    它缓缓闭上眼睛,周围隐隐有金色光辉闪耀。

    在这一片空旷的空间里,显得越发的安静而威严。

    凤长悦将手中的菩提子握紧,而后神识探入其中!

    但是这菩提子之外,却似乎有一层极为牢固的结界一般,她的神识竟是瞬间被阻挡在外!

    凤长悦愣怔了一下,而后眉眼凌厉了几分,精神力倾斜而出!幻化为一柄匕首,直接冲着那菩提子刺去!

    尖锐的顶端,瞬间狠狠刺入那菩提子!

    凤长悦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

    “咔嚓!”

    玄色大门,已经彻底的崩裂开来!

    轩辕夜一手握着血斧,强大的劲气四散冲击,他衣衫猎猎,犹如暗夜之中走来的杀神!

    面前,还有最后一层结界。

    他自动忽略了挡在最前面的琴圣,眼底一片猩红,凛冽如刀!

    琴圣费尽力气才冲到这里,立刻被这一眼看的浑身一颤,但周围,那碎裂的门却是不断的提醒着他,一定要阻拦住眼前的这个男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灵帝墓穴,他居然就这样大刀阔斧的直接砍开!他是不是疯了!

    “滚!”

    轩辕夜手臂挥出,血斧顷刻间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琴圣原本想要抓起手中的古琴挡住,但是轩辕夜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以至于当感受到那一股彻骨的寒意的时候,他瞬间僵在原地。

    他知道,稍微不慎,这男人就会立刻动手!

    轩辕夜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杀了这琴圣的功夫,他说不定已经将悦儿带出来,此时他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和他缠斗!

    琴圣脖子里,已经有血液缓缓溢出,流淌而下。

    他的脸色煞白,倒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面前这男人,通身的杀意实在是太过浓郁。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了死神!

    “灵帝墓穴,岂容你这样放肆!”

    他咳嗽几下,厉喝出声!却是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而后,一阵激烈的琴声,便是瞬间响起!

    “你莫不是真的以为,凭你一人之力,可以进入里面吧?”

    他冷笑一声,指尖飞快的在琴弦上波动,瞬间鲜血淋漓!

    而他却似乎毫无所觉,依然在飞快的弹奏着!

    羽千宴神色骤变!

    “他在召集人!”

    羽千宴立刻出枪!直指琴圣而去!

    “我拦住他,你去救她!”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

    轩辕夜立刻便要冲着那结界而去!周身顷刻间掀起狂风暴浪!因为极致的速度,导致他身后留下数道残影!

    而他本人,距离那结界,只有一臂之距!

    他掌间灵力翻腾,隐隐龙吟之声响彻!

    他作势就要撕开结界!

    此时已经顾不得其他,他心里有一个声音,正在疯狂的催促着他!

    快点!

    她在等他!

    羽千宴的银枪,瞬息而至!

    然而在即将抵达琴圣的喉间的时候,却是忽然出现一道黑影!阻拦在前!

    “擅闯冰帝墓穴——该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羽千宴遭受攻击,瞬间吐出一口血来!那力量顺着长枪反噬而来,他的手掌瞬间鲜血淋漓!

    然而他死死握住那银枪,却是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而此时,也有人阻挡在了轩辕夜的身前!

    轩辕夜瞬间停住,一脚死死踩在地上!

    数道裂缝,顷刻从他脚下蔓延开来!

    “滚!”

    他一声低喝,一道肉眼可见的银色能量潮汐,瞬间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琴圣等人愕然看去,去问见远处的石块树木,都在无声的湮灭成粉!

    这里——转瞬便会崩塌!

    “他疯了吗!?”

    不知谁嘶吼一声,那一身黑袍的男人的身影,却屹立在那动荡慌乱的场景之中,格外高大凛然!

    一身血腥气息,难以阻挡的渗透出来!

    阻拦在轩辕夜身前的人,被一瞬间掀翻!

    在飞出去之前,他惊慌的抬头看去,只是匆匆一眼,看到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狂风骤起,衣衫猎猎,黑发狂舞!

    那个男人,他的头发,竟是在飞快的生长!

    那人想要再仔细的看,却忽然感觉眼前一阵血红!

    而后,便是一阵剧痛传来!

    却是轩辕夜飞出两道灵力,狠狠刺入他的眼睛!

    他一时失神,竟是直接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琴圣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瞬间浑身冰凉!

    他杀的这个人,可是一星灵圣!

    这男人!居然一招就解决了他!?

    他这是…发狂了吗!?

    轩辕夜的黑发已经生长到了小腿,尾部隐隐泛着一丝幽色!

    羽千宴看到这样的他,神色复杂,却只是一瞬,而后迅速反手一枪!狠狠钉在身后突袭的人身上!

    他身形翻转,迅速出击!

    对方却是没有那么好对付,直接拽着枪头,将他拖向自己!

    羽千宴虽然实力飞快上升,但是比起轩辕夜尚且差一些,并不是对方的敌手,但——

    能拖一刻,便是一刻!

    他随着银枪,直冲对方而去!甚至,手掌在银枪之上迅速掠过,留下一线血红!

    眨眼间,他已经站在对方眼前<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唇色瞬间似乎有些发黑,狭长的眼睛里,也似乎一瞬间幽深如海!

    这一瞬,对方忽然愣怔!

    羽千宴面无表情,一手狠狠捅入对方的心脏!而后,狠狠捏爆!

    一瞬间,那人的身体爆裂开来!

    有几滴血液,溅到了他的脸上,衬得他唇色和眼神越发的诡异。

    凌朗躲得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而同时,心底也生出恐惧!

    这两个人,是疯了吗!

    一只手,忽然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悚然一惊:“谁!?”

    无人应答。

    反手要打,却被凤浅兮瞬间制住!

    两人顷刻缠斗起来!

    轩辕夜却是一步步,走向那结界。

    每一步,他身边就有血在蔓延。

    衣袍渐渐染湿,他毫无所觉。

    轰!

    整个空间忽然彻底碎裂!

    数道人影,立刻扑来!

    却是几乎同时赶到的四大家族的人以及凤琛等人!

    卡西尔率先抵达,当看到轩辕夜的背影的时候,他瞬间一个激灵,竟是瞬间停下,而后拉住蒂亚,迅速后退!

    紧接着赶来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心中生疑,当看到里面的情形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

    那是…轩辕夜?

    他要做什么?

    蒂亚被卡西尔一拉,不知道为什么要后退:“你怎么了?那不是轩辕夜吗?长悦肯定在那里面!你怎么后撤?”

    卡西尔唇色苍白,声音像是从喉间挤出来的。

    “轩辕夜…他要疯了…”

    这个时候不逃,难道等死吗!?

    而这时,轩辕夜又上前一步。

    有人看清他的头发,竟是蔓延那么长,瞬间惊叫!

    “妖王!”

    轩辕夜这是要发疯!

    ------题外话------

    求个月票!晚上十点二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